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三章 钟南剃度
灵悟法师 著
{返回 大法师·印光大师传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6339

第三章 钟南剃度

话说丹桂兄弟俩针锋相对地争执,惊动了大殿里做晚课的僧值师,这个慈眉善目的老比丘闻声而来,对着兄弟俩施礼说:“阿弥陀佛!两位居士,佛门清修,欲了生死大事,还得先了世间大事。——国家法,父母恩,都是世间大事,请居士三思而后行,万万不可率性而为!”

丹桂幡然省悟,自己这么轻率出家,是万万不妥的,只好拜谢老比丘,跟着哥哥离开雁塔寺。一路上,折桂斥责弟弟出家就是背弃父母的养育之恩,百般劝导道,往后再不要糊涂,兄弟俩远赴长安五年寒窗发奋,就为的回去赶考,以博取功名报答父母。

丹桂却不以为然地说:“哥,你说的话我都明白,我过去也正是这样想的,可我现在还想到了更多更深,以致于才改变了当初的想法,觉今是而昨非。再说就算考上了秀才举人,又能怎样?大不了当官而已。你再想想,当官的哪有好下场?你若当清官,必然没有钱孝敬父母;你若是当贪官,就会违犯国法,到头来大祸临头更加后悔莫及。我想清楚了:不如及早抽身远离官场祸海,才能保全清白自在之身。”

“荒谬绝伦!真是荒谬绝伦!”折桂哭笑不得,也不跟他争论,赶紧打点行装赶赴同州而去。他还多了一个心眼,担心弟弟走火入魔一时难以省悟,索性雇了一辆马车日夜兼程。到了同州,直到验看了报考证书进入考场,折桂心里的一块石头才算落了地。

发榜的日子尚远,折桂便带着丹桂回到东赤村拜见阔别多日的父母。看到两个儿子终于长大成人,也许用不了多少日子就会捷报频传,自己就会成为四方乡邻人人敬慕的老爷,赵秉纲满心的喜悦,骄傲得跟人说话的嗓门也响亮了一倍。张氏却跟男人不同,关心得更多的是儿子的身体。她精细地察觉出来:折桂面色红润身体健壮,而丹桂却脸色蜡黄颧骨高凸脸腮下陷,仿佛锥子也扎不出两滴血挑不起几丝肉,实在叫她心里隐隐作痛。背着人,她禁不住数落折桂:“大娃子,不是做娘的想要说你,当初出门的时候,我就交代你说:‘书读多读少不要紧,还是身子最要紧’。如今回来,我看丹桂的身体却是大不如从前,准是读书太用功了,你怎么不替娘多操心呢?”

折桂只得老实说:丹桂到了长安后一直生病,只是怕爹娘担心没敢写信告诉,就在药铺先生那里治疗,不让他过分用功——;就是丹桂自己,也明白身体要紧,反倒是在外面游玩的时间多,读书的时间其实很少。好在他天资禀赋高,写的文章连书院教谕都夸奖呢。说到这份上,索性把丹桂临考之前在雁塔寺闹着要出家的事情告诉娘,请娘多多责罚。

张氏脱口惊呼说:“阿弥陀佛!这孩子在家里挺孝顺的,怎么到了长安就闹着要出家了呢?你快快把他叫来,让娘当面说说看!”

还没等折桂去叫,丹桂早已来到了娘的房里,双膝跪下来:“娘!请娘原谅孩儿不孝,我想了好几年,自己命中带来的苦难,不是医药能解决的,俗话说,‘药能治病却治不了命’,我不如及早出家修行苟全性命,以免继续拖累爹娘。好在家里有大哥二哥尽孝,请娘恩准!”

“这孩子!看看你这孩子!”张氏手忙脚乱,一把将他搀起来,眼泪汪汪地不住叹气。折桂以为娘会寻死觅活,没想到只不过伤心流泪,不住喃喃地说:“丹桂,你教娘怎么说你呢?从哪里来,就得到哪里去,这都是命哪!”

原来,张氏心底藏着一个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的秘密。咸丰十年十二月十二日那天清早,她觉得肚子疼痛得十分厉害,却浑身酸软使不出半点力气,很快就昏迷过去,看到一群青面獠牙的恶鬼死死抓住自己……正在万分危机的时候,遥远的地方传来一声“阿弥陀佛”,那些青面獠牙的恶鬼顿时四散逃走,一个金光四射的菩萨降临在她面前!她霎时惊醒,就听到一声清脆的啼哭,接生婆欣喜地说:“恭喜秉哥,你家又添了一位公子!”从那时候起,她就相信这孩子是那位菩萨投胎来了。菩萨投胎托生,这是非同小可的事情,她当然不敢说出来,对男人也不敢说,生怕说出来会亵渎神灵招来灾祸。后来到寺院去进香,特意注意寺院里的菩萨,认出了自己梦见的菩萨叫做大势至菩萨。丹桂总是病歪歪的,她担心菩萨不肯久留,这孩子只怕养不大,现在好容易长大了,好好的却闹着要出家,这不是前世注定菩萨要回到西方极乐世界去么?

娘的话,折桂是无论如何也听不懂的,以为娘这是叫弟弟给气糊涂了,大声说:“丹桂,你就算不替自己想,也得替爹娘想想,千万不能糊涂!”

丹桂沉着地说:“该怎么做,不该怎么做,我心里明白,大哥不要替我操心!”

 

说的是转眼到了光绪7年(公元1881)的正月。合阳的正月还是严冬,山川大地冰封雪飘,这样的天气,正是相互拜年走亲戚的好日子,村里闲不住的年轻人还四处耍狮子舞龙灯。

丹桂主意已定,趁着爹娘哥哥都不在家,便收拾了两身衣服打成一个包袱离家出门而去。路上行人稀疏,踏在积雪上,只听得到“咯吱咯吱”的声音,不时有呼啸的寒风裹着碎雪扑在脸上生出刀割一般的疼痛,然而,想到从此之后便要脱离尘世的苦难,他似乎感觉不到彻骨的寒冷,低着头一直向前走。偶尔碰到一两个熟人,诧异地问他这样冷的天气到哪里去,他也只淡淡一笑随口说:“去拜访远方的老师。”

去长安的道路并不陌生,四百二十里的路程也似乎并不遥远,八天时间就到了雁塔寺,拜见了当初那位赠送《竹窗随笔》的法师,请求皈依佛门。那位法师深受感动,却还清楚记得他大哥来到寺院斥责他的情景,便委婉而坚定地拒绝了他的要求:“阿弥陀佛!雁塔寺乃是佛门规矩严格的所在,居士尘缘未了,家兄坚辞不允,居士还是回去伺奉双亲尽人子之道,切莫让敝寺为难吧!我此处有一言相贈,请居士谨记——心中有佛,便处处有佛。”

丹桂悟性奇高,立刻领悟出法师的深意:天下寺院千万,处处都可出家,不必给雁塔寺增添麻烦,于是,躬身施礼道:“谢法师指点!”说罢头也不回地走出雁塔寺。他在街道上步履蹒跚,脑子里旋风一般回忆起许多往事,想起孔夫子的明训:“父母在,不远游”——可哪里又才是自己适合的去处呢?茫然四顾,白雪皑皑的终南山映入眼帘,蓦然想到以前听人说自己还在襁褓之时,终南山的和尚曾经上门接善缘赐给药物,自己才得以见到光明学得知识——冥冥中莫非那就是上苍暗示我的这一辈子的归宿?

想到这里,他心里豁然开朗,果断地朝着终南山走去。终南山,是秦岭山脉的一段,西起陕西咸阳武功县,东至陕西蓝田,千峰叠翠,景色幽美,素有“仙都”、“洞天之冠”和“天下第一福地”的美称。主峰位于周至县境内,高八千余尺。山上地形险阻、道路崎岖,大谷有十,小谷过百,连绵数百里。

终南山为道教发祥地之一。据传楚康王时,天文星象学家尹喜为函谷关关令,于终南山中结草为庐,每日登草楼观星望气。一日忽见紫气东来,吉星西行,他预感必有圣人经过此关,于是守候关中。不久一位老者身披五彩云衣,骑青牛而至,原来是老子西游入秦。尹喜忙把老子请到楼观,执弟子礼,请其讲经著书。老子在楼南的高岗上为尹喜讲授《道德经》五千言,然后飘然而去。道教产生后,尊老子为道祖,尹喜为文始真人。

却说自尹喜草创楼观后,历朝于终南山皆有所修建。秦始皇曾在楼观之南筑庙祀老子,汉武帝则于说经台北建老子祠。魏晋南北朝时期,北方名道云集楼观,增修殿宇,开创了楼观道派。

至唐代,因唐宗室认道教始祖老子为圣祖,大力尊崇道教,特别是因楼观道士岐晖曾赞助李渊起义,故李渊当了皇帝后,对楼观道特予青睐。武德(618-626年)初,赦资修建了规模宏大的宗圣宫。当时主要建筑有文始、三清、玄门等列祖殿,还有紫云衍庆楼和景阳楼等,成为古楼观的中心。以后历代虽时有修葺,但屡遭兵燹,至清末,宗圣宫仅存残垣断壁,一片废墟。

闲话少叙,且说长安到终南山有六十多里,丹桂沿途打听山上有多少寺院,结果让他大吃一惊:“终南无山不寺,无寺不奇,那可数不清!”次日中午,他来到了终南山脚下,已经精疲力尽了。有了在雁塔寺的教训,他不敢投靠著名寺院以防大哥循迹而至,便走向偏僻的莲花洞寺。

在终南山众多的寺院里,莲花洞寺座落在南五台荒凉的山沟之中,四周人烟稀少,没有高大的僧院,也就几处相互毗连的简单茅蓬,住着十几个苦行僧,实在是香火冷落藉藉无名。丹桂决心远离红尘虔心向佛,反倒格外喜欢这样苦行修炼的所在,跪在佛像前报名之后,便恳求当家和尚道纯给自己剃度。

道纯和尚看上去五十多岁了,听他说完家庭情况和出家原因之后,并没急于答应他的请求,而是诚挚地说:“照你的意思,是看透自己命犯华盖打破名缰利锁,情愿出家修行哪?出家人不打诳语,我事先申明,敝寺香火功德稀少是个穷寺,只能提供一身袈裟,便是粗茶淡饭也得自己种菜,连我这当家和尚也不例外。我佛慈悲,念你远来不易,先在这里住上三五十来天,看看能不能受得了这份清苦,日后再说那剃度不剃度的话吧!”

丹桂感谢道纯师父美意,便主动给寺院烧火做饭,再跟着僧人学习早晚课诵的入门功夫。转瞬十天过去,道纯和尚细心观察,发觉丹桂到底是农家出身的孩子,很能吃苦耐劳,尤其难得的是那份虔诚专注,就是两个入寺一年多的沙弥也不及他,数月后便答应了给他剃度。

剃度是关系到一个出家人一辈子的大事,道纯和尚特地选择了二月十九观音菩萨诞辰那天,这天地吩咐寺僧安排香案,将丹桂叫到佛祖像前跪下。但见他口里念念有词,慢慢挥动剃刀,刹时缕缕青丝纷纷坠地,丹桂的脑袋成了光头,末了,和尚赠给他四句偈语:

“剃去尘世六根,虔诚皈依佛门。道藏长驻心中,他年果证金身。”

听到师父的偈语,旁边那个端着盘子收拾剃度青丝的小沙弥低声嘀咕:“师父好偏心!给我们剃度的时候,只不过说‘谨持佛门戒律,长留一片虔心’,今天倒许给了‘他年果证金身’——好大的前程!”

道纯听了微微一笑,将丹桂剃下的青丝安放在佛座下面,然后郑重地说:“当年先祖教诲众弟子:‘师父领进门,修行在自身’。入室弟子慧根各异禀赋不同,为师的偈语只不过寄托一片希望罢了,并无高低厚薄之分;至于前程大小,就看各自的机缘造化哪。丹桂啊,从今天起,你就是佛门弟子了,我再赐给你法号就叫‘圣量’,字‘印光’!”

“阿弥陀佛,弟子印光,依教奉行!深谢师父赐名,谨记师父教诲!”印光如法给剃度师父磕了三个头,仿佛得到了新的生命。

 

冰天雪地不能出去砍柴种菜,他就在莲花洞寺早晚跟随师父晨昏课读:早晨,他恭恭敬敬跪读《怡山发愿文》;晚上虔心跪读《小净土文》。道纯和尚很喜欢他勤劳聪颖,除了指教课读,还抽空给他讲解佛教自从隋唐以来,分成禅宗和净土等八著名的不同门派——修炼不同却殊途同归。当知道他眼睛有毛病,便时常给他煎熬一些平时采集的草药喝下,同时还教他如何排除杂念收摄心神的方法。

不知不觉两个多月过去,终南山皑皑的冰雪逐渐融化,枯黄的树枝上绽出嫩芽长出绿叶——盼望已久的春天来临!印光的身体居然也奇迹般好转,苍白的脸上添上了几分红润,视力也增进了不少。他欣喜异常,认定自己真的因为修行而得到了新的生命,渐渐忘记了功名,甚至还忘记了自己的俗家姓名,仿佛自己生来就叫“印光”。

春暖花开,蛰伏了一冬的长安人争先恐后走出家门,成群结队来到终南山……文人雅士们讲究的是踏青游览,善男信女追求的是到寺院里烧香拜佛祈求平安。莲花洞寺地处偏僻,自然也要接待前来烧香拜佛的善男信女。道纯和尚看中印光是读书人且平素颇知礼节,便安排他负责接待虔诚香客,也希图招徕香客,让他们高兴了多布施一些钱财,能够改善一下寺院清苦的条件。

这是四月初的一个上午,一个青年匆匆来到寺院里。印光以为是香客前来拜佛的,赶紧走出来上前敬茶。定睛一看,竟然是自己的大哥折桂,不觉双手颤抖,茶杯“啪”地一声摔得粉碎,“……大……哥……”

这一声颤抖的“大哥”,折桂才认出眼前眉清目秀的沙弥居然就是自己苦苦寻觅的弟弟,眼前蓦地闪出一幕幕辛酸的往事:三岁教他跟着自己读《三字经》,五岁就捉着手教他一笔一划写字,十岁教他一字一句作文,十五岁带他远赴长安求学,没想到他二十岁了鬼迷心窍不愿金榜题名却想出家,这之前还苦口婆心将他从雁塔寺带回同州赶考,自己满腔心血全都倾注在这个弟弟身上,实在比父母付出的还要多!正当合阳县学给兄弟俩双双送来了秀才喜报的大喜时刻,弟弟居然离家出走,他便估计准是出家去了。于是他顶风冒雪找遍长安大小寺院不见影踪,又心急如焚遍访终南山所有寺院,而眼前,弟弟果真剃了光头成了出家人!想到这些,折桂不由得浑身发抖,喷出一口鲜血来:“你不当秀才当和尚,爹娘都快叫你气死啦!”

见此情景,印光也不由得心如刀绞,抱着大哥泪流满面道:“大……哥!我决心……舍身佛门,你就替我尽孝啊……原谅我吧!”

大哥也抹着眼泪百般恳求:“你铁心出家,大哥也不能阻拦,好歹回去见上母亲最后一面,再来出家不迟!”

印光吃了一惊,望着大哥道:“你说什么?娘她怎么了?”

折桂别过脸道:“自你走后,她因思你心切就病了……”

印光当即流下了泪水……折桂见他还是没有跟他回去的意思,就找到道纯和尚。道纯和尚得知后即劝印光:“佛门清修,不能背弃父母养育的天高地厚之恩,你还是快快跟随大哥回家吧!”

印光只得含泪拜别了师父和寺中各位师兄弟,跟随大哥离开莲花洞寺。出了山门不远,折桂叫他脱下僧服,从包袱里拿出一身俗家衣服要给他换上,印光忙推辞说:“哥,我已经出家,穿袈裟正是我的本色行当,跟你回去看望母亲之后就要回来修行的,怎可再穿俗家衣服?”

折桂脸色铁青,厉声说:“丹桂你给我听清了!我这次不辞劳苦来到终南山,为的是寻找离家出走的弟弟回家尽孝,可不是请和尚给爹娘做法事!你若心有爹娘、有我这个大哥,就老老实实脱下僧衣换上衣服,不然的话,我就死在这里,你给我捡骨头回去!”

大哥将衣服重重地摔在他面前,说罢跨上几步,走到深不见底的陡峭悬崖边上,狠狠瞪着他,声称他如果不立即换上衣服,就立刻纵身跳下去!印光吓得魂不附体,慌忙哀求说:“大哥!你别这样冲动,我这就换,立马就换!”

大哥看着他索索抖抖换上从家里带来的衣服,戴上一顶狗皮帽遮住光葫芦脑袋,打这才转过身来,让他走在前面,仿佛押送犯人一般下山去。一路上,大哥声泪俱下责备他不该抛弃双亲出家,让自己多年来的心血全部付之东流,还要惹得乡邻亲友笑话,实在伤透了全家的心。印光想起大哥这些年来付出的心血,此次又跋山涉水寻找自己,也觉得十分惭愧,请求大哥原谅,急切地询问娘到底病得怎样了,有没有请先生医治。

大哥见他一个劲认错,口气才变得温和,痛心地说:“丹桂呀,父母耗尽心血抚育我们,你我身为人子,没能报答半点,却偷偷离家出走,怎能不伤透了二老的心?先生的药没用,心病还得心药治,你能回去,就比什么灵丹妙药都好。听哥的话,往后再不要糊涂了!”

 

印光记挂母亲的病情,一路马不停蹄跟着哥哥风尘仆仆回到家里。还没进门,就一眼看到母亲正在堂屋里嗡嗡嗡纺棉花,他心里的一块石头霎时落了地,明白了娘根本没有病,而是大哥坚决不许自己出家……原来折桂知道弟弟从小倔强,认准了的事情九头牛也拉不回,如今投身寺院,自己万万难将他拉回去,但弟弟是个孝子,便心生一计谎称母亲因为丹桂离家出走一病不起,如今在床上奄奄一息,无论如何也要见上丹桂一面才肯闭眼睛……

毕竟几个月没看到娘了,他似乎发现娘苍老了不少,顿时心里一酸淌出眼泪,扑通一声跪在娘面前:“娘,不孝之子丹桂回来了!”

“丹桂回来了?”娘听了一愣,赶紧回过身来,嗔怪地说:“你这孩子,吭也不吭一声,就跑出去几个月,害得你哥四处寻找。起来,往后可不许这样啦!”

折桂听到娘这么轻描淡写,心里暗暗埋怨娘不该对他这么宽容,唯恐别人知道了取笑,只得压着嗓子,把他跑到终南山莲花洞寺出家的事情告诉了娘。还怕娘不肯相信,又摘下丹桂头上的狗皮帽露出光脑袋,再把僧衣拿出来让娘看……娘见了又是一愣,咕哝说:“就算要出家,也该先告诉娘一声,省得全家不放心,害得你哥四处寻找嘛!”

折桂做梦也没想到,娘对弟弟出家的事情看得这么平淡,气得连连跺脚急白了脸。他也知道,爹爹在弟弟离家出走之后意志消沉,不时念叨“儿孙自有儿孙福,别给儿孙作马牛”——想来爹多半也会采取听之任之的态度,看来管教这个任性弟弟的责任,还会一如既往落在自己这个长兄身上。为了弟弟一辈子的前程,为了这个家,既然爹娘心慈手软唱红脸,那就只有自己一如既往唱黑脸唱到底了……想到这里,折桂板着脸咬咬牙:“谁叫你擅自出家的?从今天起,你快快将出家的念头收起来!自古长兄若父,就算爹娘能容,我也容你不得!你若胆敢再生出家念头,必定重责不饶!”

印光知道大哥一向对自己寄予厚望,其实比爹娘还要严厉,也不敢顶撞,只得诺诺连声答应。大哥知道他任性固执,索性生出个斩草除根的念头来,拿出剪刀狠狠地说:“干脆,我把你这袈裟给剪了,绝了你的想头!”

印光大吃一惊,连忙说这是莲花洞寺院里的,如果寺院僧人找上门来必须原物奉还,倘若知道剪了他们的袈裟,必定引起纠纷。母亲张氏向来敬重佛祖,沉着脸说:剪袈裟就是毁僧灭佛的罪业,菩萨必定降罪,快快给我收起来!折桂不敢违抗,只得将袈裟锁进自己房里,然后吩咐全家昼夜提防丹桂再度出走。要求他白天跟着读书劳作,便是晚上睡觉,也要与他同处一室。

过了几天,恰好是私塾先生七十大寿,折桂是入室弟子必然前去祝贺。他不放心弟弟,就要他跟着自己一同前去。酒席上,客人们觥筹交错谈笑风生,折桂多了一个心眼,暗中注视弟弟的举动。不一会,厨师端出了一盆热气腾腾的砣子肉来,他看到弟弟满面笑容,跟同席的人招呼礼让之后,便毫不犹豫挟起一块肥嘟嘟的肉塞进口里叭哒叭哒大嚼起来,顿时脸上露出难得的笑容,回家的路上,他故意问:“丹桂,今天的酒席如何?”

印光自然明白大哥的心思,笑嘻嘻地说:“大哥,我好久没有吃过这样好吃的饭菜了——想想在莲花洞寺那些日子,每天清汤寡水的粗茶淡饭,菜锅上看不到一点油星子,简直不是人过的日子!现在想来,自己的身体本来需要鱼肉滋补调养,我当初怎么就那样鬼迷心窍,要跟着和尚去自讨苦吃呢?——曾经沧海难为水,我可不会再那么傻哪!”

“你能明白就好!”折桂听了眉开眼笑,他知道僧人的戒律首先是不杀生,如今弟弟能面对鱼肉酣畅淋漓大吃大喝,肯定是回心转意哪!

回到家里,折桂把弟弟在酒席上的表现告诉了爹娘以及二弟,他们听了也很高兴,对他的防范逐渐放松了,白天不再形影不离跟着,夜里不再要求他与自己同处一室;丹桂呢,似乎对这些不以为然,晚上跟着大哥读书讨论八股时文,白天跟着二哥到地里干活,一番回头是岸脱胎换骨的模样。

金秋八月,正收收获的季节,丹桂与家人一起将地里的谷子收割回来。这一天,爹娘不在家,大哥出门打听科场秋试的事情去了,二哥在场上晒谷,院子里静悄悄的。他信步走到学堂,请先生给卜了一卦,卦文是“高明占禄位,笼鸟得逃生”。先生沉思说,照这卦文的上半句看,此去应考必定能取得官职,后半句却难以理喻。他欣喜异常谢过先生回家,悄悄走到大哥房里,打开大哥的箱子一看,袈裟折得整整齐齐的还在,顿时心里一阵狂喜,于是七手八脚打了一个包袱,将袈裟裹在里面……正要出门,忽然想起路上没有盘缠得饿肚子,转身从箱子里拿了二百文铜钱,这才蹑手蹑脚走出去。

院子里还是静悄悄的看不到一个人影,二哥在晒谷场上顺风扬场埋头忙碌。他想起被大哥诓骗回家,倏忽间又是半年过去,自己的修行还没有入门呢,好容易才捱到了这个离家出走的机会,虽然割舍不下,但如果优柔寡断,又如何能成就出家修行的大事呢?他回头细细观看,似乎要将家里的一切深深印在脑海里,果断地大踏步走出家门。

他知道大路难免碰到熟人,便拣了一条曲折的偏僻小道,径直跑向终南山。

 

再说终南山这边,正是暮色苍茫的时候,莲花洞寺院里,出家人刚刚吃了晚饭,晚课的时间还没到,禁不住闲聊开了。有个叫印礼的小沙弥认定印光跟着大哥回去便不会再回来了,忍不住对师父说:“师父,亏您还说印光‘道藏长驻心中,他年果证金身’呢,照徒弟看来,他可是‘鳌鱼脱得金钓去,摇头摆尾不再回’哪!”

道纯心里也为失去一个秀才功底的徒弟暗暗惋惜,一时不知怎样回答小沙弥,只得喟然一叹:“万般由缘定,半点不由人。心中有佛,便处处有佛,焉知印光就不会回来了呢?”

师徒正在闲聊,忽然外面踉踉跄跄走进一个人来,口里叫着“师父”,定睛一看,居然正是印光。道纯一见大喜,连忙吩咐典座安排三人烧火做饭。

晚饭之后,印光将自己如何取得大哥的信任,趁着全家疏于防范的时候悄悄离开,一五一十讲给师父和师兄弟们听。大家一个个感叹不已,连那个小沙弥也改口夸奖说:“印光师,怪不得师父当初给你剃度的时候说了那么好的偈语!现在,我总算相信你没有辜负师父的偈语,看来真的‘道藏长驻心中,他年果证金身’哪!”

偏偏有一个刁钻的出家人禁不住调侃:“印礼师,你刚才不是还说,印光师弟准是‘鳌鱼脱得金钓去,摇头摆尾不再回’了吗?”印礼顿时张口结舌,半晌也说不出话来,别的出家人听了纷纷哈哈大笑,寺院里充满了快活的笑声。

道纯和尚毕竟不愧“道纯”二字,深深地为印光虔诚坚定的信念所感动,喃喃地说:“难得呀难得!你能如此执著,便是西天佛祖也会欢喜,看来为师没有错看你,确实够得上我赠给你的偈语!”欢喜过了,一边却不住地长吁短叹。

那些和尚觉得很是奇怪,便是印光自己也有几分纳闷,轻声问师父:师父如此叹气,莫非是弟子在家里的时候,为了取得大哥的信任故意吃肉犯了规矩,不能重新皈依佛门吗?道纯连连摇头含笑说:“‘酒肉穿肠过,佛祖心里留’,你是为了离家出走被逼无奈,诚心可嘉,佛祖也不会怪罪的!为师叹息,皆因你等忘了乐极生悲哪!”

印光道:“师父,弟子明白您的意思,望能指点迷津!”

道纯反问道“老衲所言并无他意,指点迷津又何从谈起?”

欲知印光如何回答,下回自有分解。


{返回 大法师·印光大师传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四章 双溪受戒
下一篇: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二章 雁塔感悟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八章 法雨讲经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九章 四方拜谒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章 文钞远播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六章 灵岩涅槃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六章 红螺参礼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五章 八风吹不动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三章 入世说法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四章 春雨滋润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十二章 锲而不舍
 大法师 印光大师传奇 第七章 南下普陀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四圣谛讲记 第十卷 方便多门[栏目:广超法师]
 四九七 摩登伽本生谭[栏目:第十五篇]
 24.《大般若经》中“一百零八句法”简介[栏目:法尊法师佛学论文集]
 皇帝的侍女[栏目:智空和尚讲禅]
 谛闲大师遗集 卷首[栏目:谛闲法师]
 中阿含经卷第六十[栏目:中阿含经新译·悟慈法师]
 佛教与“和谐”理念[栏目:周贵华博士]
 《大乘广五蕴论讲记》图表说明[栏目:宽谦法师]
 第八册 佛教与世学 第五课 佛教与哲学[栏目:佛光教科书 第八册]
 《八家语录》序[栏目:一诚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