[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大智度论卷第八
龙树菩萨造
{返回 龙树菩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332

大智度论卷第八

   释初品中放光之余

   ﹝经﹞尔时世尊以常光明遍照三千大千世界,亦至东方如恒河沙等诸佛世界,乃至十方亦复如是,若有众生遇斯光者。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论﹞问曰:上已举身微笑及放毛孔光明:今何以复放常光而照十方?答曰:有人见异光明,谓非佛光,见佛常光转大。心则欢喜,此实佛光,便必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问曰:云何为常光?答曰:佛身四边各一丈光明,菩萨生便有此,是三十二相之一,名为丈光相。
   问曰:佛何以故光常一丈而不多?答曰:一切诸佛常光无量,常照十方世界,释迦牟尼佛神通身光无量。或一丈、百丈、千丈、万亿、乃至满三千大千世界;乃至十方,如诸佛常法。但于五浊世,为众生少德,少智故,受一丈光明;若受多光,今众生薄福钝根,目不堪其明。如人见天身,眼则失明,以光盛眼微故,若众生利根福重,佛则为之现无量光明。
   复次,有人见佛常光,欢喜得度。譬如国王以常食之余,赐诸群下,得者大喜。佛亦如是,有人见佛种种余光,心不欢喜,见佛常光,必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经﹞尔时,世尊出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熙怡微笑。从其舌根出无量千万亿光,是一一光化成千叶金色宝华。是诸华上,皆有化佛结跏趺坐,说六波罗蜜;众生闻者,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复至十方如恒河沙等诸佛世界,皆亦如是。

   ﹝论﹞问曰:如佛世尊大德尊重,何以故出广长舌,似如轻相?答曰:上三种放光,照十方众生令得度脱。今欲口说摩诃般若波罗蜜;摩诃般若波罗蜜甚深,难解难知,难可信受;是故出广长舌为证。舌相如是,语必真实。如昔一时,佛于舍婆提国受岁竟,阿难从佛游行诸国,欲到婆罗门城。婆罗门城王知佛神德,能化众生,感动群心,今来到此,谁复乐我?便作制限:若有与佛食、听佛语者,输五百金钱。作制限后,佛到其国;将阿难持钵入城乞食,城中众人皆闭门不应,佛空钵而出。是时,一家有一老使人,持破瓦器,盛臭潘淀,出门弃之。见佛世尊空钵而来,老使人见佛相好,金色白毫,肉髻丈光,钵空无食。见已思惟;如此神人,应食天厨,今自降身持钵行乞,必是大慈愍一切故;信心清净,欲好供养,无由如愿。惭愧白佛:思欲设供,更不能得,今此弊食,佛须者可取!佛知其心信敬清净,伸手以钵受其施食;佛时即笑,出五色光,普照天地,还从眉间相入。阿难合掌长跪白佛:唯然!世尊!今笑因缘,愿闻其意!佛告阿难:汝见老女人信心施佛食不?阿难言:见。佛言:是老女人施佛食故,十五劫中天上人间受福快乐,不堕恶道;后得男子身,出家学道,成辟支佛,入无余涅槃。尔时,佛边有一婆罗门立,说偈言:
   汝是日种刹利姓,净饭国王之太子,而以食故大妄语,如此臭食报何重?
   是时,佛出广长舌,覆面上至发际。语婆罗门言:汝见经书颇有如此舌人而作妄语不?婆罗门言:若人舌能覆鼻,言无虚妄,何况乃至发际?我心信佛,必不妄语;不解小施,报多如是!佛告婆罗门:汝颇曾见世所希有难见事不?婆罗门言:见!我曾共婆罗门道中行,见一尼拘卢陀树,荫覆贾客五百乘车,荫犹不尽,是谓希有难见事也!佛言:此树种子,其形大小?答言:大如芥子三分之一。佛言:谁当信汝言者,树大乃尔,而种子甚小!婆罗门言:实尔!世尊!我眼见之,非虚妄也。佛言:我亦如是,见老女人净信心施,得大果报,亦如此树,因少报多;又是如来福田良美之所致也。婆罗门心开意解,五体投地,悔过向佛:我心无状,愚不信佛。佛为种种说法,得初道果;即时举手大发声言:一切众人,甘露门开,如何不出!城中一切诸婆罗门,皆送五百金钱与王,迎佛供养;皆言得甘露味,谁当惜此五百金钱!众人皆去,制限法破。是婆罗门王,亦共臣民归命佛法,城中人一切皆得净信。如是佛出广长舌相,为不信者故。
   问曰:如为婆罗门出舌相覆面,今舌相光明,何以乃至三千大千世界?答曰:覆面发际,为小信故;今为般若波罗蜜大事兴故,广长舌相覆三千大千世界。
   问曰:是一城中人,尽得见此覆面舌相,犹尚为难;何况今说摩诃般若波罗蜜,一切大会,此及他方无量众集而得尽见?又以人目所睹,不过数里,今言遍三千大千世界,无乃大而难信!答曰:佛以方便借其神力,能令一切皆见舌相覆此三千大千世界。若不加神力,虽复十住亦不知佛心;若加神力,乃至畜生能知佛心。如般若波罗蜜后品中说:一切众人皆见阿閦佛会,与眼作对。亦如佛说阿弥陀佛世界种种严净,阿难言:唯愿欲见!佛时即令一切众会,皆见无量寿佛世界严净。见佛舌相,亦复如是。佛以广长舌相遍覆三千大千世界已,然后便笑。笑因缘,如上说。
   问曰:前已出舌相光明,今何以故舌根复放光明?答曰:欲令一切得重信故;又以舌相色如珊瑚,金光明净,共相发起,故复放光。
   复次,是诸光明,变成千叶金色宝华;从舌相出此千叶金色宝华,光明彻照,如日初出。
   问曰:何以故光明中变化作此宝华?答曰:佛欲坐故。
   问曰:诸床可坐,何必莲华?答曰:床为世界白衣坐法。又以莲华软净,欲现神力,能坐其上令不坏故;又以庄严妙法座故;又以诸华皆小,无如此华香净大者。人中莲华,大不过尺;漫陀耆尼池,及阿那婆达多池中莲华,大如车盖;天上宝莲华,复大于此,是则可容结跏趺坐。佛所坐华,复胜于此百千万倍;又如此莲华台,严净香妙可坐。
   复次,劫尽烧时,一切皆空;众生福德因缘力故,十方风至,相对相触,能持大水;水上有一千头人,二千手足,名为韦纽;是人脐中出千叶金色妙宝莲华,其光大明,如万日俱照;华中有人结跏趺坐,此人复有无量光明,名曰梵天王;此梵天王心生八子、八子生天地人民;是梵天王于诸淫嗔已尽无余。以是故言:若有人修禅净行,断除淫欲。名为行梵道,佛转*轮,或名*轮,或名梵轮。是梵天王坐莲华上,是故诸佛随世俗故,于宝华上结跏趺坐,说六波罗蜜。闻此法者,必至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
   问曰:释迦文尼佛,化作无量千万亿诸佛,云何一时能说法耶?如阿毗昙说:一时无二心,若化佛语时,化主应默;化主语时,化亦应默;云何一时皆说六波罗蜜?答曰:如此说者,外道及声闻变化法耳。如佛变化,无量三昧力不可思议,是故佛自语时,无量千万亿化佛亦一时皆语。又诸外道及声闻化,不能作化;如佛世尊化复作化,诸外道及声闻,灭后不能留化;如佛世尊身灭度后,复能留化如佛无异。
   复次,阿毗昙中,一时无二心;今佛亦如是,当化语时,亦不有心;佛心念化,欲令化语,即便皆语。
   问曰:佛今欲说般若波罗蜜,何以令化佛说六波罗蜜?答曰:是六波罗蜜及般若波罗蜜,一法无异。是五波罗蜜,不得般若波罗蜜,不名波罗蜜。如檀波罗蜜不得般若波罗蜜,没在世界有尽法中,或得阿罗汉,辟支佛道般涅槃。若得般若波罗蜜共合,是名波罗蜜,能至佛道。以是故,般若波罗蜜与六波罗蜜,一法无异,般若波罗蜜有二种:一者、庄严,二者、未庄严。如人著好缨络庄严其身,有人不著,名未庄严。亦如国王将诸营从,是名王来;若无营从,是名独身。如是东方如恒河沙等世界,乃至十方亦尔。
   问曰:若佛有如是大神力,无数千万亿化佛,乃至十方说六波罗蜜,度脱一切,应尽得度,不应有残!答曰:有三障:三恶道中众生,不能解知;人中天上,若大小,若大老,若大病;及上无色、无想天,皆不能闻、不能知。
   问曰:诸能闻、能知者,何以不皆得道?答曰:是亦不应尽得道。何以故?结使业障故:有人于结使重,常为结使覆心,以是故不尽得道。
   问曰:当今十方诸佛,亦应遣化说六波罗蜜,我等亦无三障,何以不闻?答曰:当今众生,生在恶世,则入三障中!生在佛后,不善业报,或有世界恶罪业障,或有厚重结使障。堕在佛后,人多为厚重结使所障:或淫欲薄而嗔恚厚,嗔恚薄而淫欲厚,淫欲薄而愚痴厚,愚痴薄而嗔恚厚;如是等展转互有厚薄。是结使障故,不闻不知化佛说法,不见诸佛光明,何况得道!譬如日出,盲人不见,便谓世间无有日月,日有何咎!又如雷电震地,聋人不闻声,声有何过!今十方诸佛常说经法,常遣化佛至十方世界说六波罗蜜,罪业盲聋故,不闻法声;以是故不尽闻见。虽复圣人有大慈心,不能令皆闻皆见。若罪欲灭,福将生者,是时乃得见佛闻法。

   ﹝经﹞尔时,世尊故在师子座,入师子游戏三昧,以神通力感动三千大千世界,六种震动。

   ﹝论﹞问曰:此三昧何以名师子游戏?答曰:譬如师子搏鹿,自在戏乐;佛亦如是,入此三昧,能种种回转此地,令六反震动。
   复次,师子游戏,譬如师子戏日,诸兽安隐;佛亦如是,入是三昧时,震动三千大千世界,能令三恶众生一时得息,皆得安隐。
   复次,佛名人师子,师子游戏三昧,是佛戏三昧也。入此三昧时,令此大地六种震动,一切地狱恶道众生,皆蒙解脱,得生天上,是名为戏。
   问曰:佛何以入此三昧?答曰:欲动三千大千世界,出三恶道众生,著二善道中故。
   复次,上三种变化,出自佛身,人或信心不深;今动大地,欲令众生知佛神力无量,能令外物皆动,信净心喜,皆得离苦。
   问曰:有诸阿罗汉及诸天亦能动地,何以独言是佛神力?答曰:诸阿罗汉及诸天,不能具足动,唯佛世尊能令大地六种震动。
   问曰:佛何以故震动三千大千世界?答曰:欲令众生知一切皆空无常故。有诸人言:大地及日月、须弥、大海,是皆有常;是以世尊六种动地,示此因缘,令知无常。
   复次,如人欲染衣,先去尘土;佛亦如是,先令三千世界众生见佛神力,敬心柔软,然后说法,是故六种动地。云何六种动?

   ﹝经﹞东涌西没,西涌东没;南涌北没,北涌南没;边涌中没,中涌边没。

   ﹝论﹞问曰:何以故正有六种动?答曰:地动有上、中、下。下者、二种动:或东涌西没,或南北,或边中。中者、有四:或东、西、南、北,或东、西、边、中,或南,北、边、中。上者、六种动。有种种因缘令地大动,如佛告阿难:八因八缘,令地震动,如别说。
   复次,有人言:四种地动:火动,龙动,金翅鸟动,天王动。二十八宿,月月一周绕:若月至昴宿、张宿、氐宿、娄宿、室宿、胃宿,是六种宿中,尔时地动若崩,是动属火神;是时无雨,江河枯竭,年不宜麦,天子凶,大臣受殃。若柳宿、尾宿、箕宿、壁宿、奎宿、危宿,是六种宿中,尔时,地动若崩,是动属龙神;是时无雨,江河枯竭,年不宜麦,天子凶,大臣受殃。若参宿、鬼宿、星宿、轸宿、亢宿、翼宿、是六种宿中,尔时,若地动若崩,是动属金翅鸟;是时无雨,江河枯竭,年不宜麦,天子凶,大臣受殃。若心宿、角宿、房宿、女宿、虚宿、井宿、毕宿、觜宿、斗宿,是九种宿中,尔时地动若崩,是动属天帝;是时安隐风雨,宜五榖,天子吉,大臣受福,万民安隐。
   复次,地动因缘有小有大,有动一阎浮提,有动四天下,一千、二千、三千大千世界。小动以小因缘故:若福德人若生若死,一国地动,是为小动。大动大因缘故:如佛初生时,初成佛时,将灭度时,三千大千世界皆为震动,是为大动。今佛欲大集众生故,令此地六动震动。
   复次,般若波罗蜜中授诸菩萨记,当得作佛;佛为天地大主,是时地神大喜,我今得主,是故地动。譬如国主初立,臣民喜庆,皆称万岁,踊跃歌舞。
   复次,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福德因缘故,有此大地山河树木一切众物,而众生不知无常!是故佛以福德智慧大力,动此世界众生福德,令知微薄,一切磨灭,皆归无常。(四种地动中,二十八宿,只有二十七,少一「牛」宿。)

   ﹝经﹞地皆柔软,令众生和悦。

   ﹝论﹞问曰:地动,云何能令众生心得和悦?答曰:心随身故,身得乐事,心则欣悦。悦者,共住之人及便身之具,能令心悦。今以是三千大千世界杂恶众生,其心粗犷,无有善事;是故世尊动此大地,令皆柔软,心得利益。譬如三十三天王欢乐园中,诸天入者,心皆柔软,欢乐和悦,粗心不生;若阿修罗起兵来时,都无斗心。是时释提婆那民,将诸天众入粗涩园中;以此园中树木华实,气不和悦,粗涩恶故,诸天人众斗心即生。佛亦如是,以此大地粗涩弊恶故,变令柔软,使一切众生心得喜悦。又如咒术药草熏人鼻时,恚心便生,即时斗诤。复有咒术药草令人心和悦欢喜,敬心相向咒术草药尚能如此,何况三千大千世界地皆柔软?

   ﹝经﹞是三千大千世界中地狱饿鬼、畜生及八难处,即时解脱,得生天上,从四天王天处乃至他化自在天。

   ﹝论﹞问曰:若佛入师子游戏三昧,能令地狱、饿鬼、畜生及余八难皆得解脱,生四天处乃至他化自在天者,复何用修福行善,乃得果报?答曰:此如上说,福德多者,见光得度;罪垢深者,地动乃度。譬如日出照莲华池,熟者先开,生者未敷。佛亦如是,先放光明,福熟智利,先得解脱;其福未熟,智心不利,是故未得。佛大慈悲,等度一切,无憎爱也。亦如树果,人动其树,熟者先堕;佛亦如是,是三千大千世界如树,动之者佛;先度者果熟,未度者果生。
   问曰:何以故善心因缘生欲界天,不生色界及无色界?答曰:佛欲度此众生令得道证;无色界中以无身故,不可为说法;色界中则无厌心,难可得道,禅乐多故,慧心则钝。
   复次,佛以神通感,动令此三千大千世界地皆柔软,众生心信得欢喜故,生欲界天;不得四禅及四空定故,不得生色、无色界。
   问曰:五阴,无常、空、无我,云何生天人中?谁死谁生者?答曰:是事,赞菩萨品中已广说,今当略答:汝言五众无常、空、无我者,是般若波罗蜜中五阴,无有常无常、有空无空、有我无我。若如外道求索实我,是不可得;但有假名,种种因缘和合而有有,此名字。譬如幻人相杀,人见其死;幻术令起,人见其生;生死名字,有而无实。世界法中实有生死,实相法中无有生死。
   复次,生死人有生死,不生死人无生死。何以故?不生死人以大智慧能破生相。如偈说:
   佛法相虽空,亦复不断灭;虽生亦非常,诸行业不失。
   诸法如芭蕉,一切从心生;若知法无实,是心亦复空。
   若有人念空,是则非道行;诸法不生灭,念有故失相。
   有念堕魔网,无念则得出;心动故非道,不动是法印。

   ﹝经﹞是诸天人自识宿命,皆大欢喜,来诣佛所,头面礼佛足,却住一面。

   ﹝论﹞问曰:诸天生时,有三事自知:知所来处,知所修福田处,知本所作福德。是人生时,无此三事,云何识宿命?答曰:人道不定,或有识者,或不识者。
   复次,假佛神力,则识宿命。
   问曰:诸天有报五神通,自识宿命,能到佛所;人虽蒙佛神力,得知宿命,所住处远,云何能至佛所?答曰:或有人生报得神通,如转轮王、圣人等,或有人假佛神力。
   问曰:人生十月,三年乳哺,十岁后能自出。今蒙佛威神,三恶、八难皆得解脱,生天、人中,即至佛所。天则可尔,人法未成,云何得来?答曰:五道生法,各各不同:诸天、地狱皆化生;饿鬼二种生;若胎、若化生;人道、畜生四种生;卵生、湿生、化生、胎生。卵生者,如毗舍佉、弥伽罗母三十二子;(毗舍佉母人,生三十二卵,卵剖生三十二男,皆为力士;弥伽罗大儿字也,此母人得三道。)如是等名卵生人。湿生者,如掩罗婆利淫女,顶生转轮圣王;如是等名湿生。化生者,如佛与四众游行,比丘尼众中,有比丘尼名阿罗婆,地中化生;及劫初生时,人皆化生;如是等名为化生。胎生者,如常人生。化生人即时长大,能到佛所。有人报得神通故,能到佛所。
   复次,佛借神力故,能到佛所。

   ﹝经﹞如是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地皆六种震动;一切地狱、饿鬼、畜生及余八难处,即时解脱,得生天上,齐第六天。

   ﹝论﹞问曰:三千大千世界无量无数,众生甚多,何以复及十方如恒河沙等世界众生?答曰:佛力无量,虽度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犹以为少,以是故复及十方。
   问曰:若释迦文尼佛以大神力广度十方,复何须余佛?答曰:众生无量,不一时熟故。又众生因缘各各不同,如声闻法中说:舍利弗因缘弟子,除舍利弗,诸佛尚不能度,何况余人?
   复次,今但说东方一恒河沙等,不说若二、三、四乃至千万亿恒河沙等诸世界。又以世界无边无量,若有边有量,众生可尽。以是故,十方无量世界,诸佛应度。

   ﹝经﹞尔时,三千大千世界众生,盲者得视,聋者得听,哑者能言,狂者得正,乱者得定,裸者得衣,饥渴者得饱满,病者得愈,形残者得具足。

   ﹝论﹞问曰:众生苦患有百千种,若佛神力,何以不遍令得解脱?答曰:一切皆救,今但略说粗者;如种种结使,略说为三毒。
   问曰:但言盲者得视则足,何以故言生盲?答曰:生盲者,先世重罪故;重罪者,犹尚能令得视,何况轻者?
   问曰:云何先世重罪而令生盲?答曰:若破众生眼,若出众生眼;若破正见眼,言无罪福,是人死堕地狱,罪毕为人,从生而盲。若复盗佛塔中火珠,及诸灯明;若阿罗汉、辟支佛塔珠及灯明;若余福田中夺取光明。如是等种种先世业因缘故失眼。今世若病、若打故失眼,是今世因缘。
   复次,九十六种眼病,阇那迦药王所不能治者,唯佛世尊能令得视。
   复次,先令得视,复令得智慧眼。聋者得听,亦如是。
   问曰:若有生盲,何以不说生聋?答曰:多有生盲,生聋者少,是故不说。
   问曰:以何因缘故聋?答曰:聋者是先世因缘:师父教训,不受不行而反嗔恚,以是罪故聋。
   复次,截众生耳,若破众生耳;若盗佛塔、僧塔、诸善人福田中揵椎、铃、贝及鼓,故得此罪。如是等种种先世业因缘。今世因缘,若病、若打,如是等是今世因缘得聋。
   问曰:哑者不能言,作何等罪故哑?答曰:先世截他舌,或塞其口,或与恶药令不得语;或闻师教、父母教敕,断其语,非其教;或作恶邪人,不信罪福破正语;受地狱罪出,生世为人,哑不能言。如是种种因缘故哑。
   问曰:狂者得正,云何为狂?答曰:先世作罪,破他坐禅,破坐禅舍,以诸咒术咒人令嗔斗诤淫欲;今世诸结使厚重。如婆罗门失其稻田,其妇复死,即时狂发,裸形而走。又如翅舍伽憍昙比丘尼,本白衣时,七子皆死,大忧愁故,失心发狂。有人大嗔不能自制,成大痴狂;有愚痴人恶邪故,以灰涂身,拔发裸形,狂痴食粪;有人若风病、若热病,病重成狂;有人恶鬼所著;或有人痴,饮雨水而狂。如是失心,如是种种名为狂。得见佛故,狂即得正。
   问曰:乱者得定,狂则是乱,以何事别?答曰:有人不狂而心多散乱,志如猕猴,不能专住,是名乱心。复有遽务[匆/心][匆/心],心著众事,则失心力,不堪受道。
   问曰:乱心有何因缘?答曰:善心转薄,随逐不善,是名心乱。
   复次,是人不观无常,不观死相,不观世空;爱著寿命,计念事务,种种驰散,是故心乱。
   复次,不得佛法中内乐,外求乐事,随逐乐因,是故心乱。如是乱人得见佛故,其心得定。
   问曰:先言狂者得正,今言裸者得衣,除狂云何更有裸?答曰:狂有二种:一者、人皆知狂;二者、恶邪故自裸,人不知狂。如说:南天竺国中有法师,高座说五戒义,是众中多有外道来听。是时国王难曰:若如所说,有人施酒及自饮酒,得狂愚报,当今世人应狂者多,正者少;而今狂者更少,不狂者多,何以故尔?是时诸外道辈言:善哉!斯难甚深!是秃高座,必不能答,以王利智故。是时法师以指指诸外道,而更说余事,王时即解。诸外道语王言:王难甚深,是不知答,耻所不知,而但举指更说余事。王语外道:高座法师指答已讫,将护汝故,不以言说;向者指汝,言汝等是狂,狂不少也。汝等以灰涂身,裸形无耻,以人髑髅盛粪而食;拔头发,卧刺上,倒悬熏鼻;冬则入水,夏则火炙。如是种种所行非道,皆是狂相。
   复次,汝等法以卖肉卖盐,即时失婆罗门法;于天祠中得牛布施,即时卖之,自言得法;牛则是肉,是诳惑人,岂非失耶!又言:入吉河水中,罪垢皆除,是为罪福无因无缘。卖肉、卖盐此有何罪?入吉河水中言能除罪,若能除罪,亦能除福,谁有吉者?如此诸事,无因无缘,强为因缘,是则为狂。如是种种狂相,皆是汝等;法师将护汝故,指而不说。是名为裸形狂。
   复次,有人贫穷无衣,或弊衣褴褛,以佛力故,令其得衣。
   问曰:饥者得饱,渴者得饮,云何饥渴?答曰:福德薄故,先世无因,今世无缘,是故饥渴。
   复次,是人先世夺佛、阿罗汉、辟支佛食,及父母所亲食;虽值佛世,犹故饥渴,以罪重故。
   问曰:今有恶世生人得好饮食,值佛世生而更饥渴;若罪人不应生值佛世,若福人不应生恶世,何以故尔?答曰:业报因缘,各各不同。或有人有见佛因缘,无饮食因缘;或有饮食因缘,无见佛因缘。譬如黑蛇而抱摩尼珠卧;有阿罗汉人乞食不得。又如迦叶佛时,有兄弟二人出家求道;一人持戒、诵经、坐禅;一人广求檀越,修诸福业。至释迦文佛出世;一人生长者家,一人作大白象,力能破贼。长者子出家学道,得六神通阿罗汉,而以薄福,乞食难得。他日持钵入城乞食,遍不能得;到白象厩,见王供象种种丰足。语此象言:我之与汝,俱有罪过。象即感结,三日不食。守象人怖,求觅道人,见而问言:汝作何咒,令王白象病不能食?答言:此象是我先身时弟,共于迦叶佛时出家学道。我但持戒、诵经、坐禅,不行布施;弟但广求檀越作诸布施,不持戒,不学问。以其不持戒、诵经、坐禅故,今作此象;大修布施故,饮食备具,种种丰足。我但行道,不修布施故,今虽得道,乞食不能得。以是事故,因缘不同,虽值佛世,犹故饥渴。
   问曰:此诸众生云何饱满?答曰:有人言:佛以神力变作食,令得饱满。复有人言:佛光触身,令不饥渴。譬如:如意摩尼珠,有人心念,则不饥渴,何况值佛!病者得愈,病有二种:先世行业报故,得种种病。今世冷热风发故,亦得种种病。今世病有二种:一者、内病,五脏不调,结坚宿疾。二者、外病,奔车逸马,堆压坠落,兵刃刀仗,种种诸病。
   问曰:以何因缘得病?答曰:先世好行鞭杖、拷掠、闭系,种种恼故,今世得病。现世病,不知将身,饮食不节,卧起无常;以是事故,得种种诸病。如是有四百四病,以佛神力故,令病者得愈。如说:佛在舍婆提国,有一居士请佛及僧于舍饭食,佛住精舍迎食。有五因缘:一者、欲入定,二者、欲为诸天说法,三者、欲游行观诸比丘房,四者、看诸病比丘,五者、若未结戒欲为诸比丘结戒。是时佛持户排,入诸比丘房,见一比丘病苦,无人瞻视,卧大小便,不能起居。佛问比丘:汝何所苦?独无人看!比丘答言:大德!我性懒,他人有病,初不看视,是故我病,他亦不看!佛言:善男子!我当看汝。时释提婆那民盥水,佛以手摩其身。摩其身时,一切苦痛即皆除愈,身心安隐。是时,世尊安徐扶此病比丘起,将出房澡洗著衣,安徐将入,更与敷蓐令坐。佛语病比丘:汝久来不勤求未得事令得,未到事令到,未识事令识,受诸苦患,如是方当更有大苦痛!比丘闻已,心自思念:佛恩无量,神力无数,以手摩我,苦痛即除,身心快乐!以是故,佛以神力令病者得愈。形残者得具足,云何名形残?若有人先世破他身,截其头,斩其手足,破种种身分;或坏佛像,毁佛像鼻,及诸贤圣形像;或破父母形像。以是罪故,受形多不具足。
   复次,不善法报,受身丑陋。若今世被贼,或被刑戮,种种因缘,以致残毁。或风寒热病,身生恶疮,体分烂坏,是名形残!蒙佛大恩,皆得具足。譬如只桓中奴,字犍抵(犍抵,此言续)是波斯匿王兄子;端正勇健,心性和善。王大夫人见之心著,即微呼之,欲令从己。犍抵不从,夫人大怒,向王谗之,反状其罪。王闻,即节节解之,弃于冢间;命未绝顷,其夜虎、狼、罗刹来欲食之。时佛到其边,光明照之,身即平复,其心大喜,佛为说法,即得三道;佛牵其手将至只桓。是人言:我身已破已弃,佛续我身,今当尽此形寿,以身布施佛及比丘僧。明日波斯匿王闻如是事,来至只桓,语犍抵言:向汝悔过!汝实无罪,枉相刑害,今当与汝分国半治。犍抵言:我已厌矣,王亦无罪!我宿世殃咎,罪报应尔!我今以身施佛及僧,不复还也。如是若有众生形残不具足者,蒙佛光明即时平复。是故言:乃至形残皆得具足,蒙佛光明,即时平复。

   ﹝经﹞一切众生皆得等心相视:如父如母、如兄如弟、如姊如妹、亦如亲亲及善知识。是时,众生等行十善业道,净修梵行,无诸瑕秽,恬然快乐。譬如比丘入第三禅;皆得好慧,持戒自守,不娆众生。

   ﹝论﹞问曰:是诸众生未离欲,无禅定,不得四无量心,云何得等心?答曰:是等,非禅中等,是于一切众生中无怨无恚;以此等故,善心相视。
   复次,等心者,经中有言:云何等心?相视如父如母,是名等心。
   问曰:视一切众生便是父母、兄弟、姊妹不?答曰:不也!见老者如父母,长者如兄,少者如弟,姊妹亦尔。等心力故,皆如亲亲。
   问曰:云何非父母言父母?乃至非亲亲言亲亲?不堕妄语耶!答曰:一切众生无量世中,无非父母、兄弟、姊妹、亲亲者。
   复次,实相法中,无父母、兄弟;人著吾我,颠倒计故,名为父母、兄弟。今以善心力故,相视如父如母,非妄语也。
   复次,如人以义相亲,非父事之为父,非母事之为母,兄弟、儿子亦复如是。如人有子行恶,黜而弃之;他姓善行,养以为子,如是相视,则为等心。如说偈:
   视他妇如母,见他财如火,一切如亲亲,如是名等见。
   是时,众生等行十善业道者,身业道三种:不杀、不盗、不邪淫;口业道四种: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意业道三种:不贪、不恼害、不邪见。自不杀生,不教他杀,赞不杀者,见人不杀代其欢喜;乃至邪见亦有四种。
   问曰:后三业道非业,前七业道亦业,云何言十善业道?答曰:没少从多故,通名业道。后三虽非业,能起业,又复为业故生,是故总名业道。净修梵行,无诸瑕秽者。
   问曰:上说行十善业道,此理已足,今何以复言净修梵行?答曰:有人行十善业道,不断淫;今更赞此行梵天行,断除淫欲故,言净修梵行。无诸瑕秽者,行淫之人,身恶名臭,以是故赞断淫人,言无诸瑕秽。恬然快乐者,
   问曰:此何等乐?答曰:是乐二种:内乐,涅槃乐。是乐不从五尘生,譬如石泉,水自中出,不从外来。心乐亦如是,行等心,修梵行,得十善业道,清净无秽,是名内乐。
   问曰:此乐何界系?欲界系、色界、无色界系耶?答曰:是乐欲界系,亦不系;非色、无色界系。今言譬如比丘入第三禅;若是色界系,不应言譬如比丘得第三禅;以是事故,知非色界系。此欲界心生喜乐,一切满身;譬如暖苏渍身,柔软和乐。不系者,得般若波罗蜜相,观诸法不生不灭,得实智慧,心无所著,无相之乐,是为不系。
   问曰:佛言涅槃第一乐,何以言第三禅乐?答曰:二种乐:有受乐,有受尽乐。受尽乐,一切五阴尽更不生,是无余涅槃乐。能除忧愁烦恼,心中欢喜,是名乐受;如是乐受满足,在第三禅中。以是故言,譬如第三禅乐。
   问曰:初禅、二禅亦有乐受,何以故但言第三禅?答曰:乐有上、中、下:下者初禅,中者二禅,上者三禅。初禅有二种:乐根、喜根。五识相应乐根,意识相应喜根。二禅中意识相应喜根。三禅意识相应乐根。一切三界中,除三禅,更无意识相应乐根。是五识不能分别,不知名字相,眼识生如弹指顷,意识已生。以是故,五识相应乐根不能满足乐,意识相应乐根能满足乐,以是故,三禅中诸功德少,乐多故,无背舍、胜处、一切入。过是三禅更无乐,以是故言,譬如比丘入第三禅。一切众生皆得好慧,持戒自守,不娆众生者。
   问曰:何以故次乐后,言皆得好慧?答曰:人未得乐,能作功德;既得乐已,心著乐多故,不作功德!是故乐后次第心得好慧。好慧者,持戒自守,不娆众生。
   问曰:持戒是名自守,亦名不娆众生,何以故复言自守不娆众生耶?答曰:身口善,是名持戒;检心就善,是名自守,亦名不娆众生。一切诸功德,皆戒身、定身、慧身所摄。言好持戒,是戒身摄;好自守,是定身摄;不娆众生,禅中慈等诸功德,是慧身摄。
   问曰:亦无有人言不好持戒者,今何以言好持戒?答曰:有如婆罗门著世界法者言:舍家好持戒。是为断种人。又以自力得财,广作功德,如是有福。出家乞食,自身不给,何能作诸功德?如是为诃好持戒。亦有著世界治道人,诃好自守者言:人当以法治世,赏善罚恶,法不可犯,不舍尊亲,立法济世,所益者大,何用独善其身,自守无事?世乱而不理,人急而不救!如是名为诃好自守。亦有人诃好不娆众生者言:有怨不能报,有贼不能击,恶人不能治,有罪无以肃,不能却患救难,默然无益,何用此为!如是为诃好不娆众生。如偈说:
   人而无勇健,何用生世间?亲难而不救,如木人在地!
   如是等种种不善语,名为诃不娆众生。是诸天人皆得好慧,持戒自守,不娆众生,行是善法,身心安隐,无所畏难,无热无恼,有好名善誉,人所爱敬,是为向涅槃门。命欲终时,见福心喜,无忧无悔。若未得涅槃,生诸佛世界,若生天上,以是故言:得好慧,持戒自守,不娆众生。

 


{返回 龙树菩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大智度论卷第九
下一篇:大智度论卷第七
 中论卷第二
 六十颂如理论
 大智度论卷第四十一
 大智度论卷第四十八
 大智度论卷第五十九
 大智度论卷第三
 大智度论卷第六
 菩提心离相论
 大智度论卷第三十九
 大智度论卷第五十六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2011百日共修 不共之五内加行 发心(九)[栏目:达真堪布·百日共修开示]
 于善恶不取不舍不染著[栏目:六祖坛经说什么]
 佛法的教学宗旨[栏目:净空法师·开示集四]
 灭苦之道 一、苦集圣谛 七、欲贪[栏目:法遵尼师]
 妄情既不起 真心任遍知[栏目:禅林衲子心]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一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一集]
 道在日常功用间[栏目:印隆法师杂谈]
 传法的责任[栏目:六祖坛经说什么]
 慈悲喜舍四无量心禅修方法(强帝玛法师)[栏目:四无量心]
 净宗六祖杭州永明延寿大师文集[栏目:净宗祖师言教]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