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般舟步伐具足一切法
 
{返回 常善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823

般舟步伐具足一切法
 
(为浙江居士答疑:善家整理,文中师父是指常善法师)

居士:师父,我走的时候还是不太会走。我走的时候,是不管它,集中念佛呢,还是照顾一点。因为有时走起来走好了,确实是挺管事儿的。提神,一跺下去,就不困了。但是我还是主要想把念佛把它集中念好了。我这怎么协调呢?

师父:你们第一次念佛的时候,不要管脚步。脚步你能会多少,就抬多少。你说的对的,步伐不好讲在哪里呢,讲多了呢它容易形成挂碍,但你有挂碍的心,行不好这个步伐。我给你讲个案例,演道的例子。你只要有挂碍的心,就行不好这个步伐。

其实最典型的例子是演空师。演空师现在步子走得非常好,人人赞叹,跟我的时间最长。然后她学步伐的代价最大,为啥呢?演空师对师父非常得恭敬,特别想学好,为了学佛,把妈妈都放弃掉了。因为妈妈不让出家,把眼睛都哭瞎了,都没有动心,都没有回家。但她只是丈夫之心,后来妈妈也好,也学佛了。说她不顾妈妈哭,眼睛都哭瞎了,也不变心要跟师父出家,这很让人赞叹。而且她最早跟师父行般舟,日夜行法最起码行了100多天。听师父的佛号,对师父的佛号也很熟悉,模仿力也很强。但她太认真了,发愿我声音要成为梵音,又要弘扬般舟,想法太多,多一种想法就多一种挂碍。最后搞得太认真,认真到啥程度,她就很认真地听师父念佛——我念佛跟你们不一样,不一样在哪呢?我是用气来念,你们是用声音用声带来念,嘴巴来念。我念佛是要把丹田气发动起来,用脚踏起来。踏起来,整个身心相融,用身心一合相的力量念的那个佛号。身心一合相,每次动的状况配合起来都不一样。所以说它每次动的状态不一样,气出来也不一样,声音也是有差别的。所以它听起来很多声音一样,一声万音。是一种微妙禅定。

所以演藏师这样评价,演藏师是我们最近出家的一位法师,般舟是最简单、最直接、最深刻、最圆融的大方便、大究竟解脱法门。他认为般舟三昧是一件颠覆性的事情,颠覆整个佛教界,颠覆整个修行。是无上禅,是微妙禅。

演易给企业当顾问,其中一家企业的顾问费就是一百万。这次听说师父装修接待中心缺钱,把自己房子义卖89万。演易是易经专家,专门给EMBA班讲学的,讲易经的。之前来走了7天7夜,是做梦来行法的。来行法皈依时,觉得师父还有点沾她的光呢,很傲慢。这次专门刺指血写了一个宝箧印陀罗尼咒来供养师父,把指血刺破,写了一个血咒。是至诚心的供养。演易说我最怕痛了,我体检都不体检的,就是因为怕抽血痛。但这次刺破指血,写这个血咒。这次发心带了24位企业老总来行般舟,有的见到了很多圣境,有的发心给宝峰寺云严寺供养所有的空调和饮水机,有开饭店的发心回去改素餐馆不造杀业了。

都是大菩萨行为。演易决定将来要出家。你看每堂课几万块钱的收入,然后你看当顾问一年的收入多少钱呐,这样的人,你说生活层次、知识层次,那名誉、那地位,是不是啊?而且现在都不得了,我们都惭愧得不得了,那恭敬的程度让我们都感到惭愧。

所以说,你提的这个问题就是不要挂碍,无挂无碍。开头我不太讲这个,为什么不跟你们讲这个,因为你们来的时间短;给你们讲步伐,因为你们烦心重,所以就要练这个基本功。基本功非常重要啊,没有基本功你不能深入啊,要破昏沉,要破境界相,要都摄六根,真正能摄住你的六根,想打妄想都打不了。这有很多奥妙在里面,所以要学步伐。但是呢确实你可以不管步伐。我们最近订的一个课程,有个计划,六个字,“不管它,只管念”,人来了以后,什么都不要讲,就只给你讲这个六个字,然后给关到小房间里去,我们今天给书记讲了,改造关房,搞15间关房出来。来了以后,就六个字,“不管它,只管念”。

居士:跟东林寺一样?

师父:不一样。东林寺让睡觉,我们不让睡觉。然后东林寺可以坐可以卧,我们不让坐、不让卧。然后,不管它,你只管念就好了。就像很多知见,因为呢我们讲的东西你必须实践完了才能听得懂。你不要看现在懂,你是自以为懂。你没有体解大道。你根本不在一个层面上,就好比我说不好听点,蚂蚁要想听懂人说话,它也听得很清楚,可是不明白。它觉得听到很多东西,那是用蚂蚁的语言来理解人的世界,差距很大。你只有行了法以后,才能听得懂。所以以后就干脆来一课,啥都不说,就念去,就告诉你啊,腿痛了,你记着念,不管痛,只管念;妄想多了,你不要管想,只管念;酸麻涨涩晕,不管它,只管念;业障现前,不管它,只管念;昏沉了,不管它,只管念。反正啥你都不要管,就训练你们念佛,疯狂念佛。这个念几天,不得了,念一天一夜都不可思议,现在根器好的,丢进去七天七夜不管。我们这里现在很绝的,好多断食行七天七夜,非常精进,非常勇猛。就搞这个课程。佛法是体证的,不是玩嘴皮子,不是玩脑筋的。你们这个节奏,是体解。为啥呢?你没有行,我没有证过,然后脑子拼命转,时间越长越完蛋。知道吧?体解它。

还有人喜欢玩,虽然他体证,但他喜欢玩,体证到一点点东西,他发挥成十分东西,那也是在玩嘴皮子。不行的,知道吧。我们很多人,写的东西都是浓缩版的,我很快就评出来了。但有的菩萨一写写几万字,五万字、十万字写得,她一分体验的东西,写成十分,一样的体证渲染成十分,十倍,然后她捕风捉影,说不好听点,犯神经病一样。你体证一点点东西,然后你跟他讲很多很多,然后你把这个也讲一遍,那个也讲一遍,那个也讲一遍,讲一大通,根本就不上路。因为你的心地跟法不相应,那应该是一个非常谦虚、非常卑微、非常恭敬的一种状态,才能发现出来。 你搞了几天,不管你走得怎么样,走得多好,走20天也好,走30天也好,走多少天也好,你的心多么殊胜也好,也不过一次而已啊。是不是啊?你应该非常谦卑、非常恭敬,那才跟法心相应,是不是啊?那喊写写几万字,然后还埋怨师父不给评。你看,师父要给你评,落个什么错吧,说你不对,你又不服气,对不对?说你对,那里面又有多少有价值的东西?对不对?我们讲,时间、精力都有限,我们只能做最重要的事。说实在的,没必要在那里哼哼,你在那哼哼,师父陪你一起在那哼哼,你干啥呢?没有价值。这不点评就是最好的点评。

开始我点评了几页,好家伙,我还没评完第一稿呢,人家第三稿已经写好了。网上发一个,师父,给,修正稿,下回又发一个,师父终极稿。我说你都终极啦,我还干啥呢?是不是啊?就是说你这个意识状态啊,当然这个还是非常赞叹,这个菩萨回家以后人家每天还要行法行十几个小时,晚上行法,然后行一天,又写几万字,一万字、两万字这样写,很让人赞叹啊,是不是?而且那么多行法,的确有很多受用。但是你要渲染那个东西,就不好了。然后一会儿说,师父说,这块我不公布,那块我不公开。然后这块我要投稿,我是原稿,不能动。我说你要原稿不能动,那我给你搞啥呢?我要改了,就成篡改了。你原稿都不能弄,要保证是原创,那你创去呗。是不是啊,你把师父搬来给你当演员?所以说也不好。不能染,不染不着。

所以,你提的问题非常好,我们为什么开始不讲步伐?讲多了不好,讲得不好人家就不会走啦,刚才我给你们讲演空师就是这样。不会走啦。而且染着到啥程度?听师父念的佛号,到底念的啥声音。有一天她终于听清楚啦,来劲了,师父,来,我给你念,一朵花……三朵花,四朵花,五朵花……我也不知道她讲了多少朵花,一会儿这个花,一会儿那个花……我不知道咋听到那么多花。她是昆明人嘛,她就喜欢花嘛不是,然后她就听到一朵花……三朵花,四朵花,五朵花……好多好多,她听得一套一套的。别人是好不容易听到要表达清楚,我说什么乱七八糟的。她说师父你就是这样唱的,我听得清清楚楚。哎哟,我无言啊,你知道吧。还有很多菩萨听我的佛号也是,听得真得很认真,有的菩萨认真到啥程度?人家能把我两个小时唱的声音给模仿下来。我是瞎唱,瞎哼哼的,我真是瞎哼哼的,因为我不是用嘴巴唱,不是用声音唱,你知道吧?我是用气唱,我是完全有一种沉静感,我是沉在那里唱,因为我每一个地方的声相都不一样。我让每个声相都达到一合相,这个地方就这样哼哼就对了,那个地方要那样哼哼就对了。它哼的是“阿弥陀佛”、“阿弥陀佛”,但每个地方哼得都不一样。

有的人听了,给模仿两小时给你哼出来了,他哼得是一身的劲,他这个人我是很赞叹,不讲模仿秀,师父我在外面行两个七天,他就在家陪两个七天,不睡觉,就在家里哼啊,念啊。师父在这里行,他就在家里行。然后,师父的法他熟悉到什么程度?他到外面跟别人讲,人家问问题,他就说师父这样讲的,这样这样这样,他搬的这些话就是师父讲的话。但是,他不会变通啊,不会应变啊,为什么这样讲?这话为什么这样讲,到底啥意思?他就说就这意思。他自己明白了,别人不明白啊。他说就这样,就是这个意思。他是真的非常受用,但是不会讲。但是他搬出去的这句话,肯定是对的。就熟悉到这个程度。模仿起来一唱是一身的劲,但你要让他不要模仿了,自己唱,唱不来。还是模仿秀。一听(师父的佛号)欢喜高兴得不得了,睡不着觉。但是它就会成挂碍啊。因为我师父以前教的时候就跟我讲过几句话,我说这佛号到底该咋念咋变化,师父说自己念去、自己悟去。所以我唱的都是自己悟的,自己想,自己的体会。

这咋走啊?自己走,自己悟,不能讲。师父讲几个字讲几句话,哎呀,我们赶紧当宝贝一样供起来,体会啊。就是这样。所以说讲多了,因为它这里面,打比方讲,其实来讲,真正的学问,最高的佛法就在这步伐里。步伐就是一切法,你能把步伐当成一切法来修,你就能得大利益。就是说,金刚经也好,法华经也好,楞严经也好,都偏离不了步伐。修证修证,怎样修证?通过你这套步伐。怎样迈步,怎样节奏,怎样动身,怎样动呼吸,怎样发声音,全在这里面,很微妙。就是你再高的佛法,再深的学问,再密的心法,都落实在步伐上。呼吸上、节奏上、身心的配合上。步伐在这里,既是高度概括,又是高度解微,因为体现一切法。所以怎样运用都不过分。

你们记得神笔马良的故事吧,画水的浪花画到什么程度?一天一天画,画那个水花,画了多少张纸,画多少东西,画多少天呐,画那东西画到什么程度?影壁墙上画个海吧,那个县官一来都往后退啊。发大水啦,赶快跑啊。画到这个程度,发大水啦,赶紧扭头就跑,就画到这个程度。精益求精,。用这个精神去训练步伐才能训练得出来。哎呀,你想不就一两步嘛。所有的人都是步伐的问题。

居士:不好学。越学越不好学。

师父:但是要学还学不来。咱们要放松。就说演道师,演道开始的时候,是禅宗的根底,根本没想学般舟。但是呢在那念念佛,感觉太好了,舍不得走了,然后在那搁了一段时间念佛。念佛的时候,我说你念佛把声音提高5%,那状态就出来了。(演道就说,)师父啊,我跟你们不一样,我是坐禅的,我是内观禅。我的声音已经很大很大,如雷贯耳了。意思是说,你听不见是你们的事,关我啥事?她很好玩,开始来行了几天法以后,说师父我必须要回去。我说不回去不行?她说不回去不中,就要回去。行了几天法以后就要回去,回去要跟妈妈打招呼。好吧,那回吧,趁早回来。到了后来,说师父我好糊涂,我不应该回来,怎么办?师父我发了愿,我回家就买好火车票,回家就见妈妈一面,第二天我就回来。真做到了。(演道)一回家第一件事就订火车票,第二天就拉了一个人过来。谁?演君,就拉过来了,一来了就不肯走了。但行法就不肯大声。有一天我们这里演泰师,发狂一样念,高声念,发飙啊。她其实喊得不对,但声音一下喊得特别亮,金刚嗓啊,狮子吼。她越吼越来劲,演道也跟着喊起来。从来喊不起来的,有人起哄,就跟着起哄,这一喊通了,步伐对了。身心一合相,自然而然就出来了。走出来了。她的步伐是最标准的。你知道最标准的步伐是谁的?演道。演道还不是修这个法门,她因为不是修这个法门的,她的着意就不重啊。等于定中走出来的。演道是这样无意当中走出来的。她原来着意太轻,不得要领,现在一喊,把她带出来了,着意自然就重了。自然着意就出来了,但是她又有收敛性,她也不玩命。她等于隐而不发,有个“敛”字诀在里面,所以踩得非常好。所以步伐的深意在这里。

你看就像写字一样,字写得好,无非就是横竖撇捺折而已啊。哪个字不是横竖撇捺折,除了这个还有没有别的东西啊?结构左中右、上中下、左右、上下,不就这个结构吗?有别的没有?也没有别的,就这样子把它写好。但多少人写不好字啊?90%的人写不好字。我现在要解决的就是这写好字的问题,不是要解决别的问题。很多人都弄错了,一辈子求这个解,求那个解,看这个经,看那个经,想这想那的,想得自己疯疯匝匝的,想得自己头昏脑胀的,想得自己烦烦恼恼的,最后叫他写字吧。横竖都不知咋写,左中右咋写,上中下咋写,左右咋写,上下咋写,就这么回事。然后剩下你就把它好好写好就是了。绕了半天弯子,还是要写字,直接写就完了。所以我们搞“不管它只管念”训练呢,一丢,一念。你搞去,写去。一切都是念,无非一个念而已。念念你就体会到了,完了你一走一辛苦你就体会到了,哎呀,这步伐重要,没有这步伐不行。就像演重,重庆的,开始走的时候,痛得不得了。痛得差点逃跑了。最后回向之前,哎呀,反正是个痛,痛得没法了,哎呀,随你痛吧,踩吧,跑吧。咦,一踩一跑,好啦。痛苦就过去了。心地不圆融,不尽力啊,你咋说都没用。

居士:师父,这痛的时候,特别痛的时候,就会有分别心,肯定就会挂碍到这痛啊,就想着这个痛就想着这个痛,虽然想念佛,知道那个佛号,但也一句一句提不起来。

师父:你怕痛啊?想不痛啊?你这个心没度掉,你被痛抓住了啊。

居士:痛就是要抓住你的心。虽然知道这个心是错的。

师父:你被痛抓住了,你的心已经被痛抓住了,所以你就不能念佛了啊。

居士:所以就要拼命去喊,拼命去跺脚。

师父:你就踏下去,喊出来啊。

居士:就用这个方法破解?

师父:对。

居士:以前也没行过般舟,就在家里念佛。也不是痛啊,有时妄念起的时候,就会被它牵着走,就感觉拿它没办法,拿佛号也伏不住它。

师父:但是为什么想伏住它呢?其实你想伏住它,老是有个讨厌它的心,有个伏住它的心,有个战胜它的心,有个让它不生的心。然后啊,我就用这个心一心一意念佛多好啊。这些心都是牵挂心。你应该是什么呢,它想它的,你念你的。想的不是我自个。来者不迎,来了不迎接你;来无所染,去无所留,无染无留。来不迎,走不随。你来你的,你走你的。你不要管它。因为很多人就犯这毛病,老爱打妄想。它不可能不想的,无始劫以来的习气就是这样。

居士:是的,习气重。也知道不好,也知道应该念佛,但那个力量就是要占上锋一点。动不动就会想起它,动不动就会想起来,越来越厉害。

师父:这就是自己的习气啊。说白了,不是这么简单的,只是打个妄想而已,其实真正问题的关键在于,你被粘住了,你被招安投降了,你不能做主了。实际上是这么个事,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个小事。

居士:对啊,感觉这里文章比较大,总是打不住它,就被它牵着走。

师父:你跟它打啊?你不跟它打,就好了。不理它。今天我告诉你一个实例,有一个大功德主,很大,资产至少上百亿啊,造寺院随便一捐就是几千万。修路铺桥,做了很多好事,这人是大善人,甚至可以讲大圣人一样。他帮村子里干了那么多好事,村里的路也铺好了,村里自来水也通了,不用付钱,庙里的路也铺好了。孩子上学也全部免费,真是个大善人啊。这个村里还是有人说坏话,结果还是有四五个人跑到天安门广场去上访,从小一起光着屁股长大的,说你凭啥就这么好?为什么你那么富我们这么穷,为什么你吃香的喝辣的,我们就受苦受难。为村里做了那么多的好事,结果还有人跑去上访,无理取闹。而且上访的人也很缺德,上访了三次。中央有规定,说下级上访,访上级访了三次,不解决问题,部门领导人就地免职,不管涉及到哪个部门。但这个大善人心里就很平静。这事要放一般人身上,他心里肯定放不下,会不平衡。但人家心里就很平静。他说,这个也是一种平衡,光让咱如意,不让别人说说发泄发泄。…….

做到无住无着无染,身心分离,就好了。那些都是小儿科的事,你提的问题非常好,问题解决了没有?

居士:解决了。

师父:那还有什么问题没有?般舟行法是无上妙法,其中深意要好好去揣摩。好多人从步伐里得到大利益。我们这里的演捷师,加拿大籍,这是洋和尚啊,原来博士,教授,中国地质大学(毕业,中国农业大学)系主任。出国去了加拿大十几年,谈不上多大成功吧,能把事搞明白,还能移民到国外,在国外待十余年,怎么看也不是个傻人,是吧?他就是从般舟步伐里得到利益。开始老喜欢般舟三昧,后来一直不对机,过不了关啊。后来步伐一行对,他念佛念得好,心态就很好。


居士:我还有问题。我老喊不出来,嗓子……

师父:喊不出来?你喊出来是气喊出来,不是这个声音喊出来。如果你看到声音的相,着了声音的相。是气出来。而且你还有个办法。你真的嗓子喊不出来,你就用鼻子喊。喊出来是气带动着声音出来,不知不觉就把声音带出来。

居士:我觉得着意把声音喊出来就累。有时候不着意它喊的确是对的。

师父:但是呢,各有各的妙处。喊出来有喊出来的妙处,着意重有着意重的妙处。着意轻有着轻的妙,着意重有着意重的妙处,着意适中有着意适中的妙处。你要充分理解妙处啊。这里面都是有很深的学问的。

居士:我有高血压,行法当中是不是可以吃药啊?

师父:如果你对法有信心,从此不用吃药。我们这里有个76岁的高血压病人。高压200,来之前还住院的,心脏病。这老人家以前就有功夫的,很多顽疾都是自己念佛念好了。。。。。。。。它是念出来的,行出来的。而且有些时候我也有点投机,为啥呢,别人不敢让你们念的,念一个小时,念一日一夜就出事,是不是啊?那我们有很多方便、很多善巧,你念了不会出事。

居士:行般舟是不是师父最重要?

居士:是师父带领我们最重要。

师父:大家师徒都是往世的缘分。有的人来行法前就做梦啊,来到这里,咦,这个地方我怎么见过?梦里来过?这样行法的状态我怎么见过?这个人也梦到过。都是缘,这都是特定的因缘。不是说现在你看到行法信息就跑来了,行行法这样简单,都是内在的因缘,甚至你可以作一种观想,是一种天龙护法的安排。

很多人来了就很奇怪,啊,师父,怎么我跑这里来这么顺啊?我跟你们说,明天就会来一个菩萨,是一个省劳动模范。是一个大型国企上市公司的中层干部,是党代表,是宣传典型,荣誉证一兜子呢。这个人现在行法行得非常好,他说师父,不可思议。我说咋不可思议啊?他说,你不可能相信啊,从我们家到上班,最起码要倒三次车,三次车把把都正好坐上,想想概率有多大?它不是一天两天啊,90天啊,他从最开始行法,是90天。特别不可思议,怎么不可思议呢,原来这个人喝酒喝得很厉害,喝酒吃肉,他说从我一行般舟,我就不吃肉了,而且过午不食。你说他过午不食在家也就算了,他跑出去过午不食。人家请吃饭,他不能不到场啊,他到场过午不食。他到场不吃饭不喝酒,这就难啊。你说一次两次,十次八次不奇怪,但90天,天天这样,秋毫无犯。对法就恭敬到这个程度。

居士:师父其实这些我深有体会啊。最开始我在家里走,还吃东西嘛,早中晚都得吃。在这里行般舟,第一天我就晚上没吃。结果第二天行的时候,到现在,我早晚饭都不吃了,吃中午,而且只吃一点点。

居士:念佛真的根本就不想吃饭。

师父:你们最好坚持日中一食。日中一食呢,生成你身体的气机。然后讲那三趟车把把都坐上,这概率太小了。我说,般舟行人,随所愿欲,如意即成。他说,师父这真的啊,那三趟车啊我基本把把坐上。我说,你真的把把坐上啊,你说你坐上了几次。他说最起码十次里有九次。这个概率就太大了。然后还跟我讲,九次也不算,他说有时我来晚了,想这班车肯定没有了。但太奇怪了,班车也晚。看吧,这也奇怪吧?他说,师父,另外也好奇怪啊。我去市场商店买东西,一看整个商店就没有一个顾客,我一去买东西,不知就从哪来那么多顾客都跑来买东西了。

居士:真的是这样子。我去买菜,本来没人买,我去买,结果一会儿就挤来一堆人买。挤得后来我都买不了,只好走了。

师父:是啊,看你买菜,他们都挤过来买了,别的地方都不去。是,就是这样子。他说,他到哪儿都是这样子,不是一次两次这样子。我原来跟你们讲,我以前到哪里去人家都来告诉我路。你们肯定想,师父吹牛吧?看我的徒弟都这样,就不奇怪了。来这里也是,不可能有票的,有票了。春节的时候,到我们这里行法的人,就是偶尔来临时性行法的,费半天劲很不容易订上票,还是个无座票。你要去买票吧,无座票可能都没有。因为他们无座票过来都难,后来就说,火车票订不着,就订长途汽车票吧。我们这里长住的,临时有急事,今天想要回家,要去看爸爸妈妈。结果跑到火车站,碰到一个人,火车站的一个,这个人发心就把他们送到火车上,打了招呼,一下子补上了3个人的卧铺票。你看,别人一票难求,结果3个人都补上卧铺票。你可以说是运气好,但人人都运气好,就奇怪了。其实这不奇怪,随所愿欲,不可思议。

居士:我就是在家走了一段时间,腰特别特别疼。但我还在这里走,我也不管它。然后走了一段7天吧,然后就不疼了,就疼得已经没有知觉了。然后还走,就是停下来的时候它就一点都不疼了,但走吧还疼。疼就不管它,再走,还疼。但我使劲跺脚,大声喊出来的时候,就好像真的通了,就不疼了。

师父:你吃一顿饭,那下顿你还吃不吃?

居士:我现在只能吃中午那顿。多吃点,我就堵得慌。

师父:不是,我跟你讲啊,你第一天饭吃完了,第二天还吃不吃饭?

居士:吃。

师父:第三天还吃不吃饭?

居士:吃。

师父:那不能吃一天饭就不吃饭了吧?那腰痛病的意思就好了?你看你们这是什么心啊?你认为我走通了一次,然后接着下边就没事了。就没有长期作战的准备?

居士:我倒不是说不敢坚持。我痛也在走。

师父:我不是说你有问题。我是说那个心,这里面有那个心的成分。有的人就讲呐,师父,为什么我走这半天,还会再痛啊。那意思就是说,你痛一次就不能痛两次?痛两次就不行?痛三次就不正常?心里没准备啊?这里心有问题啊。这是其一,你看你验证得很好啊,这是体解大道。所以,无论多痛你要熬过去,挺过去,挺过去就是艳阳天啊,就不痛了,一点都不痛了。你想要是你爬山累成这样会怎样?行般舟,般舟多厉害啊,一天一夜行的路线,起码行70公里。70公里,7万米啊。你一天跑个1万米,怎么样?累得不行了,对不对?走7天7夜,将近要走500公里。是不是?

居士:真不敢想像

师父:所以说你熬过去就是艳阳天,留下来是沼泽地。千万不要留下来哦。什么叫留下来啊?你染着这个痛,就叫留下来。你忍着这个痛,其实也是染着。你是因为忍的精神来染。比别的形式高级一点。还是染,还是着。念佛,只管念佛,不去理它,还是有个不去理的念在里面。不管它,还是有个不管的念在里面。这个里真正的意义上来讲,只管念佛,当下念佛,就是不理它;当下念佛,就是不管它;当下念佛,就是结束它;当下念佛,就是不在乎它。不挂碍它……不然,你念的是“不理它念佛”、“不理它念佛”,不是念佛。所以念得不清净。因为你真正念头清净的时候,刹那间就过了。

我有一次得了病,很厉害,业障现前。我也很惭愧忏悔,我以前堕过孩子,超度那些堕胎婴灵啊,显了一些真感应。很难过,鼻子一把泪一把的,发烧,就像严重的重感冒,咳得不行,嗓子哑得不行。痰一吐,那痰里面是白点点、黄点点,有炎症。很难过。我想啊,难过我是不怕,但我特别欢喜念佛号啊。但念佛多好,大家多开心啊。因为我有功夫,我打座可以,一般我感冒来了,最多打15分钟座感冒一定会好。我想,这次这么难过,就打座。我念佛念起来特别疯狂,特过瘾啊,一声接一声,声声不断呐,感应非常大。为了把病弄好,就去打座,一坐坐了两三个小时。就好了,可以唱了,可以动了。

虽然可以唱了,可以动了,但还是会“咳”一下。我想,既然好了,怎么会“咳”呢?是不是啊?还是有病呢。病为什么不好呢?哦,我就想啊,我有一个“想求病好”的心。这点心是不清净的,所以说我还有病呐。我心还有病啊,所以,我身体就还有病啊。哦,我说原来是这样,心有病所以身体就有病。我不应该去求这个“好”,对不对?我应该好就好着念,坏就坏着念。这样才对,不去管它,我不应该求好。我应该好就好着念,坏就坏着念。所以说,我就应该把这个度掉。我想到这里很高兴啊,我发现了自己心不清净,我忏悔啊,把这个坏的心忏悔掉,不应该求。虽然我以想念佛为名,行求好之实,还是有个求好的心,还是不愿意接受这个心,还是不是个至诚接受的心。不是至诚接受,就是跟它有斗争啊。有斗争心就有漏啊。有漏就不是全心全意真心念佛。这个念佛就是有漏,既然有漏,就不行啊。我就想不对,想通了很好啊,我想既然有漏,就把它补上啊。

十分钟八分钟以后,偶尔还是会咳一下,咦,我想不对啊,怎么还不行啊。问题在哪里?哦,我还是在分别好、坏,虽然我好、坏没关系,但我还是在分别好、坏,我还是有分别心,我要把分别心度掉。好也是这样,坏也是这样,自然而然的事。没有关系,好也不知道好,坏也不知道坏。因为好坏对我都一样,莫非念佛而已嘛,把分别心也度掉。突然我意识到这个道理的时候,不一会儿就好了。不应该分别长和短,也不应该念佛里面有个好坏,念佛也没有个好坏,只要念就是了。我病了就病着念,咳就咳着念,呼吸不匀就呼吸不匀念,节奏不对就节奏不对念,都是当下念。就无非念佛而已,傻人傻念而已。但我意识到,原来念佛也没有分别心,身体也没有分别相,都是自己的心在起分别相。只要有分别相、分别心,那就是在打妄想。就有执着,就有妄想。所以就不能得如来智慧德相。大地众生皆具如来智慧德相,但因众生分别妄想执着不能证得。原来是这么个意思,没有分别心啊。所以我心就不清净啊,所以我心就有烦恼啊。所以我想这里痛那里痛啊,想这里病啊那里病啊,这里好了那里坏了。我把这个心一定下来,嘿,就好了。心没病,身体自然而然就没病啊。一切病皆由心起,知道吧?这句话能够证明,临死不带病。再重的病人死的时候都没有毛病的,也就是说,这个色身是不养病的,身体是个宝,啥病都能好。身体是个宝,啥苦都能吃。别以为有吃不了的苦、受不了得痛、解不了的病,没有。身体很好,啥苦痛都受得了,啥病都会好。完全是你心有毛病。你能体会到这个道理后,你的身体就完全健康,身心就分离了。这就是真正的是身心分离了。身心分离后,心在念般舟啊,心在念佛啊,身体没有妄想。走般舟就要体验到这个道理。体验到这个道理,真能证明到这个道理后,你就度一切苦厄,就断一切烦恼,心就不往生也往生了,不极乐也极乐了。没有诸苦,但受诸愿,是名极乐。没有苦了,只有法喜充满。身报、业报,身体受报,跟心没有关系。它报它的,就是这样。所以你的苦痛关咋过来,就是这样过来。

这是真能过苦痛关的方法。所以,第一,你一定要有忍的心,有受的心,承受的心,有无限制地承受下去,无限制地接受下去,坦然接受,统统接受,全面接受,毫无一点怨言接受,至诚接受。为什么你会苦会痛啊,因为有冤亲债主的成分在里面,有些时候要报复你,有些时候要夺你的念头,有些时候要影响你的感受,这样才能起到报复的作用。别以为真的有感受在里面痛,如果真的痛,那我问你,第二天痛到哪里去了?

居士:不是第二天,如果晚上不念了,晚上就不痛了。

师父:那不念了,那前面的痛哪去了?

居士:不知道哪去了。

师父:不知道。那为什么前面会有呢?前面的有是个虚幻的有。是个幻有,是个虚拟的有,是冤亲债主加给你的有。不是真的有(痛)。真的有(痛)是你爬山的那个,是真的有,会两三个礼拜、两天三天你都缓不过劲来。……

那为什么你马上就会没有(痛)了?就好像做了个梦一样,马上就没有了,叫梦有。梦里面追的打的杀的,吓得,冒一阵子冷汗,啊!突然一下子惊醒了,其实是个梦。原来是个梦啊。好多吓的东西,就是个梦。不会就是说,你现在睡觉的时候是闭着眼睛做梦,现在醒了,无非是个梦境。你老担心这个担心那个,其实都没有关系。就是说,梦的时候,那是有啊,实实在在地有啊,醒了,无所谓。行得了行不了,无所谓。在哪里啊,不要把它当回事。境界相,不管它只管念;恐惧心来了,不管它只管念;欢喜心来了,不管它只管念;疲劳来了,,不管它只管念;烦恼心来了,不管它只管念。情绪来了,不管它只管念;苦痛来了,不管它只管念;昏沉来了,不管它只管念。都是虚幻。都是了无所得的。这样的体证,叫理上走般舟,心上走般舟。原来你是身体走般舟,事上走般舟。理事圆融。现在要体证理事圆融,事事圆融,今天走是这样,明天走也是这样。出现这种状况是这样,出现那种状况也是这样。身体要死了也是这样,身体高兴的不得了也是这样。一高兴了以后,再去找这高兴,就有染着了。般舟的核心就是体证这个东西。

体证到这个东西,就是度了一切苦厄,就是消除一切挂碍。心无挂碍,没有苦厄,远离颠倒梦想。你真能体证到无挂无碍,身心自在。没有恐怖,没有梦想,没有颠倒,就是究竟涅槃。三世诸佛,以般若波罗蜜多故,得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啥叫般若波罗蜜?你这个东西积累得多,日积月累,不断体证,你今天这样,明天这样,把把这样,决定是这样。还有什么苦啊,还有什么恼啊,还有什么烦,还有什么业呢?心亡罪灭。所谓心度掉了,所有的一切都了了。没有什么消不了的业啊,所以带业往生都不现前,只要你心清净。有的有侥幸心,哎呀,我的业消不掉啊。看,那个消不掉业的心,还有个带,要带业到极乐世界去的心,这个事情肯定不灵啊,我是罪业凡夫。众生不能平等。平等才能相融啊。既然不平等,它是它,你是你,根本到不了一起。你咋能成就啊。咋能成佛呢?这个心就把自己限制住不能成佛了。所以,带业往生观念害死人啊。

居士:我也不知道对不对,师父,我就是念佛的时候感觉到你念那么多名号就是“阿弥陀佛”嘛,就等于说,这个就是这个,没有别的了。

师父:对啊。

居士:而且我觉得往生不是什么带不带业,念佛就是佛嘛。虽然我没有这个体证,我是这样理解的。

师父:你这是理通。你理通以后呢,就会事通。接着就会体证到,念佛当下就是佛。是心是佛,即心即佛。你这一声是佛,下一声也是佛。尽未来际你就是佛。

居士:而且师父我想问,你这一念“阿弥陀佛”,就应该跟阿弥陀佛在一个法界里,当下就应该在那里,而且你不就是嘛。应该一念就是嘛。

师父:对啊。念佛就是当下就是。体会到这个就对。你体证到这个观点,啥叫体证到了?我有徒弟就体证到这一点啊。她念佛以后呢,每天做梦都跟阿弥陀佛在一起。几乎每天晚上哦。她是个非常普通的人,普通到什么程度,就是个家庭妇女。她说我整天都在睡觉,孩子睡多久,我就睡多久。胖。行般舟一个多月,不到两个月,现在念佛念到很相应。她不懂这些,她说,师父我怎么天天做梦,是不是阿弥陀佛嫌我念得不好啊。今天在大雄宝殿见到阿弥陀佛,明天在给我讲法。他们是不是笑我念得不好老来烦我?她说一天两天也就算了,天天跟我见。我是不是出毛病了?我说你这孩子,别人出家十年八年都见不到阿弥陀佛,你梦到多好啊。

念到后来不念而念了。她是每天晚上7点钟念到11点钟,早晨3点多钟念到5点多钟,然后坐一会儿,做十几个人的饭,上午把所有的活做完,把做晚饭的东西准备好,下午从1点钟开始念佛,到4点钟,然后打坐一会儿,5点钟做饭,7点钟又开始念佛。一天就是这样做功课。一天她对我说,这段时间我完蛋了,我念个把小时,人好象就睡着了。我也控制不住,想控制也控制不住。说是睡吧,心里明明白白清清楚楚的。说明明白白的,她也不念佛,啥也不想,这啥事啊,是不是出大事了?我啥也不要,我只要念佛就好啊,来这个东西干啥,我也不懂。吓死了,不念佛多可怕啊。她不知道她是不念而念。不知不觉,几个小时就过去了。她说这是干啥,我不知道。4个小时一下就过去了。开始出现这种状态她害怕。她念佛念得好啊,天天给我发很多短信,今天做了这个梦,明天害那个怕。这叫体证。高兴啊,欢喜得不得了。   

般舟真是不可思议。

我们一个24岁的小女孩,正月十五订婚,正月二十三准备结婚。在这里不吃饭走了两天两夜。走得可好了,走得带劲。后来她老爹就把她带回去了,担心这孩子要出家。结果这孩子一回去就要退婚。她没敢跟她爸爸讲来行般舟,就说到同学家玩去了。冤亲债主啊,她舅舅劝她要结婚,结果犯了脑血栓,才30几岁的人。莫名其妙。她姑姑劝她结婚,结果姑姑摔骨折了。这个真是不得了,这个人的护法也不得了。回去后,她莫名其妙得了一场病,糊里糊涂就睡不醒,她真是得病了,不是假的。你看护法多厉害。今天给我发了短信,说师父好想山上,好想回来念佛,看爸爸伤心不能来。就想怎么办。我说孩子别担心,你在家里好好念,不能来没关系,在家好好念。她说,师父,我不忘念佛,我从来没有忘记念佛。她第一次行般舟不是讲三个效果吗?一是她肠胃好了;二是胆大了不怕了;三是以前不念佛,现在一念佛就放不下了,现在从来不忘念佛。这就叫体证啊,念念就放不下来,就不想放下来。这是实证啊。你念佛应该知道,唯一的选择不离开这个佛号,是正念。

那天有人给我提个问题:师父,这个往生好像不对劲啊,对往生没把握啊。我说,你念佛之外还求个往生。念佛之外还有个成佛。好像两张皮一样,永远合不到一块儿。你念佛,当下即是。你把时间相抽掉,你就傻人傻念,啥都不管,一直念下去,会是个什么结局?

居士:就是阿弥陀佛。

师父:那我再问你,今天念佛,这样念,念10年、20年、200年,往生不往生,成佛不成佛?这个问题也有问题哈,也就是这个意思吧,具体没法表达。因为他现在不是有时间概念吗?也就是说,你念这声佛号,当下就是佛。按世俗人讲,他不是求往生吗?求圆成佛道吗?我跟你说,傻人傻念下去,一定是成佛的,一定是往生的。对不对?我反过来问你,如果把时间相抽掉,念10年、20年也好,念200年也好,在轮回的路上,也就这么回事。那么这个之前往生,和这个之后往生,有区别吗?没有分别相,当下就是成就相,就是圆满成就,就是尽未来际成就。20年看来很长,在轮回的路上连弹指间都不是。但问题在于是你不相续啊,你念佛的当下是佛,下一个当下,你不念了,你就不是佛了。所以真正明白这个道理后,哎呀,念佛有这么大便宜啊,你有功德在里面。

又有人给我讲了,师父,我不知咋回事,我就跟观世音菩萨有感应,我就喜欢观音菩萨。一念大悲咒,我就掉眼泪,我就哭。一念大悲咒我就念下去了,我对阿弥陀佛就没感觉。师父,我念大悲咒不好?念观音菩萨不行?我为什么要念阿弥陀佛?

居士:不一样吧。念阿弥陀佛是能往生到极乐世界,是成佛吧。

师父:观音菩萨不是也接引我们到极乐世界去吗?

居士:愿大愿小吧。

师父:阿弥陀佛愿大就往生极乐世界?观音菩萨愿小就不往生极乐世界了?

居士:也能往。

师父:还有一种观念害死人。往生,管它上品下品,只要往生就好。这种观念害死人。你本来努力一下就可以上品往生,为什么要下品往生啊。现在很多人就这样子,管它上品往生还是下品往生,只要我能往生就好。当下金色莲花坐到里面去,上品下品有什么关系啊?没有关系。

居士:上品往生当然更好。

师父:所以说害死人。往生不那么难的啊。上品往生也不那么难的啊。是不是啊,阿弥陀佛多慈悲啊。你知道出家就给你上品往生的份了,在家人只要是好人善人,中品往生有份;恶人,极终恶人,只要临终遇到阿弥陀佛,念三声,念几声阿弥陀佛,下品往生。接引你啊。你为什么要搞到恶人里面去?管它上品下品,只要往生就好。哎呀,我们为什么不肯吃这个苦呢?这苦不值吗?

居士:太划算了。太值了。

师父:你现在绕掉这个苦,就是一个有漏之心。你抱着一个有漏之心,往生极乐世界有啥意思啊?还得修,对不对?人身难得啊,人身是最好修行的地方啊。娑婆世界很珠胜,为啥?苦太多了。苦太多了,苦才能成就,增上缘多啊,一苦就是一个增上缘,你遇到好多增上缘。弄得不好,你是五欲六尘,然后你就六道轮回了。因为你好了,那都是无上的增上缘。任何他方世界的菩萨在成为之前,都会到娑婆世界来度金。是驴子是马,拉出来遛遛。你不要说自己性情很高,一遇到事情,沉痛心来了,嫉妒心也来了,没有耐心也来了,真的假的,要看实证,不要看思想。你看现在学佛的人都这样,多闻,你们现在学佛都是多闻成就,不是苦行成就。多闻成就,搞脑子啊。

我碰到一个人,真是成就,我们去见大安法师。有一个大教授,人家一问问题,圆觉经咋讲的,楞严经怎么讲的,讲得真溜,背得一段一段的,经典就像他们家开的,熟啊。你说他没边吧,挺有边的。大安法师刚要说话,又“叭”地背一段经典。大安法师说,你今天背了很多经典啊,我都没你学得多啊。很了不起啊。他又“叭”背一段。他很应机啊,人说一句他就背段经典。华严经法华经圆觉经椤严经维摩诘所说经无一不熟之又熟。然后我们就说了,老教授,我们很赞叹你,但我们改天向你请教,我们今天向大安法师请教。结果我们还没请教一两个问题,大安法师还没讲两句,他就说我可以帮你解答。大安法师讲,你如是熟悉经典,维摩诘居士谈到不二法门时不过“唯默然故”。总之这位大教授就是不肯寂寞,稍有机会就是还要发言。最后侍者说对不起,时间到了,法师还有其他事,大家有问题改天再说。我们也没有请教教授。他纯粹就是一个多闻成就,你背那么多经典有什么用啊?开佛学院啊。没有用啊。着文字相了。

还有一次,我们去拜访一位大德。跟我们讲得头头是道,引经据典。后来拿苹果来给我们吃,我们说不吃,说持午。他说持午不得了,持午很好啊。他说我也持过一次午,不持午不知道啊,一持午咋这么难过啊,持午他饿得不行,从来没感觉到这么饿。当天就把持午给破了。你看,讲得那么头头是道,做起来也是不留一点后手。学佛就是要降伏其心。降伏其心,咋降伏其心?他心里一顿饭都降伏不了。这就是他的证量。我没有抵毁他的意思,这些大德为弘扬佛法做了不少事。我们要表一个法,要体解大道,要体证。不是背教科书,不是耍嘴皮子,不要多闻成就。要苦行、妙行,你要苦行,把它行出来,证出来。就像你忍着痛,把它忍过去,然后才知道,原来受是假的。观受是空,哦原来空是这个意思。你说苦是空,哦原来苦是这个意思。苦成就,哦原来苦真能成就。原来人的潜能是这样,身体是这样,心是这样,身心的关系,心和念的关系,当下和未来的关系,叫体解大道,不是说着玩的。

所以你们修行关键要行要证。最近让我感动的是,网上有几个人,真是不得了。有一位比丘,明天就到。他说我修了好多年,写了“一劫寻师”,用一劫的时间找师父,终于找到师父了。他还写了个偈子,古人舍身伺虎只求半句偈子。现在的人,不把佛法当回事,不把师父的话当回事。听了两句,就以为自己达到什么高度了。现在的人,对法不恭敬,对师父不恭敬。你看刚才给你们看的那个血咒,大学教授写的,对师父恭敬到这个程度,叫恩师、上人。只有师父给那么一丁点法露,就马上把它变成法海了。对法、对师父就是恭敬、谦卑到这个程度。想不得法也是很难。


{返回 常善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心地决定心念:如何心地念佛
下一篇:山西襄垣宝峰寺般舟念佛仪轨
 阿弥陀佛的呼唤
 止语和少欲知足
 “瞌睡”时的佛号
 如何严格要求自己,直致圆满成佛
 不管受只管念
 心地念佛
 深谈般舟之声般舟之音
 无缘大慈 同体大悲 众生与我同体
 信行般舟
 何为温养念佛?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看错路线喻:求生西方极乐世界,要依净土三部经[栏目:净宗譬喻·净宗法师开示集]
 说缘[栏目:鸡足山随缘诗话生活禅]
 断恶修善 回归平安[栏目:仁焕法师]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一五八三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十六集]
 圣者言教 第十四课(四)初行者要重视三殊胜发心[栏目:圣者言教]
 云栖别钞 出家利益[栏目:释门法戒录]
 刍议《青史》在藏族史学著作中的地位(彭晓静)[栏目:西藏佛教·观察与研究]
 太虚大师唯识学思想探索(金易明)[栏目:唯识学研究]
 相应83经 如理作意具足经[栏目:相应部 45.道相应]
 慈悲的法流 第三天 修习心的净化 Day Three: Practising Purificatio..[栏目:慈悲的法流 The Gracious Flow of Dharma]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