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天资聪颖 巧辩善言──论议第一的迦旃延尊者
 
{返回 高僧传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999

天资聪颖.巧辩善言
──论议第一的迦旃延尊者
 
1.与兄长对台演讲
 
  南印度阿盘提国的狝猴食村上,有一个婆罗门种族的富裕家庭,受着当时人民的普遍尊敬。
  迦旃延尊者,就是出生在这个婆罗门的家庭里。他的父亲是当时国王所拜的国师,家中拥有广大的土地、上百的仆役,有权势、有财富,是国中首屈一指的大户人家。
 
  迦旃延尊者的名字本来叫做「那罗陀」,是婆罗门国师的第二个孩子。迦旃延,只是他的姓,后来因为名声大了,大家就以他的姓代替了他的名字。
 
  迦旃延的哥哥也是一位天资聪明、英俊豪爽的人,当初跟随父亲修学成为婆罗门后,就独自到各国参访游历,地方走多了,明师见得多了,自然通晓很多的学术,学会了很多的艺能。在外游学数年后,一天回到故乡,召集村人,公开宣说他认为最高的哲理「吠陀论」等。  
 
  没有出过门的迦旃延,知道哥哥回来讲「吠陀论」,也发出通告,搭起讲台,和哥哥对台同时演说「吠陀论」的哲学,无碍的辩才,扼要的说明,把哥哥的听众全都吸引过来,大家听后都异口同声的议论道:「弟弟的学识及见解,实在远胜于哥哥。」
 
  可是,天生好胜的哥哥,经此打击后,对弟弟就开始产生嫉妒之心。两人都互不谦让,一闹就闹到父亲面前。怒气冲冲的哥哥,先向做国师的父亲说道:「父亲!请您管教、管教无法无天的弟弟,他实在太丢我的面子,我是一个游学多年的人,难道我还不如他?他偏偏在我演讲的时候,和我对台,拉我听众!」
 
  少年的迦旃延,不慌不忙的解释道:「请父亲原谅,我并非故意要和哥哥唱对台,学问是公开的,谁都有权利研究和演说。哥哥到外国游历参学,我在家中做研究,我没有要胜过哥哥的心,只想知道这几年来在家中的悉心研究,是不是有一点成绩?哥哥游历的结果是满脑子胜负心,我在家中是真心的做学问。不必麻烦父亲管教,我们自己管教自己最好,希望哥哥也能这样想。」
   父亲听了两个爱子各执一辞的说话,觉得实在不好处理。最后,和他们的母亲商量,把弟弟迦旃延送到南方优禅耶尼城附近频陀山阿私陀仙人处学习,免得让他在家,使哥哥无法出人头地。

2.阿私陀仙人的教示
 
  说起阿私陀仙人,原本就是迦旃延嫡亲的舅父,也就是他母亲的长兄。在当时的印度,阿私陀是位博学而有神通的仙人;佛陀初降诞为太子,曾受净饭王延请,到宫内为太子占相。占相后,曾向净饭王说:「大王!你这位太子,非常贤明,将来一定会出家学道,证得佛陀的圣果。可惜我老了,恐怕等不及亲眼看见他成道就要离世。我虽然不能领受他的教理,但一定会教导我的后人跟他学习。」说完后,还禁不住流下泪来。
 
  迦旃延自从被父亲送到频陀山后,阿私陀仙人深深欣赏这位外甥的聪明天资,恨不得一口气把自己所知道的全教给他;迦旃延也不辜负舅父的希望,不久,就对四禅五通,完全通达。
  迦旃延从此不再思念家乡,第一、他不想依靠父亲的余荫,因为自己是国师的儿子,才被尊敬;第二、他想到好胜的兄长,知道现时更无法与之共处。因此立定志愿,要另创自己的世界。父母差人来接,他也婉言谢绝回家。
 
  阿私陀仙人知道迦旃延不再被家庭恩爱所束缚,当然更是欢喜,因此一天就对迦旃延说道:「迦旃延!照你现在的志愿看起来,你将来一定可以成为伟大的人物,但必须要遇到明师才好。我知道的这一点点东西,实在还不够你所求所学。现在有一位大觉者的佛陀已经出世,等到成道以后,你要赶快去跟他学习!」
 
  阿私陀仙人的话,迦旃延听了半信半疑,不过,他对自己将来能成为大人物,却是十分相信。
 
  有一次阿私陀仙人带着迦旃延飘然出山,到了波罗奈国鹿野苑附近,建筑了一间房屋,安住下来。从房屋完成的那一天起,阿私陀仙人叫迦旃延每天祈祷三次,祈祷大觉者佛陀早日开悟证果。阿私陀仙人更告诉迦旃延说:「迦旃延!照我的推算预知,佛陀不久将要成道,成道后一定会先到鹿野苑来转*轮。我所知道的仅此而已,至于佛陀究竟觉悟了什么真理,恐怕已没有福气听闻。所以你要好好记住,佛陀证道后,要赶快去跟他求法和修道!」
 
  阿私陀仙人说完后不久,就与世长辞了。没有师父的迦旃延,从此便向社会眩耀自己的学问和才能。由于他父亲是国师,舅舅是阿私陀仙人,自然能获得社会群众的种种供养恭敬。可惜迦旃延就这么耽于名闻利养,忘记了阿私陀仙人所说要向大觉佛陀求道的遗言。

3.神秘的偈文
  由于聪颖的天资与无础的辩才,迦旃延认为自己已经得道,应该接受世人的供养,何必还希企大觉者佛陀出世?因此在阿私陀仙人辞世后不久,他就不再祈祷能早日遇到佛陀了。
 
  过了很长的一段日子,波罗奈城附近的旷野,发掘出很多古城的遗迹,其中有一块石碑,上面刻着世人所不认识的字迹,内容像是一首偈文,但没有人懂得这种文字,甚至社会上传说,这碑文即使有人读懂,可是其中的真义一定要大觉者才能明白。
 
  一天,国王对大臣宣布说:「国家现在获得古代遗留的宝物,宝物中的石碑偈文,大家要赶快把它读出来。不然,邻国会笑我们波罗奈国无人。七天之内,如果还无人识得,就把你们的官职,一个个的降级!」
 
  国王的诏命虽然严格,但大臣们从来就不曾见过这碑文上的字体,怎可能读得懂?大家面面相觑,毫无办法。最后只得建议国王,希望国王挂榜通示全国,谁能辨识石碑上的偈文,就赏赐他美女和金银财宝。
 
  王榜挂出后,消息传到迦旃延的耳中,他想到舅父阿私陀仙人,不但曾经教过他地上各国的文字,就是天上的文字他也认识不少。因此,迦旃延很有自信的去揭榜应征。
 
  石碑上的偈文,迦旃延确实认出来了,因为那是梵天的文字,没有神通的人是不可能认识的。于是迦旃延就在国王面前,把石碑上的偈文翻译并读诵出来。
 
  偈文的意思是这样的:
  王中之王是谁?
  圣中之圣是谁?
  何谓愚者?
  何谓智人?
  如何能离开垢秽?
  如何才能获证涅槃?
  谁人沈溺在生死海中?
  谁人逍遥于解脱国里?
 
  这首长久以来人们读不懂的神秘偈文,终于被聪明的迦旃延道破了。于是,很快地这首偈文便在全国传诵。可是,虽然大家都会诵念,却没有人懂得其中的意义,就是迦旃延也解答不出来。
 
  石碑上的偈文,每一句都是些抽象的疑问,若以当时所有的学说来解答,虽然也可以,但深一层的意义仍是个疑问。国王虽然很欣赏迦旃延的博学,就连天上的梵文都认识,可是无法解释其中的深义,实在是最大的遗憾。因此国王再次下令重金悬赏,求教天下贤士来解答。
  一向自恃聪明的迦旃延,自然是不肯服输了。他向国王承诺,七日之内,一定要解读偈文的真意。

4.前往请教佛陀
 
  迦旃延向国王许下诺言后,回到自己的住处后就拚命的思考,可是这偈文所指的问题,并不是用思考想象就可以明白的。一定要真正的大觉者才能解答。
  他真的感到毫无办法了,只得去求教别人。首先他到富兰那迦叶那里去请教,然后又再一一的去请问六师外道,迦旃延觉得他们的回答都是肤浅之见,和自己知道的相差不远,并不是那首偈文的真正意义。
  迦旃延处处碰壁后,他终于想起了佛陀。虽想起了,可是他还是不肯前去求教。他心想,这首偈文是天上的文字,有资格的权威长老婆罗门都不知道,年纪还很轻的瞿昙(佛陀俗家的姓名),又能可能会知道呢?但是,他又想起舅父阿私陀先人在离世前,再三的叮咛,佛陀成道后,一定要去跟随他学习;可是他如此的年轻,如何能成就功行圆满的佛道呢?最后他终于想通了,悟道不是依年龄的大小来决定的!因此他就向鹿野苑的方向走去。
 
  从古至今,如果说真正能够解答这首偈文的,的的确确就只有佛陀一人,不管这石碑上的偈文真实与否,但总暗示着某种深刻的意义。佛陀多年的努力修道,目的就是要揭开这些问题的谜底;佛陀的证悟,就是这些问题最灵活的答案。
 
  当迦旃延拜见到佛陀的时候,觉得舅父的说话确是真实不虚。他还没有能力知道佛陀深广如大海的智慧,单是佛陀的相好庄严,就使他生起无比的恭敬之心。
 
  迦旃延虔诚地双手合十,把偈文诵念一遍,希望佛陀为他解答。
 
  佛陀没有考虑,就像被撞击的洪钟,也以偈回答道:
  王中之王是第六天王,
  圣中之圣是大觉佛陀,
  被无明所染谓之愚者,
  能灭诸烦恼谓之智人,
  修道除贪瞋痴即离垢秽,
  能完成戒定慧即证涅槃,
  有我法执著者当沈溺在生死海里,
  证缘起法性者自逍遥于解脱国中。
 
  聪明的迦旃延,听了佛陀的回答,其每一句都流入他的肺腑,心中的一点暗影,像给朗朗的智慧之光所驱除。他欢喜兴奋,竟然好久都说不出一句对佛陀感激的话来,最后他诵念着佛陀的偈语,同时向佛陀不住地顶礼。迦旃延无比的激动,因为他听了佛陀的说话后,实时就开悟了,从此迈进了真理的世界。
 
  佛陀很欢喜迦旃延,嘉许他的善根深厚,并且又再向他说了一些其他的法理;迦旃延礼谢后,即奉着佛陀的偈语回报国王,然后向相信他的人宣布,从此要皈依佛陀,做大圣者佛陀的弟子。

5.劝念三宝

  天资聪明的迦旃延,终于被佛陀崇高的智慧和伟大的人格所感动,成为教团中开悟证果的弟子。迦旃延心中无限欢喜,不但自己从此得到解脱,更圆满了舅父阿私陀仙人的宿愿。
 
  尊者迦旃延,本来就是一个不平凡的人物,何况他现在跟随佛陀出家,并证得了阿罗汉果。他通达很多外道的经论,由于以前有很多外道的朋友,所以他发愿要先把这些在迷途上彷徨的修道者,一一感化过来皈依佛陀,接受佛陀的真理。
 
  因此,迦旃延在教团中不但热心服务和修道,在教团外更是热衷于传法弘化,宣扬佛理。所谓「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慈悲智慧的救世主佛陀的真理,得到迦旃延尊者有力的弘传推动,就更容易普及到社会人群,深入到人们心里,这确是意料之事。
 
  佛陀救世度人的真理,可以说是亘古今而不变,历万劫而长新的;迦旃延越努力去宣扬就越有信心,他认为自己能做佛陀真理的使者,实在是最大的荣幸。因为迦旃延对佛法的信心、热忱,使他的大名像百花盛开的芬芳,远远地飘扬;当时在印度,任何人一提到迦旃延的名字,总是要竖起大姆指。
 
  有一次,佛陀回到自己的祖国北方的迦毘罗卫国宣化,迦旃延也跟着佛陀住在诃利聚落的精舍里,在这里的村庄,无论大家小户,都有他宣化的足迹。有一天,村上有名的八城长者病了,他想要去特别向他说法,以解除他的病苦。
 
  迦旃延来到了八城长者的家中,对睡在床上的八城长说道:「长者!听说您贵体违和,我奉佛陀的慈命,特来向您慰问。您找医生医治过了吗?」
 
  「谢谢佛陀和你,我的病怕是无望了,很多医生都说我害的是不治之症。」八城长者很伤感地说。
  「那您可以称念三宝(念佛、念法、念僧),仰仗三宝的威德,您心内的贪、瞋、痴就能清净,病自然就会好起来了。」
 
  「尊者!我们皈依三宝,是希望拥护三宝,净化人间,献出自己的所有,不应该对三宝还有要求。」
 
  「那是对的。无常的世间,不可向三宝要求常住;有病的身体,不可向三宝要求健康。信仰是牺牲小我,成就大我。小苦小病,要自己设法,不要随便去麻烦佛、法、僧。但当人力无法解救时,诚心诚意去祈求三宝;三宝的慈光还是会普被,您这样做不会错的!」
 
  八城长者听了迦旃延的说话,每天一心一意的称念三宝,不久之后,他的不治之症,慢慢地就渐渐的痊愈起来了。
 
  这无疑是佛法的广大无边,但也是迦旃延对病人的关心和怜悯,用佛法的慈悲甘露,治疗众生的病苦!

6.宣说平等法

  善言巧辩的迦旃延,有时跟随在佛陀的身边修学,有时独自一人在各方云游教化。他和富楼那的教化方法稍有不同,富楼那说法教化的时候,总是集合成千上万的人听讲,而尊者迦旃延却欢喜个别的单独教化。
 
  一个接着一个,面对面的讲,这是最亲切的说法,真理才能更深入人的心灵。这个方式,无论是任何人,只要迦旃延说几句话,一定能使对方留下很好的印象并且相信他的说法。
 
  有一次佛陀住在祗园精舍,迦旃延带着三衣一钵,独自穿过广阔的森林,到西方去为摩偷罗国王说法。
  他到了摩偷罗国王的国中,先把当地的民情风俗、生活习惯打听清楚后,就到王城中求见国王。
 
  摩偷罗国王一见到迦旃延马上就问道:「尊者!我听说你原本是婆罗门的种姓,是最高贵的人种,而佛陀却是剎帝利的种姓,你现在皈依做他的弟子,这不是太委屈你了吗?」
 
  「大王!这非但不委屈,能够成为大圣佛陀的弟子,我反而感到很光荣!」
 
  「奇怪!舍弃梵天口中所生的清净人种,做本是剎帝利种姓的佛陀的弟子,真是令人难以理解!」
 
  顽固守旧的国王,蒙昧真理的我见、我执充满心中,他对迦旃延的说话表现出不屑一听的态度。
 
  可是迦旃延一点也没有生气,温和地解释道:「大王!我过去是婆罗门,我和你也是一样的看法。但听了佛陀的教示,我知道这是错误的认识。社会上分婆罗门、剎帝力、吠舍、首陀罗等等的不同阶级;而在职业上说有宗教、政治、商业、农工的分类工作,这本来是无可厚非的,但要以此形成的阶级,去解说人种的优劣,那绝对是不正确的、也就是非法的!无论哪一种种姓的人,其实都是有善也有恶;今日婆罗门种姓当中,杀生、邪淫、邪见,行这些恶业的人很多,这就是尊贵的人种的说明吗?人的贵贱与否,不在人种的胜劣;能够修道学善,觉悟证果,那么,不论什么种族都是尊贵的、第一的、清白的!」
 
  听了这番说话后,摩偷罗王终于觉悟了,不觉低声地说道:「啊!我错了!在我的国家,牢狱之中关着的都是首陀罗族,而婆罗门犯罪却是容许的。难怪社会上秩序混乱,人民怨声不平了。」
 
  迦旃延看出摩偷罗国王知错悔改的心,进一步地说道:「所以,大王!你要信奉正法,大觉大悟的佛陀是人中最尊最贵,我们皈依他作弟子,寻求生命的自由解脱,这是最光荣、最幸福的事!」
 
  摩偷罗国王心悦诚服地接受了平等的佛法,而且请求迦旃延尊者为他介绍,他也皈依佛陀成为佛弟子。
  皈依后的摩偷罗国王,大赦天下,释放出狱中那些苦难的首陀罗族;而且决心整顿政治,不欺弱怕强,废除不平等的国法,所有人民没有阶级的分别,国法上的待遇一律平等。从此全国欢欣,人民康乐,大家都感激迦旃延尊者,感激慈悲平等的佛法!

7.折服婆罗门长者

   迦旃延遵照佛陀的教示,到处宣扬四姓平等的主张,很多婆罗门知道了都很不服气,希望找机会来向迦旃延问难;他们心想,若不把迦旃延难倒,婆罗门种族从此就休想再抬头了。
  可是,善于巧辩的迦旃延尊者,不管你是如何权威的婆罗门,只要遇到他,很简短的言辞,不用几句话,就把问难的人说得心悦诚服。
 
  一次,尊者在波罗奈国乌泥池旁和比丘同学们,在斋堂里进餐的时候,被一个上了年纪的老婆罗门知道了以后,就特地前来向他挑战。老婆罗门倚着拐杖,默默的站在迦旃延的身旁;心想,迦旃延看到他时,一定会起立让座。可是,很意外地,迦旃延瞧也不瞧他一眼;终于他等得不耐烦了,大声地责问道:「你们算什么?对我这样老的长者,竟然不起立让座?」
 
  众比丘一听大惊,很多人都马上站起来让座。可是迦旃延却不慌不忙地对老婆罗门说道:「你是什么人?在这里大声的嚷叫?我们奉行着恭敬的教法,可是在这里并没有我们应该恭敬的长者和前辈呀!」
 
  老婆罗门很不服气,举起手中的拐杖,指指面上的胡须,怒气冲冲的说道:「像我这么大的年纪,还不可以称为长者吗?你们还不应该对我恭敬吗?」
 
  「你?你是不可以自称长者的,也不应该受到我们的恭敬!」迦旃延轻言慢语但很有力地说。
 
  「你为什么如此目中无人?」老婆罗门气得暴跳如雷,用手中的拐杖指着迦旃延的脸责问道。
 
  迦旃延面对着老婆罗门,仍然很悠然地说道:「从你讲话的声音以及粗暴的举动,我才说你不配称做长者,也不值得人恭敬。因为即使是婆罗门又如何?到了八、九十岁的高龄,发白齿落,可是并没有真正的修道,而是耽于色、声、香、味、触五欲之中而无法出离;既然不能离开贪瞋嫉妒的烦恼,所以,就应该称他做青年;相反地,就算是个二十岁左右的青年,皮肤润泽,头发乌黑,却已经解脱了爱欲的束缚,对世间没有一丝的贪求,更没有半点不平的观念,那么这样的话,我们就可以称他长者,称他为前辈,应该受到我们全体的恭敬!」
 
  老婆罗门听了迦旃延这番话,感到惭愧而无话可说,于是就默默地离开了。

8.有道不在年高
 
  迦旃延虽然说服了一个婆罗门,但并不是从此就相安无事。他的名声越大,婆罗门的教徒就越是和他过不去。
   当时另一位婆罗门,也很善于辩论,听说迦旃延对年老的婆罗门非但不恭敬,而且还把他批驳得哑口无言,因此心中非常的不服,特地从很远的北方俱尸尼迦罗,访问到迦旃延暂住的波罗奈国来。他一见面就呼名问道:「迦旃延!我听人说,你本是婆罗门的种姓,现在却改宗成了沙门,是不是事实?」
 
  「你说得不错,你看我身上披搭的正是袈裟!」
 
  「背叛本有的信仰,算不算是过失?」
 
  「从邪执的信仰,走向光明正信之道,就不算是过失!」迦旃延斩钉截铁地回答。
 
  「你不是一个默默无名的人,你对婆罗门的摩奴法典有精深的研究,你改宗信仰佛陀,已经不可原谅,但听说你还常常向婆罗门教徒讲说佛法,要他们和你一起改宗,你这种行为简直是无礼之极!」
 
  「作为过来人,指点过去同行者的迷津,这是佛陀慈悲的教示!」
 
  即使是如此能言善辩的婆罗门,遇到义正词严的迦旃延,也感到无词以对。

    婆罗门还是不肯服输,想到自己此次前来的目的,又再问道:「迦旃延!我再问你,我听说作了沙门比丘的你,已不再恭敬耆宿的婆罗门,不起座相迎,也不与座,假若这是事实,就算是比丘也不应该!」
 
  迦旃延镇定而又沉着地回答道:「你所问的,确是事实,皈依正遍知佛陀以后的迦旃延,的确是没有恭敬侍奉耆宿的婆罗门,这是很合乎法理的。因为对于已经证得圣果的我,你不可以用年龄的老少来衡量,礼和法是不可混乱的。」
 
  婆罗门听了迦旃延善言的回答,终于深感羞愧,无法再争辩下去,最后只得舍弃邪见,请尊者为他向佛陀介绍,也成为了佛陀的弟子。
  和这个婆罗门的情况一样,很多当时的外道,在迦旃延巧妙的议论下,终于改邪归正,接受了佛陀的教法。
 
  由此可见迦旃延尊者是多么的可敬、可佩!

9.解答诤辩的原因

  真理往往是不辩不明的,僧团中有一位弟子能言善辩,像迦旃延一样,使很多想要问难的人,都感到几分畏惧。
  有一次,迦旃延走在街上托钵乞食的时候,被一位迎面走来的婆罗门修道者见到,他向迦旃延招呼以后就问道:「尊者!今天遇到你,真是难得的缘分,我有一个问题想请教你,希望你以客观的态度破除我的疑惑!」
 
  「请不必客气,你对什么问题生起了疑惑?」
 
  「尊者!我看世上,剎帝力与剎帝力相争,婆罗门与婆罗门相争,他们争来争去,到底是为了什么原因呢?」
 
  「无非是贪欲在蛊惑!」迦旃延回答。
 
  「婆罗门和婆罗门相争,剎帝力和剎帝力相争,是为了贪欲。尊者!我再问你,你们比丘和比丘相争,又是为了什么原因呢?」
 
  「是我见和法执!」
 
  婆罗门的修道者,闭起双眼用手摸着头,似乎在用力思考尊者的话。他的动作,引起街道两旁民众的注意。本来,比丘和婆罗门在街道中互相问话,就已经很令人注目了,何况这位婆罗门的修道者,又做出令人费解的模样。
 
  一位是披着黄色袈裟的比丘,端严而庄重地站着;一位是编着头发、身上穿了婆罗门表示苦行的蛊衣,而且还在闭目、摸着自己的头;四周围着注目观看的群众,这种情景就像人生舞台上演着最精彩的戏剧一样。
 
  婆罗门的修道者想了一会,睁开眼,又问道:「尊者!你的回答很公正合理,不过,我想知道世上什么人才能离开贪欲、我见和法执呢?」
  迦旃延毫不犹豫地回答道:「就是我的老师佛陀,现时在舍卫城中说法,他是应供、正遍知、无上正等正觉者,他没有贪欲的烦恼,没有我、法的执着,他是三界的导师,是人天的师范!」
 
  婆罗门的修道者,非常感激迦旃延为他所说的教法,他当即要求尊者介绍他皈依佛陀,作在家学佛的居士。
 
  说服了婆罗门的修道者,围观的群众向迦旃延一阵欢呼,还有很多人跪在地上向尊者顶礼,像是在祝贺尊者的胜利!
 
  可是,尊者却没有半点骄傲自得的表情,他谦虚的向大家回礼,再和那被说服及感化的婆罗门修道者告别。仍旧过着他随机说法、托钵乞食的生活。

10.训诫无礼的少年
 
  由婆罗门出家的迦旃延,和婆罗门之间往来辩论的公案非常之多。可是由于尊者在婆罗门教中,有很崇高的地位和名望,一旦改宗信仰佛教,实在令这个神权的宗教引起震动。
   婆罗门的教徒们,向迦旃延攻击问难的固然不少,但和迦旃延维持友情,觉得信仰应该自由的婆罗门也很多。
 
  有一段时间,迦旃延行化到阿盘提国的猕猴室村的时候,在这村里有一位名叫鲁酰遮的婆罗门,他对已经出家成为比丘的迦旃延,仍然非常的恭敬尊重。
 
  有一天,这位鲁酰遮婆罗门的年少弟子们到山上砍柴,走到一个石窟前,看到迦旃延在窟内修行,他们就故事胡闹地向迦旃延取笑说:「就在这里呀!就在这里呀!你看那光头的沙门就在这里呀!」「看呀!看呀!那光头的沙门有什么了不起呢!」鲁酰遮的弟子,你一言我一语的,在窟外大声的笑闹,其中有人看不过眼曾制止说:「喂!你们不可以这么侮辱人,他是我们师父最尊敬的人哩!」虽然被劝止,但顽皮的少年婆罗门,仍然大声笑闹,甚至还有些拿石子往窟内乱掷。
  
  原本静坐着的迦旃延只得站起来,走到窟外,训诫那些少年的婆罗门道:「年青人啊!从前的婆罗门都认真修行,禁止五欲,现在的婆罗门却娶妻生子,和俗人没有分别了。你看你们的行为,和不学无术的野蛮少年们一样,这就是你们师父的教育吗?」
   迦旃延威严得像狮子的吼声,把婆罗门的少年们折服得不敢回口,可是他们却满怀着瞋恨的心,回去马上就向他们的师父鲁酰遮婆罗门搬弄是非,说迦旃延如何的大骂婆罗门不是之处。
 
  鲁酰遮听了以后,非常气忿地说:「我对迦旃延那么尊敬,他反而大骂我们,我一定要找他讲理!」
 
  鲁酰遮杀气腾腾的奔向迦旃延的石窟来,心想这一次非要给迦旃延难堪不可。可是见到庄严的迦旃延以后,迦旃延把刚才说过的话用力地再重复一遍,鲁酰遮竟惭愧得低下头来,无词以对。
  迦旃延趁机说法道:「我的好友鲁酰遮啊!你听我说,我们的信仰和修道,是为了生死的解脱、生命的自由,千万不可把信仰和修道变成了职业。现在婆罗门中的修道者,为人祭祀作法,好像当做生意在经营;离开家庭去做婆罗门,有几个是真正为了修道的?很多都是为了名闻利养,而且还虚伪地假装信仰得很虔诚,事实上,并不是真正为了得救;只是挂着宗教的招牌,遂其私欲,这实在是很大的悲哀!
 
   今日的婆罗门,都是心外求法,不是求人天福报,就是在宇宙的现象上做些表面的研究,有几个能真正认识自己?我的老师佛陀,他是宗教歧途上徘徊者的救星,你是我的好友,望你一舍妄执,不要好为人师,用虚怀若谷的心情,共同来跟佛陀学习!」
 
  鲁酰遮聪了这番说话后,羞愧地说道:「尊者!你说得不错,现在我一切依着你的教示来实行!」
 
  质疑和问难就好比是迎面刺来的大刀,非但不能刺中迦旃延,而且被尊者义理的辞锋所折断,鲁酰遮只得解除迷妄执着的武装,向论议第一的迦旃延尊者府首投降!

11.宣说无常之理
 
  迦旃延的辩才无碍,长于议论,没有人能和他相比,因此,在当时的僧团中以及社会上,可谓鼎鼎大名,无人不知。
 
  佛陀喜欢有能力、有作为的弟子,只要稍有可取之处,总是加以赞扬提携。现在迦旃延的表现如此不凡,佛陀看在眼中,听在耳里,自是欢喜异常。所以,有一次在阿盘提教化的时候,佛陀就曾派迦旃延代座,为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宣说无常的道理。
 
  说法前,迦旃延先向佛陀顶礼,然后对大众说道:「诸位大善知识!一切聚者都有分离的时候,有生就有死,有成就有坏,世上有为诸法,山河大地,森罗万象,一切都脱离不了无常的法则!」
 
  「见到春天的百花盛放,秋风一起,又是黄叶飘零的时候;本是青春美貌的红颜,经过寒来暑往,就是鸡皮鹤发、老态龙钟。
   做人如果没有从无常中解脱出来,那么短暂的生命实在是孤独和悲哀的;看那花朵上的朝露,顶多只能挨到日出的时候;就算是发出无量光明、普照天下的太阳,最终仍然会消失在黑暗的夜里。」
 
  「恩爱的眷属,当老死来临的时候,彼此之间谁也替代不了;孝顺的子孙,在你撒手逝世时,虽然围绕在你身旁哭泣,可是哭泣并不能唬倒无常,把你再哭活过来。
  金银财宝也是靠不住的,天灾人祸会把它毁得精光尽净;名位权势也是不实在的,可曾看到世间上有永不倒败的王族?」
 
  「不明白无常的道理,就会被五色缤纷的世间所欺骗。那自然界,青山绿水;那人生,健康力壮;那社会,灯红酒绿;这一切,看去像是有无限的情趣,实在是害人堕落的陷阱,因为这里面埋伏了无常、散坏的隐忧!
   我们应该仔细想想,自然就会明白,世间一切实离不开无常的作祟,处处都是虚伪的、欺骗的事相或现象;不虚伪、不欺骗的唯有因果的真理和个人造作的业力;这个业力,如影随形,无论生也好,死也好,它们都亦步亦趋地跟随着我们。」
 
  「所以,诸位大善知识!我们修道者要有向无常之魔挑战的精神和勇气,在佛陀智慧慈悲的指导下,我们认识自己、看清生命的本质,要加紧勇猛努力地修行,粉碎无常的世间,证得永恒的生命。我们要从生死中获得真正的解脱!」
 
  迦旃延这番痛切的教诫,义理分明,坚定有力,感动了所有在座听讲的比丘、比丘尼、优婆塞、优婆夷。
 
  能为佛陀代座说法,唯有像迦旃延的辩才论议,才可说是有资格,才配得上这种荣誉!

12.为穷人说发财之道
 
  迦旃延于阿盘提国宣化后,正在返回舍卫国听闻佛陀说法的途中,遇见一位妇人手持水瓶,坐在河边大声的啼哭;尊者一见,不觉油然生起同情怜悯之心,他恐怕这个妇人因失意的事情想不开而投水自杀。
 
  因此,他连忙赶快向前问道:「妇人!什么事情使妳如此伤心?你为什么在这里啼哭哀泣呢?」
 
  「你不要管我!告诉你有什么用?」妇人的哭声就更大了。
 
  「妇人!请妳相信我,我是佛陀的弟子,我可以帮助妳解决苦难的问题。」
 
  「你是没有办法的,你看世间这么不公平,贫富如此悬殊,我是一个苦命的穷人,一生都受苦,我被贫穷的苦折磨得实在不想活下去了!」
 
  妇人说后,像要往水里跳下去的样子,迦旃延赶快上前一把拉住她,非常慈悲和同情地开导她道:「妇人!妳不要伤心,世间上的穷人很多,不仅是妳一人。同时,穷人并不一定是痛苦或不幸,富人不一定就是快乐。妳看那些拥有奴婢和田宅的富人,他们仍然天天为贪欲瞋恚的烦恼所苦。我们做人只要平平安安地生活就好,贫穷并不值得悲伤!」
 
  妇人不耐烦地挣扎着说道:「你是一位出家的沙门,你能看得开世情而我们却不能。你要知道,我是这里大富豪的奴隶,我穷年累日的做着苦役,衣食不继,没有自由,而我那黑心的主人,悭贪暴恶,没有丝毫善心。我们做事,一不小心,稍有差池,便对我们打骂交加,叫我们求生不能,求死不得;想到这些痛苦都是由于贫穷所致,怎么不叫人为穷苦而悲伤呢?」
 
  「妇人!既然如此,妳不要悲伤,我告诉妳一个解脱贫穷和发财的方法。」
 
  「是什么方法?」妇人把眼泪揩拭一下,充满好奇地望着迦旃延。
 
  「方法很简单,妳既然为贫穷而受苦,那么妳可以把贫穷卖给别人!」
 
  「贫穷可以卖给别人?」妇人惊叫起来:「你不要乱说,如果贫穷可以卖给别人,那么世间上就没有穷人了。试问有什么人肯买贫穷呢?」
 
  「那就卖给我吧!我肯买!」迦旃延回答。
 
  「贫穷是可以卖出去的,我现在才知道!可是我和其他世人一样,不懂得出卖贫穷的方法。」
 
  「就是要布施!」尊者开示道:「妳要知道人生的贫富各有因缘,贫穷的人所以贫穷,是因为前生没有布施和修福;富贵的人所以富贵,是因为前生肯布施和修福。因此布施和修福是卖穷买富的最好方法。」
 
  妇人听后,顿时心开意解,她到今天才明白了致富之道。但她随后就又苦着脸问道:「尊者!你说得不错,我确实明白了致富的方法。不过我极其贫困,我是个一无所有的人,就是手中的水瓶,还是属于我那爱财如命的主人的,我可以用什么来布施呢?」
 
  迦旃延实时把自己手中的钵交给妇人,说道:「布施不一定要用钱,对别人布施欢喜也可以。现在妳持此钵盛水给我,作为妳对我的布施,这就是最好的布施了!」
 
  妇人此刻才真正明白到布施的意义,当即依教奉行,常行善业;后来她以供水功德,得生忉利天上,享受快乐。
 
  迦旃延具有说法的种种善巧与方便,堪称论议第一,在比丘中的确是名不虚传!

13.化小爱为大爱
 
  有一次,迦旃延离开佛陀,前往很遥远的边国波罗梨园的一位长者的竹林中教化。当时这里的国王文荼王刚发生了一件非常不幸的事,就是他最心爱的王妃死了。文荼王非常的悲伤,茶饭不思,终日流泪啜泣,连国家的政治也无心再管了。
  世间上,即使有权有势贵为王者,可是也没有能力让死者复活过来。文荼王对爱情非常的专一,因此无论如何都无法忘怀旧日的恩爱,于是为了不让夫人的尸首腐坏,命令大臣将她浸在麻油里,他每天就对着尸首说:「亲爱的!你的嘴怎么不向我说话呢?你的双手怎么不来拥抱我呢?亲爱的!妳怎么看也不看我一眼?」
 
  文荼王的哀伤似乎没有终止的时候,大臣们担心、忧虑、焦急,可是一点办法都没有;想要劝谏国王不要过度悲伤,可以劝谏的说话,文荼王一句也听不进去;文荼王说,要他不悲伤,唯一的方法就是能让夫人活过来;但是这事谁能做得到呢?
  正在众大臣束手无策的时候,忽然想起了在波罗梨园的迦旃延,想到以他的威德和善辩的议论,说不定能使文荼王停止伤心,重新鼓起勇气再来处理国政。
 
  于是大臣们便向文荼王建议道:「大王!在我国中,现时有一位佛陀的弟子在此游化,他就是迦旃延尊者,他有大神通、大威德,学识渊博,无所不晓,连石碑上的梵天文字,他都认识!而且辩才无碍,在说话的时候,脸上常带着和蔼的笑容。大王!您去见他,说不定会对您有所帮助!」
 
  文荼王一听,连忙问道:「他的神通能否让夫人复活过来?」
  大臣们很为难,谁都不敢说;当中有一位听过迦旃延说法的大臣,机警的回答道:「大王!能不能叫夫人活过来,这话我们都不敢说,关于这个问题,唯有去请教迦旃延尊者才有可能得到解答!」
 
  文荼王采纳了大臣们的建议,马上就起程,乘着宝羽的王车,带了隆重的礼物来到林中,一见面就要求迦旃延尊者把他的夫人救活过来。
  迦旃延随手在身旁攀折了一根树枝,对文荼王说道:「大王!把这树枝带回供在宫中,要它永久常青,不要枯萎,有可能吗?」
  「这是不可能的,它已离根了,是不可能再活的。」文荼王回答。
  「夫人业报已尽,寿命终了,要她再活过来,这又怎么可能?」
  迦旃延以反问代替回答,文荼王顿时觉悟到死而不能再活的无常之理。

  迦旃延知悉文荼王的心思,进一步的说法道:「大王!你是国王,是全国人民所有,不是属于你夫人一人,你应该把爱你夫人的一念,扩大开来,爱你全国的人民,以慈悲代替私爱,你的国家才能兴隆,人民也才会永久拥戴你为王!」
  文荼王一听,智慧开启,放下情执,不再悲伤,向尊者顶礼告别;回宫安葬夫人,整顿国政,爱民如爱夫人;于是全国欢欣,没有一人不感激善说法要的迦旃延尊者!
  今日,邪说纷纭,歪风弥漫了全世界,我们希望迦旃延尊者善巧说法的精神,在佛教的教团中能够复活起来,而且历久而常新!(全文完)


{返回 高僧传记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厌离生死 解脱苦恼──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
下一篇:坚毅乐观 勇敢正义──神通第一的目犍连尊者
 不平凡的回忆(为敏智老和尚上生周年纪念而作)
 憨山大师的一生
 厌离生死 解脱苦恼──天眼第一的阿那律尊者
 慈舟上人之应化事迹
 快活烈汉释妙普
 广公上人事迹初编
 虚云老和尚见闻事略
 高山流水 无尽慈意──说法第一的富楼那尊者
 聪颖智慧 辩才无碍──智慧第一的舍利弗尊者
 佛法如大海 流入阿难心──多闻第一的阿难陀尊者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六祖坛经讲话 第六 忏悔品 译文[栏目:六祖坛经讲话·星云大师]
 培养正确的修行心、出离心、正信心和皈依戒[栏目:格桑扎西仁波切]
 宝积经讲记 菩萨四正道[栏目:普献法师]
 二祖 阿难陀尊者[栏目:佛祖道影白话解·宣化老和尚讲述]
 光明之旅 第五章 依止上师 二、谨慎选择上师[栏目:光明之旅·慈成加参仁波切]
 无常的希望[栏目:传灯法语·乘宗法师]
 公案禅机 肆、开悟后功用行 四、公案 — 求我空智 10.佛魔不着[栏目:善祥法师]
 [栏目:生活的层次·迷悟之间]
 上海佛法僧园法苑之新建设[栏目:太虚法师]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一五五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二集]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