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5课
 
{返回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宏演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487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5课

略论·6月09日讲课记录

宏演法师

  (2)、思惟六苦
  文:“《亲友书》中说:为无有决定,不知满足,数数舍身,数数受生,数数高下,无伴之过六者,复摄之为三,谓于流转中不可保信,于彼之乐任其受用亦无厌足之边际,从无始而住也。初中有四,于所得身不可保信者,谓数数舍身也。于作损益不可保信者,父子母妻之转变,及亲怨之变易等,无决定也。于得圆满不可保信者,从高而坠下也。于共处不可保信者,当无伴而往也。从无始而住者,数数相续受生,不见生死边际也。如是数数当思惟之。复次,于贪增长,成现在多数之乐受者,是乃于苦稍抑而起之乐心也。盖于除苦无有不对待之自性乐故。譬之过量行劳之苦,由坐而生起乐心,彼乃前行劳苦渐息,遂觉渐次起乐,非彼自性是乐也。苟坐复过久,仍如前生苦故。若以自性为乐因者,如依苦因,任若干时唯苦增长,如是依于行住卧及饮食日阴等所生之乐,亦须任若干时,渐成增长若干之乐,但若过久,实唯苦生可知矣。此《入胎经》及《四百论本释》中说也。”   解:众生在生死流转中,所有的苦又可以分为六类:(一)无有决定苦。(二)无有厌足苦。(三)数数舍身苦。(四)数数结生苦。(五)数数胜劣无定苦,(六)无伴而往苦。

  无有决定苦:在轮回流转中,受业力支配,父子、母妻、亲戚朋友,怨亲憎爱,变化无常,随转不定。
  无有厌足苦:不知满足所带来的苦。对于相对的乐受不知满足,贪著无厌所生的苦。
  数数舍身苦:众生在生死大海中,由惑业支配,必须无数次的舍弃胜报身的苦。
  数数结生苦:数数舍身,由数数受生而来,生死没有边际,无数次的受投生转世之苦。
  数数胜劣无定苦:众生在生死大海中,由惑业支配,从睱满的人天身堕落到恶趣,无法决定带来的苦。
  无伴而往苦:即使是睱满期的人身,命终时自己的身体、财富、眷属、亲朋等都不能结伴而行,只能孤独地离开今生过度到后世。
  这六苦总摄为三,就是:于流转中不可保信;于彼之乐任其受用亦无厌足之边际;从无始而住。不可保信含摄了四苦:无有决定苦,数数舍身苦,数数胜劣无定苦,无伴而往苦;无始而住指数数受生苦;“于彼之乐任其受用亦无厌足之边际”,不知满足苦。不知满足苦,贪欲有增无减。所谓的乐受,也建立在苦的基础上,抑制一下苦的感受,而在苦中作乐。苦乐无自性。比如说,过度的疲劳,躺下歇一歇,乐受就跟着生起,疲劳感也渐渐消失。一旦精力恢复充沛,仍然在勉强躺着,苦受又跟着生起。如果苦乐有自性的话,无论何时,苦一直在增长,或者是乐一直在增长。事实上并非如此,日常生活中,五根的受用,如美色、美味、清雅的环境、美的音声等等,能给人带来乐受,一旦受用过度,苦受就跟着生起。所以,苦受乐受是无自性的。   (3)、思三恶趣苦
  文:“已如前说。”
  解:如前下士道中所说。这里从略。

  (4)、思惟人之苦者
  文:“谓饥渴寒热不悦意之触,追求与疲劳之苦。复有如前所说之生老病死等七者应知。又《集法句》云:‘无余恶趣苦,人中亦有之,苦逼同地狱,穷似鬼王界。此中畜生苦,以力强凌弱,压迫而损害,是如水瀑流。’《四百颂》亦云:‘优秀劳其心,庸流苦其身,二苦令此世,日日而摧坏。’”   解:《集法句》即《资粮论》。人类不仅要感受饥饿、干渴、严寒、炎热等种种痛苦,还要为五根受用而广泛地追求兴趣、爱好以及日常生活的饮食起居所造成的疲劳之苦,另外还有如前面八苦中说的生、老、病、死、爱别离、怨憎会、求不得等苦依人身而生,是人趣中不可避免的,所以归人苦摄。

  (5)、思阿修罗苦者
  文:“彼以不忍于天人富饶之嫉妒,热恼其心。依此为缘,与天战斗,领受多种截身破裂等苦。彼等虽具智慧,以异熟障故,说彼身不能见谛也。”

  解:阿修罗道的众生,有天人的福报,却没有天人的福德,生性好斗。修罗因为妒嫉心强,对于天人的富饶总是不能忍受,因此经常和天人打架,领受的苦有三种:第一嫉恼心苦。第二斗天不胜。有肢体割截苦。第三败后眷属围绕,有惭愧汗颜苦。

  (6)、思惟诸天苦:无论欲界,色及无色界,虽有其乐,但苦性未除,终于堕落,有下列诸苦。
  A、欲天之苦
  1)初死堕苦
  文:“诸天若于死时,见五死相,从彼所生之苦,较先受用天欲所生之乐尤为重大。五死相者,身色不可爱乐,不乐本座,花蔓萎悴,衣著垢染及身出昔时所无之汗也。《亲友书》云:‘若从天处堕,众善尽无余,任落傍生鬼,泥犁随一居。’”   解:欲天的众生死时有五种衰相出现,即对自己的身体不喜爱,对自己的座位感到厌恶,头上的花鬘变得干枯,衣帽上有尘垢,身上出流出从前没有过的臭汗,由这五种衰相感受的痛苦与先前天人所受的欲乐相比,难以忍受。还有,以神通力见到死后堕恶趣的种种情形,更加恐怖和忧虑。

  2)陵蔑悚惧苦
  文:“悚惧苦者,于具有广大福聚诸天,及有最极胜妙欲乐生时,诸薄福天子见之,便生惶怖,由是而受广大忧苦。”
  解:在具有广大福德和欲乐的诸天出生时,福薄的天子见了就感到恐怖,生大忧苦。

  3)砍截破裂残害及驱摈苦
  文:“砍截等苦者,诸天与修罗战时,受诸天支节断截,身体破裂,及杀害之苦。若断头者,则便殒殁。若伤身节余处续还如故。摈逐苦者,强力天子才一发忿,诸劣天子,便被驱摈出其自宫。”

  解:诸天与修罗打仗时,要受砍杀、伤残肢体等苦。有大势力的天子稍一发怒,便将劣弱的天子驱逐出他们自己的宫殿,受种种苦恼。总之,欲天的苦有:(1)乐尽将堕苦。(2)以神通力见所堕处,与天相县殊苦。(3)与非天斗,被割截苦。(4)遇强胜天见逼,有被驱摈劫夺苦。

  B、上界天之苦——色、无色界之苦
  文:“上界二天,虽无苦苦,然具惑与障,于死及住不得自在,以其粗重即彼苦也。复次《集法句》云:‘有色无色界,超越于苦苦,具有定乐性,经劫住不动。然彼非解脱,尔后仍复堕,从恶趣苦滩,暂似为出越。虽勤无久居,犹如鸟飞空,如童力射箭,终有下坠时。似灯久然烧,刹那刹那坏,为行及变坏,诸苦所损害。’”

  解:色界无色界虽没有下欲界之苦,但终究被烦恼与业障所系,在死和安住方面不得自在。色无色界,初生即住定中,等于无梦的睡眠。虽然贪嗔烦恼暂时被压伏,出定以后烦恼仍然现起。而且定中的时日就算很长久,出定后仍然一无所得,因为仅仅依靠定境是不能成就菩提道业的,不特不能证入见谛,也不知取舍,等同于空过。定力用完之后,上界因为不见解脱,或者久不听闻正法而生邪见,则有立堕地狱之虞,并且命终时必须感受坏苦。总之,三界皆不离苦,上二界不脱行苦,不知观苦,不能生起出离心。

  (二)、思惟集谛促使生死流转的次序
  1、烦恼发生之相
  文:“能成流转之因,虽须业惑二者,然以烦恼为主。若无烦恼,昔所集业纵越数量,如无水土等之种子不能生芽。于业若无俱有因亦不生苦芽故。若有烦恼,虽无先业,亦可于彼无间从新积集而取后蕴故也。《因明论》云:‘若已度有爱,余业不能引,以俱生尽故。’又云:‘若有爱者更当生故。’是故依于烦恼对治,甚关重要。由知烦恼而得自在,故于诸烦恼当善巧也。”   解:《因明论》即《集量论》,法称法师作。造成生死流转的原因,虽然有烦恼和业力两种,但以烦恼最为主要。平日造业,皆由烦恼所支使。若无烦恼,即使业力积累很多,但不能产生苦果,犹如无水土的种子不能生根发芽。如果没有业力而有烦恼,立即会造出许多业来促使生死流转。业为亲因缘,烦恼为增上缘。没有增上缘,单恃亲因缘,业不能生。如阿罗汉断烦恼之后,宿业虽在,已不能生。若有烦恼,则烦恼能造新业,无间生死惑业从新集积,又取相续后有。所以,思惟集谛,欲断苦的因,首当断惑;欲断烦恼,首先必须认识烦恼,比如先不认识贼,贼无从捕。认识烦恼,然后再考察业力,以及烦恼推动业力产生流转的情况。认识烦恼,须依经论,如俱舍、五蕴论等参阅。   (1)、正明烦恼
  文:“烦恼之相。略说有十。一贪者,缘于或内或外悦意可爱之境,随起贪著,如油沾布,难于涤除。此亦于自所缘耽著增长,而于所缘难离也。二嗔者,缘于有情及兵器棘刺等诸苦所依处,起忿恚心,心渐粗猛,于彼等境,思作损害也。三慢者,依于萨迦耶见,缘于外内之高下好恶,心生高举也。四无明者,于四谛、业果、三宝之自性,心不明了,具有无知染污者也。五疑者,缘于谛等之三,念其为有为无,是耶非耶。六坏聚见者,缘于取蕴,谓我我所,具我我所见之染慧也。彼中坏者谓无常,聚者是众多,以此任何所有之事,唯无常与众多,而无有常一之补特伽罗也。为显此故,立坏聚名。七边执见者,缘于坏见所执之我,或计恒常,或执此后无结生之断见,以染污慧为性也。八见取者,缘于坏见边见邪见等之三中任随一种,及依彼等所生见聚,执为殊胜之染慧也。九戒禁取者,缘于应断之戒,及器具、轨则、身语决定等禁,并依彼等而生之蕴,见为净罪脱惑出离世间之染污慧也。十邪见者,谓执无前后世及业果等之损减,及执自在自性等为众生因之增益,具染污慧也。此等乃就上下宗所共许之烦恼而言。《中论》佛护派者,于下当说。”

  解:世亲菩萨《俱舍论》谓烦恼有六即贪、嗔、慢、痴、疑、邪见。邪见又开出四,故说十烦恼。烦恼甚多,依广论说六根本烦恼,为一切烦恼之根本,能识六根本烦恼,即能识一切烦恼。

  一、贪,对自身或外界可爱之境而起起贪著。贪为生苦的根本,因有贪就有爱取,由爱取即有后有,由后有又再生贪。所以贪为沉溺轮回的根本,同时也是障碍出离轮回的根本,去除贪欲就出轮回。
  二、嗔,对于逆境,或人或生苦处,生发恚恼心及粗猛心,想要对这种苦所依处进行损害,就是嗔相。嗔的所缘境,比贪的所缘境较宽。如有时对于衣食受用诸境不顺心时起恚恼心。嗔心现起时就不安定,不能住于安乐境,不但今生不能住于乐境,即后世亦不能住於乐境。以嗔心一起,能坏一切善,“一念嗔心起,百万障门开”,能引后世苦中之苦。所以贪通三界,嗔心唯独欲界才有,色及无色界没有嗔恚心,因为上二界住于乐境,无生嗔之因故。
  三、慢,自识过高,对自己和他人的高下、好坏等不能客观评估而自我高抬就是慢心。贪如油之沾布,嗔如火著油,慢如登高之俯仰视,睥睨一切。慢又分七种(1)慢,(2)过慢,(3)慢中慢,(4)卑慢,(5)唯我慢,(6)增上慢,(7)颠倒慢。凡有慢心者,不能亲近善士,不但现前无利,且种後世堕恶道因。
  四、无明,对于四谛、业果、三宝的体性不能正确了知,生颠倒见。无明为颠倒见,即生死根本,十二有支以无明为首,故无明过患,即生死过患。
  五、疑,分疑事与疑理之二。疑事者,如对色等是常是断,而心怀疑。疑理者,对于四谛、业果等道理,为有为无,疑惑不定。如对佛是否全知,不能决定,亦是疑相。疑之过患,能障碍一切善行,尤以障碍四谛为大,必至见道位始能断疑。
  六、坏聚见,也称这身见。一切补特伽罗,皆为众缘积聚,刹那无常,众生反见以为常为一,执著五蕴身为“我”或“我所”,即是我见或我所见的烦恼性分别。
  七、边见,对于身见所执著的我,思惟它是恒常的、或是死后不再受生而断灭的,就是边见,也是烦恼性的一种分别。常断为外道见,外道在定中,或发神通,能见前世,而不见后世,则谓我为断,遂生断见。或能观后世,又执我为常,而生常见。常断二边,能障中道。
  八、见取见,这种见解,例如执身为常,就对身常生出种种见解,执著为殊胜无比,无有过失,即是见取。见取的过患,能障真实正见,以其执定所见不转移故,所谓谬执己见是也。
  九、戒禁取,外道因为见不清净,虽然也持戒,貌似内道,实为一种戒禁取。比如说外道在定中看到前生为牛为犬,以为作牛犬行,是得人身的正因,于是就访效牛犬的习性而持牛犬戒。戒禁取的过患,能障一切善行,因为所作无意义。
  十、邪见,分为损减执和增益执两种。执著没有前后世及业果等是损减执,执著自性、大自在天或神我是主宰众生命运的原因是增益执。邪见过患,能障正见。

  (2)、烦恼生起之次第
  文:“若许坏见与无明为各别者,譬之稍暗之中有绳,以绳之本体不明,遂于彼起执蛇心。由于蕴之本体不明,而为无明之暗所覆,于蕴误执为我。而其余诸惑从彼生焉。若许彼二为一者,则坏见即烦恼之根本也。彼复由坏见执以为我,遂判别自他,如是判已,于自则贪,对他起嗔,缘我则高举亦生,于我执有常断,而见有我等,并于后相续之恶行,起胜执也。如是于宣示无我之大师,及彼所说之业果、四谛、三宝等,谓无彼等之邪见,或复思量彼等为有为无,或是或非之疑惑亦生焉。《释量论》云:“有我知有他,我他分爱憎,由此等和合,一切过当生。”   解:唯识中有一派主张,依瑜伽及阿毗达摩论,认为无明与身见为二,此派称依论唯识派。彼所举喻,谓如暗处见盘绳(或作花绳),因暗故,遂於绳误起蛇想。凡夫由无明暗,於蕴之本体,误执为我,是身见,由此遂生诸惑。故无明为生死根本。唯识中又一派,如法称论师即如是许,彼依释量论,认无明与身见是一,与中观应成派的见相同。不过应成派许五蕴执有实有自性为我,法称则仅认于五蕴执实为我,有点不一样。彼认身见即是无明,故身见为生死根本。我见是烦恼的根本,由于我见执著于我,于是分别自、他,于顺境起贪,对于逆境就起嗔,想到“我”又生起贡高我慢,执著五蕴“我”有断有常,这就是边见。对宣扬无我真理的世尊,及世尊宣说的业果、四谛等一概否定,这就是邪见。或者对佛陀宣说的业果、四谛等疑惑不定,这就是疑。因为执著我是常是一,就不知因缘法。不知无我法,因而不信三宝、业果、四谛等法,远离圣道。又由邪见,于是执常执断,又生见取、戒禁取等种种见。凡夫於此,由俱生烦恼故,起我我所见,生诸惑业。所以我见是一切烦恼及生死之根本。   (3)、烦恼之过患
  文:“《庄严经论》云:‘烦恼坏自坏他亦坏戒,衰退失利护及大师呵,斗诤恶名余世生无暇,失得未得意获大忧苦。’《入行》亦云:‘嗔爱等怨仇,非有手足等,亦非有勇智,以我作奴仆。住于我心中,爱乐犹损我,此非可忍处,忍受反成呵,设诸天非天,一切皆仇我,然彼等不能,投入无间火。具力烦恼仇,若虽遇须弥,摧毁亦无余,刹那能掷我,如此烦恼仇,常时无始未,其余诸怨仇,不如是长久。若随顺承事,皆为作利乐,顺诸烦恼者,后反作衰损。’如是所说过患,当思惟之。兰若者云:‘欲断烦恼,须知烦恼之过患、性相、对治及生起之因等。’知过患已,则认为仇敌为执之。若不知其过患,则于仇敌不识也。当如《庄严经论》及《入行》所说而思焉。又若欲知烦恼之相,须听《对法》,下至亦须听闻《五蕴论》。知根本及随烦恼已,随贪嗔等生时,则认识此是彼耶,彼已生耶。如是念之,与烦恼而斗也,如其所说,须当了知。”

  解:烦恼过患,无量无边。但不知过患,则不起厌离;不起厌离,即不求对治。传承诸圣大德,都说应先求知:一、烦恼相,二、烦恼因,三、烦恼过患。不认识烦恼相,遇烦恼至而不能知;不认识烦恼因,则无从拔除烦恼;不认识烦恼过患,则不肯断除烦恼。此三者非常重要,前二已如上述,当明烦恼的过患。烦恼为生死根本,诸天至三有顶,仍复堕落者,皆由此之过。过患一、障心使不自主,不自在;二、坏善法;三、生颠倒见。烦恼损害我们自己,也损害他人,损害我们的戒法,使修持的利益退失,又失去护法的护持,同时遭遇大师的呵斥。烦恼使得行人恶名流布,后世生于不闻佛法的边地;同时造成现在已得的功德退失,没有生起的功德将不再生起,心生大忧苦。所以,要修法,就要善于分别根本烦恼及随烦恼等。在烦恼生起时,就能认识,知道烦恼是成就菩提道业的敌人,而与烦恼斗争。

  2、业力集积的情况
  (1)、所作业积集增长之认识
  文:“业分二类:一、思业。谓自相应思(心所),于心造作,意业为体,于诸境中(于五遍境),役心为业。二、思已业。由心等起身语之业。毗婆沙师,许为表无表二惟有色。世亲菩萨破之,由许为身身语有表俱转之思,释二业为思也。此中不善业者,非福业是。福业者,欲界所摄之善业是。不动业者,色无色界所摄之有漏善业是。”

  解:业是直接产生流转结果的原因,因此,在思惟苦因积集应该认识业。业有两种。最初由思心所所发为思业;思已决定,临到身语将发起时,则为思已业。思业就是与意识相应的思心所,在触、作意、受、想的推动下,对种种境进行思惟,使心随境转,造作种种善、不善及无记等意业。思惟后,临到身口将表现出来时,就是思已业。思业,大小乘所许皆同。思已业,毗婆沙师认为必身语已经表示者才是思已业。如心先起恭敬,因而合掌问讯,是为有表。比丘受戒,第二刹那身语未动,然第一刹那已领受戒体,是为无表。而在婆沙师必以有表色为思已业。世亲菩萨在俱舍中破斥这种看法:比如人作礼拜,本无记体(不思而作),而业是善。如必以身所表色为业,则无记体又作善业,那么无记体就成二体了。所以主张临到身口将表现出来时为思已业。

  业又分有漏无漏。有漏业指凡与烦恼相应之业;不与烦恼相应之业为无漏业。由烦恼习气不假功用(不经思惟)所造之业,仍通无漏,如阿罗汉及菩萨,仍有烦恼习气,然所造业属於无漏。烦恼习气已尽,无漏业也不造,则为佛境界。业,又分福与非福及动与不动各二种。凡欲界所摄善业属于福业;不善业属于非福业。能生色界、无色界的业,为不动业,因为所缘境念初禅所生的业,定生初禅,是不动业;欲界所缘何境所造之业,异熟成后,不定生于所缘境,是为动业。所谓动业不动业,指异熟有没有变动而言。


{返回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宏演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6课
下一篇: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4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4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8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5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20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0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1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2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思考题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6课
 菩提道次第略论讲课记录 第17课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百喻经 27 治鞭疮喻 Dress Whip Wounds Once[栏目:百喻经 The Hundred Parables Sutra]
 Gratitude to Parents[栏目:Ajahn Sumedho]
 大悲咒句解 54、娑婆诃[栏目:大悲咒句解]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