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长部10经 苏玻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长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089
汉译经文长部10经/苏玻经(戒蕴品[第一])(庄春江译)
学生婆罗门苏玻的事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在世尊般涅槃不久,尊者阿难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当时,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以某些必须作的事住在舍卫城。
  那时,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召唤某位学生婆罗门:
  「来!学生婆罗门!你去见沙门阿难,抵达后,请你以我的名义向沙门阿难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说]:『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向阿难尊师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且请你这么说:『请阿难尊师出自怜愍,去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的住处,那就好了!』」
  「是的,先生!」那位学生婆罗门回答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后,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作好后,那位学生婆罗门对尊者阿难这么说:
  「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向阿难尊师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且这么说:『请阿难尊师出自怜愍,去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的住处,那就好了!』」
  当这么说时,尊者阿难对那位学生婆罗门这么说:
  「学生婆罗门!这不是适当的时机,今天我喝了药,或许明天取适当的时候,我再去。」
  「是的,先生!」那位学生婆罗门回答学尊者阿难后,起座去见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抵达后,那位学生婆罗门对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这么说:
  「我以尊师的名义对那位阿难尊师这么说:『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向阿难尊师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且这么说:「请阿难尊师出自怜愍,去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的住处,那就好了!」』先生!当这么说时,沙门阿难对我这么说:『学生婆罗门!这不是适当的时机,今天我喝了药,或许明天取适当的时候,我再去。』先生!这就作到这里,因为那位阿难尊师明天已给了来访的机会。」
  那时,那夜过后,尊者阿难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以介达葛比丘为随从沙门,去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的住处。抵达后,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时,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作好后,学生婆罗门苏玻-杜铁亚之子对尊者阿难这么说:
  「阿难尊师长时间是那乔达摩尊师的侍者、近侍者、近行者,阿难尊师会知道那乔达摩尊师是哪些法的称赞者,在那里,他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阿难先生!那乔达摩尊师是什么法的称赞者呢?他在哪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呢?」
  「学生婆罗门!那世尊是三蕴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哪三个呢?圣戒蕴、圣定蕴、圣慧蕴,学生婆罗门!那世尊是这三蕴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
戒蕴
  「阿难先生!但,什么是圣戒蕴,那世尊是那个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呢?」
  「学生婆罗门!这里,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出现于世间,他以证智自作证后,为这天、魔、梵的世界;沙门、婆罗门的世代;诸天、人宣说,他教导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他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屋主、屋主之子或在其它族姓中出生者听闻那个法;听闻那个法后,于如来处获得信;由于具备那获得的信,他像这样深虑:『居家生活是障碍,是尘垢之路;出家是露地。住在家中,这是不容易行一向圆满、一向清净的磨亮海螺之梵行,让我剃除发须、裹上袈裟衣后,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过些时候,他舍断少量的财富聚集或舍断大量的财富聚集后;舍断少量的亲属圈或舍断大量的亲属圈后,剃除发须、裹上袈裟衣后,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当这样出家时,他住于被波罗提木叉的自制所防护,具足正行和行境,在微罪中看见可怕,在学处上受持后学习,他具备善的身业、语业,清净的生活维持,戒具足,守护根门,具备正念与正知,已知足。
  学生婆罗门!比丘如何是戒具足者呢?学生婆罗门!这里,比丘舍断杀生后,他是离杀生者,他住于已舍离棍棒、已舍离刀剑、有羞耻的、同情的、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的。学生婆罗门!凡比丘舍断杀生后,他是离杀生者,他住于已舍离棍棒、已舍离刀剑、有羞耻的、同情的、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的者,这是关于戒。(在简略中应该如同194-210[译者按:此指DN.2「小戒」段落]使之详细)
  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透过神而使变得寂静的仪式、誓愿仪式、鬼神仪式、居地仪式、[使]元气旺盛仪式、[使]性无能仪式、房地仪式、房地准备仪式、洗净、[芳香]沐浴、献供、催吐剂、泻药、向上泻药、向下泻药、头的泻药、耳油药、眼药水、灌鼻、药膏、涂油、眼科、外科、儿科、根药、无生(药的解药)、药草、泻剂, 这样,他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学生婆罗门!凡如某些沙门、婆罗门吃了以信应该施与的食物后,这样,他们以畜生明邪命谋生,即:透过神而使变得寂静的仪式、誓愿仪式、……(中略)药草、泻剂, 这样,他是离这样或那样以畜生明邪命谋生者,这也是关于戒。
  学生婆罗门!那位这样戒具足的比丘在任何地方都不看见戒已防护的恐怖,学生婆罗门!犹如敌人已被杀害的剎帝利灌顶王,在任何地方都不看见敌人的恐怖,同样的,学生婆罗门!那位这样戒具足的比丘在任何地方都不看见戒已防护的恐怖。已具备这圣戒蕴,他自身内感受无过失的安乐,学生婆罗门!这样,比丘是戒具足者。
  学生婆罗门!这是圣戒蕴,那世尊是这个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但,在这里,还有更应该作的。」
  「不可思议啊,阿难先生!未曾有啊,阿难先生!阿难先生!这圣戒蕴是圆满的,非不圆满,阿难先生!我没从此处之外,在其他沙门、婆罗门中看见这么圆满的圣戒蕴,阿难先生!从此处之外的其他沙门、婆罗门自己如果看见这么圆满的圣戒蕴,他们就会以那么些而悦意地说:『这样足够了,所作的足够了,我们的沙门目标已达到,没有任何更应该作的。』但,阿难尊师却这么说:『但,在这里,还有更应该作的。』
定蕴
  阿难先生!但,什么是圣定蕴,那世尊是那个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呢?」
  「学生婆罗门!比丘如何是守护根门者呢?学生婆罗门!这里,比丘以眼见色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眼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眼根,在眼根上达到自制;以耳听声音后,……(中略)以鼻闻气味后,……以舌尝味道后,……以身触所触后,……以意识知法后,不成为相的执取者、细相的执取者,因为当住于意根的不防护时,贪忧、恶不善法会流入,他依其自制而行动,保护意根,在意根上达到自制,已具备这圣根自制,他自身内感受不受害的安乐,学生婆罗门!这样,比丘是守护根门者。
  学生婆罗门!比丘如何具备正念与正知呢?比丘在前进、后退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前视、后视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肢体]曲伸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穿]衣、持钵与大衣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饮、食、嚼、尝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大小便动作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在行、住、坐、卧、清醒、语、默时是正知于行为者,学生婆罗门!这样,比丘具备正念与正知。
  学生婆罗门!比丘如何是已知足者呢?学生婆罗门!比丘是已知足者:以衣服保护身体、以施食保护肚子,不论出发到何处,他只拿[这些]出发,犹如鸟不论以翼飞到何处,只有翼的负荷而飞。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以衣服保护身体、以施食保护肚子为知足,不论出发到何处,他只拿[这些]出发,学生婆罗门!这样,比丘是已知足者。
  已具备这圣戒蕴,已具备这圣根自制,已具备这圣正念与正知,已具备这圣知足,他亲近独居的住处:林野、树下、山岳、洞窟、山洞、墓地、森林、露地、稻草堆。他食毕,从施食处返回,坐下,盘腿后,挺直身体,建立起面前的正念后,他舍断对世间的贪婪,以离贪婪心而住,使心从贪婪中清净。舍断恶意与瞋后,住于无瞋恚心、对一切活的生物怜愍,使心从恶意与瞋怒中清净。舍断惛沈睡眠后,住于离惛沈睡眠、有光明想、正念、正知,使心从惛沈睡眠中清净。舍断掉举后悔后,住于不掉举、自身内心寂静,使心从掉举后悔中清净。舍断疑惑后,住于脱离疑惑、在善法上无疑,使心从疑惑中清净。
  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拿了借款后从事事业,如果他的那些事业成功,他会终结那旧的借款本金,会有超出的余额扶养妻子,他这么想:『我以前拿了借款后会从事事业,我的那些事业成功,我终结了那旧的借款本金,有超出的余额扶养我的妻子。』他从此因缘而会得到欣悦,会到达喜悦。
  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生病、痛苦、重病,他会不喜欢食物,身体会没力气,过些时候,如果他从那个病脱离,他会喜欢食物,他的身体会有力气,他这么想:『我以前生病、痛苦、重病,我不喜欢食物,我的身体没力气,现在,我从那个病脱离,我喜欢食物,我的身体会有力气。』他从此因缘而会得到欣悦,会到达喜悦。
  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被关在监狱里,过些时候,如果他从那个监狱被平安地、无恐怖地释放,没有任何财物损失,他这么想:『以前,我被关在监狱里,现在,我从那个监狱被平安地、无恐怖地释放,没有任何财物损失。』他从此因缘而会得到欣悦,会到达喜悦。
  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是奴隶、非依靠自己者、依靠他人者,不能去想去的地方,过些时候,如果他从那奴隶被释放,是依靠自己者、不依靠他人者、自由者,能去想去的地方,他这么想:『以前,我是奴隶、非依靠自己者、依靠他人者,不能去想去的地方,现在,我从那奴隶被释放,是依靠自己者、不依靠他人者、自由者,能去想去的地方。』他从此因缘而会得到欣悦,会到达喜悦。
  学生婆罗门!犹如有财富、有财物的男子如果走上旷野道路,饥馑的、有怖畏的,过些时候,如果他从那个旷野平安地度脱,到达村落边界,安稳的、无怖畏的,他这么想:『以前,有财富、有财物的我走上旷野道路,饥馑的、有怖畏的,现在,我从那个旷野平安地度脱,到达村落边界,安稳的、无怖畏的。』他从此因缘而会得到欣悦,会到达喜悦。
  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看这些自己未舍断的五盖如借款、如疾病、如监狱、如奴隶、如旷野道路;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看这些自己已舍断的五盖犹如{如}无借款、如无疾病、如从监狱被释放、如脱离奴隶者、如安稳的终极之地。
  当他看见自己五盖已被舍断时,欣悦被生起;当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则身宁静;身已宁静者,则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
  他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他以离而生喜、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离而生喜、乐遍满。学生婆罗门!犹如熟练的澡堂师傅或澡堂师傅的徒弟在铜皿中撒布沐浴粉后,与水充分搅拌,沐浴粉团随之湿润、来到湿润、内外被渗透湿润而无遗漏。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以离而生喜、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离而生喜、乐遍满,学生婆罗门!凡比丘从离欲、离不善法后,进入后住于有寻、有伺,离而生喜、乐的初禅,他以离而生喜、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离而生喜、乐遍满者,这是关于定。
  再者,学生婆罗门!比丘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他以定而生喜、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定而生喜、乐遍满。学生婆罗门!犹如有涌泉的深水池,其在东方无进水口,在南方无进水口,在北方无进水口,在西方无进水口,天又不会经常[下雨]随给与完全的保持,而那水池的冷水保持涌出后,那水池会被冷水润泽、遍流、充满、遍满,全水池没有任何地方不会被冷水遍满。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比丘以寻与伺的平息,自信,一心,进入后住于无寻、无伺,定而生喜、乐的第二禅,他以定而生喜、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定而生喜、乐遍满者,这也是关于定。
  再者,学生婆罗门!比丘以喜的褪去与住于平静,正念、正知,以身体感受乐,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他以离喜之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离喜之乐遍满。学生婆罗门!犹如在青莲池、红莲池、白莲池中,一些青莲、红莲、白莲生在水中,长在水中,依止于水面下,沈在水下生长,从其顶点到根被冷水润泽、遍流、充满、遍满,全青莲、红莲、白莲没有任何地方不会被冷水遍满。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比丘以喜的褪去与住于平静,正念、正知,以身体感受乐,进入后住于这圣弟子宣说:『他是平静、专注、住于乐者』的第三禅,他以离喜之乐润泽、遍流、充满、遍满此身,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离喜之乐遍满者,这也是关于定。
  再者,学生婆罗门!比丘以乐的舍断与苦的舍断,及以之前喜悦与忧的灭没,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他以遍净、皎洁之心遍满此身后而坐,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遍净、皎洁之心遍满。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会以白衣包含头裹上后而坐,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会被白衣遍满。同样的,学生婆罗门!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比丘以乐的舍断与苦的舍断,及以之前喜悦与忧的灭没,进入后住于不苦不乐,由平静而正念遍净的第四禅,他以遍净、皎洁之心遍满此身后而坐,全身没有任何地方不被遍净、皎洁之心遍满者,这也是关于在定。
  学生婆罗门!这是圣定蕴,那世尊是这个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但,在这里,还有更应该作的。」
  「不可思议啊,阿难先生!未曾有啊,阿难先生!阿难先生!这圣定蕴是圆满的,非不圆满,阿难先生!我没从此处之外,在其他沙门、婆罗门中看见这么圆满的圣定蕴,阿难先生!从此处之外的其他沙门、婆罗门自己如果看见这么圆满的圣定蕴,他们就会以那么些而悦意地说:『这样足够了,所作的足够了,我们的沙门目标已达到,没有任何更应该作的。』但,阿难尊师却这么说:『但,在这里,还有更应该作的。』
慧蕴
  阿难先生!但,什么是圣慧蕴,那世尊是那个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呢?」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智与见,他这么了知:『我的这身体是色与四大之物、父母所生、米粥所积聚、无常所削减、磨灭、破坏、分散之法,又,我的这个识在这里依存,在这里被结缚。』学生婆罗门!犹如美丽的、出色的、八个切割面的、作工细致的、放光的、明净的、不浊的琉璃宝珠全部行相具足,在那里,被蓝或黄或红或白或淡黄线绑住,有眼男子拿它在手掌上后能观察:『这美丽的、出色的、八个切割面的、作工细致的、放光的、明净的、不浊的琉璃宝珠具备全部行相,在那里,被蓝或黄或红或白或淡黄线绑住。』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于智与见,他这么了知:『我的这身体是色与四大之物、父母所生、米粥所积聚、无常所削减、磨灭、破坏、分散之法,又,我的这个识在这里依存,在这里被结缚。』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智与见,他这么了知:『我的这身体是色与四大之物、父母所生、米粥所积聚、无常所削减、磨灭、破坏、分散之法,又,我的这个识在这里依存,在这里被结缚。』学生婆罗们!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在这里被结缚。』者,这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创造意生身:他从这个身体创造另一个有色、意做的、有所有肢体与小肢,不缺诸根之身体,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从芦苇拉出鞘,他这么想:『这是芦苇,这是鞘;芦苇是一,鞘是另一个,鞘被从芦苇拉出。』或者,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从剑鞘拉出剑,他这么想:『这是剑,这是剑鞘;剑是一,剑鞘是另一个,剑被从剑鞘拉出。』或者,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从蛇蜕拉起蛇,他这么想:『这是蛇,这是蛇蜕;蛇是一,蛇蜕是另一个,蛇被从蛇蜕拉起。』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创造意生身:他从这个身体创造另一个有色、意做的、有所有肢体与小肢,不缺诸根之身体,……(中略)者,这也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各种神通:他经验各种神通:有了一个后变成多个,有了多个后变成一个;现身、隐身;无阻碍地穿墙、穿垒、穿山而行犹如在虚空中;在地中作潜入、潜出犹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沉没犹如在地上;以盘腿而坐在空中前进犹如有翅膀的鸟;以手碰触、抚摸日月这样大神力、大威力;以身体自在行进直到梵天世界,学生婆罗门!犹如熟练的陶匠或陶匠的徒弟能从作工细致粘土制作并完成任何他希望的容器制品,或者,学生婆罗门!犹如熟练的象牙匠或象牙匠的徒弟能在作工细致象牙上制作并完成任何他希望的象牙制品,或者,学生婆罗门!犹如熟练的金匠或金匠的徒弟能在作工细致黄金上制作并完成任何他希望的黄金制品。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各种神通:他经验各种神通:有了一个后变成多个,……(中略)以身体自在行进直到梵天世界者,这也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天耳:他以清净、超越人的天耳界听见天与人二者不论是远、是近的声音,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是旅途中的行者,他能听到大鼓声、小鼓声、螺、小腰鼓、罐鼓声,他这么想:『这是大鼓声。』『这是小鼓声。』『这是螺、小腰鼓、罐鼓声。』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天耳:他以清净、超越人的天耳界听见天与人二者不论是远、是近的声音者,这也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他心智:他以心熟知心后,能了知其他众生、其他个人:有贪的心了知为『有贪的心』,离贪的心了知为『离贪的心』;有瞋的心了知为『有瞋的心』,离瞋的心了知为『离瞋的心』;有痴的心了知为『有痴的心』,离痴的心了知为『离痴的心』;简约的心了知为『简约的心』,散乱的心了知为『散乱的心』;广大的心了知为『广大的心』,未广大的心了知为『未广大的心』;更上的心了知为『更上的心』,无更上的心了知为『无更上的心』;得定的心了知为『得定的心』,未得定的心了知为『未得定的心』;已解脱的心了知为『已解脱的心』,未解脱的心了知为『未解脱的心』,学生婆罗门!犹如年轻、年少、喜好装饰的女子或男子,当在镜中,或在遍净、洁净、清澈的水钵中观察自己的面貌时,有黑痣能知道:『有黑痣。』无黑痣能知道:『无黑痣。』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时,他使心转向他心智:他以心熟知心后,能了知其他众生、其他个人:有贪的心了知为『有贪的心』,……(中略)未解脱的心了知为『未解脱的心』者,这也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许多前世住处之回忆。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万生、许多坏劫、许多成劫、许多坏成劫:『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学生婆罗门!犹如男子如果从自己的村落走到其它村落,再从那个村落走到其它村落,再从那个村落走回自己的村落,他这么想:『我从自己的村落走到那个村落,在那里,我这么站,这么坐,这么说话,这么沈默,再从那个村落走到那个村落,在那里,我这么站,这么坐,这么说话,这么沈默,我再从那个村落走回自己的村落。』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许多前世住处之回忆。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中略)像这样,他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者,这也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众生死亡与往生之智,他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斥责圣者,邪见与持邪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已被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或者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善行、语善行、意善行,不斥责圣者,正见与持正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已被往生到善趣、天界。』这样,他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学生婆罗门!犹如在十字路中央的宫殿,有眼的男子们站在那里能看见进出家、在车道与街道来回走动、在十字路中央坐着的人们,他这么想:『这些人进入家;这些出去;这些在车道与街道来回走动;这些坐在十字路中央。』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众生死亡与往生之智,他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者,这也是关于慧。
  当那个心是这样入定的、遍净的、净化的、无秽的、离染污的、可塑的、堪任的、住立的、到达不动的之时,他使心转向烦恼之灭尽智。他如实了知:『这是苦。』如实了知:『这是苦集。』如实了知:『这是苦灭。』如实了知:『这是导向苦灭道迹。』如实了知:『这些是烦恼。』如实了知:『这是烦恼集。』如实了知:『这是烦恼灭。』如实了知:『这是导向烦恼灭之道。』当他这么知、这么见时,心从欲的烦恼解脱,心从有的烦恼解脱,心从无明的烦恼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学生婆罗门!犹如峡谷中的水池清澈、清净、不浊,在那里,有眼的男子站在岸边能看见牡蛎、贝类、砂砾、小石、鱼群优游与停止,他这么想:『这水池清澈、清净、不浊,在那里,有这些牡蛎、贝类、砂砾、小石、鱼群优游与停止。』同样的,学生婆罗门!当比丘……(中略)。学生婆罗门!凡当比丘心是这样入定的、……(中略)他使心转向烦恼之灭尽智。他如实了知:『这是苦。』……(中略)如实了知:『这是导向烦恼灭之道。』当他这么知、这么见时,心从欲的烦恼解脱,心从有的烦恼解脱,心从无明的烦恼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者,这也是关于慧。
  学生婆罗门!这是圣慧蕴,那世尊是这个的称赞者,他在那里劝导这民众使之确立、建立。而,在这里,没有更应该作的了。」
  「不可思议啊,阿难先生!未曾有啊,阿难先生!阿难先生!这圣慧蕴是圆满的,非不圆满,阿难先生!我没从此处之外,在其他沙门、婆罗门中看见这么圆满的圣慧蕴,而,在这里,没有更应该作的了。
  太伟大了,阿难先生!太伟大了,阿难先生!阿难先生!犹如能扶正颠倒的,能显现被隐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灯火:『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阿难尊师以种种法门说明,我归依世尊、法、比丘僧团,请难尊师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苏玻第十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意生身」(Manomayena kāyena),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心做的身体」(in a mind-made body, AN.8.30)。另参看《杂阿含857经》附注。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长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长部11经 给哇得经
下一篇:长部9经 玻得播达经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七(一二五五)
 杂阿含经卷第十二(二九三)
 出三藏记集 10 首楞严三昧经注序
 大日经 入漫荼罗具缘真言品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四五二)
 地藏经 The Earth Store Sutra
 三解脱门
 佛说八大人觉经 The Enlightenment Sutra tra..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九(一○九五)
 出三藏记集 13 大品经序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圆觉经直讲 第四章 太阳圆风与狮子之剑[栏目:宋智明居士]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