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前行讲记 第二百一十四讲 普贤上师言教-发心-四无量心-悲心2
 
{返回 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讲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338

  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讲记

  ——《普贤上师言教》与《前行备忘录》合讲

  蒋阳龙朵加参尊者      传授

  桑昂丹增           传讲

第二百一十四讲 2014年4月14日

  【原文】

  尤其是平日里看到依靠自己的牛马羊等感受痛苦和艰辛时本该修悲心,可是我们这些人又是怎么做的呢?当自家门前的牛等牲口遭受穿鼻、阉割、拔毛、活活放血等地狱一样的多种痛苦时,主人从来没有想过它们也有痛苦的感受,如果慎重加以观察,就会知道这是没有修悲心的过患所致。我们好好想一想,假设换了自己,就是现在拔出一根头发也会“哎哟哟”直叫,觉得这种刺痛实在让人不能忍受,而当主人用绞木[1]使劲地拔掉牦牛身体上所有的粗毛时,那头牛已经是全身赤裸、血迹斑斑,每一个毛孔里都在滴滴流血,疼得它不时地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可是主人对牛遭受这般难忍的苦痛想也不想,反而觉得自己手上因此而磨起的水泡令人忍受不了。

  此外,人们在骑马行路的时候,往往会因为自己臀部疼痛不能端直地坐在马鞍上而需要侧身斜坐,却不曾想到座下的那匹马也同样有疲乏、有苦痛,反而在它精疲力竭、寸步难行的时候,认为这头牲口性情恶劣不肯继续前行而生起嗔心,用鞭子狠狠地抽打,对它一刹那也不生怜爱之心。

  尤其是绵羊等被宰杀的过程中,首先被从羊群中抓住的时候,它会产生想象不到的恐怖感、畏惧感,最初被抓的部位皮下淤血,然后身体被翻倒在地。这时屠夫用皮绳把它的四条腿紧紧捆绑起来,又用细细的绳子勒紧它的嘴巴,使它呼吸中断,感受气息分解的剧烈痛苦。假设死亡的时间稍微拖延,大多数罪孽深重的屠夫则火冒三丈,一边气急败坏地说“这该死的畜生还不死”,一边拼命地捶打它。只要这只羊一死,他们就立即剥掉它的皮,取出内脏,紧接着抽取另一头活牛的血液,这时那头牛也已经体力不支,走起来踉踉跄跄。主人将死肉与活血混合起来装入前面宰杀的那只羊的内脏里,然后大模大样地吃了起来,这种人真成了恶业罗刹。

  现在我们认认真真地思维这些道理,看到那些旁生痛苦而观想感受者就是自己会怎么样?我们不妨试一试,自己用手捂住口鼻中断呼吸停留片刻,看看会有怎样的痛苦、何等的恐惧?经过这样一番慎重观察之后,心里默想:连续不断感受这般剧烈痛苦的一切众生实在可怜,如果自己有能力将他们从所有不同的痛苦中解救出来那该有多好!对于以上的道理要反反复复地观修。

——《普贤上师言教》

  [1]绞木:用来拔去牦牛身上毛的木棒。

  【正文讲解】

  顶礼大恩根本上师!

  祈祷大恩根本上师赐予意心相融之加持!

  愿尽虚空之际有情父母即生证得四身五智之金刚持果位,为此结合《大圆满龙钦心滴前行引导文——普贤上师言教》与《前行备忘录》而宣讲。

  此前行分三:首义、论义和结义。首义已宣完,今天宣讲论义。论义乃大圆满龙钦心滴共与不共之前行,由吾等殊胜上师无谬口传所著之备忘录。论义分三:共同外前行、不共内前行、修持正行之支分捷径往生法。共同外前行已宣讲完毕,今天所宣的是“第二、不共内前行”。

  不共内前行分为六个科判:一、诸圣道之基石——皈依;二、趣入最胜大乘——发殊胜菩提心;三、清净违缘罪障——念修金刚萨埵;四、积累顺缘资粮之供曼茶罗;五、顿然断除四魔之古萨里——积累资粮;六、自相续生起证悟智慧之究竟方便——上师瑜伽。诸圣道之基石——皈依已宣讲完毕,今天所宣的是“第二、趋入大乘发殊胜菩提心”。

  此分三个科判:一、修四无量心;二、发殊胜菩提心;三、愿行菩提心学处。今天首先宣讲“第一、修四无量心”。

  本来四无量心讲解之时是按照慈、悲、喜、舍次第而宣讲,但实地的修持如果按慈悲喜舍而修心,慈悲喜舍就会堕入偏袒,无法修成无量心,因此之故,修心之时首先要从舍心而修心。四无量心中的舍心和慈心已宣讲完毕,今天所宣的是修悲无量心。

  今天所闻之法是修悲无量心,希望大众无误无颠倒地取舍闻法的方式(动机和行为)而如理如法地听闻今天的法,如是所宣非常关要。因此之故,大家要反观自相续是否如理取舍动机和行为,如是奉行非常关要。

  今天所宣的是悲心。什么称之为悲心呢?以一位被剧烈痛苦所逼的众生为所缘,希望他远离痛苦,此称之为悲心的定义。什么是被剧烈痛苦所逼的众生呢?昨天也宣讲到这样的众生:比如说,一个已被关进监狱、临近枪决的重罪犯,以这样的众生为所缘境;或者说在屠宰场接近被宰杀的一个旁生作为所缘境。观想的时候,把所缘对境的众生观想成自己或者自己的父母。观想如果是自己的话,自己能不能忍受这种痛苦?能不能遭受这种痛苦?此时生起无法堪忍的悲悯之心,此称之为悲心。

  首先所缘如是对境而观想,接着次第观想正在遭受痛苦的地狱众生、饿鬼、旁生、人道、阿修罗或者天界等六道众生,然后扩大到遍虚空一切众生如是观修,最后生起无法堪忍的心念,此心念称之为悲无量心。

  尤其是平日里看到依靠自己的牛马羊等感受痛苦和艰辛时本该修悲心,

  尤其是依靠自己的这些家畜,比如说,你所骑的马或者依靠你的这些牛羊,看到它们感受痛苦和艰辛的时候,应该以此境而修悲心。你所骑的马或者依靠自己的牛羊等家畜,此等家畜有什么痛苦呢?它们自然有痛苦,看见依靠自己的这些家畜的痛苦而修心,直到生起无法堪忍的悲心为止。

  可是我们这些人又是怎么做的呢?当自家门前的牛等牲口遭受穿鼻、阉割、拔毛、活活放血等地狱一样的多种痛苦时,主人从来没有想过它们也有痛苦的感受,如果慎重加以观察,就会知道这是没有修悲心的过患所致。

  此处法义以藏地牧区做比喻而讲解。藏地的牧区主要依靠牛、马、绵羊等生活,对它们造成很多伤害,比如说,穿鼻或者阉割,尤其是拔毛,而不是剪毛。怎样拔毛呢?以前有这样一种讲解,现今没有。因为当时主人没有剪刀,于是把牛羊的毛裹在棒子上面,用力拔毛。这样用力拔毛以后,反而导致主人自己的手上起泡,这时主人认为自己的手很痛,根本没有想过这些旁生拔毛以后所遭受的痛苦,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们没有修过悲心的过患所致。

  以前有些人喜欢吃肉,但是吃肉以后还无法满足,于是放牛羊的活血来饮用热血,比如说放牛尾上的血,放血以后最后牛无法走动,这样饮用牛的热血。总之,这些人对这些旁生造成如同地狱般诸多痛苦,但是他们从来没有想过它们也有痛苦的感受,这是为什么呢?这是因为他们从来没有修过悲心的过患所致。

  总之,观想之时把遭受痛苦的牛羊当做自己或者自己的母亲正在遭受如此的痛苦,应该如是思维、观修悲心。

  我们好好想一想,假设换了自己,就是现在拔出一根头发也会“哎哟哟”直叫,觉得这种刺痛实在让人不能忍受,而当主人用绞木使劲地拔掉牦牛身体上所有的粗毛时,那头牛已经是全身赤裸、血迹斑斑,每一个毛孔里都在滴滴流血,疼得它不时地发出低低的呻吟声,可是主人对牛遭受这般难忍的苦痛想也不想,反而觉得自己手上因此而磨起的水泡令人忍受不了。

  此外,人们在骑马行路的时候,往往会因为自己臀部疼痛不能端直地坐在马鞍上而需要侧身斜坐,却不曾想到座下的那匹马也同样有疲乏、有苦痛,反而在它精疲力竭、寸步难行的时候,认为这头牲口性情恶劣不肯继续前行而生起嗔心,用鞭子狠狠地抽打,对它一刹那也不生怜爱之心。

  观修之时应该如是思维而修心。去年也曾讲解过此等内容,现今不是在立电线杆吗?这些骡子搬运电线杆之时,每头骡子驮着四袋水泥或三袋沙石,而且爬很陡的陡坡,运送的过程中它们的口被套着,一天之中它们无法吃草,也无法饮水;不仅如此,人们还要坐在它们的背上;当它们无法走动的时候,人们就拿着一根木棒猛烈地击打它们,它们遭受着这样的痛苦。人们为什么会这样无情呢?因为他们从来没想过骡子的痛苦,他们没有一个人诚心思维悲心、修过悲心所致。即使有时候他们自己走不动,也从来没有想过骡子驮着这么重的东西,而且一天之中无法吃草饮水,还要爬着很陡的坡,而且自己还要坐在骡子之上给它带来的痛苦,这是他们从来没有思维骡子的痛苦所致。

  如果诚心思维一下,比如说,你自己是骡子,你驮着很重的东西、爬着陡坡,而且一天中无法饮水和吃食物,在此之上还有个人骑在你的身上,又用木棍或鞭子鞭打你,你有何等的痛苦呢?此等痛苦你能堪忍吗?是无法堪忍的。因此之故,修心之时应该以这样一种所缘境而观修。不仅仅依靠你的牛马羊这些家畜,还可以你所看见的任何对境为所缘境而观修悲心,当生起无法堪忍的悲心之时,此称之为悲心。

  尤其是绵羊等被宰杀的过程中,首先被从羊群中抓住的时候,它会产生想象不到的恐怖感、畏惧感,最初被抓的部位皮下淤血,然后身体被翻倒在地。这时屠夫用皮绳把它的四条腿紧紧捆绑起来,又用细细的绳子勒紧它的嘴巴,使它呼吸中断,感受气息分解的剧烈痛苦。假设死亡的时间稍微拖延,大多数罪孽深重的屠夫则火冒三丈,一边气急败坏地说“这该死的畜生还不死”,一边拼命地捶打它。

  比如说,牧区的人们会在绵羊群中抓住一只绵羊宰杀,这只绵羊也知道自己将要被杀。虽然这些绵羊被宰杀之时无法言语,但是它们相续中有不可思议的恐惧感和畏惧感,它们都有一种害怕被杀的感觉。当时它们都会被赶到一个院子里,没有任何躲避的地方。当屠夫抓住被杀的绵羊之时,他用手猛烈抓住它的毛。最后杀了羊、剥了皮以后,就能看到羊最初被抓的部位皮下有淤血,屠夫给它们造成多么大的痛苦!但是宰杀羊的这些主人或屠夫从来没想过它们有此等痛苦。

  屠夫宰杀之时把它们的身体翻过来,然后用绳子去捆绑四肢,再用一种微细的绳子勒紧它们的嘴巴,让它们呼吸中断,感受着气息分解的剧烈痛苦。这样痛不痛苦?比如说,我们自己用手捂住嘴巴和鼻子中断呼吸,有多少痛苦和恐惧感?屠夫捏住它们的嘴巴让它们呼吸中断,感受气息中断的痛苦。如果这些羊的死亡时间稍稍拖延一下,有些罪孽深重的屠夫就会生起嗔恨心,用脚踢羊,口中还说着:“你怎么还不死?!”思维此等所缘境之时,观想自己正在遭受这样的痛苦,自己能不能堪忍?同样,观想自己的父母遭受这样的痛苦,自己能不能堪忍?以这样一种所缘境而观修,直到自己的相续生起悲心为止。

  虽然这些牛马羊是旁生,它们不会言语,但是它们跟人一样,它们也知道害怕和恐惧,它们害怕死亡,它们也希望不死。

  比如说在藏地牧区的一户人家,如果有一百头家畜就有一百个名字,和我们每个人有自己的名字一样,每个家畜都有一个名字。我们每一个人有一个姓名,当听到他人叫你的名字的时候,你就知道他在叫我。比如说,我叫桑昂丹增。当别人呼唤我的名字“桑昂丹增”的时候,我就知道“哦,他在叫我的名字”。如此比喻般。每一个家畜都有自己的名字,当主人呼唤这个名字的时候,这些家畜也知道主人在叫唤自己。

  每个旁生都有自己的名字,有的叫白头,有的叫黑头或花头,背上有白色的皮毛,就取名叫“背白”,这样的称呼有很多种。比如说,家人或者主人会赶着一群家畜。如果一只家畜没有听话,主人一生气的时候就对它说:“某某某某某,你干什么?你怎么这样?”这只家畜就会害怕。它们跟人一样,它们也知道主人在叫唤自己。同样,它们也不愿意遭受痛苦,也害怕遭受痛苦;它们也害怕死亡,也不愿意死亡。它们跟人一样,也希望离苦得乐,它们只是不会说话而已。

  同样在汉地也是这样。比如说猴子、鸟类等其他动物,主人让它们做这个、做那个,它们也会按照指令去做。鸟会叫唤,主人就让它叫唤或者唱歌跳舞,它就照办;主人让猴子骑自行车,它也会骑;它们仍然有痛苦,一样具有恐惧和害怕,它们只是不会说话而已。因此之故,应以它们为所缘而观修、思维,以此令自己的相续生起悲心,如是去修心。

  我在这里讲解此等公案,当然这是以前的事情。比如说,现今你们在座的大众在入佛门之前,以前在家的时候,你们杀过多少旁生或者海生类的众生?当这些旁生被杀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它们有痛苦呢?自然你们没有想过。为什么呢?你们没有修过悲心所致。同样你们杀死这些旁生的时候,它们有没有痛苦呢?比如说,你们砍过头的、砍过腿的或取过内脏的旁生,吃过肉的、喝过血的旁生,有多少呢?很多很多。这些所杀的旁生当时有没有痛苦呢?自然有痛苦,但是你们没有想过它们的痛苦,为什么呢?因为你们从来没有修过悲心所致。

  比如说我去汉地的时候,有些餐厅有养鱼池,在里面养很多鱼。当我们刚开始看到这些鱼的时候,这些鱼在很小的鱼池里自由自在地游荡。当我们看见餐厅主人宰杀它们之时:“哦!这真是太悲悯了!这些鱼也害怕死亡,它们也有恐惧感,它们无依无怙、无有任何友军。”我们能生起悲悯之心。而宰杀鱼的这些人呢?感觉无所谓,把杀鱼当做好像提一个萝卜或莴笋般,好像这样想:“哦,无所谓,鱼没有这种痛苦,它是无所谓的。”最后这些人拎着鱼的时候,鱼自然有种恐惧感、害怕感。

  虽然鱼池很小,但鱼在里面寻找躲避之处,最后被餐厅主人抓在手上之时,它仍然在跳动,仍然有恐惧感,想躲避但是没有办法躲避,只能被抓去宰杀。餐厅主人从来没有想到过它有痛苦,它也有被杀的恐惧感,为什么?这是餐厅主人没有修过悲心所致。同样,杀鱼的时候,餐厅主人开始用棍或者棒敲击鱼头,让鱼晕过去以后用刀刮鱼鳞,而且刮鱼鳞的时候好像在剥莴笋皮或者萝卜皮般,无所谓的样子。当鱼被刮鱼鳞的时候,鱼又是何等的痛苦呢?这也是餐厅主人没有修悲心所致。

  这是修悲心和没有修悲心的区别。

  因此,应该以这些依靠自己的旁生或鱼类而修心,如果自己遭受这样的痛苦,你能不能忍受?虽然其他众生无法言语,但是它们仍然被痛苦所摄,最后扩大到一切众生。这样去观修,你的相续会生起无法堪忍的一种悲心,此称之为悲无量心。如是般次第观修,你的相续越来越能生起悲心,否则你的相续无法生起悲心。因此之故,必须如是思维而修心,相续才能生起悲心。

  以前我小时候开着一种很小的车到昌台去买肉。到了昌台以后,很多地方都没有肉出售,当时我到了一所医院,医院旁边的电线杆上捆着两头牦牛,于是我知道这两头牛会被宰杀,然后我把车停在那里等待。当时我根本没有想到“牛会痛苦的,它也害怕宰杀”,只是觉得自己是一个出家人,站在那里不好意思。这时我倒车过去,把车厢打开,准备把肉放在车厢里,之后我跑到昌台街上玩耍。屠夫把牛宰杀以后,把牛的后腿放在车的后箱里。当时没有修悲心的时候,我就是这样的。现今如果看见牦牛被宰杀的情景,我是无法堪忍的。如果有钱的话,我会尽力放生;如果没有钱的话,我也会想尽办法。如果没有修菩提心和悲心,我就是这样无情。

  同样,你们以前是在家居士,出家女众或出家男众你们出家之前,比如说鱼或者鸡等等,你们宰杀过多少众生?宰杀的时候,你们有没有想过它们有痛苦?没有想过,没有修悲心的时候就是这样。修了悲心的话,相续就会生起悲心。现今如果遇到宰杀牛羊的场景,你们就有这样一种无法堪忍的心态,相续稍许具有一种悲心。那么这个悲心仍然要增长,扩大到缘一切众生,要广大而没有偏袒。这样如理如法修心,你的相续自然能生起广大而没有偏袒的悲心。

  如之前所宣般,这时屠夫用皮绳把它的四条腿紧紧捆绑起来,又用细细的绳子勒紧它的嘴巴,使它呼吸中断,感受气息分解的剧烈痛苦。假设死亡的时间稍微拖延,大多数罪孽深重的屠夫则火冒三丈,一边气急败坏地说“这该死的畜生还不死”,一边拼命地捶打它。

  只要这只羊一死,他们就立即剥掉它的皮,取出内脏,紧接着抽取另一头活牛的血液,这时那头牛也已经体力不支,走起来踉踉跄跄。主人将死肉与活血混合起来装入前面宰杀的那只羊的内脏里,然后大模大样地吃了起来,这种人真成了恶业罗刹。

  与罗刹的恶业相比,应该说此等罪业更重、更恶劣。

  现在我们认认真真地思维这些道理,看到那些旁生痛苦而观想感受者就是自己会怎么样?我们不妨试一试,自己用手捂住口鼻中断呼吸停留片刻,看看会有怎样的痛苦、何等的恐惧?经过这样一番慎重观察之后,心里默想:连续不断感受这般剧烈痛苦的一切众生实在可怜,如果自己有能力将他们从所有不同的痛苦中解救出来那该有多好!对于以上的道理要反反复复地观修。

  总之,所缘遭受痛苦的旁生而观修,尤其应该把自己当做这种所缘对境的众生而观修思维悲心。

  修悲心时必须实修打坐,在打坐中思维观修悲心。座中必须具足前行要点,身要毗卢七支座法,心要观察、思维悲心,不要散乱。当你的相续生起一种无法堪忍的悲心之时,此时要祈祷上师加持:“一切遭受痛苦的众生,能远离这种痛苦有多好啊!祈祷上师垂视加持,以谛实力加持自己具足帮助众生远离痛苦的能力!”接着心不随过去的妄念,也不接引未来妄念,心安住于当下之念;这样观察修、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

  如果你们实修之时,观察修、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你们在修道中不会出现歧途、偏道、误道和障碍。如果仅仅具足观察修而没有安住修,这是一种歧途。同样,只是安住修而没有观察修,仍是一种歧途。因此之故,这颗心要寂止下来,必须具足观察修和祈祷上师。如果只是强制安住,没有以方便摄持,导致心无法安住,同时会出现很多障碍。很多人最后精神颠倒、神经不正常,这都是因为没有被方便摄受所致。

  汉族弟子这种过失是很重的,之前我也时时提醒以及为了消除这种过失而讲解。因此之故,你们以后修行要以智慧和方便摄持,这样才能步入解脱、成就佛果。希望大众谨慎注意,具足智慧和方便而修持。

  汉族弟子具有此等过患。比如说,有些弟子仅仅思维观察修而没有安住修和祈祷上师。这样思维以后意识安立见解,“是这样的、是这样的”,最后只是一种口头上的词句而已,没有其他任何功德,相续无法生起法义或者觉受。这就是没有结合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的过患所致,此为其一。

  其二,有些弟子没有观察修和祈祷上师,只是安住修。有些弟子喜欢什么也不思维,坐在那里安住以后就说“哦,不应该思维!不应该起念!”最后他的相续无法生起任何见修行果,也无法生起信心、出离心和菩提心,变得很愚钝。但有些弟子就是这样很喜欢于无念中坐在那里,没有观察修,也没有祈祷上师,只是身体不动坐在那里很长时间,这也是一种歧途。

  同样,有些人修本尊,睁大眼睛、张着嘴巴,没有安住修,也没有观察修,也没有祈祷上师,最后好像什么东西附在他身上,他说:“我能知道、看到或者听到很多。”于是他认为这是很殊胜的,但是他的相续没有信心、出离心和菩提心,这也是很重的过患。比如说,很多人说:“打坐之时,他知道别人跟他说了什么,好像具足神通一样。”当他这样向我呈报之时,我非常害怕,应该说这是一种附体。

  消除此等过患的方便法是什么?就是观察修、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如果具足观察修、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出离心与以前不一样,你的相续能生起;信心与以前不一样,你的相续能生起;菩提心与以前不一样,你的相续也能生起;同时你的相续也能生起对见解的了知、觉受和证悟。如同经中所宣般,一切地道的断证功德都能在你的相续生起。

  修成一个清净的法,必须同时具足信心、出离心和菩提心,否则你所修之法不是一个清净之法。有些人听话以后很容易步入正道,也能消除这些过患。但有些人因为自私力和自私心很重,他们不听话,我也很难让他步入正道。

  我讲法至今应该有三年的时间。在三年中听话的汉族弟子,我引导他们步入正道、不退转的弟子大概二十个。我心中有数,我可以指出他们的名字。因为这些弟子听话以后依教奉行,无关紧要,他们继续听话会越来越好。而其他弟子如同刀尖上的青稞般,掉在哪一边我还不清楚。有些弟子好像有时候听话、有时候没有听话;有些弟子今天听话明天没有听话,有变化性。我以利益你们之心引导你们步入正道,为了你们在修道中没有歧途、偏道和误道而接引你们、护送你们,因此之故,你们要谨慎,应该依教奉行、应该听话。

  我以利益你们之心引导你们步入正道,为了你们在修道中没有歧途、偏道和误道而接引你们、护送你们,但有些人有变化性。今天我接引他们、护送到一定程度以后,我再往下接引其他人的时候,却发现他们又开始退转,又退回来了;今天好像有些人能接引了,明天这些人又开始退转,我又要接引,后面他们又开始退转……两三百个弟子中有二十个弟子,可以说我几乎已经送到目的地,他们应该不会退转,好像他们无关紧要了。而其他弟子仍然处于一种危险之中,我能接引,又好像无法接引,因此之故,希望大众应该谨慎依教奉行。

  我对你们这样讲解,并非是轻视你们,总之,我以对大众的平等心帮助你们都能证得佛果,但是有些人真的没有办法。因此之故,若想依靠我而步入解脱究竟成佛,就要遵照我所说的、所宣的、所提醒的、所教诫大众的,依教奉行非常关要。不然的话,我教诫之时你们敷衍着说:“我知道,我知道!”这样的话,我很难引导你们。

  比如说,昨天有一位女众祈请我传窍诀,我传窍诀以后,她马上以一种傲慢心说:“我知道。”好像自己知道的傲慢心。其实这只是一种口说、或者词句上的见解、或者以前听过磁带讲解而已,内心根本没有修持之道验,今天她应该在场。这样的弟子最后我没有办法引导,这样的弟子必须认认真真、谨慎地观修。

  比如说,我传一个窍诀——观察有没有我?当时很多人马上回答“没有我”。这只是听到词句、知道经中或者祖师们说“骨血肉去观察以后没有我”,而自已修持中对于“为什么没有我”没有任何体会。但是很多人就是这样,马上回答“没有我。”我马上说让他不悦意的话或者呵斥他,他立刻不高兴。那么“不高兴的”是不是“你”呢?仍然有“你”。比如说,别人赞叹、呵斥或者诽谤你的时候,这时候你有没有生气?有没有高兴?有的话,仍然有“你”。因此之故,一定要去实修。

  比如,《心经》中说“无眼耳鼻舌身意”,你听到这句经文以后是不是“没有眼耳鼻舌身意”?你眼睛看不见吗?你耳朵听不见吗?难道经中说“没有”就没有了吗?因此之故,所有法义都要去实修,认认真真修了以后才有体会。总之,实修能对治贪嗔痴,也能消除我执;没有对治我执,仍然有“我”。因此之故,必须认认真真去实修打坐。

  举个简单例子。今天在我座前问你:“有没有你?”有的弟子马上会回答:“没有我”。当我转过身以后,听到道友诽谤他,他马上会生气地说:“上师!你看他诽谤我。”这时就有“我”了,他的“没有我”只是空口说而已。如果你没有“我”的话,当别人诽谤你的时候,你何必要伤心地说:“他诽谤我”。这就说明你没有实修,只是口头空言之词句而已。

  仅仅靠词句是无法对治贪嗔痴,而实修以后自然你能对治贪嗔痴。同时要祈祷上师,当别人赞叹或者诽谤你之时,你也能对治自己的高兴之心或者嗔恨之心,为什么呢?祈祷上师以后会得到上师的大悲加持力,此时能对治自己的贪嗔痴。

  举个简单的例子。堪布昂琼是《前行备忘录》的作者。堪布昂琼小时候在一次法会行堂,那一天念诵的是《心经》,《心经》中有句经文为“无眼耳鼻舌身意”。当时堪布昂琼为一位坐在法座之上的上师倒茶,因为他没有注意,他把茶洒在法座之上,于是这位老和尚呵斥他:“你没有眼睛吗?”当时堪布昂琼这样回答:“今天不是说‘无眼耳鼻舌身意’吗?”当时老和尚无法回答。此时堪布昂琼就想:“无眼耳鼻舌身意到底是什么意思呢?”于是他去观察修、安住修,但无法了悟。最后他专一祈祷月称上师,亲睹月称菩萨的尊容,并被月称菩萨智慧身摄受,月称菩萨讲解了“无眼耳鼻舌身意”的法义,这样堪布昂琼证悟了空性。修法之时应该观察修、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这样才能了悟所闻思之法义。因此之故,这就是为什么让大众观察修、安住修和祈祷上师交替而修的原因所在。

  今天的法就讲到此,明天诵戒不讲法。

    

  【备注】

  此为弟子根据大恩上师讲法记录略作整理,更详细的内容请参考闻法录音。因时间仓促,恐有错谬。故于大恩上师及道友面前忏悔!

  愿大恩上师*轮常转!信众法喜充满!早证菩提!


{返回 大圆满龙钦宁提前行引导讲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前行讲记 第二百一十三讲 普贤上师言教-发心-四无量心-悲心1
下一篇:前行讲记 第二百一十五讲 普贤上师言教-发心-四无量心-悲心3
 前行讲记 第一百一十三讲 普贤上师言教-轮回过患-人道之苦-老苦..
 前行讲记 第三十六讲 前行备忘录-五不持
 前行讲记 第三十七讲 普贤上师言教-依止四想
 前行讲记 第一讲 题记
 前行讲记 第一百四十讲 前行备忘录-业因果-诸法因缘生-常见派的观点..
 前行讲记 第一百五十八讲 普贤上师言教-解脱利益
 前行讲记 第一百一十六讲 普贤上师言教-轮回过患-人道之苦-怨憎会苦..
 前行讲记 第二百三十二讲 祈祷-前行备忘录-发心-方法-四无量心-正行..
 前行讲记 第十六讲 前行备忘录-报恩
 前行讲记 第十讲 前行备忘录-不善发心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已被结合的六处[栏目:巴利语佛经选译]
 大智度论阅读笔记 第四十九卷(3/3)[栏目:大智度论阅读笔记·学诚法师]
 台密与东密之比较[栏目:唐密文集]
 中台世界 中级佛学 第五课 十二因缘(一)[栏目:基本佛学]
 观察呼吸 禅修简单、真实又自然的工具[栏目:明奘法师]
 正确的修行 森林寺院内观法 9-4-2 一、持续的注意[栏目:佛法与内观系列]
 相应6经 沙门婆罗门经第二[栏目:相应部 56.谛相应]
 大佛顶首楞严神咒偈颂[栏目:衍慈法师]
 如何看待西方的“进步”?[栏目:蔡礼旭老师]
 一足显[栏目:太虚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