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觉者归来
传喜法师开示
{返回 传喜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905

南无本师释迦牟尼佛
南无大智文殊师利菩萨
南无大行普贤菩萨
南无大悲观世音菩萨
南无大愿地藏王菩萨
顶礼本寺住持法照大和尚
阿弥陀佛!

    我们第一天来这里时,正好是法照大和尚生日,今天又正好是光明山共修一亿观音心咒圆满的日子,天天是好日子啊!今天虽然是新加坡四天弘法当中的最后一场,但是我相信,佛法的种子一旦播下,在湿润的土壤中,它会生长乃至茁壮,开花、结果。

    今天我们要讲的题目是“觉者归来”。很多人可能会想,这是什么意思?就像第一天的题目“因果网络”,第二天的题目,“沉没的大脑”,第三天我们火供,其实也有题目,叫“愿力的生命”。我们愿力的生命是为谁?昨天我们讲到海涛法师,以他为例,法师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支持着他,让他的生命做这样不可思议的事情?因为这里暗藏着这样一个主题:以愿力为生命,就不以世间的分别心、世间的荣辱、世间的成败而论。我们这个娑婆世界,佛陀说了,要以音声为佛事。以音声为佛事,阎浮提众生,耳根最利。末法时代众生,大多以这个种下善根,乃至得到解脱。

    我们前几堂课提到,在西藏的金刚乘教法当中有旧译宗宁玛巴,宁玛里面有噶陀派,噶陀派注重打坐、修持;还有佐钦派,着重读论,讲经说法,培养法师;还有白玉派,着重法会,它把修行的功德,融在法会当中,以唱颂度众生。噶陀以修行传法为主;佐钦以培养弘扬佛法的法师,培养大家建立正确的学习。同样是宁玛派,它有不同的特色。比如白玉派,我们都知道贝玛千贝仁波切,他就是白玉派的一个杰出代表。在座的,我相信没有不曾听过他老人家唱颂的。海涛法师称赞他是:“宇宙里最美的声音,听了之后心自然就会放松下来。”为什么?它具足了佛法的功德,听闻解脱,听了就能把你送到一种甚深的境界。甚至我们打佛七、坐禅七,有时候梦想一种境界,在你听到梵呗的声音时,自然就达到了很甚深的一种精神状态,去除烦恼,平静、安祥,使我们领受到音声的重要性。所以佛教表现形式当中,以音声为佛事,是末法时代一种教化众生的主要方法,是我们得佛法熏陶的一种方法,所以称为梵呗。梵呗清净的音声,带给我们众生清净,它有这样的功德。

    我们前面念《大自在祈祷文》,它的文字是非常甚深的。虽然我们对文字不理解,但是用超越文字的心灵去感受,也会感受到一种震憾。就象观世音菩萨的“六字大明咒”,其中有化现一位修行者,在西藏大家都尊他为玛尼喇嘛。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老人家,以前亲自去拜过玛尼喇嘛,跟他学习,得到这样一个念“唵嘛呢贝美吽”的传承。这种念法是玛尼喇嘛创造出来的。很早就有授记说,以后会有一位观世音菩萨的真实化现,叫什么名字,在什么地方,这位就是授记中的尊者。后来玛尼喇嘛的这种唱法,法王也非常推广,听闻到这种音声,就消很多的业障,观世音菩萨的功德,都会显发出来。

    所以我们今天讲“觉者归来”,觉者归来是谁啊?是不是传喜法师啊?不是这个意思,我真正希望的是我们每一位都变成觉悟者,当你回家的时候,敲敲门,别人问:“谁啊?”“觉者回来了!”为什么?听了报告,听了这个研讨,觉悟了。对我们自己的佛性,你讲,讲不出来;笔,写不出来;你是大画家也没办法去描摹;你是音乐工作者也没有办法去谱曲。但是,对我们自己的佛性,哑巴吃汤圆——心里有数。我有感觉,有很深的感觉,那个感觉超时空,任何时候都能帮助我的生命。

    在五明佛学院的时候,堪布仁波切给我们传授“六字大明咒”修法,他放了一位老觉姆(即老比丘尼)唱的录音。我的感受和震憾是那么强烈,第一遍听汗毛直竖,第二遍就泪流满面了。我那时候想,我一定要学会这种唱法,我要把这个感受,把观世音菩萨呼唤众生的悲心,下载下来,传递给有缘的众生,传递观世音菩萨期待我们回家的那种强烈的悲心。(传喜法师唱诵“六字大明咒”)

    我学得不好,大家有没有一点感动啊?
   (众答:“有……”)

    因为觉悟是生命的唯一道路,不觉悟永远是苦。这个苦的大海水就从“无明”里涌出来,什么时候觉悟了,苦海就枯竭了。所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怎么觉悟?佛陀一上来就讲“苦谛”,不知道苦就不知道回头,不知道回头又怎么觉悟?阿弥陀佛手伸得那么长,站得那么久,十大劫了,我们到现在还在轮回啊!看到经书的时候都说“百千万劫难遭遇”,百千万劫我们都没有了解过佛法。我问那些年纪大的:“请问,你知道佛教是什么吗?”“不知道。”“你有没有拜过佛?”“没拜过。”我们认为很简单的——合掌、礼拜、翻掌,头面接足礼。你到社会上去问,有几个会?甚至活到七、八十了,渐渐地路都不太会走了,问他会不会拜佛?摇摇头,不会。佛是专门来救我们的,我们活了一辈子,还不知道佛,还不知道谁在救我们。我们以前总是以为:哦!靠钱可以过生活,你要想救我的话,给钱吧!很多人会这样怀疑:佛法能帮助我多少呢?

    我们这次在五台山,就遇到这么一个例子。有一个饿鬼,他在街道上到处找垃圾筒,别人扔掉的东西他就捡。饿鬼是有的,我们一般人看不见。我们从黛螺顶拜了文殊菩萨回来,有一个信徒肚子饿了拿了苹果在啃,回头看到一个饿鬼,可怜巴巴地看着她,她就把啃剩下来的苹果扔给他。这个鬼好久没有吃到这么美味的苹果了,不单吃了,还跟住她,还想问她要更多的东西。结果在上卫生间的时候,就被它乘机上身了。

    晚上回宾馆,我跟他们聊天。她说:“不对,有东西跟上我了。”
    我说:“行啊,我们来超度吧。”
    结果这个金刚铃一摇,鬼现形了。这鬼一现形,她就不知道了,好像失去知觉一样,全部是那个鬼在这里。鬼现形的时候,东看看西看看,他看到我们没有什么感觉,眼睛木木的,忽然看到房间里的一只垃圾筒,哇!眼睛发亮了,直奔垃圾筒就去了。
    我们一看,不好!他要去翻垃圾筒!因为我们知道这是鬼,但是他通过我弟子的身体显现出来。“赶快”,我说:“把垃圾筒搬走。”
    我们桌子上供了很多好吃的。
    我说:“别去找垃圾筒了,我这里有好吃的。”
    那个鬼看看:“真的吗?你真的把桌子上好吃的给我吃吗?”他都习惯了到处找垃圾筒。
    我说:“不会骗你的,你认识吗?我是什么人?”
    因为他在五台山到处走,所以他知道,我们是出家人。
    我让他过来,给他吃。
    我是盘腿坐的,鞋子是放在前面的。他一看到那双鞋,就问我:“鞋给我好不好?”
    我说:“好啊!给你吧。”他提什么要求我都满他愿。
    他把鞋拿过去,刚拿到他自己那一边,把鞋头一调过来,就说:“我卖给你!”
    我都被他搞糊涂了,“卖给我”?就问他“这鞋哪来的?”
   “你给我的”,他说。
    我刚给你你就要卖给我啊?!我问:“那多少钱呢?”
    他想想:“五十块,我卖给别人六十块哦!我卖你五十块!”
    我想这人这么贪心,不能满足他的贪心。我说:“算了,肚子饿不饿?来,请你吃苹果,吃桃还是吃苹果?”
    他拿过苹果看了看,这苹果有疤,再闻了一闻,他记得白天吃过一只很香的苹果,他低声的问了一句“还有更好吃的吗?”
    我说:“你将就吃吧。”然后我就让弟子去找最好吃的来给他。
    他拿着苹果左看右看,很奇怪,他吃苹果的方法跟我们不一样,没有人能想出他是怎么吃的。他把牙齿当钻头一样,拿着苹果就往嘴里旋转的塞。那样转,一转一转一转,这只苹果就被他吃掉了。
     一开始还很挑剔,把皮都吐在地上,到处乱吐。我说:“你讲卫生哦,我们在高级宾馆里,地毯上吐得都是苹果皮。”
    他也不管、不听,继续吃。他还问我给他吃的苹果,要不要钱?
   “不要钱,送给你吃的”。
    吃了之后,我说:“苹果也吃了,跟我念佛吧。”
    他说:“念什么?念佛?给多少钱?”我想,怎么什么都要钱呢?
    然后他自己开价,“给我一毛(钱)我不要哦。”
    我就问:“那你要多少呢?给一元要不要?”
    他一听,还有这么大方的人呐,念佛号还给钱,还给一元钱。索性多要一点,“要十元钱!”他说。
    念一声佛还要十元钱!只要会念佛就行。我说:“好,念!”
   我念:“南无阿弥陀佛”,他就跟在后面“南无阿弥陀佛”,然后马上来不及就伸手,“十元钱!”
   “好好好,给你,再念一声!”
    他念了第二声:“十元钱!”
    又是十元钱!我说:“你磕头,磕头。”礼拜也会消业障。
    他说:“什么?还要磕头啊?”然后转念一想:“多少钱?”
    我说:“磕头也要钱呐?你自己说多少钱。”
    他想想:“二十元!”
    磕个头二十元,我说:“好!磕!”
    结果念了三声阿弥陀佛,磕了两个头,他就开心死了,坐着那里算:两个头四十元钱,三声“阿弥陀佛”三十元钱,总共七十元钱。马上就什么也不干了:“给钱,给钱,给钱!”
    我身上不装钱的么,赶快叫徒弟,“开皮夹子,给!”
    给了他,开心坏了!数哦,数了一遍又一遍。数完之后,嚯!把衣襟一掀,马上就把钱藏到里面去了。你看那个动作,娴熟得很哪。
    我问他:“你为什么要钱?”
    他说:“我要买吃的啊。”
    我说:“买吃的?你们饿鬼也用钱买吃的吗?”
    他说:“反正钱有用。”
    这个时候我就问他了:“你以前是怎么死的?你是哪里人?”
    他说:“我以前出来打工的时候,在那个很多有砖有瓦的地方。”(大概是指黑砖窑)
    我说:“是在砖瓦厂干活吗?”
    他说:“我在那里做工,有一天正好有辆车从那边开过来……”
    我从他语无伦次的叙述中知道,他从工地上装砖瓦的地方冲出来,正好被车撞到,撞得大脑痴呆了,一只脚也断了,不能再做工了,就四处流浪沦为乞丐。[PAGE]
    这个人的业障该被车撞。做乞丐后,又被车撞了一下,撞死了。虽然死了,他的中阴身记忆,就是一个断腿的乞丐,所以他不能走,拖着一个腿。讲话呢,因为大脑不太灵,舌头也不利索,但是满脑子都是钱。跟我讲两句话,就说:“我没有钱,我什么钱也没有!我要吃的,给我钱。”
    “嘿!”我说:“刚给你钱,你就跟我说谎,当着我面说谎,说没有钱。”我说:“来,给你皈依三宝吧!”
   “皈依三宝?皈依三宝多少钱?”
    我跟他说:“你自己看呢?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僧,你念一遍。”
   “算了,我对你客气一点。本来要你十块钱的,给五块元钱算了。”他还讲情义了。
   “好!”我就给他念:“皈依佛 皈依法 皈依僧。皈依佛 两足尊,皈依法 离欲尊,皈依僧众中尊。皈依佛 不堕地狱,皈依法 不堕饿鬼,皈依僧 不堕畜生”。
   “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他说:“五元钱。”“皈依佛两足尊,皈依法离欲尊,皈依僧众中尊”又是五元钱。然后“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不堕畜生”又是五元钱。他一算,嗯!这个生意好做!
   “皈依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不堕畜生。”他跟在我后面念。我念到“皈依僧不堕畜生”,他念完了一遍之后怎么样?他又给我补了一句,你们谁都想不到,他补了一句,“皈依钱不做乞丐”。啊呀!我们大家都呆掉了。他前面讲话都不利落,呆呆的,什么什么都是钱。“皈依佛不堕地狱,皈依法不堕饿鬼,皈依僧不堕畜生”,然后他紧接着又来一句:“皈依钱不做乞丐”,简直就是……
    你说他念佛用心念么?他就是为了钱念的,不会有用的。皈依也用处不大。但是种个善根,整个过程让他感受一下。
    我说:“你看你,开口闭口就是钱,难为情不难为情?脸皮要不要啊?”
    他说:“有什么好难为情的?我只要钱不要脸的。”
    唉!他就直接这样说,“我只要钱不要脸。”
    这个时候,我那个被鬼上身的信徒,处在很特殊的一种状态。她不是完全昏迷,她能够知道他在干嘛,所以她当时就在内心跟他交流。这乞丐忽然就告诉我,他说:“我上身的这个人,我怎么看得到她?奇怪,我怎么能看到她?”
    我说:“你看到她在干嘛?”
    他说:“我看她跪在这里跟我讲话,叫我不要这么贪钱,要听师父话。”看到她跪在那里跟他讲,而且流泪。这时这个饿鬼,一下子心就软下来了,他不忍心了,因为是她救了他,给他苹果吃。
    她跪在那边,跟他讲话,求他:“你不要再贪钱啊,你遇到师父了!这个机会你要把握住啊!”而且说:“如果你再这样我生气了!”这样跟他讲,还流泪,他的心被感动了。他还听到她说“你把钱还给师父,不可以要师父钱的。”
   他就把钱拿出来,数一遍再数一遍,真舍不得哦,说:“她叫我把钱还给你呢!”
   我就跟他说:“算了算了,给你了,不要了。”
   他想一想说:“不可以,她叫我一定要还给你。”
   我说:“给你,给你。”
   给他,他也不要了。他把钱放在我面前说:“给你,我不要。”
   他对她说:“我听你话了。”
   这个时候我再给他念拔一切业障根本得生净土陀罗尼咒,再给他忏悔业障,给他三皈依,真正地再一次给他三皈依,他这时认认真真地跟我念了。
   然后再给他念“七宝如来”,我说:“你那个腿不是断掉了,不能走路吗?来,师父给你念“七宝如来”,把你这个腿变好。”
   真的,佛法就这么奇特,念“七宝如来”的时候,他的那个腿好起来了。他自己也奇怪,这个腿怎么好起来了。他请求我:“师父能不能帮我再念,我这个衣服很破了,衣不遮体了,能不能念念,穿一件好看的衣服。”
   我说可以,念“七宝如来,妙色身如来,广博身如来”,哎!好了,全都变了,他开心得喜出望外。
   我说:“我现在念阿弥陀佛了,你认真地看,莲花来了之后,赶快坐到莲花上,往生西方极乐世界,永远解脱哦。你苦不苦?这么苦,要不要解脱?”
   “好!”他点头。

     然后念阿弥陀佛,他看见莲花,坐到上面。这时他完全不一样了,诚心诚意地:“师父谢谢,谢谢哦。”跟大家都说:“谢谢哦,对不起,我以前很罪过,忏悔哦忏悔,对不起。”接着又说:“我上身的那个人,你转达,感谢她,感谢她……”就这样,坐上莲花走掉了。

    像他这样遇到三宝了,遇到佛法了,心念一转,把习气一改,能够皈依三宝,最后完全的一个大转变,甚至还能坐上莲花,往生西方极乐世界,做阿惟越致菩萨去了,经典里说阿惟越致菩萨还不是一般性菩萨呢。

    极乐世界阿弥陀佛,清净大海众菩萨,看到娑婆世界,一个众生成熟了,即使他只是一个饿鬼,但是他遇到三宝,反省了自己的命运,能够皈依三宝,追求解脱,马上一朵莲花就现前,坐在莲花上,啊!开着一朵莲花就飞到极乐世界了。前面是饿鬼,后面几分钟就变成觉悟者了,回家了。阿弥陀佛会不会嫌弃?噢,你是个饿鬼,瘸腿的。当然不会。

    这个饿鬼很可怜,我问了他很多:“你平时干什么?”“到处找吃的。”别人扔掉的香烟屁股,他也去捡来抽。所以要戒烟哦,我们在座的如果有抽烟的,赶快戒烟!不戒烟,做鬼还是想抽烟哦,趁我们现在有理智。不戒掉这些缺点,做鬼都还被它还困惑住,不自在。别人扔掉的香烟屁股,他也去捡来抽,然后专门找垃圾桶,那只苹果吃掉了之后,自己吐在地毯上的皮,没苹果吃了,看看,一边跟我学着念,一边又把地上的苹果皮都抓到嘴里面吃掉了。我们是挡也挡不住,我们还没反应过来,以为他抓到嘴里不好吃就会吐出来,因为我给他吃苹果的时候,他都嫌不好吃嘛,那晓得他把苹果皮抓到嘴里,嚼一嚼都咽下去了。你看这样一个众生,当他觉悟回头的时候,马上就登上岸了。对他来说,他不遇到三宝,是不是苦海无边啊?当他觉悟了,他要解脱了,回头就是岸了。

    我们人是很聪明的,但是你生命当中如果没有这种经验,你不会去思维人生的这个道理。我们从小到大读书,老师不会讲这些道理,读到大学博士,甚至科学家、大科学家,有几个人会来研究生命的本身?即使上世纪六十年代已经有人获诺贝尔奖了,证明灵魂是存在的,人死了之后灵魂会延续,但是这个世界上,关注这个话题的还是很少很少。很少有人会想,我们来做人之前,投胎之前是什么?我们咽气了以后是什么?我们平时生活中所追求的,跟我们生命长远的计划有多少用处?很少会有人去想这个。

    我们去五台山朝圣的时候,摄影师跟着我们一起,他家离五台山很近,所以他夫人也跟过来。之前他夫人打电话问他:“你在干嘛?”他告诉她:“我拍师父讲经说法,有时侯度那些众生。”她想:这有多大用处呢?有什么意义呢?就不太认可这些。我们摄影师,自己开公司,做网络的,管着上百号人呢。以前他是电视台专业摄影。妻子认为他自己公司不做,把百十号人扔到那里不管,跟着师父这样跑,就想不通。到了五台山,那天晚上正好她在场,整个过程,她看呆了,怎么会是这样?这个鬼怎么开口是钱闭口是钱?
    再想想我们人世间,有多少人不是这样?特别我们新加坡,什么不讲钱?喝水,要钱;点灯,要钱;打电话,要钱;走路,要钱,没有一样离开钱的。要想,要反观。我们人要钱,这个鬼也要钱,但是鬼要钱能救他吗?能改变他生命的状态吗?即使用这个鬼的话来说,拿了钱可以买饭、买烟、买他要的东西,但能改变他轮回的这种本质吗?他不觉悟他就是这样子!他不是由智慧而觉悟的,他是由情感而觉悟的,他是因为救他的这个人在求他:“你不可以这样,开口闭口是钱,你现在遇到师父了,你还跟师父谈生意,你应该抓住这个机会求解脱。”如果我跟他这样讲,他不会听的。但是情感打动了他,他那么爱钱,他还能把钱拿出来还给我,情感打动了他。

    上次在新加坡遇到的鬼王,说是“白衣娘娘”,一来了就跟我比莲花手,抖抖地说:“我是白衣娘娘,我很大。”
    我就问她了,“我刚才念的是什么?”
    她讲的全部都是福建话,“不知道啦!”
    我刚才唱的是‘嗡嘛尼贝美吽’,你还是白衣娘娘?我唱的就是白衣娘娘的心咒,你还不知道。你是什么白衣娘娘?我心里这样想,没跟她讲,我还很尊重她,她虚荣心很强的。我先试探一下,我问她:“我刚才唱得是什么?”
   “我不知道。”
    我心里知道:假的,冒牌货!
    然后她在我面前打着莲花手,一抖一抖的。
    我说:“干嘛?你干嘛抖?”
    她说:“你没看到吗?有四个给我抬轿子。”
    我说:“你看到没有,我坐在莲花上,你坐在轿子里。”
    她说:“嘿!我轿子威风!”
    然后我跟她讲理。她说:“我们不是一家的,你修你的佛,我修我的道。”
    我问她:“你那是什么道啊?佛道不是一样的?”
    我们是一样的,解脱都是一样的嘛!我对其他的宗教都不敢轻慢。一个基督徒并不一定理解耶稣说了些什么,也不一定做到耶稣要求的。伊斯兰教徒也不一定就理解莫罕默德讲的是什么。我们对这些宗教,普遍是恭敬的。
    我问:“道讲的跟佛有什么不一样?”
    她说:“不一样。”
    我说:“你前世就没修好。”
    她就问我:“我前世是什么?”
    我说:“你前世就是个修道的,没修好;炼金丹,金丹也没炼成;画符也不会画,半吊子!”
    我追问她:“来来,你画符怎么画的?”
    她憋了老半天说:“你知道怎么画你还问我。”然后她说:“你别跟我打岔,我今天来,是跟你谈判的。”
    我说:“你见到我了,这个是机会哦,你怕不怕黑白无常?”
    她说:“你要尊敬我,我比黑白无常大!”
    我知道了,这是个小鬼王。然后她一边跟我讲话,一边在抖着,打着莲花手,又不敢看我。这样一来一去谈到最后,她说:“好,算了,我还是回去吧,我跟我的上司禀报一下。”
    我说:“你既然来了,也别回去了。我给你皈依三宝,带你去极乐世界。做个鬼王没意思,苦不苦啊?”
    她说:“不行,我是来跟你谈判的。我怎么能够皈依啊?”
    我说:“要不要我当场带你去见玉皇大帝?”
    她不相信,我说:“我让你现在就见地藏菩萨,好不好?”
    她也不相信,她说:“如果你能让我见到地藏菩萨,我马上五体投地,心服口服,你说什么我都听。”
    然后我就念了一句地藏菩萨名号,嚯!她就跪下来磕头了,她也不摆莲花手印了,也不抖了,马上就趴下来磕头。磕了头起来说:“我服了我服了,地藏菩萨就跟你坐在一起呢。”你看,还是他们那个鬼眼睛看得见,我们人看不到。然后给她皈依三宝,她一边皈依一边还唉声叹气:“我今天是来跟你谈判的,想不到我也皈依了。”还不情愿,后来真的不情愿,虽然我给她超度她走了,但是没有往生极乐世界。

    后来我回到中国,再亲自给她写牌位,才送她到极乐世界去。她也回去想:做个小鬼、鬼王有什么意思,虽然被别人抬着轿子走,有点威风,但是比起莲花来,差远了嘛,对不对?我还是给她面子,我亲自写牌位,“白衣娘娘往生之莲位”,还很尊敬她,很给她面子哦。因为她说:“凡是中元节,那个白衣娘娘就是我去的,我很忙,哪里做中元节,我都去,大家都拜我,我很大的。”所以我们不要乱拜,有佛菩萨,不拜,尽去乱拜,拜了一头雾水、霉气都不知道,这是他们亲自告诉我的,叫我转告诸位的。黄大仙、狐仙、蛇仙,还有那些鬼王,那些神,我们中国人尤其喜欢拜。我到马来西亚,新加坡,到处排着什么大王宫,什么尊圣,多的是。有佛菩萨不拜,拜那个,冤枉不冤枉?

    为什么佛陀度我们众生,要示现那么多种呢?为了法,求法,甚至舍生命布施。佛陀行菩萨道的时候,为了那只要饿死的小虎崽子,不忍心,就从山上跳下去喂老虎;为了度那五个比丘,为了给五比丘结下度他们的缘,往劫里五比丘做饿鬼时到处要喝血,当时佛陀是皇帝,把身上挖五个洞,让五个饿鬼吃。多少次行菩萨道,以生命来布施。然后佛陀成道的时候,首先得度的是五比丘。佛一成道就讲给这五个人听,这五个人听了就证阿罗汉,这都是有因缘的,不是因为跟他讲“苦、集、灭、道”他就觉悟了。前面有多少生命的铺垫啊。他们往劫做商人的时候到海里去经商,台风来的时候船坏了,然后一只大海龟上来把这五个人救了,救上岸之后,这五个人在一个荒岛上又没有吃怎么办?再把这个龟杀掉吃它的肉。佛陀以前行菩萨道,一次一次用生命跟这五个人结了那么多的缘,所以当佛陀成道的时候,遇到他们一讲,他们就开悟了。

    他们是因讲道理开悟的吗?不是那么简单的,包括我们今天坐在一起,我们一起来研讨佛法,是不是大家听到传喜这个名字就来了?不是这么简单。你要从生命的长河中去观察,用佛的智慧去观察,我们生生世世不知道结了多少世缘,这一世才有一点感觉。这位法师讲课,去吧,去看看,哪怕去坐坐也好。你看似简单的一个行为,生命中结了很多很多的缘。所以我很多次讲法,并不引经据典来讲理论。很多时候,我们在学习佛法的过程中,是用情感来感动人的,如果你不是用很深的情感的话,才不会打动人呢。

    我记得在师父的带领下,一九九四年我第一次去朝五台山的时候,有很多瑞象:看到智慧灯、看到文殊菩萨、普贤菩萨现身,乃至很殊胜的加持。后来我回去了之后,还常常忆念,比如文殊菩萨怎样现身,以怎样的咒语,显了怎样的状态加持我。我常常打坐,安住在那种状态中去修。

    有一天师父带我去他的一个根本道场,极乐寺,那是我师父出生的地方,在普陀山边上。我住在极乐寺,打坐,再一次观修文殊菩萨加持的法。那天修了之后,睡觉就做梦。梦境里显现,双跏趺座结定印,然后升在虚空里,向十方世界放光。

    有一尊佛过来,对我说:“光是自己修,不行,要入众生界去度众生。”
    我就请示:“请问怎么样才能度众生呢?”
    世尊说:“盘着双腿是不行的,应该放下。”
    我解开双跏趺座,脚放下来,“这样就可以了吗?”
    世尊说:“应该把左手砍下来。”
    我这时候手里就拿了一把刀,把左手砍下来。
   “再把右脚再砍下来。”我又把右脚砍下来。
   “要把这个脚装在手上。”我就把这个脚装在手上。
   “把手要装在脚上。”我就把手装在脚上。
    然后这左手呢就不是手,是脚;这右脚呢不是脚,是手。
    这时候世尊说:“好了,这样可以去度众生了。”
    我当时觉得很奇怪,走路也不方便,下面是一手一脚,上面也是一手一脚,觉得非常奇怪。第二天,我去见师父,向师父汇报说:“我做了一个梦,想也想不到的,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师父就告诉我,他说:“要度众生啊,手脚能够互用,得自在,才能度众生。你不自在,你不能度众生的。”哦!师父跟我这样讲。
    有一个众生,也是我们新加坡人,他二十多年前骑摩托车,刚买的新摩托,想载女朋友出去兜风,一开心就撞在一块石头上,人摔下来,当场摔死。前一段时间,我一次一次跟他谈,我说:“放弃吧,求解脱吧,送你去极乐世界吧。”
    但是他不放弃:“我的心愿还没了。”
    有一次我限定他,我说:“今天是最后一次,必须今天解脱,我没时间跟你拖,一次一次跟你讲,每次讲两三个小时,没时间这么熬。”我们熬,摄影师也熬,那几天人都熬瘦了。
     结果那一天,他上来的时候不高兴。我那天也不理他,跏趺座坐好,结定印,两眼闭着。他来跟我见面的时候本来很生气,看到我眼闭着不理他,他憋着气就这样看着我。等了好半天我不理他,他有点沉不住气了。
    我问他:“我这样坐着是不是很自在啊?我这样坐着我不会苦的,跏趺座一入定,我苦什么?你苦不苦?难道我喜欢管你吗?我管你难道我会得到什么吗?我这么想管你吗?”我就这样跟他说。
    他看看,然后跟我说:“你这样坐,看倒是挺好看的,但你怎么度众生呢?”他这句话,又把十几年前师父跟我讲的,以前做的那个梦,勾起来了。就象那个佛跟我讲的,你跏趺座坐在虚空里,你再十方放光,众生不知道的,众生哪里知道啊!

    十方诸佛,哪一尊佛威德小过啦!不要说阿弥陀佛了,阿弥陀佛一尊佛放光就放无量亿,每一光当中又化无量佛。可是奈我们何啊!我们做凡夫的还是做凡夫,轮回的还是轮回。是不是?所以你们有没有发现,按照教法里来说,菩萨不是跏趺坐的,菩萨一只腿坐一只腿放下来的,意思是什么?一只腿在涅槃里。“大智故不住生死,大悲故不住涅槃。”大悲的缘故,一只腿垂下来,入到众生界里来,这样的缘故,所以叫菩萨。自己虽然觉悟了,但是还悲悯有情,觉而有情。所以佛有种种化现,佛有时候不化现一位完全正等正觉的佛,他也化现菩萨,化现声闻缘觉。包括释迦牟尼佛,也化现一个声闻身,老比丘身,甚至应以何机得度者即现何身。在我们人世间,如果不是佛垂手来接引我们,哪里会觉悟!

    就象那个饿鬼,他永远就是那样,找垃圾桶找烟头,遇到三宝了,种种的逗机,还要有因缘来让他感动。所以我们要感受到佛菩萨度众生的用心良苦。作为一个众生,怎么样能够觉悟?社会上聪明人多的是,学位拿得很高的,在某些领域很权威的人很多,但是他们能够脱开轮回吗?你跟他讲佛法,他有时候眼睛斜着,耳朵似听非听,很多人是这样。

    很多人都需要从感情上去感化,包括我个人都是这样。以前别人问我:“你有没有拜过?”我很有道理地说:“圣贤教我们要挺起腰杆做人,不可以卑躬屈膝。所以,我不拜。”不拜还找一大堆理由。但是那人就说:“我以前也是这么想的,走了这么远,看到也没拜。后来,回去觉得欠缺了一些什么。”他这句话不是道理上的,而是情感上的。我想想也是,我什么时候再来这个地方谁知道啊?好,拜一拜吧!才开始第一次拜下去。其实为什么不拜?贡高我慢,放不下自己。说“男子汉大丈夫,怎么会跪下去磕头?”其实就是虚荣心的缘故,还找一大堆的理由。

     解脱也是,学佛,共修,供养三宝,会找很多的理由来驳斥。其实就是业障。其实就是不知道解脱有什么利益。如果知道解脱有利益,就是找千种理由万种理由他也会靠近三宝,学习佛法。表面上他找出很多道理来驳斥你,你跟他讲,他驳斥,就是因为他没有智慧,不知道轮回的苦,也不知道解脱有多快乐,所以固执己见。


     娑婆世界是一个很奇妙的世界,佛陀说“富贵修道难”。我们每个人都在求富贵、求财富、求健康,我想在座的每一个人,都想求这个的。但是佛却告诉我们“富贵修道难”。《宝王三昧论》里说,修道者要带三分病。身体好的人想想做人很开心的,往往不愿意求解脱。对那些疾病缠身的,或者要命终了,什么都把不住了,医生也宣判了,“跟家里人说准备后事吧。”这时候才想到求解脱。

    弘一大师,要往生的时候跟弟子说:“我要往生的时候,如果流泪的话,你不要以为我在伤心,你也不必给我擦眼泪。”所以他往生前四个小时,写下了他最后的墨宝,大家都知道,四个字:“悲欣交集!”悲什么?可怜娑婆世界的众生;欣什么?极乐世界现前!替我们这些不知道极乐世界的人可怜,欢喜的是,总算我回家了!总算我可以回家了!你看,所以我今天讲“觉者归来”,有点明白了吧!觉者归来,什么时候觉悟?

    娑婆世界跟极乐世界恰恰相反,极乐世界是苦的名字都听不到,都是享乐;娑婆世界呢?是乐的名字都听不到,都是受苦。为什么说乐的名字都听不到?我们平时不是在乐吗?佛告诉我们,那个乐不叫“乐”,那个乐叫“坏苦”。“八苦”里面三种苦:苦苦、坏苦、行苦。“苦苦”就是它本身就是苦,生病、爱别离、求不得,种种的本身就是苦;“坏苦”就是我爱的人见面了,我拥有年轻,我发了一笔大财,这些对我们人生来说,是快乐吧?但是佛告诉我们,爱的人见面总有离开的一天,所以爱的人见面其实是一种变灭的苦,所谓“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为什么现在,唱流行歌的、演电影的某些人要吸毒?有时候我在观察这个社会问题。唱歌的、演电影的某些人,他们的艺术天份很高,这些人很有悟性,如果学佛会很好。不学佛,搞艺术,讲艺术境界,把自己送到很高的艺术境界上去,上得去,下不来,与现实生活脱节,就很苦了。我有时候稍微入定观察一下那些唱歌的人,唱歌唱得好的,能使观众陶醉的,往往他自己内心是很痛苦的。他有这么高的艺术造诣,有时会很空虚。所以有些人就会去吸毒,会去搞同性恋。这个世界,你说那是乐吗?佛给我们定义,它就叫“坏苦”,它变灭的,不会永远在那里,其实它的本性还是苦。我们娑婆世界,连一点乐都是找不到的,都是苦,一个“苦”字可以把我们娑婆世界概括掉。

    但是我们娑婆世界,如果你要求解脱了,你在这个苦的大海里面能够清清净净,能够不起贪嗔痴,能求解脱的话,功德却很大,这里一日一夜清净身心比极乐世界一万年修行的功德还大。经书里是不是这样告诉我们?所以从这个角度上来说,如果你是要觉悟,你要想回家,这个娑婆世界又是最好的加油站,能最快地获得成佛的资粮。这几年,每年我都开《妙法莲华经》法会,我就是这么一种觉悟:娑婆世界,它也是佛世界。娑婆世界,是我们本师释迦牟尼佛的世界。所以我们读大乘经典的时候会发现,佛陀在赞叹他方净土的时候,他方净土还在赞叹我们娑婆世界呢!赞叹娑婆世界奇妙哦!有些大弟子听了佛陀赞叹:那么好,那我也去!佛跟他摇手:你不能去的,你有什么本事?你准备好了吗?释迦牟尼佛说,娑婆世界是忍辱世界。那弟子问了:是不是那个世界的众生,都很会忍呢?他们的佛就跟他们说:哪里啊?只有释迦牟尼才会忍啊!他会堪忍啊!其它众生哪里会堪忍啊!然而有的菩萨还是跃跃欲试,还是想来。他的本师就告诉他,那你要准备好,你到那边当心哦,要挨骂!当心要挨打哦!你在这边什么都不缺,想什么有什么,到了那个世界,求什么没什么,要什么没什么。众生很凶,不买你帐。你准备好了没有?

    这个娑婆世界,我们想一想,除了解脱这桩事情是我们应该做的,其它没有一桩是应该做的。追求解脱,这是唯一的事情。本师释迦牟尼佛来跟我们讲法,就是教我们解脱。所以人天乘,不是佛法的特色,甚至声闻缘觉乘,都不是佛法的特色。佛陀在《妙法莲华经》里跟罗汉说:证罗汉果,证漏尽通,只不过是一个化城,歇歇脚而已。唯有一真实,无二亦无三。佛陀来这个世界开示悟入,给我们众生,开众生佛的知见,示众生佛之知见,令众生悟佛之知见,佛陀来就是做这事情的,诸大菩萨来就是做这事情的。就像我们前面讲的那个饿鬼一样,他一开始要钱,我并没有不给他,我要引他来念佛、拜佛、皈依三宝。我的真正目的是要他消除业障,然后皈依三宝,求生极乐世界,这是真实目的。其它的要什么给什么。只让他对我有好感,愿意听我的话。

    新加坡还有一位众生,生在什么年代不清楚,那个时候只有黄包车没有汽车,已经有夜总会、有红灯区。她呢,是旧中国大陆的,大概家里小女孩太多了,她被卖给了人贩子,就飘洋过海到新加坡来。她很漂亮,当时很出名。留着长长的头发,个子不高不矮,不胖不瘦,五官非常美。很多人为了要她唱歌,私底下还塞很多钱给她。她钱很多,就想找一个可靠的男人,有感情,有依靠,有一个家。结果她找了一个很穷的拉黄包车的男人。这个男人起初也不错,天天晚上黄包车停在夜总会门口,拉她回家。但是这个男人最后还是骗了她的感情,把她的钱全部骗到手,把她扔掉了。这个女的气得不得了,想不通,跳海自杀了。

    一晃几十年过去了,遇到我后,她还是那个红灯区的作派。我说:“你能不能对我礼貌点?你看,这是什么地方?”她一看,喔!怎么这么亮,这么多希奇古怪的东西。我当时就坐在新加坡生命协会,灯开得很亮,还有电风扇……我跟她说:“你来到什么地方了?你看看,这像不像皇宫啊!”她一看,开始有一点怕,有一点收敛了。我正好有一条很美的哈达,“你看,这个漂亮不漂亮?送给你!”她把那个哈达披了一个很漂亮的披法。

     慢慢地跟她聊,她信任我了,才把她所有的故事告诉我,但是她还执着。
    她问我:“我想找一个依靠,想找一个爱我的人,这样有错吗?”我真被她问住了。我就反过来问她,“你找到没有呢?”因为我知道,这世界找不到的。
    她说:“没有啊,为什么会这样子呢?”
    我说:“你知道这个世界没有任何一个东西是坚固的。”我问她:“在你生命当中,什么是最开心的事情呢?”
    她就跟我讲,那些客人来,很好色,看到她长得美,想吃她豆腐,暗暗地塞大卷大卷的钱给她,得到钱很开心。
    我说:“有什么用呢?你的钱最后不是还是被别人骗走?”
    她想一想:“是啊!”
    我又问她:“那还有什么东西很开心?”
    她说:“每天我下班的时候,坐着黄包车,他在前面拉,风吹在脸上,然后我一边坐着黄包车,一边跟他聊天。”她说这个很开心。
    我说:“真的开心吗?你再想想,他不是骗了你的钱,不要你了吗?”
    我给她皈依三宝,超度,她还是那个结解不开。后来我回到中国,她再跟到中国。
    跟到中国之后,她把我吓了一大跳,她说:“我跟你接触几次了,我发现你不错啊!我看你是个老实人,不像个骗子,我嫁给你可以吗?”
    我说:“我是出家人呢!”
    她说:“出家人难道不能结婚吗?”

    我当时冷汗都冒出来了。我说:“这不行的,我也要老的啦,我老了我也要死的啦,你跟我有什么用?你要跟我的(佛)法才对。你跟我人有什么用?我也是个凡夫,我也要死的。我死了之后,我要往生极乐世界,你怎么跟啊?好好地听我话,既然认为我是个老实人,讲话不会骗人的,那你就老老实实听我话,送你去极乐世界。极乐世界好,没有苦,你要是到了极乐世界,你好好修,你要帮我,到时候我要往生的时候,你也能来接我嘛,对不对呀?”

    一来一往,苦口婆心,最后好不容易才答应,才开始融入法中。很多众生,我一开始摇铃,哇!躲喔!你给它弹甘露水,“你怎么?你要害我?”不知道我弹甘露水,给它消业障,摇铃让她得一点清凉。等完全信任我了,我一摇铃,合掌融化在铃声当中,有的头凑过来,溶化在铃声当中,然后整个神识,在莲花中,往生西方极乐世界。

    我讲这个故事,什么意思?很多人,他在这个世界,总想要抓住个什么东西,贪恋!作为一个众生,他死了之后做鬼,还企图要抓住什么东西。我们做人也是这样,天天要抓,不是抓钱,就是抓感情,好像我们要依靠个什么?你靠得住吗?反过来说,你靠自己的身体都靠不住,有的人要求健康,那健康会永远在吗?以前我很喜欢的那一首歌叫《祈祷》,“让我们敲希望的钟啊,要让成功永远在,让这个世界春常在,让这世界再没有不幸的消息……”哪里会有?我们过生日的时候都“祝你永远年轻!祝你永远快乐!”明明在骗你嘛!骗你还不算,还写在纸上,那靠得住吗?除了佛法的利益之外,佛法里会有永远的哦!真的佛法才会有永远。

    为什么我来新加坡这么殊胜,做佛事也能够让一些鬼得利益,那是上师对我们的加持。上师对我们的加持是永远的,阿弥陀佛对我们的悲悯,对我们的接引是永远的。我们十劫来,头出头没,做牛做马做人,但是阿弥陀佛一直耐心地等在那里。我们自己是不永远的,阿弥陀佛是永远的,所以叫无量光无量寿,观世音菩萨对我们的慈悲是永远的。我们自己会有什么永远——业障,唯业所现,一切都是感召。业力感召,三世因果。

     所以我们第一堂课,就叫“因果的网络”,第二天讲“沉没的大脑”,我们的佛性埋没在那里,每一个众生都有佛性;第三天讲“愿力的生命”,就讲到佛菩萨,佛菩萨以愿力作生命,来到我们这个世界。我们今天讲“觉者归来”,那么多佛菩萨,来到我们这个世界,来呼唤我们,来接我们。

    鬼也好,鬼王也好,他们真的觉悟了,就坐着莲花回家了。我们现代人,放眼看一看,这个地球上六十亿人,有几个想解脱的!还不想解脱,——轮回,那就是苦在等着,无边的苦在等着!当下是苦,未来还是苦,可怜不可怜?六十亿人呢,有几个想回家的?有几个想坐莲花的?有些人拜佛求的还是轮回的事情,虽然拜的是佛,佛告诉我们要了生脱死,超出轮回,但是我们虽然形体上拜,脑子还是想着轮回的事情。所以哪一天,法师授八关斋戒的时候,好好地放下身心,求八关斋戒,出家一天,放下一天,来修一修那朵莲花。到时候,觉者归来!就是我们在座的啦!

    我们最后回向:
    得道西方去,莲花朵朵开,花开无数亿,叶叶见如来。
    愿生西方净土中,九品莲花为父母,花开见佛悟无生,不退菩萨为伴侣。
    愿消三障诸烦恼,愿得智慧真明了,普愿罪障悉消除,世世常行菩萨道。
    有形无形的诸众生等,皆得解脱。极乐世界,那么多莲花啊,一批一批,都回家了,觉悟了,回家了。
    觉者归来!
    我期待着我们每一位,有朝一日,也坐着莲花,回家!
    阿弥陀佛!

                                                (弟子慧印2007-06整理修改)

 


{返回 传喜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2006年印度朝圣行
下一篇:永恒的慈悲
 超越凡夫见 随喜无分别
 荷担众业 莫扰师心
 是凡夫就要忏悔
 昨天一位同修说,在家学佛要吃全素,否则不能往生?
 佛陀最伟大
 甘露施食慈悲行
 参学长老获法财
 贪心负师恩 慈悲喝迷途
 《地藏经》是孝经
 出家弘法度有缘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您觉得现代社会缺少什么样的气质,这种气质可以在寺院中培养出来吗?[栏目:济群法师新浪微访谈问答]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八(一○七八)[栏目:杂阿含经]
 药师佛何以持塔之意义略探[栏目:药师佛·文集]
 大悲咒句解 36、伊酰移酰[栏目:大悲咒句解]
 《金刚般若 研习报告》第一0五集[栏目:金刚般若研习报告·净空法师]
 菁华语录[栏目:星云日记]
 智慧华雨(王汉生)[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印光文钞全集 印光法师文钞续编卷上[栏目:印光法师]
 《大般若经》 导读[栏目:魏道儒教授]
 善财童子参学报告(二一)第一集[栏目:善财童子参学报告·净空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