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佛教基本知识 第二章 人天行果 第一节 行
正果法师著
{返回 佛教基本知识·正果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5926
第二章  人天行果
 
第一节  行
 
一、皈依三宝
 
(一)皈依的意义
 
学佛必从受三皈依起,三皈依即:皈依佛、皈依法、皈依僧。受了三皈依,就是佛教徒,若不受三皈依,虽然研究佛教的典籍,但仍不能算是佛教徒,故学佛的入门,以受三皈依为根本。如《演道俗业经》中给孤独长者问佛:‘初学道者,始以何志?佛言:先习五戒,自皈于三。何谓五戒?一曰慈心,恩仁不杀。二曰清廉,节用不盗。三曰贞良,鲜洁不染。四曰笃信,性和不欺。五曰要达,志明不乱。何谓三自皈?一曰皈佛,无上正真。二日皈法,以自御心。三曰皈众,圣众之中,所以广大,犹如大海,靡所不包。’又《大乘理趣六波罗密经皈依三宝品》中,如来答弥勒菩萨的问话也说:‘若欲求于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涅槃者,应当皈依佛法僧。’
 
皈依是什么意义呢?皈是皈投,皈向;依是依托,依止;皈投三宝,以三宝为依托,是名为皈依。在所皈的境——三宝方面来说,皈依即救护义。如《大毗婆沙论》三十四卷说:‘救护义是皈依义……诸有皈依佛法僧宝,不破学处,不犯律仪,不违法制,便能救护。彼破学处,毁犯律仪,违越法制,虽皈依三宝而不为救护。’学佛的人,为了解脱三恶趣的怖畏,和流转生死的痛苦,皈依三宝,仰求救护,就必须以佛为师,以法为药,以僧为友,好好的学习佛陀,奉行教法,亲近僧众,就能得到救护。否则,如《毗婆沙论》所说,是不能得到救护的。
 
(二)所皈依境的选择
 
甲、五处观察
 
所皈依境,就是皈依的处所。所皈依境既然是我们发心皈投依靠的处所,那我们就必须慎重的选择,观察它是否可以作为我们真正的皈依处。否则,若是一个三业不净,有诸过失的人,他自救之不暇,我们以他为皈投依靠,那是永远也不会得到真实的好处的。《瑜伽师地论》六十四卷说,选择皈依处,应当从五方面去观察,如彼论说:‘谓由五处观察所皈,乃可皈依:一、由身业清净故;二、由语业清净故;三、由意业清净故;四、于诸有情起大悲故;五、由成就无上法故。’三业不清净的人,必有过失;没有大悲心的人,必有偏私;没有成就无上法的人,于自利利他就不能究竟圆满。故不符合这五种观察条件的人,我们就决不应该皈依他。
 
依据经论中说,只有诸佛如来才经得起这五方面的观察,因为在如来具有的十八不共佛法中,说如来的三业,皆以智为导首,随智慧行,所以三业清净。就是如来的现行身业,在一切时间,一切处所,皆是妙善清净,勿须覆藏。为所化有情说正法时,现种种胜相,调伏众生,能以胜力折伏摄受一切徒众,是为如来身业清净。如来一切意业,与智俱转,入大众中,生起清净心为大众说法,除灭众生的无明烦恼,是为意业清净。又说如来具足大悲,于一切众生,平等化度,于任何一个众生,未有不简择了知而暂时弃舍者,故如来究竟不舍有情。如《摄大乘论》赞如来利乐有情的大悲颂说:‘昼夜常六返,观一切世间,与大悲相应,利乐意皈礼。’《显扬圣教论》卷四说:‘如来大悲者,谓如来悲,由四种因缘,说名大悲:一、依上一切种妙善清净转依,所作成就故;二、长时修习所得故;三、妙善清净智所引故;四、缘极深固种种坚牢一切相苦境界故。’余如《瑜伽师地论》四十四卷、《杂集论》十四卷等广说如来具有不共大悲的意义及显示如来成就最极清净的一切种妙智。如《显扬圣教论》第四卷说:‘一切种妙智者,谓证得如来最极清净智断故;谓于染污清净二法,一切种数相差别中,无碍智性,及彼相应等持诸心心所法,又复如来住无漏界,为作一切有清所作事故,于十方士,示佛生有,现身言说,心有所行,有所宣说,成等正觉,转妙*轮,入大寂灭,无碍智性,及彼相应等持诸心心所法,是亦名为一切种妙智。’除了诸佛世尊,没有任何人证得一切种智,故亦无成就无上法者。如上所说,唯诸佛如来经得起五法观察,可以作我们的真正皈依处。
 
乙、诸天神等非所皈依
 
六趣有情之中,天趣最高,所以很多的人,都以天神为皈依处。但彼诸天,由于能力不够,本身具诸障碍,不能为诸众生作大利益,故不能作我们真正的皈依处《瑜伽师地论》七十四卷.与《显扬圣教论》卷六,都说由五种因缘,诸天神等非是所皈依处。
 
(一)由形相故,诸天非所皈依。此有五义:
 
1、‘谓诸天神,世不现见,无谈论故’:(《显扬论》卷六文)诸天神等与人趣类别,非人类肉眼所行境界,因此诸天不能与人类相见,亦无交谈,故亦不能与人宣说法义。
 
2、‘容色奋发,有怖异故’:诸天神等,容貌色相奋发时,形相暴恶,现前虽然受乐,恐惧当来生苦,故有怖畏。
 
3、‘染习放逸,有贪爱故’:诸天由有贪爱,于妙欲境,染习放逸。
 
4、‘舍他利益,无悲愍故’:诸天神等,于一切有情所,无悲愍心,故不能平等饶益,而弃舍利他。
 
5、‘不能解了,作与不作,不达定义故’:诸天神等具有烦恼,于应作不应作的诸业不能了知,以于善不善业能招爱非爱果的真实义未现证觉,未能通达故。
 
由此五种道理,诸天‘不可皈依’。返观如来,由形相故,可作皈依。
 
1、‘世间现见,有谈论故’:(《显扬论》卷六文)佛在世时,世间现见,为众生宣说正法,与诸人等有所谈论。
 
2、‘容色和静,无怖畏故’:如来容貌慈祥,清净无欲,和悦安静,具四无畏,心无怯劣,无所疑虑,所以都无惊惧恐怖。
 
3、‘远离放逸,无贪爱故’:如来于贪等烦恼,永害习气,于欲尘无染,具无忘失法,故能远离放逸。
 
4、不舍利他,有人悲故’:如来以大悲心昼夜六返观察世间众生的善根增灭,于利乐有情事业,无时暂舍。
 
5、‘善能了解作与不作,通达实义故’:‘如来已通达善恶业决定招感爱非爱果的真实义理,故于应作不应作的善恶业和作而有受,不作无受,皆善了知,以此教化众生断恶修善,进趣解脱。如是五相非诸天所有,故如来是真皈依处。《瑜伽》《显扬》二论复说由五相故,如来是真皈依处。
 
1、‘为利有情,证大菩提故’:如来在往昔因中,最初发菩提心时,是为了利益有情而决定希求无上菩提。如《瑜伽师地论》:三十五卷发心品说:‘又诸菩萨,起正愿心,求菩提时,发如是心,说如有言:愿我决定证无上正等菩提,能作有情一切义利,毕竟安处究竟涅槃,及以如来广大智中。’
 
2、‘现处大众,开正法眼故’:如来善转*轮,令众听闻正法,开悟众生法眼,如实现证无我实义,成为有学无学的圣者。
 
3、‘怨亲有情,平等利益故’:如《瑜伽师地论》四十六卷说:‘又诸菩萨,由五种相,当知普于一切有情其心平等。何等为五:一者菩萨最初发心愿大菩提,如是亦为利益一切诸有情故,起平等心。二者菩萨于诸有情,住哀愍俱平等之心。三者菩萨于诸有情,深心发起一子爱俱平等之心。四者菩萨于众有缘已生诸行,知其所想有情事已,知一切有情所有法性,即是一切有清所有法性,以法平等俱行之心于诸有情住平等心。五者菩萨如于一有情行利益行,于一切有情行利益行亦复如是,以利俱心于诸有情住平等心。由此五相,是诸菩萨于诸有情其心平等。’
 
4、‘于诸家室摄,舍离贪者,诸根寂静故’:如来由贪爱习气永尽,舍离一切家宅亲属财物等的摄受,由此诸根不于所行境中执取相好而游行流散,故能诸根寂静。
 
5、‘善除一切众生疑网故’:如来是一切智者,于诸众生正善开示,善能除遣众生一切疑惑。
 
(二)由自性故,诸天非所皈依。由于诸天神等烦恼随逐,具诸有漏,性非清净,倘不能自己调御,岂能调御他人?故非皈处。如来永断诸漏:永害习气,具三(身、语、意)不护,性极调善,亦能调御一切有情,故可皈依。
 
(三)由作业故,诸天神等非所皈依。诸天神等,安住受用众妙五欲中,恒为歌舞等声之所牵引,故于诸欲安住为业;又诸天常与非天互相战斗,或被诸天自类陵蔑驱摈,起如是等损害有情的恶业,故诸天神非所皈处。如来安住于广大无垢、寂静等业,因为如来于天住中多住第四静虑,依此静虑领受舍乐,超胜下地,故是广大。第四定舍念清净,寂静无动,故名无垢。又如来能作有情利益为业,故如来是所皈依处。
 
(四)由法尔故,诸天神等非所皈依。即依诸法的法尔道理来讲,世间的长寿、相好、财富、安乐、辩才等功德和出世间的无怨怼、无灾横、无烧恼、断后世大苦,得大解脱等功德,皆有自己勤用功力修诸正行而获得,并不由于事天神等而可得彼恩赐。若不勤用功力,虽于天神等极申敬事,亦不能得。此即说由法尔道理,一切功德皆依自力成办,非他力赐予,故知天神,非是所皈依处。
 
(五)由因果故,诸天神等非所皈依。《显扬圣教论》卷六说:‘今问事天神者:天神体性,为由天业感得?为由供养天得?为无因得?若天业得者,即应归业,非天。若无因得者,应归无因,非天。若供养天神得者,为唯因供养,感天神体?为唯因天神?为因二种(即由自供养及由天摄受)?若唯因供养者,即徒事天神;随处供养,皆应能感天报。(此说供天无益,只要自己随处设供即应感得天身。)若唯因天神者,即徒设供养;虽不供养,但由天神应得天报。若俱因二种者,但设供养,天神摄受,诸所祈愿,悉应果遂。又于七种所祈愿事,不定果遂,是故不然。一于供养事摄受;二于信解缘摄受;三于信解彼者,发起信解,能感最胜天神自体;四于能感最胜所受富乐;五于摧坏阿素洛等怨敌;六于出生;七于终殁。’
 
最后七种所祈愿事不定果遂,意思是说以供养诸天,信解诸天为缘,祈求诸天摄受,招感天体,招感富乐,摧坏怨敌,出生天趣,及生天后常住彼处求不终殁,皆不能满其所愿求的果事。
 
由上述五种道理,故知诸天神等,非是真正的皈依处。诸天尚不可作皈依,其余鬼神则更不足道了。
 
丙、真正的皈依处
 
真正的皈依处,唯有三种,即佛、法、僧。《瑜伽师地论》六十四卷说:‘问:皈依有几种?……答:皈依有三种,谓佛法僧。四缘故,有尔所皈依:一由如来性极调善故,二于一切种所调能调善方便故,三具大悲故,四以一切财而兴供养未将为喜,要以正行而供养乃生欢喜;由如是故,彼所立法,彼弟子众,皆可皈依。’
 
第一义是说如来证得四无所畏——一、一切智无所畏,二、漏尽无所畏,三、说障道无所畏,四、说尽苦道无所畏。惑业生死俱尽,一切漏尽安稳,故性极调善,是可皈依处。否则,自未解脱,有生死怖畏,我们纵皈依他,亦不能从生死畏中得其救护。
 
又如来具有三念住,摄受所化众时,于三种徒众的行为差别中,住最殊胜的舍念,不起爱心,不起恚心,不起染心。就是说正法时,一类弟子,恭敬属耳,心住于教,精进修行,如来于彼,无悦无喜,心不踊跃,但住胜舍。一类弟子,于如来说正法时,不生恭敬,乃至不精进修行,如来于彼,不生憎恚,不生不忍,非不保住,但住胜舍。一类弟子,于如来说正法时,亦生恭故,亦不恭敬,乃至亦精进修行,亦不精进修行,如来于彼,其心无二,即不喜悦,亦不憎恚,但住胜舍。如来已永尽烦恼习气,无爱恚痴等烦恼现行,故于三类徒众能遍住妙舍,是性极调善的调御师,故是真正的皈依处。
 
第二义是说如来于所化度的一切不同根器的众生,具足善巧方便,若无契机说法应病与药的方便,纵然皈依他,亦不能给予皈依者的所愿所求。如来于一切所调伏的有情界和能调伏的方便,皆具无量善巧。如所调伏界中,有具缚、不具缚的差别;有钝根、中根、利根的差别;有刹帝利、婆罗门等的差别;有贪行、嗔行、痴行、慢行、寻思行的差别,乃至有色、无色、有想、无想、非想、非非想等无量差别的有情,如来皆能善巧了知,各予应病与药,的能调伏的善巧方便而调伏之。故《维摩经佛国品》说如来‘为大医王,善疗众病,应病与药,令得服行。’广如《瑜伽师地论》四十六卷所说应知。
 
这里引《显扬圣教论》卷三文如下:‘四、所调伏无量作意。谓诸菩萨,乃至思惟十方无量世界,所化有情,种种行、种种性,或声闻种性、或独觉种性、或如来种性。诸如是等,所调种性,既思惟已,如实了知所调伏者,此软根、此中根、此利根,此下劣胜解、此广大胜解,此贪行贪阿世耶,此嗔行嗔阿世耶,此痴行痴阿世耶,此等分行等分阿世耶,此升进阿世耶,此不升进阿世耶,此微薄尘垢贤善阿世耶,此增盛随眠,此微薄随眠,此极细随眠,此羸损随眠,此不羸损随眠,此全随眠,此不全随眠,此广说方解,此略闻即解,此摈遣所调伏,此摄受所调伏,此软所调伏,此粗所调伏,此粗软俱调伏,此应舍置,方乃调伏。如是等处,如实了知。五、调伏方便无量作意。谓诸善萨乃至思惟十方无量世界所化有情,调伏方便。既思惟已,如实了知此因说秘密之法,方能调伏;此因显了之法,方能调伏;此因摄受方便,此因折伏方便,此转方便,此随转方便,此应随顺,此应违逆;此因不同分阿世耶;此应作恩报恩,此应示威奋威;此因清净,此因示现奇特神变,此因示现奇特记别,此因示现奇特教诫,此因示现种种威势,此因善诱种种教授,此因粗相,此因软相,此因粗软俱相,此因舍置,此因略说法要,能令调伏;此因广演法要,方令调伏。如是等方便,如实了知。’
 
第三是说如来具足大悲,所以对于一切有情能无偏党地平等摄持化度。如《宝云经》卷六说:‘佛言:如来大慈,等与一切众生乐,若于一众生起慈悲时,乃至十方众生亦复如是。遍一切众生界,亦满虚空界,无能遍知如来甚深境界边际。如来有大悲心,不与声闻辟支佛共,如来于一众生起于悲心,乃至一切众生亦复如是,为作利益。如来大悲无有边际,非诸二乘所能究竟。’又《宝雨经》卷五说如来成就三十二种大悲,能于十方无量无边一切世界诸有情中,为作利益,如彼广说应知。又由四种因缘悲名大悲,如《瑜伽师地论》四十四卷广说应知。
 
第四是说如来以大悲利乐有情,为令有情究竟离苦证得菩提为目的,故如来不以有情之财物供养为喜,必以正行供养为喜。正行供养即依教奉行,是十种供养中,最殊胜的供养。即皈依者,若能于少分时间内,于一诸行修无常想、苦想、空想、无我想,于涅槃修最胜想等,是名于如来所修正行供养。如是供养最为第一,最为无上。详如下文三宝所勤修供养中说。反之,若希求皈依的人以财物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