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观总义 第五课 内外中观及其他两种分类
 
{返回 中观总义讲解·圆春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4328

《中观总义》第五课

益西彭措堪布造  圆春法师讲授

顶礼大恩至尊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浩瀚前译三根本!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虚空般无边无际的众生得到究竟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     

二、内外中观

前面一种分类我们已经学习,而后面的分类主要是在前面的基础上来做的分类。所以前面一种分类是一种大的分类,今天所说的内外中观主要是从修行上面来看的一种分类。前面的一种分类是从抉择的方式或者见解上面来做的分类。为什么这样说呢?因为就像第二种分类叫内外中观。这“内”是什么内呢?“外”又是什么外呢?也就是心之内和心之外。在心里面抉择就是“内”,在心外面抉择就是“外”。所以我们一般学中观都会遇到抉择方法,面对的时候叫的一种所知法,就像前面的瓶子、桌子,前面见到的一个法,以这些心外之法来进行抉择这是“外”;而假如直接我们在的心,将万法归入于心,在心体上面进行抉择二谛的本性,这就是“内”,这主要是根据实修的方式来判定它的粗和细的,所以内中观将为细中观,外中观又称为粗中观。

这个粗细的判定是由实修上面来判定的,如果不是站在修行的立场上,那么不需要去判定哪者粗、哪者细,都是很微妙的中观。所以这主要针对于实修。为什么如此呢?因为在我们的修行当中,主要解决的就是我们的内心的问题,尤其从了义的教法来看,一切的问题都是我们自心的问题。因为所有的问题我们来看一看,以万法唯心的观念,那么我们所见到的、感知的一切都是我们心的境界,所以你一个人所见到的一切就是你自己的一切,这当中没有其它的一个人,其它的一个法,完全是你自心所现前的一切,如果你想从根本上去解决问题,必须从自心上去解决问题。如果你不从自心上去解决问题,永远问题还是问题!所以面对实修的时候,我们要知道万法唯心,一旦把我们的心解决了,所有的问题都解决了。从教法的真实上面我们看到,假如说我们内心一直有烦恼,而外面的世界又永远是一个痛苦的世界,我们的内心如果没有烦恼、没有业惑,那么所有的一切世界都是清净无边庄严的世界。所以我们看到佛菩萨正是因为证悟了内心的真实,将一切幻妄打破,在内心的境界上面安住在真如的真实境界当中,所以所见的一切都是一真法界的无边显现,所以一真法界的无边显现来源于内心的成就,这不是从外在去做到的。从这个意义上面我们说,要做真正环保就只能是让人人的内心行善,让人人的内心依此行善的福德增上以后,能够修持般若,将无明断尽,这才能说得上真正的环保。因为所有外面的问题完全是我们内心的问题。

我们看佛经里面描述:一切外在的显现,假如你是一个邪淫很重的人,你所住的地方就是很臭秽的地方;假如你内心的业是嗔恚的业比较重的人,你所住的地方就没有绿叶、没有花朵、没有滋润,而完全是石头很坚硬的一些地方。所以外在的一切和我们内心的境界是完全相连的。所以这个内心它是一个总源头,我们现的是什么相,就是由于我们有什么心。如果我们的心清净了,则一切国土一切众生都是清净相。佛陀见一切众生皆为佛,见一切刹土皆为无量宫殿,所以佛陀他的内心证悟了真实以后他的清净心将会展现一切众生的实相境界,也会展现一切万物的实相境界。所以,一切事情就是内心的事情,不在内心上面去下功夫,在古大德经常说:“心外求法皆名外道”。外道都是在心之外去求法的,而我们内道都是从心之内去求佛法的,即使是小乘他不承认“万法唯心”,但是他求解脱完全是在内心的上修解脱的,没有在外在。主要是他的见解无法接受“万法唯心”这一点,所以他没办法认识最深透的世俗的显现的根源,但是他仍然在内心当中看到“心主宰一切,心做为一切的主要”。

如果说面对着实修的时候,我们所要解决的问题将会是全世界一个法一个法的问题,我们的修行就太困难了,我们学法学着学着看到所要解决的问题是越来越多,甚至每一个问题都要在外在去解决,那么我们怎么能够完成修行呢?最幸运的是:因为所有的问题都是我们自我内心的问题,我们学法才有希望。所以学世间法是越学越难,学佛法是越学越简单。因为学着学着佛法你就会认识到万法唯心,在心上面解决一切问题。所以最终的问题就是把百千万亿的问题归在一个问题上面解决,就是自心上面去解决。最后我们通过实修把自心的境界安住在中观上面后,我们会看到佛果是这样完成的,一切问题是这样自然解决的。所以学佛法能学到心法才是最主要的,因为一切的佛法不外乎要解决我们内心的问题。所以佛法永远都是心法——从实修的角度来说。那么我们有些中观是从外在去学一些见解,但这些见解在分析的时候也是和我们的内心紧密相关的,也就是你的心看作着外面的境,这样子看出了问题以后你不知道,那么我们去分析你这种境的认知是否正确?是不是真有这样的所知境?最后让我们看到没有这样的所知境以后应当回观自心,将自心安住在他真实的面目上面,所以也是为了介绍一种心法。只不过说我们有些人学着学着,他是朝外去观察,然后一直以为是在外面去分析一个理论,认识心外的一个法,不是这样子的。最终你在实修的时候还是要归到内心中来,那么我们来具体看一下这个分类。

这一分类源自清辨论师的《中观宝灯论》。其体性如下:

清辨论师就像前面讲的,他是须菩提尊者的化身,须菩提尊者是佛陀的十大弟子中解空第一的,而他化身为清辨论师以后在古印度也是非常出名的,他在印度南方曾经称为是“五十伽蓝之主”,也就是说他主持五十个道场。现在我们说一个大和尚主持一个道场就已经很困难了,而他主持的是五十个道场,可以说这五十个道场,都要完全听他的安排,因为他确实是太有智慧、太有能力了,所以他在历史上是一个很出名的佛菩萨的示现。那么他在中观上面的建树尤其影响深远,他建立了中观的见地自续派的观点以后,对于自续派中观弘扬起到了显著的作用。在印度注释《中论》的这些论师当中,其中有六大家最出名,而他是六家之一,也就是六家《中论》注释的其中的一个杰出的代表。所以我们在学中观的时候,你接触到清辨论师,那么你会学到很多中观的义理,但是这里面当然是要辨别的,他是站在哪个角度去分析的,我们将会在第三种和第五种,尤其在第五种自续派中观和应成派中观去分析他的见解,首先我们看这个伟大的菩萨,他如何来建立内外中观的这种分法的。 

(有一种说法顺便讲一下,法尊法师曾经在《入中论》讲说中提过,清辨论师和护法菩萨在辩论一个问题,这个问题由于在历史上争论很大。清辨论师和护法菩萨两个人代表两种很突出的观点,护法菩萨讲“境空之有”,而清辨论师讲“境有之空”,就是护法菩萨安立的是唯识,就像玄奘大师后来到印度去,就是在护法菩萨哪儿学的甚深的唯识的观点,而这个唯识也就是万法唯识要建立一个识,这个观点清辨论师不同意,他说“境有之空”,要说空的含义,所以这两位大德显现上就有很多的辩论,这是菩萨的游舞。这两位菩萨在游舞的时候,清辨论师一直心里面显现好像疑惑,没有顿断,没有断除。他无法把这两种观点同时接受,而且他觉得护法菩萨的观点不应当建立未合理的,所以他发愿要长生不老,等到弥勒菩萨下生的时候他想在弥勒菩萨面前问一问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显得好像非常固执,辩的清楚就辩,辩不清楚就往生到极乐世界就直接可以问了,但是他就想等到弥勒菩萨下生时他想把这个疑惑断除。后来他得到观世音菩萨的指示以后,就往一个山岩的一个叫金刚神所居之处,在那一个洞里面入到阿修罗宫而满足了他的心愿,它将会等到弥菩萨下生的时候在弥勒菩萨面前祈问这样一个问题。所以有时候菩萨们会做种种稀有的显现。这是顺便提到的,因为法尊法师曾经讲到了清辨论师这样的示现。)

对于清辨论师的名字也有种种的翻译,又叫明辨,也就是“清”就是“清明”,它又有“明”的意思,又叫“明辨”,还有“辨”又叫“分别”,所以又叫“分别明”,所以他的名字有叫“明辨”的,有叫“分别明”,也许我们在一些古代的翻译当中看到“分别明论师”或者“明辨论师”。

那么这位论师他介绍内外中观的两种体性的时候,这样子说:

二者均是将轮涅万法抉择为离一切边的显宗大乘宗派,其中,胜义承许唯是空性,名言按声闻宗承许外境义,称为粗的外中观;承许胜义心的自性光明及名言唯识的宗派,称为细的内中观。

这两者从共同的角度来说,首先两者都是显宗大乘的宗派,这是一样的,这个显宗的大乘派当中是抉择一切万法离一切边的宗派,也就是宗派上面是显宗大乘宗派,而法义上面抉择万法远离一切边。也就是“中”不是“边”,如果我们要抉择“中”,就把“边”远离,所以要离一切边,抉择一个“中”。那么对于这种抉择,其中,“胜义中承许唯一空性”。“胜义”是什么意思呢?就是“圣者所见之义”,比我们凡俗的境界所见到的超胜。一般圣者见到什么呢?按照入定的菩萨佛陀的如所有智当中所见的完全是空性含义。那么抉择圣者菩萨入定的境界,就是按照自空中观的这种抉择。然后假如抉择佛陀的尽所有智从光明显现分来说,那么就是三转的或者后面所说的“心的自性光明”。所以我们看这两种胜义是不是一样的,一种胜义唯是空性,除空性之外一法不立,介绍的是离戏空性。所以假如说有一法可得,要安立他的实有,用真理去无情地去剖析它能不能够存在?经不起正理的观察,最后将会完全粉碎这一切实有的建立。这就是最后找不到一法可立,唯是大空性的自性

然后另外一种承许就说,胜义是心的自性光明,我们在成就佛陀的果位以后,有心性的光明会开发出来,让人人自俱的如来智慧体相得到最为至极圆满地张显,这是从第三转的抉择上面。我们就像按触的禅宗教法说“直指人心,见性成佛”,见的这个本性也就是要见到这个心性光明,让我们的佛心光明能够让他自然地透发出来。所以正因为是我们每一个众生都有这个如来藏光明,我们才可以成佛,如果我们没有这个如来藏光明,任何一个众生都不可能成佛的。因为这个自性光明,他不是一个有为法,所以我们在学《怀业时语》就讲到了“胜义明点”,这个“胜义明点”就是讲这当中所说的胜义心的自性光明。这个就是所谓的“胜义明点”。然后名言的承许,这一点其实是尤其最重要的,名言承许是按照声闻宗承许有外境的,声闻宗在这儿指的主要是小乘的声闻,声闻的含义有广义的有狭义的,而这儿所指的是狭义的。

在《法华经》曾经提到的声闻是广义的声闻,也就是从佛陀之音声得到教法的听闻,最后自己听闻到以后又给别人宣闻这样的教法,那么大乘菩萨也在行持这样子的佛子的事业。但这是从广义上讲的。从狭义上来讲呢,就只是指小乘的修行者,这叫做“声闻”。“按声闻宗”其实就可以说是按小乘的宗派承认外境义,称为粗的外中观。然后从名言上面,按照唯识的宗派去承许,名言就是“显现”,显现法是什么呢?显现法是按唯识的观点去承许,这种中观称为内的细中观。为什么说“从显现的角度呢?”因为中观抉择名言时候,不会去涉及到它实有还是不实有,说一个法实有还是不实有是在胜义的观察上面去分析它的。在名言的观察上面,不会涉及到它是实有不实有,所以名言唯一是一个抉择的对境,他是我们在名言表述当中所要介绍的法。这时不会涉及到他的实有还是不实有,一旦触及到是实有的,就会用胜义理论去观察它,就要用胜义的观察。所以有一些人说按照小乘的宗派去承许外境义,那么小乘宗派是承认无分微尘和无分刹那是实有的,那等于是说大乘的一个宗派还要去承认小乘的实有。不是这样子的,而只是让我们认识到小乘它抉择这种万法的因缘的显现是怎么样?唯是从显现上面去随顺它,承认它,而不是说建立一个无分微尘是实有的,无分刹那是实有的,一旦要说到实有的时候,马上要触及到胜义的领域,一旦入到胜义的领域,就必须用胜义的观察。所以这就是看它是怎么在名言当中单纯地去显现的,不是涉及到实不实有。所以承许它这是从一个侧面去承许的,不是方方面面承许。不是说是一承认它的外境义的显现的同时,还承许它的这个“无分微尘”和“无分刹那”是实有的,这个实有是不承认的,只是在上面承许,而不会在实有上面去承许的。

也许有一些道友是刚接触中观,我这么讲你可能会犯迷糊,但是你们不要担心,什么东西都是一个熟悉的过程。熟悉了就好办,你第一次听的时候晕乎乎的,听多了以后就会觉得这是最熟悉不过的一个讲法。所以一开始不要有压力,你就在听不懂的时候你暂时先听,先过一下耳根,熟悉一下,先热一下身。就像一个人要教拳的时候,要做一下准备运动,首先你们要放松放松,准备运动就是要放松放松。所以你们要是听不懂这一类的词句,你们要先听到耳根里面去,因为这种分析、这种名词以后会经常用。你们不要着急,有些你们听不懂的,主要在法相上面的不要太纠缠。在后面我们会不断不断地解决这些“实有”、“自性”这些法义。

那么名言唯识也是这样子的,按照名言或者世俗的承许,按照唯识去承许的时候,它不会承许唯识宗的方方面面都要按照唯识宗去承许。唯识宗介绍万法唯心所现,而同时又认为心是实有的。对于心是实有的这一点,中观宗是不承认的。所以承认的是什么呢?承认你所说的“万法唯心”,我们用“万法唯心”放到世俗谛里面。这个时候还不涉及到我们去观察他实有还是不实有,还不涉及到观察,所以名言完全是从显现这些角度去分析的。

对于两个承许的分类,具体的认识在下面的《中观宝灯论》的引述当中:

《中观宝灯论》中说:“世俗谛依声闻宗承许者,为粗的外中观;安立其为唯识,称为细的内中观。”

按声闻宗承许,这主要是,尤其是按照随理经部的声闻宗承许,这一种小乘的宗派抉择到随理经部承许已经是小乘对于万法的显现抉择最高的。一般我们如果说名言的承许按照声闻宗尤其是随理经部的承许就会更合理。然后安立唯识为细的内中观,这里面就涉及到一个粗和一个细了,我们为什么会称为细呢?

又说:“今当宣说微细瑜伽,此为微细的意义如何呢?诸法唯一以自心幻化中出生而显现,并如梦般幻化的唯识。这是第一句话,一个层次,后面我们再看另外一个层次。进而,此种幻化唯识,超离三世,无诸形色而自性清净光明,无有显现之故,当知诸法为幻化唯识。”

这里面有两个层次,一者就是讲到名言的显现,一者是讲到胜义的光明。前一句话讲的是名言的显现,诸法是指的我们所见到的这一切法。我讲课的地方有桌子,有这些鲜花,还有前面所坐着的这些菩提道上很殊胜的道友,还有这样一个讲堂。我们所见到的这一些,如果我们没有见到唯识的见解的时候,总以为这些显现是心外之法。但实际上,不仅这个法座是我的心的幻化,这个电脑是我的心的幻化,甚至在我面前这些人也是我心里的幻化。也许你们不服气,觉得你们是一个一个的自已,还有网络面前听的一些道友,都觉得你们自己是一各自的个体。那么我在讲“万法唯心”的时候,你们就会说“难道我也是你心的幻化?”可以说你正在这么想的时候,你听到我的讲课,就正是你心里面的幻化。我没看到你们是怎么幻化我的,但是在你的境界当中有一个我在给你们讲法,你看到的永远是你心里面的我,我看到的是我心里面的你们,是这样的一种显现,这是完全符合于名言最高的一个抉择

如果我们理解我们梦心的境界,就容易理解这样一个法的自性。在做梦的境界当中有房子、有山川、有事物、还有人物的这些显现。你梦中的人是永远都是你自心的人,不是你心外之人,所以梦中做了很多的与事物交往,与人的交往,但实际上梦里面的任何一个事都是你心里面的一个事,所以你心里面装满了那么多的事情,在晚上做梦的时候心里面的这些事情全都摊出来了,一幕一幕地给你显现出来,这所有的显现都是你心里的显现。我们醒过梦来以后一看这个世界的时候一想,我做梦的时候完全是我心的显现。但是一醒过来一看,“哇,我刚才做了一个梦。”然后又继续地做另外一场梦的时候,忘记仍然是在做梦。就看到心里面的这些显现的时候就知道是心外显的,实际上我们是一个连环梦,前面的梦过去了,又进入到新的梦当中,所以我还处在我的梦境当中。很奇怪我感觉我前面有很多人,这些人也许会感觉到是一个一个的人。这一点是不是我判断对了呢?按照传承上师们的一种讲法就是我觉得你们是一个人,这是由于我经常在轮回当中交往多了以后的一种判断。我们设想一下,假如你是一个机器人做得很象人,那就是我判断错了。我觉得你们是一个一个的人,每一个人的形象当中都有一个心识,你们是有感知的,是有离苦得乐的这种情识的。这种分别情识我觉得你们是有的,你们一个一个的具有鼻子眼睛的每一个,或者在听着我说话的每一个我都想到你们可能是人!

但是这种说法你们可能会觉得很奇怪,我仍然觉得还是很奇怪,因为我还没有完全透达这一点,或者完全证悟相应这样子的境界。也就说我认为你们是有人,而且我的判断也许是正确的,这是由于我在估计。我看到了这些相,根据我在轮回当中轮回的经验很丰富了,无始劫以来我就是这样显现的,所以我感觉到的那些晃动的,或者在眼睛在那里转来转去的,或者在那很迷乱的样子,我想那一个可能是有心识的。我在猜,一猜我猜对了,我觉得应该是对的,不需要别人提醒我:“那个可能不是人吧?”没有一个人这样提醒我。旁边的人肯定会说:“那肯定是人啦,如果你说人家不是人肯定要得罪人啦!”所以,这是由于我们看到了以后我们判定,判定以后,我们觉得是判定对了。而且在无始的生死当中我们是在这样子交流的,和自己面前的这些显现法交流的。

就像我看着前面的对境,而这个对境它是个心识,它的心识显现的相不是我所见的相,我看到的永远是我心里面所见到的这个人的样子。你从来没看到过别人的样子,你看到的永远是你梦里面的样子,你看到的是梦里面的别人。梦里面有一个心识做为你的对境,你看到他穿是什么衣服,所以他身上的每一个衣服都是你帮他穿的,他的每一个发型是你帮他做的。他的每一种显现都是你的心帮他显现的。他是不是这样子显现呢?你不能说:“我把他的境界真正地看到了。”从这个意义上说,你看到的任何的相都是你心里面所现的。

正因为如此,我们要观察善知识的时候,千万不要觉得一个善知识犯错误了!有些人说我的上师犯错误了,如果说你这样想,就是你的内心犯了错误,因为你的心有这个障碍,你就看到善知识犯了错误,或者是善知识有不合理的地方。你要知道是自心不清净。如果说外面真有一个法,那么我们就没办法这样子去做了。我们这样做是自欺欺人,别人是本来是这样子实实在在的显现,我们硬在那儿说:“哎呀,人家没过失的。”实际上心里面是不可能相信的。本来是那样子,然后我自己在那儿是故意在欺骗自己,佛法不是这样子的。所以有些人以为,要观善知识、观佛陀观佛菩萨为清净,这是由于佛菩萨虽然不清净,我们要努力地让他清净。好像是我们要努力,而不是佛菩萨原本就没有问题了。这是一个误区!

要把这个误区完全地认识,那么我们就要认识到“万法唯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