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关於「四相」之11:谈「我相」层面的「连结」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481
梁师开示即时摘要稿/周一共修/20060424
 
主题:谈「我相」层面的「连结」。
 
初稿完成日:2006.04.26.   执行者:苏莉华
润稿完成日:2006.04.26.   执行者:汪满妹
秘书长审稿日:2006.04.26.  秘书长裁示公告与否:是□;否□
梁师审稿日:2006.04.27.   梁师裁示公告与否:是■;否□
公告日期:2006.05.05.
 
 
【摘要前言】
本文稿为「即时摘要稿」,仅能将法会中梁师与师兄们问答的内容,做「要意」的记录,其对话当时所使用的词汇,无法于「摘要稿」中忠实呈现,敬请各位期待编辑小组将全文整理出来。
 
【梁师开示】
 
※人际互动即「连结」,「我相」阶段即发生
 
梁师:「四相」中,第一个会碰到的课题是「我相」。当我们开始注意到自己的「我相」的同时,其实,也可以感觉到别人「我相」的存在。我的「我相」与别人的「我相」相遇时,会产生「接触」、「沟通」,当然也会有「冲突」和「争执」,两者之间会有很复杂的交互作用。
 
当我的「我相」与别人的「我相」相遇时,有些人只注意到自己的「我相」,而忽略了别人也有「我相」;甚至在彼此交互作用发生碰撞时,也依然没有警觉。如果一个人没有意识到别人的「我相」跟我的「我相」是相当的──每个人的「我相」的性质、特征可能有很大的不同;但是大小、位阶、份量应该是差不多的,这样就是只停留在自己一个人的「我相」,还没有跨越「我相」的藩篱。
 
如果无法跨出这一步,必然会遭遇很多困难,所以,这个门槛是一定要跨出去的。跨出去之后,虽然还不能了解别人,但会注意到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这种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就是我最近所谈的「连结」。「众生相」层次的「连结」,是一种「立体性网络」;而「立体性网络」构成的基础,正是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而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关系,在「我相」阶段就已经开始发生了。
 
古代教育,谈学习的第一步,就是要学洒扫应对进退。「洒扫」就是我们共修结束后的「种福田」啰;「应对进退」,就是在谈怎么与人互动。与人应对,就是「连结」,这个层次的「连结」,还在「我相」阶段,尚未进入「人相」。「我相」阶段,也会有与外界互动连系的关系产生。
 
「我」是怎样一个人,决定于人我互动中
 
一个人的「我相」,是否能被接受、肯定,是要在「我」与他人的互动关系中获得确定的。「我是不是一个好人?」、「我是否和善?」、「我很粗暴、固执吗?」、「我是一个食古不化,难以沟通的人吗?」我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要靠人际互动中的「连结」来定位的;这个定位,并不是自己说了就算,而是他人认为怎样,才是怎样。
 
所以,在「我相」阶段,就有「连结」发生了;我们通常都不太能够注意到这个部份,好像没看到一样。其实,「我相」在外面连结了好多东西,真正重要而且会产生影响的,正是这些「连结」;而我们却往往只会看到一个光溜溜的个体。一个人若能够把「连结」部份照顾、经营、成长得比较好的话,那他就会不一样。
 
基金会最近有用「小组讨论」做为活动进行的方式,分组讨论时,就是制造一个机会,使人们在讨论的过程中,建立起人与人之间的「连结」。可以建立「连结」的活动,「小组讨论」是方式之一;此外,像郊游、露营...等等也是可以建立「连结」的。
 
「连结」最好是在自然而不刻意的情况下发生。它若能生成,力量便会伴随而生;而「连结」所产生的力量,可以是无穷大的。大家平常都没有注意到这些,但它却是最能产生重大影响的部份。
 
※「连结」绵细如海洋,浸润生命生力量
 
也可以这样说:每一个人,都是浸泡在「连结的海洋」里面,我们都是靠着它的滋养而产生力量。
 
「连结」是如此地重要,因此,我们不仅要注意到它的存在,而且还要全面性地、彻底地把它观察清楚。
 
决定价值关键因素,乃是「连结」之良窳
 
「连结」确实是普遍地发生在我们生活中,像人们平常办事情,都知道要找关系、搭上线,事情才能顺利地办好。所谓的关系、牵线就是在建立「连结」。
 
我再举一个例子。现在,国内博士班的学生,尤其是理工科的,想要拿到学位,就得要有两三篇的文章在国外的学术期刊上发表,否则就无法毕业了。
 
一个学生将多年以来的研究成果写成文章;而这个成果究竟有没有价值,必须由国外的学术期刊来认定──如果能被接受,那就是有价值;如果不被接受,即使你再怎么辛苦努力,也是没价值。
 
个人研究得经由学术期刊的审查来判定价值,这样一个审查的历程,不就是一种「连结」吗?你做的东西,不是自己说有价值就有价值;而是要由别人肯定,才算是有价值。学生的研究经由认可后,就被认为是有学问的,可以毕业了;如果被否定,那就是没学问,也不能拿到学位了。能否拿到学位,是学生与裁决者之间连结互动所产生的结果。
 
我们有一位同修,以在职进修的方式读博士班很多年了,他的研究成果被国外学术期刊刊载了出来;而他的指导教授却说:「真是奇怪,这么一篇没有价值的研究,竟然可以被登载在国外期刊上?」他一怒之下,就跟教授翻脸,不再继续读下去。我对他说:「你的教授说你的文章没有价值,那有什么关系呢?只要国外的期刊肯定你,那就是有价值的啊!你以为自己的研究真的有价值吗?能够决定价值的真正因素,并不是研究本身,而是那个『连结』!」他已经辛苦了七、八年了,就这么一顿脾气,长期的努力便化为乌有,这正是没有了解「连结」的关系。
 
佛教的修行者,很容易走到这种地步,是「罗汉乘」的格局。所以,他会想不通:「我这么努力、这么辛苦,为什么不能获得应有的成果呢?」我说:「凡所有相皆是虚妄,不要那么认真啦!」
 
若能够对「连结」有所了解,我们在这个有相的世间,日子就会比较好过;如果看不见它,就会有跟自己过不去的麻烦发生。
 
以上,我将「我相」,又再往上提升一点,又加了一些内容进去;它不是光溜溜的自己一个人,而是有很多的「线」延伸出来的。我讲到这里,各位有没有什么问题?
 
护养「我相」之「连结」,健全「我相」入「人相」
 
杨琇晴:请问师父,懂不懂「连结」,跟「我相」的健全有没有关系?
 
梁师:有的,有关系。一个健全的「我相」,是要懂得「连结」可能发生的种种互动关系;如果只顾着一个光溜溜的自己,那很难说他的「我相」已经健全。一个人的「我相」是否健全,不是自己说了算;而是要靠许多别人来肯定的。所以,「我相」从进入、健全、成熟到超越这样一段历程走来,会逐渐与「人相」接近的。不同阶梯的「四相」并不是断裂分开的,因为佛法不说「断灭相」!
 
「连结」有好也有坏,若遇压迫要改造
 
田培坤:是不是也有不好的「连结」?我们要如何克服呢?
 
梁师:是的,有些「连结」是很不好的,例如:用武力、权势控制他人,使人成为奴隶、下人,这样的「连结」是用强迫的方式造成的。黑道社会,就是用武力、恐吓手段,使人服从。
 
其次,企业体和员工之间的「连结」,其中很主要的部份就是钱财;企业体用薪水来绑住员工,这也是一种「连结」。
 
此外,还有一种很不好的「连结」──欲望的诱惑,例如:有些人会利用毒品来控制他人的身心。
 
并不是所有的「连结」都是好的,当遇到不好的「连结」时,就要把它斩断,或者改变它。而要做改变时,必然会产生冲突,像一个国家的政体被人民改变时,就是革命。
 
田培坤:如果我以心甘情愿、不求回报的心来与他人互动,这样的态度是否就是好的「连结」?
 
梁师:这话要修改一下:当你觉得某些「连结」是舒服的、公平的、合理的,这样才是好的「连结」;当你觉受委曲、被压迫时,那么这种「连结」就有问题。
 
遇到有问题的「连结」,就要去改变它、改造它。当然,我们自己也不要用这些不好的「连结」来加诸在别人身上。有时,我们会不自知地用不好的方式与别人产生「连结」,所以,反省是很重要的。当有人反抗了,我们就要自我反省;自我反省的能力,是修行很重要的部份,它是改善不当事物的必要基础。
 
无形「连结」恒长久,生死与共成同体
 
叶永生:用「识心」来判断「连结」,看到坏的「连结」机会就很多;若用反省的方式看「连结」、往「能」面看,心里便是舒服的;若是会卡住、不顺,那「连结」就是有问题。「连结」出自自觉,随缘而行,可以得到一种彼此无住的「连结」....
 
梁师:是的,有一种「连结」是无形的、心灵的、精神的、心心相印的,那都是好的。
 
叶永生:这种「连结」是可以很长久的?
 
「连结」虽是「相」,去芜存菁层超越之
 
梁师:是的,那才会发展成生死与共的同体感。
 
「连结」确实有好有坏,弄得不好,就是纠缠、业力。从有相的世界来看,凡事都有两面;若能将对立、冲突的两面化解、超越,那就是《金刚经》的「是名状态」。
 
「四相」的每一阶层都有「连结」;如果讲「连结」,就粘着在「连结」,那也是问题,因为「连结」也是相啊!所以,修行之路走到最后,一定要离「四相」;要离「四相」,意味着「连结」也是要离开的。这种「离开」,就是「超越」——不被它粘着,还能自在地善用它。
 
所有的相,就是要一层层地超越,使有问题的部份都能够化解、消除,而让优点存留下来。
 
※※※※※※※※
 
冯仁厚:今天师父所谈的内容,使我心中呈现出很清晰的图像:当我们达到超越时,便能够在「连结」所构筑的网中自由自在地跳来跳去;网,可以用它,却又不被它所拘束。
 
再从「众生相」的「连结」,看自己经营企业的历程,很多事情都变得可以一目了然。比如说,企业管理中的两大课题:企业文化与工作关系。「连结」是有深浅的,从有形到无形,一层层的提升;文化的力量很大,但它却是无形的。企业文化对人产生什么影响呢?它会让人产生归属感,使人觉得:我在这里工作是值得的。这样的「连结」是发生在心灵很深的地方。但如果员工未能与组织产生深层的「连结」,他就不会感觉到有价值,此时,给他再多的金钱和鼓励,也无法消除心中那种辛苦的感觉。
 
「连结」,好像触及到心灵很深的地方,可是又很实用。
 
苏莉华:之前,师父谈「连结」,是针对「人相」和「众生相」层次;今天,您再将「连结」扩及到「我相」层面,并指出「四相」中各阶层都有「连结」,如此一来,对「连结」的探讨,便更加完整了。(希望若有机缘,还能够听到师父开示「寿者相」层面的「连结」。)
 
谈「我相」层面的「连结」,大多数的人都会有切身的感受。方才,冯师兄提到「网子」──当我们还陷在人与人之间牵连的迷团中时,「连结」确实会如同「网子」一样地将人缠绕;有朝一日,若能站上更高的地方,看清楚生命与生命之间的关系,便能如同师父所说的:浸润在「连结的海洋中」彼此滋养。
 
「连结」也是「相」,这些「相」却是好坏、善恶、真假、虚实层层迭迭地交错在一起,实在是无法简单、明快地一分为二。如何将纯善的部份提炼出来,而使不好的部份化除或使之不产生作用,我觉得那是要经过一番努力的。
 
梁师:我的感觉,那是很好用的、很简单的、很好玩的。
 
陈宜幸:今天,我看了师父「喜佛所喜,乐佛所乐」演讲的DVD,我觉得一定要介绍给大家看,真的很棒。里面对书籍的介绍,非常简捷有力,很能够亲近大众。而演讲的内容,师父谈到「佛」是什么,也对「自性」深度和「法性」广度做了清晰扼要的介绍,还举了几个有趣的例子。我上过各阶修行班,同样的内容,我觉得这次的演讲是更清楚明白的。如此一来,我们要向「佛」看齐、学习「无住生心」,便有了更明确的指引了。
 
而今天所谈的「连结」,我觉得就像师父所谈的:「像喝白开水一样容易」,师父说得这么明白,此后,我们的功课,就是精进修行了。
 
张雅玲:一个「我相」有能力去做「连结」,他的身心状态必然是充满的,满到愿意流出来、愿意给与;他的心是无住的、无相的、可以长长久久的、非利益的、没有目标的;对方则可以透过「直觉」感觉到这种温暖笼罩过来;这种「连结」不分男女老少、贫富贵贱,就是充满了温暖。
 
冯师兄提到「值得」,如果个人在工作中,能与组织产生「连结」,那么他便会很愿意地、努力地耕耘、无住地付出。像菩萨乘的人,他就是很乐意倾囊而出,你无法阻止他付出,他的境界和层次就是不同。而「连结」可以使身心灵的状态一再地提升。
 
吴美玲:今天,师父谈「我相」层面的「连结」,真的很感谢您。因为,最近对于这方面的课题,我有很深刻的体会;而今天,师父提醒我们:「凡所有相皆是虚妄」,当我们能够领会到相的「虚妄」时,便能够轻易地超越了,何必执着呢?
 
今天,我还有另一个感觉:很好的「连结」,是从内在发出的,它是温暖的、平和的、宁静的、不激动的、使人舒服自在的。对于自己和其它人的「连结」,我期许自己能够做到这样,我要一步一步地努力。真的很感谢师父解决了我的问题。
 
朱雪容:当师父谈到「『我相』不只是光溜溜的一个人」时,我心里就开始画画:原先,是有一个人在中心,他的周围有很多线画出去,而这些线是直的岔出去,是僵硬的、不美的。于是,我便思量该如何让它好看一点?后来,我让线弯回来,并使它转得柔和,如此一来,整个画面便形成一个和谐的网络。「连结」如果是硬的,「我相」就不美了;反之,「连结」若是软的、善的,「我相」就变得美丽了。柔和的「连结」所形成的画面,就像身体中的血管──流畅通顺没有阻塞;而血液饱满通?与否,就要看自己有没有注入足够的氧气了。
 
冯师兄所谈的内容,使我想到「核心价值」。我工作的地方虽然只是个幼稚园,但我们也有核心价值──它是我们心中共同的画面。一个团体若有了共同的画面,就会有一条线把大家都串在一起──这使我联想到了粽子。所有的粽子,都是串在一起的;只要有人一拎,所有的粽子都会被提起来。师父就是那个拎粽子的人,而我们都是那些粽子。
 
陶承汉:人际互动中,冲突的发生是难以避免的。当我在面对冲突时,有一句话给我的帮助很大,这句话是:「分享彼此主观的意见。」它让我把自己想要的表达出来;也让别人表达他所想要的。当我的「我相」与别人的「我相」都能被尊重时,冲突的解决就会变得容易了。我在使用这句话时,还没有入圆觉宗;今天听师父开示,师父所提的方法,我想是更好用的。
 
凌坤源:今天网路电台所播放的,就是师父的演讲「喜佛所喜,乐佛所乐」。我打开电脑后,我们家夫人就说:「你在放给空气听啊?」虽然我没有专心地听,但我觉得只要听到几句话,那就够了啊!
 
「连结」在低阶的状态下,就是「绑」。人是社会性的动物,要使一群人能够遵循共同的游戏规则,就需要有法律或戒律。为什么人会觉得被绑呢?以法律为例:最高的法律是宪法,其下逐层分出许多子法,最后,则是最具体的施行细则。有些特殊案例,不同的两方都是在引用法律条文,可是这些条文彼此却是冲突的;这时候,若要解决,就要往上一阶,找出法律条文的源头──也就是它的精神、原则,只要这么做,往往就能够很快地找到解决办法。
 
当我们在生活的事务中发生争执时,往往都是被那些具体的「相」所捆绑;只要摄心回到上一层,那就会像喝白开水一样容易了。对于法律我很在行;但对于亲属关系,就还得继续努力了。
 
不过,我想《华严经》的〈净行品〉是很好用的方法:世界,因观点而改变。愈下层、愈具相的东西,总是绑人绑得愈紧;但修行人就是要从这些日常生活的「相」当中,一点一滴地练习离相,期望最后能够达到最高的目标──离「四相」。
 
梁师:法律也是「连结」网络。
 
张雅玲:我再补充一点。持咒时,感觉就好像在与天地宇宙连结;而这个「连结」不知道有多么绵密、广大....
 
梁师:是的,是这样的。OK!各位如果没有其它问题,我们今天的法会就到这里!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享受修行
下一篇:关於「四相」之10:「众生相」的核心是「连结」
 皈依的真义
 关於「四相」之09:现实社会中的人相与众生相
 旁观者清 当局者真
 《圆觉经》讲座 七
 生命的价值与生死观
 智崇居士学佛因缘——兼谈圆觉宗的修行与历史以及佛法传承的困难
 如何判断真假
 教育的问题
 《金刚经》中四相的真义(二)
 《佛说未曾有因缘经》之二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观果察因[栏目:慧光法师]
 “空”不是没有[栏目:超然法师]
 解脱之道讲记 a25 十二因缘 第二项 行(业) 二 业集与烦恼[栏目:体方法师]
 岭南佛教是澳门佛教的源头活水[栏目:华方田教授]
 我们究竟应该信仰什幺?[栏目:佛教徒基本问答]
 38 五兄弟比高低[栏目:佛经民间故事]
 书念多了,连父母都瞧不起[栏目:净空法师·开示集七]
 15.不怕砍头的人 The Man Who Didnt Mind Being Executed[栏目:放生故事 The Story About Free Captive Animals]
 人类从何而来[栏目:宽运法师]
 第九章 回头的路 - 受戒 告假[栏目:归程·圣严法师自传]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