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三十一课
 
{返回 入中论自释讲记·益西彭措堪布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73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三十一课

  以金刚屑因破四边生,抉择诸法离戏,能够强有力地破除虚妄分别。而且能够运用在日常生活中,行、住、坐、卧,说话、办事,是非苦乐、得失成败等的任何一个细节上。尤其当今时代,环境恶浊,无论修哪种法门,想要顺利趋入,获得成就,通达“诸法无生”都显得非常重要。是每个人都需要着重用功的地方。

  下面具体讲讲这个问题:

  “计妄为真”是苦患的开端

  我们从懂事起就认为,这个世界上有无数的法在不断地生。自己的身心是一个法,自身之外还有无数法,这上面有各种各样的差别和意义。而且,自己作为一个评判者、观察员,需要对这个世界有所了知,并且要考虑:我的人生该怎么度过。这样就会进一步在这万法当中,建立起各种善恶、美丑、是非等的观念,由此决定各种行为取向。像这样,建立起一整套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

  后来皈依三宝,修行佛法,又会了解很多新鲜的佛教概念:像是小乘、大乘、轮回、涅槃,微尘、刹那、八识、真如等等。并且进一步会分析:什么是染、净,什么是迷、悟,什么是众生、佛等等。还会观察:什么是苦集灭道,十二缘起怎样流转,又该怎样还灭?进一步还会对于六度、四摄,菩萨修道的次第、果位等等进行一系列的分析、判别。

  对于这些法,心里如果起了实执,就会形成一个庞大的“万法系统”。之后,你的心就会被捆缚住,进而不断地在这些法上分别、执著。换句话说,基于一念“计妄为真”的心,也就是认为万法实有,之后就会缘着千差万别,无量无边的幻相,层出不穷地现起各式各样的分别、求取等的妄动,并且接连不断地增上。从中不断地现起烦恼,造作各种有漏业,一次又一次地卷入苦轮当中。

  而且,心思越是精细、复杂,陷入得就越深。像现在一般的知识分子,由于他的心过分精密,非常在意这些现相,对万法的实执也会相对更重一些。结果导致在人格上有很多缺失,面对各种人、事等的问题时很难解决。常常把自己陷在迷茫、困惑当中,作茧自缚,以至于钻得越来越深,难以自拔。

  放纵虚妄分别的后果

  由于最初的一念之差,在根本的方向上错了,导致无量劫来沉迷在轮回的幻梦里,虚妄分别不断地繁衍、增长。

  要知道,虚妄分别的繁殖速度非常快。有了最初的无明,不必借助很多因缘,虚妄分别就会像滚雪球一样,不断地繁衍,不断地深化。以致于心识的复杂程度与日俱增,起心动念的频率越来越快,越来越急促,心上的纠缠也随之越来越深。当思绪无法控制,深入到难以化解的地步时,分别心的野马就会失去控制,进一步会变得非常癫狂、错乱,把自己死死地困在由虚妄分别编织的戏论网中,脱不出来。

  而且,由于人类内在的问题没解决,物质发展得越快,欲尘越丰富,人们的内心就越会失去控制,进一步会出现更多的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等的不良心态。

  现在很多人已经陷入极深的苦海当中。由于整体的惯性力量非常强,处处遍布着欲尘邪魔的诱惑,使得人们的内心变得越来越疯狂,甚至丧失了做人最基本的安宁之心,以及内观、反省等的能力。很多人最终精神错乱,在爆发性情绪的驱使下,走向自杀等的毁灭之途。最终,整个人类世界,不得不面临从简单走向复杂,从清净走向混乱,从良善走向恶浊的结局。方方面面越来越恶化,逐渐走向紊乱,走向衰亡。这就是任由分别心肆意妄动,不加控制,将会出现的无法收拾的局面。

  想一想,如果一直这样走下去,不加以对治,将来会繁衍出多少虚妄分别?会发生多少无意义的奔驰、追逐?会制造出多少生死迷梦?这样仔细观察就会发现,这个问题实在太严重了!

  为什么会出现这种局面?

  时代弊端导致戏论增上

  互联网的建成,是人类逐渐恶化、走向衰败的标志。

  当今时代,信息量大,传播速度相当快,人们普遍“头脑发达,四肢无能”。(所谓“头脑发达”,就是指人们的意识越来越失控。)以致于各种不清净的种子,能够轻而易举、源源不断地输入人们心中。各种染污念头不断现起,成百上千倍地增长。人们的内心变得越来越愚痴、混乱,甚至连一些简单的道理都无法辨别。比如,过去的人读几本书就能把握一生的方向,完全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但现在的人即使读一千本书,也不会真正懂得做人的道理,几乎陷入失控的状态。

  而且,将来正法会越来越衰微,而邪法的因缘又无孔不入。一旦邪法进入人心,立即会像病菌侵入机体那样,各种染污种子熏在心上,使得正面的力量几乎无法发挥效用。

  这样就知道,当今时代的人,不单单会缘着外界现相,起各种的虚妄分别,还会缘着大量的染污信息,更加迅速、猛利地现起各种染污心,内心的妄动更严重。

  按过去比较单纯的情况来看,破除虚妄分别都很困难,再加上现在这么多的干扰因素,那么复杂的共业因缘,要清除人们意识深层的病毒,破除心中无比复杂的戏论网,显得更加困难。

  现代人到底该怎么办呢?

  以理抉择空性是断尽虚妄分别的捷径

  在这个时代,人们尤其需要一个简要的法门,需要一个能够从根源上解决问题的捷径。

  首先从反方面看,如果不从根端下手,想在一个个枝叶上修理,局面将会变得无比艰难。一方面,对于现在大多数人来说,一味地从行为上要求他,要这样想、这样做,不许怎样做等等,几乎不可能实现。因为他心里还有一大堆见解上的问题没有理清,内心没办法处于一种老实、单纯,柔和、随顺的状态,很难心甘情愿地接受教诲。另一方面,即便心里能够接受佛法,但由于外境的染污信息太多、太乱,人们的心时时受到染污缘的干扰,就会不由自主地现行各种各样的心念。这样稍稍有点起色,一不小心又会重蹈覆辙,跌入世俗染法的深渊当中。

  相反,一旦在根源上抉择清楚,把无数复杂的问题在一个要点上解决。这样就能很有力地止息那数不尽的虚妄分别。

  那么,一切生死迷梦的根源是什么呢?

  我们知道,十二缘起的根源是无明,其中最根本的就是真实义愚。也就是,最初由于不了知本性,真如一念无明,不能自住本位,计执诸法实有,从中就出现了所取;然后,妄识缘着这些幻境,不断地分别、计执;顺着迷染的因缘,就造成了粗细二种生死。

  所以,迷惑的根源,就是认为诸法有独立自成的体性。或者说,一个法现了之后,计执它实有。从这一点开始,就出现了能所,陷入二取的虚妄分别当中。之后,在这迷梦般的虚妄世界里,众生随着各自的分别心,不断地幻变出各种各样的境相,出生无边的戏论。而且,缠缚在戏论中的一切都是苦。因为,只要没从根源上把缘起链切断,就会不断地由因生果,感果时又种因,一直处在妄动的奔流当中。进一步说,如果自我意识膨胀,就会卷起贪嗔等更粗重的烦恼,由此造作流转生死的业,从中变现出更庞大的幻相。其中由恶业的力量,还会进一步变现出三恶趣的境相。

  总之,只要没能回归无生无灭的本性,计执诸法自性成立,就会出生虚妄分别,然后从中不断地出生各种苦,迁流不息。

  所以,抉择诸法空性的中观教理至关重要。尤其像《入中论》这样,直接从根本上抉择万法无生,能够非常有力地破除虚妄分别。所以,处在这样一个无比艰难的时代,首先应当让人们从内心深处,完全认同一切法本来无生。这时,他狂乱的内心之中就会出现一个亮点,虚妄分别的根源就会开始动摇。只要触到最根本的法,就能有效地进行对治,进而一切枝末都能得以止息。

  下面我们再具体分析这个问题:

  计执“自性生”是一切过患的根源

  我们过去一直认为诸法有真实的“生”,所以没办法歇下逐取的冲动,会一次又一次地向外追逐、求取。由于在根本的见解上错了,就使得你的一切行为都是错乱。在见解恢复正确之前,这种错乱会持续不断地重复下去。次数多了,形成了深重的串习力,就会使得你对待任何事物的态度都是如此,所采取的方式也一样。也因此不得不一次又一次地为此付出代价,一直陷在患得患失当中。像这样,我们的生命已经陷入了一种毫无意义的错乱循环,自己被困在这个愚痴的怪圈里走不出来。

  其实,“计执诸法实有”就是障蔽你灵性的症结。如果在这一点上不能反转过来,不能抉择到万法皆空,你就没办法停止虚妄的逐取,也不能消除惑业,超出苦海,更没希望恢复自己本来的佛性。换句话说,这牵涉到你人生中最大的问题,或者说一个原则性的问题:你是想“背觉合尘”,还是“背尘合觉”,就看你能不能通达诸法本来空性。

  所以,我们现在不得不重新审视世间的一切万法。如果你能真正抉择到万法无生,明了当下现的法实际从没生过,就像镜中的影像一样,只是一个无而现的幻影。因缘聚合时,忽然现出一个影像,正现的时候并没有自性可得。你就会发现,自己原先的一切求取、行动都是错的。从此,你会开始懂得怎样回归自性、行持般若。

  你一旦真正通晓这一点,之后就应当观察:我过去那些行为,像是求学问、求名誉、求爱情、求财富、求享受,下至于求一顿饭,听一首歌,看一部电视剧等等,到底有没有意义?或者说真能得到什么吗?如果根本得不到,我还费尽心思地求取,为此不断地竞争、奋斗,过后一直留恋不已,所有这些心里妄动、行为造作到底有没有道理?像这样,完全认清过去的一切思想、行为都是错乱,之后就要调整过来,让自己的心逐渐恢复正常。

  抉择诸法空能回归自性

  一切内外诸法,真正寻找时了不可得,并没有独立的自体。像这样,当你见到一切法无自性而会归于本性时,就知道一切都是性海所现,它是发生一切事物的根源。这样就能悟到性相不二,就能回归性体。

  我们计执一切法实有,正现的时候绝对能得到它的自体。就会认为,心外有无量无数的法需要我们去追求、逐取,去实现它的价值、意义。由此,我们就把一切希望寄托在这上面,把人生的价值定位在拥有这些法上。

  其实,这一切都是错觉,只因为你没能辨明真相,以致于一次又一次地发生错乱,认为这些假法真实存在。无数次地对它们作出各种判断、分别、取舍,陷入惑业苦的运转当中。就像梦里虽然得不到丝毫实法,但由于一念迷失,在梦的虚妄现相中轮转不已。

  学习般若,无非是要你认清诸法实相,看到这些显现法只是一个个虚相,而没有独立的自体。因此,你想求取到它,想把它永远握在自己手里,希望在这上面建立意义,都只是错乱而已。同样,失去时,心里感到惋惜、留恋,为之伤感,也不合道理。这一切错乱都源于误认诸法有自性,或者说都从法我见中出生。

  因此,你一旦了达诸法无生,就会发现原先的思想观念,行为方式,有着根本性的错误。再执著下去只会错上加错,继续被束缚在轮回的迷梦里,除了迷乱之外没有任何意义。一旦你从中幡然醒悟,知道这些假法并不是“我”,真如才是你自己。这样就能切实地知道应当如何回归自性。所以,通达诸法无生有非常大的利益。

  通达空性的生活态度

  修学般若的人,由于通达诸法无生,在一切时处当中,既不著有,也不住空。不去刻意取著,也不会特别舍弃。无论遇到什么事,都像行云流水一样,随缘而过,不会挂在心上。

  举例来说,作为一名法师,到了说法的时间,就登座开始传法。在这个过程中,要知道无论讲者、听者,还是讲法的声音,这些正现的时候都没有自性,只是一幕幕幻影,心里不要把它执实了。

  如果去刻意执著,就会辛苦无比。比如一边讲法一边想:“我讲的够不够精彩?说话时的表情如何?语速怎么样?大家喜不喜欢听?听了之后,会不会很崇拜我?”或者讲完之后,还经常回味:“看来大家都喜欢听我讲法,我的摄受力还很不错……”或者不断地回想:“讲了这么多堂课,功德多大啊”等等。像这样,你的心已经著在上面了。其实,对这些幻事再执著也没有实义。

  同时,也不必废弃它。比如觉得:“既然讲者、听者都是假的,就连所讲的法都不是真般若,那我就不能讲,不能讲假的。”其实,虽然一切都是假的,但可以以如幻的心说如幻的法,可以做梦中佛事。

  像这样,你在一切处都应当保持行云流水般的生活态度。这样内心自在,也就没有什么事了。

  空性的比喻

  关于诸法空性,我们先举几个比喻,大家就会很容易理解。

  首先,“镜影喻”:比如在镜子前放个物体,镜子里立即现出影像。不观察的时候会以为,在镜体之外有影像的自体。但实际上,正显现影像时,影像并没有独立的自体。如果影像有自体的话,它就成了镜体之外的另一个事物。那这样,即使它跟镜子再接近,或者它本身再轻薄,我们也应当能够用非常细的镊子,把它从镜子里取出来。然而,离开镜子根本没有影像,所以得不到镜影的自体。

  对此,也可以用“金刚屑因”观察:当镜子和物体会合时,立即现出影像。这个镜像是怎么生的?它是自生的吗?如果是自生,应当是影像生影像,但是镜子和物体的因缘聚合之前并没有它,怎么是自生呢?那么会是他生吗?如果是他生,它是从镜子里出生,还是从物体中出生?它肯定不是从镜子产生。因为并没有从镜子里冒出一个实有的影像。同样,也不是从物体而来。因为从没见到从物体中生出一个影像。所以也不是他生。这样,自他共生就更不可能。也不会是没有因缘自然出现的无因生。

  既然四种“生”相都不可得,此外也没有第五种情况。这样就知道,只是镜子、物体、光线,以及空间等的因缘会合,忽然现出一个影像。正现的影像就是无生。也就是说,虽然我们眼识前,似乎有一个相,但实际上它没有自体,根本得不到,这就叫做“生即无生”。

  之后,“水月喻”:天上的月亮和清净的水和合,就在水中呈现出月影。一群猴子看到水中明晃晃的月影,就认为水里真的有一个月亮。于是,它们从树上一个接一个地连下去,打算把水里的月亮捞上来。我们知道,那只是一个幻影,根本没有自体,再怎么用尽心思,努力地打捞,也没办法捞出来。因此,整个猴群为此付出的一切努力都是徒劳无益。因为根本捞不出来,非要去捞它,也只是白忙一场。

  一切法也跟镜影、水月一样,无生、无体,了不可得。非要追逐、求取,也只是徒劳,最终必定落得一场空。

  观察“诸法无生”的方法

  月称论师在《入中论》中,抉择诸法无生时,举了两个例子:一个是由种子生芽,这代表了一切外在器界的法;另一个是从习气生依他起识,它代表一切内在的心识。通过这两个例子,我们要学会怎么抉择诸法无生。

  之后,就要在日常的一切显现上观察、抉择“诸法无生”。意思就是,你不能只知道种子生芽是无生,有智慧的人应当懂得举一反三。也就是说,通过学习这部论典,掌握了破四边生的方法,之后就应当遍及色法、心识所摄的一切法上面,把它们全部抉择为无生。也就是,把金刚屑因周遍运用在日常生活的一切处,把一切相都抉择为空。这样才会产生实际的效用,你才能不被这些现相迷惑。

  具体观察、抉择的时候要注意几点:

  一、观察要结合自心

  要知道,虚妄分别在你心里,错误见解都是你缘心前的事物所产生的。既然所有问题都发生在你身上,跟你的心紧密相连,你就必须依照正理观察自己心上的事。你只有在自己心里,把世界的真相抉择得清清楚楚,之后才能出生理性的行为,才会懂得以空性智慧面对一切。之后就能使得世出世间的万法全部圆融无碍,运用得恰到好处,而且用完后能够不挂在心上。这样般若妙心才能开启。

  否则的话,书本归书本,生活归生活。你要是不把它们融合在一起,中观法理再殊胜,也不会在你心上发生效用。

  二、观察时要把心放“活”

  在生活中观察“无生”时,应当把心放活,就像流水那样,这一点也非常重要。因为,心拘得很紧,很执著,这种状态不好,不利于出生智慧。

  三、观察时要切中要害

  对于同一个问题,每个人有感受的地方,能切入的点会有所不同。在观察的时候,首先要找到你最有触动、有感受,能够产生共鸣,心里能认同、接受的地方。从这里切入,就容易出现效果。

  比如,针灸的时候,真正扎到了穴位,立即就有很明显的相状。像是明显的麻、痒、痛等的相。这样就表示已经切中要害,之后就会发生作用。如果没扎到穴位,扎偏了,就不会有效果。

  再举个例子,比如你去听课,有时候听了好几堂课,心里也没触动,没收获,或者说得不到很明显的利益。但有时候听到一、两句话,心里就很有感触,很受启发。这就表示那一、两句话对你的心发生了作用。

  像这样,无论听课、思维,还是修行,关键在于心里一定有所触动。通过思维抉择见解,也要从最有触动的地方下手。有了触动之后,它就会逐渐展开,从小的开成大的,最后见解就能圆满。见解开了也有它的相,到时你心里必定能很明显感受到。

  下面以具体事例观察:

  观察音声“无生”

  一般来说,观察外在器界的“无生”,从声尘入手最容易。因为不像色法,有固定的形体,声音只是忽然一现,过后即灭,这就很容易抉择到“无生”。

  比如,我现在讲课的声音,不观察的时候,大家会认为,声音既然已经显现,那当然是真实“生”了。之后就习惯性地对这个声音进行判断,由此出生各种分别、执著。比如认为很好听,有意地去欣赏;或者感到很难听,不愿继续听下去。

  现在我们就运用金刚屑因来观察这些声音:如果声音自体成立,就说明有实有的“生”。现在就问:“它是怎么产生的?”我们知道,实法的“生”绝对不会超出四种情况:要么自己生自己,要么从自己以外的其他法中出生,要么是从自他共同而生,要么没有因缘就出生了,也就是自、他、共、无因四种方式。

  首先观察,它是不是自生?自生一定是先前就有它,后来再出生它。但在显现声音之前并没有这个声音,所以没有自生。

  那么,是不是他生呢?他生指从他体的法而生。比如,我口中说“常乐我净。”现在就观察,我正说话的时候,有哪些法?结果发现我的念头、发音器官,以及气流这些因缘和合的时候,就现出了“常乐我净”四个音声。如果认为音声和这些因缘是他性,并且由他性的因缘里出生音声,就应当从这些因缘中找到果法的音声,但实际上,我的念头、声带、舌头、嘴唇,以及气流上都没有“常乐我净”的声音,显然不是从“他”而生。

  既然不是从“自”而生,也不是由“他”而生,就更不可能是自他共生。

  最后,无因生也不可能。因为刚才是依靠因缘才说出那些话,不可能无缘无故就出现一个“常乐我净”的声音。要是无因就能出现声音,那太可怕了。这样一来,在世界的各个角落里,都应当有我说话的声音,但就是找不到人,真这样大家肯定觉得是闹鬼了。但这根本不符合实际情况。

  这时候你心里就会认可:声音的确是假法。实法必定有它的来源,能找到它的“生”。但是无论怎么观察,都得不到声音的“生”相。这样就知道,声音确实无生,正现的时候,也了不可得。

  从一法遍观诸法无生

  观声音“无生”之后,就要进一步想:和声音一样,一切法都没有“生”,或者说得不到实体。原来我认为这世界上的事都有它的来处,都有真实的“生”,或者从自己而生,或者从他法而来,或者从自他两者中出生,或者自然就出现了。总之,诸法肯定有生,只是我没看到而已。换句话说,过去心里总是把“显现”和“真实产生了”连在一起,看到任何一个法,都认为它真的“生”了。

  现在就要通过观察,真正看清楚,自己心前的一切现相,到底是怎么回事。也就是要真正发现诸法无“生”,只是因缘会合的时候,忽然现了一个假相,并不是真的“生”了什么。这样才可能打破你根深蒂固的错误见解,才能重新认识这个世界。

  一旦抉择到诸法现而不可得,一切追求、攀缘的心就会放下。这样才能无住而行,不再顾恋过去,不会耽著现在,也不再求取未来,因为没有任何可耽著的事。

  虽然这样观察、抉择诸法无生,在正理上完全成立。但你可能很难出生决定。其实,仔细想想身边的一些例子,就会发现“无生”却有显现,是非常合理的。比如,夏季的阳焰水,虽然看上去像一条河流,但并不真实。你去寻找它一点也得不到。或者,空谷回响,对着山谷说话后,以缘起力就会发出回声,但根本没人在那里说话。所以也是无而现。再比如做梦,梦里好像有很多事物,有很多法的“生”。但实际上,梦只是假相,根本没有生,只是梦心的错觉而已。同样,我们现在的生活就像梦,只是心识的错觉。

  这样观察之后,进一步就要把整个生活的境相想成梦等的幻化法。把遇到的人、事、物,全部想成梦中的显现。之后思维:梦中虽然有无量无数纷繁复杂的显现,但实际什么都没有,也就是“无生”。而现在的境相、心识,跟梦中的显现一模一样,全都是“无生”。那要想:我为什么还要缘着这些假相,生那么多的得失成败之心呢?我这种想法不是很颠倒吗?

  对此,你心里可能还不大确定,那就继续用金刚屑因观察自身有没有“生”,是不是实法。如果连我们的生命都只是虚假的影像,就应当重新考虑一下到底该怎么走这条路了。

  观察蕴身“无生”

  我们学过十二缘起,知道现在的蕴身从最初入胎时的名色发展过来。也就是由最初像凝酪一样的精血和心识的和合体,逐渐生长,成为具有六根的胎儿,直到现在这个身。

  现在,我们就观察自己生命的开端,也就是入胎时第一刹那的“名色”。当时的名色如果真实成立,必定离不开四种方式的生。下面一一观察:

  首先,如果名色是自生,也就是自己生自己。这样的话,不需要其他因缘,应当一直生下去。也就是第一刹那的名色到第二刹那时,出生跟前面一模一样的名色,这样不断地生,第三、第四、第五,直到现在,乃至尽未来际,都应当是名色位,没有任何变化。也就是说,我们现在应当还像最初那样,只是显微镜下看到的一点,不具有五官、四肢等的身体样貌。但这绝对违背事实,显然不成立。

  那么,名色是从“他”而生吗?可以这样观察:大多数人认为,由前刹那的中阴神识为“他”,生起入胎第一刹那的名色。比如,中阴神识A是实法,他持有自己的体,然后由他出生刚入胎时张三的名色。中阴神识A和张三的名色是他性,李四、王五的名色,甚至瓶子、柱子,和神识A也是他性。既然认为他性的神识A能出生他性的张三的名色,也应当承许神识A能生李四、王五的名色,还能生出瓶子、柱子,乃至能生出神识A以外的一切法。同样是他性的缘故。但这明显与事实不符。所以,名色由“他”而生也不成立。

  既然“自生”、“他生”都不成立,自、他共生也同样无法成立。

  当然,更不可能是无因而生。谁也不会认为,无因无缘就出现一个果法。

  这样观察后会发现,最初的名色也没有“生”。只不过由前刹那的精血、神识等因缘和合,后刹那无间现起一个名色的相。但这绝不是实法。

  既然今生第一刹那的名色都没有“生”,只是现而无实的假法,就会懂得,我们一直延续到现在的这期生命相续,也只是一部长篇电影里的一幕幕幻影。只怪自己太愚痴,一直没看清这一点。以致于从记事起直到现在,一刻不停地苦苦追求,建立起一个又一个的目标和意义,为实现人生的愿望,采取了各种各样的行动。结果到头来一无所有,什么也没抓到。其实,这件事说来也不难,你回头想想就知道:从住母胎开始,到现今为止,这期间经历的一件件事,一场场的悲欢离合,跟在梦里度过几十年有什么不同?梦里的一切都不可得,现在的事也一样。当时觉得再真实,过后也一点都得不到。再继续追逐、执取,不肯放手有什么意义呢?

  其实,不仅这一生,在整个轮回的生命历程当中,我们都没“生”过。这一切生生死死的现相,除了幻影还是幻影,根本没有任何实义。


{返回 入中论自释讲记·益西彭措堪布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三十课
下一篇: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三十二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六十二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五十九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二十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三十六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九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二十七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十三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二十三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六十一课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五十五课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