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二〇〇七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藏 比丘)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201
二〇〇七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

  ⊙释亲藏比丘

  常行头陀,正法久住。

  师父慈悲,大众师慈悲:

  一年安居过后,又到八月十五了,行脚的时间又到了。每年行脚都由师父带队,今年也不例外。师父不顾自己身体,毅然不辞辛苦地带我们行脚。前两年我都是留守寺院,今年蒙师父慈悲,让我去行脚,不禁很是感动。一切准备就绪后,就等候出发了。每年出外行脚路线都是保密的,除个别人知道外,即使我在客堂,也不知道往哪走。去哪里行脚,只是依教奉行,一切行动听指挥。至十六日下晚殿后,夜色渐黑。大家坐上车,趁着夜色,向寺院外驶去。就这样驶往行脚的起点。

  行脚又作游方,游行。谓僧侣无一定居所,或为寻访名师,或为自我修持,或为教化他人,而广游四方。游方之僧,即称为行脚僧。

  十七日上午八点多,坐车到赤峰外围的206国道上,至牛心营子村前下车。送行的张居士向师父顶礼告假,返回寺院。僧众背好背包,在师父的带领下,顺路向前方走去。

  师父在《经行》中说:

  “眼观卧牛之地初方便 面现呆沉小相不攀缘

  慢调息摄六根心无念 两手垂少摆动人生淡

  下脚如踏棉云慈悲升 行走缓缓不滞轻风来

  落脚坚稳不翘平心地 日晒风雨雪闹增定力

  不别石坑尿水直心去 绕直室外小行无所求

  月日时念长行功德现 念佛持咒话头随已愿

  境现光动无相皆除尘 能行所行消失是真行

  得于无所得时方为道 十方如来菩萨同护叹

  行道本无话可说,以无念为宗,慈悲为本,无所求为持戒,无所得为目的。略说相貌,心中常悟,趣入实相,以助道业。其功德之大,难思难议,难说难尽。为十方如来、菩萨所加持,护念赞叹。众生欢喜拥护,如荷花出水清净,虚空无貌自在。”

  在《慈恩玄赞》曰:“西域地湿,垒砖为道,于中往来,如布之经,故云经行。”

  据《四分律》卷五十九所说:

  “时常经行,能得五利。

  一、能堪远行;

  二、能静思惟;

  三、少病;

  四、消食;

  五、于定中得以久住。”

  经行也曰行道,也是指修行佛道之意。每人每天要求最少诵十遍楞严咒,多者不限,多能诵三十余遍。

  宣化上人对楞严咒曾经开示说:“处此五浊恶世,吾人当摄心诵持;补天地正气之不足,挽人间浩劫之将临。佛法兴衰,端系于此。为佛弟子者当精进受持以续佛慧命,得究竟安乐。”护持正法是每一位佛弟子应尽的责任。

  乞食时间将至,师父带我们来至路边的一干涸的小河岔里,两边树可遮凉,离村里又不远,地还挺平整。师父决定中午就在这过斋。分组乞食,我与沙弥亲指师一组,规定十点半以前回来。

  乞食有三义:

  一、不贪美味;

  二、为破我慢,于富贵贫贱等家皆无拣择;

  三、慈悲平等,大作利益。

  佛制乞食之法“一日之中,必以七家为限,为无多贪之故。”

  又比丘须将乞得食物分作四分:

  一、分奉同梵行者,即同修净行之人。凡乞食时必有同修之人看守房舍,或有老病等不便行履者,比丘得食时则以一分奉之,令其饱满,亦得安心修道。

  二、一分与穷乞人,谓乞得食物时,遇有穷苦求乞之人,当起怜悯心,作自饥饿想,而以一分施之。令其饱满,劝他修善。

  三、一分与诸鬼神,即将乞得食物,以净器盛贮一分,待日哺时则燃香讽咒加持,普施一切鬼神,令其饱满。出离苦趣,悉得解脱。

  四、一分自食,谓比丘乞食,除前三分外,唯留一分,或多或少则自食之。食已安心行道,庶不虚受信施。”(详见《十住毗婆沙论》卷十六)

我与沙弥亲指师来到村里,到一户门前。念了几声佛号。出来一位老太太,来到我们面前。我说:“我们是出家人,路过乞点食物。”老太太说:“我不是这家人。我是给这家干活的。”意思是说她做不了主。很可惜,福田当面错过。又来到了下一家。见门锁着,因现在是秋收季节。农民都忙着收割一年丰硕的成果。

我们又转到另一家。到门口后,念了几声阿弥陀佛,从屋里出来一位中年妇女,见我们问:“干啥的?”我回答:“出家人,路过乞点食物。”她听后,拿出几张纸币给我们,说:“没有食物。”我回答:“出家人不要钱。”她听后,感觉很为难的样子,又不知所措似的。亲指师说:“水果也可以。”她听后,很快的转身回屋。不长时间,从屋里拿出一碗梨来供养。我们把钵盖打开,让她给分成两份,分别放进我们的钵里。我们给予回向,又到下一家。出来一位中年男人,看到我们直摆手说:“我们不信这个。”我们离开了这家。

又到了另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高个男人。见我们后说:“我兜里还有一块钱,给你们吧!”边说手边往上衣兜里伸去。我见状,说:“我们出家人不要钱。只乞点食物。”这位男主人听后,转身回屋。不长时间,从屋里出来,手里拿着一袋方便面来供养我们。我看了一下里面成分,里面有猪油成分。跟他说:“出家人吃素。有猪油不能用的。”我们又给他退了回去,并给予回向。

出家人非同世间乞丐,虽然乞食,却不能失去出家人的高尚情操。不是给什么要什么。像荤的,不干净的都不能要的。让众生都知道出家人的存在,僧宝的存在。同时,也起到了教化众生的因缘。由于时间的关系。我们回到过斋地点。将乞来的食物都汇集到一起。开始行堂、过斋。

  《摩诃僧祇律》卷十七云:“如来以一食故,身体轻便,得安乐住,尔等亦应一食。”

  斋后休息一阵,又上路了。近傍晚时,离公路不远有一废弃的石场。上面挺平整。师父决定晚上在此过宿。

  《法华经》譬喻品之火宅喻中:长者之子因从燃烧之家中逃出得露地(屋外)之大白牛车,由是露地被视作已断三界烦恼之安然境界。

  《大智度论》云:“露地坐可免于爱著阴覆凉乐,易入空定。”

  又据《大乘义章》卷十五载:“树下阴湿。久居,易致疾患,故坐于露地。”

八月十八

  早上起来,继续行脚。路过龙山镇时,当地派出所的公安人员,查看了我们的证件。见没有什么事,确实是真的,他们才离去。我们则继续向前走去。

  行至八点多在路边休息时,又过来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几位警察,说是锦山公安局的,其中还有一位手里拿着录像机。一边问话一边给我们录像。问:“你们哪位是领导?”师父问:“你们有什么事?”他们说:“是锦山公安局的。”他们这里每年都有一些假的僧人来骗钱,一年都骗走好几万。他们查看了我们的证件。其中手拿录像机的警察又给局长打电话汇报了情况。见没有什么问题就离开了。走时又非常客气的说:“如有什么麻烦可打110报警。这里的治安看来还是很好的。为了地方的安全,他们还挺负责任的。他们只是对假的僧人来加以制裁,对真的要给予保护。如果警察都这样的话,那么假的就不会有机可乘,世人就不会对佛教误解,对僧人都有信心,那么佛法,将会大兴。

  中午到沟门村,乞食时间快到了。师父选好了路边的一块苞米地。今天中午就在这过斋。今天还是与沙弥亲指师一组。僧人列队向村里走去。我俩来到村里。还是有一些人家锁着门,没有人。又来到一家门前。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老年人。问清了情况后,回屋拿了两个馒头来供养我们。我们给回向后离开这家。又乞了几家,没人应答。顺路又到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中年妇女,还有一女孩也在一起。说:“刚才已经有来乞过食了。”她又回屋拿了两块月饼和一串葡萄来供养我们。我们给她们回向,愿她们一切吉祥。

  过斋时间快到了。我们顺路返回过斋地点。将食物都倒在了一起。按次序坐好。等候过斋,等都回来后,大家念供、出食、过斋。斋毕大家洗漱后,又背上背包上路了。

  到晚上,师父找了一个墓地边上的一座山坡休息。

  在《十二头陀经》里:“比丘住冢间,见死尸臭烂狼籍,火烧鸟啄,即思惟无常,修苦空之观,以厌离三界。”

八月十九

  早三点起来,继续行走,行了一阵后在路边休息。然后背好包又向前走去。

行至近乞食时间,师父见路边有一树林里有空地,路两边都有村庄。乞食都能够得上。师父决定过斋地点就在这里。我们放下背包、搭衣、持钵,我还与沙弥亲指师一组。我们过马路向前方村里走去。走入村以后,按次第行乞。

来到第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年轻妇女,还没等我们说什么,就掏钱给我们,我赶紧说:“出家人不要钱。”她听后,感觉很吃惊似的问道:“那要啥呀?”我回答:“想乞点食物。”她说:“现在没有食物。”转身回屋拿了一袋水果来供养。我祝愿她一切吉祥。回向后离开了这家。

又到了下家。因是一个门房,站在房门口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出来一位女施主。问我们:“干什么的?”我回答:“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又出来一高个男人,好像是此女的父亲。又问了我们一些情况。我简单的给予回答。后来那位女施主转身回屋,拿出一袋馒头来供养我们。我打开钵盖,让她分成两份,放进我们的钵里。给她回向后又转到了另一家。一位年龄很大的老婆婆见我们去她家,把大门给关上了,吃了一个闭门羹。

又转到了下家。听我们念佛后,出来一位老妇人。我们说明了情况后,这位老妇人说,她家里有剩的米饭,但是不够我们吃的。我们说可以的。这位老妇人说什么也不给,好像很不好意思似的,很遗憾地离开这家。

适逢秋收,这家人正在忙农活,见我们过来问:“干什么的?”我回答:“我们是过路的出家人,来乞点食物。”他说:“现在没有饭,给你们钱自己去买点吃吧!”我回答:“出家人不要钱。”他听后感觉很为难的样子,说:“这给啥呀!”为了不让他们失去这一次难得的机会,说:“水果什么的也可以。”他们说:“水果也没有。”后来他们拿出一袋面包来供养我们。我们给回向后,顺路向过斋地方走去。

  世间之人不知道得遇僧人是难得之事,却当面错过培植福德之因缘,确实是可惜。

我们回到过斋地点后,把乞来的食物都倒在了一起。因为今天乞得比较多,有一种优越感似的,说话也比较有了劲。很惭愧,在这里应该向大家忏悔。等众师都回来后,开始过斋。斋后,休息一阵后,在师父的带领下,又踏上了公路,向前方走去。

傍晚时,找到一条进山的山路。师父决定在这里露宿。大家放下背包,铺好用具。山里的气候比较凉,空气还是挺好的。

八月二十

早三点起来。有一层薄霜,现在的昼夜温差比较大,白天挺热,到夜晚就很凉。我们整理好背包,走下山路,又顺着206国道向前方走去。快到乞食时间了,没有找到下道口,也没有合适的落脚地点。

等到走到206国道的76公里处有一下道口,师父领我们顺路走了下去。因没有合适的过斋地方,师父决定让大家把包放在路边,先搭衣、乞食。各组人员还照常没有调换。

我与沙弥亲指师向村里走去。来到一家门前,念出几声阿弥陀佛,出来一位年纪挺大的老婆婆。还没等我们说话,她就跟我们说:“家里有客人,我们什么也不要。”我说:“我们是过路的出家人,来乞点食物。”老婆婆说:“什么也没有。”离开了这家,又向下家走去。这家敞着门,有位女士正在洗衣服。我们向她说明情况后,她家院里有一棵大梨树,她回转身到树上摘了四个大梨来供养我们。我们祝愿她一切吉祥。

又向下家走去。这家人正好在门外看着我们,见我们过来,拿饼干来供养。见成分里面有鸡蛋,没有要。给他回向后离开了这家。又来到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非常慈祥的老婆婆。见我们站在门口,就走到跟前来。我说:“我们是出家人,路过乞点食物。”她说:“西红柿可不可以?”我说:“可以。”她给找了一塑料袋,给我们装了一袋西红柿。又回屋给盛了两碗米饭出来,还给带着筷子,好像让我们在这吃似的。我们把钵盖打开,她把米饭倒进了我们的钵里。我们给她回向,回到放包地方。

  正在这时,一辆白色警车开过来。从车上下来几位警察,站在我们面前,让我们马上离开这里,说:“我不管你是真的,还是假的,只要你离开这个地方就行。我也不看证件。”师父给他们讲宗教自由。他们根本就不听。其中有围观的人听后还哈哈大笑。他们说,他们已经抓了九批假和尚了。只要我们过前边收费站就不归他们管了。就归美林镇了。师父带我们背起包。离开了这个村子。过了王爷府收费站,在路边的一块谷地里过了斋。

  斋后,收拾背包又上路了。到傍晚时,行至公路下有一座大桥。晚上在大桥下休息。大连的王博等几位居士过来看师父。

八月二十一

早三点起来,又顺着206国道向前走去。天亮在路边休息时,王博他们请师父开示行脚的意义与注意事项等问题。师父为他们作了开示。稍休息后又上路了。行至206国道84公里处,师父带我们顺公路往下走。在一口大机井边上的一块空地上停下来。中午过斋就在这里。

分班乞食,我与沙弥亲戒一组。师父他们过公路去那边的村子乞食。我与亲戒、还有亲融师他们那组向前边的村子走去。我们进村后,按次第行乞。村不大,但没有几家有人,基本上都锁着门,走了几家都是这样。后来来到一家,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后,出来一位年龄挺大的老人。我们说:“过路的出家人,乞点食物。”这位老人回屋翻了一阵。出来后说:“没有食物。”手里拿着钱来给我们。我们说:“出家人不要钱。”这位老人听后,也没有什么反应。我们离开了这家,又走入另一个胡同。又走了几家还是没人。

最后,来到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出来一位抱小孩的妇女。听说我们来意后,回屋拿出了两个馒头来供养。我们给回向后,顺原路返回。又路过一家,见这家开着大门,里面有人。我们念了几声佛号。院里正有人干活,见我们来后,这家女主人回屋拿了两个花卷来供养我们。我们给回向后,回去过斋。今天乞食走得比较远。等我们回来后,大家都已在坐好等候我们了。坐好,用斋。斋毕,休息一阵后,又上路了。

晚上休息在206国道104公里处的一条进山的山路上露宿。

八月二十二

上午过隧道,入河北地界。至九点多到公路边上的一个叫坝底村乞食。

师父带我们来到村口的一条小河边上。有一块空地挺好,过斋地方就在这里。大家放下背包,休息一阵,开始入村去乞食。今天还是与沙弥亲戒师一组。

到一家门前,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出来一位50多岁的妇女,走到我们面前。还没等我们说什么,就从兜里掏钱给我们。我说:“出家人不要钱,只乞点食物。”她听后,很痛快的回答:“有饭。”转身回屋,给盛了一大碗米饭,饭上面还有菜。我问:“这菜是荤油的还是素油的?”她回答说:“是豆油的。”我问:“那里面有葱、蒜吗?”她说:“有。”“有葱、蒜的菜我们出家人不能用。”她听后说:“那我再给你们盛点。”她把饭倒给我们后。转身回屋又给盛了一大饭缸米饭出来,把饭倒进我们的钵里。我们给她回向,愿她一切吉祥。

又乞了几家,有的供养了月饼,有的供养了西红柿。回到过斋地点,过斋。斋毕,休息一阵又上路了。

至晚上,露宿在路边山上的一条土路上。 

八月二十三

上午,山东谢英等三位居士来看师父,并请师父作开示。寺院的张居士开车随行,来的还有海城钟大夫姐妹来看师父。亲顿师与亲义师过来替换亲显师与昌光师回去。

行至七家子村时,乞食时间已到。我们来到公路边上的一条小路上,边上正好有一座小庙,庙里供奉着观世音菩萨像。我放下背包,搭好衣,还是与沙弥亲戒师一组向村里走去。来到一家门前,念了几声佛号。从屋出来一位二十多岁的女人来,手里拿着钱,边走边朝我们递过来。我说:“出家人不要钱。”她很惊讶的问:“那要什么?”我回答说:“我们路过这里乞点食物。”她听后,转身回屋端出两个盆来,一盆米饭,一盆鸡蛋汤。我说:“出家人吃素,鸡蛋不能吃的。”她听后,把鸡蛋汤放在了墙头。把米饭倒进了我们的钵里。我们给她回向后离开这家。

到了下家,出来一位五十来岁的妇女。向她说明情况后,她问:“小米粥你们能用吗?”我回答:“可以的。”她转身回屋,端出来两碗稀粥,倒进了我们的钵里。我们给回向后,离开这家。

有几位看热闹的小男孩在看我们。其中有一男孩提前跑回家。当我们来到这家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后,就听见屋里小男孩好像在跟他家大人说:“来了。”不长时间,从屋里端着两碗米饭出来,来到我们面前,倒在我们的钵里。我们给他回向。小男孩很欢喜地离去了。

又到了一家,院里有一位老太太,见我们向她念佛,问:“两位师父是从哪个庙上来的?”我回答:“辽宁海城大悲寺的,路过这里,乞点食物。”老太太听后,转身回屋。给我们拿了两个苞米饼子,并说道:“还热乎着呢!趁热吃吧!”我们给老人家作回向,返回了过斋地点。

诸师都回来后,开始用斋。斋毕,亲显师与昌光师向师父告假,坐车返回寺院。亲顿师与亲义师则留下来,随同我们行脚。河北王昌居士带家属过来看望师父。我们休息一阵又上路了。谢英等三位居士向师父告别,去护持道源寺的尼众师行脚。

行至傍晚时,在公路边上有一条过去的老路。晚上则在此地过夜。

八月二十四

昨晚休息得比较早一些,今天早晨师父让大家两点三十起来。收拾好东西,背好背包,又继续赶路。

走入承德县地界内,乞食时间快到了。师父带我们走入路边的一个小树林里。放下背包,搭好衣,持钵,今天还是与沙弥亲戒一组。走过一座桥,向村里走去。这个村子叫小庙子村。村里人家比较少,一连走了几家都锁门。

我们来到这家,见没有锁门。念了几声阿弥陀佛,一位男青年出来开了大门,把头探了出来。我说:“我们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这位男青年听后,朝我们直摆手,连说:“没有。”我们离开这里。过了一片苞米地,又进入了另一个胡同。走了几家,还是没有人。又来到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老妇人。听说我们来意后,回屋里拿出了一盆米饭来供养我们。我们给予回向。因时间关系,我们回到过斋地点。天津王国成居士带着朋友以及亲属来见师父,并且供斋。

  今天是二十四,在寺院里是剃头的日子,正好又是在一小河边上,水又很方便。拿着剃头刀,来到河边,选好位置,坐下来,念偈:“剃除须发,当愿众生。远离烦恼,究竟寂灭。唵·悉殿都,漫多啰,跋陀耶·娑婆诃。”

  《大智度论》云:“剃头着染衣,持钵乞食。此是破憍慢法。”

  剃发后,稍休息一阵,师父又带着我们上路了。近傍晚时,师父带我们下公路,到路边的一条岔道上休息露宿。

八月二十五

早上三点起来,收拾好背包,又上路了。天阴沉沉的,不长时间,淅淅沥沥地下起雨来。我们找出雨衣披上,继续往前走。雨不大不小地下着,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天还是阴得发黑。行至前方有一座桥,师父让大家至桥下避雨。雨到中午也没有停下来。中午由居士供斋。过斋后,河北的王昌居士过来护持我们行脚。他给我们带来一箱烤地瓜,因没有及时供养上而自己跟自己生气。发心中午这顿饭舍掉,不吃了。

过午后,见天稍有见晴,我们又上路了。下午,深圳的罗居士过来。发心为行脚拍摄录像,记录资料。晚上到公路下侧的一条河边的路上休息。

八月二十六

  早晨起来,天还是阴的。我们背好包,又走上了公路。大家低头行走,嘴里诵着楞严咒。过一村时,听见有人在喊:“这是真和尚。一边走还一边在念经呢!”上午又下起了小雨。雨中行走,确实是感觉很好。

  上人曾经说过:“一切是考验,看你怎么办,见面若不识,还须从头练。”无论何时何地,我们都要保持一颗平常心。平常心是道,不要去管好、坏、对、错、人、我、是、非。如我们去管就会起心动念,动念就会生烦恼。本来无烦恼,都是自己给自己找烦恼。如果自己没烦恼,谁又能给你烦恼呢!我们不要有怨心,怨天尤人。上人在开示中说道:“好人不怨人,怨人的就是恶人。”对任何人、任何事物都不要去埋怨。一切都在因果当中,只要我们能保持住一颗平常心,道就在平常中。

天还没有见晴。行至前方一桥洞下休息。中午雨也没停。今天又没有乞食,就在桥洞下由居士供斋。斋后,在桥下休息。雨还没见停。王昌居士过来向师父讲述了他的一生经历。从上学到走入社会。经历了坎坷的人生,烦恼重重。他说:“也很想发心出家。人生如梦如幻,几十年过去了,没有什么留恋的。”愿他能早日从烦恼的火宅中走出来,也加入到我们的行列当中来,做一名头陀的行者吧!

下午,雨过天晴。我们走出桥洞,又向前方走去。快要进入承德市区了,路上来往车辆比较多。还有人在看我们的行走,在用相机给我们拍照。僧人在列队低头向前走着,没有谁去观望什么。正行走间,在路边传来两个小孩童声童气的念佛声,他们在朝我们使劲的喊着阿弥陀佛。虽然没有抬头去看他们,但是心里特别的欢喜。“未结菩提果,先结众生缘。不管善缘恶缘,将来同登彼岸。”还有一位男人站在路边朝我们喊:“老师父,你过来。”他拿出钱来给师父。师父说:“出家人不要钱。”边说边走。这位男人手里拿着钱愣在那里,很惊讶的问:“你们是哪个庙的?”

天黑后,在过收费站的一座大桥下过宿。

八月二十七

早三点起来,向承德市里走去,天亮后进入市区。大连的谷心与吴强居士过来看师父。谷心对一位开车跟在我们后面很长时间的男士介绍了我们行脚的情况,并说我们日中一食,不摸金钱等事项。那位男士可能也信佛,车里还挂有念珠,听了谷居士的介绍,那位男士也没有问什么,开车离去了。

这位男士也许是便衣警察,特意在观察我们吧?看我们背着那么重的背包在行走,再加上谷居士的介绍,他也没有说什么。警察应该尊重宗教,保护宗教。不要像王爷府的警察似的耀武扬威,跟过去王爷府的打手差不多,不讲道理,狐假虎威,白拿国家俸禄。

承德市里有班禅行宫,说是过去的皇帝到夏天都到承德来避暑。

中午是在一个隧道前方上面的一个山洼里过的斋。斋后没休息,又背包上路了。下午走过承德市区,在一个转盘的路边休息。谷心与吴强居士向师父告别,回大连。拿出地图看了路线。有过来围观的人又向他们问了一下,奔张家口方向的路线该从哪里走。其中有一位骑自行车的男众大声地跟别人说:“他们走着走着。”感到很奇怪似的。他见我们开始走了,骑车子在前边给我们指路,奔丰宁方向走去。

至傍晚天黑后,行至一座大桥下的一沙滩上休息。

八月二十八

早三点起来。走上公路,又向前方走去。上午,穿越一条隧道。

乞食时间又要到了,师父带我们下公路向村里走去。这的公路离村比较远,走了挺长时间才到村子里。路过一座大桥,师父让大家把包放下休息一会。师父去村里寻找过斋地点,没有相当的地方。师父又带着我们背起背包向前边的村子走去。穿越这个村子,到前边的一片苞米地里,师父决定过斋就在这里。

我们放下背包,搭衣,准备乞食。今天重新分组,我与沙弥亲承一组,向村里走去。因为到这个村子来乞食有好几组。我们俩走得比较快,向村子里面走去。选好位置后,开始乞食。来到第一家,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后,从屋里走出来一位五十来岁的妇女。我说:“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这位妇人听后说:“现在也没有食物。”她从兜里掏出钱来给我们。我说:“出家人不要钱。”她听后,回屋给我们拿了不少苹果来供养。我们给回向后离开。

又来到下一家,念了佛号后,出来一位男主人。我们说明来意后,他说没有。我们转身再往另一家走时,正碰上我们去第一家乞食的那家妇女过来,手里拎着一袋火烧。因我们不要钱,这位妇人又到商店去给买的火烧来供养我们。我们让这位老妇人把火烧放进我们的钵里,并给她回向愿她一切吉祥。

我们又来到另一家。门口有一女孩,靠着门。我们向她说明来意后。这位女孩说,她是外地人,做不了主。我们转身离开。又乞了几家,都是没有食物。回到过斋地点。等都回来后,开始过斋。斋毕,休息一阵,师父带我们又向前方走去。

至天黑后,在公路一侧的空地上过宿。

八月二十九

早三点起来,又顺公路向前方走去。天亮在路边休息时,见太阳边有两块彩虹。瑞相出现,这大概是吉祥的象征吧!见有头陀僧的出现诸佛欢喜,龙天的善佑吧!

今天是师父闭关出关的八周年了。不禁感到十分的感慨。师父从出关到进入大悲寺,一晃已过去八个年头了。自己在修行上还没有多大进步,很是惭愧。

师父带我们上路和在行走时,一辆黑色轿车开过来,停在我们的边上。从车上下来两位女士,来到我们面前,手里拿着一沓纸币要给我们。师父说:“出家人不要钱。”这两位女士听说我们不要钱,又说道:“那给你们庙上作灯油钱。”师父说:“灯油钱也不要。”这两位女士听后,感觉很惊讶!无可奈何地把钱拿了回去,上车离去。

有一位骑摩托车的的男士过来,给我们每人供养了一瓶矿泉水。我们拿出来结缘品送给他结缘,并祝愿他吉祥。

快到乞食时间了。师父让大家休息,去找过斋的落脚点。这时,来了一位警察,手插在裤兜里敞着怀,来到我的面前,问我们:“干什么的?”我说:“出家人行脚。在这休息一会儿,一会就走。”我问:“你有什么事吗?”他回答:“没有事,看看。”又瞅了瞅,开车离去。师父回来,领我们来到了公路侧面的一条土路的边上,今天就在这里过斋。

大家放下包,搭衣、持钵、入村乞食。今天是与沙弥亲承一组。这个村子比较小,再加上有的人家锁门,乞了几家都没有乞到,不是家里没人,就是没有食物。“若见空钵,当愿众生,究竟清净,空无烦恼。”回到过斋地点。师父他们都已经回来坐好了,开始过斋。

正过斋时,又来了几位警察。刘洪伟怕影响我们的过斋,过去与他们讲出家人过斋,不能说话。等我们过斋后,刘洪伟说,警察告诉说是他们所长让来的,说是过一会就走怎么没走。让咱们半小时之内离开这里。师父听后,让大家洗漱。漱后背包离开这里。又顺着公路向前方走去。

天黑后,在路边的一块空地上休息。

八月三十

上午,来到一个桥边的路边上,分二路乞食。我与亲融、亲承等过桥去乞食。师父则顺路上村里乞食。我与亲承沙弥一组。一般家里都锁门。

我们来到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有五、六十岁的妇女。问明了情况后,端出一盆米饭来供养我们。我们给回向后,离开这家来到了下一家。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六、七十岁的老婆婆。问明情况后,也没说给也没说不给,转身回屋了。一边走一边嘴里还叨咕着:“年纪轻轻的大小伙子,不找对象。”她大概是称赞我们吧!佛说:“家庭就是火宅。”不成家不就是从火宅里跳出来了吗?

不长时间,这位老妇人从屋里出来。一手拿着钱,一手拿着装食品的器具到我们面前说:“早晨做的烧饼,还有三个了。”怕不够,让我们:“拿钱再买点别的吧!”我们说:“出家人不要钱。”让她把钱收回,并给她回向。因大门离屋门口有点远,我们又往前走了走,又念了几声佛号。透过窗户见一老妇人直朝我们摆手。

我们走出了这家。到了下家,在门口见一位老态龙钟的老人,走路还颤颤巍巍的。我们向他说明情况后。他说:“你看我这样,哪有东西给你们。”我们离开这家。“莫待老来方学道。”等到老死再想修行什么都晚了,很痛苦的。趁年轻,一定要好好修道。

又来到另一家,供养了三袋方便面。由于时间所限,不能再乞了,我们回到过斋地点。大家正准备过斋时,来了两辆车,是当地派出所的,检查了我们证件。见没有什么事,很客气的离开了。大家过斋后,稍休息就又上路了。

今天月末,是应该诵戒的日子,行脚在外,也应诵戒。师父选了一高山上的一块土地,在上面往下一看,有一种居高临下的感觉。比丘师父们在一起,沙弥则到另一处诵戒。僧众结界,然后再诵戒。

诵戒后,大家走下山,又顺公路向前方走去。在路边有一所小学,正逢放学时。见我们行走,一些小学生都很好奇,在我们的身边随同行走。

行至前方,大家到路边的地上休息。有一老者过来,说他已经有几十年没有看到穿大领衣服的了。大家拿出楞严咒护身符送给他们结善缘。休息一阵,又上路了。

至天黑时,行脚至前方一个石场的空地上露宿。

九月初一

早晨起来,收拾好背包,过一个隧道。上午进丰宁县境内,来到一村边上有一进山的山口上,地挺平整的。

今天乞食,我与亲义师一组。师父分好组以后,按次序向村里走去。我们按师父吩咐,来到这个村子。村子人家比较少,再去了锁门的,就没有几家了。

我们来到一家门前,念了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妇女,到我们面前就掏钱给我们。我说:“出家人不要钱,只乞点食物。”她听不要钱,要食物,很痛快的说:“那有。”转身回屋,拿出来三个馒头供养我们。我们给回向后,离开这家。

来到下家,没有人。又来到一家,喊了几声佛号后,从我们边上过来一位男子,他已经在观察我们了。见我们在敲门,他过来把门打开,回屋拿出两块月饼来供养我们。我们给他回向,愿他一切吉祥。

又来到一家,出来一位妇女,供养了我们两个窝头,我们给回向。又到下一家,说已经有师父到他家乞过了,有一盆饭已经给出去了。我们回到过斋地点,等大众都回来后,开始过斋。斋后休息了一阵,又上路了。

晚上露宿在一个无人的矿山上,今天晚上是行脚的最后一晚上了。每年行脚最后的一晚上都住在一高处,而且一年比一年高,今年又住到了高处。这说明什么呢?是巧合吗?

九月初二

  早三点起来,顺路走上公路,又往前方走去。这次行脚到今天中午就结束了,不觉感到很惭愧。在行走时,一辆黑色轿车停在我们的前方。见我们行走,问:“你们干什么的?”没有人去应答他们。他们开车离去。我们则继续向前行走。让他们留下一个很好的记忆吧!

天亮后,行至路边休息时。过来一辆警车,从车上下来几位警察,非常严肃,来查老曲他们的驾驶证。只有交通警察才有权查看司机驾驶证,他们不知他们已经是属于违法行为了。不一会儿,老曲过来,跟师父说:“他们是公安局的,要查看咱们证件。”这时候,警察过来,让我们出示证件。师父问他们:“你们是哪的,有证件吗?”为首的一位说,他们是丰宁县公安局的,出示了证件,说,“我们可以查你们证件,你也可以看我们的。”

这时,又来了两辆警车。从车上下来不少警察,来到我们跟前。大概能有二十来位吧?这次可是兴师动众了!他们查看了证件后,好像不放心似的。有一位打电话查询了毛祁派出所电话,然后向毛祁派出所打电话问是否有大悲寺,并且询问是否给开的证明。接电话的说证明他不太清楚,得等八点三十以后。为首的几位又到一起商议了一下,见没有什么。如果是假的话,见到这种情况,早就伏首就擒了。但是看到我们个个都非常镇定,没有什么异常。有一位警察还拿我们的方便铲看看。我们告之,那是法器,不能随便动,让他放下。警察上车离去,并且有一位还向我们合十。我们稍休息,又上路了。

  行脚僧的到来,只能会给地方带来吉祥。为什么警察会屡次的出现查问我们呢!世俗对佛法的误解太深了,就知道出家人化缘、要钱,没有什么出奇之处,岂不知还有头陀僧的存在。如果普天下的僧人都能不摸钱,那世人对僧人的误会就会解除,佛法就会大兴。警察也不会来干扰,而且还会保护。就像我们前年行脚到凌海。当警察知道我们是真的后,开车在前边护送我们出凌海。对假的一定要严厉打击,还我佛教清白,对真的一定要保护。

  在末法时期,魔强法弱的时候,人心不古,世风日下。出家人一定要经受住考验。出家人要少欲知足。师父过去跟我说过一句话:“宁可千日不悟,不可一日错路。”一旦走错路,再想回头就很难很难了。世间之人追逐名利、财色,就像一个无底洞,无有满足之心。可悲可叹!

  在明朝时代有位叫朱载育的诗人曾经写过“十不足”。在这里不妨供养大家:

  “终日奔忙只为饥,才能有食又思衣;

  置下绫罗身上穿,抬头又嫌房屋低;

  盖下高楼并大厦,床头缺少美娇妻;

  娇妻美妾都娶下,又虑出门没马骑;

  将钱买下高头马,马前马后少跟随;

  家人招下十数个,有钱没势被人欺;

  一铨铨到阁老位,每日思慕做皇帝;

  一朝南面做天下,又想神仙下象棋;

  洞宾与他把棋下,又问哪个上天梯;

  上天梯子刚放下,阎王发牌鬼来催;

若非此人大限到,上到天上还嫌低。”

  出家之人是少欲无为的非同世人。清高的品格来自于佛陀的教法,已经有上千年的历史了。

  现有一首大清顺治皇帝写的赞僧诗。也不妨供养给大家,同沾法喜。

  “天下丛林饭似山,钵盂到处任君餐;

  黄金白玉非为贵,唯有袈裟披最难;

  朕为大地山河主,忧国忧民事转烦;

  百年三万六千日,不及僧家半日闲;

  来时糊涂去时迷,空在人间走一回;

  未曾生我谁是我,生我之时我是谁;

  长大成人方是我,合眼朦胧又是谁;

  不如不来亦不去,来时欢喜去时悲;

  悲欢离合多劳虑,何日清闲谁得知;

  若能了达僧家事,从此回头不算迟;

  世间难比出家人,无牵无挂得安宜;

  口中吃得清和味,身上常穿百纳衣;

  五湖四海为上客,皆因宿世种菩提;

  个个都是真罗汉,披搭如来三等衣;

  金鸟玉兔东复西,为人切莫用心机;

  百年世事三更梦,万里乾坤一局棋;

  禹开九州汤放桀,秦吞六国汉登基;

  古来多少英雄汉,南北山头卧土泥;

  黄袍换却紫袈裟,只为当年一念差;

  我本西方一衲子,为何落在帝王家;

  十八年来不自由,南征北讨几时休;

  我今撒手西方去,不管千秋与万秋。“

  如果皇帝都像顺治皇帝那样,那何愁佛法不兴。

  我们正在往前行走时,一辆白色轿车到我们身边停下来。从车上下来两位女士,来到师父面前,手里拿着钱递过来。师父说:“出家人不要钱。”她们听后,问:“那给你们买点什么吧。”她问地里干活的人:“你们这里有没有卖吃的。”干活的人回答:“没有”她们上车离去。师父说休息,大家把背包放下来,坐下休息。不长时间,那两位女士开车过来,给买的八宝粥与饼干来供养我们。我拿出结缘的法宝送给她们,她们开车离去。有福的人会随时抓住培福的机会。无福的人给送到跟前他都把握不住。

时间过得好快,又要到乞食时间了。师父带我们来到了路边一条进山的小路上。今天中午就在这过斋。大家放下包,开始搭衣,入村乞食。

我与亲义师一组。大多家里都没人。从前趟街走入后趟街,不是没有饭就是家里没人。我们托空钵往回走。

见有一条进山的路口有几户人家,没有抱多大希望走过去。走到最后一家。念了几声阿弥陀佛,出来一位六十来岁的男人。他问明了情况后,回屋给我们盛了两碗新做的大米饭,饭的上面还有菜。我问:“菜是否豆油做的,里面有没有葱、蒜。”他回答:“没有。”我们给这位老者作回向,祝他吉祥。

往回走,至道口时。往山坡上还有一家。亲义师说:“去看看吧!”我们走过去,念了几声阿弥陀佛。从屋里出来一位女子,手里拿着两个苞米面大饼子出来供养我们。也没问什么,把饼子放进我们的钵里,转身回去了。我们给予回向,祝愿她吉祥。返回过斋地点,师父他们都回来啦,在等着我们。我们把食物倒出去,坐下来开始过斋。

斋毕,休息一会。大石桥王志武居士,领车来接我们返回寺院。深圳罗颖欢居士向师父告假。王昌居士开车给送往丰宁县车站。师父安排我们上车返回寺院。

第二天早七点钟在过曹家堡村的前边下车,大家背好包,向寺院走去。当家师率四众弟子至桥前跪迎头陀僧的归来。我们进入大殿。师父拈香、唱赞。在师父的开示中结束了今年的行脚、乞食。

  师父让写体会报告。自己愚痴,没有体悟到师父的苦衷。其实写体会也是让我们重走行脚路,种个正法的种子。做为佛弟子都应有护持正法的责任。写一遍就会加深一遍印象。让它种在八识田里,生生世世能童贞入道,跟随师父行持头陀法。佛言:“有头陀僧在,就有正法在。”让佛法永远发扬光大,让正法永存。常行头陀,正法久住。

由于我水平有限,才疏学浅,没有多少文化。如有写错地方,还望师父与大众师们慈悲,加以指正。

最后,让我们来共同祝愿:“佛法常兴,*轮常转,国基巩固,世道安昌。”

  惭愧沙门 释亲藏

  二〇〇七年十二月十一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二〇〇七年行脚乞食体会(释亲昌 比丘)
下一篇:二〇〇七年行脚报告(释亲空 沙弥)
 走向回家之路(释传了)
 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释亲空 沙弥)
 行脚记事——二〇〇九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空 比丘)
 妙祥僧团 人人称赞 以身示法 头陀弘遍(释亲船 比丘尼)
 戒场亲历记——受戒体会报告(释亲空 比丘)
 去垢行——二〇〇五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 沙弥)
 二〇〇九年受戒体会报告(释亲无 比丘)
 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报告(释亲指 沙弥)
 二〇〇五年戒七总结(释亲昌 比丘)
 如来正法代代相传(释亲船 比丘尼)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修行直指(悟公上人)[栏目:其它法师]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一五六二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十六集]
 神通第一目犍连之死[栏目:上师讲故事]
 杂阿含经卷第三(八五)[栏目:杂阿含经]
 006 楞伽阿跋多罗宝经(刘宋 求那跋陀罗 译)[栏目:01 经典]
 净宗朝暮课诵经文讲记 第五卷[栏目:净空法师]
 请问如何帮助孩子的教育,并使其人格及道德上,要有菩萨心利益众人。[栏目:答疑解惑·净空法师问答]
 观心·开心 第10章 禅定与智慧[栏目:依昱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