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脚跟着地 农禅寺禅修干部营讨论题纲 2.逆障的超越
 
{返回 果煜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25
逆障的超越 
 
一、何以「声为定刺」?声音是否就必干扰?
二、对「突起的巨响」如何安顿?
三、上座后或下座时,发热、发冷的现象?
四、打坐酸痛的原因?与对之的态度?
五、观痛的方法,或个人调理酸痛的经验?
六、何以有烦燥或恐惧不安的现象?
七、有「妄想太多,而不能打坐」的可能吗?
八、对妄想的中道态度?
九、昏沉的原因与对治?
十、幻境的现前与超越?
 
一、何以「声为定刺」?声音是否就必干扰?
在我们五根:眼、耳、鼻、舌、身中,乃以耳根最利。《楞严经》谓之有一千二百功德。如眼睛,虽能看前面,但看不到后面;若看左边,则右边便不明矣!尤其更把双眼一闭,便什么也看不见了!所以眼根对修定的妨障较少。鼻根平常能嗅出的气味就已有限了,更不必说在打坐用功时。舌根则食物不送入口中,大可不必担心它会突起作用。至于身根的觉受,亦较有限。而声音,则前后、左右、远近、大小,皆能觉知;且不像眼睛,不想看时,还可想闭就闭。因此在修定时,一般人比较易受到声音的干扰。
 
但是这个世界,不可能没有声音。有人想:都市里太吵杂,我们到山上去吧!但是山上的声音,其实也不少:风声、雨声、虫鸣声、鸟叫声,处处皆是。且以我的经验,在山上因心比较静,所以对声音反而更灵敏。若在都市久住的话,耳朵都有些重听,故隔壁邻居即使吵得天翻地覆,我们却浑然不觉。而在山上,两三百公尺以外的讲话声,还是可听得很清楚。因此绝不要期待,等找到一个完全安静的地方,才来打坐。然声音是否就一定干扰?不一定!但有两种声音,一般人较易受干扰:
 
第一是音乐:节奏很强的旋律,我们心就容易跟着晃动;尤其是自己既熟悉又喜好的音乐,则心一定被牵引过去。有些人甚至打坐时,即使外面未放音乐,但八识田中的音乐,依然响个不停。这我个人的经验相当丰富:在未习禅坐前,我有将近两百张唱片;以经常听的关系,故都耳闻能详。不意却在住山期间,又全部重放过:从小时的儿歌,到贝多芬的命运交响曲,什么都翻出来,听得我欲哭无泪!所以佛教一向主张:不歌舞观听,甚至不唱诵梵呗。确有祂实际的考量。不过这也是因人而异,有些人音乐一停,就脑袋空空;绝不会像我余音绕梁三日还不止。
 
第二是人声:这主要为放不下的缘故。譬如有些人在家里打坐,心里正庆幸,家人都外出了,正好用功!然而电话铃一响,便傻眼了。心想不接,又恐怕漏失了重要的讯息。于是七上八下的,坐不安稳。这不管你最后接不接电话,皆早受干扰矣!然如在上坐前,立愿:不管如何,时间未到,我绝不下座,则便不成干扰矣!故为「放不下」,才受干扰的。
 
其次,又如正打坐时,却听到家人议论纷纷,主题好象有关你的事;于是你便忐忑不安,不知道他们最后会有什么结论?然如果你想:爱怎么说,你们就去说;该怎么做,我自个明白!则何在乎他们议论纷纷呢?
 
有些人对禅堂的香板声很敏感,有些人对禅堂里的哭叫声,特别介意。其实问题不出于声音的振波,而出于自己的在意与否。愈在意者,愈受干扰。有些人平时就易于紧张,而没有安全感;因此一向风声鹤唳,草木皆兵;故一旦打坐,倍受声音的干扰。
 
故对声音所造成的干扰,首先要放下心中的执着:喜欢的音乐,关怀的话题,及安全感的顾虑。其次,对某些不怎么切身,但仍受影向的杂音,便得以接纳的态度去看待它。诸行无常嘛!这世界本就不可能没有声音。如这世界真能无声音,那便如「睡美人的世界」,一切静巧巧的,万物既不能动,也无任何变化,则只是个毫无生机的样板而已!
 
因此于禅修时,对一切声音,当从接纳它,到不管它。让一切声音自来自去,与我无碍。这我曾用一个比喻:如透明的玻璃,既不吸光,也不反光;光从前面来,即后边出;从左面来,即右边出。光绝不在玻璃上留下任何痕迹。同样,我们对声音,既不迎取,亦不排拒;听过即去,不留点痕。于是耳边可有声音,心中却一平如镜。当然能专心于方法,也可减少因声音的干扰。但是专心用方法,却不是为了对抗它;否则,心中还是有窐碍的。
 
如在某个时空,声音非常吵杂,几乎没有一秒间断过;则此时,不妨改用「观音」法门,放松地听而不作分别,这也能使心慢慢安定下来。
 
二、对「突起的巨响」如何安顿?
有人说:先作心理准备,这个世界本就是随时会有巨响的:或是禅堂中的香板声,或是家中的电话响,或是大风震动了门窗。既有充足的心理准备,那便不是突起的巨响了。有人说:这刚好借境练心,用来试试看你定功如何?这些说法当然都没错!不过我仍要重申「安全感」的心结:愈怕死、愈没有安全感的人,愈容易受到突起巨响的冲击。因此先前的心理准备,其包括对死亡与安全感的淡化。
 
然而说归说,做归做。很多人于巨响的当下,还是免不了被吓一跳;于是或心蹦蹦地跳,或冷汗直流,身心皆无法安顿。其实,在我们心被吓一跳的当下,气也跟着被惊散了;于是像倾覆的水,难以回收。
 
因此所谓的心理准备,除包括对巨响的认知与接纳外,还包括要于巨响的当下,得马上作好「收心、敛气、下沉」的工作。这才能做到既不受惊吓,也不至散气。说到这个,我也是蛮有经验的:最初我在禅堂,乍听到香板声时,不但被震得跳起来,甚至还翻跟斗。然在我学会收心敛气下沉之后,不但不再震动翻跟斗,反而在听到香板声的当下,还会有通身舒畅的觉受,这确是借境调心!在禅宗史上,有不少公案(如虚云老和尚)是因听到巨响而开悟的。为何有的被吓得魂不守舍,有的却因此开悟了呢?也许就为「收敛」与「惊散」的差别吧!
 
如果有些人不管怎么说,反正到时候,还被吓得心蹦蹦地跳,或冷汗直流。则此时宁可先放松,暂时不数息;或先深呼吸几下,或默念几声佛号。尤其当知,在你意识到巨响时;其实它早就过去了。而我们往往把它留在心中,造成持续性的震撼。本来只一秒钟的事,结果造成三、五分钟、甚至更久的不安。所以当很快地将巨响的阴影,排遣出去;则我们内在自我调理的机能,便能慢慢将身心安顿好。这样过一段时间后,再恢复数息的方法。
 
有人也说:当下不能起瞋心。这也没错!不过因此而起瞋心的人,倒还不多呢?
 
三、上座后或下座时,发热、发冷的现象?
关于上座后发热的现象,已于结手印、盘腿中略述。现更补充一些:我们平时手脚左右分置,都在散气状态;然因身体也在不断地补充、平衡,故反而没什么异样的感觉。而今禅坐,既结手印、盘腿、舌顶上颚,又数息、敛气、收心;皆使内气消耗的少,而身体却如常供应。故能量便屯积起来,而使身体有发热的现象。
 
然而这仅是短时间的不平衡而已!待身体发觉能量不需要供应那么多时,它就能减少供给,而再恢复到平衡的状态。所以只要宽心勿躁,约十分钟左右,它就调整过来了。因此只要心里明白、宽缓,倒不必急着用什么方法去对治。然若持续太久,影响身心的安宁,则可有几种对治方便:
散手不结手印:详如前之已说。
 
 
着意于吸气的阶段:我们的呼吸中,呼息热,而吸息凉。故着意于吸气的阶段,以对治身体发热的现象。(发冷,则着意于呼息也)
 
 
观想清凉:或观想头上甘露灌顶;或观想流汗时,热气随着排出;或观想通身毛细孔舒张、清凉。
 
 
大致而言,发热多是正常的调适过程,可不必太在意。
 
其次,发冷现象。如于禅坐间发生,大致也是正常的调适过程,故也不必太在意。虽然有因毛细孔舒张,而感到发冷者;但那时内气还正足(为内气足故发热,毛细孔才舒张。)故不必担心感冒的问题。当然也有人,非得披上层层的披肩、风衣、帽子,像个蒙古包似的。
 
但如果是下座后的发冷,倒须注意一下:一般人下座后,气便很快散了;如这时毛细孔还舒张的话,则寒气长驱直入,很容易感冒的。过去曾有段期间,我经常感冒,就是为了这个缘故。后来学会一下座,就用风衣,把身体紧紧包起来,待身体暖和后才予放开,感冒情况才渐消失。如时间有限,必须赶紧起身,也须先作好全身的按摩,才能走出室外。切忌去碰冷水,除非已先好好按摩。
 
有人问:禅坐时,却发冷汗?这可能与体质有关,也许气比较虚吧!至于如何对治,我没有把握!最好去请教中医生吧!但反过来说,如曾经常这个样子,却也没什么后遗症,那就当它正常的吧!
 
四、打坐酸痛的原因?与对之的态度?
关于打坐酸痛的原因,有的是很直接的,如坐姿不适。有的人用的蒲团比较硬,若坐时又刚好卡到某条筋,则坐上后不到五分钟,一定酸痲的。如果是这种酸痛,当然得马上纠正,而不必徒为辛苦煎熬;因为这种酸痛,通常不到五分钟,就一定会发作的。
 
 
有些酸痛的原因,乃为肌肉没有放松。这最好在上座之时,先检查、放松,而不要等酸痛了,再来放松。
 
 
气血不顺:既盘腿又坐在蒲团上,故腿部肌肉受到压迫,气血运行较不顺畅,因此酸痛。这尤其发生在关节的部位,如膝盖、脚踝。但这些部位的酸痛,大都放腿后三、五分钟,即能恢复正常的,故也不必太在意。
以上酸痛的现象,对初习禅坐者,乃家常便饭也!然一般人还都以负面的角度去看待它。但以下者,乃大不相同也。
 
 
有些宿疾、旧伤之处,并未真的复元了(但平时,并不觉得酸痛,或只偶而有些隐隐的酸痛。);故气血乃在不通畅的状态中。而现因禅坐的关系,气渐养足;于是「气攻病灶」,将强行通过彼淤塞处,故有「正邪交战」的痛觉。
 
 
此之痛觉,既原因与以上者不同,在觉受上亦有蛮大的差异。原因:一为本来还通、现在不通,而有的酸痛;一为本来不通,现将渐通而有的痛觉。其次,在觉受上:一为酸痛;一为从闷胀、发烫到刺痛,且这刺痛厉害时,就像蜜蜂在螫;或用锥子在凿一般,非常难受。然而大部份人往往将两者混为一谈,且都以负面的角度看待它!反正就是痛!就是不舒服嘛!于是都怕痛、都想逃避它。其实这种痛,对宿疾、旧伤之复元,是绝对有帮助的。这痛,痛过极点后,若由闷胀、发烫、刺痛,而转清凉、通畅、轻安,那病患早就好了。
 
其实,前述1、2、3之酸痛,也可以说是气血不足才有的。若禅坐一段时间后,气能养得饱饱的,也将会慢慢消失的。因此,可将一切酸痛、闷胀、发烫、刺痛,都视为正常的过程。从正面的角度去看待它,去接受它;则即使身体仍痛得要命,心里却只踏实安稳。也有人说:将之视为业障显现,当以惭愧、忏悔的心,去接受它;甚至以「主动受报」的心,来期待它。
 
总之,不要用逃避求免、或怨尤无柰的心,来看待它。经常有人会问:「要坐到什么时候,才能不再酸痛?」我总是回答:「你愈期于它不酸痛,只将让你更难熬而已!但当你能用正面的角度,去看待它,去接受它,它便不是问题矣!」
 
五、观痛的方法,或个人调理酸痛的经验?
打坐本是为了练心,非为练气功,更非为练腿功;故当一心一意于当下的方法。虽明知在坐一段时间后,渐会有痛的觉受;但在未痛之前,却不必介意有痛的可能。即使已有些痛觉,仍应以「接受它」「不管它」的心态,而继续于方法的用功。
 
但是痛到后来,已全然被痛的感觉所笼罩,而无法再好好用方法了;此时若还不放腿,则可用「观痛」的方法,以为对治。观痛的方法,大致有两种:
趋近:一般人对于痛的态度,首先是厌恶,其次是逃避。而此趋近法却是相反地,要把痛拉近一点。就是仔细去瞧瞧:痛在那里?痛是什么?像提着灯笼在寻找东西一般,甚至像外科医师在解剖病患一般。痛是痛在什么地方?痛在腿!腿的那个部位?腿的脚踝!是脚踝的那一条筋在作怪?……如此追根就底,去寻出痛的本源!或问:痛的感觉像什么?是酸痛?还是刺痛?像蚂蚁在咬?还是像火在烫?请仔细观察清楚,再回答!
很多人只是直觉得痛很可怕,而未眼睁睁地看清楚「痛的本来面目」,只是愈想愈怕而已!事实上当你决心,好好地把它看清楚时,才发觉它,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可怕。
 
 
推远:现在虽感觉痛,然是「谁」在痛呢?是腿在痛!故是腿痛,而非我痛。是腿痛,就还可以忍受;是我痛,就忍无可忍。其次,是腿的那个部位在痛呢?是腿的脚踝痛!只脚踝痛,那还好;至少不是整条腿都在痛!然后再看,是脚踝的那个部位在痛?……如此愈推愈远;愈推愈与自己不相干;能纯把痛当作一个对象看,故是它痛,而非我痛。
以上用观痛的方法,痛还是存在的,但感觉却完全不一样。至少心中已无对立、矛盾、烦恼。也许痛过极点,否极泰来,渐由闷胀转通畅,由发烫转清凉,由痛苦转痛快。常谓「不经一番寒澈骨,焉得梅花扑鼻香」曾痛过极点的人,对此都会有贴心的体验。
 
最后个人调理酸痛的经验:我听说有人,以「能捱一分钟,即捱一分钟」的态度,竟捱过好多时间。也有人以「反正一放腿,就没事」的心态,捱过最酸痛的阶段。也有人以「身是臭皮囊,就让它痛死算了!」的决心去看待它,而不矛盾、烦恼。最后有人说「再怎么痛,总比癌症的痛好吧!」总之,能使自己由逃避、畏惧的心态,转袒然、接纳,斯可矣!
 
六、何以有烦燥或恐惧不安的现象?
现首先说明烦燥的原因,大致可分三类:
因有些事未处理好,放不下;故不能安心于禅坐。
 
 
急求变化:人多为「有所求」而来打坐,这本是人之常情;但也须好好下过功夫,才能稍有所得。而有些人却不耐于等待,急切地求有什么变化、长进。故若不觉自己有进步,便起烦燥。我常听人诉苦道:「怎么我坐了这么久,总在原地踏步!」因太急求于变化,故更不能安心于方法;于是更不可能有长进,这便成了恶性循环。
 
 
另有一种却属于生理的现象:有些人坐了一段时间后,脚虽不痛不痒;但心里却直烦燥起来,而不能安于座。(有人曾告诉我:不管她怎么坐,放腿时一看时间,总是恰好五十分钟。)这乃为必坐一段时间后,生理的业(脉)障,才会显现;因此便形成烦燥的反应。如果此时不能安忍而下座,那就真的要「原地踏步」了!这只要坚忍一次,熬得过去,便成了。
其次,说明恐惧不安的心理。这大致皆源于对未知的反应;然关于未知,却也有些不同:
对外在环境的不熟悉:有些人第一次打禅七,心里又兴奋又害怕。不知道腿能不能熬得过?不知道左右邻座,会不会有什么异常举动?不知道主七和尚会有什么新花招?心中有着太多的悬疑!不过这问题并不严重,反正坐了几天,或打过几次禅七后,便不再多疑了!
 
 
对于内在世界的未知:我们平常在妄想的世界里,打混惯了,反而习以为常。而禅坐后,心境将有什么变化,却倒是很陌生!很多人常问:万一入定后出不来,怎么办?我或者说:你睡觉前曾否担心,万一睡不醒,该怎么办?或者说:像你这种人,那用得着担心入定的问题?但很多人,还是有太多的疑虑!
 
 
敏感过度:如打坐,方法用上了,心渐渐安定;则感官或将比平常敏锐。很多平常听不到的声音,现在却不知从那里跑出来!很多平常感觉不到的气氛,现在都不一样了。于是有些人便开始疑神疑鬼,愈想愈可怕!其实世界还是一样,只是感官比较敏锐而已!
 
 
恐惧业识的现形:人从小就有很多值得害怕的对象,如怕死、怕鬼、怕黑、怕孤独等。但是平日太忙了,或妄想太多了,故将那些恐惧的业识覆盖住了,而忘了害怕。然在禅坐,心稍静时,又把那些害怕的种子,翻出来了。
其实,世界还是一样,只是你的业识变了。如果这世界真的有鬼,则平常早就碰上了,何必等禅坐时再来比对!有的人在自家中打坐,这房子已住了二三十年,从没发生过什么异类的事;可是打坐时,却老觉得怪怪的!业障啊!
 
 
也有些人确曾经历过一些较恐惧的事件,因此一回想起来,又心惊肉跳。这我也常调侃他们道:「你第一次,那么无知,都捱过了!何必担心会有第二次?」但很多人还是放不下!
 
 
故我经常说:这世界最可怕的,不是别的!而是你的想象力太丰富了!于是愈想愈怕,先努力于把自己吓死,然后再求人助念!真是既可怜又可笑! 因此观念的调整,才是首要功夫!如果有人不管怎么说,总还是不免害怕!那只好借着对佛菩萨的信念,来克服甚深的恐惧业识。因此不妨在上座后,先念佛、持咒一段时间,再好好专心修定。因为如此,你的想象力便将尽往好处去想!没问题,佛、菩萨或护法诸神,一定庇佑我的!
 
七、有「妄想太多,而不能打坐」的可能吗?
有人说:有可能!这尤其发生在重大事件,未处理好之前;将因为情绪的紊乱,而无法安坐;不过这也看当事人的处理态度。若能以「尽人事,顺天命」的心态,能处理的,就先处理;其余者,看因缘再说。那便不致把情绪弄得很紊乱,而无法安坐。
 
其次,若未有什么异常事件,而只是一般泛泛的妄想而已!则为太在意妄想而不能打坐。众生本来就有妄想的,因此不可能一上座,或稍用点功,就可无妄想的。因此,一方面要努力于觉照妄想的现形;一方面又要用「包容」「超然」的心,去看待妄想的起起落落。
 
很多人在数息的当下,也在费心地数妄想:这一支香,我已打了三个、五个……的妄想;哇!妄想愈打愈多,这怎么得了?于是便被妄想压跨了。有些人即使不数妄想,但打过的妄想,总是藕断丝连地搅绕不清;于是也被妄想拖累了。我们于禅坐时,虽不可能不打妄想;但妄想未来之前,却也不必预与妄想抗争。若妄想打过之后,即应将之全然放下。故心中从不以妄想为窐碍。
 
妄想与方法,如跷跷板,此上彼下;不会挤在一起的。正念既提,妄想自然退下;故如真要用功,是不该有「妄想太多,而不能安坐」的现象。
 
八、对妄想的中道态度?
这题目出得不好,因为很多人于看到「中道」的当下,马上率尔答曰「不迎不拒」。但是我很怀疑,你们在说这话的当下,是否真明白它的涵意,以及是否用得上力?
 
所谓中道:乃既不是有为,也不是无为;虽在无心中,却能成就有为的功德。无为如前已谓:打坐时,当然不能存心去打妄想;也不存心与妄想抗争。若打了妄想,既警觉已,即应立刻将之放下,而回到方法上。若期待很快的没有妄想,或存心与妄想抗争;其实,这才是更大的妄想与负担。
 
但是我们对妄想的态度,却不是只「接纳它」或「不管它」而已!以如是有主题的妄想,就要去反省出自己心结之所在,而更用佛法去安抚或化解。也当反省到自己数息,大致在那个层次,还有那些对治的方法,可帮助提升。
 
故虽不期待很快地没有妄想,但还努力于方法的熟巧;虽用心于技术的改进,却不急求成果。在安心用功的前提下,求更上层楼。不即妄想,不离觉照;非有心,非无心。故为中道法门也。
 
九、昏沉的原因与对治?
禅坐昏沉的原因,约有以下数种:
环境不良:像此禅堂,略可分为四区,其中就有一「摇篮区」,很多人都在那里摇来晃去。此但为那里空气比较不流通,故沉闷而枯燥。若属环境不良而引起的昏沉,当然能改进,则当改进;能避免,仍应避免。但有时候,不是短时间或你个人就能改进的,则我们只有以加强心力、改进方法而为对治。
 
 
时段关系:如夏天或午后打坐,就普遍地比较容易昏沉。也有人在某固定的时辰,会有心力不济的情况。
 
 
劳累或生病:如一个人整日在外面奔波,回家后立刻打坐,那一定昏沉的。因此有人说:如果昏沉,那就干脆去睡觉好了!然这是有层次的不同:对初学者而言,如属劳累或生病而引起的昏沉,是应好好休息过后,再来打坐;因为对初学者而言,打坐确是挺消耗体力、心力的事。但对经常打坐且方法能很快上路者,则打坐却是养足心力、节省体力的事;因此即使劳累或生病,还是可以打坐的(或也会昏沉一下子,但很快就捱过去的。)
 
 
道心不够:很多人初学打坐,发心勇猛,故坐得有模有样。但时间一久,却似松懈的弹簧,使不上劲了。于是变成机械式的用功,坐也在坐,数也在数,但是心散了。打坐像为了交差,或赶鸭子上架;既听到「叩、叩、叩」的木鱼声,则勉强上坐,但心里却一无期许,这怎么能不昏沉呢?有一次,某学员还说:他之所以昏沉,乃为这时间比较好过!于是我不得不严加棒喝:如果为了好混时间,我劝你立刻回家睡觉,一觉到天明,岂不快哉?何必到禅堂自找苦吃呢?
 
 
生理障碍:有些人昏沉,在那里摇头晃脑;自己也知道正昏沉,于是用种种方法来对治:睁大眼睛、观眉心、跪香、举手请打香板。然而有些昏沈,自己根本来不及发现在昏沉,心就一下子不见了。你要他举手请打香板,他根本已不知道手在那里!你要他跪香,他跪着还是瞌头,还很可能去撞墙!你每次打他香板,打得自己身心憔悴,他却依然故我!
这不是普通的昏沉,而是气路不通所引起的昏沉,这尤其显现在老参身上!在禅堂中,我们经常看到:新参倒还坐得挺挺的(有的却像毛毛虫),老参却多横七竖八、歪歪扭扭的。是功夫愈坐愈退步呢?还是弹簧已松懈,压不紧了!其实,很多是因生理的障碍,而引起的昏沉;且这障碍在初坐时,还不显著;必坐久了,业障才会现形。
 
在我刚学打坐一二年间,很少有昏沉的现象;但是坐到后来,竟也昏沉了。且这昏沉,还有个规律:在刚上座后半个钟头内,情况还好;然半个钟头后,心却不知到那里去了(根本不知道自己在昏沉)。于是必像鸵鸟一般,垂头屈身在那里混个半个钟头后,才又悠悠然觉醒过来,于是从「山穷水尽疑无路」到「柳暗花明又一村」。
 
所以在那种情况下,以我的经验,是什么对治方法都用不上!然而就干脆睡觉去吗?如果去睡,果真要永不翻身!不是死掉了,而是这问题就永远消不了!似此情况,我认为:即使昏沉,用不上功夫;但还必坚忍,以捱过「柳暗花明又一村」为止。
 
这也就说:如昏沉显现于上座后,三十到六十分钟间,那你至少要坐过一个钟头以上,才能放腿;甚至还不是稍清醒一点,就急着放腿,还要再待一会(半个钟头以上),才比较划算。因为「稍清醒」是「脉初通」;必坐到脉更通,才能加速捱过那个阶段。简单讲,对于气脉的障碍,就是多坐而已!所以不管是居士、还是僧众,若只早晚坐个三十分钟,甚至一小时;还只是「吃点心」和「玩票」的份而已!
 
当然,如果我们细心检查一下,可发觉气脉障碍的部位,大都在近头部的地方;为气上不了头部,故引起昏沉。因此可在障碍处,多做按摩,及相关的瑜珈运动,以帮助舒通脉路。 在某次禅修活动中,因昏沉者颇多,于是我介绍密宗「宝瓶气」的对治方法;多数昏沉者试用后,觉得还颇有效。以下简单介绍其修法:
引息:用刻意呼吸的方式,尽可能将气吸满;若一次吸得不够,可再次把它吸满。
 
 
满息:吸满之后,上压下提,使胸膛如宝瓶状;于是保持勿泄,并尽可能持久。
 
 
均息:于持满的期间,气将往全身均匀散布出去。
 
 
射息:当气持至不能再持时,先缓缓吐气,以抒解胸中的紧张状态,继而粗重;最后用力紧收,使气如射箭然,一冲而出。
射息后,再从引、满、均、射,反复用之。这将有助于我们舒通气脉的障碍。不过,这也必在未昏沉前,即先用之;如已昏沉了,便来不及也。
 
十、幻境的现前与超越?
幻境,大致可分身体方面的、感官方面的与心理方面的:
身体方面:如感觉身体变大、变小,或如气球般地往上升,或如铅球般地往下坠。有时觉得手不见了、脚不见了,身体都不见了;其实你放心,一件也不少,不必急于睁眼检查,甚至还把自己吓坏了。广义言之,天台宗所说的八触:酸、痛、冷、暖、通、塞等,皆可说是幻境。
 
 
感官方面:这主要是指幻视与幻听。幻视如看到一些光彩:红、白、黄、绿、蓝等。幻听则听到很多无意义的杂音,或有意义的言语。幻视与幻听,尤其发生在气脉,正通过头部的阶段。
 
 
心理方面:这是潜意识所暗示成的假象。众生在无始劫中,已熏习了无数的业障种子。这些种子都时时在第八识里翻涌(所谓:一切种子如瀑流),但是一般众生都不自觉;因为凡夫平常妄念太多、太粗,都把它们盖住了。故必待修定时,粗妄想已渐调伏了,才能看到这些翻涌的业障种子。所谓「一弹指,有六十剎那」即指此也。
这些现形的业障种子,最初是以细妄念的形式出现。如果心更定了,将更以幻境的形式出现。因此,如心很敏感的话,便可反省到当下这个境界,其实是上一剎那动念的结果。若心不敏感,便将惑为外来、客观的实有。
 
过去我曾打过一次「观音佛七」,我因禅坐的习性,不用口念,而用心听。在听得很专心时,于每一声佛号当下,即现出一尊观音圣像;且形容姿态又不相同。(有时还不只一尊,而是一行行、一列列,纵横交错,遍满虚空。)我因修禅的关系,本对外力的感应,就不很动心;尤其又能反省到:是前一念听进佛号的声音,才有后一剎那的圣像显现,因此倒还能以平常心视之。否则,一般的信徒,不早就三叩九拜、老泪纵横才怪哩!
 
有人说:禅坐间出现的境界,有的是真,有的是假。然就以禅修而言,只要离开方法,便一切是假。故曰「佛来佛斩,魔来魔斩」;那还费心去辨别:何者是真?何者是假?《圆觉经》云:「知幻即离,离幻即觉」;唯有立即回到方法,那才是真!。
 
否则很多时候,在你还来不及确认真假前,你已爱上了它,或者已被吓坏了。等到再判定它是假时,心早就乱成一团了。甚至有时候,我们明知是假,可是还留恋得很!就像有人明明梦醒了,却仍不甘心;宁可再回去睡觉,以把它寻回来!如此怎可能超越呢?
 
所以先前的心理准备非常重要,宁可在境界出现前,即说它是假的;而不要等心乱成一团后,再来说它是假。而先前的心理准备,即包括正知见的确立。
 
最后我要再补充一个问题:那就是灵界加持的现象。在佛法三界六道的世界观中,是承认有灵界的存在。但他们的品味不会很高─不会有多灵的;因为禅定天或空居天的天神,一方面离人间较远,一方面这些天神,本就不管人间的事。因此我们能接触到的,顶多是地居天等的天龙八部。
 
当然他们还是有些神通异能,但是我们信佛、学佛,主要是为了求智慧,而非求神通异能。因此对这些灵界的神只,虽信其有,却宁可敬而远之。尤其有些鬼神的贪心、瞋心、慢心又很重。你现在信他、听他、求他,他当然高兴;但是一旦你另有主张,他就要修理你了,所以还是敬而远之最安全。
 
然有些人之所以信他、求他,是为他们能够完成,某些个人能力所不及的事。比如说治病(不管是治自己的病或他人的病)或算命等。现就以治病来说吧!如果是世间的病,那就去找医生好了,不必冒险去求鬼神。如果是业障的病,找上鬼神就能为你消业障吗?当然不能!他们自己的业障都消不了,云何能帮人消业障呢?真正的消业障,唯有靠个人去修行。但是为何有些医师治不好的病,找上他们却有效呢?
 
其实,即使短时间有效;那也只是治标,而非治本。故如贪得一时方便,而去找「灵」药的话,那就会像用吗啡一般,越用瘾越大,越用越脱不了身,最后只有任他们摆布。所以我曾听过很多鬼神治病的案例:最初都是速效、奇效,很多名医治不好的病,硬是有效;但是时间越久,就越没效了,故未曾真治好过一个病。可是最初的效力,却早已把那些「信徒」或「羔羊」迷住了,所以他们仍一厢情愿地求他、拜他,而不知回头是岸。
 
所以有些人,以为藉鬼神的力量帮人治病,是慈悲善事;然初心虽好,却因智慧不足,适足以害人而已!因此一个正信的佛教徒,绝不借助鬼神的力量,或为自己治病,或为他人治病。至于其它,看相、算命等皆一样。
 
目前的宗教界,非常的乱;到处都是非人干涉的现象。此皆为知见不正、心态不纯,而导致的结果。因此不管是为己为人,都宜加紧于正见之确立。
  

{返回 果煜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脚跟着地 农禅寺禅修干部营讨论题纲 3.气脉的通调
下一篇:脚跟着地 农禅寺禅修干部营讨论题纲 1.数息的变化
 楞严新粹 八识表解
 天心明月 8.独裁与奴才
 禅林风雨 16.明与无明
 空观、中观和总相观
 一苇过江 修行篇 飘花飞絮
 涟珠甘露 专注与遍布
 法云灌顶 打开心中的结
 《天台小止观》讲记 具缘第一
 脚跟着地 农禅寺禅修干部营讨论题纲 3.气脉的通调
 力挽狂澜 问世间情是何物之一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言行 Words and Conduct[栏目:旅途脚印 Footprints on the Journey]
 修行法要[栏目:白云禅师]
 如何让你的皈依戒律更圆满[栏目:格桑扎西仁波切]
 相应12经 银钵经[栏目:相应部 17.利得恭敬相应]
 佛为阿难说处胎会第十三(大宝积经卷第五十五)[栏目:参考]
 解心——心要法门讲记 五、真正的感受[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
 鸠摩罗什(传法东土 关河大师)[栏目:高僧大德的故事]
 佛教反对贫穷 不排斥佛教经济[栏目:本性法师]
 普贤十大愿王别释[栏目:谛闲法师]
 具备什么资格才可以给人灌顶?[栏目:藏传佛教疑问解答300题]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