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十三届:坐禅开示之一(明奘法师)
 
{返回 生活禅夏令营演讲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035

禅修指导

明奘法师
 
我们来讲一个比喻——我们的心是什么样子的?变化的?我们是怎样来认知世界的?我们生活在哪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我们认为我们的国土有多少平方公里?960 万平方公里。我们还认为我们的领空至少也有960 万平方公里,否则我们为什么要美国的无人侦察机迫降呢?我们认为天空是我们的,是有界限的,但是实际天空是不是有边界的?没有。大地有没有边界?也没有。河流从喜马拉雅山流下,流经中国,流到孟加拉湾入海,而海亦融通,表面上分为四大洋,但是在地下仍然是融通的,有没有隔离呢?没有。

我们的心也像天空一样,它是蓝色的吗?

(不是。)

它是白色的吗?

(不是。)

它是灰色的吗?

(不是。)

它是像黑夜一样乌云密布的吗?

(不是。)

既然都不是,那么,快乐是不是我们的心?

(不是。)

忧伤是不是我们的心?

(不是。)

喜悦是不是?

(不是。)

躁动是不是?

(不是。)

担忧呢?

(不是。)

既然都不是,干嘛我们傻乎乎的就把那些喜悦当成是我的?既然所有的喜悦、躁动、担忧、牵挂,乃至平静都不是我的心,那么我想在一次禅修中得到一个平静之类的结果,这是不是一种错误?

(是。)

那么我们应该怎么做?无希望。

方法得到了,环境适宜,我们愿意在这里参与禅修,一起来做这件事情,至于结果是什么样子的,跟我是否相关?完全不相关。禅修是否会达至心情的平静,或者这一坐完全是在起伏躁动的状态下,也跟我毫不相关。 那么好吧,这个我们也明白了,现在就坐吗?还是想怎么样?

(再说会儿。)(笑声)

再说一会儿?呵呵,我知道你的担忧是什么。好吧,再说一会儿。首先是“无”,根本不要有预期的禅修结果或目的。如衍真法师所说——水滴虽微,渐盈大器。滴水穿石,每一次的禅修都不见得有一个结果,但是禅修是一种向内探寻的方法,我们总是向外在去寻找烦恼的来源,认为烦恼就是由外缘而引发的,我们可以去指责对方,指责天气太热,指责别人对我们照顾不周,指责这个生活条件太艰苦,所以让我身心不宁,但当我们有了一点向内醒觉的智慧后,会发现所有这些外在都不重要。对不对?灭却心头火自凉。所以,第一,不要有预期的目的。

既然没有预期的目的,自然也不要担忧这一次我坐得会不好把“好”“坏”从内心里拔除,然后剩下什么?

我们再拿天空来比喻。我们的心有时候跟天空很相像。从我们生下来开始,我们就明白这个平静、纯洁的天空一直存在,但是我们经常看到的却不是这个纯净的天空,而经常看到的是乌云、雷电、雨水、沙尘暴、狂风、日晒等等。是什么把原本纯净的天空给遮蔽住了?是外在的自然变化。我们的心也是如此,禅修的结果是原本存在的,一定要牢记这一点。神通也好,彻底的平静也好,涅槃也好,不是释迦牟尼赏赐给你的,也不是罗汉用了神通从别的地方安插来的。

既然所有的平静、烦恼的止息、涅槃的境况,都是原本就存在的,现在为什么没有现前呢?被什么遮蔽住了?被几个条件限制住了。我喜欢的就特别想占有,我想拥有它,贪;天气热的这个“热”,我受不了,我想把它推开,这是嗔。贪和嗔的来源究竟是什么?源于我们缺乏对实相的洞见力,这种缺乏洞见力的情况,就是痴。贪欲、嗔恨、愚痴,还有自我的膨胀,——慢;还有疑,“你说的东西,我不相信”,怀疑这个法,甚至怀疑自己。

贪、嗔、痴、慢、疑,这是五个很厉害的东西,它们严重地遮蔽了我们本有的光明、纯净的心性。要想一点点地把这五个遮蔽纯净的东西,从心灵上剔除,用什么方法?哪个方法是最有效的?

大家想想,所有的烦恼都是依谁而建立的?依心?心看不见、摸不着,但等一下会感受得到,坐上 15 分钟后,一定有人会感受到心在哪里,现在还不知道。烦恼是依谁在安立?是谁在烦恼?是依“我”在安立,对自我的执取是第一位的,因为是“我”不喜欢、“我”想要。所以核心的症结在我。那么我们想想看,当我们在破除对“我”的执取的状态下去禅修,没有谁要禅修,也没有谁担心轮回之苦,也没有谁要想去证得涅槃解脱,那么每一次的禅修会怎样?那就仅仅是一次禅修。(笑声)随着禅修自己应有的力量,随着相关因缘的推动,该怎样就怎样。该痛,就享受它的痛;该热,就享受它的热;该涨,也就接纳它,不要排拒它。你要想对抗、想排拒,要希望你要的那个平静、愉悦,这本身又是自我的幻化。让这些东西一点点地剥离出去,还禅修以单纯的本来面目,仅仅是禅修而已。体会得到吗?好,眼镜摘下来,担心打瞌睡的,深呼吸三次。
(吸——呼——吸——呼——吸——呼——)

天气热,可以把双手它轻放在膝盖上,但不能松懈,松懈了人就没有精神,脊柱自然挺直,不要刻意地去把它拔直,那会很累。自然的,放松的,有精神的,但是又不做作。然后让呼吸遵从自由的法则,快就是快,慢就是慢,然后平静,也不是要创造,也不需要去营造,只是单纯的呼吸。我们数息,按着自己的方法,数吸入也好,数呼出也好…… (静坐)

大家应记得,我们每一次的禅修并没有好与坏,只是有一个禅修的因缘。刚坐完不要马上喝水,至少要过三分钟。因为刚坐完很热,而水是凉性的,它会带给你不好的生理影响。抛开这次禅坐的好与坏,我觉得这一坐像半个神仙似的飘飘欲仙,请不要这样想。也许你闭上眼睛的 15 分钟是半个神仙,睁开眼睛后还是这个厅,还是这些人,还是这身臭汗。抛开“半个神仙”的想法,也抛开“我痛、我痒、我实在无法忍受、我纯粹是在忍受”之类的想法,只是就一刻钟的禅修。在这个前提下,我们自由地来分享……

问:刚才坐的时候感觉自己晃来晃去的,后来感到不知身在何处了……

答:我相信有很多人有这种不知身在何处的感觉,这是禅修中必定发生的普通现象。只要方法得当,内心平静,按照这个方法坐,一定会经历这个过程,觉得很放松,然后不知道身在何处,甚至连我有身没身都忘了,这是必然要经历的一种现象。所以别把它当真,也别当假,知道有过那么一回事,过去了就完了,不做好坏评价,也不做好与坏的记忆,都不需要,只是发生过而已。

问:我估计坐了七八分钟时间,一开始是困,然后腿开始疼了,然后忍了一会儿,忍到十一二分钟,实在忍不下去啦,然后就盼你敲那个钟,你就一直不敲啊。(笑声)
答:那也就是说,你遇到禅修中的障碍,昨天我们已经讲过,会干扰我们禅修的,有困,那是必然的。一般先是会痛、涨,难受得不得了,等到不那么涨了,不那么痛了,就打瞌睡了,这是必然的,这都是禅修的障碍。但是有个办法,把坐垫后边的小垫再往后推一点,让屁股只坐上1/4 到1/3 之间,别全坐上去,让腿里有点儿悬空。还有一个办法,就是把小垫子调整一下角度,将其中的一个三角形的尖儿冲前,这样坐更舒服。再一个办法,就是多垫几个小垫,让它更高一些,也能帮助解决瞌睡问题。

问:刚开始的时候感觉到气息在鼻子地方出入,但是最后就感觉不到吸气呼气了。

答:数息,在天台止观方法中,只是六个次第中的第一步。如果你出现这样的情况,就应该放

弃数息。这个时候可能没有外呼吸了,只剩内呼吸,甚至内呼吸也不存在了,这个时候就要放下数息,来听息、随息。听,不是听声音的听,而是听之任之的听,听之任之,它要怎么样,随它,根本就把呼吸放得干干净净。

问:让它自己呼吸而我不去管它?

答:对,让它自行地舍离,不要再去管呼吸了,也不要再去数了。因为你已经超越了这个阶段了,再回来数,就影响禅定了。它应该往更深层的高处走,如果你反而要把它拉回原地,就不妥当了。所以在这个阶段要赶紧停下来,不再数呼吸了,听息,听之任之,随息,随它去,随它怎么样。

问:我想把禅修中的方法落实到生活中,平时我们应该怎么样?我平时看了许多奥修等人关于静心方面的书,我们应该怎么样做?

答:这也就是生活中的禅修和打坐中的禅修如何融为一体。你这个问题其实牵涉到两个问题,第一个是面对念头纷杂的内心,如何在生活中把握禅修,是不是?

好,我们刚才这一坐有没有完全没“念”的人?请举手。有没有一个念头都没有升起过的人?我一坐下来什么都不知道了,等听到这一下声响,我才醒了,是这样情况的人请举手。(无人举手。)也就是说一个人都没有,是不是?(营员:有一个。)在哪里?把话筒给他。(该营员:我感到飘飘悠悠地到了一个地方……)这本身就错了,那个“飘飘悠悠的……”是不是一个念?(该营员:我还看到很多人,看到很多和尚……)(笑声)等一下回去每人都拍他一巴掌,刚才都给他鼓掌了对不对?每人都去拍他一巴掌。

我想告诉你,粗的念头没了,但是细的念还是有的。那种飘飘悠悠的感觉,是不是念?还是念。然后好像到了另外一个世界,看到好多和尚,这些东西是什么念?妄念。也就是说,细微的妄念仍是有的。也就是说,每一念有不同状态。很多人以为禅定是无念,比如你们看奥修的书,看什么张宏堡的书,看那些气功书,以为禅定是无念,以为心里没有任何想法才是禅修。书上这样讲对不对?这是根本性的指导错误。“一念绝即他方受生”,人真要无念的话,那就死了啊。所以识流如瀑布,心识之流就像瀑布之水。看过庐山瀑布、长白山瀑布吗?那是非常有力量。禅坐中体会到的念,可不是像平静的水那样缓缓流动,而会像瀑布一样。因为平时不大觉得的东西,但是坐下来会觉得,每一个念头都翻江倒海,所以不要认为禅修一定是空明无念,这个恰恰是错误的。当你觉知了自己的各种念头,你就回到最原初点,把心拉回到呼吸上来。

生活中如何来修行禅呢?禅修不是生活禅,生活禅和禅修是两回事,明白吗?禅修有很多技巧。呶,你们就看,就只是看,就看着这把扇子,看着这把扇子,就是看,不做任何判断,单纯地看,就三秒钟,有没有念头?(营员回答:有。)什么念?(营员的各种回答。)不要任何判断,再来一次,就是单纯地看,是什么?(营员回答:不知道)什么都没有看到,但是眼睛在不在这儿?在。这就是禅修。看而不看,那你还有没有其他的想法?三秒钟,你能做到这种没有其他杂念吧?能做到吗?(有的营员回答:能做到。)(有的营员回答:做不到。)做不到?(奘师用硬物击打桌面,啪!)声音。这一下子你们有没有别的念头?没有。就是一个声音,就是一个听,单纯地听,单纯地看,单纯地走路,单纯地吃饭,单纯地念经,单纯地打你的电脑,没有任何的是非对错好坏,没有能看与所看,没有能听与所听,没有能做与所做的对待,这种二元对立思维突破的状态,在任何一个状态,当下就是禅。生活中的禅随时可以体会。

问:我刚才禅修的时候,就是坐在那儿想一些事情……

答:那我告诉你我的神经衰弱史。 1982 年初三毕业的时候,我就开始神经衰弱。我是叫自作孽不可活。怎么样得来的呢?明天就中考了,考一个小中专吧,也就是地方上的师范学校,毕业后可以当小学老师,不要交学费什么的,家里人就希望我去考个这个。那已经是改头换面了,已经是了不得了。当时我有一位同学的叔叔是个医生,他怕紧张,就拿一些安神的药,我说这些药我也用不着,给我一个脑清吃吧。吃了两粒脑清我一夜没睡,从那之后我就开始体验什么叫失眠。从那之后,整个高中三年,高一,高二,高三,到现在,经常是整夜不睡。 7 月 11 日 我从五台山下来之前,是头天睡一夜,第二天通宵不睡,然后到中午我必须要睡一会,就能够缓过来。所以我这个神经衰弱,从82年7 月份到现在,整整23年了。你一定要放下每天必须睡够七八个小时的观念。比如马克思每天只睡四个多小时,每个人的体质不同,睡眠时间的长短也就不一样。我虽然事情很多,睡眠并不是很多,但是我中午必须要保证睡眠,雷打不动。所以我的房门上写着:“中午 12 : 30--13 : 30 ,请勿敲门,明奘拜托!”我有时中午睡15 分钟也够了。昨天中午我根本就没睡,我自己在房间喝茶,喝到你们差不多要下了我才出去。要放下那些观念。

问:我刚才数息的时候不知不觉忘记了,再回来的时候发现已经数到 18 了。(笑声)

答:马上调整过来就可以了。我相信不只你一个人有这个问题,没关系。出现这样的问题你可以这样数: 1 、 3 、 5 、 7 、 9 、 11 、 13 、 15 、 17 、 19 。并不是说必须从 1 数到 10 ,谁告诉你必须要这样子数呢?所以你自己要学会调整,因为你知道你的心很容易一下子跑了。再就是你要明白你这个时候是在禅修,你的心的工作对象就是数呼吸。如果你去想别的,去想什么我是做义工的,我是当组长的,当协调员的,我要去布置会场,还有早上的功课,我的上师告诉我要诵《地藏经》我还没诵,如果你去想这些。从这一次 15 分钟来说,这些都是“不正念”。因为这一次的正念就是数息,可是你去想别的去了,那就是失去了正念,所以叫不正念。明白了吗?

问:我是念阿弥陀佛的。开始的时候挺好,但后来有两个刹那好像念不下去了。我感到后面有一个推我的力量,浮现出白色的东西,身体好像失控一样,猛然地警醒回去。过一会又出现这种情况,身体好像老是往后要倒,不知道怎么办。还有一个问题,你刚才说在生活中的出现禅定的事。有时候不知道自己在走路,自己什么都不想似的;别人再叫我,听不见似的。每次我都对人解释说耳朵背,你不用叫,过来拍我就知道了。
答:有很多念佛的人,他往往把佛法伤害了。原因就在于他一味地求死、求往生,忽略了教理的学习。他完全有能力来了解佛教修行信解行证的次第,了解佛教有见道位、修道位、证道位这些过程,但是他不去。他认为:念佛好,这些祖师大德,所谓的祖师大德,他们告诉他一个最好的比喻说,别的法门要了生死,就像一只虫子要从竹节里一节节地往上钻,然后再从竹子尖上钻出来;而念佛这个法门就好像虫子从竹节边上啃出个洞,就可以横出三世,直接往生极乐世界。并且说这是佛陀开出的殊胜方便。这种说法实际上是把佛法给伤害了。在真正的教理中,念佛不过是修定的方法之一。你念佛也好,持咒也好,最后一切无不从此法界出,无不还归此法界。而此法界是什么呢?就是当下这个心。无不从此心流出,又无不还流于此心。念佛也必须明白这个。念佛到一定程度,一定是停下来不念,而进入新的法。 问:但是我觉得我自己失控。

答:之所以失控,就因为这个教理不明白。念佛念到一定程度,就跟打坐是一样的,一定会有气动的冲撞。有没有有人觉得自己坐着好像有打雷的声音,有人听到吗?(营员:我听到大声。)好像打闪的,明明坐着,却感觉好像下大雨前的闪电,甚至雷鸣的声音。(营员:好像还有光。)要懂得禅修的教理基础,懂得这些都是自然现象。

问:可是我不知道怎么去控制它。

答:你不要去控制它。你想要控制就会出问题。不控制,不管它,不害怕它,也不起烦恼。这只不过是一个因缘生灭,没有对治的必要。你去对治就是有为法,就会有后遗症。

问:如果我自己都不知道,别人看到我晃,那是怎么回事?

答:你别管别人。你离得我最近,我都没看见你动。

问:可是我自己感觉我自己要倒。

答:这还是因为教理不明白。所以不管你念什么佛,你一定要懂得这个教理,懂得佛教修行的理论基础。有这个作保障,出现这些问题就会知道这些都是必然的过程,不是魔境,也不是善境,也不是好境,也不是坏境,只不过是曾经发生过的事件而已。

问:那我在那种状态下会不会做出一些我自己不知道的事情?

答:或许会。

问:那怎么办?

答:不用管。

问:第二个问题,我在走路的时候……

答:这个没有什么。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体验。曾经就有人因为太专注于自己的走路,最后撞在吊车上都有的,但是毫发无伤。没关系,这是一种定。但是这种定还没有达到和慧力融为一体的程度,是定多慧少的状态。如果智慧现前,就不会傻乎乎撞到吊车上去了。

问:法师您好。我刚才打坐时,刚坐一会儿,依稀记得在打坐的过程中有几十次呼吸时间,可能忘了自己的身体,忘了自己身在何处,只剩下呼吸在这里。但是过了一会儿,我有一些妄念产生,但是我坐了一会儿又忘了。现在我怀疑自己在正常状态下对打坐的过程中的记忆不是很真切,我也怀疑这是我在说不清楚之后自己再去想象的。不知道这种境界怎么回事?

答:我上大学的时候,有人提出西方哲学家黑格尔一个观点:“存在的即是合理的。”当时我就质问那些所谓的文艺理论批评家们,既然存在的就是合理的,你的梦想是不是存在的?你的想法、念头是不是都是存在的?既然存在的就是合理的,那你想什么都是天经地义的吗?他们拿现实主义文学的观点去批判西方的现代派艺术。你们看过乔依思的小说吗《追忆似水年华》,看过弗克纳的小说《喧哗与骚动》吗?看过伍尔夫的意识流小说吗?你认为他所写的都是幻相,那你做过梦没有?做梦的时候被蛇咬,被蛇缠住了很恐怖,这是不是很真实?醒来之后蛇还在吗?所以对做梦的人而言,外在的一切都无法帮助到他,惟有自己从梦中醒来。只有我们自己真正醒过来,才真正能帮助到自己。所以禅修中那些是真还是幻,那都已经不存在了,别再去想它啦。

问:我觉得禅修以后,身体也会觉得非常舒服。本来我有点感冒,我就觉得禅修后不那么难受,这两天我都觉得身体挺好……

答:这个问题至少需要五分钟才能给你一个完整的解答。因为你所说的属于世间禅定的范畴,它导向的并不是佛教要追求的智慧,不是智慧的完成,而是一种普通的功用。今天下午的禅修还是我来主持,到时我可以给你一个很系统地回答。如果只是简单说说,大家反而会觉得茫然。

结语:来!现在所有人都至少单盘,马上盘起来,男孩子双盘,女孩子单盘。闭上眼睛,我给你们创造一个地狱和天堂,总有人怀疑六道是不真实的,我现在让你们来体会一下!不可以放下来,所有男孩子必须是双盘,闭着眼睛。这种忍受是不是地狱之苦?好!再给你们天堂。把腿拿下来。解脱是不是当下的?哪里还要求得一个极乐,还要求一个解脱呢?此时此地,一切现成。结束了。

7.22 下午

奘师:我们的心跟着妄念而走,我们有没有注意到所有妄念是什么?从时间上界定一下,一种妄念是对过去的回忆,一种妄念是对未来的担忧。我们想一下刚才坐的时候发生的事,回忆起来它的内容也是有特性的。现在把话筒交给大家。

营员:我数呼吸时,闪现的不是过去,而是像幻灯片一样闪现的,是从来没见过的图片。

奘师:没有见过的,从时间上判定属于将来,因为它是你期望将来见到的。为什么实际上从来没有见过的还会浮现在你的脑子里?这就关系到佛教的心理学。这是在你深层的记忆里曾经有过类似的东西,现在刚好利用禅修的时机把它逼出来了,一般心理学是解释不到这个层面的。

营员:经过数次禅修,妄念出现的时间越来越往后推迟;但从时间上来说,妄念的时间变得更长。每当我把妄念拉回到呼吸上来时,都发现妄念持续时间更长,而呼吸则越来越短。我担心禅修再继续,就会只是妄念。该怎么办?

奘师:不用考虑该怎么办,继续坐下去而已。在时间安排上我会逐步地把禅坐的时间延长,而不是一下子就让大家坐上四十五分钟,或者一小时。刚学习禅修时,适合的方式是少吃多餐。每次时间短一点,身体的障碍就不会很多,心里的妄念也不会纷飞起伏很大。这时,麻烦刚要起来我们就已经停止,充满了乐趣。假如一上来就坐四十分钟,那么三分之一的人宁可扫地洗碗也不肯禅修,因为太痛苦。

我记得 97 年在*轮阁打禅七,明海师坐在那边,中间是日本和尚木村礼道。我挨着他坐了三个礼拜啊。第一个礼拜还可以,后来每天九个小时打坐下来之后就想,如果有刀就宁可把腿切掉。真的很痛。所以不仅要有毅力、有恒心,还要有方法。出家人经过“三冬四夏”,经过三个冬天和四个夏天才能把腿练出来,腿疼才不至于成为禅修在生理上的障碍。所以禅修是逐步练习的过程,绝对不要指望“朝辞白帝彩云间,千里江陵一日还”,只要一天就解决一切问题。不可能。

在某一个阶段,妄想和正念会并行不悖、互不干涉。可能前五分钟是正念多于妄念;后五分钟到十分钟两者并存;下面的十到十五分钟,数息越来越少了,妄念越来越多了。这种情况是很正常,任何人都可能是这样。所以我们根本不需要担忧,我们要根据情况自我调整打坐的时间。

营员:在打坐过程中,我感到心跳在摆动,这是正常现象吗?

奘师:没有正常也没有不正常,仅仅是现象。禅修要有佛教教义作基础。如《坐禅三昧经》等经典,告诉我们四禅八定的每一定都有其一定的特质、内涵在里面。浅层定、相似定、远行定、安止定,达到什么状态才是真正得定了,每个层次都有它检验的标准。我们所经验到的,都是定前的一些情况,根本谈不上入定,只是前期生理上的反应。

在禅修中,心凝定了,生理的反应就会变得很细而清晰,自然的运行,而且走得很顺畅。有一类人好用脑子,他在这个时候就会发困。为什么?因为他平时耗的脑力过多,平静下来他一定是睡。这时睡的时间很短,大概就几分钟,甚至就那么一瞌睡。但是他的营养补充得特别快,比平时睡三个小时还要强。平时用脑过度的这类人,是这样一种反应。如果是平时生理上本身就有些毛病的人,就会觉得生理上哪里就气动了,过电了,扎针了,那是生理上有些地方气血运行不顺,它在那里自然运行和调整。所以生理上的种种现象大多是自然反应,没有好坏。要抛开好与坏的观念。抛开的前提是智慧,知道这只是一个过程。如果你不了解这是一个过程,就容易被那些所谓的修行大师、气功大师所欺骗,为了这个对他们俯首帖耳,被骗取财色。

营员:我刚才又好多妄想,一直没静下心来 ,但是坐下来却是挺舒服的。

奘师:我终于把这个问题等来了。这素才有机会把这段话念给你们听:

“我们的心不断受到外物所吸引。这是第三种禅修障碍。扰乱心的事物,可能和过去有关,也可能和现在或未来有关。但是,过去及未来的念头最常盘踞我们的心,因而也制造了最多的痛苦。过去可能指昨天、上个月、去年或久远之前。我们所执著的过去,往往都是不好的,那时的我们通常是失败的,际遇坎坷或犯了错误。我们回到这个痛苦的过去,再度徒然无益地为之受苦。假使我们犯了一项错误,不论那是昨天、上个月或去年犯下的,都已经成为事实,没有任何事情可抵消或防止它发生。可是,事情现在已经过去了。在心中提出这个错误。这个错误或当时的情景已经过去了,不复存在了。如果可以因为反复思量而抹灭这个错误,防止它发生或使这个事件不发生,那么,倒拨时钟或许会有用。但是,事实并非如此,我们无法改变过去。就让它去吧!这些念头只会让我们徒然无益地为已经不存在的事件而自伤自痛。”

明白吗?这是在禅修中直接地对妄念的判断取舍。我们在回忆过去的时候基本是负面的偏多。假如过去不是这样子,那么我不会再犯这样的错误,然后自我惩罚。这些基本上是在微细的心理症结下运行。

“跟未来相关的也必然如此。就是我们想到明天、下个礼拜、下个月、下一年、我的学业,我的爱情、我的工作、我的房子、我的轿车、休假计划……想到这些时什么更多一点?担忧和焦虑多?还是喜悦和自信更多? 应该是担忧和焦虑更多吧。假如这种担忧和焦虑能够让你活的很舒服,那你就尽量担忧。但实际的自然情况这种对于你未来的还没有发生的事情没有真正的助益、帮助。没有。可是我们却执著它有,把这个念头当成一个实在的东西。只有通过这样的禅修练习我们才能知道烦恼是怎么生起来的。最大的麻烦制造商是谁?是我们自己的心。所有的烦恼,心是它们最大的批发零售供货商。但是,已经知道了,你需要有解决之道。否则,你还是陷在旧有的思维模式里边,为过去而惩罚自己,为未来没发生的事焦虑而担忧。”

那么现在我们来分享,刚才的禅修我们是如何进行的。我已经知道陷在过去的妄念中,或者我已经想到未来的担忧中,我们是怎样对治的?有经验吗?就刚才这一坐禅修你是怎么运用一些方法的?记得我们的原则:不是说你觉得的,而是说你亲自经历的。
营员:数数会数过,数到 11 的时候我会反应过来,重新回来。但是数到 3 、 4 的时候妄念又会产生,这样又会数到 11 。基本上,从 5 到 8 的时候,我是被妄念控制的,开头的时候的几个数我会比较清楚。

营员:我对未来的妄念是这样想的……

奘师:我不要“想的”,我要直接的经验。来,把话筒交给别人……

营员:我在坐禅的时候,眼睛是半睁半闭的,不是完全闭起来的。这样我觉得不容易多想,我对生理的反应比较敏感,但是对过去未来没有感受。

营员:我就想即使天塌下来我都不管,还是会有妄念产生,但是无论想到什么我都不管。

奘师:现在我们要的是正面的经验,所以你们探讨的、想象的,我一概都拒绝回答。

营员:我以前做过类似的禅修,但是我觉得虽然妄念没有来,我的心还是不能平静,所以我想很多事情,想让自己平静,我想的都是未来的好事情,想得很高兴。我会很高兴地把它想完。

(笑声)

营员:我在妄念来的时候,我会想不想了,我对自己说“不想了”。但是我觉得自己的眉头和眼睛在来回地动。

明奘师:下面两人一组,面对面而坐,眼睛看着对方,心中想象:

虽然此前我和他毫不相干,但是现在他坐在我的面前,他现在是我生命中最亲爱的人。他也许曾经是我生命中最仇恨的人,但是无论是仇恨我的人还是关爱我的人,他们一样对我百般关照,他想出离痛苦、拥有快乐,我将我内心的平静,将我内心的喜悦,将我内心的纯净的爱,无条件、无要求、无偿地分享给他们。我的心有一种力量,就像清澈的水露,盛满温暖的光明,我们的内心超越了整个身躯,然后无限地扩大。温暖的、和煦的光明,纯净的、流动的爱心,无限地充满整个房间。从这个房间向外扩散,弥漫整个寺院,充满这个寺院每一个角落。曾经在这个小小的寺院里,发生的种种不愉快的事情,遇见种种不愉快的人,我都用温暖的光明去照射他,都用我们的爱心去包容他、感化他、接受他。在这光明的慈悲里面,所有恐惧、伤害、敌意、恶念,一切的负面情形都不存在,只有光明、慈悲、纯净的爱、无边际的爱。然后彼此的心灵交汇,融为一体,充满这个寺院,充满这个县城,再扩大、充满……充满整个河北省,充满中国,所有的河流、山川、大地、森林、海洋,遍及每棵细小的花草,遍及每一粒微弱的沙尘,遍及每只空中飞翔的小鸟,然后充满扩大,一种纯净的爱心,无尽的智慧、光明、慈悲,一切生命的爱,一切生命的善,一切生命内在的祥和、平静、喜悦、包容,和我们融为一体。然后一切的生命,所有的力量汇为一体,充满这个星球,从这个星球传递到另一个星球,从一个世界充满另一个世界,充满整个三千大千世界。以及三千世界之外所有的地方,都是纯净的爱,无限的慈悲,无尽的光明,充满着……。在这无限的纯净光明当中,我原谅一切曾经伤害过我的人,无论他们是用什么样的方式伤害过我,我都彻底地原谅他们。在这个光明、智慧、慈悲的心愿当中,我接受一切人,我曾经伤害过的一切生命,天空飞翔的鸟儿,水里游的鱼类,地上跑的兽类,乃至同样承担生命苦难的人类,黄皮肤、黑皮肤、棕皮肤、白皮肤,我都请他们给我原谅。没有恶念、没有恐惧,在这个纯净的爱心中,我感谢一切,感激身下的大地给我的承载,感激无所不在的空间给我生命的灵动,让我可以从来处到去处。感谢一切花花草草,绿色的树木,枯萎的树叶,高耸的山峰,感谢它们给我简单的心,给我放松的机会。感谢那些打击我的人,因为他们让我变得足够坚强。感谢那些批判我的人,感谢他们让我的心胸更开阔,更容易接纳,让我了解生命。感谢那些对我深怀猜疑、深怀指责的人,他们让我炼就包容、同情,让我从狭隘的指责当中知道生命还有另外的存在,另外的生活方式。感谢那些帮助我的人、爱护我的人,因为他们的帮助、他们的关爱,让我健康的成长,成长到今天。感谢我自己,感谢我身体最沉重的部分——我这颗头颅,因为它承载了我所有的思想、关注、想法。没有它,也许我就是一个愚痴的傻小子或傻姑娘。感谢我的两手,是因为它们把我的想法变为现实。感谢我的双眼,因为它们我才了解了这个世界。感谢我的鼻孔,感谢我的牙齿,感谢我的喉管、食管、大肠、小肠,它们给了我充足的、健康的色身给养。没有它们,也许我是一个营养不良、健康不佳、愚钝、夭折的人。感谢我的双腿承载了我生命中一切的重量,使我能够完成所有的计划和目标。感谢我自己有这次禅修的机会。您愿意和我一起分享这禅修的功德吗,愿这世界充满和谐、友爱的心,愿这世界不再有战争、贫瘠、愤怒和彼此的伤害吗?请选择一种您自己认为最合适的方式,向坐在您对面的人表示感谢。在这次禅修中,他是您最直接的见证人。请用您认为最有效的方式,向他说一声感谢。

(奘师唱)吸进来,呼出去/吸进来,呼出去/好似盛开一朵莲花/我清凉如一滴露/亦如高山屹立不移/像大地一般浑厚/我自在我飞翔我自在

吸进来,呼出去/吸进来,呼出去/我如水面反照着/什么是真,什么是实/在我心灵深深处/空灵满溢在其中/我自在我飞翔我自在。

你可以跟着我一起做。吸进来,双手捧到胸前。呼出去,手放下来的动作。然后一起来唱:“吸进来,呼出去……”

最后让我们停下来,向我们对面的人表示感谢。

奘师 7 月 25 日 禅坐开示

大家把腿子盘起来,不需要双盘,但是盘着是一个放松的方式。还记得昨天唱的一个歌词吗?“一笑寥寥空万古”,万古皆空,时间上,空间上都是,没有什么昨天和前天,明天或者是后天,一切是空,我只是在禅坐,单纯地坐,没有过去,没有所谓的明天、将来,没有所谓的欢喜,也没有所谓的不欢喜,只是这样的静坐。过去,无论发生过什么?都已经到了过去,不需要再想它了;未来,不管将会发生什么,还没有到来;明天不会因为现在焦虑而提前到来。所以,没有过去和未来,只是当下静坐的因缘。抛开所谓多么好、多么好的想法,没有什么做好,也没有什么做不好,只是单纯地坐,好,也罢,不好,也罢……没有未来、过去,只是一个单纯的禅坐的因缘,只是存在……所有的感受都只是一个感受而已…… 


{返回 生活禅夏令营演讲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十三届:坐禅开示之二(明奘法师)
下一篇:十三届:禅修指导(明基法师)
 八届:从出世与入世的背景谈廿一世纪的佛教(了意法师)
 十三届:会心当下即是——生活禅的不二法门 净慧老和尚闭营式上讲话..
 十三届:开幕式的讲话(女营员代表)
 九届:温庆海主任在开营式上的讲话(温庆海)
 十五届:分享(净慧法师)
 十六届:普茶 柏林夜话三
 十一届:心远地自偏(张菁)
 十一届:颂方丈——净慧大法师(王丽娟)
 九届:天津胡晓军在闭营式上的讲话(胡晓军)
 十届:神圣化与世俗化(王雷泉)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华文小学适用佛学 四上 四 赞叹语和便宜话[栏目:华文小学适用佛学课本]
 事事如镜[栏目:禅诗诠释]
 儿子一上学就头疼,怎么办?[栏目:开愿法师答疑]
 天台小止观 讲解 第二集[栏目:天台小止观讲解·成观法师]
 古代印度释迦时代的社会性质新探(根睿)[栏目:其它法师]
 金刚经说什么 第七品 无得无说分[栏目:南怀瑾居士]
 香比喻清净戒德[栏目:烧香]
 世界真奇妙(圣法法师著)[栏目:其它法师]
 以佛法帮助落难的宿世父母[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1年]
 谈心接心 1992.10.1~1992.10.15[栏目:星云日记]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