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杂阿含经选集 前言
 
{返回 杂阿含经选集·新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5011

杂阿含经选集(新版)

 

<<佛法概论>>

【导  言】  (节录导师序文)

我的思想,在民国三十一年所写的『印度之佛敎』「自序」,就说得很明白:「立本根本佛敎之淳朴宏传中期佛敎之行解(梵化之机应慎),摄取后期佛敎之确当者,庶足以复兴佛敎畅佛之本怀也欤」!我不是复古的,也决不是创新的,是主张不违反佛法的本质,从适应现实中振兴纯正的佛法。(华雨集)

我在佛法探求中,直觉得佛法常说的大悲济世六度的首重布施物质的、精神利济精神中国佛敎界不相吻合。在国难敎难严重时刻,读到了『增壹阿含经』所说:「诸佛皆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也」。回想到普陀山阅藏时,读到『阿含经』与各部广『律』,有现实人间亲切感、真实感而不是部分大乘经那样,表现于信仰与理想之中,而深信佛法是「佛在人间」,「以人类为本」的佛法。(华雨集)

治唯识学探其源于『阿含经』,读得「诸佛皆出人间,终不在天上成佛也」,有所入。释尊之为敎,有十方世界详此土,立三世重现在,志度一切有情而特以人类为本。释尊之本敎,初不与末流之圆融者同,动言十方世界,一切有情也,吾为之喜极而泪

佛敎最后因印度敎回敎的入侵灭亡。衰灭,固然有外来的因素,但发展与衰落,应有佛敎自身内在的主因,正如老人的终于死亡主因是身心的日渐老化一样。所以我尊重(童真般的)「佛法」,也赞扬(少壮般的)初期的「大乘佛法」,而作出:「立本根本佛敎淳朴宏阐中期佛法之行解摄取后期佛敎之确当者,庶足以复兴佛敎」的结论。(华雨集)

印度佛敎思想史探求中,发现了一项重要的判摄准则。南传佛敎的觉音三藏,我没有能力读他的著作,但从他四部(阿含)注释书名中,得到了启发。他的四部注释,『长部』注名「吉祥悦意」,『中部』注名「破斥犹豫」,『相应(即「杂」)部』注名「显扬真义」,『增支部』注名「满足希求」。四部注的名称,显然与龙树所说的四悉檀(四宗,四理趣)有关,如显扬真义」与第一义悉檀,「破斥犹豫」与对治悉檀,「满足希求」与各各为人(生善)悉檀,「吉祥悦意」与世界悉檀(华雨集)

依此四大宗趣,观察印度佛敎敎典的长期发展,也不外乎四悉檀,如表:

佛法……………………第一义悉檀………显扬真义

          ┌初期……对治悉檀………….破斥犹豫

大乘佛法  
          └后期……各各为人悉檀…….满足希求

秘密大乘佛法…………世界悉檀………….吉祥悦意      (华雨集)

五十九年所写成的『原始佛敎圣典之集成』,我从敎典的先后,作了以上的判摄。(华雨集)

这里再为叙述:从长期发展的观点,来看每一阶段圣典的特色,是一、以『杂阿含经』(『相应部』)为本的「四部阿含」(四部可以别配四悉檀),佛法的「第一义悉檀无边的甚深法义,都从此根源而流衍出来。(华雨集)

佛法一切圣典的集成,只是四大宗趣重点开展。我应用牧女卖乳一再加水为了多多利益众生,不能不求适应,不能没有方便,如想多卖几个钱,而在乳中加些水一样这样的不断适应,不断的加入世俗的方便四阶段集成的圣典,如在乳中一再加水去卖一样,终于佛法的真味淡了,印度佛敎也不见(华雨集)

杂阿含经』(即『相应阿含』,『相应部』),是佛敎界早期结集的圣典代表了释尊在世时期佛法实态。佛法是简要的,平实中正的,以修行为主依世间觉悟世间,实现出世的理想──涅槃。在流传世间的佛敎圣典中,这是敎法的根源,后来的部派分化,甚至大乘「中观」与「瑜伽」的深义,都可以从本经发见其渊源。这应该是每一位修学佛法者应该阅读探究的圣典。(杂阿含汇编序)

[本段请自行参阅]

<<佛法概论>> 

【自  序】    

关于佛法,我从圣龙树中观论,得一深确的信解:佛法的如实相,无所谓大小,大乘与小乘,只能从行愿中去分别。缘起中道是佛法究竟的唯一正见,所以杂含经三乘共依的圣典。(佛法概论序)

佛法的流行人间,不能没有方便适应,但不能刻舟求剑停滞于古代的。原来,释尊时代印度宗敎,旧有沙门婆罗门二大类。应机设敎,古代的声闻法,主要是适应于苦行厌世沙门根性菩萨法,主要是适应于乐行事神婆罗门根性这在古代的印度,确乎是大方便,但在时异境迁的今日,今日的中国,多少无上妙方便,已失却方便大用,反而变为佛法的障碍物了!(佛法概论序)

所以宏通佛法,不应为旧有方便所拘蔽,应使佛法从新的适应中开展,这才能使佛光普照这现代的黑暗人间我从这样的立场来讲阿含经不是看作小乘,也不是看作原始的,着重旧有的抉发,希望能刺透两边,让佛法在这人生正道中,逐渐能取得新的方便适应发扬起来为了避免一般的──以阿含经为小乘误解,所以改题为『佛法概论』。(佛法概论序)

佛法,是理智的德行的宗敎,是以身心的笃行为主,而达到深奥与究竟的。佛法流行在人间,可能作为有条理,有系统的说明,使他学术化佛法本质,决非抽象概念而已,决不以说明为目的佛法的「正解」,也决非离开「信」「戒」而可以成就的。「法」为佛法的根本问题信解行证,不外乎学佛者倾向于法体现于法实践

<<佛法概论>>

释尊灭后第一年夏天,尊者摩诃迦叶发起,在王舍城外的七叶岩,召开结集圣典的大会。结集的方式,是推出精通法、律圣者诵出法律,经大众的共同审定,然后加以编集原始结集圣典,分为经与律,即义理(定慧修持)与戒行的;近于现存的『杂阿含经,及『戒经』与『杂跋渠佛灭百年,佛敎的东方与西方系,为了戒行见地不同,又在毗舍离召开第二次结集大会。第二结集的,经典以『杂阿含经』─「相应修多罗为本加入佛及弟子的遗言景行,更为通俗的编集。依经文的长短,分为『中部』、『长部』;又依增一法,编集为『增一部』。这三部,加上原有的『相应』(杂)敎,总名为四部阿含经

大乘佛敎着重贯通、直觉,重在赞仰佛陀的行果小乘佛敎注重精密、思辨,重在生死解脱的事理。小乘论渊源于释尊的言敎大乘经却从释尊的本生、本行,进窥佛陀的精神大乘经是艺术化的小乘论是科学化的。大乘经富有佛敎传统的实践精神,小乘论却不免流于枯燥与烦琐。但论典保存作者的名字,体裁与经律不同,这比大乘经适应世俗,题为佛说,使经本与义说不分,也自有他的长处。这两者,一是菩提道中心的,一是解脱道中心的;一重缘起寂灭,一重缘起生灭。从释尊的本敎看,可说各得佛法的一体

佛敎在不断的发展中,大乘佛敎的高扬,普遍到全印佛敎界思想交流,渐倾向于综贯折中。但经式论式的文体,还是存在的。起初,立足于『般若性空南方(曾来北方修学)学者龙树,深入『阿含经』与古典『阿毗昙』。作『中论』等,发挥中道缘起性空肯定的说法空是『阿含经』本义即缘起法的深义三乘共空的立埸,贯通了大乘与小乘,说与说

【图一:佛法概论  法的内容与修行次第】

                              法  

           

         必然的理则                              创觉者=佛

         [ 缘起法 ]

         缘起与还灭                              奉行者=僧


          三法印                                   敎  法 

     ( 无常 无我 涅槃 )

                                                 有情为主

        有情依之而立

      中道德行(八正道)                         有情的分析

                                                 ( 蕴. 处. 界 )

           实  践

          ( 惭愧心 )                            无常相续之有情论


           精 进                                有情的相续

                       (一切皆依食住)

      深    抉    三

      刻    择    宝                            有情生死之根本

      的    正    的                             ( 无明---爱 )

      体    见    信                             ( 我见---识 )

      验          心

                                                 有情流转之动力

       修 行                                   ( 业力 )

                                      

      出家                 在家                   ( 心 意 识 )

                                                  为有情的中心

    依八正道        人天行             特胜

                  ( 五戒十善 )       ( 五法具足)

戒    定    慧                                                   

                     生天      信   戒   施   闻  慧                                          

慈    离    解        或                                      

悲    欲    脱       人间      正   受   心   正  法                                        

.             信   持   住   知  随                                        

 解 脱(四 果)                如   五   非   正  法                                        

                               来   戒   家   见  行                               

                                                                                           解 脱 ( 三果 )                                 

[本段请自行参阅]

<<印度佛敎思想史>>

【第一章  「佛法」  第二节  释尊略传】   

佛敎是释尊所创立的。释尊在人间自觉觉他的行迹,深入人心,传说于僧伽sam!gha及民间。有关释尊的事迹,主要的出于「律」部。一、为了说明僧伽的成立,叙述释尊的出家,修行,说法;到成佛第六年,回迦毗罗卫Kapilavastu 省亲,敎化释族止。后来加上诞生因缘(或更早些),集成佛传。这部分,「摩诃僧祗师名为大事;萨婆多师名此经为大庄严;迦叶维师名佛往因缘;昙无德师名为释迦牟尼佛本行;尼沙塞师名为毗尼藏根本」。二、释尊晚年,作最后的游行,到拘尸那Kus/I-nagara入涅槃。起初也属于「律」部,如『有部毗奈耶杂事』所说;『大毗婆沙论』也说:「如大涅槃,持律者说」。这部分,又增补而集为『游行经』(南传名『大般涅槃经』),编入『长阿含』。这二部分集合起来,如『佛所行赞』,『佛本行经』等,为现存佛传的全部。但回国省亲以后,最后游行以前,三十多年的化迹,虽有无数的片段传说,却缺乏前后次第的叙述!

关于释尊出世的年代,由于印度古代缺乏精确的信史,很难下一定论。经近代的研究,阿育王As/oka已有相当明确的年代可考,也就有了论定释尊年代的可能性。因为佛敎界传说,阿育王是佛灭多少年登位的,依此可推定释尊在世的年代。阿育王登位,学者间仍有二.三年的出入,今姑依西元前二七一年登位说。但佛敎界异说纷纭,古老的传说有三:一、说一切有部Sarva^stiva^din等说,如『十八部论』说:「佛灭度后百一十六年,地名巴连弗,时阿育王王阎浮提」。依此说,佛灭于西元前三八七年;生年八十,释尊应生于西元前四六七年。二、南传赤铜鍱部Ta^mras/a^t!i^ya的传说,如『善见律毗婆沙』说:「阿育王自拜为王,从此佛涅槃已二百一十八年」。依此说,释尊入灭于西元前四八九年,生于前五六九年。三、清辨Bhavya的『异部精释』说:「佛世尊无余涅槃后,经百六十年,俱苏摩弗罗城,达摩阿育王支配帝国」,这可能是上座部的传说。依此说,释尊于西元前四三一年入灭,生于前五一一年。「百六十年」说,过去也有译出,但总以为是「百十六年」的误写,不受重视,其实是古说之一。「百十六年」与「百六十年」,可能本为一说,因误而分为二说,如「百八法门」,被误为「八百法门」那样。部分学者,以赤铜鍱部说为可信;有的以『众圣点记』为证。在每年自恣、诵戒后,在『戒经』上加一点,年年如此,有几点就是佛灭几年:说得似乎信而有据。其实,印度早期,并没有书写「戒本」(西元五世纪,手写的戒本还不多),自恣诵戒后,在那里去下这一点!这三说都是古老传说,说到阿育王登位于佛灭多少年。这里提出这三说,不能详为考论,但我觉得:阿育王登位于佛灭百六十年,也许更近于事实。

释尊是释迦S/a^kya族。释族的所住地,在今尼泊尔Nepal南境的罗泊提Ra^pti河东,卢呬尼Rohin!i^,今Koha^na河两岸,传说有十城。卢呬尼河西北的迦毗罗卫,是释尊的父王──净饭王S/uddhodana所治理的,在今尼泊尔的Tilorakot地方。从释族的住地,沿雪山Hima^laya向东,蓝莫Ra^ma-gra^ma是拘利Koli族,拘利族是与释族通婚嫁的。再向东,到拘尸那──释尊的涅槃处,这里是末罗Malla──「力士」族。向南到毗舍离Vais/ali^,这一带是跋耆Vr!ji──「金刚」族。跋耆有八支族,领导的贵族名梨车Licchavi。还有酥摩Hima^族,是尼泊尔一带的民族。这些东方民族,都与释族相近。如释尊的堂弟阿难A^nanda,被称为「毗提诃牟尼Videhameni」。释尊被婆罗门称为Vais/a^li^ka,也就是毗舍离人。波夷那或作波婆Pa^va^,是佛受纯陀Cunda最后供养的地方。七百结集时,波夷那比丘竟这样说:「世尊出在波夷那国,善哉大德!当助波夷那比丘」。跋耆比丘等,对释族是认为同一族系的。在佛敎的传说中(除使用梵语的说一切有部),释族是从东方,沿雪山而向西方迁移的民族,与跋耆族等是大同族,所以『长阿含经』,有六族──「释种,俱利,冥宁,跋祇,末罗,酥摩」奉佛的传说。释尊的时代,恒河Gan%ga^南岸,以王舍城为首都的摩竭陀,兴盛起来;而在西进最前端的释族,与舍卫城S/ra^vasti^为首都的(北)憍萨罗Kos/ala^国毗连。事实上,当时的释族,已成为憍萨罗的附庸。憍萨罗代表阿利安(或准阿利安)人,而摩竭陀是六师流行,代表抗拒西方宗敎的中心。释迦族是东方的,却是接近西方的,这是有助于理解释尊的立场,不落二边的思想特性。

释尊姓瞿昙Gautama,名悉达多Siddha^rtha,是迦毗罗卫净饭王的王子,母亲名摩诃摩耶Maha^ma^ya^,诞生于岚毗尼Lumbini^园,在今尼泊尔的Tarai地方。诞生七天,摩耶夫人就去世了,所以释尊是由姨母摩诃波阇波提Maha^paja^pati^抚育长大的。生在王家,从小就被称许为:「若当出家,成一切种智;若在家者,成转轮王」。转轮王Cakra-varti-ra^jna,是不以武力,不为民族移殖,经济掠夺,而是为了以十善敎化,使世间过着和平、繁荣、安乐、统一的仁王。一切种智sarvatha^-jn~a^na就是佛buddha,佛是彻悟人生实相,阐扬正法的敎化,而使人实现真平等与大自在。在当时,宗敎的思想,趋于极端;而政治上,以强凌弱而进行兼并。所以,轮王是人类新的政治要求,佛是人类新的宗敎仰望:释尊是出生于这样的时代。

释尊少年时代,受到王家的良好敎育。娶了耶输陀罗Yas/odhara^为妃,生儿名罗睺罗Ra^hula,过着王家的尊荣,优越富裕的享受。然而释尊却起了不满现实的意念,传说是:一、由于在田野里,见到农耕而引起的,如『佛所行赞』说:「路傍见耕人,垦壤杀诸虫,其心生悲恻,痛逾刺贯心。又见彼农夫,勤苦形枯悴,蓬发而流汗,尘土坌其身。耕牛亦疲困,吐舌而急喘。太子性慈悲,极生怜悯心」。释尊见到贫农(或是农奴)的劳苦而不得休息,众生的互相残害,不觉慈悯心起,因而在树下作深长的静思。二、由于外出游行,见到老年的龙钟艰苦,病人的病患缠绵,死人的形容变色,而深感人生的无常。在当时解脱vimoks!a的宗敎风气下,二十九(或说「十九」)岁时离家国而去,过着出家的沙门s/raman!a生活,以求得究竟的解脱。 

<<印度佛敎思想史>> 

【佛陀的晚年】

佛与弟子们的长期敎化,佛法是相当兴盛的。但在释尊晚年,也有些不幸事件,世间就是这样的!一、提婆达多Devadatta的「破僧」──叛敎:在僧伽中,释族与释族关系密切的东方比丘,觉得佛法是我们的。释尊的堂弟提婆达多,有了领导僧众的企图,但得不到释尊的支持。依释尊的见解,佛法不是种族的、国家的,而是世界全人类的,不应该以某一种族为主体。释尊曾说:我不摄受众,亦无所敎令。释尊不以统摄的领导者自居,也不交与大弟子领导,何况提婆达多!因此,提婆达多索性与五百初学比丘,脱离佛法而自立敎诫,说苦行的「五法是道」。在这破僧事件中,释尊受到了石子打击而足指出血。虽由舍利弗与目揵连说法,而使初学者回归于佛法的僧伽,而敎团分裂的不幸,将影响于未来。二、释迦族被灭:释族早已成为憍萨罗的附庸,在释尊晚年,终于为憍萨罗军队所毁灭。释族地小而人少,在强邻的兼并政策下,是无可奈何的事。目睹祖国与亲族的不幸,释尊也不能不有所感吧!三、舍利弗与大目揵连入灭:舍利弗与大目揵连,称「双贤弟子」;在释尊晚年,游化各方,使佛法得到正常的开展。但不幸,目揵连为婆罗门所袭击,伤重而死;舍利弗也回故乡入灭了!对佛法的开展,是不幸的,如『杂阿含经』说:「若彼方有舍利弗住者,于彼方我[释尊]则无事」;「我观大众,见已虚空,以舍利弗、大目揵连般涅槃故。我声闻[弟子],唯此二人善能说法,敎诫敎授」。晚年的不幸事件,接踵而来,释尊始终以慈忍理性来适应,这就是世间呀!

<<印度佛敎思想史>>

【佛陀的涅槃】

释尊八十岁那年,在毗舍离安居。身体衰弱有病,自已说如「朽车」那样。安居三月终了,率领阿难等比丘,向北方游行。在波婆,受纯陀的供养饮食,引起病势的急剧变化。勉力前进到拘尸那,就在这天半夜里,释尊在娑罗双树间般涅槃parinirva^n!a了。将入涅槃前,身体极度虚弱,还化度须跋陀罗Subhadra为最后弟子。谆谆的敎诲弟子:「我成佛来所说经戒法.毘奈耶,即是汝护,为汝等(怙)恃」;不要以为世尊涅槃,就没有依怙了。「诸行是坏法,精进莫放逸,此是如来最后之说」。诸行是无常的,必然要灭坏的,佛的色身也没有例外。最要紧的,是依佛所说而精进修行,所以说:「我诸弟子展转行之,则是如来法身常在而不灭也」!人间的佛陀入涅槃,也就是去世了。众生是生死死生,无限的流转,正觉而得究竟解脱的入涅槃,又是怎样呢?大迦旃延Maha^ka^tya^yana对婆蹉Va^tsi^种说:不可说如来死后是有的,也不可说死后是无的,说死后也有也无,或非有非无,都是不可这样说的。那死后怎样呢?「惟可说为不可施设,究竟涅槃」。涅槃是超越的,不能以世间的存在或不存在来表示。这不是分别言语所可及的,只能说:无限的生死苦迫是彻底的解脱了。


{返回 杂阿含经选集·新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杂阿含经选集 一、佛陀 自觉
下一篇:已经没有了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九三四)
 宋高僧传 1 序
 杂宝藏经白话 乾陀卫国王治塔寺得延命缘第六十七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六(一二二八)
 大佛顶首楞严经卷十(优婆塞卢荣章译)
 现世报──因明「违宗破」的应用
 杂阿含经卷第七(一七○)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九三一)
 杂阿含经卷第七(一四九)
 量理宝藏论 第三品 观总别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六祖坛经讲话 第七 机缘品 经文.注释[栏目:六祖坛经讲话·星云大师]
 八十七年度传授如来三坛大戒戒会上堂法语 八十七年十一月十五日[栏目:惟觉法语]
 相应47经 恶行经[栏目:相应部 47.念住相应]
 介绍名医[栏目:太虚法师]
 住道场要随众[栏目:宣化上人]
 论开悟 第五讲 唯识学的开悟(上)[栏目:贾题韬居士]
 灵岩遗旨 壹、悲化有情 三、敦伦尽分[栏目:智随法师]
 圣者言教 第十五课(一)调伏内心是成办解脱之因[栏目:圣者言教]
 般若摄颂释 第三十课[栏目:般若摄颂释]
 与祖师同行 玖 殷勤空里步 凡圣含灵共我家[栏目:与祖师同行·明一法师说公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