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二
寂天菩萨造颂 杰操大师注释 隆莲法师译解
{返回 隆莲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396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二
  寂天菩萨造颂 杰操大师注释

  戊二发二菩提心已学菩萨行之法分二 已一受持菩提心之法 已二学波罗密多行之法 初中分二 庚一加行支分先修顶礼供养皈依次由四力完备之门忤除罪障违缘 庚二先修随喜众善等积集资粮顺缘次正受持菩提心 初分二 辛一释论文 辛二出品名 初中分四 壬一供养 壬二顶礼 壬三皈依 壬四忏悔 初中分二 癸一供养所为 癸二正修供养 今初
  为应受持如是妙宝心 于诸如来正法菩萨心
  殊胜三宝清净无垢染 功德大海胜妙供品陈
  应供品丰盈,意乐加行恭敬,善修供养。何故供养,为应受持出生一切有情妙善资粮之妙宝心故。于何境供养?于诸如来,及诸圣者正士所说之法宝,自性清净及忽然离垢之大乘灭道谛,圣观自在妙吉祥等佛子,诸功德大海也。
  癸二正修供养分三 子一无主执持物供 子二自身供 子三心力变现供 初中分三 丑一供物  丑二如何供养 丑三供无主物之因 今初
  尽其所有妙花并嘉果 尽其所有良药百昧俱
  尽其所有希世诸珍奇 尽其所有悦意妙香水
  如是乃至妙宝七金山 园林寂静景物宜人地
  嘉树奇花绚烂色庄严 繁柯美实茂密枝叶垂
  天龙世间俱生和合香 如意宝树七珍饰林苑
  自然香稻不由耕稼生 种种庄严堪为供养具
  明湖清沼灼灼发芙渠 凫雁和鸣妙音有哀雅
  世间无主摄持之花如莲花等,尽其所有诃黎勤等果,所有冰片等药类,尽世间所有金银等宝,湖海等所有悦意净水,金等八宝山,如是园林方境寂静适悦之处,树林自放众花以为庄严,果树果熟累累下垂,天龙等世间俱生和合转变出生上妙薰涂等香,随欲出生之如意树,及众宝所成之树,如意大海浴池,以连花为庄严,其中凫雁和鸣哀雅悦耳,不劳耕种自然出生之香稻,以及别余堪供三宝之诸庄严具,悉以奉献。或有不知论义者,于论文次第别作余解也。
  丑二如何供养
  遍虚空界广博无边际 所有一切无主执持物
  慧心摄取善巧而献陈 殊胜士夫能仁诸佛子
  清净功德生处大悲心 愿祈愍念于我垂纳受
  遍虚空界广博无边所有一切无主摄持之物,我悉以慧心摄取,于供养境诸能仁殊胜士夫及诸佛子,恭敬善为奉献。诸功德生处正士,悉皆具大悲心,愿非愍忆念,受我此供。
  丑三供无主物之因
  今我福德不具极困贫 别余供具资财悉非有
  依怙惟为他义作殷勤 饶益我故神力祈受享
  或问何故唯以心力出生为供,应真以彼彼悦意实物为供也。我先未积广大福德,所欲受用不能具足,极为贫乏,别余自能主宰之供养资财,我毫无所有,依怙深心一向专为利他,于此等无主摄持之物,为利益我故,愿以神力纳受也。
  子二自身供
  我于一切诸佛佛子前 尽我身心无余志诚献
  祈诸殊胜勇识咸摄受 至心愿为诸尊作臣民
  我由诸尊咸作摄持故 饶益有情不怖生死轮
  往昔众罪清净得超脱 别余罪垢此后不再生
  我有应供献之身,应以为献,我于自身能自主宰,以多方便,捨我所心,于诸佛佛子前,永久奉献愿诸殊胜勇识,普垂纳受。信心恭敬,愿为臣民,依教而行。自供养已,凡有所作,我悉为诸尊之所摄持,依凭救护,一切怖畏,悉皆远离,不怖生死,离诸怖畏,利益有情。自于昔时无义所积诸罪,悉皆清净超越,别余诸罪,自今以后,宁舍生命,誓不再造。
  子三心力变现供分二 丑一有上供 丑二无上供 初中分十二 寅一浴具 寅二天衣 寅三庄严 寅四涂抹 寅五花鬘 寅六薰香 寅七肴馔 寅八灯明 寅九无量宫 寅十伞盖 寅十一音乐 寅十二供品恒时不断之加持 初中分三 卯一浴室 卯二献浴 卯三拭身 今初
  浴殿香薰旃檀气芬馥 水晶布地晃耀色晶莹
  众宝轩楹辉惶悦人意 珍珠华盖垂履灿光明
  献浴之浴室,以旃檀等洒之,气极芬馥水晶为地,朗彻光莹。梁栋楹柱,悉皆拂拭,宝光辉耀,悦可人意,上垂珍珠为饰之华盖,光辉灿然以为庄严,于此室中而请供浴也。
  卯二献浴
  于诸如来及诸如来子 奉献众多充盈妙宝瓶
  盖盛悦意妙香甘露水 妙歌天乐无量浴具陈
  于诸佛菩萨,以众多金等宝瓶盛妙香和合之悦意香水及众妙花,以众多美妙歌乐而请浴也。
  卯三拭身
  无比天衣清洁离垢染 妙香沾洒涂拭如来身
  次于诸圣之身,以无比柔软清洁之衣,遍沾妙香,而为涂拭。
  寅二天衣
  次复于诸圣身敬奉献 芬馥天衣妙色善染成
  并及种种轻柔妙天衣
  涂拭之后,于诸圣前,以妙色染成之天衣极其芬馥,敬为奉献,若用在家服饰者,则以种种形式色彩之细软妙衣而为奉献。
  寅三庄严
  百千种类殊胜庄严等 奉献庄严大行普贤王
  圣妙吉祥观世音自在
  耳环等百千等殊胜庄严,等者等取环钏等。以之奉献圣普贤王,不败文殊,观世音自在等,以为庄严。
  寅四涂抹
  香气芬腾遍满三千界 以诸妙香涂抹如来身
  如炼纯金磨莹露光彩 威光赫奕瞻仰诸能仁
  以遍满三千界内香气芬腾之妙香,如治纯金善为炼磨,涂抹一切能仁自在之身,光明焕发,威光赫然也。
  寅五花鬘
  于诸能仁自在胜供境 曼陀罗花妙莲优钵罗
  种种端严美妙悦人意 芬芳妙花环鬘作供陈
  应于殊胜供境能仁自在前而为供养。以何供养?谓以悦意曼陀罗,妙连优钵罗等芬芳散布,及善为贯串之花鬘而为供养也。
  寅六薰香
  次复奉献夺意殊妙香 遍满虚空涌聚妙香云
  次以沉檀等夺意妙香,遍满十方,妙香云聚,而为供养。
  寅七肴馔
  肴馔羹汤善调具百味 种种天厨妙善悉进呈
  殊胜甘美之肴馔,及殊胜羹汤等,具种种色香味之饮食天馔,于诸佛佛子而为供养。
  寅八灯明
  次复奉献众宝灯明炬 金色莲花环鬘次第陈
  金莲花盏络绎排列成为环鬘。其中安置光明炽然宝炬,以为供养。
  寅九无量宫
  净地无尘妙香善涂莹 悦意杂花遍布极芳馨
  无量宫殿妙香闻赞咏 珍宝庄严垂履色晶莹
  遍满虚空无量庄严具 悉皆奉献大悲自性身
  净地善为扫除,涂以妙香,散洒众花,芳香悦意。无量宫内,诸天女等,歌扬赞咏韵音悦耳。珍珠众宝,流苏垂复以为庄严,光明无量,严饰上空,以为虚空庄严,此皆以奉献具足大悲自性者也。
  寅十伞盖
  众宝庄严伞盖纯金柄 轮围种种庄严可众心
  妙相端严见者咸爱乐 常时擎持奉上诸能仁
  众宝所成严丽伞盖,以为金柄,于其轮围,以众宝所成悦意严饰之具,而为庄严。妙相端严见者爱念,张之常时奉献诸能仁自在者也。
  寅十一音乐
  复以别余供云聚 并诸悦耳和雅音
  解除有情诸苦痛 如云普覆处处闻
  除前已供养之外,复有别余供云聚,苏鼓等乐器及悦耳韵音,有情略一经耳,便能解除苦痛,适意餍心如云普覆随处出生也。
  寅十二供品恒时不断之加持
  于诸正法胜妙宝 塔寺伽蓝妙相严
  普雨众宝妙花雨 恒时不断愿降霖
  十二部经及灭道谛摄一切法宝,意之所依具舍利藏之诸塔廟,绘造等像前,悉以宝花等供养,尽轮回际恒时不断如雨降霖也,
  丑二无上供
  云何文殊师利等 于诸如来修供养
  如来依怙佛子前 我今供养亦如是
  如文殊普贤等已得自在之菩萨,变现凡所纳受之供物,遍满虚空供养诸佛,我亦如是供于天人依怙之诸如来及诸佛子也。
  壬二顶礼分二 癸一语赞 癸二身礼 今初
  我于一切功德海 普以韵音支分海
  赞扬悦耳妙音云 一切如来定普闻
  于诸悲智等功德大海,我以赞扬无边功德之韵音支分大海而为赞咏。韵音语也。支分其音也。海言其多也。想一一身出无量首,一一首出无量舌,而为赞叹。又于诸圣众,我虽未作赞扬妙音时,亦定有无量妙音云随时随处出生想。
  癸二身礼分三 子一礼三宝 子二礼发菩提心所依 子三礼和尚阿阇梨等 今初
  三世如来一切佛 并诸妙法贤圣僧
  尽其所有刹尘身 我今恭敬而顶礼
  三世过去未来一切佛,教证等法,及诸贤圣菩萨僧前,我化量等佛刹微尘数身,恭敬顶礼。
  子二礼发菩提心所依
  于诸菩提心所依 及诸塔廟我顶礼
  菩提心所依者,谓发心之因大乘经典及为发心缘之补特伽罗,及于彼发心之处所,并佛像塔寺等,我皆顶礼。
  子三礼和尚阿阇黎等
  于诸和尚阿阇黎 持净戒者我顶礼
  说别解脱戒先后圆满之和尚,及依谁授戒之阿阇黎,及致力解脱道而荷擔殊胜净戒者,我皆顶礼。
  壬三皈依
  乃至未证菩提前 于诸如来我皈依
  于诸正法菩萨僧 我今皈依亦如是
  皈依之义,谓心念口言,许为救度怖畏痛苦之所依也。此中分因皈依及果皈依,初谓以已成就之三宝为救度怖畏所依,次谓以自相续所证佛及法宝为救度怖畏所依。依何皈依之因,子知皈依境之功德及殊胜承许皈依,不皈依余,此四者是皈依之法也。皈依诸学处如上师所作波罗密道次第广论所说应知,此中不录。破许道谛非胜义皈依之邪说,总释皈依之类别,及世俗胜义皈依之差别等,如大乘传承上论师,广解释竟应知,此中所说,是以他相续已成就之大乘三宝,及自相续当出生之三宝为所缘境,从今时起,乃至无上菩提果位,于菩提树下现证法身中间,一切时中,皈依诸佛,于大乘法宝及诸贤圣菩萨僧亦如是皈依。皈依已成就之佛为开示圣道之导师,皈依自相续所证之法宝为正皈依,皈依已成就之大乘圣人,为修皈依之助伴也。
  壬四由四力完备之门忏除罪障,总科分者,谓从初即应励力不染罪,虽励力而由放逸或烦恼重等故,仍犯罪行不可漠然置之,于大悲导师所说诸补治方便,应当励力。又堕之补治,应依上下诸部之戒,别别所说而作。罪之补治,应由四力之门而作。佛说四法经云:“弥勒菩萨摩诃萨,若具四法,虽造积罪障,亦能压服。四法云何,谓摧坏遍行力,对治遍行力,遮止罪行力,及依止力也。”造积之业定应受报者,以彼尚能压服,况不定业,此中初力,谓于已作不善业,再再追悔。欲生此力。于不善业生三种果之理,应当善修。生第二力,如集学论所说,依甚深经修空性,依念诵,依佛菩萨像,依供养,依持名等,第三力者,以后谨慎防护不善业。第四力者,修菩提心等。本论广明初力。此中又于造罪之时分,因缘加行境,分齐等,应当忆念。别别之义有四,谓癸一摧坏遍行力,癸二依止力,癸三对治遍行力,癸四遮止罪业力也。
  初中分四 子一观察如何造罪之理而悔 子二怖畏带罪而死,而修追悔皈依 子三广细思维无义造罪之理而修追悔 子四思维惧罪之相 初中复分四 丑一显明了知忏悔之境 丑二由时因种类等门总忤所造罪 丑三忏于殊胜境所造有力之罪 丑四思维不乐之果追悔求忏 今初
  普于十方善安住 圆满正觉诸菩萨
  具足大悲诸圣前 合掌志心而启请
  一切诸方安住圆满大觉菩萨具大悲者前,追悔先所作罪,合掌启请而求忏悔也。
  丑二由时因种类等门总忏所造罪
  经于无始生死来 或于今生或他世
  无知自作诸罪衍 或复教他令作罪
  愚痴忧乱所胜故 或见他作而随喜
  所作罪衍悉观见 依怙尊前志心忏
  从无始流转生死以来,生生世世,现世余生,我由昧于业力异熟故自作教他造一切罪,或由昧于业果之愚痴惑乱于他作罪自心随喜,所有一切罪衍,我应见罪追悔,如是思维,于诸依怙前,志心忏悔,无有覆藏。
  丑三忏于殊胜境所造有力之罪
  我于殊胜三宝前 父母师长诸尊重
  由烦恼门诸所作 身语意之一切罪
  我由愚迷于三宝父母或师长等余福田境,因于烦恼三毒之门,依身语意等生罪之门,所作一切损害,当善纤悔。
  丑四思维不乐之果追悔求忏
  众多过患集我身 极恶重罪难幸免
  尽其所有诸罪衍 诸导师前求忏悔
  我为罪人,具众罪失,为能与地狱等果之因,凡我所作一切断命等罪,能生极大痛苦,极恶难容者,悉皆忆念忏悔。
  子二怖畏带罪而死而修追悔皈依
  我今罪垢未净治 或遇灾横先时死
  故欲解脱诸罪衍 定须速疾求皈救
  死王倏忽难保信 已作未作不相待
  有病无病悉齐等 命如朝露何可赖
  此罪若不立即忏悔,我罪未净,与罪共存,死主先来,死已当生恶趣,恳祈速疾救护于我,以何方便,定令解脱此罪。若罪未净前,未必便死,何须速为救护耶?死王倏尔即来,虽刹那顷,亦不可保信。罪已作净治,或复未作,不相待也。不问所作之事,已竟未竟,补特伽罗有病无病,悉可于寿算未终之前,倏尔而死,生命可几时不死,亦难保信。以不可保信故,有罪应速净治也。
  子三广细思维无义造罪之理而修追悔分四 丑一追悔不知亲眷身财等不可保信为彼造罪 丑二死时仅成忆念境之喻 丑三追悔现见如是不可保信仍为彼等造罪 丑四追悔不悟自身不定何时当死而造罪 今初
  悉当弃舍终离散 我于此理味无知
  分别亲及非亲故 造作种种诸罪业
  所谓非亲毕竟无 所谓亲爱亦非有
  乃至我身性尚空 如是别余何所有
  眷属资财及俱生之躯体,悉当舍离,独往他世。悔我不知此理,于亲守护非亲摧害,因之造种种罪,诸非亲者,转瞬成空,诸亲眷等亦复如是,乃至我尚空无,故不应为彼等故而造诸罪。如是亲眷资财等莫不皆空,纤毫不可保信,为彼等故而起贪嗔造罪,应追悔也。
  丑二死时仅成忆念境之喻
  宛如梦境之所经 景物班班曾亲历
  彼彼毕成忆念境 逝者如斯不可见
  譬如梦中,略受微乐,醒时仅成忆念之境。如是先时受用一切逸乐之法,死时彼彼悉皆仅成忆念之境。以此之故,惟就再再摈息诸务专力于佛法。一切过去之法,彼彼悉不可见,仅有忆念之境而已。
  丑三追悔如是现见不可保信仍为彼等造罪
  或复即于清醒时 众多怨恨悉亡逝
  为彼所造众罪业 极重难忍现在前
  复次或即于此清醒之时,曾经亲见众多怨亲悉皆亡逝,而为彼等所造罪业难堪苦果,当前现在。如云:“他人不能代受苦,何苦为他造罪业”也。此追悔为他造罪,应再再思维也。
  丑四追悔不悟己身不定何时当死而造罪分二 寅一总 寅二别 今初
  空言年命倏尔尽 无常之理未证如
  愚痴贪欲嗔恚力 作诸众罪难数计
  如是我空言,死无定期须臾倏忽,实未证知,由愚痴欲贪嗔恚造种种罪,由斯诸罪当堕恶趣,故应思维决定必死,死无定期,死时除佛法外余悉无益,且思维恶趣过患,再再修习追悔已作之罪
  寅二别分四 卯一怖畏生命惟灭无增决定必死恐带罪而死 卯二罪若未净现生亦须受苦 卯三生大怖畏之故 卯四后时苦逼之理 今初
  无间昼夜如逝水 年命消竭不暂留
  空乞延年何可得 人生安得长不朽
  行住卧三一切时中,是夜刹那不停,此生寿命恒时损灭,绝无增益,如是岂不可推知我决定死。知必死也。且何时死亦不决定,故于净罪应须励力。消竭者,言日夜时时消竭也。
  卯二罪若未净现生即须受苦分三 辰一罪若未净命断之苦亲友等不能救 辰二惧未作福 辰三忧悔逼恼 今初
  当我展转困床褥 纵多亲友相环守
  毕竟临终命断时 死苦唯吾一人受
  堕落死王使者手 亲知何补友何能
  若未作福,死时我卧床上,纵多亲友,悲恋环绕,断命时之苦,唯我独自受之,彼等不但不能为除怖畏,为何怖狞恶死王使者所执,虽有亲知友善何益何补,唯有佛法,能为救护也。
  辰二慎未作福
  时唯福业堪依怙 奈余片善亦未修
  其时唯皈依护戒等福德,堪为依怙,奈余今亦未曾修积,言悔未作善也。
  辰三忧悔逼恼
  哀余昔时由放逸 如斯怖畏非所谋
  乃为无常现生事 造作众多诸罪垢
  于皈救处哀呼依怙,悔我昔时由放逸故,于有如是恶趣怖畏,未思未见,为无常亲怨现生之事,恒造众罪。
  卯三生大怖罪之故
  罪人断肢赴刑场 牵引之时犹慞惶
  况人吻燥眼根坏 宿业转变见异物
  死王使者面狰狞 形象现前来攫捕
  极大怖畏病苦缠 衰损难堪何待言
  或有罪人,为断肢体,被人牵引,赴于刑场,其时犹复慞惶恐惧,况人唇吻乾燥面色憔悴,眼根失坏由先业异熟所变,显现异相,见与已类之死王使者,状极可畏,来相攫捕,极可怖畏,垂死病苦所缠,其苦恼衰损,生大怖畏,更何待言。故应追悔也。
  卯四后时苦逼之理
  哀呼谁能为救护 令我脱此大怖畏
  瞠目仓皇睛肉露 四方狂顾求皈救
  若见四顾无可归 嗒然自失心颓丧
  若时无处可扳投 我于尔时当奈何
  生地狱已,见诸狱卒之时,起极大怖畏,哀呼谁人,善能救我脱此怖畏,张目露睛,仓皇四顾,寻救皈救。如是寻求,仍见四方无皈救处,嗒然失望,故应自今即皈依三宝也。故于彼地狱中,若无救护可脱此怖,其时任我如何,亦绝无脱离之道,故于脱离怖畏之因,从今时起即应励力也。
  癸二依止力分三 子一从今时起依止皈依三宝 子二依止具足愿力菩萨 子三皈依之后如教修行 今初
  是故有情依怙尊 为护众生勤精进
  大力能除诸怖畏 即于现前应皈依
  佛心证入微妙法 能除生死诸恐怖
  菩提萨埵贤圣僧 正应皈依亦如是
  生恶趣时,欲求救护已不可得,佛为有情依怙,为救护一切有情常勤精进,希有神力能脱怖畏,故有大力能除诸怖,故应从今迅即皈依。又依佛心所证之法,能除生死怖畏是为法宝,并及获得圣位之菩萨僧,亦应如是正作皈依,认为修道之伴侣。
  子二依止具足愿力菩萨
  众怖所逼及惊惶 我今皈命普坚王
  复于文殊妙吉祥 自以此身为供献
  大悲心行无动转 观音自在依怙前
  疾痛哀号声惨切 恳求于我施救护
  圣者虚空藏菩萨 地藏菩萨诸圣众
  一切大悲依怙前 志心呼吁求皈救
  死王使者最狞恶 见之恐怖四散逃
  谁具威德能如是 持金刚手我皈依
  我为俱恶趣诸畏故,称念具大愿力普贤菩萨,奉献我身,恳祈救我脱诸怖畏。又于妙吉祥前,不由他劝以清净心,自以我身,而为供献。任运恒常作利他事,大悲心行,无有动乱,观音依怙之前,亦惨切哀呼,而求救援。云何哀呼?谓恳祈于我罪人而施救护也。如是于菩萨圣者虚空藏及地藏等诸圣众者,谓弥勒除盖障等。一切大悲依怙之前,求觅皈救。志心呼言,愿乞救护。金刚手者,死王使者,守护地狱嗔有慎者,见之即四散逃窜,故皈依金刚手。
  子三皈依之后如教修行
  昔违诸尊教敕言 今见现前大怖畏
  即今皈投诸圣前 愿乞速除诸恐怖
  我昔违越尊教言,而作诸恶,未作诸善,今见无边生死恶趣,极大怖畏,皈依诸圣,于取舍处,依教修行,愿乞速疾为除怖畏也。
  癸三对治遍行力分二 子一应励力净罪之因 子二应速励力 初中分二 丑一以病喻明应速净罪 丑二以险地喻明应净罪 初中分三 寅一法喻安立 寅二三毒之病过患特大故疗彼之药珍贵,寅三应依圣教妙药修行,今初
  录常病恼之所怖,犹当谨畏奉医言
  况复欲贪诸过患,百千重病常相逼
  风胆等扰动寻常之病,恐由彼致死,尚须依医言治病之法而行,况无始以来所患贪欲等三毒重病,为百千众罪之源,常相逼恼,应依止对治力,遵佛医王教示,以除其病,更何待言,应致力罪垢之对治也。
  寅二三毒之病过患重大疗彼之药珍贵
  即其一端亦已胜,尽陷阎浮所有人
  若求他药疗诸病 遍访十方终不得
  如于菩萨起嗔心等,即其一端,已较尽陷南阎浮提之人于地狱中,灾祸尤大。疗彼之药修对治道之法等,除佛经外,别余梵天等处,诸方遍求终不可得,以不可得故珍贵也。
  寅三应依圣教妙药修行
  惟大医王一切智 圣教拔苦尽无余
  若不依教而修行 是大愚痴可诃处
  除烦恼病之药,即是能拔烦恼诸苦,一切智之圣教,不依彼修行,惟思轮回无尽及恶趣之因,是极愚痴应诃谴处,故应志心于佛皈依,如佛所教而修行也。
  丑二以险地喻明应净罪
  若遇寻常小坑坎 犹须谨畏毋轻玩
  况临长劫生死渊 一堕千寻何可忽
  寻常丘陵坑坎稍微险处,从彼颠堕,不过损伤肢节,惧颠堕故,犹须谨畏而住,况长居极险之地,从彼一堕千寻,如三万二千由旬等,应须谨慎,更何待言,故应励力依止烦恼对治法也。
  子二应速励力分二 丑一从今即应励力依止罪之对治 丑二更无理由可不怖苦于修道不应懈怠 今初
  谓尔许时可不死 坦然安住不应理
  我身决定归坏灭 死亡无时旦夕尔
  若作是思维,虽应励力对治,且待来月来年者,从今即须励力。不应谓惟尔许时不死,不励力修对治,坦然安坐懈怠而住。几时不死不可保信,我死亡坏灭之时,多分旦夕即至,决定无疑,不应懈怠应即时奋力也。迦腻迦书云:“谓此事应明日作,即时不作非善哉,何时汝当归空无,决于明日定无疑。”
  丑二更无理由可不怖苦故于修道不应懈怠
  谁能于我施无畏 决定于死得解脱
  若无决能解救者 云何坦然安乐住
  若谓惧死无益,不应恐怖,现前见闻所及,他人悉皆死亡,死后有堕落恶趣恐怖,而言不应怖死惧罪,是何正士施汝无畏,既绝无人施汝,而于对治不励力修,于罪及死云何决定能得解脱。即不解脱,死已我决归空无,何故不勤修对治?不应由懈怠故坦然安住,当励力修道也。
  癸四遮止罪业力分三 子一追悔先罪防护未来 子二忏先所作 子三启请导师誓愿遮止罪业 初中分二 丑一断无义罪 丑二日夜勤修脱罪之道 初中分二 寅一受用等不可保信不就贪著 寅二于亲眷不应贪著 今初
  昔所受用皆坏灭 所存于我今何有
  而我于彼起贪著 违越上师教示言
  往昔轮回生死所受用者,悉皆不可保信,坏灭之后,有何心要余留,我今复可受用?毫无余留,故悔我不应为彼无义之事现行贪著,违上师教造作诸罪也。
  寅二于亲眷不应贪著
  今我身命尚存时 乃至亲友皆远离
  独行茕茕迷所往 从于不善众苦生
  我今无用之身尚生存时,及如是舍诸亲友,独行茕茕,不知何往,无有自在,尔时亲及非亲,悉皆能奈汝何?毫无补益,故不就贪著也。
  丑二日夜勤修脱罪之道
  任何亲友及非亲 谁能定令脱彼苦
  我心夙夜常不宁 恒念此理无暂捨
  从杀生等不善业,生地狱等苦,故我应日夜常思善不善业果之理,惟求如何定能解脱彼苦也。若于业果舍置不念未得决定者,是即于佛所喜爱之法中,未得决定,咸应于此致力也。或有自称于空性已得决定,而于业果不加顾虑者,显见其为颠倒解于空依缘起义,未得决定也。
  子二忏先所作分二 丑一所忏之事 丑二忏悔之法 今初
  我由无知愚昧故 造作众多自性罪。
  及彼俱有诸罪业 凡其所作一切罪
  我为昧于业果遇痴所蒙,有无戒体之补特伽罗,随其所作罪类,自性罪或惟遮罪,如是所有一切罪中,任何所作不善之事。
  丑二忏悔之法
  今对依怙圣目前 合掌思维诸苦怖
  数数皈命恭敬礼 一切诸罪皆忏悔
  于佛菩萨,现前观见如对目前,合掌思维以怖苦心,再再顶礼于彼诸罪,悉皆忏悔。
  子三启请导师誓愿遮止罪业
  恳请一切大导师 许我发露忏诸罪
  此是不善不应为 从今我誓不再造
  以此之故,于诸导师之前,自承所作之罪,谓此所作之罪,是不善事,自今以后,宁舍生命,决不再作,应断其等流,而为防护也。
  一切经论,所说净罪之门甚多,而完全圆满之对治者,即以此四力完全圆满之忏悔法作忏悔是也。定受之罪,亦可依此清净,是分别炽然论及八千颂大疏所说也。我等于业果之分别既未善巧,虽略有所知,又不能如理取舍,日日多门造罪,故应常修四力忏悔之道,特应于净治发菩提心之障,励力观修。
  结颂云:若为欲贪嫉妒骄慢心,罪力压伏胜心无由生,依身语意倒误诸所行,悉皆志心依怙尊前悔。
  辛二出品名
  入菩萨行论广解佛子津梁释忏悔品第二竟。

 


{返回 隆莲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三
下一篇: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一
 唐密在四川流行概述
 能海上师弘法业绩述略
 普贤行愿颂讲记 六
 阿弥陀经讲记 七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五
 《百法明门论》释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三
 入菩萨行论广解卷九
 普贤行愿颂讲记 一
 阿弥陀经讲记 十一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安全岛[栏目:管理三部曲·迷悟之间 ]
 将法入心才是真正地修学[栏目:普巴扎西仁波切]
 儿童是国家的栋梁[栏目:宣化上人]
 相应115经 向东低斜经第一[栏目:相应部 45.道相应]
 前行讲记 第七十三讲 前行备忘录-思维难得之因之四[栏目: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讲记]
 十二缘起法的南传上座部的解释[栏目:法增法师]
 药师经释义 第九、持咒灭病分[栏目:法界法师]
 中国佛学 三、“格义佛教”(一)“六家七宗”的学派归属[栏目:中国佛学]
 发菩提心,女转男身(1~9)[栏目:傅味琴居士]
 心灵十境·第九地 善慧地[栏目:证严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