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宣隆大师传 13、在尼明达拉山上进行结界仪式
 
{返回 宣隆古创迦韦大师·宣隆大师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20

宣隆大师传:13、在尼明达拉山上进行结界仪式

  一些欲推广佛法的善信们计划在直通镇(Thaton)附近的尼明达拉山(Nemindara Mountain)上,为兴建新寺院而进行结界(Sīmā)(1),他们已预先请到一位出名与戒行优良的长老比丘来主持法事,当那位大师来到山脚的临时僧寮(僧舍)时,善信们便着手准备结界的事了。就在大师给众比丘指示如何执行有关的仪式时,其他人等便安排运送必须的物资,如石柱、木材与竹杆等到山上去,准备用它们来划分界区边界,作戒场或四摩室等之用。

  到了翌日早晨,众人起床后都大吃一惊,原来昨天运送到山上的石柱与建筑材料竟放回山脚!大师叫他们不用害怕,只管把石柱与建筑材料再运送上山,于是他们把建材再运送上山,还特意留下一小队人在山上住宿守护。到了翌日早晨,所有送到山上的材料与留宿的那一小队人都被发现在山脚!看到这匪夷所思的事件,善信们都大吃一惊,吓得无人再敢接近那座山了。

  虽然善信们已士气低落,但领导的大师不肯让步,他尝试再搬运一次,不料那次运送竟遭到凶猛的抵抗,大师更被迫狼狈逃命,且不幸地在逃避中丧生了。由于遭到神秘力量的反对,在尼明达拉山上结界的计划唯有暂时终止。

  之后不久,一位在曼德勒山(Mandalay Hill)上修持的著名隐士康提先生(U Khantī)到访直通镇,善信们即请他襄助在尼明达拉山上结界。隐士对他们说,他愿意负责有关兴建的事,可是由于他不是比丘,故此他不能参加结界仪式;有关此事,他建议大众往请郎仑大师。于是,善信们便到郎仑大师那里去提出请求。

  郎仑大师没有立即应承直通镇善信们所提出的请求,只派人去请住在望燕坡峡谷的迦韦大师前来。当迦韦大师从来人口中得悉事件情况后,便用心力审查自己将要做的工作。旁观的山天(U San Tin)对他说:「大师!你似乎在心中回顾过往的事,只管去吧,大师!那山上有你过去做过的一些事,山上的东北角有座小丘,在那里开始做法事吧,你会成功的!」

  当迦韦大师到达郎仑镇,郎仑大师即问他可否同意直通镇的善信们请求;迦韦大师说可以答允,于是郎仑大师便接受了直通镇善信们的请求,并确定了做法事的日子。郎仑大师通知迦韦大师,要他负责在尼明达拉山上结界的整个法事,并叫他开始作出必须的安排。迦韦大师便请郎仑大师准备一个数量的有竿三角旗帜(Pennants),它们是用来送给尼明达拉山上的鬼神的。郎仑大师提醒迦韦大师,他到时必须要念诵羯磨文(2)的,迦韦大师便请郎仑大师教他,于是,郎仑大师便亲自教导迦韦大师如何正确地念诵羯磨文,更慎重地让迦韦大师作了预先演习,之后对迦韦大师的表现颇感满意。虽然有些大弟子反对让新出家及无学识的迦韦大师参加和念诵羯磨文,但郎仑大师并不理会,仍然表示对迦韦大师充满信心。

  在 1923 年 3 月,善信们为长老比丘们安排了一个专用的火车车箱,载他们从敏建镇(Myingyan)

  到直通镇(Thaton),长老比丘一共有七位,其中包括:

  1.郎仑大师(Nyaung-lunt Sayadaw or U Medāwī),

  2.美铁拿耶拉大师(Meik-hti-lar Yay-lai Sayadaw),

  3.昨平大师(Gyokpin Sayadaw U Tikkha),

  4.郎仑寺的卡云达大师(U Kavinda of Nyaung-Lun Monastery),

  5.望燕坡峡谷的迦韦大师(U Kavi of Maung Yin Paw Ravine),

  6.望燕坡峡谷的维咤也师(U Vijaya of Maung Yin Paw Ravine),

  7.宣隆村的哥萨那大师(U Kosalla of Sun Lun)。

  当火车经过勃固镇(Pegu or Bago)后,车速很快,一位陌生比丘突然从车外的地面跳起,抓住他们车箱门口的扶手。一位大师赶快告诉他,这是专用车箱,请他到别处去。可是那位陌生比丘并不理会,反驳说:「专用与否,我不理会。」跟着便跳进车箱之内。他小心地凝视着每一位大师的面孔,然后嘲笑地说:「哦!原来是一班传教士,像尊者玛欣德(Shin Mahinda)

  (3)到锡兰传教一样,噢!不!不!是带着使命到直通镇才真。」接着说出下面的字句:「Aungpa Dhātu, Aung pa Dhātu。」跟着,一面摇动着手上的木铃,一面说:「看看这里!是空的!里面没有铃锤。」然后用手指逐一地指着大师们,数着:「一、二、三、……、七,再加上我合共八个。」他跟着问:「你们是从哪里来的?」一些大师答:「郎仑镇(Nyaung-Lunt)」。「是郎践(Nyaung-gyin)、抑或是郎泽(Nyaung-gyat)?哦!是菩提郎(Bodhi-nyaung)」他一面。说着这些奇怪的字句,一面不理会火车正在高速行驶,纵身一跳便离开了火车,大师们想阻止也来不及了。

  后来,迦韦大师向郎仑大师解释:「大师!那冒牌比丘提及过一只没有铃锤在内的木铃,我认为他的出现是想提醒我们,在结界仪式中,我们会遭一比丘反对,不过,那比丘是不会捣乱成功的。」郎仑大师回答:「不!我不相信会有比丘前来阻碍结界仪式的。」对此迦韦大师说:

  「好呀,大师!既然你不信我的说法,就等着瞧吧!无论如何,我们都可以完成使命的。」到达直通镇的火车站后,一众比丘都受到镇中居民的热烈欢迎,他们是由当地的政府高官保沙先生(U Bo Sa)与初登先生(U Kyaw Dun)等人领导前来迎接的。跟着他们整队人用数辆专车护送大师们一起到尼明达拉山山脚的临时住所。

  到了黄昏时分,迦韦大师带着收集到的蜡烛与有竿的三角旗帜到达山顶,他把三角旗帜与点亮的蜡烛放到山顶的每一处地方,然后大声地呼唤着那山的守护神:「喂!这山的守护神啊!我们给你们送来了蜡烛与三角旗帜,请用这些礼物来礼敬佛陀吧!」跟着便在山顶的东北角地方坐下来禅修,并散发无限的慈心(mettā)与山上的守护神及所有众生。

  之后,迦韦大师便在那里说法,各类人等都有来参加,最后一个前来法会和行礼的人是穿着王族服装的人,迦韦大师心想:「这个人很像(直通镇)的曼料哈王(King Manuha)。唔!如果能争取到他,事情就好办了。」他继续说法,完毕之后,迦韦大师向着他说:「尊敬的天神(Devā)!这里有一个洞穴塔,里面供奉着佛陀的舍利(relics),在这里走动的人,由于疏忽礼敬,会无知地犯下恶业的;为了众生的好处,我们想由现在开始在山顶上弘扬佛法,因此我们想请你同意,于我们在此进行结界仪式的时候,暂时离开一会儿,我们完成之后,也想请你守护这个地方。同时,我们想为你兴建一座住所(神龛),请给我们提示你选择的地方,我们不会毁坏你的住所的。 听到迦韦大师这些友善的说话后,」那位衣着绚烂夺目的人物(KingManuha)一个字也没说,就泪汪汪地往东北角的方向走下山去了。迦韦大师默默地记住那位陌生人(King Manuha)所指示的欲建神龛的地方。后来,迦韦大师亲自督促兴建了那座神龛。到了今天,那座神龛仍屹立在那座山东北角的一棵大树下面。迦韦大师完成他的职责后,便回到山下。

  〔注:迦韦大师运用心力留意着曼料哈王这鬼神泪汪汪地离开,他知道那鬼神是既悲伤又欣喜的,他的悲伤是因为:他虽然以前作为人类时曾是迦韦大师的徒弟,但现在身为鬼神的他却不能与大师谈话;他的欣喜是因为:他庆幸听到这次说法,那是他以前从未听过的。这是大师后来对人们说的。〕

  有些比丘在郎仑大师面前批评迦韦大师,说他演说时表达庸俗,并不恰当。郎仑大师告诉迦韦大师时,迦韦大师对他说:「大师!假设有权势的人要运用权力来没收你的寺院产业,你的感受如何?你会一点牢骚都没有就接受吗?」郎仑大师回答:「我们当然不会高兴啦!」迦韦大师接着说:「如果那官员对你说:『大师!我们有重要的任务要借用你的地方一些时间,请你慈悲允许,完成之后,你可以再占用这个地方的。』那个时候,你会乐意做吗?」郎仑大师回答:「如果是那样的话,我们会同意的。」其他的人听到迦韦大师的解释后,都感到安心和没有意见了。

  直通镇的善信们一直在屏息静气地观看着大师们的进展,他们都看到运作十分成功。以前运送上山的任何划界物料都无法停留在山上的,现在不但没有反对,就算在山脚为僧人兴建一临时厕所都被接受了。他们觉得这是一个好兆头,甚至互相向对方说:「现在祂们(山上的鬼神)对比丘都好了,这山已不再敌视比丘了。」

  要举行结界前的清净仪式了,到了迦韦大师所指定的日期与时间,大师们便聚集在一起。郎仑大师向迦韦大师说:「你可以带头先念羯磨文吗?」迦韦大师如言念了,结果没有丝毫失误,接着轮到郎仑大师的徒弟念了,他们没有念得如迦韦大师那么好,结果当然受到他们的师父责备了。羯磨文最后由郎仑大师与耶拉大师念诵,完毕后结界前的清净仪式便算完成了。之后,那些用来标志结界范围的石柱就被运送到山上去。

  到了第二天,在正式做结界仪式前,一位陌生比丘突然出现,他问郎仑大师:「你们要结什么名称的界?」郎仑大师回答:「一个地区性的。」那比丘评说:「不恰当。」跟着说出他的理由。

  昨平大师打断他说:「如果你说那是不恰当的,就请你说出藏典(Piṭaka)的根据来,之后,我们才给你说出我们认为是恰当的藏典根据。」到了这个时候,那位比丘才肯离开。

  根据地区性的结界礼仪或规则,负责的团体首先要取得该地区内所有有关人物(包括比丘)的同意,其次要邀请必须邀请的人物到场始为合法,他们都做了。到了晚上十点左右的预定吉时,他们敲打石磬与铜铃,通知该地区的土地神祇,正式的结界仪式即将开始。

  仪式完毕后,迦韦大师以神通力细察那个地区,他看见一个当地的比丘与一个外地的陌生比丘在交谈,从他们的谈话内容中,迦韦大师知道结界仪式出现了缺陷。他告诉郎仑大师,他以神通力见到两位比丘,他们说在某个时间曾逗留在预定结界的区域内,由于有异地区的比丘逗留在此结界区域内,结界仪式可算无效。他们随即在该地方作出调查,确实在正式结界仪式时,曾有异地区的比丘逗留在结界区域内。

  于是,在第二天晚上,通过赞助的善信们与政府官员的共同合作与努力,在再次取得必须的有关人士允许后,他们像上次一样,重新在尼明达拉山上成功地做了结界仪式,跟着作为标志用的结界石柱也被竖立起来了。

  随着结界成功,人们都兴高采烈地唱歌、跳舞、欢呼庆祝,善信们更是得意洋洋,一位政府高官初登先生(U Kyaw Dun)更把迦韦大师捉起来,放到自己的肩膀上,大声地说:「真的阿罗汉在这里!真的阿罗汉在这里!」

  到了第二天的大师说法时间,迦韦大师被邀请说法,他答应了,在说法中,他描述自己出家前的穷困人生是充满着苦恼的,他恰当地提及参加法会的当地人士的悲惨人生,他们大部分人都要靠摘榴莲、芒果等生果为生。他的说法深切地打动人心,完毕后,连孩子们都不断地重复着大师说过的话: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去摘榴莲;

  不管你愿意不愿意,你都要去摘山竹果;

  你知道为什么吗?

  那是因为你追求欲乐啊!

  因为你信赖错误的东西(如妻儿等),并对之依恋执着啊!」

  一天晚上,一位陌生比丘走进寺院,大声叫喊着:「迦韦师!迦韦师!」迦韦大师匆忙从楼上走下来接见他,那陌生比丘要求他说:「来!与我一起到那边去。」大师心想:「这陌生比丘走来找我,要我跟他到别处去,我是完全不识他的,如果我拒绝,他将会有麻烦,如果我应承他,我便有麻烦了,不管怎样,如果无法避免的话,就由我去受苦吧!于是他叫那比丘走在前面,他则跟在后面。那比丘领着他走进漆黑一片的树林,走了一段时间后才停止说:「好!够远了!大师,让我带你回去吧!」迦韦大师回答:「不用了!我自己可以回去的。」于是,大师在漆黑之中困难地独自摸索回去,虽然如此,他回去的时间较去的时间快很多,就好像找到快捷方式一样。

  〔注:这奇异事件显示出迦韦大师的无畏、勇敢;那位呼唤者想测试大师,看看他是否有勇气,在面对危险时仍能毫不颤抖。〕

  迦韦大师的名声被传到邻近的地区,就连住在直通镇卡维村(Kha-ywe village)的大师也被吸引到前来找他。郎仑大师告诉迦韦大师,卡维大师(Kha-ywe Sayadaw)曾经研习过禅修,他对自己的超能力(occult powers)是很自豪的,更希望迦韦大师可以确证他的超能力程度。

  当两位大师见面时,迦韦大师就问卡维大师如何进行止禅(Samatha)的初步修习,后者就描述修行者应如何去捕捉一个遍处目标(Kasiṇa object)的取相(4),接着描述他的见解等等。

  迦韦大师于是就问卡维大师说:「你刚才提过一些与蒌叶箱(betel-box)有关的东西,你可以告诉我在蒌叶箱内有多少块蒌叶吗?」来访的卡维大师回答:「我的各种官能已大不如前那么敏锐了,我无法集中至可以准确地知道。」于是,迦韦大师便说出箱内蒌叶的确实数目。

  后来,卡维大师回问迦韦大师有关止禅的初步修习以及禅修方法等,迦韦大师都详细地一一回答了。卡维大师评说:「大师,你还年青,继续精进啊!至于我,年纪已大,兼有一些中风后遗症(瘫痪),已无法在定力上有所进步了。有一个时候,乌他马(U Uttama)、施查唐(村/镇)的铁陆卡(U Tiloka of Thit-Cha-taung)与我三个人(住在树林中)一起合作,立心要修得神通,然后停留在高空之中为大众说法。可是我们遇到各种各样困难,唯有被迫放弃我们的雄心壮志。」

  〔注:其实乌他马大师与他的两位朋友 ── 卡维大师与施查唐(村/镇)的铁陆卡大师分手后,已先来找迦韦大师问法及跟从他学习禅修,包括止禅的初步修习方法,因此,迦韦大师已知道三位大师的过去关系与历史,并预期卡维大师会前来找自己的。乌他马大师与迦韦大师一起时,曾告诉迦韦大师,在禅修上女性比男性会更快进步,并且作了一首短诗来描述这种情况:

  公牛虽有骇人的长角与高耸的肉峰

  只能拉已卸下货物的空车上山;

  母牛虽然没有角与肉峰,蹄与身材也较为细小,

  却有气力拉着满载货物的车。

  其实乌他马大师想用这首短诗来表达,他对男性与女性禅修者的见解与观察。他认为女性禅修者对导师的信念较强,她们会依从导师的指示去专心修习,没有太多疑问与杂念;而男性禅修者、包括比丘则较为喜欢把学过或看过的所有知识,与导师的指示互相比较,结果其禅修进度自然较为缓慢了。〕

  完成结界的使命后,七位大师便乘火车从直通镇返回寺院,在回程的火车中,迦韦大师给郎仑大师叙述先前在往直通镇的火车上遇到陌生比丘的事,说跳进火车内的陌生比丘较似隐士,那冒牌比丘举起一只没有铃锤在内的木铃,当时他(迦韦大师)曾解释过那事件,说尼明达拉山上会有比丘捣乱反对,不过结界仪式最终是会成功的。郎仑大师本来是半信半疑的,现在事情办完了,更听到迦韦大师的重复叙述,也就不得不承认,迦韦大师对那不祥事件的预测性解释是正确的。


{返回 宣隆古创迦韦大师·宣隆大师传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宣隆大师传 14、回答觉遍大师有关「七清净」的提问
下一篇:宣隆大师传 12、回答熟悉经藏的法遍安大师的提问
 宣隆大师传 23、圣者的七种特质(七圣财)(开示)
 宣隆大师传 40、意大利比丘卢简拿打法师的到访
 宣隆大师传 6、沙弥时回答耶拉大师有关法的提问
 宣隆大师传 9、成为具戒比丘后返回家乡宣隆村的第一次说法
 宣隆大师传 45、两位比丘朋友的故事(开示)
 宣隆大师传 42、宣隆大师的圆寂(般涅槃)
 宣隆大师传 11、雪儿在望燕坡峡谷为迦韦大师兴建寺院
 宣隆大师传 26、迦韦大师与被誉为三果的杜维邦女士会面
 宣隆大师传 37、云雀的故事(开示)
 宣隆大师传 24、维持色身之四缘 ── 业、心、气候、饮食(开示)..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