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当下承担 1989.11.1~1989.11.15
 
{返回 星云日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004

星云日记
当下承担 1989.11.1~1989.11.15 
 

  十一月 一日  星期三         
  今接到依日从福山寺来的传真,是屏东信徒许淑卿的信函,内容是她看了《普门》杂志上刊载“星云日记”的感受,信上写道:

  “……‘星云日记’,它让我们如此贴切的聆听到大师在海角天涯的慈悲心跳与智能脉动……他,虽然退了位,‘舍’下身外一切,却从无一刻‘放’下心中苦海沉沦的娑婆众生;他,虽远离了佛光山,云水行脚,却绝非闲云野鹤,孤裟一袭,他为圣教振兴,为人间净土,迈的是生生世世、无垠无尽、勇健无畏的菩萨大步啊!‘星云日记’活生生、新鲜鲜,让我们面对大师,犹在目前,真好!……”

  想我退位以后,佛光山的寺务行政我虽不多参与,但学生和信徒的一些弘法事务、生活点滴,也能引起大家如此关切,真是道不孤,必有邻!

  西来寺明天就要开讲《六祖坛经》了,今天还一直接到报名要听讲经的电话,工作人员婉言说明座位已经客满了,但信众一再表示,没有座位无所谓,自愿坐在地上或看闭路电视,有的甚至说,要从家里带椅子来,这种闻法的热情,让主其事者好感动,只好一再更换讲演场地,希望能尽量满足大家的愿望。

  午间,跟母亲谈起,明天要开始讲经,而且听的人,每人要缴美金五十元,在旁的徒众也说道:“奶奶!现在要听师父讲经,都要交钱,有的还没有位置坐呢!”

  母亲对着我说:“那一天你空时,我讲给你一个人听。”

  我说:“我讲经可以收五十元,您讲,没有人会给您钱!”

  母亲:“我讲给你听,当然你就要给我钱啦!”

  在旁的徒众都拍手附和。

  闻永文旧疾复发,特与慈庄、慈惠至寮房慰问,嘱其安心静养,其工作将交给依门负责。身为人师者,对徒众除要教、养、育外,连生病或闹情绪都要特别照顾,想“师父难为”,一点不假,丝毫不觉得我是一位大师,其实,我只是千万人的孝子贤孙而已。

  十一月 二日  星期四

  今起开始三天的《坛经》讲座。

  开大座是佛门最传统的讲经方式,但在西方的美国尚属首次,不仅让中美人士开了眼界,也是西方佛教史上的创举!华夏、亚洲电视台都来采访录像,《世界日报》记者尹祧、《中国时报》记者卜大中、中华之声主持人赵元元、香港百姓杂志社社长陆铿、侨界领导人吴健雄、北美办事处处长张庆衍夫人、大陆经济专家千家驹夫妇、史学家黎东方教授夫妇,还有五十多位美籍人士,共六百余人,都是这次讲座的听众,看他们那种专注入神,甚至做笔记的神情,不禁想到:西来法水,必定可以滋润灌溉西方的土地,让他们能开花结果。

  晚上九点半讲座完,一大堆人拥进客堂,北美办事处张庆衍夫人金弘美女士、从旧金山来的法学博士曾敏敏、圣地亚哥来的黎东方教授等多人,要求让他们有机会住在西来寺三天,除听经外,希望每天有随众做早晚课的机会。因此就请他们安单在香云精舍。

  黎东方教授说,他对中国历史上许多高僧传记都略知一二,而今天的讲座是在轻松、平实的气氛下,如此生动地介绍一代高僧惠能的生平,没有说教,没有神奇,他说:“难怪你能将佛法亲切带入到生活中来,所以台湾佛教才那么生动蓬勃!”

  我说:“您是一位历史学家,我当不起您的赞美,不过,过去丛林开大座讲经,讲者是闭着眼睛讲,听者也是闭着眼睛听。毕竟时代不同了,能闭着眼睛听的信众并不多,再说闭着眼睛讲,看不到听者的表情反应,起不了共鸣,若是我一定也讲不下去!”

  大家哄堂。

  我再说:“讲经,讲了给人听不懂,那是很容易的;讲了给人听得懂,却不容易。过去你问听经者:‘你到那里去?’

  听者答道:‘听经。’

  ‘讲得好不好?’

  ‘好极了!’

  ‘怎么好法?’

  ‘听不懂啊!’”

  大家又哄堂。

  十 一月 三日  星期五

  佛法非常重视知行合一、行解并重,为让大家体会闻法要先经请求的过程,故而决定这次讲经,以开大座方式开讲,今天请法的人数近四十人,比昨天多了两倍,从这个情形看来,大家对这种仪式不仅认同,而且非常相应。

  今特为信众开示,开讲《六祖坛经》的目的,主要是要大家除了认识心外的世界,更要认识心内的世界,认识心内的世界,首先认识我们的心,由识心而找心,由找心而明心,由明心而安心。一个人如果不知心,则烦恼、无明纷起。修心的方法,非用压制或将心念统统停下来,而是在作务中能安然自在!这也是“禅”的开放、自由、轻松、洒脱、幽默的特性。

  已皈依三十五年的弟子计算机专家吴玉丽,今从芝加哥赶来参加讲座,晚结束时,在客堂特为千家驹、卜大中、崔蓉芝等人介绍,他们对皈依之意义不甚了解,故为其解说:“三宝弟子没有皈依,就是烧香礼佛,只能算是佛教的尊敬者,不能算是佛教徒,皈依是身心与三宝的接触,求受三宝,将三宝纳到我们身心来,才算是三宝弟子,换句话说,皈依最通俗的话就是信仰佛教……”

  千家驹先生随即表示,中国大陆素来提倡无神论,今天听了《坛经》的讲座,了解到参禅悟道是不拘形式的,且人人可以成佛,借着佛理提升生活层次,使他有一种难言的感受,故决定参加讲经圆满时的皈依典礼。

  在旁的崔蓉芝女士也说道:“以前我对皈依的定义不甚了解,以为皈依就是吃素、受戒,限制很多,到现在才知道皈依只是确定自己信仰,皈信佛、法、僧三宝不是吃素,不是看破红尘。”并表示她也决心皈依。

  崔蓉芝从旧金山来,这次《坛经》讲座,有不少从全美各州赶来参加的信者。

  十一月 四日  星期六

  拉斯维加斯莲华寺慧光、印坚法师,带团回来参加《坛经》讲座,今早与我谈及莲华寺新建工程进度,且要求我为莲华寺题几个字,写好时,又顺手写了“慧海无涯,光照有份;印证佛心,坚定信念”送给他们,因其中有慧光、印坚之名,他们都非常喜欢。

  三天来的《坛经》讲座,每天都有基督教徒拿着旗子,在头山门示威吶喊,在美国示威是自由的,听经者都视若无睹,管区的警员频频来慰问是否干扰到讲座的进行?曾与来访的教育委员吴黎耀华女士就此示威之举,谈及在美弘法的艰难,身为天主教徒的她,则认为这样对比,反而显示佛门包容和慈悲的一面,对佛教的形象很好!

  晚,为信众开示“如何参禅”参禅必须要做到:

  一、改心(将妄心改为真心)。

  二、换性(将无所不能的本性发挥出来)。

  三、回头(能回头的人,才能拥有全部的世界)。

  四、转身(要给自己留个旋的余地)。

  记得三年前,我在佛光山退位时,有些徒众对我的决定不以为然,一直问我为什么?谈到此不禁说道:“如果当初我不退位,现在怎能常住洛杉矶享受阳光和好气候,甚至惬意地与各位谈禅论道呢?”

  故为人处事,要常给自己留个转身的余地,才不致逼到死角,能提得起放得下、能进能退、能有能无,才是参禅悟道的境界!

  历史学家黎东方教授,听我讲《坛经》中的顿渐法门,说道:“以前我在巴黎大学上课时,一句一字全不懂,天天酣睡在课堂,睡了半年忽然一句一字都懂了,故特做了一首诗──‘顿悟原从渐悟来,花开全靠太阳晒;晒到火候足够时,朵朵好花忽然开。’”

  我告诉他,我非常佩服他的悟性。

  每天母亲在大哥、民弟的陪伴下,坐在末座听讲,知道的信众都过去向母亲问好、打招呼,母亲嘴角总漾着笑意,当问及:“奶奶!您看到大师登坛说法,您的心情如何呀?”

  母亲很淡然的表示:“虽然我早就知道他很会说法,不过到现在我才真正知道他这么会讲话。”那份掩不住的欣慰与骄傲,我想,只有身为父母的人才感受得到!

  十一月 五日  星期日

  从旧金山来的曾敏敏、芝加哥的吴玉丽、圣地亚哥的黎东方教授、大陆学者千家驹先生等,今早到母亲的住处去探望母亲。

  黎东方教授的母亲也是扬州人,但他已几十年没有讲过扬州话,母亲跟他交谈时,他听到扬州口音,倍感亲切,两个人从张学良谈到江泽民,从孙传芳谈到卢沟桥事变,母亲说道:“卢沟桥事变是在七月七日,战事扩延到江苏扬州时,正好是十二月十五日。”黎教授直夸母亲好记性,并说,他自己在抗战时,曾兼三个大学的课,但是收入仍是有限,于是有人建议他,以收门票方式(每人美金二元)说古书,开讲《三国演义》,记得当时在四川,不仅一连十天爆满,且排队买票者,排满了十条街。

  听到说古书,母亲也兴致勃勃的提到,话说三国时代赵子龙怀中抱阿斗,拚战长沙坡,后来逃至江都,后主阿斗刘禅,没有奶吃,饿得奄奄一息,但在兵荒马乱中,要找奶实在不容易,正在心急不知该如何时,刚好一位年轻的女子经过,赵子龙就向前要求此女子能喂奶给孩子吃,年轻女子看到赵子龙那焦虑的神情,就接过孩子并为其喂奶。事后心想:我是一个未出嫁的女子,怎会有奶?如果传言出去,那怎么得了?故就投河自杀。

  后来战事平定,赵子龙为感念此女子,特为其塑造金身,并建寺庙纪念她。母亲说:这就是扬州仙女庙的来由。

  我是扬州仙女庙的人,母亲的仙女庙故事,我是第一次听到。

  我从书房接完电话,走回客厅时,刚好听到黎教授在问我母亲,我童年时的种种迹象,“……我要生他时,曾梦见有个罗汉在我床前玩……小时候鼻下与唇间有两条红线……”我连忙暗示母亲,她才没有往下讲,黎教授真不愧是学历史的。

  母亲又转话题说道,大陆文革时,她被抓了好几次,每次都是日夜审问:“妳的儿子(指我)那里去了?”

  母亲回答:“我的儿子有眼、有腿,我不能代他看,我不能代他走,我怎么会知道他那里去呢?”

  转个身,母亲对黎教授道:“其实我也真的很挂心,他不知在那里?”

  听到此,我也不禁鼻酸起来。

  黎教授临走时,送了一份大学的上课课程表给慈惠法师,以作为西来大学之课程参考。

  社会大学执行长吕学海教授,闻西来寺开大座讲经,特打了国际电话来关心,当得知前来听经的有六百人之多,啧啧称奇,因在洛杉矶平时要聚集六百人并不容易,更何况是收费方式,直叹唯有佛法才能如此摄众。

  下午三点半,举行皈依典礼,皈依者来自各方,计有三百余人,其中美籍人士有三十余名参加,最受人瞩目的是一位黑人女律师Low  Ortega,还有一位在旁摄影的约翰先生,看到典礼开始,也临时加入,并要求殿堂的法师替他摄影。

  四点半的座谈会,信徒的发问非常热烈,大家所关心的不外下一次的讲座订在何时?美籍人士则频频发问,西来寺何时开禅坐训练班?虽然延长为三小时,直到七时半,仍无法回答完所有的问题,住持慈庄法师则表示,将以书面方式答复。

  十一月 六日  星期一

  由这次《坛经》的讲座,感受到美籍人士对思想、智能的追求很认真、专注,他们将“禅”看成是一件很严肃的事情,在他们的观念中,禅就是眼观鼻、鼻观心,神圣不可侵犯,殊不知禅是很活泼、开放、洒脱、自由的,若没有幽默感的人,是不适合学禅的,否则太呆板了!

  还有,禅师们的诗词偈语及一些佛法名相不易翻译,在生活中也很少用到,再加上没有中文基础,对古代历史没有概念,中国人听起来都有断层之感,何况是美籍人士?故今后在美弘法,必藉佛教当初传入中国时的格义方式来解说,以此方便接引,才是目前急需之法。

  永楷,大家都赞他为一流的英语翻译。

  应昨天座谈会外籍人士之要求,嘱社教处负责编排一些佛学课程、禅坐班及不定期的座谈会,以利外籍信众进修。

  晚,七时三十分,与慈庄、依航、依住等前往信徒陈露莎家中家庭普照。陈露莎过去是影艺界的人,先生李汉操;其新建房屋,亭台楼阁,气象万千。

  十一月 七日  星期二

  “横看成岭侧成峰,远近高低皆不同;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这首偈语实在是西来寺住众最佳写照。因为有很多住众,不知道西来寺在美国社会上所受重视的程度--

  一、去年西来寺举办第十六届世界佛教徒友谊会及传授三坛大戒,有三十多个国家参加,经他们的传播,世界各地知道西来寺者有几亿人,而佛光山在台湾才几千万人知道而已。

  二、这次《坛经》讲座,在收门票的方式下,仍有五十多名美籍人士参加,其中有三十多人皈依,这正明示美国社会对西来寺的接纳,在美国佛教史上是值得刊载的一件事。

  三、布什总统的教育顾问吴黎耀华女士,也是洛杉矶九个社区大学的负责人,表示明年西来大学正式招生时,其社区里的大学学生愿意前来就读,并愿与佛光山丛林学院结为姊妹校,组团到台湾参观。

  四、常有一些基督教的社团借用西来寺场地活动,明年也将有红衣主教及更重要的主教要到西来寺对谈。这些都是西来寺树立法界和平、四海一家的形象。

  西来寺虽是一个宗教道场,但其发挥的作用,并不亚于洛杉矶中华会馆及北美事务协调会,希望西来寺的住众都有此共识,为中华文化而努力。

  依如由香港来电表示,本月二十七日至二十九日,安排我在香港沙田大会堂讲演,两千张入场券已索赠一空。想我提倡的人间佛教,不仅台湾适合,走遍天下美洲、澳洲,都能和信众相应,所谓适应时代、观机逗教,身为一个弘法者,有什么比给大众欢喜,给大众信心,更感欣慰的事呢?

  明起将前往夏威夷、澳洲、北婆罗洲、沙劳越、马来西亚、香港等地弘法,我在佛光山丛林学院西来分部上的“宗门思想”课程,教务处已聘请印海法师代上《摄大乘论》。

  十一月 八日  星期三

  因为本月中旬,将至东马斗湖参加普照寺落成、开光,今特传真一份贺词,全文如下--“佛光普照,佛陀以慈悲摄受众生,众生亦应虔诚恳切的来迎接佛陀的慈光和悲心:

  一、祝贺大家和佛陀的思想见解一致,

  二、祝贺大家和佛陀的精神慧命相依,

  三、祝贺大家和佛陀的荣辱甘苦不离,

  四、祝贺大家和佛陀的法身两心相通。

  己巳年斗湖卓光明、李玉燕女士等建普照寺落成,书此数语,以作祝贺之忱!并望大马信众能和佛陀接心,所谓光光相照,心心相应也。

  普照寺留念”

  日前慈容转来一封悟一法师的信函,要我为其在台觅地,以建金山分院,了其心愿。随即回函表示,年底回台时,如有消息,定为奉告,但劝其世界之大,何不看远看大,筹建金山分院,但不一定要将寺庙全挤在台湾。

  《中国时报》记者卜大中来寺,谈及这几天洛杉矶的人一碰面,就是在谈这一次《六祖坛经》讲座的事,颇有意犹未尽之感,并送来一篇二千多字他听讲《六祖坛经》的心得,今传真给《普门》杂志作为特稿之用。另《世界日报》记者尹祧,也在报上发表了她听经的心得,“回响”实在是表达心意的最好礼物!

  下午五时三十分搭乘澳航班机飞往夏威夷,大哥、民弟皆到机场送行,临行前至母亲住处告假,母亲说:“你不在家,这里的米、盐、柴都准备好了吗?”

  我笑着答道:“不仅准备好了,且够用好几年。”

  母亲亲自送我到门口,车子开走时,仍见她在门外伫望。

  晚十一点,抵夏威夷,依筏、依门早在机场等候,但因时差关系,夏威夷才晚间九点。

  十一月 九日  星期四

  这几天是依筏夏威夷大学的期末考,再加上筹备我的演讲事宜,看她又瘦了一圈,在外留学的弟子,也有辛苦的一面,早餐时,看他忙着招呼这、招呼那,即催他赶快上学了,我说,我会帮忙打扫庭院,为花草树木浇水。

  香港《英文虎报》报导了大陆经济学家千家驹先生,这一次在西来寺听闻《六祖坛经》后皈依的消息,记者谭卫儿小姐特来电至夏威夷访问我,千先生皈依之原由?介绍她还是访问千先生本人更为实在。

  晚,七时三十分,在夏威夷大学学生活动中心(Campus  Center)讲“禅的生活”,中文投影板书由慈惠负责,英文投影板书则由信奉基督教的夏大宗教系教授恰波(David  Chappell)负责。今晚来听讲的以年轻学子居多,为大家开示道:“只要是世间上的人,不管男女老少、各种宗教不同、肤色不同,但相同的是一个‘心’,也就是大家所要探讨的禅心。‘禅’是超出一般人情想象,用另一种观念来认识自己、了解自己,禅,会给大家生活带来真善美……”

  讲座完,回到住处,与慈惠、慈容、依筏、永楷等谈话,永楷的英文很好,完全和美国人一样,佛学也不差,我鼓励其多阅读中国古典书籍,如:《古文观止》、《唐诗》、《资治通鉴》、《四书》等,因为多读一些古书,讲话才有中国文学的韵味。

  发 觉时下一些年轻人有一种现象,即出了家的人,反而更孝顺父母;结了婚的人更注重事业;上了佛学院的人更想深造,是人性一种补偿心态?抑是物极必“反”的反应呢?耐人寻味。

  十一月 十日  星期五

  从上午九点起至十二点,同时来了五批客人,分三个客厅讲话,好在有慈惠、慈容、依筏、永楷帮忙,本来约好会见时间半小时,但大家都不告辞,到用午饭时间,客人们都“不客气”地留下来用餐,忙坏了厨房的萧师姑,虽如此,一下子八样菜就上桌,毕竟师姑还是师姑。

  席间, 国父中山先生孙女孙穗芳女士谈到,在美国有某法师,两天内看他吃了两次饭,但当天下午在一次访问中却向大家说,他已三天没有用饭,为的是代众生受饿,言下之意,认为佛门大德者不应妄言。其实不吃饭也不值得标榜,蛇在冬眠期,几个月不吃,也不见得是修行。

  她又提到,在大岛有一西藏中心,负责人是一位密宗白教传人,大岛人稀,道场维持的方法,即依靠前去学密的人,每人学费每天五元,食宿要缴十元。想到宗教初期发展维持之困难,其弘法之条件与国内本地实不能比也。

  华夏电视台总经理姜联成,希望“星云禅话”能在华夏播映,我非常乐意促成,但因我多年不过问山上行政,介绍其与佛光山电视弘法委员会联络,当可促成。

  建筑师奚会晹先生、房地产经济人黄春进先生,一直鼓励我在夏威夷兴建弘法道场,只因我不善英文,又不谙美国法令,这只有待佛光山英文人才的成长,一切都是因缘,目前实在力不从心。有人说,我的野心很大,要在世界各地建道场,其实,这不是野心,应该是愿心,因为愿将佛法遍天下,这是每一佛子之责。

  接到斯里兰卡传真来一份邀请函,希望能前去参加筹备亚洲佛教协会事宜,我云游各地,居无定所,嘱佛光山心平和尚派人连络。

  菲律宾吕姓护法特来电邀约,希望能抽空安排时间至菲一趟,随缘而定。

  下午,与教育院院长慈惠、都监院院长慈容等谈到,为了让佛光山保有朝气,希望在人事上能时常更替,也就是说,在高位者不要留任太久,要提早交棒,以让后辈的年轻人早日成长……。我尚未讲完,她们皆异口同声答道:“求之不得”、“感谢不已”,我听得出她们言出至诚,我非常高兴,佛光山徒众向来只知奉献服务,不眷恋高位,这就是佛光山的精神,值得佛光人骄傲的地方。

  晚,在夏大艺术系礼堂(Art  Auditorium)开示,禅是悟的,不是学的;是从心流露的,不是外求的。而“悟”必须--

  一、要自己承担。

  二、要随缘放旷。

  三、要明白自己。

  四、要珍惜生活。

  西来寺信众黎加严先生,特从洛杉矶来夏威夷参加我的讲座,今早请他带依门、永庄至大岛一游,让他们见识一下活火山喷浆的壮观场面。谁知他们回来却说看到火山岩,但没有看到活火山,实在枉费我三百六十元的机票。

  十一月 十一日  星期六

  下午四时起,在夏大艺术系礼堂,有一场座谈会及皈依。夏大原始佛教学者Kalupahana表示,从我的讲演中印证了很多他本人著作中的理论观点,感到非常高兴。

  三天来负责提供盆景布置会场的刘禅箎先生对我说道,他是一个基督教徒,回去后他要跟基督教做个了断,说声再见,希望能参加下一次的皈依典礼。

  今天皈依的有夏大宗教系教授恰波(David  Chappell)、前缅甸大使Paw  U  Richard夫妇、国父孙女孙穗芳女士、建筑师奚会晹、罗锦堂教授夫人罗晓云女士等三十人。

  晚餐在玉佛寺瑞妙法师及谢周慧宝居士的安排下,以自助餐方式饱餐一顿,随即开始在夏威夷最后一场的演讲。

  我住在夏威夷佛教文化协会,这里的住处环境,前有公园,后有大海,家家户户都有游艇,晚间坐在庭院,加上月光柔和的照射,可感受到一份静谧,口中不觉吟道:

  “云淡风轻近午天,傍花随柳过前川;

   时人不识余心乐,将谓偷闲学少年。”

  才惊觉这是五十年前在故乡听人诵过的句子,五十年来从未想过,今天竟然脱口而出,可见在心田中播下的种子终会现行,真是不可思议。

  我有一个个性,这个性格是好是坏,自己都不知道,就是我身上有钱放不住,一有钱就想要给人,这三天来共收了三百八十元的红包,悉数交给夏威夷佛教文化协会,交出后,心中愉快非常。

  十一月 十二日  星期日

  清晨一点四十分,搭乘澳航班机前往澳洲。

  在机上偶看到《少年中国晨报》报导一则新闻,标题为--达赖可望明年访华。内容述说,行政院蒙藏委员会委员长表示,预期达赖喇嘛可望明年来华访问,届时,蒙藏委员会将代表政府予以正式褒扬……现在一切达赖来华访问事宜,都委星云法师全力进行……云云。

  想我与达赖接触,皆以西来寺及汉藏文化协会理事长身分,纯以宗教与文化立场邀请达赖,对蒙藏委员会所云委我全力进行之语,实有出入。

  十一月 十三日  星期一

  上午十一时抵澳洲雪梨,从夏威夷至澳洲经过了国际换日线,下飞机时是十三日上午九时三十分。

  依训、永全、袁炯荣医师夫人寸时娇女士,及由西来寺赶来会合的慈庄、由旧金山赶来的陆铿等,均在机场迎接。

  稍事休息,即往本山在澳洲道场开山筹备处--农场参观。农场主人Bruce  Smiths先生,其家族在澳洲已有百年历史,传到他已是第六代了,政府特别明令其住屋已属国宝级,不准拆除。想佛光山只有二十年的历史,却能住在百年历史的房屋,以筹备建寺,因缘实在很奇妙!

  记得十年前,在美国为建西来寺,购买的那块马场土地,马粪有几尺高,臭不可闻……今见此农场,一望无际的绿油油草原,与马场比起来,内心的感受是:天堂也不过如此。特嘱永全、依训,对古迹保持不动,一切朝原始方向发展。

  接到永护由佛光山的传真,得知《佛光大辞典》荣获金鼎奖之消息,且不论本山对此辞典所投注之心力、金钱,教育部能肯定其佛学价值,才是重要,毕竟好书是不寂寞的。

  澳洲《新报》也刊载了与《少年中国晨报》同样的消息。我与达赖接触并不代表任何人,这纯是佛门同道、友谊上的往来,报上的说词“……达赖来华访问事宜,都委星云法师全力进行……”实在令我惊讶!

  是日,安单于黄守德居士的农场。

  十一月 十四日  星期二

  早餐,黄守德居士特做了一道他家乡云南的小点心,叫“饭豆巴巴”(即红豆磨成浆,拌面粉煎成小圆饼),吃时,要沾蜂蜜。第一次尝到云南口味,同来的陆铿先生也是云南籍,见他似有浓浓乡情。

  上午十一时至五龙岗拜会市长佛兰克(Frank)先生,市长秘书威廉(William)、律师  Hamson、建筑师  Terry  Graham、杨洁贞、寸时娇居士等均在旁作陪。

  与市长提及,佛光山在五龙岗建寺,其发展方向文化将重于传教,不仅要将佛法弘扬,在修持方面如禅坐,技艺方面如插花、素食之类的活动,也将同时进行。希望能替五龙岗带来福祉,让国际上的人士,只要提到五龙岗南天寺,就知道有澳洲,希望市长在日后建寺时,其工程、道路、电线等公共设施给予协助,也可让全世界的人知道五龙岗的人们对佛教建设之支持。

  随后转往建寺二十六亩地巡视,此为五龙岗市所有,承市长发起,将土地捐给佛光山作为建寺之用。

  据杨洁贞女士说道,最近报上常常在争论佛光山在五龙岗建道场的事,议会中有十五个席位,十三位议员表示赞成,没有赞成的两位议员则受到攻击,因在澳洲什么宗教都有,就是没有佛教,今天有这么好的因缘,在五龙岗要建寺,为什么要反对?

  又闻市长自从上任以来,就是发起将土地捐赠给佛光山建寺之举,最受新闻界之赞赏。

  下午四时,在五龙岗佛教会举行一场皈依典礼,参加皈依者有雪梨中华佛教居士会副会长丘创义先生、Estpac  Bank  Corporation经理Brian  J.  Franklin、John  R.  Egarr、高中教员Gary  Hutchins等三十五人,其中还有人是赶了四个小时的车程来参加的,想只要有土地的地方就有中国人,有中国人的地方就有佛教,实不虚也。

  晚上八点多,有二十五位来自香港、大陆等地的留学生专程到安单处见我,表示事先不知道我会来澳洲,故有很多人没赶上,错失了与我会面的机缘,我说,因刚到澳洲来,一切尚未就绪,连一张椅子、一杯茶都没有办法供应,故不敢惊动大家,一位刘姓学生马上举手说道:“大师!您知道吗?澳洲的习俗就是到人家家里作客,是要自备椅子、杯子的,所以您不用操心,只要通知我们一声就好了。”惹得大家哄堂大笑。

  临走时,全体同学与我合照,并表示在农场筹备建寺期间,一定会来护持,我笑着问:“今日初见,各分西东,我怎么会知道你们来不来呢?”

  他们天真的答道:“我们不是拍照为‘证’了吗?”

  实在是一群可爱的年轻人!

  十一月 十五日  星期三

  早餐,黄守德居士特做一道云南名菜--“米饵”(即黄豆磨成汁,加小块油豆腐,拌蕃茄酱,再淋到米粉上),南洋人称“汶粿条”。据黄居士云,明末时,明王福松有一次流浪到云南,饿得走不动,碰到一位好心的老妈妈,就请他吃汶粿条,福松王称之为人间美味,故此道菜又名“大救驾”。 

  我一向对边疆少数民族都颇具好感,这一次抵澳不仅见到云南人,还吃到云南菜,这种机会实在不常遇到。 

  应邱锡宽居士等人之邀(即本山弟子依律法师的姐夫),上午十时四十分搭乘  AnsettAir飞往布里斯本(Brisbane)。邱锡宽夫妇、陈春龙夫妇、李诚孝夫妇、杨宪荣夫妇、邱俊雄等人均在机场迎接。 

  午餐后,前往邱锡宽的果园参观,据闻果园内所种植的光桃(即水蜜桃,但外皮无绒毛,表皮光亮),非常受消费者的欢迎,而葡萄产量每次收成可得三千箱,这种成果让来访的每一个人都与有荣焉。 

  下午四时,在陈春龙居士家,举行一场家庭普照,前来参加的左右邻居,有六十人之多,大家都非常踊跃发问,大家的共同心声不外移民到澳洲来,除了为家庭、为生活、为前途、为事业、为亲朋的相聚之外,如何提升精神生活才是他们目前迫切需要的。知我在五龙岗要兴建道场,一致要求在布里斯本也能建一分院,在恒顺众生的要求下,允其视因缘而定。 

  杨宪荣夫人说,她已皈依我多年,在台湾不曾碰过面,想不到在千里迢迢的澳洲能见到我,直呼是“师徒缘”。 

  年届七十六的大陆中国著名书法家黄苗子先生,及其著名画家夫人郁风(即郁达夫之妹),最近应澳洲艺术学院邀请前来讲学,也参加了这次家庭普照。黄先生还书写了“大般若”三个字送给我,实属难得的礼物。 

  晚,宿于  Jrady  Winds宾馆。


 


{返回 星云日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一念之间 1989.11.16~1989.11.30
下一篇:菁华语录
 人生的马拉松 1994.7.16~1994.7.31
 处处无家处处家 1991.7.1~1991.7.15
 说话的艺术 1995.5.1~1995.5.15
 包容力 1996.8.16~1996.8.31
 十方来十方去 1992.5.1~1992.5.15
 忙中修福慧 1996.2.16~1996.2.29
 学徒性格 1995.8.1~1995.8.15
 心甘情愿 1992.10.16~1992.10.31
 菁华语录
 信仰的价值 1993.6.1~1993.6.15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茅蓬札记第三辑[栏目:圆因法师]
 净土圣贤录易解 (净土教主第一)[栏目:念佛感应]
 元音老人文集菁华录 第七章 唯识精义 7 二十种随烦恼[栏目:元音老人]
 修行能改变亲人的命运吗?[栏目:达真堪布]
 漫说《长阿含》(卷二十)~B 七、世记经·四天王品[栏目:界定法师]
 法然上人文钞 法语篇 二六、示随莲之法语[栏目:日本净土宗·法然上人文钞]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二(五八三)[栏目:杂阿含经]
 11.大许的舌头 Big XuS Tongue[栏目:放生故事 The Story About Free Captive Animals]
 您不仅能救他的身, 更能救他的心!(智敏.慧华金刚上师开示)[栏目:临终关怀]
 传喜法师法师寮座谈开示[栏目:传喜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