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杂宝藏经白话 难陀王与那伽斯那共论缘第百十一
 
{返回 杂宝藏经白话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350

  杂宝藏经白话:难陀王与那伽斯那共论缘第百十一

  【白话】

  从前有一位名叫难陀的国王,他聪明多学、通晓各种知识,世事练达(,做事经验非常丰富)。他觉得就自己渊博的知识来说,天下没有谁能和自己匹敌的。于是他问大臣们:“可有聪慧明辩的人,向他咨询疑难的事情,能够对答得上我吗?”

  那时有一位大臣,家中先供养着一位老比丘。(这位比丘)德行清净,但是不曾广学,就与国王相谈。难陀王问他:“那些得道的人,是在家里得(的道),还是出家得(的道呢)?”当时老比丘回答说:“两种人都能得道。”难陀王又问:“如果是两种人都(能)得道,又何必出家呢?”那位老比丘(听了)当下沉默不语,不知如何应对。这位难陀王(见了)变得更加傲慢。

  这时大臣们报告国王说:“(有一个叫)那伽斯那(的人),聪明绝顶,现住在山里。”难陀王那时(听了)想试他一下,于是派了使者带着一瓶酥油去见那伽斯那。这瓶酥油充分装满,难陀王心中认为:我的智慧盈满充足,谁又能让我进一步受益?那伽斯那得到这瓶酥油,立即明白难陀王的用意,他从弟子中间收集了五百根针,插在这酥油上,酥油一点也没溢出来,不久送还给难陀王。难陀王一得到酥油,就明白了那伽斯那的意思。

  (难陀王)随即派出使者去请,那伽斯那也立即赶赴王命。那伽斯那身材十分高大,率领了多位徒众,在人群中显得特别突出。难陀王心里骄傲强横,装做外出打猎,在路上碰见那伽斯那,看见他相貌端正,身材高大,就用手远远地指了指,从另一条路走了,也不跟他说话,心里暗暗想着要为难他一下。国王这意思,所有长者都没明白。当时那伽斯那(看见国王手指了指),也立即用手指着自己的胸口说:“你的用意只有我明白!”

  难陀王,将要请(那伽斯那)入宫,立即派人开凿了一扇小门户,那门十分矮小,(国王)想让那伽斯那弯腰伏身(向国王低头进入宫内)。然而那伽斯那已知(这是国王)想要陷自己于不利,马上倒退着身子进入,不受这种屈辱。

  这时难陀王马上摆设饮食,给了几种粗劣的食物吃。那伽斯那吃了三五匙,就说已经够了。后来摆上精细的食物,(那伽斯那)才又重新吃了起来。难陀王问:“你刚才还说已经够了,为什么现在仍然又吃起来了?”那伽斯那回答道:“我刚才只是粗食够了,美食还不够。”

  (那伽斯那)随即对难陀王说:“请陛下多召集些人来,(尽管)把这殿站满。”(难陀王)立即召集来许多人,把大殿站得没一处空隙。(这时)难陀王过来了,打算上殿,众人因为畏惧国王的缘故,全都屏息收肚,人群中间变得宽敞,又可容纳多人。那伽斯那这时就对难陀王说:“粗食就好比老百姓,精食就好比陛下。百姓见了陛下,谁敢不避退让道?”

  难陀王这时又问道:“出家和在家,哪一种可以得道?”那伽斯那回答说:“两者都可得道。”难陀王又问:“既然两者都可得道,那又何必出家呢?” 

  那伽斯那答道:“比如要去一个离这儿三千多里地的地方,如果是派一个身强力壮的年轻人,骑上马,带上干粮,拿着武器,他能不能很快到达呢?”难陀王答说:“(那当然)能。”那伽斯那又问:“如果派一位垂暮老人,骑一匹疲惫的马,又不带粮食,他能不能到达呢?”难陀王说:“就是带上干粮,还恐怕不能到达,何况不带粮食?”那伽斯那说:“出家得道,就好比那个年轻人(赶路);在家得道,就像那个垂暮的老人。”

  难陀王接着又问那伽斯那:“现在我要问你一个关于自身的问题。我是常还是无常?请你照我问的意思回答。”那伽斯那反问道:“就好象陛下宫中,有庵婆罗树上结的果子,它是甜的还是酸的?”难陀王说:“像我宫中都没有长这种树,你怎么问我它结的果是甜还是酸?”那伽斯那说:“‘我’现在也是一样,一切五蕴,皆自性无我,你怎么还要问‘我’是常(还是)无常?”

  难陀王此时又问:“一切地狱,人的身体被刀剑切开,分散在许多处,但人的命根还存在,确实有这回事吗?那伽斯那回答说:“这就好比女人,吃下饼肉瓜菜,吃的喝的到肚子里就被消化了。但当肚子里怀上小孩,虽然初受胎时像一颗豆子,可为什么(后来)越长越大却没有被消化?”难陀王说:“这是业力。”那伽斯那回答说:“在地狱中,也是(因为有)业力,所以命根得以存在。” 

  难陀王又问:“天空的太阳,都是同一个,何故在夏天时天气特别热,冬天时天气特别冷?夏天则白天长,冬天则白天短?”那伽斯那回答道:“须弥山有上下两条路,夏天太阳走的是向上的路,路程远,走得慢,照着金山,所以白天长而且天气炎热。冬天太阳走的是向下的路,路近走得快,照着海水,所以白天短且天气十分寒冷。”

  附原经文

  难陀王与那伽斯那共论缘第百十一

  【经文】

  昔难陀王。聪明博通。事无不练。以己所知谓无詶敌。因问群臣。颇有智慧聪辩之人。咨询疑事。能对我不。 

  时有一臣。家先供养一老比丘。履行清净。然不广学。即谈于王。王问之言。夫得道者。为在家得。为出家得乎。时老比丘。即答言曰。二俱得道。王复问言。若二俱得。何用出家。彼老比丘。即便默然。不知何对。时难陀王。转复憍[古同“骄”]慢。

  时诸臣等。即白王言。那伽斯那。聪慧绝伦。今在山中。王于尔时。欲试之故。即遣使人。赍一瓶酥。湛然盈满。王意以为我智满足。谁复有能加益于我。那伽斯那。获其酥已。即解其意。于弟子中。敛针五百。用刺酥中。酥亦不溢。寻遣归王。王既获已。即知其意。

  难陀王。将延入宫。即凿小屋户。极令卑下。望使斯那曲躬向伏。然此斯那知欲陷己。即自却入。不受其屈。 

  寻遣使请。那伽斯那。寻赴王命。那伽斯那身体长大。将诸徒众。在中特出。王心骄豪。诡因游猎。路次相逢。见其姝长。即自遥指异道而去。竟不共语。默欲非之。一切长者。都无所知。时那伽斯那。寻以己指。而自指胸言。而我独知。

  时难陀王。即设饮食。与粗食数种食。食五三匙。便言已足。后与细美。方乃复食。王复问言。向已云足。何故今者犹故复食。斯那答言。我向足粗。未足于细。

  即语王言。今者殿上,可尽集人令满其上。寻即唤人充塞遍满。更无容处。王在后来。将欲上殿。诸人畏故。尽皆摄腹。其中转宽。乃容多人。斯那尔时即语王言。粗饭如民。细者如王。民见于王。谁不避路。

  王复问言。出家在家。何者得道。斯那答言。二俱得道。王复问言。若俱得道。何必出家。

  斯那答言。譬如去此三千余里。若遣少健。乘马赍粮。捉于器仗。得速达不。王答言得。斯那复言。若遣老人。乘于疲马。复无粮食。为可达不。王言。纵令赍粮。犹恐不达。况无粮也。斯那言。出家得道。喻如少壮。在家得道。如彼老人。

  王复问言。今我欲问身中之事。我为常无常。随我意答。斯那反问。如王宫中。有庵婆罗树上果。为甜为酢。王言。如我宫中。都无此树。云何问我果之甜酢。斯那言。我今亦尔。一切五阴。既自无我。云何问我常以无常。

  时王复问。一切地狱。刀剑解形。分散处处。其命犹存。实有此不。斯那答言。譬如女人。啖食饼肉瓜菜。饮食悉皆消化。至于怀妊。歌罗罗时。犹如微尘。云何转大。而不消化。王言此是业力。斯那答言。彼地狱中。亦是业力。命根得存。

  王复问言。日之在上。其体是一。何以夏时极热。冬时极寒。夏则日长。冬则日短。斯那答言。须弥山有上下道。日于夏时。行于上道。路远行迟。照于金山。是故长而暑热。日于冬时。行于下道。路近行速。照大海水。是故短而极寒。


{返回 杂宝藏经白话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杂宝藏经白话 不孝子受苦报缘第百十
下一篇:杂宝藏经白话 不孝妇欲害其姑反杀其夫缘第百十二
 因明立式辩经实例之七
 百喻经 33 斫树取果喻
 西藏的辩经教学法
 中部98经 袜谢德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九(二三○)
 《因明正理门论》讲记之二
 佛说梵网经 四十八轻戒 第三十七冒难游行戒
 佛经概说 四、百喻经 6 欲食半饼喻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八四○)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精进修行的动力[栏目:普巴扎西仁波切]
 精神病不吃药也会好[栏目:持验录]
 十大弟子[栏目:佛教词汇小百科]
 2011年索达吉堪布除夕开示[栏目:索达吉堪布]
 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卷第二十一[栏目:瑜伽师地论科句披寻记]
 实修(智慧林院长 扎西蒋成仁波切)[栏目:其它善知识]
 佛法之庄严[栏目:传喜法师]
 曾堕胎,是否会影响现在的孩子?[栏目:传喜法师·信众问答]
 悉地宝藏舍之持明祈愿文[栏目:噶陀仁珍千宝·贝玛旺晴]
 二十七、如是因果[栏目:现代因果实录]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