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二五 沐浴场本生谭
 
{返回 第一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906


                二五  沐浴场本生谭
                                                               (菩萨═贤臣)
        序分  此本生谭是佛在祇园精舍时,就法将舍利弗之弟子,出家前为黄金匠之
    比丘所作之谈话。唯佛具有知他心意之他心知通,其它诸人则不具有。因此法将自
    身缺他心知通,故亦不知弟子之他心知通,因而只说不净业处(不净观法),然对此
    弟子并不相应。何以故?彼顺次于五百生间,出生黄金匠之家,常久期间,只见黄
    金,心受熏染,所谓不净之事,于彼并不适当。因此,彼不起相不净之观念,四个
    月间,时日空过。法将不能授自己弟子阿罗汉果,彼思惟︰「彼确只能依佛之力,可
    为教养!予将携往如来之前。」于未明时刻,携彼往如来之前。佛问日:「舍利弗!
    何故一人携比丘前来?」舍利弗:「世尊!予授彼业处,经四个月,彼仍不起相不净
    观念。予思惟,只能依佛力可为教养!是故前来尊前参谒!」佛:「舍利弗!汝授弟
    子如何之业处?」舍利弗:「不净业处,世尊!」佛:「舍利弗!汝无知众生心中之通
    力,汝且离去,夕时携汝弟子前来!」
        如是佛与长老暇后,与彼比丘相应之下衣与上衣,带彼行乞,并与彼美味之嚼
183 食(硬食)噉食(软食),然后佛由大比丘众围绕,再归精舍。佛于香室(佛房)度
    过昼间,夕时带彼比丘游行,使庵罗果园出现莲池,(佛以神通力)于其莲华丛中出
    现一大莲华。佛使此比丘目注莲华而坐,然后佛入香室。比丘不断注视莲华,佛使
    莲华枯萎,枯萎之中渐见褪色,由边缘落叶,忽而尽落;然后雄蕊枯落,只余果皮。
    比丘见此自思惟:「此莲华不久前色美,见而心爽,今忽褪色,叶蕊枯落,只余果皮。
    如是莲华衰老,我身能不衰老耶?」于是彼得诸行无常之正观。佛知彼心己起正观,
    坐于香室放大光明,唱次之偈:
                  应断自爱心 1        手折秋莲华
                  唯进寂定道          善逝示涅槃
        佛唱偈竟,彼比丘证得阿罗汉果。比丘自思惟:「我实由一切诸有(生存)解脱
    矣!」于是,感兴而唱次等诸偈:
                  渡尽此一生          其心得圆熟
                  身心法漏尽          保此最后身
                  善守清净戒          诸根得寂定
                  月由罗喉口 2        脱出被蚀身
                  愚痴大黑闇          一切诸心垢
                  遍布我身中          排除尽无余
                  恰如日光明          辉映千光线
                  如日在虚空          遍照诸空中
        彼唱此等诸偈后,再往佛前礼拜,长老舍利弗亦来向佛礼拜,然后携弟子离去。
184     此事遍知诸比丘间,诸比丘坐于法堂,赞叹佛之威德,彼等互语曰:「诸位法友!
    舍利弗无知他人意向之明,故不知己之弟子意向。佛则知此,于一日之间,与无碍
    辩同时授与阿罗汉果。佛之威德,甚为广大!」
        佛来着于设座问曰:「汝等比丘!会有何话集于此处?」比丘等答:「并无他
    话,实为世尊对法将舍利弗之弟子意向能与洞察所作之谈话!」佛言:「汝等比丘!
    此非不可思议之事。我今成佛,知彼意业,然于前生亦知彼意业。」于是佛为说过去
    之事。
        主分   昔日,于波罗奈都梵与王治国时,尔时菩萨于物质精神双方之事,为王
    之指导。时有诸人于王宝马之沐浴场沐浴其它驽马,宝马而使向驽马之沐浴场进入
    时,心起嫌厌而不入。马丁往见王告曰:「大王!宝马不入沐浴场!」王遣菩萨云:
    「贤者!宝马何故不入,请往一观!」菩萨:「谨遵王命!」彼往河岸检视宝马,知无
    疾病,何故不入浴场?彼于熟思后思得:「此盖为最初有他马沐浴,彼因嫌厌而不进
    入!」于是问马丁曰:「此沐浴场何人先为马沐浴?」马丁:「有他之驽马先为沐
    浴!」菩萨察知其意宝马因自重心故,嫌厌而不欲沐浴,可牵往他之浴场沐浴。菩萨
    云:「马丁!汝以酥蜜、砂糖,调和乳糜,时时食之,亦将餍饱!此马多次于此浴场
185 沐浴亦将嫌厌!汝可牵至其它浴场使浴,且使饮水。」于是为唱次偈:
                御者!他之诸浴场
                如人饱乳糜
        诸人闻彼之言,将马入他浴场,使之沐浴饮水。马于沐浴饮水期间,菩萨往王
    之前,王:「如何?马沐浴饮水耶?」菩萨:「均已为之。」王:「最初何故不入耶?」
    菩萨:「如是之故。」一切向王申告。王:「如是能知畜生之意,甚是贤者!」王授菩
    萨以大荣誉,命终随业报而离此世。菩萨亦随业报离此世而去。
        结分  佛云:「汝等比丘!我知彼之心意非自今始,前生即已知!」此佛述此法
    话后,连结作本生今昔之结语:「尔时之宝马是彼比丘,王是阿难,贤臣即是我。」

    注 1  法句经二八五
       2  为阿修罗之事,日月入其口即为蚀。

 


{返回 第一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二六 女颜象本生谭
下一篇:二四 良马本生谭
 第一章 无戏论品 一 无戏论本生谭
 五七 猿王本生谭
 一二五 伽他哈迦奴隶本生谭
 二五 沐浴场本生谭
 五 稻秆本生谭
 第四章 雏鸟品 三一 雏鸟本生谭
 一一五 警告者本生谭
 一八 死者供物本生谭
 九五 大善见王本生谭
 四七 酒本生谭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一念之差[栏目:律典故事]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