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准提行者:智光法师
 
{返回 准提菩萨感应篇·行者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376

【准提行者:智光法师】

历史

智光法师修持灵验事迹

每届冬季,必打个人禅七四十九日,数十年从未间断,又素修准提法,颇着灵验。往往持咒时,现佛像于壁间。唯不常演,畏轰传也。(《曾师祖智光太师公法汇介绍词》成一法师着)

在四十多年前,根据守成法师告诉我:从前焦山的智光老法师,在泰州光孝佛学院讲学时,为了鼓励学僧们精进修持,在他老人家自修的佛堂中,曾经当着少数同学,沐手焚香,虔诚地诵持准提神咒,不到一个钟头,竟然在一张洁净的白纸上,浮现出准提菩萨庄严的圣像。……

  如今,智老虽然早已西归了;但是,守成法师还健在人间,在台湾弘化,可以证明智光老法师是一位持诵准提神咒,非常有修持功夫的长老,值得我们敬仰和学习的。(录自:《学佛与念佛》自立法师着)

智光法师(公元1889~1963年)

镇江焦山的定慧寺,是与金山江天寺同以风景秀丽称着的名剎,定慧寺首建于唐代,古名普济寺,宋代嘉定年间重建,易名焦山寺,苏东坡的方外之交佛印了元禅师曾驻锡于此。元代烧毁,明代宣德年间重建,清圣祖康熙颁赐匾额,易名定慧寺,并予以重修,以后就代为剎名。而智光法师,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出任定慧寺监院,二十二年继任定慧寺住持,创办焦山佛学院,与定慧寺渊源深厚。定慧寺本是曹洞宗传承,而智光老人青年时专攻华严,晚年在台湾弘扬华严,故而列在华严宗部分。

智光法师,俗家姓孙,出家后法讳弥性,号以心,别号仁先,受焦山记别后,法名文觉,号智光,江苏省泰县人,清光绪十五年(一八八九年)己丑岁五月二十五日,出生于泰县东南隅黄柯庄。孙姓是庄子中的大户人家,他幼年受村塾教育,十三岁之年,因缘成熟,依泰县宏开寺道如和尚剃度出家。道如和尚的师父玉成老人,清季末年曾任泰州僧正司,是人所共仰的尊宿,玉成老人是智光的师祖。

光绪三十一年(一九○五年),智光年十七岁,到宝华山依浩月和尚受具足戒。翌年扬州办了全国第一所的僧侣学堂──扬州天宁寺普通僧学堂,玉成老人十分重视僧侣教育,他立命智光到扬州入学。扬州在江北,与镇江隔江相对,是江苏省的佛教重镇,有二十四座丛林,而以天宁寺为首。光绪二十四年(一八九八年)变法维新,通令全国省县成立僧教育会,以寺产兴办教育,培养僧材。文希法师在天宁寺创办僧学堂,是一项开风气之先的创举。当时镇扬诸山议定,学堂办在天宁寺,费用由镇扬各寺分担。首期招生,风气未开,祇招到二十多个人,如今知道名字的,除智光外,另一位是仁山法师。僧学堂办了不到一年,文希自学堂的日文教师道扬居士处,获悉日本佛教的僧侣教育很进步,他决定东渡日本考察。但是有些对文希抱有猜忌成见的保守僧侣,借机向官府检举他「假藉赴日考察佛教之名,实为勾结在日本的革命党人。」那时满清政府的官员,对「革命党」三个字畏如洪水猛兽,不分清红皂白,就把文希抓起来,判了个终身监禁。这一来,中国佛教的第一所僧侣学堂,就无疾而解体了。智光也由扬州回到泰县顾家庄的宏开寺。

过了余年,到光绪三十四年(一九○八年),杨仁山居士在南京金陵刻经处,创办了一所僧俗兼收的僧学堂、「祇洹精舍」,是年秋季开学,智光与他扬州天宁寺的同学仁山,同入祇洹精舍就读。未几,时年二十一岁的太虚法师,也进入了祇洹精舍,《太虚大师年谱》宣统元年有如下记载:

春,大师以华山之策发,栖云之怂恿,就学于南京祇洹精舍,凡半年,于古文及诗颇有进益。杨仁老授《楞严》,苏曼殊授英文,谛老任学监,同学有仁山、智光、开悟、惠敏等。

祇洹精舍是杨仁山居士私人创办的,祇有十多名学生,到宣统元年下半年,因经费不继就停办了。这时江苏省僧教育会开办了「江苏僧师范学堂」,设在南京三藏殿,由月霞法师任监督(后来由谛闲法师继任),智光、仁山、开悟、惠敏等就一起转到僧师范学堂。僧师范学堂颇具规模,有学僧百人,分戒、定、慧三班,办得很有成绩。但到宣统三年秋天,武昌起义后不久,国民革命军光复南京,学堂受战争影响,又停办了。清季末年,佛教中最早成立的三所僧学堂,智光都读过,但都没有毕业,当然,这都不是他个人的因素。

民国肇建(一九一二年),以南京为首都,元年元旦,孙中山先生就任临时大总统。时智师的同学太虚、仁山等,在南京组织「佛教协进会」,太虚且晋谒孙大总统,颇受嘉许。仁山本来是在镇江金山寺剃度出家的,主张借金山寺开成立大会,他并约集僧师范学堂同学智光、观同、宏模等二十余人,与太虚同到金山寺开成立会。开会之日,仁山大声疾呼,要求诸山长老改革佛教,拨出寺产设置僧学堂,培育僧伽人才。以此与金山保守派的青权、荫屏、霜亭等发生冲突,仁山被殴受伤,青权、霜亭等亦被官方判刑,这就是近代佛教史上有名的「大闹金山寺」事件,而时年二十三岁的智光,也是在场的当事人之一。

是年,智师由南京回到泰县宏开寺。那时,泰县诸山联合开办「儒释初高小学」,聘智师为校长。儒释小学设在泰县北门外广惠庵中,全体学僧五十余人,经甄试后分为初级、高级两班,初级课程有国文、历史、地理、算术、唱歌、画图、手工、体操,高级班加上英文、理科等,另外各有佛学课程。泰县宏开寺的弟子霭亭、南亭也都在校中受学。但又是「很不幸」的,这所学校祇办了三个学期,又是因为诸山不能协力缴纳经费,又无声无息的解散了。

民国三年(一九一四年),曾任南京僧师范学堂监督的月霞法师,以狄葆贤居士的推荐,入上海哈同花园为哈同夫人罗伽陵讲经,继而以罗伽陵之助,在哈同花园创办了华严大学,智师第四度入学读书,还带着他的剃度徒霭亭,一同到上海入学。华严大学开办未久,以外教人士的挑拨,学校在哈同花园办不下去,月霞法师乃把学校迁到杭州海潮寺续办。民国五年(一九一六年)首届结业,华严大学也就停办了。智光在校,与常惺、持松、了尘、戒尘、慈舟、妙阔等为同学。于华严大学毕业后,智师又与其弟子霭亭,随着月老到九华山东岩寺、宜兴罄山寺等处,月老讲经,智光代座,使他对于华严教义,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曾着有《华严大纲》一书,可惜后来毁于日寇侵华战争。

民国六年(一九一七年)冬天,月霞法师在杭州西湖玉泉寺入寂,得年六十岁。恩师往生,智光痛失所依,深感悲悼。翌年春,焦山定慧寺住持德竣老和尚,请名德遐山老法师讲《楞严经》,智师闻讯到焦山听讲。德竣老和尚素闻智师说教兴学,蜚声大江南北,为之安置寮房,供应研读经籍,照拂周到;讲筵开始,遐山老法师请他讲偏座,由此可见二老对智师的重视。经筵圆满,常州天宁寺冶开尊宿,聘师为知客。天宁寺定例,每六十年传戒一次,民国九年(一九二○年)庚申岁,值六十年一度戒期,求戒者近三千人,智师处理繁据法务,秩序井然。民国十年(一九二一年),智师辞天宁寺职事,到泰县北山寺掩关,关中专究华严宗义,三年之间,学力大进。民国十二年(一九二三年),复应镇江焦山德竣老和尚之召,到定慧寺任监院职,并受焦山记别,改法名文觉,号智光,是年智师三十五岁。

定慧寺是江南古剎,古名普济寺,首建于唐代宋代曾予重建,佛印了元禅师曾驻锡此寺,使之更为有名。清康熙朝,御赐「定慧寺」匾额,并加修建。寺中庋藏文物及名贤手迹至多,清高宗干隆南巡,数度驻跸焦山,留下不少的轶闻逸事。定慧寺原为禅寺,常住众三百余人,民国后,以讲著名,与金山之禅、宝华之律,并称为江南三大寺。焦山宗尚曹洞,兼行净土,且时请名德宣讲经论,并三年传戒一次,所以宗、教、律三者并行。焦山传戒,每期戒子,三、五百人不等,智师任监院后,为增进戒子对佛法的认识,在寺内成立「学戒堂」,以海云堂为教室,于戒期圆满后,为新戒讲授基本佛法。这所「学戒堂」,就是他后来所创办的「焦山佛学院」的前身。

智师在焦山,轶闻逸事颇多,略举数则如下:

一、在台湾曾创办「台湾印经处」,着有《五乘佛法与中国文化》的朱镜宙居士,于民国十六年(一九二七年)国民革命军北伐期间,追随总司令蒋中正先生,在总司令部担任军需处副处长职务。他在其回忆录《梦痕记》中,有一段有关智师的逸闻,颇值一读。在《梦痕记?六十六节》记述曰:

到总司令部后,第一次随侍总司令出发扬州劳军,总司令命我亲送三千圆给王柏龄先生家中,并代致问,因他家曾为革命而一度被孙传芳抄没之故。归途,宿焦山定慧寺,寺创建于汉兴平间,初名普济寺,清干隆间,始改今名。在长江中流,为镇江第一名胜。方丈智光和尚,馆蒋公于枕江阁,居高临下,开窗四望,长江如带,近山远岫,朗若列眉,真有「半点红尘飞不到」之概。昔人谓:「天下名山僧占多」,信然。

焦山与小姑山相对,彭玉麟的〈彭郎夺得小姑回〉指此。智老更以文天祥、杨继盛二公长卷,请蒋公题字。又出所藏岳武穆、朱熹、文天祥、八大山人等名贤墨宝,及王羲之书《道德经》幢,〈瘗鹤铭〉、定陶鼎、周鼎各镇山宝物,请蒋公法鉴。如此希世奇珍,真是眼福不浅。

朱老居士上文中所说的王柏龄,本来是带兵的将领,此时转任江苏省建设厅长。民国十九年(一九三○年)皈依印光法师,法名慧常,是那时佛教中有名的护法居士。至于文中称「方丈智光和尚」,是朱氏老年误记,因为智师那时是定慧寺监院,不是方丈。

民国二十一年(一九三二年)七月,当时有名的军事学家、陆军大学教育长杨杰,带领数十名学员毕业旅行到了焦山。智师接待杨氏,两人纵谈世出世学,智师根据国父「佛学是哲学之母」的名言,发挥佛学义理。智师谓:

回顾吾国历史,每当季世,时方艰危之际,每赖一二仁人志士,凛于民族大义,发扬救亡图存的志节,转移风尚,蔚成救国淑世的风气???这种伟大的壮举,完全受了佛陀为拯众生、舍已身命的教义所熏陶,才能运用到政治上、军事上,发挥最高极致的效果。???

杨氏闻之深为感动,即席赋诗赠智师曰:

焦山寺里一高僧,胸藏翰墨超群伦,

纵论古今军经事,令我心折无二人。

同年冬季,时任立法院长的邵元冲先生,偕夫人张默军女士在焦山小住,日与智师讨论内典,智师对邵氏解释,佛学不但是高深的哲学,而其范畴,可以说包括了一切世间学问在内。他并举出许多实例,与科学上发现的理论做印证。邵氏学贯中西,智慧很高,聆听佛学要义,举一反三,心领神会。下山之时,书联一幅赠智师曰:

山林自有不朽业,

今古无多独行人。

可见邵氏对智师的推崇。

民国十八(一九二九年)、十九(一九三○年)两年间,智师应香港何东爵士夫人何张莲觉的礼请,两度到香港讲经,开了香港讲经的风气。民国十八年(一九二九年)在港,讲〈普贤行愿品〉,是年香港苦旱已久,开讲之日,大雨滂沱,以是听众极盛。智师于讲经圆满后,着《妇女学佛缘起》一书,一时之间,洛阳纸贵。

民国二十二年(一九三三年)四月,江苏省佛教会召开全省代表大会,智师以理事身份与会,在致辞时有一段话说:

???希望在座的诸山长老,今后真诚的发起菩提心来,应该普遍的创办僧教育,培养新血轮,将价值连城的法宝,传播到世界各地去,祇要有人类居住的处所,都能获得佛陀的甘霖,洗涤每个人无始以来的三毒罪业。从今以后,祇见道种升华,像虚空中的气流一样,祇见上升,不见下坠。???

创办僧教育,培养新血轮,是智师一贯的理念,民国元年(一九一二年)的「大闹金山寺」事件,为的就是此一目的,可惜事过二十余年,创办僧教育仍在呼吁阶段。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智师继任了定慧寺住持,他擘画改革丛林制度,肃清积弊。利用定慧寺原有的学戒堂为基础,创设新教育制度的「焦山佛学院」。智师自任主讲,邀约雪烦、东初、玉泉三师为助教,对僧青年施以佛学及世学教育。开办之初,有七、八十名学僧入学,按程度分为甲、乙两班,分别施教。智师早年培育僧材的理想,至此始得实现。

民国二十六年(一九三七年)日寇侵华战争爆发后,民国二十七年(一九三八年)上海血战后,京沪铁路两侧的城市相继沦陷,镇江也为日寇占领。智师此时已自方丈之位退居,但仍在寺中坐镇。是年年底,日寇侵略军自镇江到了焦山,拿着枪在定慧寺大肆搜查。国军转进时,焦山的要塞司令林显扬,把一个衣箱寄存在寺中,为日军查到,在箱子中搜出蒋委员长的照片和手枪;同时还搜出了几个穿僧装为掩护的逃兵。日寇认为寺方私通重庆分子,把几个逃兵身浇汽油活活烧死,并放火烧寺。一时之间火焰四起,虽然智师及住持雪烦,率领职事人员奋力抢救,但房舍也损毁颇重,焦山佛学院因日寇的侵略之火而被迫停办。这时智师的剃度徒南亭,担任泰县首剎光孝寺住持,乃迎师到光孝寺暂住。

到民国二十八年(一九三九年),时局稍为稳定下来,佛学院重新复课。是时,沦陷区的佛学院均未复课,许多学僧无处受教,闻得焦山佛学院复课,各地学僧来投,人数增加。智师乃扩充班次,增加教材,聘请芝峰、现月、明性诸法师专授佛学,另聘得曾在大学任教的教师三人,授以哲学、理化、数学、自然科等课程,这所抗战期设在沦陷区的佛学院,创造了最佳的教学成果。

历经八年抗战,终于在民国三十四年(一九四五年)八月十四日,日寇侵略失败,宣布无条件投降,抗战胜利。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四月,太虚大师随政府复员返回南京,领导「中国佛教整理委员会」,假焦山佛学院为训练场所,开设整理委员会的会务人员训练班,集全国九省市一百二十余位优秀僧青年,集训两个月,一切事务均由智师代表太虚大师主持。是年八月六日,太虚大师抵镇江,到焦山佛学院主持会务人员训练班毕业典礼,智光法师热烈接待他三十多年前的老同学,太虚大师并撰写〈焦山佛学院碑志〉,勒石纪念:

金、焦二山,同占长江形胜,亦同以佛剎著名;然高德如佛印禅师辈见僧传者,则金峤为伙。焦屿至中华民国二十三年(一九三四年),始有智光法师创立佛学院,雪烦、东初继持其事。中历倭变,讲学不辍,可谓难能矣!顷岁,余领导中国佛教会整理委员会,决议办会务人员训练班,聘芝峰主讲,就焦山主办之,全寺长幼翁然协力。因之得集九省市百二十僧英,陶铸其间,开国中教史未有之盛,系中国佛教将兴之望。余以主持毕业仪来焦,逐志之以备僧史参考。

中华民国三十五年(一九四六年)八月八日,太虚

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六、七月间,国共内战日益激烈。民国三十八年(一九四九年)徐蚌会战后,战事迫及江南,焦山已住不下去了,智师避乱上海,与他的弟子南亭法师,同住在上海慈云寺沉香阁。到了是年四月,南京沦陷,上海亦岌岌可危。智老有意到台湾,但考虑到人地生疏,到达后无容身之处。这时于民国三十七年(一九四八年)已先到台湾的成一法师(在辈份上是智老的曾徒孙),一再函电催促,请智老、南老早日成行。信中说:「台湾信徒很多,当不会饿死也。」直到五月初,南亭法师始以黄金挤购得机票,奉智老乘机飞台。

初到台北,寄寓十普寺。是年智老年逾花甲,以战乱所迫,远适异乡,度其寄人篱下的逃难生活。在十普寺时,与南亭法师共住一间小房,房子中有蚊蝇搔扰,房子外有邻院飘来的猪味,身心难安。智老在大陆时的皈依弟子孙张清扬──孙立人将军的夫人,见智老境遇不安,特别邀了几位有力的教友,发心启建了一个观音七,请智老主七。法会圆满,收入了新台币七千余圆,在当时是三十两黄金的代价。不过智老并没有受到实惠,所有收入均归之于寺方了。翌年,南亭法师受请到台中慈航院讲经,妙然法师迎请智老人到北投法藏寺,居处环境得到改善。民国四十一年(一九五二年),南亭法师在台北新生南路创办华严莲社(后来迁到济南路),迎请老人到社供养,至此生活才安定下来。老人驻社弘化,先后开讲《法华》、《金刚》诸大乘经典。

民国四十二年(一九五三年),台南大仙寺传戒,请智老担任说戒阿阇黎。这是台湾光复后第一次传戒,意义非常重大,有一述的必要。先是,住在嘉义的钟石盘居士,闻说台南白河镇的大仙寺,正在秘密计画传戒,主办人是大仙寺的金姑、银姑。戒期祇要七天,还可以寄戒???人不到戒坛,祇要缴戒费就可以。石盘想传戒是佛门大事,岂可如此草率举行?他立即写信给台北的白圣法师,告知大仙寺传戒之事。白圣法师覆信,要石盘居中联络,希望大仙寺向中国佛教会去函报备,在中佛会指导之下举行。石盘和一位陈登元居士两边奔走协调,促成了在中佛会辅导下台湾光复后的首度传戒大典。

大仙寺传戒,于民国四十二年(一九五三年)元月十五日举行。戒期从权,由五十三天改为两周,三师七证则由中佛会核聘。这在当时来说,所聘请皆是佛门大德,一时之选,其名单是:

得戒阿阇黎:开参老和尚,大仙寺方丈。

说戒阿阇黎:智光老和尚,镇江焦山定慧寺方丈。

羯磨阿阇黎:太沧老和尚,镇江金山江天寺方丈。

教授阿阇黎:道源法师,八堵海会寺方丈。

尊证阿阇黎:证莲老和尚,常州天宁寺方丈。

南亭法师,泰州光孝寺方丈。

印明老和尚,台南开元寺方丈。

眼净法师,台南竹溪寺方丈。

悟明法师,上海接引寺方丈。

慧峰法师,青岛湛山寺佛学院监学。

煮云法师,普陀山普济寺知客。

开堂大和尚:白圣法师,台北十普寺方丈。

陪堂大和尚:戒德法师,常州天宁寺监院。

此外,引礼、引赞诸师,有广慈、净念、浩霖、信行、进圆、瑞源、吉文等诸师。此后,智老还应请到月眉山灵泉寺、台中宝觉寺等处传戒。

是年华严莲社成立「华严诵经月会」,智老人亲自主持共修,并随宜开示经义法要。此后法筵日盛,信徒日增,皈依其座下者,先后数千人。老人为鼓励莲社社友子弟升学,集资成立奖学会,供社友子弟申请。于社员贫困更突遭变故者,亦多救济。经常印施经论,引导社会人士皈向佛法。老人平时自修,则以阅经、礼佛、静坐为恒课,每届冬季,必打个人静七四十九日,数十年未尝间断。

智老人身体素弱,食睡甚少,民国五十一年(一九六二年)春,曾入院割治小肠疝气,手术后时感左胸痛疼,翌年加剧,乃于民国五十二年癸卯岁二月十九日(一九六三年三月十四日)安详入寂,世寿七十有五岁,僧腊六十有二,戒腊五十有八。遗作有《华严大纲》、《妇女学佛缘起》、《佛法僧宝》等。

在追悼大会上,他的其剃度弟子南亭法师挽以联曰:

懿行在禅净,尘沙劫誓愿宏深,足为后式

撝泪瞻遗容,五十年师徒永诀,愧未忘情

后来,南亭法师在台北县的中和市,创办了一所「智光高级工商职业学校」,以为对老人的纪念。

(于凌波著)


{返回 准提菩萨感应篇·行者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准提成就者:圆妙国师
下一篇:准提行者:定朗法师
 神暄法师
 准提成就者:圆妙国师
 俱胝一指禅师
 准提佛母与理源大师--天皇之诞生
 夏真人修准提事迹
 焚衣梵书王季常
 俱胝崇惠禅师
 准提行者:定朗法师
 善无畏蒙准提菩萨救度
 瞿波罗王修准提法登基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第二十六则:五台山的人皮鼓[栏目:广化律师弘法故事集]
 第四篇 痴 - 让生活重新上轨道[栏目:放下的幸福]
 中国佛教史话 东魏和北齐的佛教概况[栏目:中国佛教史话]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