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禅七讲话 甲篇禅七·话头禅 第一日
 
{返回 日慧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21

禅七讲话

甲篇禅七·话头禅

佛陀所转*轮班有两种:一是教*轮,一是证*轮。教*轮乃指佛陀所昭示的甚难遇的道理,证*轮乃指佛陀所觉悟的最高出世的境界。而且,教是证的导入,证是教的实现。佛陀就是先自证证法,而后就所证和证得的过程,用世间语言说与人以济度人的。在当时接受佛陀教化的声闻弟子中,获得最好证德的大力阿罗汉,据经典常见的纪录,大数是二千五百人;恒常追随听法的三清净地大菩萨,则不计其数,正是这世间历史上的胜会!再回顾我国唐、宋时代的禅宗道场,为了绍隆这一证法,成就有志之士,不遗余力地设置终年参禅的禅堂,终于写下了一页弹宗的辉煌历史,那不是偶然的。即使降至季法之世,能真发心利根,犹如凤毛麟角,而禅宗的宗师,仍然老婆心切〔1〕,不坠禅堂之风,甚至还选择最好的季节,经常举办禅七——以七日为一个单元——或一七,或二七,甚至有连续十个七日,以锤炼禅者。为了证法,是这样的全力以赴,真不寻常!兰若办禅七,当然也是为此,不过,却是学步〔2〕。深盼参与大众,能好好的循墙而走〔3〕!

禅堂里,如果都是老参,则只求一心用功,无话可说;说些闲言剩语,不但无益,徒为扰乱,尤其是杨锋转语的口头禅〔4〕老汉不以为然。

不过,这次来兰若打禅七的禅友,大多数是初学,有的学得还很复杂。为了统一观念和提供一点参禅的方法,所以,老汉还是打算费点唇舌,有心参禅者,若能好好反省,应该是有肋益有,至少在知见上不至产生太多的偏差。

谈到禅七,我们通常叫打禅七,打是俗语中的一助语,没有任何意义,如果从现代语法来看,禅七是个名词;打乃是助词,也没有任何意义。故打七的本意,正如前说,是一种以七日为期,督促禅者用功的逼拶方法。正如清初晦山法师所着的《禅门锻炼说•入室搜括》中说〔5〕:“欲期克日成功,则非立限打七不可!”因此,人们也把这种方法,说是“克期取证”在设定的期限内,为业取得一定的成绩,它的意义,是非常明显的了。

有人却说:打七是打末那,把末那打掉,便明心见性了,这话颇欠斟酌。在宗派中,主张有第八识和第七识,也就是阿赖耶识和末那识的,只有唯识宗。断除末那,当然要依唯识宗义解释。据唯识宗说,第七识惟有断尽烦恼的阿罗汉,才永灭不起,才算是打掉了;有学道上,不还圣者灭尽定中,和其余诸圣根本位出世道中,也能伏而不起,但一到后得,它立刻从阿赖耶识中现,打掉第七,谈何容易!禅宗最初的明心见性,乃禅者破初参的见道位,如何能打第七?这样的傅会,似乎有点过甚!至于禅宗是否采用唯识见,还是一项大有问题;由于这问题太过复杂,尤其会涉到禅宗所依的根本教典,在此,我们无暇及之。

各位若要追问打禅七这一方便,究竟始于何时?创自何人?有何典据?则恕老汉寡闻和不求甚解的毛病,难作正确的答复。不过,照前引晦山法师所说看,最晚也是始自清朝初叶,早则可溯至明代。虽然,在印度方面,倒是有个故事,或可说是开个方便的先河,但我们禅林的禅七,是否借镜于它,那仍然是个问号。

印度的故事是〔6〕:阿育王为度其弟宿大哆〔7〕,设下七日之限的方便,使其弟信解佛法。

最初,宿大哆笃信外道苦行,并指:沙门释子,远苦受乐,岂能解脱?

阿育王是位正信佛法的三宝弟子,为了要度化他的弟弟,密召一众大臣,共同商议,设下迫使弃邪归正之策。

一日,王依计,入内宫淋浴,脱其衣冠,置于殿外。这时,众大臣往迎宿大哆,并怂恿他说:“以后,你当嗣王位,今趁王入浴,宜预习作王仪则。”遂请他学着王衣冠,坐王宝座,然后,众大臣行朝礼如仪。正当此时,阿育王忽从内出,佯为盛怒,呵叱宿大哆说:“这还得了!我没有死,你就称王了,罪不可赦。”喝令武士推出斩之。结果,在群臣苦苦求情之下,王说:“死罪是不可赦的。但我可暂时忍耐,让他作七日王,满其所愿。”遂让位与宿大哆。下令内宫,侍以采女,食以美食,娱以伎乐,让他尽情享受五欲之欢。又令武士,每班四人,轮流把守四门。用血涂手,执持金铃,不时摇铃,高声呼告:“今日是第几日,还剩几日,到时,我等将寸裂宿大哆的身体,分割宿大哆的四肢,剜心剖腹,宿大哆惨死的日子即刻就到了。”等到七日期满,阿育王出现在宿大哆之前,问道:“七日为王,备极享受,快乐吗?满足吗?”宿大哆说:“我念七日当遭惨死,日夜忧惧,虽处五欲,在死苦迫切下,不见不闻,何乐之有?”阿育王说:“你但念一死苦,即于王位及诸欲乐,厌惧不受;那些沙门释子,日日夜夜,常念:‘生、老、病、死……等八苦相随逐;地狱无量众苦煎熬;饿鬼长时饥渴无间;畜生弱肉强食,自类相残,乃至六道轮回,无不浮沉在众苦的大海里,三界所有,无不燃烧在无常的大火中,五蕴纯苦聚,六根空村落,一切世间,无常、苦、空、无我。’比你随念一死苦,不知要多过多少倍;比你,厌惧一死苦,更不知要深切多少倍。你怎能说,沙门释子不能苦行?无有解脱?诸外道辈,虽身修苦行,心且不能像你那样的不见好色,不闻好声,不受女声,不受欲乐,何况能得解脱?”宿大哆听了,觉醒了,合掌说道:“大王!我今皈依如来及以法、僧。”王喜极,拥抱宿大哆,遂告以已上实情。并且说:“你是我的亲弟弟,我怎么会杀害呢?”

不久,宿大哆访得善知识,辞王出家,得阿罗汉道。

诸禅友,禅七期中,若能如是用功,必然功不唐捐。禅七是克期取证的方便故有禅七道场是选佛场之誉。老汉衷心的想看看有谁中选?

诸禅友,既远道来山打禅七;打禅七当然是参禅;既是参禅,就要用禅宗参禅的方法,而参禅的方法有多门,老汉这里的禅呢?却是参话头的话头禅。

说到参禅,其中的这个参字,好像从古以来就没有过明确的诠释。老汉认为:很可能是从学禅的人到处参礼善知识,请求指点入道貌岸然方便的这一事上,引伸成为习禅求悟的专有名词;而所说的禅,也不是指的四禅八定的禅,是指的舍一切观,灭一切语言,离诸心行,从本以来生不灭,如涅槃相的般若波罗蜜。故大慧宗杲说:“禅乃般若之异名。”〔8〕如是,参禅便可说是修行向若波罗蜜求取悟道的一个行门。这一行门,在唐、宋两代禅 风鼎的七百多年间,各地禅林的僧众,固然出了不少名重一时的大宗师,相对的,也出了不少不出名的悟道禅和;此外,还有众多有成的白衣,其中,贵族中的宰官士子,固大有人在,即使山村里的老太婆,也不乏人。由此观之,只要有志此道,应该是能现前取证的最好的近道了。

圣龙树在《大智度论》里曾经说过,菩萨道有远有近〔9〕。六波罗蜜中布施、持戒杂等,是为远;三十七菩提分法,但有禅定、智能、三解脱门乃至大慈大悲,毕竟清净是为近。《华严经》更说近道〔10〕,菩萨若能行无上业,不求果报,了知境界如幻如梦如影如响,亦如变化,受无相法,观无相法,与如是等观行相应,于诸法中不生二解,一切佛法疾得现前,初发心时,即成正觉;知一切法即心自性,成就慧身,不由他悟。声闻经《增壹阿含》中复说有近道〔11〕,佛陀亲自教授周利盘陀,念“扫帚”二字,经于数日,即得心开意解。他立刻觉悟:是用智能之帚,扫除结使之垢。如是思惟,速得漏尽,成阿罗汉。这可说是近道中的一种特殊方便了。老汉认为:禅宗的参话头,应是本此,或溯源于此。“增壹阿含”虽是小乘经,大乘与小乘,本来就只有发、不发菩提心和广修、不广修法无我之别,其开悟的前方便,是有很多相同处的。

若问:佛法贵在依见修行,“扫帚”这一无义语,怎能令人开悟呢?

答言:周利盘陀尊者,本是一位禀赋极其鲁钝的人,在未悟道之前,他对佛的教示,一句也记不住,那能谈得到理解法义,获得正见胜解呢?惟其如此,所以他也没有外道的知识和邪见作障碍,不须对治这些东西,少了很多葛藤。他只要设法使念“扫帚”的一念,念念次第无间无乱相续而生,令成就出世间无分别智能——般若波罗蜜。得此智能,即为已得正见。这时,才谈得到依见修道。修道时,若毫无著心,疾得自果菩提,势如破竹。诚如他由初道直超四果时自所说偈:“智能能除垢,不由其余行。”依见修行的道理,应该这样理解。

现在,让我们回到本题,谈话头禅。

话头禅原名看话禅,参话头原名看话头。但现在我们已经不常用原名,而习用流行的参话头了。话头的头,本是俗语中的语尾助词,所以,看话头,只是看或参一句话而已,没有别的意思。近代享有宗师盛誉的虚云老和尚,解释话头说〔12〕:一句话在未说的时候,叫做话头,既说出,就成话尾了,话头就是参这一句话在未说出时是怎样的。这一别解,却很善巧的藉话头二字把祖师的密意和盘托出,也把握住了禅宗引人趋入般若波罗蜜离言绝思之境的无门之门。盖话即语言,语言是忆想分别,从想心所生起的。话之头,当然在语言分别的想心所之先,所以,话头如果参到或看到所参的话之头时,便是离语言超思惟的出世间无分别俱生智能(般若)的显现。由此智能力能灭一切分别邪知见,邪见既除,正亦不立,离于邪正一切之边,无有从边处堕落的危险,安隐行于中道。若于此中,尽舍一切着心,径入不动之处,则一切世间结缚,顿时解脱。行人如果住此,取解脱证,即是二乘涅槃,若是不住不取证,以不二道起于世间,庄严佛土,利益众生,则是趋向佛道的无法忍大菩萨。所以,禅宗行人,在参破头话后,还要经过一番洪炉大冶的钳锤陶铸,令起大机大用的,非徒自了而已。

因此之故,禅宗虽然说可依一句话头入中道,直趋无生解脱边,并依之说“佛法无多子",但是,看话头的苦参用功,却非寻常,第一、要大死一番,再翻过身来;第二、还要枯木生花,寒灰发焰。深盼各位禅友,切莫等闲视之!如果要想在参禅上有点成绩,就要抖擞精神,时刻提撕〔13〕,有恒心,有毅力地参下去!

话头禅,当然是要参话头。不过,禅者所参的话头,有的是禅寺里的统一规定,如近代高旻寺中,参念佛是谁;有的依个人的意乐,如参祖师西来意,看赵州柏树子;有的受善知识教授,如虚云老和尚受融镜法师教,参拖死尸是谁〔14〕;有的依最早五祖山法演和径山宗杲禅师教看赵州狗子无佛性公案的“无”字,如是等等,不一而足。各位禅友,若是老参,那就照你的本参话头去参,不须更改;若是新学,老汉也只教参个“无”字。 参禅首重疑情,疑情究竟是“什么”呢?这该从起疑情说起。

用一个几乎人人都会有过的经验来作比喻〔15〕。假设我人在某一应酬的场合中,遇一来人,面孔很熟,他和自己也像老友一样很亲热地招呼,但是,总想不起他姓甚名谁,碍于面子,又不好意思直问。这时候,虽在万忙中作各种应酬,而脑子里却始终萦回着他是谁的疑念,挥之不去。但是,这个疑念,不论是现前的这个他或是谁,都是囫囵的,根本没有把柄可捉,没有思路可理。总这个囫囵的连人带谁的疑念,比喻对一则话头的参究。如此参究便是话头疑情。参话头起疑情,要这样起。有这种不卜度不思量的疑念生起,便是疑情现前,如笑岩宾大师说〔16〕:

浑囵〔17〕参审,勿就意识思惟穿凿。

又说〔18〕:

越不会(浑囵故不会),越有力。

照上所说,参话头是无著力处的。因此,要懂得在无著力处着力;若不懂得在无著力处中着力,则越着力越不得力,疑情反起不来,即使起来,也不能相续。若真能会得在无著力处着力,就是“越不会,越有力”,也就是“浑囵参审,”仿佛前面那个譬喻,不教疑而自疑,不着急,不忘记,不论在任何场合或行住坐卧中,都是如此,这才算得是起了疑情。

已经知道如何看话头起疑情,现在要谈谈禅堂打七的用功方式。

禅堂用功,是静坐和经行交互进行的。静坐专为安定身心,经行则兼有运动的作用,能消食防病。由于参禅——尤其是打七——除用斋、如厕及规定的休息时间外,不能离开禅堂,故禅堂用功是要一枝香接一枝香的相续下去,若不间以经行,就会有碍健康。古时,没有时钟,只有用点香的枝数来计算及设定时间,如是,就把坐时叫做坐香,经行时叫做行香或跑香。坐香是静中用功的训练,行香则是在动中乃至以后在日用中用功的训练,所以,跑午是不能跑掉了话头的。坐香是松松地看住话头,跑香则是紧紧地提起话头,不能因为行动,便使话头失落,尤其在加速度中更要注意。虽然,正跑香时,会突然响起站板,大家应声站立下来。这时,当豁然放松,藉势把提紧的心放掉,成一无念状态,在此心流顿断的当下,也是话头显露的尖端,也是疑情无著落处显示着落处的时机。各位可试着竖起眉毛,瞪大眼睛,好好的用直觉去体会一下你的话——头。说不定,会顿然眼开,若不能,至少也应该可以在一瞬间讨得一点讯息,庶几不负此行。

注释:

〔1〕老婆心切:此形容宗师对后进的迫切期望,犹如老婆婆期望儿孙成龙成凤之心。老婆乃古之俗语,与今日世俗称老太太相同。

〔2〕学步:《庄子•秋水篇》有“邯郸学步”之语,比喻学他人不成,反而失去自己的所学,然此处不取原义,但用其现成语作初业之喻耳。

〔3〕循墙而走语出《左传•昭公七年》。意乃示臣子恭逊不安而行,此亦不取原意,但借作依循先圣所立圣道而行之义。

〔4〕机锋转语的口头禅:机锋,是指已经开悟的人,彼此相对,或互通讯息,或互相切磋的相拄词锋。转语,是宗师勘测禅者,禅者转答其证境之语。盖问者之语,往往指向第一峰头——即第一义谛,惟第一峰头不能开口,故必转到第二峰——世俗谛——的语言以答,说此答为转语。机语原是悟者的本地风光,非局外人所知。到了后来,诸多禅和,以熟背古德机语并拾其牙慧,徒逞口舌之能。由无实德,故呵之为口头禅 。

〔5〕详《卍续藏》一一二•九八九上。

〔6〕此故事依《阿育王传》卷三《阿恕伽王弟本缘》编写。此传收在《大正藏》五十册。阿育,旧译阿恕伽,新译阿输迦,是梵文的对音意译无忧。

〔7〕宿大哆:亦作韦陀输、毗多输迦、帝须等都是梵文的音译,意译为除忧。

〔8〕见《大慧宗杲普觉禅师语录》卷十九之末。《大正》四七•八九四上。

〔9〕见《大正》二五•四四○下。

〔10〕见《大正》一○•八八下至八九

〔11〕见《大正》二•六○一上、中,惟周利盘陀,原书作朱利盘特,都是梵文音译。又扫帚,原书作扫彗,权易之,求易晓耳。

〔12〕见《虚云老和尚禅七开示录》。

〔13〕提撕:是提醒的意思。撕音厶。

〔14〕见《虚云老和尚年谱》八页。

〔15〕此喻取自白圣法师所写的《学禅方便谭》一书,书中说:“比如今天会见了一位客人,面孔好象很熟,但总想不出是在何处见过的,如是再三推想……”这种寻思的状态,便是疑情的定义。”

〔16〕引前书所引,原典待考。

〔17〕浑囵:亦作囫囵,乃含糊笼统之意。

〔18〕引前书所引,原典待考。


{返回 日慧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禅七讲话 甲篇禅七·话头禅 第二日 疑•疑情
下一篇:禅七讲话 自序
 禅七讲话 甲篇禅七·话头禅 第六日 祖师的权便
 佛法的基本知识 第五章 观察生死谈寂灭 第四节 入道的方便——持息念..
 佛法的基本知识 第五章 观察生死谈寂灭 第二节 缘起教与四谛教..
 佛法的基本知识 自序
 禅七讲话 甲篇禅七·话头禅 第二日 疑•疑情
 禅七讲话 自序
 禅七讲话 乙篇乙亥新正禅七讲话 第七日 向无下手处参
 禅七讲话 外一篇 参话头开悟解疑
 佛法的基本知识 第一章 观察世法谈佛法 第一节 超越世法的觉者法..
 般若心经略说(二)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奘师说禅(上海自道精舍)[栏目:明奘法师]
 蕅益大师的九华山胜缘[栏目:林克智居士]
 禅与心脑的体验[栏目:妙华法师]
 圣者言教 第二十七课(十)初禅乃出世间一切功德之基[栏目:圣者言教]
 中国佛教信众三类人群总数2亿 80%没有正式皈依[栏目:王志远教授]
 详说佛教的“皈依”含义(广超法师)[栏目:佛学小知识]
 禅心我心,禅意我意[栏目:邹相美文]
 涤华禅师自写小史[栏目:涤华禅师]
 四十二章经讲录 第三十四章 处中得道[栏目:苏行三博士]
 尊严[栏目:福报哪里来·迷悟之间 ]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