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高山流水 无尽慈意──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返回 高僧传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088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一)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作为大觉者佛陀的弟子,精勤修道以求解脱生死固然是最要紧的,但宣扬正教,说法度生,同样是不可忽视的任务。
  一个俗世的人能舍弃家庭幸福、眷属恩爱的束缚,皈投在大觉者佛陀的怀抱,终身从事宣扬真理的事业,对世间,从不失望灰心;对众生,永远慈悲怜悯,生活的每一天都充满热情,这就是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1.慈祥和蔼的长者之风
 
  能够胜任宣说佛陀的教法,确实是一件极其艰巨的工作。因为所要宣说的法,不但要契合佛陀的真理,更要契合众生的根机,这又谈何容易?因此,富楼那在千万的弟子中,被公认为说法第一,自然是不无理由的。
 
  富楼那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想要了解他,就必须先从他的名字说起。他本来的名字应称为「富楼那弥多罗尼子」;「富楼那」,只是他名号的简称。他的名号之所以这么长,正象征着尊者说法时,滔滔不绝,长得没有穷尽,就好像高山流水一样;他有着无尽的心怀,无尽的慈意,因此尊者的名号,汉语就是「满慈子」的意思。
   他的面容,正像其名号一样,圆满而慈悲,圆圆的脸,眉目之间,满现出慈祥和蔼的长者之风。
 
2.出家后证阿罗汉果
 
  富楼那原本拥有一个美满的家庭,财产虽不能说是富甲天下,但在全印也算得上是有名的富翁;从小父母就对他很疼爱,但他觉得世间的恩爱与财宝,终有别离散失的时候,人生第一要紧的应该是求得永恒的真理。因此,他割爱辞亲,皈依在佛陀座下,发愿要协助佛陀宣扬教化。
  富楼那尊者,出家后不久,即已证得阿罗汉的果位。阿罗汉,是声闻乘的弟子中最高的果位,破除烦恼,不受生死,运用神通,可以到处自在行化。
 
3. 佛陀授记为「法明如来」
 
  有一次,佛陀在说法的法会中,讲说了很多宿世的因缘,富楼那听了之后非常感动,即从座位上起来,整理披搭在身上的袈裟,端步走到佛陀座前,以头面接礼佛足后,就虔诚地瞻视着佛陀的慈颜,他感到对于佛陀巍巍的功德,用言语是称赞不尽的,于是他用双手抚摸着自己的心胸,心想佛陀一定会明白他内心的深意。 
 
   像是心心相印似的,佛陀果然知悉富楼那的想法,慈和地对他说道:「富楼那!你精进修持,不懈不怠,随时随地协助我宣扬宇宙人生的真理,能于我的四众弟子中,开示教化利益众生,令闻法者皆生欢喜之心,所以你在说法人中,最为第一,过无量阿僧祇劫,你当在这个世界成佛,名号叫做『法明如来』。」 
 
 佛陀的授记,让富楼那生起无限的感激之情,他再次庄严恭敬的顶礼佛陀,右绕三匝,退回到自己的本位,眼眶中滚动着感激与感恩的泪水!
  「富楼那将来真的能成佛吗?」佛陀所说的一番引起了比丘们的羡慕与惊奇,富楼那所证的圣果只是罗汉而不是菩萨,他怎么会亲蒙佛陀为他授记呢?
 
  比丘们的惊疑,早就在佛陀的意料之中;于是佛陀正式向大众宣告说:「诸比丘!你们见到我刚才为富楼那弥多罗尼子授记吗?就是因为他善于说法,将来一定会在此土成佛,佛号法明如来。」
  「你们应该称赞富楼那,我常常赞叹他于说法人中,最为第一。他深入佛法大海,能饶益一切同修的学道者,除了佛之外,没有任何人能和他作言论上的辩难。
   你们不要以为富楼那只是今生助我宣说正法,其实他于过去九十亿的佛国中,都曾护持协助诸佛宣说正法,都得到说法第一的美誉!所以,你们大家要向说法第一的尊者富楼那看齐!」
 
  佛陀为富楼那授记,即以珍珠、璎珞的宝冠加在他的头上,但却不能与授记的无上殊荣相比,因为他从此将走上人天导师的最崇高的地位!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二)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4.未来的佛国
 
  佛陀授记富楼那将来成佛,但是他未来成佛的国土,到底是怎么样的情形?大家都充满好奇的憧憬着。
   慈悲的佛陀,又怎会不明白众人的心意?于是就不厌其烦的告诉大众道:「富楼那成佛的佛国,大地没有山陵沟壑,没有荆棘沙砾;所有的楼台亭阁,高入云霄,土地都是金银众宝所铺。」
  「富楼那成佛后的佛国,没有地狱、饿鬼、畜生,也没有女人,更谈不上淫欲,人们皆是化生,飞行自在,无我也无我所,没有刀兵,没有斗争,大家各得其宜,各取所需。」
 
  「富楼那成佛后的佛国,没有种族的界限,没有强弱的分别,没有怨敌,没有仇人,更没有巧取、豪夺、侵占。人与人之间,彼此尊敬,彼此礼让,彼此赞扬!
   那里不同于我们的娑婆世界,那里是一个美善、清净的国土,正像西方极乐世界阿弥陀佛的国土一样!」
 
  佛陀的教示,完全是真实的说话,没有半点虚假;佛陀从来没有讲过一句虚妄的语言,富楼那以说法来庄严他的净土,这正是给宣扬佛陀教法的人,一种最大的鼓励!
 
5.比丘中的谏言者

  富楼那非常热心于弘法布教,他不贪名闻,不求利养,他知道水月空花般的人间,正是他成办了生脱死、广度众生大事的最好道场。
  富楼那最不喜欢有人表面上披搭袈裟,皈依佛陀作弟子,实际上所作所为全是为了个人私利。
   当时佛陀的慈悲威德,感动了全印的国王,他们皈依佛陀后,就下令凡是犯了不赦大罪的人,只要他们肯出家皈依佛陀,进入僧团修道后就可赦免他们的罪。虽然佛陀知道这种做法,将使清净的僧团,成为龙蛇混杂的场所,但他慈悲的胸怀,就如同无边的大海能容纳众流;他不忍见罪不救,因此还是称赞诸王的仁政。
 
  政令开始执行了,就这样,僧团中便出现了许多无恶不作的人,他们借着佛陀的圣德,贪求名闻,希图利养,甚至有的还做起贩卖如来的勾当的事情。
  富楼那见到这些名义上的比丘,常会率直的告诫他们说道:「诸位!你们不可以做与佛陀教示相违背的事,不可以劝人家布施,而自己却爱私蓄金钱;告诉人五欲会危害自己的身心,而自己却欢喜往五欲的漩涡里攒。我们能有救世主佛陀作为老师,实在是千生难遇的因缘。凡有所作,皆不可违背佛陀的教制,不可触犯佛陀规定的戒条。最重要的,不能令人见了丧失信心。」
 
 「你们可以出家学道,这是佛陀慈悲给你们一个忏悔灭罪的机会,而你们却不肯为教争光,不热爱僧团,对于弘法利人的事情,你们都不热心来参与、学习,慈悲的佛陀虽然一时摄受大家,但你们却不自爱、自重,对于你们自己的未来,终究是不会有好处的。
  「佛陀常说,人不怕有过,过而能改,才是大丈夫。在佛教的僧团里,做一个庸庸碌碌的人无多大关系,但最紧要的,就是不要做一个自私自利、不顾大众、不顾佛教,而又好生事的人。
  我和你们都是佛陀的弟子,同修共道,我只是有话直说,如果你们听完之后感到不满,即使打我骂我都没关系,只要佛法能够久住,正教得以弘扬,众生都能够得度。希望大家从今以后,真正的发心修学佛法,依教奉行,才不会辜负佛陀给你改过自身的机会。」
 
  富楼那这一番诚恳的忠告,令那些心术不正,行为不端的比丘顿时感到惭愧与感动。由此可见,富楼那是个实事求是的人,他与人相处,并不是吹毛求疵,令人添麻烦,而是真心希望别人知错即改,袪恶迁善;而他自己确是把个人的光荣、利益完全抛弃,为教的光荣、利益而努力的真正修道人!
  佛陀对富楼那的为人甚为了解,常常称赞他是同学比丘中的开导者、谏言者。富楼那对僧团的和合,确实起了很大的作用。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三)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6.将佛法种遍播人间
 
  富楼那做事非常沉着、稳重,在僧团中平时待人接物,都是经过再三考虑才肯表示意见的。唯有对于弘法布教,却永远是那么热情,只要有机会播撒菩提种子,就从不计较个人的利益得失,永远是那么精进向前,努力以赴。
 
  佛陀的弟子中,能够帮助说法度生的弟子很多,但不求个人利养名闻,且又不怕魔难,不怕挫折,始终在社会人群中积极宣扬佛陀的教法的,却很少有人能与富楼那相比。
  有些比丘,虽然跟随佛陀学得满腹经纶,但对众生的慈悲心却远远不够,只求做个自了汉,解脱个人的烦恼痛苦就好了,把别人的生死痛苦置之度外。更有些比丘,对弘法利生的事业毫不热心,只知终日向社会攀缘,不以道处而以情交。富楼那对他们的行为表示很不赞同。
 
  有一天,富楼那尊者在行化途中,经过憍萨弥罗国的山林,山林里有几位很有道行的比丘,正在隐居修行;富楼那见到他们时,很恭敬的问讯道:「诸位大德!我早就听说你们在此隐居修道,我对你们不随俗沉浮的清高人格,非常敬仰。但各位是奉佛陀慈命往各方教化的使者,为什么不投入到社会人群中,去普度众生呢?」
 
  这几位比丘看见富楼那尊者到来,于是很欢喜的站起来让坐,并且回答道:「尊者!我们也曾到各处去布教,但是,众生实在是太难度化了!佛陀要我们把甘露法水施予他们,可是他们却不知道它的珍贵。他们愚痴刚强,顽固执着,沉迷在五欲之中,杀生祀神求福,作恶造业而不知悔改。即使我们伸出慈悲援救之手,他们还是不肯回首一顾。尊者!真理大道,不是人人能走;净土的世界,不是人人能去,就由他们去吧!当他们的苦受够了,因缘成熟之时,自然就会后悔回头的了。」
 
  富楼那听了这几位比丘的话,知道他们弘法布教时,遭遇到种种挫折与魔难,所以对众生心灰意冷,提不起布教的热情。富楼那知道了他们的心态后,就对他们说道:「你们修道的认真与用功,我非常之佩服,但你们弘法度生的观念,我却敢苟同。如果佛法是那么容易弘扬,众生是那么容易普度,也就不需要我们来从事这项工作了;正因为在五浊恶世之中,弘法度生是极其艰难困苦之事,所以为了报答佛陀对我们的法乳深恩,我们应该一刻不懈地去从事这项神圣的工作。」

 「弘法是家务,利生为事业,我们出家的佛弟子,不可以把僧团看作避难所或养老院,以为出家做比丘,只要解决生活的问题,世间的一切就可以管了;佛法未弘,众生未度,却以为与自己无关,这实在是违背佛陀的教示;佛陀的慈心悲愿,一定会不喜欢,所以大家绝不应该这样做。」
 
  「众生之所以不易接受佛法,是因为他们实在太贫穷了,贫穷得像讨钱的乞丐一样;你把万贯的佛法家财布施给那一无所有的穷汉,他又怎会对你的好意不生怀疑呢?他怎敢一下子就大胆接受你给他的财宝呢?」
 
  「因此,我们身为佛陀的弟子,要怀着无限的悲心,带着饱满的热情,要在众生的身上,庄严自己的净土,把法乐欢喜布满人间,把佛陀的光明、智慧、慈悲、威德,分予一切众生共享,这是我们出家修行人的责任,不容我们回避,更不许我们推诿。
 
  「诸位!跋蹉国的佛法尚未兴隆,我和你们大家就一起到那里去弘法好了!」
   这几位比丘听了以后,深深为富楼那说法的真情所打动,他们都愿意跟随富楼那前往跋蹉国去弘化度生。
 
  由此可见,富楼那是一些懈怠、贪图安逸的比丘们的榜样;富楼那常常劝他们要振作起来,要广弘佛法、把佛法的种子遍播于人间。所以,佛陀常常在大众中,称赞富楼那是比丘中的鼓舞者、激励者。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四)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7. 到处弘化.随机说法
 
  富楼那为弘法利生而奉献自己的生命,他到处弘化,随机说法,过着「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的生活」,走过了千山万水,万水千山,过着自由自在的云水生活;接引了千千万万的人民,令他们认识了佛陀,认识了佛法,从而信仰并实践正道。富楼那的功德实在是非常之大。

  富楼那随方行化,时而摩揭陀国,时而憍萨弥罗国:今天在毘舍离城弘化,明天又到迦尸城说法。被他感动而信仰佛陀、皈依佛陀的人,数量之多,在僧团中实无人能相比。再顽固刚强的众生,听到他的教化,都会息下狂猿野马似的心,接受佛法的洗涤与净化。他究竟有着怎么样的力量,能够摄受众生?大家都感到难以明白。

  一天,有几位比丘和富楼那闲谈时,自然就问道:「尊者!你布教的时候,即使在荒凉的草原之上,只要你一说法,那地方就好像成为庄严的圣地;再多的听众,再吵闹的场所,只要你的法音一起,人们就会变得安静、平和、诚恳。除了佛陀以外,没有人能像你布教说法如此成功。你怎么会有如此摄人的威德之力呢?」
 
  富楼那谦虚诚实的回答说:「我不知道自己有什么力量,唯一知道的就是佛陀是我的老师。我每一次在布教之前,都会默默地向佛陀祈祷,祈祷佛陀慈光佑我,让我能协助他完成净化人间、化度众生的事业。我不求别人知道富楼那,只希望人人都知道大觉、大悲、大智的佛陀。区区之我,哪有什么力量能使人感动?使人感动的是佛陀,是佛陀真理的教示。」
 
  富楼那把所有的光荣都归于佛陀。这番真实、谦虚之言,众比丘听了,没有一个不点头佩服。他们又都关心地问道:「尊者!你布教弘化的生活实在太辛苦了,既不肯休息,也不肯多吃点较好的食物来调养身体,而且除了说法外,还要经行、静坐,如此日夜的辛劳,身体怎能支持得住?」
 
  富楼那微微地点了一下头,温和地说道:「谢谢你们对我的关怀。我们生活在佛陀的无量法海中,内心非常的满足;如果这一点点的修行就说辛苦,那么佛陀久远劫来的修行、弘法、度生,尝尽了世间的种种磨练,仍坚刻苦自持,日食一麻一麦,而且为了怜悯众生,甘愿布施头目脑髓,无我行道,无私奉献,不知又该如何来形容?」
   
  「我在外面,向众生说法日子久了,就会回到佛陀的座前,聆听他慈悲的教示,他的甘露法水,就是滋润我法身慧命的最好养分。我在各地行脚云游,一草一木,都像是向我微笑;一山一水,都像是给我安慰。佛陀之光庇佑着我的身体,庄严的佛陀活在我的心中,我不知道什么是艰难、什么是辛苦。诸位!当我见到千万的人归向佛陀,向佛陀合掌,向佛陀跪拜,往往会感动得流下欢喜的眼泪;我也向佛陀合掌,向佛陀顶礼,我祈祷佛陀摄受他们,给他们信心,给他们力量!」
 
  诸比丘听了富楼那这番说话,对他更是由衷地生起敬仰之心,大家都自然地对他合掌问讯,赞叹着他伟大的行愿。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五)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8.人間处处是家乡
 
  不论寒暑秋冬,不计距离远近,富楼那弘法行脚的生活,来去自在,无拘无束,没有一定的住处,就像浮萍似的在人海中飘泊。白天,在大街、小巷、广场,随缘弘化;晚上在山间、林中,或是水边独自静坐。
  他的生活,像行云,像流水,到处为家。有时,为了使佛法能常住于某一地方,他会发动当地人民建立讲堂精舍,但每当这些讲堂精舍建成之时,他从没有看作是自己私有的财产,而且常常退位让贤,让有德者居之,自己对它毫无执着、留恋,两袖飘然的又到他方去弘化了。
 
  与此同时,富楼那从不私蓄金银,他除了三衣、钵、具以外,身边没有其他别的东西;可是,虽然他表面上一无所有,但他内在拥有的却是无量的功德与智慧法财。不知有多少众生,因分享了他的法财而找到了正确的人生价值与方向,不再在五浊恶世的迷途上沈沦、迷失。
 
  富楼那对于衣食从未挂心和计较,三衣是染色的;而托钵行化,则不分贫富,不择好坏,只要能维持色身的基本所需就好了。他没有想到要吃什么补品,他认为最好的补品就是佛陀的甘露真言。
 
  有一天,富楼那在拘利城行脚的时候,路上遇到一位俗家的乡亲,这位乡亲向他问讯作礼后说道:「尊者!我听说您每日云游行脚,到处奔波,不知您忙些什么?自您出家以后,我从来没有见过您回乡探亲,大家对您都很挂念。您出外这么多年,为何田园村庄、家业财产一样都没有?为什么会这样贫困?您什么时候才可以赚到钱返回家乡去呢?」
 
  富楼那听后非常有礼貌地回答道:「谢谢你,今天很高兴遇到你。你问我每天忙些什么,其他我每天都忙着度化众生,希望令他们早日离苦得乐。我也会挂念家乡和亲人,但是以佛法来说,这个世间到处都是我的家乡,到处都有我的亲人。现在我是大圣佛陀的弟子,弘法利生是我最大的责任;变幻的田园村庄,无常的家庭财宝,都不是永恒的,我不愿做它们的奴隶,不愿被这些不实的东西束缚。我但愿做真理的使者,我喜欢到处行脚,到处弘法,为众生指引通往正觉的道路。请你回去代我问候大家,谢谢大家的挂念;富楼那发愿为一切众生服务,所以也应该为他们服务,到应该回去的时候我就自然会回去了。」
 
   「尊者!一别多年,没想到您追随佛陀出家后,为了弘法利生,竟有如此积极的精神和充沛的热情;您为了大众的利益,可以完全忘掉自己,我深感佩服!您回乡的时候,我们一定会盛大的欢迎,欢迎您把佛光带到我们的家乡去。」
 
  「谢谢你,我一定不会辜负您们,一定能如你们的所愿!」
 
  富楼那与乡人道别后,又忙着赶到各地播撒菩提种子了。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六)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9.布教的方法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在佛陀的教化下,日渐成熟,已成为一位伟大的布教家;佛陀对众生施教的种种方法,如「方便说法」、「应病与药」、「观机逗教」、「事理圆融」等等,他都能善于运用;可以说,他已得到佛陀说法布教的三昧了。
 
  富楼那非常清楚,说法布教,完全是为了利益众生,一切的教法都是说给众生听的,而不是说给自己听的。高深玄妙的道理,除了少数上根的人,能透彻体悟外,一般人是不容易理解的;所以,在大众面前,富楼那总是说些普遍人都能接受的道理。
 
  对不同的人,观机说法,是富楼那的特长。他见到医生的时候,就对医生说道:「医生可以替人医治身体上的病痛,但心里的贪、瞋、痴大病,你们有办法医治吗?」
 
  「尊者!我们做医生的,只能医头痛、肚痛、脚痛等身体上的疾病,心里的大病却没有办法,您有办法吗?」
 
  「有!」富楼那肯定地回答道:「大圣佛陀的教法,如同甘露法水,可洗清众生心垢;戒定慧三学,如万灵丹,可以治愈众生贪、瞋、痴的心病。」
 
  当见到官吏的时候,富楼那又会这样问:「你们做官的人,可以治犯罪的人,但有没有办法,令人不犯罪呢?」
 
  「虽然有国法,但国法也不能使人不犯罪啊!」官吏们回答。
 
  「除了国法之外,你们和一切人民,都应该奉行佛法。大家若能信受奉行五戒十善的道理、因果轮回的法则,这个世界就不会有犯罪的人,就不会有罪恶。」
 
  富楼那因为懂得善巧说法,无论是医生、官吏,没有不因受他的教示而皈依三宝,信仰佛教。
 
  有一次,富楼那经过一个村庄,他对田里工作的农夫说:「你们只知道耕水田、种粮食可以资养色身,但知不知道耕福田可以资养慧命,让我来教你们这些方法好吗?」
 
  「那么,耕福田养慧命是用什么方法呢?」农人们好奇地问道。
 
  「信仰佛教,奉事三宝,恭敬沙门,对病人要看护,对堂上双亲要孝顺,对乡邻要隐恶扬善,对生灵不要随便杀害,同时更要热心于慈善公益的事业,这都是耕种福田最好的方法。」
 
  众农人听了都觉得很有道理,大家都合掌问讯,愿意接受富楼那的教化。
 
  富楼那没有固定的住处,也没有固定布教的方法,有时在露天公开演说,有时到家中个别访问,有时候唱歌赞美佛陀,有时示现神通启发众人的信仰,就是因为如此,令佛陀的教法很容易被众生接受。
    可以说,富楼那是真正能协助佛陀弘法利生的人。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七)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10.为频婆娑罗王说法
 
  由于富楼那已是证得解脱的罗汉,所以在频婆娑罗王被他儿子阿阇世王子囚在狱中的时候,富楼那和目犍连就曾奉佛陀的慈命,运用神通,从空中飞进狱中,为王说法并授八关斋戒。
  频婆娑罗王是摩揭陀国的国王,在印度诸王中,是第一个皈依佛陀的,后来提婆达多挑拨他的太子阿阇世,把他囚在狱中,不准人送饮食给他,想把他饿死,阿阇世就可以继承王位。
   频婆娑罗王被囚在狱中,感到非常的难过与痛苦;他虽然养了如此忤逆的儿子,但他并不怨恨,心中总是安慰自己,这是过去恶业的因缘。
 
   就在这艰危困苦的时候,他越是想起佛陀说过的话:天地、日月、须弥、大海,没有不变易的时候,有乐必有苦,有喜必有忧,有成必有坏,有盛必有衰,有合必有离,有聚必有散,有生必有死。
  世间上没有永恒不变的快乐,唯有痛苦才是绵绵无尽期的。
  频婆娑罗王虽是这么想,但他并不能完全放下,对于未来的生命,感到异常的忧心。
  为了向临死的频婆娑罗王说法,富楼那和目犍连从空中飞进层层封锁的牢狱,阴森森、黑黝黝的,里面的空气,像死寂了一样。
  富楼那和善地坐近频婆娑罗王的身旁,低声说道:「大王!我是奉佛陀慈命来的,佛陀让我告诉你,业力所招感的色身,总要感受苦报。业报要了结了才好。修道最要紧的就是能消灭罪业,获得解脱。在牢狱里被囚的人,像是失去自由被束缚了;其实没有进入监狱的人,同样的还是被金钱、名位、美色所囚,娑婆世界就等于是一个大监狱一样。无论在监狱或不在监狱,死亡都是不能避免的;但死亡原不必恐怖,当我们生的时候就注定有一天会死,真正要担心的是死后所往的去处。佛陀说,不要害怕,要称念阿弥陀佛的圣号,发愿往生西方极乐世界,那里才是一个自由解脱的赡养国土。」
  频婆娑罗王听了富楼那的话后,心中很安慰、很平静,就好像见到了死后的光明。他就这么安详地往生了。
 
  可见富楼那对于救度苦难中的众生,总是不甘后人,而且很善于说法,令听者深受法益。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八)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11.不畏艱難的布教精神
 
  富楼那协助佛陀说法度众生,不求恭敬,不图容易,越是偏远,越是难以教化的地方,他就越是热心前往。
 
  有一次是在夏安居后的一天,富楼那又想出外弘化,于是诚恳地向佛陀告假道:「佛陀!请您慈悲准许,我想到输卢那国去布教!」
 
  佛陀听到富楼那的请求,很是欢喜。但佛陀是位伟大的布教家,深知布教的不易,尤其是到输卢那国,那不是普通人能去说法的地方,因此,佛陀劝勉富楼那道:「富楼那!你发愿教化众生,利己利人,我很嘉许你的志愿;对于你时常往各方去布教,也很放心。但不能不告诉你,布教不一定要到输卢那国,最好另外选择一个教区;你可以马上就启程,我们一起欢送你!」
 
  「为什么呢?佛陀!凡是有众生可度的地方,不是都可以去布教吗?」
 
  佛陀解释道:「富楼那!输卢那国是一个偏僻的小国,因为交通不便,文化不发达,民性非常暴戾,打骂成为风俗,外国去的人,很容易丧失生命,你现在要去那样的地方布教,实在是非常危险的。」
 
  听到佛陀这样说,富楼那反而微笑着、更坚决有力地表明他的志愿:「佛陀!您的慈悲爱护,我无法用言语来表达感激。不过为了感激佛陀的恩惠,就应更欢喜、乐意把区区个人的一切奉献给佛陀,奉献给正法和一切众生。正因为输卢那国是一个边地野蛮国家,没有人发心前去教化他们,所以才觉得非到那里传教不可。到那里去,虽然危险随时会加之于我,但为了正法的宣扬,我个人的安危,实在没有顾虑的必要。恳求佛陀慈悲允许,让佛陀之光庇护我,准我前去开辟人间的净土吧!」
 
  此时,佛陀的容颜放射出慈祥之光,对富楼那为法忘躯的精神表示欣慰。但佛陀看到左右的弟子很多,大家都应该同时具备布教家的精神,所以又亲切的问道:「富楼那!你说得不错!作为佛陀的比丘弟子,布教是最重要的修行之一,不过我要问你,你到输卢那国布教,假若他们不肯接受,反而对你破口大骂,你该怎么办呢?」
 
  「佛陀!他们骂我,我觉得他们很好,因为毕竟他们不完全是野蛮人,只是骂,不曾用棍棒打我!」富楼那不加思索,直接地恭敬的回答。
 
  「假若他们用拳头、瓦石、棍棒打你呢?」
 
  「我仍然觉得他们很好,」富楼那回答说:「因为他们只是用拳头、瓦石、棍棒打,还没有用刀杖刺伤我。」
 
  「假若他们用刀杖刺伤你呢?」
 
  「我还是觉得他们很好,因为他们还有人性,并没有残酷的把我打死。」
 
  「假若他们把你打死呢?」
 
  「那就更要感激他们了,他们杀害我的色身,帮助我的道业,帮助我进入涅槃,帮助我以身体生命报答佛陀的恩惠,这对我是无大妨碍的,不过,遗憾的是这对他们并没有好处,反而令他们造业。」
 
  佛陀大喜,称赞道:「富楼那!你不愧是我的真弟子,修道、布教,忍辱、包容,面对一切困难及考验,你的心境都能平静不起波澜。我们欢送你启程!」
 
  富楼那得到佛陀的赞叹及鼓励,内心非常感动,加强了对布教不退转的决心。他顶礼佛陀后,在比丘们欢呼送别声中启程前往输卢那国。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九)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12.在输卢那国布教
 
  富楼那告别佛陀后便离开僧团,独自向东北方的输卢那国走去,行行重行行,经过了不少村庄、农舍、溪谷、河流,终于到达了输卢那国。
  输卢那国地瘠民穷,到处都是山丘或河流,既没有繁华的都市,也很少有人烟稠密的村庄,人民仍然过着茹毛饮血的生活。
 
  富楼那初到此地的时候,实在无法展开教化;他在未来以前,虽然已学会了当地的土语方言,但传教的工作,除了语言以外,还要具备更多其他的条件。
  富楼那与当地的土人虽然没有语言的隔阂,可是大家见到他手持钵盂、身披袈裟的样子,都用奇异的眼光来看待他。
  富楼那知道在文化落后的地方,没有善巧方便,要启发人们对佛教的信仰,确实是非常困难的事;而且更知道谈玄说妙的道理,在这里不会受到大众的欢迎;所以,最要紧的,就是先从他们生活方面的问题改善做起;要弘扬佛法,绝不能与人民的生活脱节。因此,他暂时没有把自己的沙门比丘身分说出;他像个医师似的,每日忙着探视病人和看护病人。
 
  对病患作心灵安慰或做简单的治疗,富楼那非常有心,无论是多远的村庄,甚至要越过几个山头,只要一听到哪里有病者呻吟的声音,富楼那总是不分晨昏、不管夜晚的翻山越岭赶去;患病的人见到他,就如同遇见救星一样,即使再重的病症,也会因此而逐渐不药而愈。
 
  富楼那又像学校里的教师一样,教人民们识字明理。白天,富楼那教他们耕种的步骤、治家的方法;晚上,集合他们,讲说五戒十善、因果报应的道理。很快地,输卢那国的人民,都皈依了佛教。富楼那在那里收了五百位弟子,建立了五百座僧伽蓝。
 
13.布教家的条件
 
  富楼那努力从事弘法利生的事业,他把佛陀要求布教工作者应具有十德的训示,奉为座右铭,时时记在心头。佛陀说:布教师应具有十德:
  1.善知法义德  2.能为宣说德
  3.处众无畏德  4.辩才无碍德
  5.方便巧说德  6.随法行法德
  7.具足威仪德  8.勇猛精进德
  9.身心无倦德  10.成就威力德
 
  富楼那尊者,人虽在各方行化布教,但内心却常系念在佛陀左右。每逢佛陀圣诞,或是佛陀开大会讲经,富楼那总是不远千里回到佛陀的座前,聆听法音,并向佛陀恭敬问候。
 
  有一次,富楼那挤身在大众中向佛陀顶礼;佛陀见到他,就很欢喜地微笑着赞叹他道:「富楼那!你回来啦!大家都很挂念你!输卢那国的众生容易教化吗?你努力宣扬真理,布教的精神、行持与志愿,都已具备。在精神方面,你对三宝已确立了不动的信仰,慈悲、沉着、才智、健康,都已修养有素;在身体方面,你已锻炼成强壮的体魄,品行、风度、音声、辩才,也已完全具备。富楼那!我很放心你在输卢那国的布教。」
 
  佛陀说后,稍停一下,又对大众说道:「诸比丘!富楼那在我的弟子中,堪称说法布教第一,你们应该向他看齐、向他多多学习!」
 
  诸比丘听后,都转身向富楼那问讯作礼,对他赞美、祝贺。富楼那感到不知道说什么才好,一方面感到惭愧,一方面又像受到更大的鼓励,内心满是感激之情。

高山流水.无尽慈意(十)
    ──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14.对大迦叶的抗议
 
  时间像流水般的无情,岁月随着无常的齿轮转动,春花秋月,夏雨冬雪,一天又一天,一年又一年地过去了;佛陀应化在娑婆世界的身体,逐渐的衰老;佛陀八十岁的那一年,就在拘尸那迦罗城进入了涅槃。
 
  众弟子都非常的哀伤,在外弘教的富楼那,听到佛陀涅槃的消息,带领着弟子们很快就赶回拘尸那迦罗城向佛陀致哀。
 
  当富楼那领着弟子到达拘尸那迦罗城的时候,佛陀的应身早已荼毘。富楼那除了伤心以外,最挂念的就是佛陀的教法,他知道佛陀的教法才是佛陀的法身。
 
  他关心地询问之后,知道上座部诸比丘由大迦叶领导,正在耆阇崛山中进行第一次的经典结集。富楼那连夜赶去参加,这时,结集已差不多完成了;大迦叶见到富楼那非常高兴,连忙向他说道:「尊者!你来得正好,我们对佛陀教法的结集已将完成,现在希望你也能同意。」
 
  富楼那仔细的听完结集经过以后,回答道:「诸位尊者!你们把佛陀的教法结集起来,非常令人感佩!关于整体内容,我大部分都没有异议,只是对于律中有关食法的八事,都在禁止之例,我很难认同,因为这有背佛陀的本意。」
 
  「你们现在把内宿、内煮、自煮、自取食、早起受食、从彼持食来、杂果、池水所出可食物,都加以禁止。禁止这八事,对于僧团中的修道者确实是很大的不便。当时是在米谷腾贵的时候,饥馑的时候,食物难获的时候,佛陀才允许这八事。」
 
    大迦叶是僧团中权威的长老,过去没有人敢对他表示异议,就算心中有不同的意见,但表面上亦只有缄默而已;富楼那在僧团中也是有崇高地位的人,所以他敢提出不同的意见。大迦叶听完了以后,很严肃地说道:「这是不错的,佛陀曾允许这八事,但是在特殊情形之下才准许的。」
 
  这样,双方引起一番辩论后,终于没有解决,最后,还是富楼那让步说道:「既然没有办法,那么,以后我唯有把亲自从佛陀那里听来的戒律,随自己的领悟,自己遵守,永远保持下去。」
 
  富楼那说后,默默地离开了僧团,又再踏上四处弘化的行程。
 
  最终富楼那在什么时候,什么地方入灭的,至今仍没有办法考证,只知道,在佛陀涅槃后的教团里,富楼那仍然很热心的在各地弘化。我们从他对大迦叶尊者抗议的内容来看,大迦叶比较为法固执,而富楼那则比较依实际环境善巧处事。
 
  富楼那尊者永远为佛法着想,永远为大众谋福祉;在魔强法弱的今日,像他那样的布教热忱与精神,已很难看见了。(全文完)


{返回 高僧传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慈心平等 乐善好施──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
下一篇:离欲清淨 梵行高远──头陀第一的大迦叶尊者
 坚毅乐观 勇敢正义──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
 厌离生死 解脱苦恼──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
 慈心平等 乐善好施──解空第一的须菩提尊者
 天资聪颖 巧辩善言──论议第一的迦旃延尊者
 快活烈汉释妙普
 憨山大师的一生
 来果和尚自行录
 广公上人事迹初编
 聪颖智慧 辩才无碍──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金山活佛神异录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略述西藏之佛教序[栏目:太虚法师]
 广结善缘祈愿文[栏目:勉励·期许篇]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七集[栏目:净土大经解演义·净空法师]
 《金刚经》系列开示 12[栏目:常福法师]
 器官捐赠与佛教的生命关怀[栏目:洪启嵩居士]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