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附录
 
{返回 宁玛的红辉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4270


    附录:

    在五明佛学院学法、采访之余,我还去四川省跟青海省交界处的一个小地方——年龙,拜访了一位在当地名声很大的活佛——久美彭措及他的空行母。在年龙逗留时间虽不长,留下的印象却很深刻,故将去年龙的这段小插曲附于书后,以飨读者。另外,曾有幸在色达县城香根·拉马交活佛的宅第里住过几个晚上,十分意外地发现,研究藏学者都知道班禅、达赖、章嘉为藏地最出名的三大活佛转世世系,却未必了解香根活佛的转世之“资历”,甚至在上述三大世系之上呢!现将香根活佛有志在他宅第旁建一座“吉祥经院”的宏愿一并附上,祈望这位大活佛的心愿能早日实现圆满。

    年龙佛父和佛母

    前面已经说过,藏历八月二十五日,学院放假,我想搭车去色达,在洛若山脚下的公路旁等了大半天,才搭上一部东风牌,于下午两点钟抵达色达县城。

    在等车时结识了善宝师。他问我,他们一行七八人想去年龙拜访一位跟法王同名的高僧,我不跟他们一起去见见吗?机会很难得的呀。

    “那位大德也叫晋美彭措?”

    “是的,但译成汉语后为了有所区别,学院里都叫他久美彭措。他有个空行母,名叫达热拉母。当地不少藏人都管久美彭措和他的空行母称为佛父佛母。”

    “年龙在什么地方?”我问。“离色达县城远不远?”

    “听说不太远。”善宝说。

    “要走多长时间?”

    “喔,靠脚走那可不行,要搭车去,大概汽车开一两个钟头就到了。”

    “你没去过?”

    “没。”

    “你们咋会想到去年龙的?”

    “宝玲居士去过几次,她已被达热拉母认作干女儿。听说佛父最近要在年龙举办一个大型闭关活动,到时候西藏、青海的不少活佛、喇嘛也会来参加。我们也想参加这一闭关,但事先要经佛父批准才行。”

    我问善宝,他们哪几个人一起去。

    于是他一一指给我看。这位就是宝玲居士。这两位携带很多行李的年轻汉僧,不久前已经去过年龙并得到佛父同意,这次就是背着行囊去那里闭关的。这两位女居士是母女俩。这位满脸络腮胡子的山东大汉是扎西荣布。这位穿蓝色薄绒衫的女子是陈居士。

    除了陈居士,这几个人我一个都没打过交道。

    能去拜见一个跟法王同名的大德,一路上还可结识几个新同道,我毫无犹豫就决定了:跟善宝师他们一起去!至于我想去县里采访几个头面人物,等我从年龙回来再去也不迟。

    在色达街头停着几部汽车,上前问了一下,没一部车是开往年龙方向的。于是就耐心地在小小县城里转悠,若有汽车开来,就拦住,问是不是开往年龙的?

    年龙地处色达县城北六七十公里,位于川北与青海斑玛交界处,是一个很偏僻的小地方,平时很少有汽车开往那里。等了不少时间也没拦到一部车。看来,要找一部汽车,专门跑一趟才行,当然,来回几百里路,得付点劳务费。于是一面拦来往车辆,一面跟停在县上的几部车谈条件,看看可有哪部车能把我们送一趟。

    他们在县城遇到一个县佛协的熟人,就请他帮着找找车。听这位说,久美彭措前段时候外出了,不知是不是已回年龙?为了不白跑一趟,最好先打听一下。

    有人提出,不妨找住在县城的香根活佛问问。因为我刚到色达时曾去过香根活佛家,这任务责无旁贷地落在了我的肩上。

    陈居士说,她早就听说香根活佛的大名,但没见过,想跟我去见见,行不行?

    当然行。我就叫她随我一起走。跟陈居士,有天晚上在汉经堂里已聊过几句。她毕业于天津某大学,现在北京某设计院工作。这是她第三次来五明佛学院了。她的父母很着急,怕她离开单位时间太长,会丢掉公职。她说她自己对此无所谓。她痛惜当今社会风气污浊,那么多人都变得那么自私,互相骗来骗去,拼命捞钱,似乎这就是生活的全部目的。这种生活有什么意思呢?当她来到这儿后,她发现了一个新的的天地,在这儿,她的身心从来没这么愉快过!她告诉我,她的男友出国了,不知这段未了的因缘最终会如何了结?这回去年龙拜访久美彭措,这个问题也想请佛父给她指一条路

    香根活佛正好在家。

    我把来意一说,活佛微微抬头,不说话,两眼直视前方,好象望着很远很远的地方,过了一会儿,他收回目光,对我和陈居士说:“久美彭措和空行母都在家,你们可以去。”

    我对活佛说,等我从年龙回来,一定再来看望他。他握握我的手说:“我等着你,你一定要来。”

    又遇到了慧照师。他有两位天津来的朋友这几天也正住在活佛家里。两位都姓李,权且以李甲、李乙称之。李甲为一武术高手;李乙是天津一家什么公司的总经理,前几年曾在当地接待过香根活佛。李甲一听说我们要去年龙拜访一个大德,跟活佛和慧照打了个招呼,当下就跟我们一起去了。

    在县城终于找到一部愿意跑一趟年龙的大卡车并谈妥了价钱,已是下午五点半了。

    爬上车,东风牌就呜呜地上路了。

    一条简易公路,蜿蜒通向北方,两旁是青灰色逶迤不绝的群山,沿途几乎看不到村落。偶尔可见一二顶帐蓬,搭在山前的草原上,一群牦牛安祥地啃食着牧草。路上要翻过好几座山,山路盘旋,汽车不断爬高,然后下坡,开没多久,又盘旋着爬高翻过的最高处估计不下海拔五千米。有两位乘客已出现了高原反应

    太阳慢慢地落到山峰的后面去了,天色渐渐变得暗下来,山风顶着无篷的卡车乎乎扑来,令人感到阵阵寒意。

    汽车开到目的地时,天已全黑,月末之夜,伸手不见五指。下车后的一段路,高高低低,磕磕绊绊,真不大好走。幸而我带了一只小手电,脚下还不至于踩空。

    进了村子,眼前依然漆黑一片,只有走到一幢房子跟前时,才看到从门窗里透出来的一点昏暗的光线,原来这儿还没用上电,晚上只能靠蜡烛照明。

    主人一看来了客人,马上十分热情地把大家迎进屋里,马上往炉子里添柴烧水,一股暖意顿时在屋子里弥漫开来。虽然言语不通,但我们都感受到了主人的热情好客。

    一会儿水就烧开了,每人一碗热奶茶,又端来一大盆青稞粉,还有酥油和白糖,让大家自己动手拌食糌粑。也许,肚子真的有点饿了,也许,这儿的酥油特别新鲜,我觉得今晚的糌粑格外好吃。

    来了个能说几句汉语的喇嘛,要大家多吃点糌粑,多喝几碗奶茶,过一会儿,他带我们去见上师。

    晚上九点三刻,久美彭措上师在他的屋子里接见了大家。他的屋子比较宽敞,墙壁、梁柱以红色为主,屋子四周摆满了各种法器法物。为了迎客,屋里多点了几支蜡烛,比刚才那屋子亮了许多。上师身穿紫红袈裟,肩披绣有金丝图案的黄色斗篷,端坐在一尺高的法座上。在烛光映照之下,看上去有五十多岁的样子,天庭饱满,鼻廓丰隆,双目炯炯有神,脸上容光焕发。空行母坐在上师身边,穿一件绣有黄色花纹的橙红上装,披一条紫红披肩,头上梳两根大辫,脸上洋溢着慈祥的微笑。因为时间不早,担任翻译的那位喇嘛要大家抓紧时间提问题,明天上午,上师将一一给大家解答。

    于是一个接一个提出自己最关心的问题。大多是问,自己的本尊是谁?该修什么法?今世能否得到成就?如何去除魔障?等等。跟母亲一起来的那个女孩,问上师她是不是应该出家?陈居士把她男友去欧洲留学的事也说了,问上师,自己跟这位男友到底有没有婚姻上的因缘?

    上师一边听一边把众人提的问题记下来。

    接见结束,已近半夜了。上师把李甲和我留下单独谈了几句。他和李先生是谈有关开掘“伏藏”的事,他告诉李先生,不要听信流言,莲花生大师留下的“伏藏”,不是靠现代仪器可以测出来的,一般的人,哪怕几千人几万人几百万人去找,也不可能找到。等李先生走后,上师又具体问了问我的一些情况,并鼓励我说,你写有关佛教密宗的书,很好,可以一直写下去,发表没问题,需要的话,我也可以帮忙。他还说,以后与其他密宗上师交谈,一定要带个好翻译,这样才能很好地进行交流。他欢迎我以后再来这里。

    大家在铺着小方毯的地板上过了一夜。

    天一亮,我就起来了。走出屋子,我在附近山坡上转了一圈,时间还早,四周静静的,不见一个人影。这是一个小村庄,座落在青山环抱的一块草原上,以一所寺庙为中心,住着百来户人家。我想,这所寺庙大概就是年龙寺了吧。在村子边上,有一座用白色石头砌成的大白塔,下方中圆,顶部成尖锥形。在大白塔近旁,排列着两行小白塔,约有十几座,造型和大白塔相似。白塔下面,不知是不是埋着在这儿圆寂的历代高僧活佛?

    上午,我找到昨晚为我们充当翻译的那位喇嘛,请他给我谈谈有关久美彭措上师的事迹。

    这位喇嘛名叫龙周,是两年前从青海班玛县龙塔乡来这儿晋见久美彭措上师时,被上师的智慧和法力而折服,不想离开上师,就在这儿呆了下来。他告诉我,上师于猴年猴月出生于年龙寺,今年五十几岁。听这儿的老人说,上师出生时,屋顶放出五彩光芒,地上突然涌出一条小溪,当地不少人都看到了这一极为殊胜的景象。上师二十年前写下的文字,在今天完全得到了验证,就像是今天写的一样。去年冬天,他陪上师去西藏,在上喻的一块岩石上,上师脚穿皮鞋,踩出了一个三寸深的脚印!你站在上师面前,不用说话,上师就能知道你心里想些什么。有个眼睛瞎了的老人,拄着棍子,来上师跟前求医,上师拿过她敬献的哈达,在她眼睛上擦擦,老人马上就看得见了。有人患了重病,上师拿把刀朝那人捅进去,拔出来,病就好了。达热拉母是智慧母和绿度母转世,生而知之,料事如神,天生就懂很多东西,密宗中最深奥的的问题,她也能给你说得明明白白……

    龙周对我说,你若对上师的事迹有兴趣,可以在这儿多呆几天,找这儿的村民聊聊,他们会告诉你很多这方面的事情。说实话,我倒是很想在这儿呆上一段时候,在上师的直接传承下学一点密宗大法,不过这一次,我想还是和大家保持集体行动吧。既然上师欢迎我下次再去,我相信下次一定有机会再来这里。

    上师的管家格拉喇嘛,也向我介绍了他所知的久美彭措上师的生平。出生在年龙寺的久美彭措,是个大喇嘛、大活佛,七岁就出家上座,在青海、甘肃、川北一带影响很大,最多时有二三百个寺庙的僧人接受他的灌顶。上师的前一世是西青南奎活佛,驻在色达西青寺,他的三个兄弟都在这个寺庙里出家。空行母达热拉母的父亲是阿尔代活佛,对密宗钻研很深,写了不少书,很多独家著作都留给了久美彭措。

    我问格拉管家,听说上师曾在石头上留下脚印,还令双目失明者恢复了视力?格拉管家说是的,但上师并不是经常显示神通的,只在某种场合且机缘具足时,才显示一点神通,其目的也是为了令信众对佛生起更大的信心。拿刀子捅进病人的身体,那还是发生在“文革”中的事,有个戴帽的“四类分子”去深山打猎,得罪了山神,回来就疯了。有人把他送到久美彭措那里,上师也不管这人是个“四类分子”,答应为他治,拔出刀子,从他背后戳进去,捅穿了身体,拔出刀子,在那人身上拍打几下,病就好了。这人前几年已去世了,他的老婆子还活着。因为这件事比较奇特,所以村子里没人不知道。

    管家五十几岁,青海果洛人,十几岁时来年龙寺遇见了年轻的久美彭措上师,不舍得离开,上师也想叫他留在身边,于是他就留了下来,为上师做点事,至今已四十年了。

    上午十点钟,大家再次去上师那里。对昨晚十个人的提问,上师已将答案一一写在纸上,是用藏文写的,每人一张。在把答案交给每个人时,上师叫龙周喇嘛把写在纸条上的答案,说了一下大意。

    对十天后要在这儿举办的“闭关”活动,上师破例准许他的干女儿带来的这批人中,善宝、扎西荣布等几个汉僧可以参加,要他们马上回去作好准备再来。上师说,届时青、藏、甘、陕、川等地将有很多大活佛来这里。这次闭关是修“大圆满法”,属于密宗中最高的大法,不是一般人都可来的。

    昨天送我们来的卡车司机来催了,叫大家快点上车,他赶回去还有事呢。

    当我们乘车离开年龙时,我想,今后若有机会,我一定要再来这里。

    香根活佛的心愿

    由年龙回到色达后,我再次跨进了香根活佛的家门。

    “托巴”像上回一样亲亲热热地欢迎我。

    香根活佛叫我来,是要跟我谈他想在当地建一座“藏密吉祥经院”的事。头一次去活佛家时,他已跟我谈起他的这个打算,我认为他的想法很好。因当时我急于要去佛学院,未及详谈。

    香根活佛的设想是,就在色达县城他家的所在地,建造一所糅古代传统和现代技术于一体的多功能大型寺院,楼高九层,由大雄宝殿、释迦佛殿、莲花生大师殿、观音菩萨殿、阿弥陀佛殿、班禅大师纪念塔、藏经楼、图书馆、藏密研究生院、译经院、闭关房及生活区等组成。

    这不是一所一般的寺院,它最突出的功能是:为有缘来藏地修学密宗的中外佛教弟子提供一个理想的场所,使他们来此之后,每人可安排一间独用闭关房,以一个上师带几名学员的方式,在上师直接传承加持下进行修炼。香根活佛说,凭着他前世的号召力和他本人的社会关系,以及色达县上就居住着好些高僧和活佛的有利条件,他可以把不少密宗大德请来担任藏密研究生院的教员。这里还将配备一定的翻译力量,使来自使用汉语、英语、法语等语系地区的人们不至因语言障碍而无法入门修行。这里的生活设施和通讯设施也将达到一定的标准,以适应现代人的最基本的需要。

    这所经院的另一突出点是:它并不是某宗某派的附属物,而是一座集宁玛派、格鲁派、葛举派、萨迦派等密宗教派之大成的佛教综合道场,对密宗内的各教各派不分高下、一视同仁。来此求学者可根据各人不同的因缘选修最适合自己的法门。香根活佛本人,就接受过数种教派的传承。

    它对外界的又一吸引力是:地处川、藏、青、甘四省交界处,有汽车公路与外地沟通,交通比较方便;同时,它位于青藏高原东端,是一个纯牧区,无任何工业污染;而它四周延绵不绝的群山以及奇特的地理地貌,亦是建设大型寺院的有利条件。

    为了建设这么一座在国内尚属空白的大型经院,香根活佛已从县里搞到了紧靠他住宅西面的一块一万平方米地皮的批文。这是一块很大的空地,周围已用沟网圈了起来,偶尔,有临时过往的牧民在这里搭个搭帐篷住上几天。紧靠他住宅东面的一户人家,占地几百平方米,也已被他把房子连同地皮都买了下来,他打算把藏密研究生院建在这里。

    高原虽然地广人稀,但地方政府对在县城里盖寺庙还是控制颇严的。现在,盖房子的地皮已到手,可以说这个项目的先决条件已经具备了。

    当然需要不少资金。据建筑行家的测算,不包括寺内造像、法器法物及教学设备等在内,基础设施、土建工程及常规内外装修费用,约需二千几百万块人民币。

    香根活佛对筹集这笔资金很有信心。他说,历来为建寺庙捐资者,都有功德无量。前些年他的一个弟子到国外去跑了一圈,回来后就在藏地盖起了一座新的寺庙。凭籍他的前世留下的授记和预言,他相信自己可以为把藏传佛法传向汉地和整个世界作出应有的贡献。

    我请香根活佛谈谈他前世的情况。真是不说不知道,说说不得了。他的前世的“资历”,跟几百年来藏地活佛转世最出名的达赖、班禅和章嘉这三大世系相比,甚至还要高出一点呢!

    他的前世第一世为代玛堪钦(1364—1432,通常译为达玛仁钦),是宗喀巴大师的首席大弟子。生于后藏,十岁出家,以长于辩论著称。二十五岁受比丘戒后不久就成为宗喀巴大师的上首弟子,为协助大师创建格鲁派出了一定的力。土猪年(1419)宗喀巴大师圆寂后,他代之升任甘丹寺法台十三年,从此被称为“贾曹”,意为“接替法王”。六十九岁时在布达拉宫圆寂。

    在代玛堪钦之后成为宗喀巴大师得力弟子的克珠杰·格勒巴桑(1385—1438)),亦是大师弟子中的佼佼者,代玛堪钦去世之后,他继任甘丹寺法台。后人将宗喀巴和他的这两个弟子合称“师徒三尊”。克珠杰·格勒巴桑,即班禅喇嘛的第一世也。

    宗喀巴大师的众多弟子中间,还有几位高足亦不可不提。格敦主巴(1392—1474),曾先后师从宗喀巴和贾曹·代玛堪钦,兴建札什伦布寺并任首任法台长达三十八年。他即是达赖喇嘛的第一世。释迦益西(1352—1435),曾代表宗喀巴大师应明朝永乐帝之请去北京传法。他乃为章嘉活佛的第一世。

    相传代玛堪钦是由阿弥陀佛化现的马头观世音菩萨转世人间。代玛堪钦奉宗喀巴大师之命在青海玉树地区建立拉布寺时(1419),泥塑佛像内装有宗喀巴所赐的头发、衣物等物,极为灵异珍贵。该寺多次受到明、清朝廷的赐封,其鼎盛时期拥有嘎拉寺、让娘寺、休马寺、刚拉寺、仁乃寺、石渠寺等十八座子寺,当之无愧地与嘎登寺、哲蚌寺、色拉寺同为格鲁巴的根本道场之一。今日的著作说起格鲁派的道场,大多只谈嘎登寺、哲蚌寺、色拉寺三大寺,对拉布寺几乎只字不提,这显然有失公允。

    由代玛堪钦至香根活佛,已为第十五世转世。前四世活佛皆以“代玛”之名相袭,代玛,为莲花之意。自第五世起,改“代玛”为“香根”,其意为怙主、救世主。十二世香根·吉绕多吉在清道光年间曾入京晋见皇帝,被任为拉布族留户,管理当地一切政教事务。吉绕多吉乃为藏地历史上极出名的麦彭仁波切的上师。十三世香根·江央洚珠降措,在建筑上很有建树,曾将一个小经堂改建成竖有一百八十根柱子的大经堂,他创办的“吉索”、“拉斯吉索”等四家商号,开创了藏地与内地贸易往来的新局面。十五世香根·拉马交活佛本人的出世也颇为殊胜。他于公元一九五二年诞生在川北高原一个名叫曲仓的部落里,在母腹中五个月时,就被前世寺庙中的僧人依前世活佛预言和各种征兆认定为十四世香根活佛的转世。其母分娩之时,空中出现种种祥端,令部落四周的族民惊叹不已。

    十多年前,色达县新修建的大白塔落成开光,县委书记和县长亲率本县各级领导莅临有几千人参加的隆重的开光典礼。忽然,大白塔上空落下一条白色的哈达,不偏不倚,不前不后,恰恰落在香根活佛的肩上!香根活佛见自己肩上忽然多了根哈达,很奇怪,回过头去问站在身后的县委副书记,可是他给的哈达?副书记摇摇头,他也纳闷着呢,天上咋会掉哈达下来呀?只有站在香根活佛边上的丹必宁玛活佛,心有所悟,含笑不语,轻轻扯起哈达一端,将它围在了香根活佛的脖子上……

    香根活佛经常对别人说,他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小人物,他只是发了一个大愿,想尽自己的一切力量,建一座吉祥经院,为海内外有缘弟子来藏地学法提供一点方便,此院建成,他今生之愿足矣。

    香根活佛平时也确实以一个普通人的面目出现在人们面前,使每个人都感受到他的亲切和蔼、谦虚诚恳。但你从他普通人的外表下面,仍可体会到他那博大的胸襟、广大的慈悲心和令人惊叹的摄服力。天津来的李甲先生对我说,香根活佛平时是真人不露相,偶尔露一手。前年香根活佛去廊坊弘法,在一个大厅里作报告时曾当场腾空飞起来,全场都惊呆了,很多过去不信佛或不大信佛的人都皈依了三宝。去年,活佛去天津,曾对李甲的一个同事某某说:千万不要叫你母亲退休。可某某的母亲一心想“早退休早享福”,还是办了退休,结果退休不到一个月就突然死了!莲师经堂开光时,天上下雨,可经堂上空的这一小块就是没雨!四周地上都湿了,经堂前就是干干的。李甲来这里后,有一天跟香根活佛在屋里交谈,活佛突然走了出去,他不知怎么回事,也跟了出去,只见活佛正在开院子的大门,有个焊工拿着东西要进来。他很奇怪,看门的狗明明一声都没叫唤呀……香根活佛的女弟子多吉卓玛告诉我,两年前她从广州离家出走时,已被医院确诊患了白血病,医生说她活不了一两年。她曾投奔温州、普陀等地的尼姑庵,都没让她长住,说是庙小容她不下,请另择高就。后经种种曲折,最后来到色达,被香根活佛收留下来。在香根活佛身边,她的身体不知不觉好起来了,今年去医院查了一下,白血病居然已不翼而飞!我步出香根活佛家的大门,走到他宅第西面的一大块空地旁站住了。碧蓝的天空,明澈如海。远处的群山,逶迤起伏,气象万千。有座山前搭了个钻井架子,那是有人在试图开掘黄金。我竭力辨认着,哪座山峦像一匹马,留住了几百年前从蒙古来的部落兄弟的脚步?在哪座山的山脚下,蒙古兄弟挖出了一块形状如马的黄金?色达,色达,金色的马。由马头观世音菩萨转世的第十五世活佛驻法此处,这里是不是也有什么殊缘玄机?如若香根活佛的心愿得以实现,哪一天在色达的中心竖起一座九层高的吉祥经院,那可真是在色达的金马鞍上镶上了一颗璀灿无比的明珠!

    后记:

    (色达喇荣五明佛学院院长晋美彭措在接受作者采访时表示:

    我很高兴,作者研究了藏学和五明佛学院的一些情况并作了比较客观的介绍。我希望,继续尽最大的努力,把五明佛学院办得更好,使之对整个世界有所利益。)


{返回 宁玛的红辉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已经没有了
下一篇:三十、极乐大法会
 廿九、“还是佛教最圆满”
 十七、航天部来的两位女居士
 三十、极乐大法会
 三、日出日落又一天
 活佛密偈序
 十五、观天葬思无常
 廿四、曲君老喇嘛又穿上了僧服
 九、穿黄袈裟的“电子专家”
 二八、峨钵遇山神
 廿七、毕业佛学院,再来佛学院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丧葬不可铺张、做佛事只可念佛[栏目:普陀遗珍·印光大师开示精编]
 共与不共前行修法开示[栏目:格桑扎西仁波切]
 《称赞净土佛摄受经》及《阿弥陀经》对照阅读(上)[栏目:菩提树下·马明博居士文选]
 四念住 唯一解脱之道 四念处禅--《大念处经》[栏目:圣法长老]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