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相应70经 苏尸摩经
 
{返回 相应部 12.因缘相应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718
汉译经文相应部12相应70经/苏尸摩经(因缘相应/因缘篇/修多罗)(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栗鼠饲养处的竹林中。
  当时,世尊被恭敬、被敬重、被尊重、被礼敬、被崇敬,为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比丘僧团也被恭敬、被敬重、被尊重、被礼敬、被崇敬,为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而其他外道游行者们不被恭敬、不被敬重、不被尊重、不被礼敬、不被崇敬,不为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
  当时,游行者苏尸摩与大游行者众一起住在王舍城。
  那时,游行者群众对游行者苏尸摩这么说:
  「来!苏尸摩学友!你到沙门乔达摩那里行梵行,学得法后,来教我们,我们学得那个法后,将对在家人说,这样,我们也会被恭敬、被敬重、被尊重、被礼敬、被崇敬,为多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
  「是的,学友!」游行者苏尸摩回答自己的群众后,就去见尊者阿难。抵达后,与尊者阿难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游行者苏尸摩对尊者阿难这么说:
  「阿难学友!我想要在这法、律中行梵行。」
  那时,尊者阿难带着游行者苏尸摩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阿难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位游行者苏尸摩这么说:『阿难学友!我想要在这法、律中行梵行。』」
  「那样的话,阿难!你们令苏尸摩出家吧。」
  游行者苏尸摩得在世尊面前出家,得受具足戒。
  而当时,众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记说完全智:
  「我们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尊者苏尸摩听说众多比丘在世尊面前记说完全智:
  「我们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那时,尊者苏尸摩就去见那些比丘。抵达后,与那些比丘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苏尸摩对那些比丘这么说:
  「听说尊者们在世尊面前记说完全智:『我们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是真的吗?」
  「是的,学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经验各种神通:有了一个后变成多个,有了多个后变成一个;现身、隐身;无阻碍地穿墙、穿垒、穿山而行犹如在虚空中;在地中作潜入、潜出犹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沈没犹如在地上;以盘腿而坐在空中前进犹如有翅膀的鸟;以手碰触、抚摸日月这么大神通力、这么大威力;以身体自在行进直到梵天世界吗?」
  「不,学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以清净、超越人的天耳界听见天与人二者不论是远、是近的声音吗?」
  「不,学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以心熟知心后,能了知其他众生、其他个人:有贪的心了知为『有贪的心』,离贪的心了知为『离贪的心』;有瞋的心了知为『有瞋的心』,离瞋的心了知为『离瞋的心』;有痴的心了知为『有痴的心』,离痴的心了知为『离痴的心』;简约的心了知为『简约的心』,散乱的心了知为『散乱的心』;广大的心了知为『广大的心』,未广大的心了知为『未广大的心』;更上的心了知为『更上的心』,无更上的心了知为『无更上的心』;得定的心了知为『得定的心』,未得定的心了知为『未得定的心』;已解脱的心了知为『已解脱的心』,未解脱的心了知为『未解脱的心』吗?」
  「不,学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二生、三生、四生、五生、十生、二十生、三十生、四十生、五十生、百生、千生、十万生、许多坏劫、许多成劫、许多坏成劫:『在那里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那里,而在那里又是这样的名、这样的姓氏、这样的容貌、[吃]这样的食物、这样的苦乐感受、这样的寿长,从那里死后生于这里。』像这样,你们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吗?」
  「不,学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诸位尊者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恶行、语恶行、意恶行,斥责圣者,邪见与持邪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苦界、恶趣、下界、地狱,或者这些众生诸君,具备身善行、语善行、意善行,不斥责圣者,正见与持正见之业行,他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往生到善趣、天界。』像这样,你们以清净、超越人眼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往生时,在下劣、胜妙,美、丑,幸、不幸中,了知众生依业流转吗?」
  「不,学友!」
  「而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们以身触后住于那些超越色的无色寂静解脱吗?」
  「不,学友!」
  「现在,诸位尊者!这里,这回答与这些法的未等至,学友们!这怎么可能呢?」
  「苏尸摩学友!我们是慧解脱者。」
  「我不了知这尊者们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请尊者们为我说明,以便我能了知这尊者们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那就好了!」
  「不论你能了知或不能了知,苏尸摩学友!然而,我们是慧解脱者。」
  那时,尊者苏尸摩起座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苏尸摩将他与那些比丘间的交谈全部告诉世尊。
  「苏尸摩!法住智在前,然后涅槃智。」
  「大德!我不了知这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请世尊为我说明,以便我能了知这世尊简要所说的详细义理,那就好了!」
  「苏尸摩!不论你能了知或不能了知,法住智在前,然后涅槃智。
  苏尸摩!你怎么想:色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受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想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中略)
  「行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识是常的,或是无常的呢?」
  「无常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是苦的,或是乐的呢?」
  「苦的,大德!」
  「而凡为无常的、苦的、变易法,你适合认为:『这是我的,我是这个,这是我的真我。』吗?」
  「不,大德!」
  「苏尸摩!因此,在这里,凡任何色,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色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凡任何受,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受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凡任何想……(中略)凡任何行,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行应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凡任何识,不论过去、未来、现在,或内、或外,或粗、或细,或下劣、或胜妙,或远、或近,所有识该以正确之慧被这样如实看作:『这不是我的,我不是这个,这不是我的真我。』
  苏尸摩!当这么看时,已受教导的圣弟子,在色上厌,在受上厌,在想上厌,在行上厌,在识上厌;厌者离染,经由离贪而解脱,当解脱时,有『[这是]解脱』之智,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苏尸摩!你看到『以生为缘而有老死』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有为缘而有生』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取为缘而有有』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渴爱为缘而有取』吗?」
  「是的,大德!」
  「『以受为缘而有渴爱』……『以触为缘而有受』……『以六处为缘而有触』……『以名色为缘而有六处』……『以识为缘而有名色』……『以行为缘而有识』……苏尸摩!你看到『以无明为缘而有行』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生灭而老死灭』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你看到『以有灭而生灭』吗?」
  「是的,大德!」
  「『以取灭而有灭』……『以渴爱灭而取灭』……『以受灭而渴爱灭』……『以触灭而受灭』……『以六处灭而触灭』……『以名色灭而六处灭』……『以识灭而名色灭』……『以行灭而识灭』……苏尸摩!你看到『以无明灭而行灭』吗?」
  「是的,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经验各种神通:有了一个后变成多个,有了多个后变成一个;现身、隐身;无阻碍地穿墙、穿垒、穿山而行犹如在虚空中;在地中作潜入、潜出犹如在水中;在水上行走不沈没犹如在地上;以盘腿而坐在空中前进犹如有翅膀的鸟;以手碰触、抚摸日月这么大神通力、这么大威力;以身体自在行进直到梵天世界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清净、超越人的天耳界,听见天与人二者不论是远、是近的声音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心熟知心后,能了知其他众生、其他个人:有贪的心了知为『有贪的心』、……(中略)已解脱的心了知为『已解脱的心』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回忆起许多前世住处,即一生……(中略)像这样,你回忆起许多前生住处有这样的行相与境遇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清净、超越人的天眼,看见当众生死时……(中略)了知众生依业流转吗?」
  「不,大德!」
  「而,苏尸摩!当这么知、这么见时,你以身触后住于那些超越色的无色寂静解脱吗?」
  「不,大德!」
  「现在,这里,苏尸摩!这回答与这些法的未等至,苏尸摩!这怎么可能呢?」
  那时,尊者苏尸摩以头落在世尊的脚上,然后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我犯了过错,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我在这么善解说的法律中出家为盗法者,大德!为了未来的自制,请世尊原谅我那样的罪过为罪过。」
  「苏尸摩!你确实犯了过错,如愚者、如愚昧者、如不善者:你在这么善解说的法律中出家为盗法者。
  苏尸摩!犹如捕捉盗贼罪犯后,去见国王:『陛下!这人是盗贼罪犯,任你对这位判决处罚吧。』
  那国王会这么说:『先生!去吧!将这位男子以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手腕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头。』
  国王的仆人,会以坚固的绳索牢牢地反绑那男子双手后,剃光头,然后打着鼓,从街道到街道;从十字路口到十字路口,出南门,到城南去斩头。
  苏尸摩!你怎么想:那男子会因此而感受到苦与忧吗?」
  「是的,大德!」
  「苏尸摩!纵使那男子会因此而感受到苦与忧,但在这么善解说的法律中出家为盗法者,有比这个更苦、更强烈的果报,而且,导向下界。
  但,苏尸摩!由于你对罪过见到是罪过后如法忏悔,我们原谅你。苏尸摩!凡对罪过见到是罪过后如法忏悔者,未来做到自制,在圣者之律中,这是增长。」
  大品第七,其摄颂:
  「未受教导的二则,再来是儿子的,
   有贪与城市,探查、芦苇束,
   拘睒弥与涨高,以及苏尸摩第十。」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起色(SA.347)」,南传作「超越色」(atikkamma rūpe),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超越色」(transcend form)。「正闻本」注解说「起色」的『「起」,疑「超」』是很合理的。
  「法住(SA.347)」,南传作「法住智」(dhammaṭṭhitiñāṇ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法的安定性之理解」(knowledge of the stability of the Dhamma)。「法住智」,另参看《杂阿含357经》。

{返回 相应部 12.因缘相应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相应71经 老死经
下一篇:相应68经 拘睒弥经
 相应66经 探查经
 相应16经 说法者经
 相应36经 无明为缘经
 相应56经 大树经第二
 相应50经 圣弟子经第二
 相应5经 尸弃经
 相应29经 沙门婆罗门经
 相应13经 沙门婆罗门经
 相应51经 审虑经
 相应41经 五恐怖的仇恨经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相应60经 诗人经[栏目:相应部 1.诸天相应]
 善财童子参学报告(十)第二集[栏目:善财童子参学报告·净空法师]
 446.抱朴大莲禅师悟道因缘[栏目:480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修法之中接受四灌顶时,自心与上师无别中安住的意义是什么呢?[栏目:柯日密咒洲·佛法答疑]
 杂阿含经卷第十九(五二二)[栏目:杂阿含经]
 学佛不是迷信[栏目:仁焕法师]
 坎坷困境[栏目:索达吉堪布·微教言]
 于自念 离诸境[栏目:六祖坛经说什么]
 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 - Chapter 11: Dealing..[栏目:佛教禅修直解 Mindfulness In Plain English]
 心的火车[栏目:开悟·证严法师的生活禅心]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