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十二章 桑耶永固寺天成1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999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十二章 桑耶永固寺天成1

莲华生大士为桑耶寺开光

撒着米 撒着花 撒着吉祥

一意地将心传承

三阳开泰

吉祥天成

永固的桑耶大寺

护着雪域西藏 成就着

广大圆满!

恩德 比天还高 比海还深

怙主 莲华生大士

您抛出的遍照光明

使我了悟

何处非佛 非

莲华生 您开了我们的心光

使我们遍照平等 在

无差别的法界中

安心的成为

本初佛陀普贤王

吉祥的日子即将到来,桑耶寺终于完成了。在土羊年孟冬十月中,所有的佛像、本尊像、金刚像及空行护法,所有的一切造像都已完成了。菩提萨埵和莲华生大士准备开光,并撒下鲜花以为供养。

桑耶寺的开光大典,轰动了雪域西藏,吐蕃所有的地方神祇及人民全部聚集起来,举行了不可思议的歌舞游宴。这时吐蕃地区的幸福安乐甚于天界,而所举行的幸福喜宴也为时一年之久。

开光之日,桑耶寺人山人海,男女老少盛装打扮,载歌载舞,热闹非凡。在寺院围墙上的所有佛塔之间,均堆满装有食品和糌粑的皮口袋,作为赐予娱乐活动者的食品。每当向娱乐者赐以食品,便举行一次盛大的娱乐活动,如此循环,共举行了八次开光。娱乐活动丰富多彩,有舞蹈、杂技、赛马等。

赤松德赞王首先迎请菩提萨埵为这些佛像开光三次。接着莲华生大士也开始为这些佛像开光,并供上鲜花。

当大士向三尖塔主殿顶上撒出鲜花之时,忽然之间,殿内的所有的本尊空行们蜂拥而出,一起围观。这些本尊空行们,他们手中持着各种殊胜的法器,十分的庄严,大士也向着他们五彩缤纷的帽盔上面抛撒鲜花。大王十分担心这些本尊空行的身像,太过广大,而寺门相较之下过于狭小,怕他们无法通过,但这些本尊空行们,绕着佛殿佛塔一周之后,又各自回到了大殿之上。

当莲华生大士将花撒向守门的护法神顶上之时,这些忿怒的护法的身上,竟然喷出了智慧的火焰,每个人都看到烈火在焚烧着。其中一尊护法的智火,蔓延到地上,大王担心佛殿会被火焚烧起来,但大士立即以净水浇熄,地上火烧的痕迹清晰犹存。

当莲华生大士将花撒向三位后妃所建造的三殿之时,忽然之间,现出了稀异而吉祥的瑞兆,所有的佛殿都放射出各种光彩夺目的光芒,每一个人都十分幸运地目睹了,在主尊的脖子上竟自然地长出一株莲花树来。

当莲师将花撒向弥勒菩萨殿之时,此时有诸天现身来供养;在白札林殿上撒花的时候,五彩的虹光接连相续,宛如霓虹一般;而当花撒向文殊菩萨殿的时候,天上同时也降下了三次的花雨;而在向苍芒林殿撒花的时候,忽然之间,大众竟耳闻众本尊竟纷纷在讨论奥秘的佛法。

当向密宗的佛殿上撒花的时候,所有本尊空行竟然飞向空中,又折返回到大殿上;在向洗浴的房舍撒花的时候,所有护法空行们,竟然在议论宣说佛法的教义;在禅定静虑的殿堂上撒花的时候,人们看见了日月同时现前,交映互摄。

在向圣巴洛殿撒花的时候,感应到大马昂首嘶鸣三次,声音十分的宏大,除了聋子之外,每一个人都能够听到;此时在科沙林里,竟忽然生出了竹林。当把鲜花撒向翻译佛经院的时候,忽然之间,象征广大教法,能够得到弘传的千百种乐声,竟由虚空中响起。

当花撒向菩提发心殿的时候,这些具足无贪的鲜花,竟然停在半空,而主尊毗卢遮那佛像也踊升虚空,再慢慢地降本奉座;而往铁网园中撒花的时候,园中的器物,忽然之间倍增,叠满了整个园中;朝着白哈尔园中撒花的时候,护法白哈尔神竟捧着供品舞蹈了起来。

当向四座佛塔撒花的时候,伞幢旌旗自然而然地撑开;当向护法神殿撒花的时候,每一种守护神的塑像竟一起跳了起来,大声喊叫着,并涌进了四个大门;在向四座碑柱撒花的时候,四条铜铸的母狗也向四方跳下,当各自吼叫三次,具足一切威猛。

向三圈围墙撒花的时候,湿的柯子如雨般降下三次,五座佛塔的顶端,更有彩虹相连,所有的人众与天神们,都感觉到十分的殊胜奇异,大家欢欣鼓舞地唱歌跳舞。西藏的人民看到了这些庄严美丽的神祇,耳中又听闻到悦耳动听的梵音,每一个人也都是唱歌赛马,充满了无穷的欢乐。

喜庆的欢宴来临了。只见赤松德赞赞普坐于金座之上,五位美丽的王妃盛装而坐;并迎请莲华生大士与堪布菩提萨埵安坐于大宝位上,而所供养的全部译师斑智达,都在讲经说法。所有重要的执法大臣也环列于座位之后。西藏的幸福臣民,从卫藏、阿里一切地方起,无一处不集会庆祝,以各样饮食及享用之物,使一切所欲者得到满足。

雪域西藏处处跳着欢乐之舞,唱着欢乐之歌,日复一日的没有间断。伞、幢以及飞幡等等到处飞扬,几乎遮蔽了中午的太阳,使飞禽雀鸟也几无飞翔之地;民众充满大地,其数量之多,也致使骏马毫无驰骋之所;铙、钹的乐声处处和鸣。所有的男女少年都装饰打扮,手执着牦牛尾,击鼓歌唱舞蹈。他们学着牦牛叫声、狮子吼声和老虎的啸声,他们戴着面具装扮成幼狮,舞蹈者更饰以美丽的装饰,手里拿着各种庄严之具。

人们向赞普献上供养,全国的属民都开朗跳着舞蹈,其舞蹈的步声犹如天空降雨一样震耳,快乐的心令人忘却一切烦恼。

赤松德赞在喜宴中欢欣自在地唱起《玉殿金座》歌,歌声响彻着大地:

我那三种类型的大殿殿顶,

是由多种珍宝建造而成,

此殿不像人间所造而似天然自成。

这座宝殿最为稀有,

看上去多么令人欢欣!

想起过去建造的因缘亦使人心情安逸自适。

以东胜神洲为模式,

那是东边的三座宝殿,

内藏各种珍胜的至宝。

以南瞻部洲为模式,

则是南部的宝殿。

以西牛贺洲为模式,

则是西部的宝殿。

以北俱芦洲为模式,

则是北部的宝殿。

雅克厦上下药叉神殿,

它的形状如同升起于天空中的日月,

王妃的三座宝殿,

则如同陈设着玉质的曼陀罗一般。

我那座白色佛塔,

如同右旋之白螺。

那座红色佛塔,

犹如火焰冲天。

那座青色佛塔,

好似矗立着的玉柱。

而那座黑色佛塔,

则宛如金刚橛钉在地上一般,

我的佛塔实在是最为罕见。

桑耶寺的开光,引起吐蕃王臣属民歌唱的兴致。于是赤松德赞王编制成“十三种王者欢乐之歌”,而诸大臣们则献唱“吉祥九曲”,每人都在欢乐的大宴上欢唱吉祥的喜歌,这种情形也纪录在乌策大殿后的壁画之中。

在桑耶寺前有许多演员进行精彩的表演。第一天,只见在药王山噶和扎琼两峰的阳坡上,忽然出现了梅花鹿;表演者牵着它们绕场一周并做了精彩的演出,使人怀疑梅花鹿竟有如此的智慧。第二天表演,只见从刀帕地方跑来七匹骆驼,上面骑着七个人;在奔跑时,他们互相交换乘坐的骆驼,有的在骆驼上挥舞刀剑,有的两人高举一幅横幡。第三天,只见一个叫羌呷俄的人,头顶着七根紫檀木梁,在乌策平坝上奔驰,然后将梁放在南门槛边;木梁极重,普通人根本连一根也拿不起来。

还有很多杉木顶端横置另一根木头,木头的顶端之上有位身上燃火的魔术师,另一头却有小鸟探头窥视。有一位表演气功的老人,用两把钢刀支撑着腹部,安然无恙地平伸手足俯卧在刀尖之上。

在百尺竿头之上,一位表演者俯卧竿顶,自在回旋,竿下有一位惊恐万状的表演者与之呼应。……大家跳起幸福欢乐之舞,人人唱歌,群马驰骋,百鸟齐鸣,吐蕃兴旺广大繁荣的景象令人羡慕。这些欢乐的情形后来都被描绘在桑耶寺门背后的背面墙壁上。

另外,赤松德赞王为了庆祝桑耶寺的落成,所以在桑耶寺对面的小山上——海布山顶砌了一座巨大的香炉,并在当年的五月十三日那天,焚烧香枝,祭祀神灵。香烟袅袅,仿佛弥漫了整个世界。从赤松德赞以后的三代赞普都亲自主持五月十三日的焚香活动。

这是因为在启建桑耶寺时,一再受到鬼神的阻扰,莲华生大士为了整治这一局面,所以在藏历五月十三日这一天,作了一个祭祀世界神祇的仪轨,所有鬼怪精灵皆被摄服。自此以后,桑耶寺建造得十分顺利,并且很快竣工,而当时这种祭典所采取的就是烟供。以后每年桑耶寺和各地寺院在藏历五月十三日都要举行“获胜赏神祭”来驱除鬼怪精灵。

另外每年藏历五月十三这天,拉萨市民不分贵贱高低,人人穿上节日盛装;全家到大昭寺屋顶上,或到各寺院屋顶上,各山头、河流旁、圣湖畔、田间地头焚香枝,祭祀神灵。这一天,就是“世界焚香日”。而这也就是煨桑节的由来。

永固天成的桑耶寺兴建圆满了,吐蕃赞普看着宏伟的桑耶寺,心中充满了感恩之情。回想他从三十岁时决心信奉佛教发出第一份信奉的诏书,其中为了佛法的弘扬,受到了种种的阻碍,于今也将近二十年了。于是他决定在三宝本尊之前发布“兴佛证明诏敕”,由他自己父子及王后赞蒙主盟,并令所有大小派臣一同立誓,永行佛法,绝不离弃,并正式宣告佛教为国教。因此,他召集了王后、王子及一切大小王臣,都汇集到桑耶寺的乌策大殿之中,在佛陀本尊之前立下盟誓。赤松德赞以磁青纸金字书写,并藏于黄金匣内,存放于桑耶寺火殿库中,显示无论何时均不可离弃三宝盟的证誓文:“依于如来的法旨,众生囚未了达清净佛法,所以处于三界苦难之中。一切众生莫不生于苦难,而既出生之后,又莫不造出有益或无益的业障。其后,则尽皆有死,死后将转生至善趣或恶趣。

“教导众生向善者为佛陀,明白显示佛法者为经典,示范善行于众生者为比丘,这三者为众生稳固的依怙世间的珍宝!三宝的功德实在广大!往昔历代父祖之时,每代均有定规,所以有着各种新旧的佛殿;而父王赞普升遐之后,已听闻有寺宇神殿遭受衰损之例。

“故于羊年春正月十七日,桑耶自在神殿竣工落成庆典之时,为自今而后在吐蕃建立三宝所依之处,奉行佛法,永远不离不弃,由赞普父子及王子的母后主盟,广发宏愿。并使内外大小臣工等一体设盟立誓,书写誓文盟书如下:

“大昭寺、小昭寺、桑耶寺、三界无障解脱神殿等寺院俱为王室所建,三宝之所依处。为使蕃土入于解脱之道,信奉佛法,对此等寺院无论何时均不得离弃,不得毁坏,使蕃土从此入于解脱之道!

“对于以上各寺院神殿,王廷已供奉有数量相当之供养三宝法器顺缘。对此,无论何时皆不得减少,不得缩小规模。今后无论何时何代,赞普父子均须如此立誓并躬自遵行,上下臣工亦须设誓发愿。如此立誓之时,须祈请十方如来、一切圣教教法、一切菩萨弟子比丘、一切独觉、声闻、菩萨、天地一切神祇、蕃地各种神祇、天龙、夜叉、非天等一体为证,均知此为永远不变的盟文誓券。如此,凡不遵行盟约、欺蒙三宝、背誓破盟者,必转生于地狱之中。若遵行盟誓,众生将证得无上菩提,获得成佛正果。”接着由参加誓盟的大臣及各部落酋长等,共同立了盟誓。

赤松德赞为了将佛法在雪域吐蕃的传弘历程,如实地明载,使后代了有所依循,因此又在桑耶寺立下第二道“兴佛诏盟诏敕”,以颇罗密(即金银间)书写,置于黄金匣内,与佛法弘传历史文书一并存放于桑耶大寺库藏之,其正文如下:

“……自四代祖赞松赞干布之时修建大昭寺,初传佛教教法以来,中间父王赤德神赞之时,复于札玛噶迥地方修建神殿,佛法弘传已历五代。父王赞普宾天之后,部分尚论大相竟然抛弃精进之心,将历代父祖以来所奉行的佛教毁弃,并诋毁佛祖为南方蛮貊之神,妄言吐蕃不当信奉,并写成法令,强定往后不准信奉佛教。

“后来,赞普陛下年届二十三岁手臂麻痹、恶兆频仍,虽施以各种祀祭仪轨,数夜之间,麻痹不已,征兆甚为凶险。于是,乃下令废除禁佛之令,供奉三宝,方转危为安,吉祥康泰。其后,由善知识大德之助益,亲聆佛法纶音,报阅典籍,佛法由兹弘扬光大。

“此佛法与土蕃旧有教法不同,与往昔祀祠生命神祇仪轨不合,故吐蕃众人疑其不善,且有人疑为有害人体,有人疑其为有妨国政,有人疑为招致疫疠,有人疑为祸及饥饿灾荒。

“若由法性之中考察,教法的根基并不存于无情的器世界,而在有情世界中则存有无数。凡出生于胎、卵、湿、化四种生等,而轮回流转者,由最初的无始至于最后的无际,一切均依有身的业力而存在。凡是以身、语、意三者造业的生命,善得善报,恶得恶报,无善恶者则入于无记法中。对他人所施的一切必及于自身,众生依自己所造的业力转生于六道之中。

“出世间者,依自身所积聚的功德智慧资粮得证成佛、菩萨、独觉菩提、声闻等各种正果。所谓善者,就是十善;所谓不善即是十不善业;所谓无记法就是在行、坐、住、卧四行道中。所谓出世间功德智慧资粮者,即十善之上的苦集灭道四谛、因缘会聚而生十二缘起支、三十七菩提道品及般若十度。修此而得正界、四无畏、四正慧、十力、十八不共佛法,三十三大悲等。此等详细内容俱见于佛典之中。

“依以上的教法经籍所记,有人行善、为恶立得现报,有人虽不得现报,日后有报,此情详察均可实证。依照此等经论,对佛教教法究竟应当奉行,还是应毁弃,由臣工及吐谷浑小王等内外诸大臣商议,一依佛祖宣示之法旨;二依历代父祖之例规;三依善知识大德之法力,乃消释诸种疑虑,虔信佛法。

“集会议盟,若问欲使善趣正法永久不变,当如何行之?众臣工所议:一是善习佛教经典教法,完成无上圣业,对善业直行无悔,众生乃得利益;二是对佛法不可稍存试验之心,不可生抛弃之念;三是对父祖数代以来崇奉佛法,并未产生不祥、不吉之事,不可动摇反悔。

“因此,一者只有见于信奉佛法对众生利益;二者对此前弃毁佛法有所悔悟。故众人等一体立誓永不毁弃佛法,且写成誓文,今后无论何代子孙,均应设此誓愿,大臣以下亦应立誓,此誓详细内容文书存于王库。文书摘要刊刻于桑耶寺碑石之上。

“对扎玛等处神殿所立三宝所依处,奉行佛法,无论何时不可抛弃,不可毁坏。神殿一应器物不可减少,不可改变规模。今后各代子孙均须发愿立誓,不可背弃,不可改易,并请出世间、世间诸神祇非人一体作证。赞普父子、大小臣工一一立誓。”

这件誓文的摘要,被立碑铭刻在桑耶寺的大日如来救度恶趣坛城之后,此碑至今尚存。碑上刻着:

“逻些(拉萨)及扎玛之诸神殿建立三宝所依处,奉行缘觉之教法。此事,无论何时,均不离不弃,所供养之资具,均不得减少,不得匮乏。迩后,每一代子孙,均需按照赞普父子所作之盟誓,发愿。其咒誓书词不得弃置,不得变更。祈请一切诸天、神祇、非人,来作盟证。赞普父子与小邦王子,诸论臣工,与盟申誓。此诏敕盟书之详细节目文字正本,存之于别室。”

从此之后,在拉萨、桑耶、昌珠等等地方,共建筑了一百零八座寺院,并且都迎请莲华生大士亲自开光撒花加持,就如同日光遍照一样,具足着无比的光明与吉祥。

桑耶寺建成之后,就如同在印度佛陀成道圣地的菩提伽耶大塔寺一般,具足吉祥光明。所以,传说只要能够亲自见到这座桑耶寺,就能够杜绝一切恶趣的门径,水不再堕入三恶道之中。如果能够绕着桑耶寺的五十四座寺院,与一千零八座小宝塔等全寺一周的话,就是屠夫也能够转趋善道。如果我们一心向桑耶寺顶礼祈愿,那么我们来世也能够生而成为一个王者。如果听到有关于桑耶寺的殊胜传说的话,我们的罪恶也能够消除。

如果谁能够对着桑耶寺,实行双膝着地的大礼拜的话,不只能够出生在王族之中,并成为转轮王。如果向桑耶寺双手合掌礼敬的话,无疑地将能够成就正道。如果谁向桑耶寺供养曼陀罗的话,就能获致现前与最究竟的圆满成就。如果向桑耶寺献上鲜花的话,就能够得到吉祥与欢喜幸福。如果谁能够在桑耶寺的寺区内,献上鲜花的话,就能成就为无上的布施施主,最后也终能圆满成佛。

谁为桑耶寺烧香奉献的话,在转世之后,就能具足庄严与财富。在桑耶寺点燃酥油灯的话,将能够亲见千万的的本尊空行。如果在桑耶寺燃点常明的酥油灯时,法的光明将会遍照全身。若向桑耶寺献上香水,则将不会出生为恶鬼而具足财富。

若向桑耶寺供献食品的话,他将不饥不病,具足寿命安康而富饶。向桑耶寺献上铙钹,鸣奏吉祥的音声,就能够获得深刻的清净自信。谁为桑耶寺献上宝伞来遮荫清凉,谁就会受到他人的尊敬与瞻仰。如果为桑耶寺献上衣服的话,无上菩提就能够迅速增长。供献桑耶寺宝珠旌幡以及台垫,一切的荣华富贵从此获得。把桑耶寺作为本尊来修行的话,将获得大手印持明的成就。如果谁能够为桑耶寺弥补寺院的围墙与墙壁的话,谁就能够得到圆满菩提的成就。

谁为桑耶寺戴上殊胜的冠冕,谁就能够获得人天应有的殊胜境界。谁能够维修桑耶寺的话,就能够获得涅槃菩提的成就,这一善举也可以使之蠲除罪业,证得无上的菩提。若有幸能在寺院当中听闻佛法,就能够兴旺佛陀的一切事业。谁若祝愿桑耶寺庙永久的存续,就将有享用不尽的善事自然前来。谁为桑耶寺供献供品,就能够圆满如意,获得人、财富与食物。

谁能为桑耶寺修建房屋顶的话,就可以排除八种非时的可怕灾难。谁能为桑耶寺预防火灾,就能够尽快地圆满成佛。谁能为桑耶寺防范一切的灾祸,而且敢用他的口与手等行为来防止伤害众事的话,就能够得到永不退转的菩提心成就。谁能够以心力保持桑耶寺的长久光明,就能除去贪瞋痴三种病毒,而使藏地安泰、人民平安。而与此相同的道理,在拉萨、昌珠的佛殿,也是积聚善德的好地方,敬仰者应当广为供养,而西藏的君臣和属民,也应当依此好好地积聚福德。

这些寺院都圆满建筑之后,堪布菩提萨埵与莲华生大士由于诸事已办,就想回到印度去,于是向吐蕃的赤松德赞王说道:“大王啊!由于你殊胜的菩提心,再加上国力的强盛,所以建立了吉祥的桑耶寺。我们在兔年奠基,羊年竣工,用了整整五年的时间才圆满地建好桑耶大寺。现在既然桑耶寺已经建好并开完光,已经圆满成立了,我们也达到大王的要求,所以我们现在准备返回印度的故乡了。”

大王闻言之后,感觉十分的难舍,他泪沾衣襟,赶紧整治了九层锦缎的宝垫,迎请莲华生大士坐在上首之处;又整治了一座五层的宝垫,迎请菩提萨埵堪布安坐其上。他先向莲华生大士与菩提萨埵呈献华服与佳肴,并准备了莲华生大士与菩提萨埵欣喜的珍品,再将装着砂金的鹿皮袋,以及松耳石一串,连同一百种珍宝供养他们,然后向二位大士顶礼。

大王在顶礼无数之后,合掌恭敬地说道:

“伟大的堪布与大士!你们两位宛如日月般的大瑜伽士,请听我叙述:我从十三岁父王薨逝之后,在十五岁践祚登位,率领大军南征北讨,就是为了建立佛寺宝刹的缘故,并且让众大臣选择了建寺工程来圆满这个菩提心。我从十七岁时,开始坚定信仰佛法的心,经过占卜之后,卦相显示要迎请堪布来到西藏这个边远的地方来弘法。我们能够请到堪布来到这里弘法,实在是福德不浅啊!

“但是我们在调伏土地之后,鬼神却又开始作祟。由于堪布的预言,我们又迎请莲华生大士前来降伏。当时我心中疑惑,不知道莲华生大士肯不肯来到这偏远鄙陋的地方,但是堪布告诉我,由于过去因缘的缘故,大师一定能够前来。所以我们能够在甚深的缘分当中,请到了殊胜的莲华生大士,来到了西藏地方。

“如今桑耶寺总算已经圆满成就了,桑耶寺的广大庄严、不可思议的幻化,根本不像是人工所筑成的寺院,这简直是世间少有,为诸天所圆成的广大寺院啊!我赤松德赞王是不会忘记这广大的恩德的。

“如今寺院虽已如愿建成,但是我在此恳请二位大士,在我赤松德赞还没有弃世之前,留驻在我们西藏这鄙陋的地区。因为佛身上的工程虽然已经建成了,显示出这座寺院如此的圆满庄严;但是佛语佛法的教化工作,事实上却还没有开始。我们需要弘传一切密教的经续与法相的经典,来消除西藏的无明与黑暗。我们应该点燃显密二宗佛法的明灯,来承续佛陀的慧命。我在此真诚地恳请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安住在西藏这个鄙陋黑暗的地方,来传下佛法的明灯。”

赤松德赞王一面说着,一面痛哭失声,并连连地顶礼,一心祈请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留驻西藏。

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两人互相对望着,然后看着真诚顶礼恳请的赤松德赞王,就商议道:“西藏人并无全然真诚信仰佛法,许多的大臣事实上至今尚憎恨佛法,这些大臣的心中都在想着各种办法,要毁坏佛法。但是既然大王再三的恳请,我们实在需要很仔细地来思维这件事情。”

先前菩提萨埵与莲华生大士,两位导师来到西藏的时候,大王心中充满了欢喜;但是如今他们想要离开吐蕃西藏的时候,大王心中实在是如锥刺一般的苦痛,所以苦苦地哀求两位圣者留在西藏。

由于大王的诚心感动了两位大士,因此他们商议,如果要留在雪域西藏,一定要先让西藏地区的人民,学习读书、写字,建立能完整弘扬正法的语言文字等。有了这样的基础之后,才能建立完整的佛教,佛法也才能够慢慢的开展,这样两位大士留在西藏才有意义。他们商议决定之后,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就应允留在西藏地区,传弘教法。

于是他们就向大王说道:“大王啊!要我们留在西藏可以,但首先应建立完整的文化基础,让大家学习语言、文字,熟悉书写与读诵,使大家有学习佛法的基础。另外大王你必须订立严正的纲纪法律,来使藏地依正轨而行。这纲纪法律必须以佛法的精神来作为根基。如此一来,佛法的戒律严明,藏地的法律十分完备,那么佛法就有发展的希望了。若能如此,我们十分愿意在此帮助大王,以使众生得到究竟的利益,我们也愿意应你的请求而留在雪域西藏。”

大王听完之后,心中十分的欣喜,立即向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连连顶礼恳谢,并且立即答应遵循两位导师的教谕,开始订定更完满的律法。于是大王就召集所有的属民,以白纸黑字来颁下了法律,这些依佛法精神订定的法律,宛如绳结与金牛的轭一般,时松时紧地调节着人们,使他们安住在正道之中,不去做奸犯科。

大王所颁下的法律,一共有三种,第一是佛教的律法,第二是关于王法,第三是家法。赤松德赞王说道:“我赤松德赞王从此之后,不只是一位世间的大王同时也是出世间的法王,所以凡是我属下的一切人民,应当确信善有善报、恶有恶报,所有善恶必然有它的因缘果报存在。人生中最殊胜的善行就是信仰佛法,我们为了信仰佛法、实践佛教,更必须广立寺庙僧院,而在这些寺庙僧院当中,我们可以建立显宗的僧寺或密宗的寺院,而要信仰显宗或密宗,则由人民自己决定。”

接着他又宣布:

“所有的人民不论男女老少,都要学习文字、算术,并且要学习抄写经典与诵经,不只如此,更需要深入经藏之中去学习经典与练习说法讲经。因此所有能够说话的孩子,现在都要开始学习文字,具足知识。人民如果生下孩子,也应当实行宗教礼仪,迎请喇嘛上师来开示讲经。生病的时候切要及时医治,并且诵经祈祷三宝护佑。

“侍奉病人的时候,心中要有悲心,必须十分的细心。不但要恭敬长者,不要使老人失去了信心,更要善于体恤老者。人民死亡之后,应当依照佛法的仪式,举行超度的法会,并诵持密咒,使亡者得到解脱。

“富有的人要能够慷慨地帮助需要救助者,而贫穷的人对于济助更要知恩,并且要记得偿还债务;如果暂时还不能够偿还的时候,也必须讲明情况,日后再还债。

“我们必须警惕敌人、敦睦亲人;少年的人要听从老人家的教导,而多子的家庭也必须安置辈分,使他们长幼有序。哺乳的先后也要有适当的次序,千万不可偏心。无子的家庭必须招赘夫婿,这夫婿也要服兵役保卫家园。家庭之中必须和睦,有事发生之时,必须请示父母长辈的意见。

“夫妻之间如果离异的时候,财产的分割必须十分的公平。人们要十分的精勤努力,早起晚睡地努力生产。丈夫如果还没有与妻子商量得到同意,则禁止纳妾;假如妻子没有生下儿女,经过协商允许的话,则丈夫可以再纳妾,以延续子嗣;但是小妾没有财产的权力,所以不能分得丈夫的财产。

“我们不可以小看其他的人,我们要团结友爱,这是十分重要的。要远离一切厚颜无耻的人,要了解一切畸形不如理的做法,千万不要受到这些偏见的影响。人的口舌是十分危险的,所以千万不要两舌、绮语、恶语,要注意到相互的共荣共存。夫妻之间要相敬如宾,要慎行,千万不要十分严厉地互相对待。

“每一个人的行为处事,要掌握分寸。不偷不抢也不打架,互相也不能有所欺瞒。出家的堪布住持,要宛如世尊释迦牟尼佛一般,代表僧人来宣讲戒律仪规,这些都必须依照三藏经典的记载。僧人口渴的时候,要饮奶饮茶,腹饥时要食用粮食、糖果、蜂蜜、酥油、糕点等,所有的这些动作都必须合于戒律;要穿着袈娑,安住在庙宇寺中,不许饮酒,更要戒除一切淫欲。

“修持密宗的人要遵从上师的教诲、三昧耶誓句,依照密法经续的规范来修行。他们口渴的时候,能够以酒汁作为饮料,但是不能够侵占僧人的财富。在饥饿,要吃东西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吃,但是千万不能够吃有毒的物品。

“密宗的服饰以白、红、黑衣为主,平常住在修行的处所。为了护持佛教而修行的时候,僧人必须诵持佛经,而密宗的修行人,要设置坛城曼荼罗来修法,俗人的修行则可以自行依照显密二宗来修持。要悲悯一切无能力的人,要适当地救济穷苦者。对于口中有种种过失的人,应当忍让,不要瞋怨,路边的传闻不要随便去理眯它。对于讲经说法的人,不管在任何地方,都要向他顶礼。

“不要使所有的教法,与密法混杂在一起,必须各自遵循自身所信仰崇尚的宗派,千万不要把不同的教派传承随便杂混在一起。苯教这些外道徒众,已经被逐出境外,也不在桑耶寺附近,一切的人民不准学习,违背这个命令的要加以治罪。

“如果谁做了任何的事情,不依从王法的话,王法治罪一定不加以轻饶。所有僧人应当听命于住持堪布,弟子要遵守导师的教诲,奴仆要听从长官的命令,儿子要侍奉父母,弟弟要敬爱兄长,如果违逆这些事情,乃至杀人的话,就要施以火烧水淹等极重的责罚;做了坏事的人,要上脚镣、投进牢房里,施以严厉的酷刑。行使这些罪罚,并非不慈悲,而是如果没有王法整治的话,将会产生许多恶行。刑法共有七种可以施用,即:火刑、风刑、水刑、铁刑、木刑、土刑和天刑等,将根据犯罪情节的轻重,来施以适当的刑罚。

“杀人者必须要偿命;抢夺财产,要剜却他的膝盖骨;偷东西的人必须要负责赔偿。子女没有得到父母的允许而妄自苟合,生下了私生子的话,要付出抚养的费用。所有的诉讼判决要十分的分明,互相争斗者要坐牢,打架斗殴的话,更要追究责任,不服王法的人要割下耳朵。

“各种宗教与宗派要确实地分辨清楚,不要互相混杂在一起;各种教理要依如理的语言而分辨清楚。说假话的人必须加以放逐;不偿还债务的人,要偿还实物;严厉驳斥无理的人,无理取闹的人要加以逮捕。青稞要用斗来做衡量,我们要统一这些度量衡,让大家有所依循;而计算物品的重量,要用秤来计算。每样货物必须先订好价格,不能够胡乱开价;秤量黄金要用小的秤,以显示它的精细。

“为了防止盗贼,必须养狗来防盗,我们也必须养着公鸡来叫醒我们,以掌握时间。我们要善于克制自己的欲望,要诚心诚意地接受所有的教法,显示与密宗各自示现他们殊胜的善法成就,我们应当依循。所有大臣应当尽心地安住于自己的职守,要自尊自强毫不松懈;不善的行为要抛弃掉。在山路险峻的地方,必须使之十分的安全,使人民在游历的时候,不受到危害。要使地方上不再有坏人,必须摒弃十种不善的行为,我们必须将不杀生、不偷盗、不邪淫、不妄语、不两舌、不恶口、不绮语、不贪欲、不瞋恚、不邪见等十大善戒发扬光大,使人人平安而且和睦相处。

“对待一切的牲畜也要十分的宽容,有财富的可以积蓄财富,无财富而赤贫的人也可以乞讨。让大家都在佛法、王法与家法当中安居乐业,并修持菩提正法,最后圆满成就佛道。”

赤松德赞依循了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的建议,而颁下了含有佛教的律法、王法与家法的正法法律。从此之后在西藏地区,有了更严明的法律可以依循,大家生活在合理的轨则之中,家庭、社会、藏地乃至修持的菩提道上,都有正确的次第可以依循前进,整个社会走向了光明与幸福。

赤松德赞王在莲华生大士与菩提萨埵的导引之下,致力于建立清净的律法,以巩固佛法的基础。雪域西藏在上师、堪布与大王三者的协力之下,渐次建立了光明的道基。

桑耶寺建成之后,盛况空前的开光庆典,已经过了一年,而且佛教的律法、王法与家法建立之后,大王接着要开始从事翻译佛经的工作。所以,赤松德赞王就从属民当中,选择年轻优秀、聪明伶俐,而且相貌庄严、具足福德的人,准备将他们送往印度,去学习梵文以及佛法。在这之前,菩提萨埵堪布就将这些孩子们聚集起来,先行教导他们念诵皈依三宝等基本的语词。

菩提萨埵堪布教导这些孩子念诵道:“南无佛陀耶,南无达摩耶,南无僧伽耶”等皈命三宝的语句。但是这些西藏的孩子们,口齿十分的鲁钝,竟糊里糊涂的念成了“马茂佛巴耶,马茂巴马耶,马茂帕巴耶”。这些嘴巴笨拙的孩子们将原先所念的语意是“皈依礼敬佛陀、皈依礼敬佛法、皈依礼敬僧伽”的皈依三宝语词,却念成西藏语意:“色干塔塔毛巴胡河,曲拉塔塔毛巴胡河,利文亚塔塔毛巴胡河”,所有的发音与语意全部都错误了。

接着,莲华生大士教导他们念诵密教的三根本语句:“南无咕噜耶,南无达瓦耶,南无札格尼耶”,孩子们由于没有办法学习,就胡乱念成:“马毛布吾亚,马毛哲巴亚,马毛巴奇亚”。大士所教导的念诵三根本,译为西藏语意是:“皈依礼敬上师,皈依礼敬本尊,皈依礼敬空行。”但是西藏这些孩子们,却如鹦鹉学舌一般,说成了莫名其妙的河名。

听了这些孩子们的发音,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两位大师不禁抚掌大笑,觉得十分的有趣。但是赤松德赞王却感到十分的悲伤与苦痛,他在极端的忧伤之下,竟然涕泗纵横,精神逐渐萎靡,身体也日渐憔悴。

赤松德赞王在无法可思的情况下,向菩提萨埵堪布与莲华生大士再三地顶礼,并向他们祈祷道:“西藏吐蕃的地区,由于十分的偏僻闭塞,所以没有任何的佛法。但是为了使人民趋向善道圆满成佛,所以祈请两位导师来到吐蕃雪域修建庙宇,并且恳请你们久住在此,宣讲佛经弘扬正法。现在两位导师应允教诲我们,真是待我们恩重如山。然而,我听从导师的教诲,颁布法令来招训学童,可惜学童们,由于口舌笨拙,发音都不标准,更何况是将来翻译佛经等广大事业!如此的话,弘扬大法实在是不可能。如果佛法难以建立,这将如何是好?”说罢之后,大王十分诚心地向两位大师顶礼,祈请加持来帮助西藏雪域,以成就广大不可思议的佛法事业。

这时遍知三时的莲华生大士就告诉大王说:“大王啊!请你放心好了,我们既然愿意在此传授佛法,就已经有了办法,能够使西藏的佛法得到弘扬。我告诉你,这许多的因缘,都将在无数菩萨众的广大发心之下,会得到圆满的成就。往昔在印度菩提伽耶大寺中,世尊释迦牟尼佛有一位堂兄居住于此。他入灭之后,往生到数处的报身佛土,经过前后七次转世之后,现在已转生为人身。而今,他就转世出生在藏地尼木协卡尔地区。他此世的父亲名叫巴郭尔海托,母亲是占嘎莎·专吉,这个孩子的名字叫做甘加唐达,现住在一座大屋院里面。你如果向他的父母索取这位孩子,他必然能够跟随你前来。而他也将具足无可辩驳的清净翻译能力啊!

“另外在河日潘城的嘎瓦莎地区,有一位叫嘎哇洛丹的人,他的太太叫做卓莎多杰。释迦牟尼佛的亲属曾达,在圆寂转世之后,投生在此,成为他们的子女,叫做嘎哇巴则,你如果跟他父母索取他来参与翻译事业,也能够使翻译事业得到吉祥成就。”

“另外在茹拉地区,达尔玛冈村地方,有一位叫做觉绕鲁义尖江的人,他的妻子叫做章莎·则玛,他们的孩子是居士力扎西的化身,现生的名字叫做觉绕鲁义尖参。你向他的父母索取这个孩子,来参与翻译佛经的盛会,佛经的翻译必能够得到圆满。”

大王听了莲华生大士的开示之后,心中疑结顿开,十分的欢喜,更是十分的赞叹:原来在法界中,无数诸佛菩萨的愿心与密行,是那么的不可思议。而西藏地区也将在佛法光芒的普照之下,得到究竟的喜乐光明。因此大王就信心十足地向莲华生大士与堪布菩提萨埵告辞,前去寻找这三位孩子。

大王带领了大臣七人,骑着马要前往去迎请甘加唐达这个小孩子,他随身带了二十五个护卫,跟在后头。他们一行人来到了尼木协卡尔村,由于这座村庄十分偏僻,所以村人十分的朴实而且怕生。当他们看到了一大群达官贵人,骑着马来到这村庄时,每一个人都躲在家里,没有人敢出来,都十分的害怕,即不懂得向大王叩头顶礼,当然莲任何尊敬的颂词都说不出来。

不久,有一位浑身灰色的孩子,腰间缠着皮绳,一面嬉戏一面唱歌地走了过来。大王一看到这个孩子时,心想:“整座村庄都看不到一个人,只好向这个孩子问话了,或许这也是一个很好的缘起吧!”

于是就让大臣把孩子叫了过来,以便向他问话。大臣们前去把孩子叫来,首先就问他说:“小孩子!请问巴郭尔海托是不是在家呢?他到底住在哪里?”

没想到这孩子一点都不怕生,口齿清晰地回答说:“巴郭尔海托为了生计的缘故,刚刚出门去干活儿了。”

接看又问他说:“占嘎莎·专吉是不是在家呢?”

这孩子却回答说:“在是在啊!但是她正在寻找眼睛呢!”

大王看到这孩子十分的伶俐有趣,就问他说:“请问你是谁家的孩子呀?”

这孩子就很机灵地回答说:“我是父亲的孩子。”

大王又问他说:“那你的父母是谁呢?”

“你所认识的就是我的父母。”

“那你家房屋在哪里呢?”

孩儿随手一指说:“那就是我家。”

大王看着这个孩子,心中十分的欢喜,因为这个孩子确实与一般的西藏童子完全不同,十分的伶俐、机巧,展现出罕有的智慧。而且与陌生的贵人谈话,完全没有任何惊慌的模样,所以就欢喜地向他说:“孩子!我是大王,你先跟我顶礼吧!”

童子就说道:“顶礼是可以的,但是你总得要先教我呀!”

大王听了哈哈大笑,就叫大臣先教这孩子顶礼,这孩子一教就会,就向大王顶礼了。大王很高兴地用手摸摸孩子的头说:“莲华生大士所预言的孩子,莫不就是他吗?他这么口齿伶俐,人又聪明,真是太好了,将来一定能够成为一位很好的翻译师。”

于是就向孩子问道:“孩子啊!你是不是愿意跟着我走,去学习许多的智慧知识呢?”

孩子回答说:“要跟你走是可以,但是也要先回去问我家里的大人啊!”

孩子接着又问道:“请问你座位的后头,可以让我坐吗?”

大王就恩准这个孩子坐在他的后头,他们骑上马,夹在步行随从之中,就来到了这孩子的家,这孩子到了家门口,赶快下马冲进家里面大叫:“爸爸!妈妈!”

这时他的父亲正好背着酒回来,而母亲手上正拿着青油。这个缘起真是十分的好,因为要除灭黑暗是要明灯,而要让人要讲话的泉源就是酒啊!当这父母亲听到孩子大叫着进来,又忽然看到许多的贵客正在外头,都吓了一大跳,赶快来到门口迎接。

大王与大臣们,就在巴郭尔海托的迎请之下,进到了屋子里面;这对夫妻先点燃灶火,并献上了上好的酒,就问道:“请问您这些达官贵人到底是谁?来到我们这个穷乡僻壤,到底有什么事情?”

这时大臣就向他说道:“这是我们西藏的大王。他今天特别来这里跟你商量一些事情。”

这孩子的父母亲听了之后,吓了一大跳,赶紧跪在大王的面前,不断地叩头,并问道:“我们真是罪该万死,不知大王驾临,请问到底是为了什么事情?希望我们能够为大王来效劳,敬请吩咐啊!”

赤松德赞王就说道:“我来这里倒没有为了什么特别的事情,只是专程为你这个儿子而来的;请你把孩子交给我,让我带走吧!”

这父母两人一听吓了一大跳,就哭了起来,说道:“大王!这个孩子到底做了什么事情,必须让您带走他?他还只是个小孩子,什么事都不懂,如果做错了什么事情,千万请您原谅。我们夫妇俩也只有这个命根子而已,他现在也只有八岁,您带去了,到底有什么用呢?恳请大王能够饶恕他,不要带走他吧!”

大王听了之后,哈哈大笑着说:“你们不用担心,这孩子没做错什么事。我只是要培养教育这孩子,让他去学习翻译,把佛经从印度传译到西藏来而已,不是要伤害孩子。因为别的孩子都不灵巧,语言一点也学不来,但是我们的导师莲华生大士已经预言:在西藏地区除了你的儿子之外,别的小孩子是没有办法来成就这广大的译经事业。所以你的孩子,是为了利益众生的缘故,必须跟着我走。”

这时巴郭尔海托张惶失措地说:“大王啊!我们老夫老妻就只有这么一个命根于而已,年老之后,也只有巴望着孩子来养老,怎么能够让他远离家乡到印度去呢?而且年纪只有八岁的小孩子,怎么能够做翻译这种广大的事业?所以还是请大王能够恩准,不要让他去做这件事了。”说完之后,不断地叩头顶礼,向大王请求。

大王不厌其烦地向他解释说:“你的孩子是十分的幼小,我们也不是马上派他到印度去取经翻译佛典的。我们如果要让他到印度去,也要等他长大,能够独立生活之后才派他去的。而且你们放心,两位将来的生活,就由我负责,我会让你们安居乐业、生活富足的。但是你这孩子不让我带走是不行的,他一定要去学习佛经翻译佛典,并为众生作广大利益的事业。”

两人听了大王这样委婉而断然的回答,想不答应也不行,只好勉强地答应了。但是他们两人有一个条件,就是要跟随着他们的孩子,随同大王一起走。这是因为大王说,西藏地区只有中部的地方,才是最好的安居处所。而大王也慈悲地答应他们,要让他们能够安居乐业,所以就在西藏中部的雅龙地方,让他的父母两人在那里安详地生活着。


{返回 莲花生大士全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十二章 桑耶永固寺天成2
下一篇: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十一章 藏王亲礼莲华生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五章 清净胜利莲花王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六章 松赞入灭大悲殿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四篇 广大圆满 第十章 莲师伏藏成密护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九章 中阴救度解倒悬2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九章 尸陀林中空行海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二章 五明善巧瑜伽王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十章 星命历算了因缘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一篇 莲花王 第三章 胜王因陀罗部底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二篇 狮子吼声 第十章 怖畏金刚秘密主
 莲花生大士全传 第五篇 不灭虹身 第三章 正法全扬佛经译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华严札记(八)[栏目:学修笔记·学诚法师]
 如何理解《金刚经》中“无有定法,如来可说”?[栏目:藏传佛教疑问解答300题]
 求佛忏悔 延长寿命 (梁 宠法师)[栏目:释门法戒录]
 初学者打坐,一座应该多长时间[栏目:普巴扎西仁波切]
 大圆满前行 第九章 皈依 第一节 2 皈依的基础 2[栏目:大圆满前行·普贤上师言教集释义]
 圣人如何面对死亡[栏目:杂阿含经选集]
 忆念三宝[栏目:狮吼音·开示集]
 善听[栏目:六祖坛经说什么]
 漫说《杂阿含》(卷三十)~A 第830经、831经叙述一位名叫“迦叶氏”的比丘——大约是以“迦叶”为..[栏目:界定法师]
 如何获得生死自由[栏目:宣化上人]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