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相应13经 玻得里亚经
 
{返回 相应部 42.聚落主相应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299
汉译经文相应部42相应13经/玻得里亚经(聚落主相应/处篇/如来记说)(庄春江译)
  有一次,世尊住在拘利国名叫北方的拘利族人城镇。
  那时,村长玻得里亚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村长玻得里亚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被我听闻:『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大德!凡那些这么说:『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者,大德!那些是否为世尊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世尊,他们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吗?大德!因为我们不想诽谤世尊。」
  「村长!凡那些这么说:『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者,是我的所说之说,而且不以不实而毁谤我,他们法、随法地解说了,而任何如法的种种说不来到应该被呵责处。」
  「先生!我们确实不相信那些沙门、婆罗门的传说:『沙门乔达摩知道幻术。』是真实的,先生!沙门乔达摩确实是幻术者。」
  「村长!凡这么说:『我知道幻术。』者,他[也都]这么说:『我是幻术者。』吗?」
  「就是这样,世尊!就是这样,善逝!」
  「那样的话,村长!就这情况我要反问你,就依你认为妥当的来回答。村长!你怎么想:你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吗?」
  「大德!我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
  「村长!你怎么想: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有什么需要[作的]呢?」
  「大德!他们要为拘利国遮止盗贼,要为拘利国传递讯息,大德!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有这个需要[作的]。」
  「村长!你怎么想:你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持戒者或破戒者呢?」
  「大德!我知道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破戒者、恶法者,凡世间中的破戒者、恶法者,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其中之一。」
  「村长!如果这么说:『村长玻得里亚知道破戒、恶法的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则村长玻得里亚[也]是破戒者、恶法者。』当这样说时,他会正确地说了吗?」
  「不,大德!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一,我是另一;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是一种法,我是另一种法。」
  「村长!你能得到:『村长玻得里亚知道破戒、恶法的拘利国的发髻下垂雇员们,但村长玻得里亚不是破戒者、恶法者。』为何如来不能得到:『如来知道幻术,但如来不是幻术者。』呢?村长!我知道幻术、幻术的果报,我知道幻术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
  村长!我知道杀生、杀生的果报,我知道杀生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未给予而取、未给予而取的果报,我知道未给予而取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邪淫、邪淫的果报,我知道邪淫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妄语、妄语的果报,我知道妄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离间语、离间语的果报,我知道离间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粗恶语、粗恶语的果报,我知道粗恶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杂秽语、杂秽语的果报,我知道杂秽语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贪婪、贪婪的果报,我知道贪婪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恶意、恶意的果报,我知道恶意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村长!我知道邪见、邪见的果报,我知道邪见者如何行道: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
  村长!有一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凡任何未给予而取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凡任何说虚妄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压制国王的怨敌后夺取其生命,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是国王的怨敌,他夺取女子或男子的生命,因为那样之故,国王捕捉他后,令人对他作这样的刑罚。』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杀生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
  「虚妄,大德!」
  「而那些说空虚、虚妄者是持戒者或破戒者呢?」
  「破戒者,大德!」
  「而那些破戒、恶法者是邪行者或正行者呢?」
  「邪行者,大德!」
  「而那些邪行者是邪见者或正见者呢?」
  「邪见者,大德!」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又,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压制国王的怨敌后夺取其宝物,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从村落或城镇未给与而取,作了偷盗,因为那样之故,国王捕捉他后,令人对他作这样的刑罚。』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未给与而取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中略)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又,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诱拐国王怨敌的妻子,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中略)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中略)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诱拐良家的女子与少女,因为那样之故,国王捕捉他后,令人对他作这样的刑罚。』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行邪淫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中略)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又,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以妄语使国王高兴,国王悦意地给与他赠与,因为那样之故,那位男子戴花环、戴耳环、善洗浴、相当芳香、发与须整理过、与女子享爱欲如被当成国王般伺候。』
  村长!这里,看得见某人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作了什么而被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首呢?』他们这么说他:『喂!这位男子以妄语破坏屋主或屋主之子的利益,因为那样之故,国王捕捉他后,令受雇者对他作这样的刑罚。』
  村长!你怎么想:你是否看见或听到这样吗?」
  「大德!我确实看见、听到,而且将来还会听到。」
  「村长!在那里,那些沙门、婆罗门是这么知、这么见者:『凡任何妄语者,一切都在当生中感受忧与苦。』他们说真实或虚妄呢?」
  「虚妄,大德!」
  「而那些说空虚、虚妄者是持戒者或破戒者呢?」
  「破戒者,大德!」
  「而那些破戒、恶法者是邪行者或正行者呢?」
  「邪行者,大德!」
  「而那些邪行者是邪见者或正见者呢?」
  「邪见者,大德!」
  「而那些邪见者适合信他们吗?」
  「不,大德!」
  「不可思议啊,大德!未曾有啊,大德!大德!我有招待所,那里有卧床、坐具、水瓶、油灯,在那里,凡沙门、婆罗门来住者,我都尽能力分享。大德!从前,有四位不同见、不同信念的大师来这住招待所,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无布施,无供养,无供物,无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无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供物,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窃盗、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无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一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
  大德!那对我有困惑、有疑惑:『这些沙门、婆罗门尊师们,谁说真实?谁说虚妄?』」
  「村长!对你来说,当然有困惑、当然有疑惑;在困惑之处,你的怀疑生起。」
  「大德!我对世尊有这样的净信:『世尊能够教导我像这样的法,如此,我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有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而,村长!什么是法之定呢?村长!这里,圣弟子舍断杀生后,是离杀生者;舍断未给与而取后,是离未给与而取者;舍断邪淫后,是离邪淫者;舍断妄语后,是离妄语者;舍断离间语后,是离离间语;舍断粗恶语后,是离粗恶语;舍断杂秽语后,是离杂秽语;舍断贪婪后,是不贪婪者;舍断恶意与瞋后,是无瞋恚心者;舍断邪见后,是正见者。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无布施,无供养,无供物,无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无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供物,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无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悲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中略)以与喜悦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中略)。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无布施,无供养,无供物,无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无此世,无他世,无母,无父,无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无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有布施,有供养,有供物,有善作的、恶作的业之果与报,有此世,有他世,有母,有父,有化生众生,在世间中有正行的、正行道的沙门、婆罗门以证智自作证后而宣说此世、他世。」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无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无恶,无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无福德,无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村长!那位这么离贪婪、离恶意、不迷乱、正知、记忆的圣弟子,他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他像这样深虑:『这位大师是这么说、这么见者:「作、使他作,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悲伤、使他悲伤,疲累、使他疲累,悸动、使他悸动,杀生,未给予而取、入侵人家、掠夺、偷夺、拦路抢劫,诱拐人妻,说虚妄:恶被作,如果以剃刀轮周边使在这大地上的生类成为一肉聚、一肉堆,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南岸,杀、屠杀,切断、使他切断,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从此因缘而有恶,有恶的[后果]传来;如果走恒河的北岸,布施、使他布施,供养、使他供养,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依布施,依调御,依自制,依说真实,从此因缘而有福德,有福德的[后果]传来。」如果那位大师先生之言是真实的,对我来说,我不加害任何懦弱者与坚强者,是无庸置疑的,在这两者上我都是赢家,因为我以身、语、意防护,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往生到善趣、天界。』他的欣悦被生;当已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身变得宁静;身已宁静者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村长!这是法之定,在那里,如果你获得心定,这样,你能舍断这困惑法。」
  当这么说时,村长玻得里亚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大德!太伟大了,大德!……(中略)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聚落主相应完成,其摄颂:
  「凶恶、普达、战士,骑象者与骑马者、刀师,
   教说、海螺与家庭、摩尼朱罗迦,薄罗迦、罗西亚、玻得里亚。」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伽弥尼(MA.20)」,南传作「村长」(gāmaṇi,古译为「聚落主」),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首领」(headman)。按:「伽弥尼」应为「村长」(gāmaṇi)的音译。
  「幻(MA.20)」,南传作「幻术」(māy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魔法」(magic)。「是幻;幻人」,南传作「幻术者」(māyāvī),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使魔法的人;魔法师」(magician)。有关世尊知道幻术的讹传,另参看《中阿含133经》。
  「卒(MA.20)」,南传作「发髻下垂雇员」(lambacūḷake bhaṭe),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有着垂下头饰的佣工」(hirelings with drooping head-dresses),并引Rhys Davids在Buddhist India中的解说:「拘利国中央当局有特别身体的佣工或警察、有名者服勤,以一种制服:特别的头饰而得名,这些特殊的人因强夺与和暴力而声名狼籍。」
  「自作、教作(MA.20)」,南传作「作、使他作」(karoto kārayat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当一个人[自己]行动,或使他人行动」(when one acts or make others act)。
  「自断、教断(MA.20)」,南传作「切断、使他切断」(chindato chedāpayat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当一个人[自己]切断[他人手足],或使他人切断[他人手足]」(when one mutilates or make others mutilate)。
  「煮、教煮(MA.20)」,南传作「折磨拷打、使他折磨拷打」(pacato pācāpayat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当一个人拷问,或使他人施加拷问」(when one tortures or make others inflict torture)。按:「折磨拷打」(pacato),另译为「煮;炊;烧;责备责难;煎熬」。
  「穿墙开藏(MA.20)」,南传作「入侵人家」(sandhiṃ chindato,直译为「连结-切断」),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破坏房屋而进入」(breaks into houses)。
  「法之定;法定」(dhammasamādhi,另译为「法三昧」),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法之集中贯注」(concentration of the Dhamma)。
  「心定」(cittasamādhi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心的集中贯注」(concentration of mind)。
  「欣悦」(pāmojja),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高兴」(gladness)。
  「如何行道」(yathāpaṭipanno),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命运如何走」(how… faring along,)。

{返回 相应部 42.聚落主相应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相应12经 罗西亚经
 相应11经 薄罗迦经
 相应13经 玻得里亚经
 相应10经 摩尼朱罗迦经
 相应4经 骑象者经
 相应12经 罗西亚经
 相应8经 吹海螺者经
 相应6经 刀师之子经
 相应7经 像田地那样经
 相应2经 达拉普达经
 相应1经 凶恶经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觉察自己的心[栏目:贤崇·贤宗法师]
 怎样发心修行 4[栏目:学修笔记·学诚法师]
 前行讲记 第一百零九讲 普贤上师言教-轮回过患-旁生之苦[栏目: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讲记]
 忏千劫罪(3)[栏目:圆满人生·佛子心语]
 五苦章句经[栏目:业道轮回经典选辑]
 《楞严经》轻松学 卷三(之十二)[栏目:楞严经轻松学·超然法师]
 The Dharma Realm of Hell-beings[栏目:Ven. Master Hsuan Hua]
 学佛难?[栏目:见悲青增格西]
 秀发供佛[栏目:佛经故事选辑-女性的故事]
 发挥生命[栏目:仁焕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