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二〇〇七年行脚体会(释传弥 式叉尼)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29
二〇〇七年行脚体会

⊙释传弥 式叉尼

弟子传弥:

顶礼十方三世一切诸佛菩萨、龙天护法

顶礼上妙下祥恩师

顶礼上妙下融恩师 

今年的二时头陀行脚已顺利而圆满的结束了。在行脚的过程中有很多感人的事,弟子水平有限,障深慧浅写不好,不足之处,请予以指正。弟子在这次行脚的过程中——因平时养成的习气毛病,一路犯了不少过错,让师父操心,在这里首先向师父、大众师深深地忏悔。由于留守的大众师们在家护持常住非常的辛苦,还有行脚护持的居士一路的护持,使弟子更加感到惭愧。没做好,对不起大众师及护法居士,在这里只有向你们道一声感谢。

下面向大家谈谈行脚的体会。

八月十七晚,大约在十点左右。钟声已敲响,人们即将进入梦乡。这时师父召集我们来到大殿,正式宣布行脚人员。当时心想肯定没有弟子,当师父点到传弥名的时候,你可不知道这心有多高兴,盼望很久的一天终于到了。有点惊慌,手忙脚乱,没行过脚,不知道准备些什么,就这样急忙地回去准备行头陀必备的十八种物:衣钵、滤水囊、香炉、经律、佛像等,还有防寒的衣物装好了一个大包,在大殿等候。

大约十二点左右开始出发,当时天下着小雨。我们乘坐一辆小客车,车里挤得透不过气来,一直到达大连市肖伯村下车。听说是接着去年行脚结束的地方开始走。

到庄河名洋的高速公路下,一是避雨,二是准备在这个村里乞食,所以师父带领我们在扒过的玉米皮堆上围坐一圈,诵了两遍“楞严咒”。然后乞食的时间到了,开始搭衣,三人一组分头去乞。过完斋我们休息了一会儿,收拾好东西,背上大包,行脚乞食就从这里开始的。

师父拿着锡杖走在队伍的最前面,两位式叉尼师父走在队伍的最后面,手持方便铲,边走边将众生的尸体埋好,入土为安。她们的慈悲心使我非常的感动——几乎不丢掉一个众生,身背大包一弯一起,还得跟上队伍,而且并不是一天,可想是多么的不容易。这种精神可赞可叹,这就是我们的传智师、传道师。

我们排着整齐的队伍,迈着矫健的步伐,顺着宽广的201国道前进。边走边诵咒,开始还行,集中精力地诵,有时二十遍,有时三十遍,时间长了妄想也来了。弟子知道自己最大的一个毛病就是眼睛不老实,因为在生意场上竞争了二十余年,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下子真难以收摄,一到热闹的地方,就想看一眼。这次行脚正是检验自己的时候,要知道时时地提醒自己,注意别影响僧团。这样的话,妄想起来时,一会儿又能提起正念。

上妙下祥师父的开示在耳边回荡,行脚时要:

“眼观卧牛之地初方便。面现呆沉小相不攀缘。

慢调息摄六根心无念。两手垂少摆动人生淡。

下脚如踏棉云慈悲升。行走缓缓不滞轻风来。

落脚坚稳不翘平心地。日晒风雨雪闹增定力。

不别石坑尿水直心去。绕直室外小行无所求。

月日时念长行功德现。念佛持咒话头随己愿。

境现光动无相皆除尘。能行所行消失是真行。

得于无所得时方为道。十方如来菩萨同护叹。

行道本无话可说,以无念为宗,慈悲为本,无所求为持戒,无所得为目的。”

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天已黑,这时师父和护法的居士忙着找晚上休息的地方。我们来到桥下,地面平整,师父说:“今晚就住在这里吧!”睡前安排得非常周到,把睡觉精神的安排在边上,怕出意外。两点左右,我们起床收拾好睡袋准备上路,边走边诵咒,不一会儿天亮了。

这是行脚的第二天,八月十八日,天气睛朗。

此时我们已来到普兰店,在一条干净的小道上,我们放下包休息。师父告诉我们:“距离乞食的地方还有十二里。”我们稍歇了一会儿,就背起包赶到今天的乞食地点,此地是大王甸。

放下包,赶紧搭衣准备。乞食三人一组,师父让我和传智师、传道师一组。我们先后于别的组排成队,顺着公路向村里走去。

到了第一家,我们叫了一声“阿弥陀佛”。从屋里走出一位男众老人,光脚穿着拖鞋,看上去不像富裕的样子,但人却显得很善良。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是过路的僧人,来乞点食物。”老人家并没有分别我们是真和尚,还是假和尚,张口就说:“没做饭呀!”我们站了一会,见这家没有布施的意思,只好走开。

没走几步,老人家望着我们离去的影子,在我们身后喊了一声:“有剩的玉米面大饼子,凉的行吗?”因我走在最后,赶忙回头连说几声:“行,行,剩的也行。”其实我原本就想提醒老人家,又怕犯戒,行脚是不允许那样做的。所以听老人家这么说就赶忙应声,总算老人家没失去种福的机会。他从屋里拿出两个大饼子,给我们分别放到钵里。我们为老人回向:“所谓布施者,必获其利益。若为乐故施,后必得安乐。”

又来到了第二家,只见一位男众站在大门外,一脸的忧伤,可能是身体不好。心想:“我们是千里迢迢的来到这里,你遇到了这种因缘,可千万不要失去了种福的机会。”我们和他说明来意,谁料那老人家却理都不理,张口就说:“走吧,走吧!”手一指“到别处去吧!”机会到底错过了。唉,我们只好走吧。

再到第三家,大门是插着的。我们喊了一声“阿弥陀佛”,从屋里走出一位妇女,开了大门,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是过路的僧人,来乞点食物。”她说:“那你们等着,我去拿。”随后大门又关好,因她家院子里有一条狗咬得厉害,怕咬到我们吧。不一会儿,拿出几块大饼干给我们分别放在钵里,我们给她回向。

接着来到第四家,见一位男众在大门外起粪。我们敲大门,他问我们:“干什么?”我们向他说明来意,他看了看我们没说话,示意我们,意思是走吧,我们只好走了。由于过斋的时间到了,就没再走。

过斋时,我虽没仔细看,但觉得围观的人不少。过完斋我们休息了一会儿,接着又走。一路累了就依在桥栏上稍歇一会儿再走。

前面的村子是崔家窑,到这里大家想方便一下。正好道边站一位妇女,护法居士上前问:“有厕所没?用一下。”那位妇女很有善根,非常热情招呼我们:“用吧!”她向师父问这问那,看样子也是不咋懂,见到我们出家人非常的欢喜。说一说就走到师父的跟前,向师父请法,师父给她讲了不少关于因果的事。

因这位妇女请法的因缘,又来了不少男女听众,还请了不少经书佛像等。这就是行脚与他们结下的法缘,也许他们以前还不知道三宝的名字。还有人抱着几岁的孩子来,最起码在这幼小的心灵深深的种下了佛的种子。就连八九岁的孩子见我们都欢喜,她母亲叫他走他也不走,今天能这样亲近僧人,也许是无始劫的善根。这就是行头陀演示出来的“未种善根者令种善根,已种善根者速令增长。”

由于讲法的时间长了一点,天又要黑了,由护法居士先去找好了晚上休息的地方。是在一段公路上,因这段路要修所以被封了,虽然封路了,但外地的车辆不知道仍然在走,所以比较危险。

我们铺好了睡袋准备休息,护法居士用车把我们围在中间,并且居士轮流值班,看住车辆。因一旦要是疏忽了,车就会从我们身上过去,所以护法居士这一夜可能都没有休息好。

再说一说,睡在公路上真是“蓝天当被,公路当床。”我们道源寺条件再不好,也比睡在马路上强得多。不知不觉的心里起了知足的念。《佛遗教经》中佛言:“知足之人,虽卧地上,犹为安乐。不知足者,虽处天堂,亦不称意。”我们虽然睡在地上,心里却是安乐的。这一夜真是:公路暖,灯光闪,喇叭叫,明月当空照,伴随着入梦乡。一觉醒来该起床了,我们安全地度过了这一夜。

再说行脚的第三天,也就是八月十九日。早晨起来,一摸盖在身上的塑料被露水打的全是水。我们像军事化一样,不一会儿打好包准备赶路。由于现业障,行脚的第二天脚就已经走出泡,而泡中又磨出了泡,再加坏肚子,背起大包行走真有点吃力,一瘸一拐的。

本来昨天坏肚子想吃药的,怕行走时拖累僧团。护法居士去师父那要点药,师父愣是不让吃。等到第二天早晨起来去厕所,发现肚子好了。咱师父真是对每一个众生的业力都了如指掌。所以业力现前也得闯,不能光靠吃药,爱惜色身,自己的业自己了。

修行也是一样,正像佛所说的:“我如良医,知病说药,服与不服,非医咎也。又如善导,导人善道,闻之不行,非导过也。”依教奉行就得法,以前弟子做得不好,师父说的话我总是爱辩,所以迟迟不进道。在这里向师父、大众师忏悔。

接着再说行脚的事,我们边走边诵“楞严咒”。来到大连一家公司的门前停下了,大家去方便。这时围观了不少人,问我们:“从哪来到哪去?干什么?”还有一位是大连嘉明服装公司的员工,热情的送来一壶开水。还有一位老人家,非常好奇拿起锡杖看看。不一会儿我们就走了。

来到大连的一个制衣公司门前,想在这过斋。护法居士去联系,老板倒很善良,表示同意,还供养了馒头、矿泉水。我们搭衣准备乞食,还是三人一组。

我们开始走两家没有人,就到第三家。出来一位男众,还有一位女孩,问我们:“干什么?”我们说:“来乞点食物。”他随手从兜里拿出十元钱给我们。我说:“我们出家人不允许摸金钱,这是佛的戒律。给点吃的就行了。”老人和女孩回屋拿月饼,还有梨给我们放在钵里,又让我们把钱拿着,留作路费用。我们说:“一路是走,不坐车。”老人家手拿着钱,慈祥地看着我们,没有说话。

我们与老人回向。又向第四家走去,还没等我们走到她家的大门口,只听有位妇女在园田地里大喊:“走吧,走吧!家里没人。”我们听了虽然不得劲,但没有嗔恨心,忏悔自己宿世可能也是这样吝啬,果报现前了。

又走了一家,大门是关的。我们想看看有没有人,只见一个过路人骑着自行车,没下车,开口就说:“看什么看,没看人家大门关的,你们纯是骗钱的和尚。”虽然被骂,但心里还是平静的,因为我们问心无愧。经过几天乞食挨骂已成了习惯,不论怎样的骂,我们是在学圣人之法,也要行持下去。乞食供养与平常不一样是下佛种故,我们没有办法只有祈请佛菩萨加被众生,令生檀度,令生慈悲吧!

过斋的时间到了,我们返回去,师父们已坐好等我们回来过斋。今天过斋是在道边,过路的人很多,不一会儿围观了很多的人。在我们过斋时只听有人说:“快去看看吧,这可是稀有的事。”还有的说我们:“真能吃。”又站了一会儿那人说:“知道了,他们是要来的都得吃了。”还有的说:“她们生活真好,明个我也出家。”虽然是句笑话,也种下了出家的因。

在乞食中,布施的、不布施的,行脚时所见到我们的再过几十年,他们的八识田里也有过这么一段往事,最后在龙华会上都能相会。

过斋结束了,我们洗漱完毕,整理好东西,背上大包赶路。边走边摄心念佛,不知不觉的夜幕来临,我们走在这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地方,看样子今晚只有住在天地间啦!

前面有一块豆地,我们踩踩,平平就住下了。我觉得这一夜还蛮好的,因为我们天天走在201国道上,耳边总有车的轰隆声。而这一夜倒很肃静,没有杂声,只有布满天空的星星在闪烁,仿佛在向我们说明天是个好天气。

这一觉醒来就是行脚的第四天,八月二十。今天乞食与往常不一样,一连三天都是跟着比丘尼在乞,学着怎样乞食。

先说行脚的第五天,八月二十一,是最惨的一天。因为我们是第一次行脚也不懂,违反常住规定,为减轻包的份量没带装三衣的包,只带衣钵。不知师父是怎么从传通那发现我们没带装三衣包的?一问有九人没带。传觉师她们行脚三年没带三衣包,师父气得把我们说了一顿,并罚我们每一个人多背十瓶水。再加老天的一份惩罚,背上大包天就下雨了。身上套一个大塑料袋,闷得透不过气来,在袋子里热得像洗桑拿一样全身都是汗。

因为那天行脚走的里程是最多的:一是下雨找不到干的地方休息。二是没有村庄乞食。好歹走到一个加油站,总算是有个放包的地方,可以休息了。师父告诉我们:“把水拿出来吧,你们可以刑满释放了。”我的佛呀!这次深深的教训,能使我们永远都不会忘记背三衣包。吃一堑,长一智,同时更能增加我们护衣钵的意识。在这里向师父、大众师们忏悔。

接下来再说乞食的事。今天是在金州区陈家村乞食。这个地方可能被假和尚骗得最厉害的吧。我们还没到人家的大门口,只听大门咣当一声插上了,我们只有走了。

每次乞食我们都是排好队站在大门口的,时刻注意威仪,不能让人家讥嫌。比丘尼是亲普师父和亲英师父,小众是传智师、传道师和弟子传弥。到了大门口,亲英师父告诉我们先敲三下门,没应声就再敲五下,第三遍敲七下,不能太急。第三遍还没有声就不能再敲了。乞食只能说:“我们来乞点食物,是素的就行。”不能给人提醒什么东西,种福等,以攀缘心乞食不行。

等传道敲门的时候,亲英师父和亲普师父早已站在另一边,我们小众不懂。等行脚回来师父讲这才明白,当时比丘尼为什么站在一边,原来是师父不让我们三人以上一起去乞食。比丘尼处处如法去做。我们走了几家都没人:“唉,今天就是这因缘了,空着钵回去吧!”不怨人家不布施,只能忏悔我们的德行不够,宿世与人家没结善缘,今天才有这样的果报。

我们所到之处,不论是什么情况,风、雨、冷、热,最需要的时候都有布施者及护法居士的出现。记得有一天晚上,因天下雨,我们不能住到外面,走到一座高速公路桥下,只有住在这里。因下雨天凉,再加上桥下通风特好,嗖嗖的西北风冻得我们直打转。桥下连屎带尿的,地面又是一摊一抱的,高低不平。没办法,这样也得住下,好歹还能避雨。

这时来了一位男众,他是附近建筑工地打更的,见我们住在这里,他看在眼里急在心上,连忙说:“这么冷咋住!”这时,孙居士他们急着想用苫布搭个棚,也能挡一下风,又因为缺少支撑的材料没办法搭起来。这位男众看了连忙跑到工地拿来几根木头,这下子搭棚就好办了。不一会棚搭好了,什么问题都解决了,所以菩萨时时都在加持。

八月二十五日那天也是,我们行脚来到由家堡村专职巡逻大队门前,准备在那过斋。这时乞食的也都回来了。天又开始下雨了,怎么办?又不能进屋。

这时抬头一看前面来了一队有十多人,原来是大连的居士前来供斋。见此情景,他们放下饭菜,赶忙大伙抬起棚布支起一个棚,我们坐在棚里算过了一顿斋。

哪怕是微细的小事,护法居士都是做得那么周到。记得有一天,我们住在山坡上,孙居士他们事先就去查看好地形,就连草地里有几口井都了解清楚了,查得非常仔细。还有一位居士特意打来一桶热水,让我们泡泡脚。一路护法居士付出的辛苦用语言是说不完的。我们的成就离不开护法居士,居士的成就更离不开正法,我们只有好好地修行,以真实的功德回向法界众生。

行脚真是以无言之教。走路时就已经将人度化,并且它的摄受力超过了言教。记得有一天,行脚走到大连市一个长城加油站附近,我们把包依在桥的护栏上休息。这时,来了一位中国武警消防特勤大队的队长,他带着几名队员供养了我们两箱矿泉水,并发到每一个人的手里。然后,到师父的面前大概是请法,还是什么就不清楚了,因为我们在队伍的后头。我们临走时,他从头到尾一直至诚合掌,祝福我们一路顺风。语言虽然不多,他的一言一行,令我非常的感动。一个武警官员这么有善根,我们衷心的祝愿他能早发菩提心,早日出离苦海,早成正果。

我们从旅顺的军港来到了北洋重镇,也是介绍旅顺历史由来的地方。我们已经到了旅顺的万人坑附近。行脚的功德真是难思难议,能度无量无边的众生,有情无情的都能得度。众生是与我们心心相通的,本来已经雨过天晴,当我们踏上旅顺小南桥时,突然一阵大风向我们袭来,身上披的塑料被大风刮走,头顶顿时乌云密布。战争时期在这里被残害的众生无以计数。阴森凄凉的景象,像是众生在期盼着我们的到来。师父慈悲一切众生,不顾天气的寒冷,带我们打开坐垫,坐下集体诵五遍“楞严咒”给亡灵回向。

诵咒时天气是阴的,又是海边,冰冷的海风带着一股阴气向我们袭来,冻得我们直哆嗦。诵着诵着,我偶然抬头向天空望去,只见在西南角先是出现了一块明亮的地方,接着露出一片红色的祥云。佛菩萨是无时不有,无处不在的。这就是十方如来的加持,诸佛菩萨的护念与赞叹,众生的欢喜和拥护。祥云如莲花出水般清净,天空美貌独伦,超度沉轮苦海的众生,这就是行脚之因缘。

我们背上大包,顺着海边由西向东经过海军的军港,轻轻的海风在向我们吹,翻腾的浪花在向我们笑,边走边欣赏着这一望无际的大海。心在思索:“我们的心胸什么时候能向大海一样宽广,去慈悲一切众生?为什么每次遇到了小小的境界总是过不去哪?”心在胡思乱想,都忘记了诵咒。

我们一直前行,经过了一个380米长的白银山隧道,来到了海滩。师父说:“今晚就住在这里。”师父每天安单都是把安全的位置留给小众,不好的地方她带着比丘尼们住。我们有点累了,不一会儿就睡了。

睡得糊里糊涂的时候,觉得有人说话,睁眼一看,原来是师父她们见海落潮了,都到海边去了。我随着也走去了,原来她们都在捡各种奇形怪状的小石头。我捡了一捧圆圆的、光光的小石头拿到师父的面前,给师父看,我说了一句:“我们要是能磨得这样就好了。”

这些石头因海水不断地涨落,来回地冲洗,时间长了就变得圆了。我们修行也是一样,也需要经过一点一点的磨练,才能去掉毛病,所以我认为师父不论做什么都有法在。难到师父是喜欢这些小石头吗?不是的,她没有喜欢与不喜欢,我们从中应该悟出点什么道理。

各式各样的小石头象征着我们每一位众生,石头是三角六棱的,我们是习气毛病。无始劫以来养成的习气毛病真是刚强难化,师父对众生的业力如同一人与万人战,教化弟子不知付出了多少的辛苦,而众生却不理解,甚至还在嗔恨。

不说平时,单说行脚这几天吧。同样走路,她走前还得照顾后,走走退退,一路见着众生就捡,身背四十多斤的大包一弯一起,不是容易的事。而且不是一天,天天在捡,师父的慈悲心我很感动。

等我们休息时,她又背起三衣包,为我们找晚间休息的地方。等到晚间睡觉,人都睡了,她还起来查看弟子们被子盖好没有,露在外面怕着凉。

过斋时师父见到不如法的地方,再往下就不吃了,宁愿饿着也不犯戒;而我光是吃饭,到时候就忘记不如法的事了,贪嗔痴重。

下雨时,大伙衣服湿了,师父就为弟子架起一堆火给大伙烤衣服、烤鞋。人都睡着了,她足烤到12点多钟,像一位慈祥的老母亲。

论身体她不比我们强,说脚痛,她脚痛得比我还厉害,而走起路来英姿飒爽。没听她说过累,她的痛苦从不让任何人看出,自己默默地忍受。这就是师父的行力,这就是师父宽广的胸怀。

行脚这些天来,哪天她睡过稳觉?没有。我们睡觉时无忧无虑的,就是睡,可师父却像闹钟,到时就打板叫我们起床。不管多累,见众生有犯戒的地方她也不放过,时时在看护着我们。

有时乞食不好乞,我们空着钵回来,还能照样吃上丰盛的饭菜,为什么?是师父的愿力,是师父持戒;是师父的行力,是师父的德行;是师父的慈悲心,是师父的忠孝心,是师父的平等心所感召来的一切。吃的是师父的恩德,吃的是师父日夜操劳所付出的心血。见这一切,惭愧的弟子心在流泪,对不起师父。师父所付出的一切有谁能真正的理解,又有谁能替她承担得了那千斤的重担呢?

目睹师父这一切,弟子心里知足。我今生能遇上这样的好师父,收我这样愚痴、素质又差的人做弟子,真是师父慈悲,也许我还有点福报吧!今生修不修的出去,都死而无憾。所以弟子发愿终身跟随师父,护持正法,依教奉行,共担如来的家业,愿正法永住。

我们离开了海滩,通过一座长长的大桥来到小龙王塘村,准备在这乞食。刚放下包就来了一位老居士,送来坐垫让我们休息用,还要给做菜。师父没阻拦,对她说:“布施是你自己的事。”老居士听完,回家精心细做了一锅小白菜汤,还将土豆皮打掉,过完油。然后,端着两道菜送到我们过斋的地方。师父说:“好,放在一起吧。”她愣住了,手端着菜心想:“倒在一起有点白瞎了,吃不出味道了。”

而我们乞食来的百味都放在一起,变成一味,乞食就是要去掉贪心、欲心。我们在乞食过程中的一言一行都被他们所注意。因为这个地方也来过假僧人行骗,所以对我们的到来他们非常注意,发现我们与从前的僧人不一样。

我们要饭不要钱,而那些假僧人是要钱不要饭,钱给少了都不行。其中就有一位妇女见此情景就特意去卖店买了一斤饼干,真心想布施我们,结果还没有乞到她家。真是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识,因果就是丝毫不爽,不是哪个人都能遇上这种因缘。而那些能乞到她家又赶我们走的,就太为他们感到遗憾。

过完斋,做菜的那位老居士家有好几位信众,学佛多年啥也不懂,就连拜佛都不会。她们来向师父请法,同时也说出她们的心里话:本来她们是想要验证一下我们到底是不是真的海城大悲寺的。原来她们也知道有这么个正法的道场,只是听说没见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这一下可见到真出家人啦!她们说:“没想到在家都能见到你们,真是太高兴了。”

与师父交谈不一会儿,老居士困惑了多年的难题就被师父解决了。原来这位老居士通达法律,是一位退休的老干部,因房地产的事,官方见老百姓不懂法,做事不公,她就替人家打官司,都告到中央了。做梦都想怎么能把这些贪官送到监狱去,每天都被此事所缠缚着。

听师父讲后,她高兴地说:“我今天可是开大悟了,再也不去执着了。等我家活忙完,非得到你们寺院去,我早晚也得出家。以前我去过的寺院风气不正,心生烦恼,再也不想去寺院了,没想到佛法在你们身上,又让我见到了光明。”后又来了不少信众请法,师父从中午到下午四点多一直在为众生讲法,百问不烦,一一解答。今天讲法的时间最长,师父见这些信众根基挺好,便为她们结缘了《佛遗教经》、《溯源》、《觉海慈航》等。

讲法结束后,因天太晚还要找地方休息,师父立即带我们回去收拾东西。她们还不愿离开,又随我们去了休息的地方。出家人是天人师,时时刻刻要注重威仪。我们回去干净利落,迅速地穿好大衫背上大包,系好腰带,排好队准备出发。大家默言垂目的站着,师父像往常一样清点人数。

她们见到这一幕,再也忍不住的热泪,流出了心田,夺眶而出。这是为什么?是看我们背大包可怜吗?不是的。世间人为生活而奔波,比我们早起得多得多,为什么不哭?因为从她们期盼的目光里足以看出,在她们眼里我们是正法的象征。正法又让她们见到了光明,而这正是感动的泪。

可惜在中国960万平方公里的土地上,真正行持正法的却寥寥无几,令人心痛。通过十四天的行脚使我真正明白我们出家人的任重而道远。并需要更多的出家人将这星星之火散布到我们这个娑婆世界。

行脚不但能度无量无边的众生,还能去掉我们的习气毛病,消除业障,自利利他,所以在行脚这条路上,无论怎样的艰难也要行下去。常行头陀,相继不断,为完成两位恩师度尽众生的大愿,而努力修行,护持正法,尽自己的一份微薄之力。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二〇〇七年行脚乞食报告(释传弘 式叉尼)
下一篇:回归之路(释传界 式叉尼)
 本分事——二〇〇九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明 沙弥)
 如来正法代代相传(释亲船 比丘尼)
 兴道相师(三篇)——二〇〇五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释亲融 比丘)..
 二〇〇七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藏 比丘)
 二〇〇七年戒七体会(释亲船 比丘尼)
 二〇〇七年受戒体会(释亲惟 比丘)
 二〇〇八年二时头陀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洞 比丘)
 学做一个实实在在的修行人
 二〇〇八年戒七体会(释传悟 沙弥尼)
 久旱逢甘露(释传道 式叉尼)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密宗 贰、密宗的经典依据[栏目:真言宗简介]
 大手印教言——催动空行心弦 三根本与本尊观[栏目:大手印教言·催动空行心弦]
 净土法门是谁建立的?[栏目:印光法师·问答汇编]
 应视师如佛,许多行者都知道,且口头上能道其理,然心中仍不能视为真佛之主要障碍为何?[栏目:广论学习问答360则]
 成唯识论疏翼 第二冊 卷三 四、第八心所相应门──别解想[栏目:韩镜清教授]
 月灯·法身·第二十四章 如来不可思议之功德[栏目:创古仁波切]
 电影《归来》的启示——法堂开示[栏目:传喜法师]
 法句经讲记(十九)[栏目:传道法师]
 仁王护国般若波罗密多经讲录[栏目:太虚法师]
 嫉妒猜忌蒙蔽心性[栏目:慧律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