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四○八 陶师本生谭
 
{返回 第七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95

                四○八  陶师本生谭
                                                            〔菩萨=游行者〕
        序分  此本生谭是佛在祇园精舍时,对烦恼之调伏所作之谈话,此事于水本生
    谭1(第四五九)中将为说明。当时舍卫城有五百之同朋出家,住于黄金敷成之祇
    园精舍,于午夜中起色欲想;佛对自己之弟子等夜三度、昼三度,一昼夜间六次设
    法,宛如雌鸟护卵、犁牛护尾、母之爱儿、只眼者守眼,与以看守,随时调伏起来
    之烦恼。佛于当日之午夜中,观察祇园精舍,知比丘等欲想之动向,佛思:「此等比
    丘之间所起之烦恼成熟,将破罗汉性之根本,故我今调伏彼等之烦恼,使彼等之罗
    汉性显现。」佛由香室出,呼长老阿难命之曰:「汝集合住于黄金敷成之精舍比丘诸
376 人。」大众集合已,佛坐于所设之座,佛言:「汝等比丘!心中为所起之烦恼所左右,
    实为不正,实则烦恼增大,如仇敌坐大,导致破坏。比丘对如何微细之烦恼,亦必
    须调伏。古之贤者对仅只微细之业因,尚加注意,调伏心中所起之烦恼,达辟支佛
    之境界。」于是佛为说过去之事。
        主分  昔日,梵与王于波罗奈治国时,菩萨生于波罗奈之郊外某陶师之家庭。
    彼达成年,建立家计,得子与女,依陶师之工作养育妻子。
        尔时,迦陵讹国之捺多布罗市有名伽兰多之王,彼与诸多之从者往庭园,在园
    门之处见结有美丽果实之庵罗树,彼于乘坐象之背上伸手摘取一房(一串),入于园
    内,坐于华丽石之玉座,与分某些可得者后,自食庵罗之果。于王取庵罗果之后,
    大臣婆罗门家长等思惟他人亦将来取,于是由彼树上击落庵罗果食之,如此屡次前
    来,登树用棒敲击,折落树枝,甚至未熟之实,亦均食之无遗。
        王于庭园,游乐终日,黄昏乘严饰之象背而归之途中,见彼庵罗树,由象身降
    下,往树之根部,眺望彼树自思:「此树于晨起见之,尚结实累累不倦之态,非常美
    丽,今其果实被夺而击毁,失去光彩而立。」王再往其它场所眺望时,见未结果实之
    其它庵罗树,王再思考:「此庵罗树未结果实,如宝石裸山之美丽,然此树为结果实
377 而遭不运。如此家庭之生活,实亦类似此木,出家生活实类似无实之树;富裕者有
    恐怖,贫困者无恐怖,予亦必须为不实之树。」如是彼以果树为所缘,立于树之根元,
    熟思三性2,而完成观念,得辟支佛智慧,于是王思:「胎囊今由予脱落,于三界断
    除系缚,净化轮回之污积,泪海干,骨壁破落,予已无再生之系缚。」但彼仍为一切
    装饰所饰而站立。尔时大臣等言曰:「大王!陛下已十分长期之间站立矣。」王答曰:
   「予非为王,予为辟支佛。」大臣云﹕「大王!辟支佛非如王之姿态。」王云﹕「然彼等
    为如何之状?」彼等答:「剃除须发,着袈裟衣,与家族种族不相亲近,如风吹过之
    云,或如由罗喉遁逃之月,住于雪山之上香醉山洞窟之中,大王!辟支佛乃如是者。」
        尔时王扬起其手,触摸其头,消去俗人之象征,表现沙门之形:
                  三衣与铁钵        剃刀针带纽
                  水囊共八物        比丘慎适应
        所谓僧之资具附于身上。彼立于空中向大众说法,然后通往虚空,向高峰雪山
    中难陀姆罗洞窟而去。
        于健陀罗国得叉尸罗市有名那迦吉王,在赴高殿玉座之中央时,一妇人两腕嵌
    有镂钻宝石之腕环,与彼坐离甚近,正研磨馥郁之香。王见之自思:「此等宝石之腕
    环离开之时,互相不触,亦无音声。」王凝目注视。尔时彼女将腕环由右手嵌入左手,
378 以右手集香,开始磨细,而在左手之腕环与他环相触而出音。王见此二腕环互相接
    触而出音之事,自思:「相离则此腕环互不相触,然与他物相触则出音;恰如其状,
    此等生存者相离,则无接触之事,亦无出音之事,彼等为二为三,相互接触,则造
    成喧嚣。予支配迦湿弥罗与健陀罗二王国之住民,而予亦应如单一之腕环,不支配
    他人,而只住于支配自己。」彼以腕环之摩擦为对象,居于座上,熟思三性,完成观
    念,得辟支佛之智慧。余事如前所说。
        毘提诃国之弥提罗市有名尼弥之王,朝食后,为大臣所围绕,开窗下望街路。
    尔时一鹰由屠场取来一片之肉,飞至空中,数只兀鹰与他鸟一同,到处包围此鹰,
    为食物而用嘴啄、翼打、足踏,鹰不堪己之被击,弃离其肉,为他鸟所取;余鸟弃
    击此鹰,追击他鸟,彼亦放弃之时,他者更又取彼,而彼等亦同样啄彼。
        王见彼等众鸟自思:「任何一鸟,取肉者即有苦痛,任何一鸟,放弃者即有幸福;
    任谁贪五欲者即有苦恼,不然者即有幸福。此等之事,实多物之普通现象,然予有
379 六千之后宫,予如鹰之放弃一片之肉,而弃舍五欲之乐,则可生为幸福。」而彼不断
    充分考虑,熟思三性,完成观念,得辟支佛之智慧。余事如前所说。
        于北部般遮罗国堪匹拉市有名顿穆迦王,朝食之后,为一切装饰所饰,由大臣
    等围绕,开窗下望宫廷。尔时,牝牛之小舍门户启开,牡牛等由小舍出来,为爱欲
    追逐一只牝牛,而持有锐利角之一匹大牡牛,见一只牡牛之来,燃起爱欲之嫉妒,
    用彼之锐角,突向彼之股间,由突裂开口之处,内脏跳出,彼当场死亡。王见此自
    思:「此等生物,以动物为始,为爱欲而受苦痛,此牡牛因爱欲而死,他之生物亦依
    爱欲而被困扰。予必须舍弃困扰此等生物之爱欲。」彼立而熟思三性,完成观念,得
    辟支佛之智慧。余事如前所说。
        其后某日,此四人之辟支佛,思行乞游行之时,出难陀姆罗洞窟,于阿耨达
    湖水中,使用可以洁齿之蒟酱杨子,注意洁〔净〕身体,立于(雄黄)平原整顿下
    衣,着衣执钵以神通力升至虚空,踏五色之云,在波罗奈郊外路程不远之处降落,
    而于适当场所挂衣,执钵进入市外,连续乞食,遂来至菩萨之门前。菩萨见彼等欢
    喜,请彼等入其家,设座使坐,与彼等洗水3, 供坚软美味之食物,然后坐于一面,
    敬礼僧伽之长老已,问曰:「尊师!贵师之出家生活,美妙非常,感官甚净,肤色澄
380 清;观如何之对象使贵师得入比丘阿阇梨之出家生活?」而如彼向僧伽长老之寻
    问,向其它长老等处亦来寻问。尔时彼等四人对彼:「予等为如是之国,如是之市,
    如是之王。」云云之状,告以由世间隐遁之理由,顺次各唱一偈:
               一  我见一株庵罗树        林中色深善丰熟
                   结实累累为树害        彻见其理为比丘
               二  名工磨治宝石环        妇人磨香挂两腕
                   两环接触鸣铿锵        彻见其理为比丘
               三  只有一鸟持腐肉        数多众鸟向围攻
                   彼为肉饵被击打        彻见其理为比丘
               四  牛草之中自负行        我见牡牛美有力
                   彼为爱欲遭触毙        彻见其理为比丘
381     菩萨闻各各之偈云:「善哉,尊师!此诸对象与贵师等出家相应。」彼向各各之
    辟支佛呈赞许之词,而彼闻四人之说法后,对家庭生活顿失希望。辟支佛归去之时,
    朝食过后,安乐而坐,菩萨呼妻言:「吾妻!四人辟支佛等弃国出家,无何等执着,
    亦无障碍,得出家生活快乐之味而生活;然予依工资而生活,家庭生活竟有何用?
    请汝留于家中,面对儿女之烦劳。」彼唱次之二偈:
               五  迦陵讹王伽兰多         健陀罗王那迦吉
                   毘提诃王名尼弥         般遮罗王顿穆迦
                   彼等舍弃诸王位         无罪出家成辟支
               六  此等总皆集如神           赫赫光辉如火焰
                   婆伽梵4!我亦独自欲游行  所有诸欲皆舍弃
382     彼妻闻彼之言云:「因贵君闻辟支佛之说教,予亦在此家庭不能满足。」为唱次
    之一偈:
               七  今正无此更优时         贵教于我后难得
                   婆伽梵!我今亦欲独游行 如鸟由手被释放
        菩萨闻彼女之言,默然不语。然彼女瞒过菩萨,欲先行出家,彼女云:「贵君!
    予往水槽取水,请君照看子女。」有如行往其处,取壶而出,彼女往市外苦行者之前
    而出家。
        菩萨知彼女不归之事,自行养育子女,其后彼等稍长,理解事物之时5,使彼
383 等试为炊饭之任,某日稍硬、某日稍软、某日甚好、某日甚劣、某日毫无盐气、某
    日味则过咸。儿童语其父曰:「父亲!今日饭硬、今日饭软、今日甚好、今日无盐、
    今日则盐气过重。」菩萨云:「诚然,爱儿!」菩萨自思:「此诸子女已知生煮、善煮、
    有盐、无盐,彼等可适应自己之性而为生活,予应出家。」然后彼托付子女于亲族,
    彼出家入仙人之道,住于市外。
        如是每日往波罗奈乞食之比丘尼(菩萨之前妻)见彼而相谈:「尊者!子女等依
    付贵君已被杀耶?」菩萨云:「予未杀子女等,予于彼等心已知事物时出家;汝未看
    顾彼等而出家自乐。」于是为唱最后之偈:
              八  彼等分别生与煮          已知盐辛盐气无
                  知诸事物予出家          任行尔事予亦行
        如是彼教诫比丘尼使彼女离去,彼女亦信受教诫,向菩萨告别,往彼女欲去之
    处。实则自当日之后,彼等互相再未会面,菩萨依禅定得神通成为应生梵天界之身。
        结分  佛述此法语后,说明圣谛之理--说圣谛之理竟,五百比丘成阿罗汉
    --而佛为作本生今昔之结语:「尔时之女是莲华色尼,子是罗喉罗童子,游行尼是
    罗喉罗之母,游行者即是我。」


    注1 事,底本为vatthu,乃vatthu 之误。
      2 三性(Tini lakkhanani)即三法印,指诸行无常、一切苦、诸法无我。
      3 洗水dakkhinodaka为「贵水」,尊敬而准备之水,为洗手足之水,故名洗水。
      4 婆伽梵Bhaggavi,从注,婆伽梵即菩萨妻之名。
      5 事物之理解,底本为attano ayanaya janana-samatthatam 「对自己道之理解」,即对
        自己生活道之理解义,故译「事物之理解」。


{返回 第七篇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四○九 坚法本生谭
下一篇:四○七 大猿本生谭
 四一四 不眠班本生谭
 四○四 猿本生谭
 三九九 兀鹰本生谭
 三九七 意生狮子本生谭
 四○二 果子袋本生谭
 四一五 酢味粥食本生谭
 四○九 坚法本生谭
 第一章 尺度品 三九六 尺度本生谭
 四一二 绵树顶本生谭
 四一一 须尸摩王本生谭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体味人生[栏目:闽南佛法学院·学僧园地]
 你得到 所以快乐 但懂得知足 才能常乐[栏目:花开花落·妙语禅机]
 地藏菩萨本愿经讲记 (第四十三卷)[栏目:净空法师]
 暑夜闻钟[栏目:和佛陀一起云游四季·释见介]
 比丘尼传 2 晋 何后寺道仪尼[栏目:比丘尼传·白话文]
 在家做回向可以用中文吗?尊者为什么受戒回向都用巴利?[栏目:玛欣德尊者答疑]
 道绰《安乐集》的净土思想(许抗生)[栏目:净土宗文集]
 放松禅法与妙定功在身心上的实效[栏目:洪启嵩居士]
 385.万松行秀禅师悟道因缘[栏目:480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100.金轮可观禅师悟道因缘[栏目:480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