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长部13经 三明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长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377
汉译经文长部13经/三明经(戒蕴品[第一])(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与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一起在憍萨罗进行游行,抵达名叫玛那沙葛德的憍萨罗婆罗门村落,在那里,世尊住在玛那沙葛德北边玛那沙葛德的阿致罗筏底河畔芒果园中。
  当时,众多有名的大财富婆罗门住在玛那沙葛德,即:郑计婆罗门、大鲁科婆罗门、玻科勒沙低婆罗门、若奴索尼婆罗门、杜铁亚婆罗门以及其他有名的大财富婆罗门。
  那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与婆罗堕若在徒步散步、徘徊时时,生起关于道、非道的谈论。那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这么说:
  「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被玻科勒沙低婆罗门说。」
  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这么说:
  「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被大鲁科婆罗门说。」
  学生婆罗门袜谢德不能说服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也不能说服学生婆罗门袜谢德。
  那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对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这么说:
  「婆罗堕若!这位释迦人之子、从释迦族出家的沙门乔达摩住在玛那沙葛德北边玛那沙葛德的阿致罗筏底河畔芒果园中,又,他有这样的好名声被传播着:『像这样,那世尊是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来!婆罗堕若先生!让我们去见沙门乔达摩,抵达后,我们问沙门乔达摩这个道理,我们将如沙门乔达摩为我们解答那样忆持它。」
  「是的,先生!」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回答学生婆罗门袜谢德。
道、非道的谈说
  那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与婆罗堕若去见世尊。抵达后,与世尊互相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学生婆罗门袜谢德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这里,我们在徒步散步、徘徊时时生起关于道、非道的谈论。我这么说:『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被玻科勒沙低婆罗门说。』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这么说:『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被大鲁科婆罗门说。』乔达摩先生!在这里就有诤论,有争议,有异说。」
  「袜谢德!像这样,你这么说:『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被玻科勒沙低婆罗门说。』学生婆罗门婆罗堕若这么说:『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被大鲁科婆罗门说。』而,袜谢德!你们的诤论在哪里?争议在哪里?异说在哪里?」
  「乔达摩先生!是关于道、非道,乔达摩先生!婆罗门们安立种种道,阿达哩亚婆罗门、低低哩亚婆罗门、陈兜葛婆罗门、玻哈哩若婆罗门,那些全都是出离的而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吗?乔达摩先生!犹如村落或城镇的不远处有许多的种种道[路],那些全都会合到村落[吗]?乔达摩先生!同样的,婆罗门们安立种种道,阿达哩亚婆罗门、低低哩亚婆罗门、陈兜葛婆罗门、玻哈哩若婆罗门,那些全都是出离的而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吗?」
学生婆罗门袜谢德的实行
  「袜谢德!你说『他们引导』?」
  「乔达摩先生!我说『他们引导』。」
  「袜谢德!你说『他们引导』?」
  「乔达摩先生!我说『他们引导』。」
  「袜谢德!你说『他们引导』?」
  「乔达摩先生!我说『他们引导』。」
  「袜谢德!但,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的一位婆罗门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吗?」
  「不,乔达摩先生!」
  「袜谢德!但,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的一位老师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吗?」
  「不,乔达摩先生!」
  「袜谢德!但,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的一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吗?」
  「不,乔达摩先生!」
  「袜谢德!但,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直到老师七代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吗?」
  「不,乔达摩先生!」
  「袜谢德!凡从前的三明婆罗门仙人们:圣典创造者、圣典转起者,他们往昔唱诵、教说、合集的圣句,仍被今天的三明婆罗门们传唱、跟随着说、随说所说的、复诵令诵的者,即:阿桃葛、袜码葛、袜码跌挖、威沙咪跌、亚玛得其、安其勒色、婆罗堕若、袜谢德、迦叶、玻古,他们这么说:『我们知道这个;我们看见这个:梵天往该处或梵天所在之处或梵天在哪里。』吗?」
  「不,乔达摩先生!」
  「袜谢德!像这样,没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的一位婆罗门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没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的一位老师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没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的一位老师与老师的老师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没有任何三明婆罗门直到老师七代依此而是当面见到梵天者;凡从前的三明婆罗门仙人们:圣典创造者、圣典转起者,他们往昔唱诵、教说、合集的圣句,仍被今天的三明婆罗门们传唱、跟随着说、随说所说的、复诵令诵的者,即:阿桃葛、袜码葛、袜码跌挖、威沙咪跌、亚玛得其、安其勒色、婆罗堕若、袜谢德、迦叶、玻古,他们也没这么说:『我们知道这个;我们看见这个:梵天往该处或梵天所在之处或梵天在哪里。』那些三明婆罗门就这么说:『我们教导我们不知道、我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
  袜谢德!你怎么想: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不就成为无意义的吗?」
  「确实,乔达摩先生!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成为无意义的。」
  「好!袜谢德!袜谢德!确实,那些三明婆罗门教导他们不知道、他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是不可能的。
  袜谢德!犹如一队失明者一个抓着一个,最前面的看不见,中间的也看不见、最后面的也看不见。同样的,袜谢德!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确实变成像一队失明者一样,最前面的看不见,中间的也看不见、最后面的也看不见。这里,那些三明婆罗门所说变成滑稽好笑的、无意义的、空无的、空虚的。
  袜谢德!你怎么想:三明婆罗门们看见日月,也与其他人们[一样],当日月上升时,与在沈下处,他们祈愿、颂扬,从事合掌礼拜吗?」
  「是的,乔达摩先生!三明婆罗门们看见日月,也与其他人们[一样],当日月上升时,与在沈下处,他们祈愿、颂扬,从事合掌礼拜。」
  「袜谢德!你怎么想:凡三明婆罗门们看见日月,也与其他人们[一样],当日月上升时,与在沈下处,他们祈愿、颂扬,从事合掌礼拜者,三明婆罗门们能够教导日月的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日月共住。』吗?」
  「不,乔达摩先生!」
  「袜谢德!像这样,凡三明婆罗门们看见日月,也与其他人们[一样],当日月上升时,与在沈下处,他们祈愿、颂扬,从事合掌礼拜者,三明婆罗门们不能够教导日月的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日月共住。』
  袜谢德!像这样,梵天没被三明婆罗门们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的老师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直到老师七代当面看见,凡从前的三明婆罗门仙人们:圣典创造者、圣典转起者,他们往昔唱诵、教说、合集的圣句,仍被今天的三明婆罗门们传唱、跟随着说、随说所说的、复诵令诵的者,即:阿桃葛、袜码葛、袜码跌挖、威沙咪跌、亚玛得其、安其勒色、婆罗堕若、袜谢德、迦叶、玻古,他们也没这么说:『我们知道这个;我们看见这个:梵天往该处或梵天所在之处或梵天在哪里。』那些三明婆罗门就这么说:『我们教导我们不知道、我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
  袜谢德!你怎么想: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不就成为无意义的吗?」
  「确实,乔达摩先生!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成为无意义的。」
  「好!袜谢德!袜谢德!确实,那些三明婆罗门教导他们不知道、他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是不可能的。
地方上美女的譬喻
  袜谢德!犹如男子如果这么说:『我欲求、欲爱这地方上的美女。』他们会这么问他:『喂!男子!你欲求、欲爱这地方上的美女,你知道那位地方上的美女是剎帝利或婆罗门或毗舍或首陀罗吗?』当被像这样问时,如果他说:『不。』他们会这么问他:『喂!男子!你欲求、欲爱这地方上的美女,你知道那位地方上的美女是这样的名字或这样的姓吗?……(中略)高或矮或中等;黑或褐或金黄色皮肤……(中略)在像那样的村落或城镇或城市吗?』当被像这样问时,如果他说:『不。』他们会这么问他:『喂!男子!你欲求、欲爱那你不知、不见者吗?』当被像这样问时,他会说:『是那样。』
  袜谢德!你怎么想:当存在这样时,那位男子的所说不就成为无意义的吗?」
  「确实,乔达摩先生!当存在这样时,那位男子的所说成为无意义的。」
  「同样的,袜谢德!梵天没被三明婆罗门们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的老师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直到老师七代当面看见,凡从前的三明婆罗门仙人们:圣典创造者、圣典转起者,他们往昔唱诵、教说、合集的圣句,仍被今天的三明婆罗门们传唱、跟随着说、随说所说的、复诵令诵的者,即:阿桃葛、袜码葛、袜码跌挖、威沙咪跌、亚玛得其、安其勒色、婆罗堕若、袜谢德、迦叶、玻古,他们也没这么说:『我们知道这个;我们看见这个:梵天往该处或梵天所在之处或梵天在哪里。』那些三明婆罗门就这么说:『我们教导我们不知道、我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
  袜谢德!你怎么想: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不就成为无意义的吗?」
  「确实,乔达摩先生!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成为无意义的。」
  「好!袜谢德!袜谢德!确实,那些三明婆罗门教导他们不知道、他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是不可能的。
阶梯的譬喻
  袜谢德!犹如男子如果在十字路口为了登上殿堂建造阶梯,如果有人对他这么说:『喂!男子!你为了登上殿堂建造阶梯,你知道那殿堂在东方、南方、西方、北方、上方,或上、下、中间吗?』像这样被问时,如果他说:『不。』他们会这么问他:『喂!男子!你为了登上那你不知道、没见过的殿堂建造阶梯吗?』当被像这样问时,他会说:『是那样。』
  袜谢德!你怎么想:当存在这样时,那位男子的所说不就成为无意义的吗?」
  「确实,乔达摩先生!当存在这样时,那位男子的所说成为无意义的。」
  「同样的,袜谢德!梵天没被三明婆罗门们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的老师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的老师与老师的老师当面看见,梵天也没被三明婆罗门们直到老师七代当面看见,凡从前的三明婆罗门仙人们:圣典创造者、圣典转起者,他们往昔唱诵、教说、合集的圣句,仍被今天的三明婆罗门们传唱、跟随着说、随说所说的、复诵令诵的者,即:阿桃葛、袜码葛、袜码跌挖、威沙咪跌、亚玛得其、安其勒色、婆罗堕若、袜谢德、迦叶、玻古,他们也没这么说:『我们知道这个;我们看见这个:梵天往该处或梵天所在之处或梵天在哪里。』那些三明婆罗门就这么说:『我们教导我们不知道、我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
  袜谢德!你怎么想: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不就成为无意义的吗?」
  「确实,乔达摩先生!当存在这样时,三明婆罗门们的所说成为无意义的。」
  「好!袜谢德!袜谢德!确实,那些三明婆罗门教导他们不知道、他们没看见的那个共住之道:『这正是正直之道,这是出离的不弯曲路径,引导其作者到与梵天共住。』这是不可能的。
阿致罗筏底河的譬喻
  袜谢德!犹如这阿致罗筏底河充满水,满到河边乌鸦能喝到的,那时,如果欲求对岸、寻求对岸、去对岸、想越过[到]对岸的男子走来,他站在此岸,如果向对岸呼叫:『来!对岸,来!对岸。』
  袜谢德!你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因为呼叫、祈愿、希求、欢喜而阿致罗筏底河的彼岸会来到此岸吗?」
  「不,乔达摩先生!」
  「同样的,袜谢德!三明婆罗门们舍断那些婆罗门所作的法后,受持那些非婆罗门所作的法,然后这么说:『我们呼叫因陀罗,我们呼叫苏摩,我们呼叫伐卢那,我们呼叫伊舍那,我们呼叫生主神,我们呼叫梵天,我们呼叫大神通,我们呼叫夜摩。』
  袜谢德!那些三明婆罗门们舍断那些婆罗门所作的法后,受持那些非婆罗门所作的法,因为呼叫、祈愿、希求、欢喜而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不可能的。
  袜谢德!犹如这阿致罗筏底河充满水,满到河边乌鸦能喝到的,那时,如果欲求对岸、寻求对岸、去对岸、想越过对岸的男子走来,他在此岸双手在背后被坚固手链强固捆绑束缚,袜谢德!你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从阿致罗筏底河的此岸来到彼岸吗?」
  「不,乔达摩先生!」
  「同样的,袜谢德!这五种欲在圣者之律中被称为『手链』、『系缚』,哪五个呢?能被眼识知,令人满意的、可爱的、合意的、可爱样子的、伴随着欲、贪染的色,能被耳识知,……(中略)的声音,能被鼻识知,……(中略)的气味,能被舌识知,……(中略)的味道,能被身识知,令人满意的、可爱的、合意的、可爱样子的、伴随着欲、贪染的所触,袜谢德!这五种欲在圣者之律中被称为『手链』、『系缚』。袜谢德!三明婆罗门们在这五欲中受用而被系结、迷恋、落入执着,不见过患、无出离慧,袜谢德!确实,那些三明婆罗门们舍断那些婆罗门所作的法后,在这五欲中受用而被系结、迷恋、落入执着,不见过患、无出离慧,被欲的恶系缚所束缚,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不可能的。」
  袜谢德!犹如这阿致罗筏底河充满水,满到河边乌鸦能喝到的,那时,如果欲求对岸、寻求对岸、去对岸、想越过对岸的男子走来,如果他在此岸盖住头后躺下,袜谢德!你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从阿致罗筏底河的此岸来到彼岸吗?」
  「不,乔达摩先生!」
  「同样的,袜谢德!这五盖在圣者之律中被称为『障碍』、『盖』、『覆蔽』、『障盖』,哪五个呢?欲的意欲盖、恶意盖、惛沈睡眠盖、掉举后悔盖、疑惑盖,袜谢德!这五盖在圣者之律中被称为『障碍』、『盖』、『覆蔽』、『障盖』。袜谢德!三明婆罗门们被这五盖覆盖、包住、覆蔽、障盖,袜谢德!确实,那些三明婆罗门们舍断那些婆罗门所作的法后,被这五盖覆盖、包住、覆蔽、障盖,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不可能的。
合流的谈说
  袜谢德!你怎么想:你听闻已衰老、已年老、老师与老师的老师的婆罗门们说:梵天有财产妻子,或无财产妻子呢?」
  「乔达摩先生!无财产妻子。」
  「有怨恨心或无怨恨心呢?」
  「乔达摩先生!无怨恨心。」
  「有恼害心或无恼害心呢?」
  「乔达摩先生!无恼害心。」
  「有污染心或无污染心呢?」
  「乔达摩先生!无污染心。」
  「不自在的或自在的呢?」
  「乔达摩先生!自在的。」
  「袜谢德!你怎么想:三明婆罗门们有怨恨心或无怨恨心呢?」
  「乔达摩先生!有怨恨心。」
  「有恼害心或无恼害心呢?」
  「乔达摩先生!有恼害心。」
  「有污染心或无污染心呢?」
  「乔达摩先生!有污染心。」
  「不自在的或自在的呢?」
  「乔达摩先生!不自在的。」
  「袜谢德!像这样,三明婆罗门们有财产妻子,梵天无财产妻子,有财产妻子的三明婆罗门们与无财产妻子的梵天是否合流、集合在一起呢?」
  「不,乔达摩先生!」
  「好!袜谢德!确实,那些有财产妻子的三明婆罗门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不可能的。
  「袜谢德!像这样,三明婆罗门们有怨恨心,梵天无怨恨心,有怨恨心的三明婆罗门们与无怨恨心的梵天……(中略)三明婆罗门们有恼害心,梵天无恼害心……三明婆罗门们有污染心,梵天无污染心……三明婆罗门们是不自在的,梵天是自在的,不自在的三明婆罗门们与自在的梵天是否合流、集合在一起呢?」
  「不,乔达摩先生!」
  「好!袜谢德!确实,那些不自在的三明婆罗门们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不可能的。
  又,袜谢德!这里,那些三明婆罗门们近坐[于此岸]后沈没,沈没后到达散逸,而想[以]干横越[的方式]横渡,因此,对三明婆罗门们来说,这被称为『沙漠三明』、『荒地三明』、『灾厄三明』。」
  当这么说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这被我听闻:『沙门乔达摩知道与梵天共住之道。』」
  「袜谢德!你怎么想:玛那沙葛德离这里近,玛那沙葛德离这里不远吗?」
  「是的,乔达摩先生!玛那沙葛德离这里近,玛那沙葛德离这里不远。」
  「袜谢德!你怎么想:这里,如果在玛那沙葛德出生、长大的男子,那时,他从玛那沙葛德离开,如果他们询问他玛那沙葛德的道路,袜谢德!当在玛那沙葛德出生、长大的那位男子被询问时,会迟钝、犹豫吗?」
  「不,乔达摩先生!那是什么原因呢?乔达摩先生!因为,那位男子在玛那沙葛德出生、长大,对他来说,全部玛那沙葛德的道路都已善知。」
  「袜谢德!当在玛那沙葛德出生、长大的那位男子被询问玛那沙葛德道路时,可能会迟钝、犹豫,但,当如来被询问梵天世界或导向梵天世界道迹时,不迟钝、犹豫,袜谢德!我了知梵天、梵天世界、导向梵天世界道迹,往生梵天世界那样的行者,我也了知他。」
  当这么说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这被我听闻:『沙门乔达摩教导与梵天共住之道。』请乔达摩尊师教导我们与梵天共住之道,请世尊救济婆罗门的人们,那就好了!」
  「那样的话,袜谢德!你要听!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先生!」学生婆罗门袜谢德回答世尊。
梵天世界之道的教导
  世尊这么说:
  「袜谢德!这理,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出现于世间,……(中略)(在简略中应该如同190-212[译者按:此指DN.2「更胜妙的沙门果」段落]使之详细)袜谢德!这样,比丘是戒具足者。……(中略)当他看见自己五盖已被舍断时,欣悦被生起;当欢悦时,则喜被生;当意喜时,则身宁静;身已宁静者,则感受乐;心乐者,则入定。
  他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出众、无量、无怨恨、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
  袜谢德!犹如强壮的吹海螺者能容易地使四方知道。同样的,袜谢德!当慈心解脱已这么修习时,凡已作的有量业,它在那里无残余,它在那里不住立。袜谢德!这是与梵天共住之道。
  再者,袜谢德!比丘以与悲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喜悦俱行之心……(中略)以与平静俱行之心遍满一方后而住,像这样第二方,像这样第三方,像这样第四方。像这样,上下、横向、到处,对一切如对自己,以与平静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
  袜谢德!犹如强壮的吹海螺者能容易地使四方知道。同样的,袜谢德!当慈心解脱已这么修习时,凡已作的有量业,它在那里无残余,它在那里不住立。袜谢德!这是与梵天共住之道。
  「袜谢德!你怎么想:这么住的比丘有财产妻子,或无财产妻子呢?」
  「乔达摩先生!无财产妻子。」
  「有怨恨心或无怨恨心呢?」
  「乔达摩先生!无怨恨心。」
  「有恼害心或无恼害心呢?」
  「乔达摩先生!无恼害心。」
  「有污染心或无污染心呢?」
  「乔达摩先生!无污染心。」
  「不自在的或自在的呢?」
  「乔达摩先生!自在的。」
  「袜谢德!像这样,比丘无财产妻子,梵天无财产妻子,无财产妻子的比丘与无财产妻子的梵天是否合流、集合在一起呢?」
  「是的,乔达摩先生!」
  「好!袜谢德!确实,那位无财产妻子的比丘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可能的。
  「袜谢德!像这样,比丘无怨恨心,梵天无怨恨心,……(中略)比丘无恼害心,梵天无恼害心……比丘无污染心,梵天与无污染心……比丘是自在的,梵天是自在的,自在的比丘与自在的梵天是否合流、集合在一起呢?」
  「是的,乔达摩先生!」
  「好!袜谢德!确实,那为自在的比丘以身体的崩解,死后将成为梵天的同住者。』这是可能的。
  当这么说时,学生婆罗门袜谢德对世尊这么说: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乔达摩先生!犹如能扶正颠倒的,能显现被隐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灯火:『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乔达摩尊师以种种法门说明。我归依乔达摩尊师、法、比丘僧团,请乔达摩尊师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三名经第十三终了。
  戒蕴品终了,其摄颂:
  「梵[网]、沙门[果]、安玻德,犬[杖]、古得旦得、摩诃里、若里[亚]
   狮子、玻得播达、苏玻、给哇得,罗希者、三明十三则。」
  戒蕴品篇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会合到村落」(gāmasamosaraṇāni bhavanti,直译为「成为村落的会合」),Maurice Walshe英译为「一起来到那个地方」(come together at that place)。
  「一队失明者」(andhaveṇi,逐字直译为「盲者+编发」),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一个盲人纵队」(a file of blind men)。
  「那样的行者」(yathā paṭipanno),Maurice Walshe英译为「实践路径」(the path of practice)。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一个人如何实践」(how one should practise, MN.99)。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长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长部14经 譬喻大经
下一篇:长部12经 罗希者经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八(七七○)
 比丘尼传 3 宋 东青园寺业首尼
 四念处
 长部27经 开端的了知经
 中部138经 总说分别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九(一○八一)
 大方广如来不思议境界经 Tathagatas Unimaginable..
 比丘尼传 4 齐 法音精舍昙勇尼
 杂阿含经卷第十八(四九二)
 因明学源流(吉美桑珠)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专心念佛必受益[栏目:圣旭法师]
 一切都是心的显现[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2年]
 修行人要立冲天之志 A Cultivator Should Make a Roaring Resol..[栏目:宣化老和尚开示 Venerable Master Hsuan Hua's Talks]
 一头驴子的新年祝福[栏目:超然法师·我的清晨诗稿]
 良医四德[栏目:永海法师]
 五阶三宗 一 禅观五阶[栏目:禅门修证指要]
 322.智者真慈禅师悟道因缘[栏目:480位禅宗大德悟道因缘]
 远离贪执积累出世间资粮[栏目:普巴扎西仁波切]
 佛家说“吃”[栏目:麻天祥教授]
 往生论注讲记(十七)[栏目:益西彭措堪布]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