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十八届:夏夜凉风——柏林夜话
 
{返回 生活禅夏令营演讲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384

夏夜凉风

明奘法师主持

(2011年7月22日晚于观音殿前)
 
主持人明奘法师:尊敬的各位法师、各位老师、各位营员、各位义工、各位常住的师父、居士们:

在活动开始之前,我们请瑞士明契法师带来的两个徒弟用中文唱一首佛歌好不好?
(明契法师学生唱《南无阿弥陀佛》)

(明契法师学生唱英文佛教歌曲)

明奘法师:感谢两位外籍营员拉开今天晚上柏林夜话的帷幕。下午,本来我和楼老师、老和尚商量今天晚上的主题是“比我老的老头”,(众笑)结果我们刚才接到了明基法师和利生法师的通知,说老和尚最近连续几天的欧洲之行,嗓子有点发炎,他为了更好地在第六天、第七天把他老人家的智慧跟各位新来的营员分享,保存有生力量,今天晚上就不出席了。所以今天晚上我们不妨把“比我老的老头”这个题目拓展开来——比我老的义工,比我老的营员,比我老的和尚……

下面我就从比我老的开始介绍:楼宇烈先生,中间这位,上午开营式见过了。

明契师:阿弥陀佛!

明奘师:No!“小妹妹”,还不到你呢,耐心、耐心。(众笑)

明契法师,她的年岁确实比我老得多,她曾经驾驶过飞机。明契,1999年的腊月三十在柏林禅寺的问禅寮,老和尚给她剃度。但她的年岁,好像在座只有她过了80岁。

还有一名老居士,91岁的张明辉在哪里?(张明辉居士站起来)我们这位老太太91岁,1988年河北省佛教协会创立之初,第一个信徒就是她,给她点掌声。

再就是楼先生左手边的明证法师。他最早是在柏林禅寺流通处修建院墙的时候来的,他在这里做当家、做监院。现在他的常住身份是匈牙利布达佩斯虚云禅定中心的主任。是我们柏林禅寺真正的老常住,也是我的师兄。

现在按照认识老和尚的时间前后顺序来介绍,好吗?

夏泽红居士,应该是1992年,她就认识了老和尚,那时候跟你们在座的女营员一样,留的长发还是短发我不知道,那时候我们还不认识。当年,她们三个好朋友,现在其中一个已经出家了,是在湖北黄梅四祖寺后面山坳里的芦花庵,当了那里的当家师,叫宏用法师;另外一位谢居士,她们三个。青春美貌的时候没被师父剃去头发,但是认识了师父,从此就成为柏林寺和生活禅夏令营铁杆的护法和义工。

再一个认识早的应该是李晓林居士。他是1993年第一届生活禅夏令营的营员,1994年夏令营他就是义工,从1995年到2011年他就平常心是道,到了今天还是资深老义工。他是博士生导师。

另外一位就是负责你们各位组长的、做义工协调员的老师——班文战老师。班老师在哪?藏起来了。所以这都是资深的义工,从1994年开始到现在。

然后,圣凯法师,应该比我们所有的在座的僧人认识老和尚都早,他在北京中国佛学院读书的时候就认识我们老和尚,但是到柏林禅寺夏令营这个弘法舞台上来,第一次应该是1997年。1997年,在我印象里深刻得不得了的是去苍岩山行脚,在某一个大牌楼下,他跟一个营员合影,最后洗出来的时候,只有这个营员的头和他的前胸,这以上没有了。(众笑)所以现在我们都尊称圣凯法师是大陆佛门第一“高”僧。

圣凯法师:此“高”非彼高啊。

明奘法师:他也是穿着长衫在南京大学里当教授的,教书育人的。我们读过孔乙己,孔乙己是站着喝酒、穿着长衫的唯一的人,圣凯法师也是目前在大陆穿着长衫当教授、行走于大学里的唯一人。

接下来应该是明基法师。

明基法师:你自己呢?

明奘法师:我最后再介绍吧。比我老的介绍完了,现在到你了。

明基法师1996年二月十九来这里剃度的。他报名参加夏令营被拒绝,当年为什么拒绝他?因为觉得他不来参加夏令营,一定会是位好和尚。(众笑)因为夏令营的定位是对青年佛学爱好者,佛学爱好者不一定是信仰者和修行者、实践者。但是以他报名的那个虔诚的态度,他更适合做和尚,所以他就做了和尚。他做了和尚之后,到2003年的八月初十,我们师父带着他们13个人从这里奔赴湖北黄梅四祖寺,接受了那里的道场,他就从那个时候离开柏林禅寺,在黄梅四祖寺做了监院,也就是当家师。他在四祖寺无论是扛麻袋、搬砖头,还是挖地、种树,都是身先士卒,穿的衣服是最破的,用的手机是最次的,这就是明基法师。

右手边的明勇法师,勇敢的勇。我认识他也很早,出家前在北京首都机场的培训部教英语。后来他就来这出家了,已经出家八年了。

最左边的利生法师,现在是柏林寺下院石家庄真际禅林的当家师、监院。他1998年来这里就读河北省佛学院,第一届的学生,然后留在这里常住,从客堂当知客,现在到真际禅林任监院。所谓监院,就是当法人不在的时候,他就得监管整个院落,风吹草动他要去监,也得去院落巡视,所以责任重大。我们这里很多的对联、书法有利生法师的墨迹。

坐在这边最默默无闻的、打点这届夏令营一切事务的是明影法师。当开营式结束的时候,他也就累得倒下睡了一觉。夏令营能成功地举办,各位能够安安静静地坐在这里,台前幕后的这种招呼,课堂上老师、法师的传道、授业、解惑,法师们僧仪的表现等各个方面……对各位来讲,是一个难得的、殊胜的体验清净佛法的机会,但是能够成就这种清净的,都是幕后大量的、细致的、乃至生气的、吵架的工作。记得早些年去石家庄火车站接站的营员,在那里被派出所赶跑过。真的,我们在河北省佛协开了证明、在赵县这里开了证明,但是到了石家庄派出所说你们非法集会,就把我们旗子收了,桌子收了,最后只能拿一个扇子,扇子上面写着“生活禅夏令营接站”。所以上午老和尚说除了感恩,再找第二个词:感恩;找第三个词:还是感恩。当然感恩里面有泪水、有欢喜,更有欣慰。

这位李立立,上午她已经发言了。她认识老和尚的时间比较晚,但是去年四祖寺禅文化夏令营,她就跟着楼老师一行做了清净的财布施,也赞助那里的夏令营承办。这次她又慷慨地来这里,不但做了财布施,上午还做了精彩的法布施。刚才晚饭后,我看到她一直在谆谆善诱三个小学生。她因为跟楼老师很亲近,所以学了佛法、学了哲学、学了做人的道理,大家有机会都可以跟她请教。

最后我还要特别的介绍几位资深老义工:李居迁老师,在这里做义工至少超过了十年。在大柏树下的两位,请站一下,让大家认识,班文站老师和李居迁老师,还有杨新宇老师,他们三个在一起。

给你们倒茶的赵县的这几位老义工,他们一向是我们地毯组的组长。给他们这些组长一些鼓励。

我们的话题就这样慢慢地展开了。我本人叫明奘,光明的明,玄奘法师的奘,正音读zang,但是有人问老和尚:“您给明奘(zhuang)法师起这个名字,应该叫明奘(zang)”,老和尚说:“我们和尚没文化,将错就错吧!”

本来很多年、很多年、很多年……这个夏令营都是我来主持,他们给我起了个绰号叫“夏令营专业户”。现在我发现还真是,走到广东、走到云南、走到黑龙江,夏令营我一去,哎,是我的义工或者是我的营员。人家认识我,我叫不出人家的名字,他说我是第某届、第某届、第某届……。各位穿的营衫,用的茶杯,还有香袋,你们如果喜欢收集的话,我们绝对是限量版绝版的,所以应该趁现在来收集它。20年后,物是人非的时候,带着你的孩子、带着你的学生再到这里来的时候,说:当年在清风徐来的柏树下,听着一位老者关于佛法、关于人生、关于心灵的这样一些讲座,就是在当年,当年,当年……,都可以让我们成为故事中的一员的。

现在有两个话筒,可以自由传递。你们有任何问题,我们本着今晚的夜话——“比我老的义工、比我老的营员,比我老的和尚”这样的一个话题,我们本着“平常心是道”这样一个方式,来自由地、沙龙式地探索。但是你如果要一对一的,对下午讲座的圣凯法师说:我想跟你单挑“本来面目相见,如何是禅,请道一句!”也可以。你说我可以当场献才艺,把西酉法师推下去,你来弹一首,那我们也欢迎。全都是即兴的,这样就开始了。

营员一(男):我先抛砖引玉问一个小问题,请诸位师父、诸位老师解答。因为今天的话题是“老”,我想问一下这些所谓的“老的”法师、老师、义工,为什么看起来这么年轻?(众笑)

明奘法师:你这个问题要是我们和尚自己回答,就是和尚卖瓜,自卖自夸,所以我们请楼老师来评价为什么这些看起来不老的和尚被称为“老”和尚?请楼老师回答。

楼宇烈教授:这个地方不应该我来回答,因为我在这儿不是最老,这位法师(指明契法师)才是最老,她超过八十了嘛,应该由她来回答。按照中国的说法啊……

明契法师:阿弥陀佛!

(英文)The secret to look young is living young. The secret to live young is to discover(and each one of you can discover)the Buddha nature. And the Buddha nature is like a mirror, and the mirror reflects everything but nothing can stay in the mirror.

明奘法师:我来现场给你募缘一位翻译,如蔚在吗?来给明契法师——我的小师妹做一下翻译。她管我叫大师兄,我管她叫小师妹。

营员翻译:她说她发现年轻的秘诀就是她发现了佛陀的本质,这个本质就像一面镜子一样,镜子可以反射出万物,但是万物一丝也不留在镜子里面,这就是她发现的年轻的秘密。

营员二:法师您好,刚才我听了那位师兄的介绍,她说Buddha nature是佛陀的本质,Buddha nature是不是就是佛性的意思?另外我听明契师的英语回答,我的理解,她说的是不是借用神秀大师的偈子:身是菩提树,心是明镜台。她不是说“like mirror”吗?

明奘法师:我可以代答吗?因为我发现翻译来翻译去都表达不了,而且越表达越错误,引发更多的问题,可以代答吗?

营员二:可以。

明奘法师:镜子有一个专业的术语,叫:胡来胡现,汉来汉现,但是无论胡来还是汉来,过了就不留。所以这是佛法中的一个智慧层面,让我们这些和尚显得年轻。我相信这是明契想说的话,但是她的英语表达和我们的汉语翻译之间有一定的距离。我这样回答可以吗?

营员二:谢谢,但是这样解释,好像还是秀大师的意思,我想秀大师的偈子也是很让我们受用的。

营员三(男):各位师父好,我觉得我现在很幸福,就在当下。我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种感觉?要不大家一起鼓个掌,谢谢所有的师父和为我们服务的所有的人们!

我这次参加夏令营是带了两个疑问来的,第一个疑问在第一天已经被解决了;第二个疑问我想在今天晚上能够得到一个比较满意的答复。我大学毕业两年,一直在从事自主创业,现在所有事情差不多走上轨道了。我们这次的主题是“平常心是道”,因为创业的过程中很多的年轻人都会发现,一定要学会坚持,一定要学会克服困难,对吧?这就是所谓的执著,我发现我的疑问是什么,我经常在阅读佛典或者一些相关典故的时候,总是会了解到佛说不要执著。我不知道创业过程中或者在经营过程中遇到的执著和经典里提到的执著是不是一个意思?不知道师父是怎么看的?

圣凯法师:我觉得佛法里面说的执著,跟我们的这种愿力、坚持,有一个最大的差别。愿力、坚持,乃至于我们平常看到的你对事业的追寻以及追求这种坚韧,其实是该鼓励的。

佛法指的执著是指你在追寻、追求以及坚持过程里面,对事物本来面目、因果缘起不了解,把过程和结果看作是一成不变的,把自己的看法观点作为一成不变的,而失去对事物本来面目的觉察,被事物所牵所转,从而产生不正当地追寻,这里面主要是正当与不正当的区别。比如说一个人创业,创业的道路都是艰辛的,可是所有人在艰辛的创业过程里面,有时候就会产生投机的心理,投机的心理其实就是我们在创业过程中的执著这种烦恼所引发的。所以佛法反对的就是说人间正道以外的非道、正命以外的邪命。佛法说的正念就是你的坚持啊、创业啊。我这人不大善于回答问题的,就这样吧。

营员四(女):我有两个问题,还有一个倡议。

先问一个比较白痴的问题,夏令营有一个年龄的限制,就是最高龄的是30岁,我刚好要到最高龄了,就挤上末班车了。我有一个好奇,就是为什么定了30岁的最高限?因为从我个人的经历来说,我觉得周围的很多营员都是大学生或者还在校园里面,我自己的切身体会是,当你迈出校园的大门步入社会的时候,你面对的情况会更复杂,你的烦恼会更多,所以有时候你会更希望得到佛法的指点。我感觉30到35岁这段时间其实是烦恼非常多的时候,各方面的追求、自己的欲望都很多,这个时候可以有什么途径获得这样的机会接近各位法师,获得人生的指点呢?我觉得这个年龄层次其实是对社会最给力的时候,如果能给予他们正确引导的话,可能会产生非常大的作用,这是一个问题。

第二个问题不好意思,还是想问一下圣凯法师,因为今天下午您说到为什么会不幸福,您说了一句话很经典,您说“让别人不幸福了,大家就都不幸福了”。然后我就想到我自己的日常生活当中,因为我是做律师的,我面对的双方利益是相对的,客户付我钱就是为了让他幸福、让别人不幸福的,然后我每天都是在帮他争夺他的利益,让我的客户幸福,但是这个过程中我是非常得不幸福,所以我想看看有什么办法让大家都幸福。这是我第二个问题。

然后,我还有一个倡议,想借这个机会,因为我觉得这是非常殊胜的一个缘分,大家从五湖四海甚至世界各地赶过来参加这么一次聚会,我觉得七天之后大家是不是有可能互相留下联系方式,尤其是在同一个城市的,大家可以把这个殊胜的缘分继续下去,并且可以成立一个共同学习的小组,有一些探讨,比如说我名字叫周欣如,我来自上海,如果有上海的营员的话,可以会后联系一下,因为我不知道上海是不是已经有这样的组织了,如果没有,我们可以创建一个,大家互相学习,共同进步,好吗?谢谢!

圣凯法师:这个问题我只回答第二个,因为第一个确实不属于我的问题,是明奘法师的问题。

说幸福和不幸福是比较吊诡的问题,这问题我思考了很久。其实今天我所讲的确实是我的一个思考,毕竟从佛学院到大学,从大学到走向弘法的生涯,我一直在思考,我们追寻的根本目标是什么?怎么保证我们幸福?以及为什么菩萨要度众生?这些根本的原理。

一、菩萨为什么要度众生?因为菩萨要追求自己的幸福。但是你这个职业确实在里面很吊诡,吊诡的意思是你要保证别人的幸福,而自己非常不幸福。首先我要赞叹你,你真是菩萨!

二、其实任何职业都是一种付出,你的不幸也是一种付出,所以你应该承担这种不幸。

三、这个世界什么时间没有这个问题,没有你所产生的困扰呢?第一个就是当社会真正实现了共产主义,它就没有你所说的不幸了;第二个是我们这个真正人间净土在这个世界落成,就是没有争纷的时代,就没有你的不幸了。

这三点总结起来,第一个要有愿力,就是你维护的是正义;第二个,要学会承担;第三个,要想得到未来究竟的幸福的话,应该是努力从事人间净土的建设,因为你的一份心、你的一份愿也会改变这个世界。因为我看到一个案子蛮感动的。就是有一个民工撞死了一个老太太,这个老太太家里人没有起诉这个民工,说因为母亲已经回不来了。有时候我想这种教化的力量也是不可或缺的,不仅是利益,还有人心的良知。所以最后一句话:人间正道是沧桑。

营员五(男):感谢下午的speech(演讲)。我是毕业于北京邮电大学,现在英国做研究生。我有两个问题,也是问今天下午给我们演讲的那位法师。我的问题是,因为您下午的speech提到了白岩松先生的《你幸福了吗》这本书,我也非常认真地读过这本书。白岩松有一句话:“中国现在是缺乏信仰的国度”,他说未来的10年也是希望找到自己的信仰。我想问您第一个问题,佛教是您唯一的信仰吗?如果不是,您还有什么其他信仰?

第二个问题很简单,但是我觉得也很普遍。我想问我们的主持人和李立立居士,今年的主题是平常心是道,在您看来,什么是平常心?谢谢!

李立立:关于平常心,今天下午我讲了一些,那实际上是一种人生的境界。怎么样才能把握当下,做我们本分的事情?就是要了解自己,你是一个怎么样的人,怎么做一个有高尚情操和美德的人。所以,我觉得这个心态是我们一生都要去很好地升华它、滋养它,让我们成为一个有圆满的生命智慧的人。这是一个慢慢地不断去达到的境界,所以平常心是一种自然的、一种高尚的心灵状态。这是我作为一个和大家一样的学生,在这样的一个生命历程中所感受的,时时刻刻保持一个平和的、自然的、真实的心灵状态就好了。谢谢!

明奘法师:那个比较二的问题,圣凯法师,佛教是你唯一的信仰吗?

圣凯法师:这个问题非常简单,一个字:“是!”

明奘法师:刚才上海的周营员的那个问题,等一下我请李晓林居士来回答。因为他参与了这么多年,第一届夏令营的时候,有62岁的老人,有六七岁的孩子,他参加过,他见证过,所以他的回答比任何人都有力量,为什么界定了这样一个年龄段。

我也回答一下这个小伙子问的平常心是道。我举个例子,是比较专业的。《华严经》和《大般若经》,释迦牟尼佛每次要开坛讲法,凡是讲重要的法的时候,放光现瑞,然后东方的佛,派了两个菩萨,然后带了很多能飞行的徒弟,南方的佛、西方的佛、北方的佛、上方的佛、下方的佛,凡是在咱们人类的思维能力所能够达到的极限、极限、极限之外,时间、空间、时间之外、空间之外的佛土的佛,都派了两位菩萨来问候释迦牟尼佛,问候的内容千篇一律:“世尊,少病少恼否?众生易度否?身心安乐否?”

再借用一个禅宗的答案:老僧30年前,见山是山,见水是水;30年中间的磨砺,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30年后,终于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了。山水没有变,变的是那个“见”,对不对?

好,现在请李晓林来答周营员的问题。

李晓林老师:关于夏令营年龄的限制,其实也很简单。最早的时候没有严格的限制,后来因为常住的条件有限,很难接待更多的人。所以就觉得在暑假这个期间,先以学校的学生为主,为他们提供方便。周居士说的这个问题,我也特别理解。我记得第三届的时候,有位成年人,他就是特别想来听课,特别渴望,当时也是尽可能创造条件吧,因为很多人想来,接待都有困难,那时候都是睡地铺,也没有驱蚊器什么的,而且非常得热,即便是这种条件,这个人一定要参加夏令营,得到同意以后,当时就给做服务工作的人顶礼。这件事对我们触动很大,我们尽量地创造条件,尽量满足各方面营员的要求。但是后来,因为学生太多了,夏令营确实是对每一个人来说都是最需要的,佛法对于各个年龄的人都是最需要的,但出于条件的原因——这个原因很简单,就是条件不足。所以就是在这个时期请尽量别过来,其他时间可以随时过来。刚才我举的这个例子,后来他的孩子也来到这里做营员,长大以后,为佛教做了很大的贡献。

营员六(男):诸位师父好!我有个很简单的问题,我也是做律师的,我这个问题就一句话,就是你们认为年轻人应该追求什么呢?或者说我应该执著什么?我希望法师可以给我一个综合性的回答以后,再谈谈你们为什么会放弃城市里的一切来这里几十年?

明奘法师:我们请明基法师来回答。他的问题是,你们为什么放弃了尘世中的一切选择出家了,青灯古佛几十年?还有年轻人应该追求什么?你要仔细看着明基法师,看他怎么答。

明基法师:我记得1995年,我已经做了三年的居士,决心出家。到了北京,找到师父,我们两个人去拜见的师父,师父只把我收下了,而同行的那位同修,师父坚决地拒绝了,这是一种因缘。等回到单位,把公寓里的东西都处理掉,想要出家的时候,晚上睡不着觉,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出家。然后一起学佛的同修就说,你还是去上班吧,要不你这样会神经的。做居士,想要出家,动了这个念头,想要出家和决心要走这一步,这是两回事。后来过年的时候,去看我皈依的老和尚,他看了我这个愁眉苦脸、犹犹豫豫的情况,就说起自己年轻的时候——你们知道东北的炕上有炕桌,很高的一摞书,他就跟我说,那些都是算命的书。他这么一说,我心里一下子就平静了:就算是如那位老和尚那样的人,他年轻的时候也不知自己的路该怎么走。

营员六(男):师父,其实我的问题是,人生应该追求什么?

明基法师:我正想回答这个问题。我为什么有这么大的压力,我虽然没有成家,但是有父母啊,当我跟我父母谈到这个问题的时候,从小一直是很尊重父亲的,一看到他从来没有那样一种无奈啊、失落啊,心里像扎了一把刀一样,乃至于出家三年了,一想到父母,心都是痛的,心脏是痛的。但是你选择了这条路,你就要承担这份精神的压力。

为什么要选择这条道路?我记得有一年夏令营,有一位营员问我们出家人,说“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吃了不了道,披毛戴角还。”问我们出家人怕不怕?我们老和尚从侧面回答的:“你没有这个勇气,就不要穿这身衣服!”学佛其实是对宇宙人生真理的追求,如果我们对自己的生命都不了解,那你这一生活过来之后,是不是就像抓一个肥皂泡一样?乃至于你抓一条毒蛇,让自己以后的生生世世都为此付出代价的话,那就更划不来。只有了解了生命的真相,才知道我们要怎么活。

明奘法师:我替营员问一下问题,难道了解生命的真相一定要出家吗?不是吧?

营员六(男):不是,我是问人生要追求什么?

明奘法师:看来他的回答还不究竟,那好,二胡一曲,放松一下。焦雍(义工)五岁的时候,妈妈带他来这里,现在他从艺校毕业、参军、从总政文工团退役,现在还来这里,今年是第九年来这里参加夏令营做义工。(鼓掌)大家可以闭上眼睛了。

(焦雍演奏二胡)

明奘法师:现在我们请楼老师综合各位所有的问题,当然也就刚才最后一个问题:“年轻人应该追求什么?”进行回答。你们是80后的多,老人家是将近80的人,更有资格来回答,好不好?

楼宇烈教授:明奘法师把球踢到我这里来,其实我应该明天再讲。

人生的追求我觉得确实是可以有多样性、多元的。现在我们常常有这样一个说法,叫做信仰真空、信仰缺失。我经常讲,其实这个命题是不能成立的。信仰不可能缺失,也不可能失落,因为一个人没有信仰,他就不可能生活下去。所以问题就只有你信仰什么?你自己对你的信仰是不是自觉的?不是有没有的问题。很多人说自己没有信仰,可是我看他信仰很坚定,因为现在流行什么,他就信仰什么,就追求什么。所以并不是没有信仰,但是他自己不知道该不该信这个东西?是不是应该信?所以说信仰缺失,其实就是他信仰的盲目,他是盲目地信仰。

最近我老给大家讲这么个典故,跟我们学校有关,跟我的前辈有关。我不知道大家听说过没有,中国人很讲究一个人要有大丈夫气概。怎么才能成为大丈夫啊?大丈夫的标准是什么?

台下营员:威武不能屈。

楼教授:对,就是《孟子》里的三句话:“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这很好,我们大家都知道。我的前辈胡适先生——北京大学新文化运动的倡导者之一,他当年在跟朋友们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大家在一起讨论。大家说我们要成为一个大丈夫,要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胡适先生说,不够,应该加一条才能称为大丈夫。大家大概想不到他说要加一条要加什么吧?他说要加一条叫做:“时髦不能赶”。大家觉得有没有道理呀?

众答:有。

楼宇烈教授:我觉得很有道理。我们觉得所谓的没有信仰,就是一切都在赶时髦,所以不可能有自己一个坚定的信仰。所以要成为一个大丈夫,时髦不能赶。刚才问到法师们为什么出家?人生应该追求什么?我觉得法师们出家恰恰是最好的一个人生追求。我说这话并不是说每个人都出家才是人生最好的追求,但是选择了这样一条道路,那就是他们人生最好的追求。就像刚才明基法师讲的:既然穿上了这件衣服,就要有担当。这就是一种责任——一种自己对自己的责任、一种对社会的责任、一种对众生的责任。
刚才也有人讲到执著的问题,这是一个相当普遍的问题。很多人刚接触了佛教,而且自己正在努力奋斗的过程中,可是佛教让我们放下执著,那我怎么办?我这个事业、这种奋斗、这种追求,是不是还坚持下去?刚才圣凯法师讲了,执著不执著是跟你的行为、追求正当不正当有关。我想从佛教的教理上再来说一下,佛教对执著是反对的,可是佛教同样提倡我们要努力、上进,这在佛教里面叫什么呢?叫精进。这个大家都知道,八正道里面叫正精进,或者叫正勤,勤奋的勤啊。所以,佛教不是说让我们不要努力、不上进,而恰恰是要不断地努力,不断地上进,但是方向一定要正确,所以叫正精进、正勤。六度里面也有精进这一度嘛。我们大家都知道,如果方向不对,我们越努力,那么我们离开正道就越远。所以必须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然后去努力。

那么执著和精进怎么样来区分呢?有一次我跟一些年轻居士还有一些法师一起讨论这个问题,大家老是觉得很困扰,怎么想一个简单的办法知道我这是精进还是执著。我们大家一起讨论,终于有个办法。不管是精进也好,执著也好,反正我们做人就是要认认真真地去做,做事就是要努力地去做,这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如果我们努力地去做,非常勤奋地去做,但越做烦恼越多、心情越不好,那么你一定要反思一下,这大概是执著了。因为你老是在用分别心去看待事情,是用一种二元对立的思维方式去思考问题,所以你越做越痛苦,越做越烦恼,这一定就是执著。因为佛教讲的执著就是用分别心去看待事物、去处理事务。如果你越做心情越愉快,越做越有精神,那一定是精进。大家说这个简单地区别可以不可以呀?

做人一定要认认真真去做,一定要努力地去完成我们应该承担的社会责任!在座的各位已经到了成年,中国传统的冠礼——成年礼,就是告诉我们从此以后我们有了责任了——对自己的责任、对家庭的责任、对社会的责任。所以一个成年人一定要有责任感,也一定要努力地完成自己人生应当承担的责任。所以应当去努力地生活,努力地工作。在这个过程中间,我们越做,烦恼越多,痛苦越多,矛盾越多,那就要看看是不是因为我们老是用分别心去做事情,那就叫执著了;反过来,我们越做越愉快,越做越精神倍增,也就是说你是在用一种智慧做事情,消除了那种分别心在做事情,那就是佛教讲的精进。我觉得这个执著与精进我们要给它分清楚。

刚才我还听到关于幸福的问题,带给许多搞法律的朋友许多困惑。我现在发现,对佛教感兴趣的有两类人是比较突出的,一类是演艺界,一类是法律界,大概他们碰到的问题有相似的地方。演艺界给人愉快了,自己很烦恼;法律界呢,刚才讲了,给人幸福,自己很不幸福,所以他们有相似之处。他们为什么对佛教有兴趣呢?就因为佛教是探讨给人以幸福,佛教的慈悲精神就是这么一种精神。如《华严经》里面讲,不为自身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所以也就是说,我们要为众生谋幸福,而不是为了自己谋幸福,甚至自己可能还要牺牲一点幸福,给众生带来幸福。这就是佛教的一种慈悲的精神啊!所以我们只要是能够给人们带来幸福、带来欢乐,我们自己受点痛苦,那是不需要去计较的,这是一种奉献的精神。所以,这个世界上总是幸福和不幸福这样对立地存在,有幸福就会有不幸福,有不幸福才会有幸福,这个世界上也永远会有一些人不幸福,有一些人幸福,不可能这个社会上全部都幸福,也不可能全部都不幸福,因为它是相对而言。我们每个人看问题常常是希望是这样、愿望是这样——愿大家都幸福。既然要大家幸福,那么我一个人就要来承担不幸福,为了大家幸福,可以牺牲我的幸福。这点好像是很多宗教共同的一个精神,就是献身精神。所以这个世界上很多东西都是相对的,不可能是只有这一面,没有那一面,都是相对并存的。所以我们只能追求一种相对的平衡,没有绝对的。

下面我尤其要讲的,幸福这个概念是相当复杂的一个概念。甚至可以说每个人有每个人的幸福观,你觉得这样是幸福,他觉得那样是幸福。我们说出家师父陪伴古佛青灯就是幸福,我们有些名利场上的人名利双收就是幸福。这是跟个人的信仰、个人的价值追求直接相关的,所以我想这个问题不能够强求统一、强求完全一样。可不可以给幸福一个共同的判断标准呢?最近我也思考了半天,好像还是有。虽然我刚才说各人不一样,各人有各人的,但是还是有的。怎么这么说呢?我就说一个笑话,也不是笑话,也是个事实。有一次我跟我的学生们一起吃饭,大家都互相祝贺,有的同学就举着杯说:“老师,祝您万寿无疆。”我跟他说:“你说的是奉承话,是假话,因为没有人可以万寿无疆。”人生总是要死的,我们都知道释迦牟尼佛80岁的时候涅槃了,他要离开这个世界的时候,他的弟子们都舍不得他,就说:师父啊,您走了以后,我们怎么办呢?都希望佛陀能继续留在世间,我们可以有所追随。这时候释迦牟尼就讲了三句话,我觉得是讲得非常深刻,但是我们听起来是非常平常的。他说了哪三句话呢?他说:生必有死,会必有离,聚必有散。所以你们要求我老是留在这,这是不可能的事情。他说,我死了以后,你们靠自己,你们应该用自己的智慧来了脱自己的生死;要以戒为师,以法为归或者以法为依。所以有生就有死,没有什么万寿无疆。但是人生也有追求,所以我马上举杯,给我的学生,我说:“祝你无疾而终。”健康地活着,安祥地死去。可不是吗?人最大的幸福就是无疾而终。人的生老病死,病和死应该是人生最大的痛苦,所以你能够无疾而终,平平安安地度过一生,安祥地死去,这难道不是人生最幸福的事情吗?所以说如果我们有个共同的幸福的追求的话,那就是健康地活着,安祥地死去。我们要面对生死的问题,其实哪一个宗教都在探讨生死的问题,生要生得怎么样,死要死得怎么样,把生死参透了,那才能够得到人生真正的幸福。

明奘法师:好,我们先请明音居士,在哪里?禅曲一首供养大家。

明音居士:我是有备而来。在去年夏令营的时候,有很多香港的营员过来,他们用周杰伦音乐,换了歌词。我也一直想写一首适合年轻人唱的歌,老和尚也很支持。今天我给大家唱一首《云水之巅》,这首词是在明奘法师的博客上贴出来的,我想把这首歌送给在座的所有人,送给明奘法师,也希望各位的人生能像这首歌中写得一样自在无碍。

(乐声起,明音居士唱《云水之巅》,同时,台下数名居士展示十字绣作品《金刚经》长卷)

明奘法师:现在他们展示给我们的是五十多个居士,用了五个多月的时间绣的十字绣《金刚经》,全长29.5米,宽0.9米,他们现在就无偿捐赠给柏林禅寺。

好,我们再次感谢这些居士。

现在你们可以连续问五个问题,然后我们再集中回答。

营员七(女):如果我们现在还没有这么大的福报可以去出家修行的话,有什么方法可以让我们不用太痛苦,可以不用考试,不考外语……

明奘法师:三个字:生活禅。

营员七(女):如果生活禅的话,我之前提到过,我们是从香港梅村一行禅师那边禅修过来的,那边确实很轻松、很愉快,但是我不知道国内哪里有这样的环境,或者柏林禅寺后面的无门关什么时候会开,或者我们至少什么时候可以报名?

明奘法师:好,第二个问题,男生来一个。

营员八(女):尊敬的明证法师,可否问您一个问题?请问深度的信仰——比方说信仰佛菩萨加持,和你自己用智慧去求证,会不会有矛盾?

营员九(女):我想问一下明契法师自己一些经历,为什么你选择去追随佛法?

(英文)Could you tell anything about your experience and why do you choose to follow Buddha?

明奘法师:好,现在请明证法师先回答。

明证法师:请再说一遍问题。

营员八(女):深度的信仰、祈请佛菩萨加持,与自己用智慧求真、求证、修行,矛不矛盾?就是完全依赖佛菩萨加持,和完全靠自己去求真求证……

明证法师:完全依赖佛菩萨加持不是深度信仰。

营员八(女):那应该是折衷还是……?

明证法师:佛教是讲实修实证,完全是自己的事情,佛菩萨只是引导,也就是说自己吃饭自己饱,别人不能替我们吃饭。

营员八(女):信仰如果不够虔诚的话,会不会影响实修实证?

明证法师:就像吃饭一样,大家都会相信吃了就饱,但是要去吃,不吃不饱。

营员八(女):谢谢法师!(鼓掌)

明奘法师:明契,你的个人经历为什么学佛而没有皈依基督?

明契法师:Hello!阿弥陀佛!

You see the Buddha was not Chinese,he was a foreigner. So if I am a foreigner,why do I have to explain being a Buddhist?

你们知道佛陀不是中国人,对于你们而言,他是个外国人,我也是个外国人,难道我还有必要解释自己成为佛教徒的理由吗?

Does the Buddha has to explain being a buddhist? Buddhaism is a universal religion,there are five major religions:they are Hinduism,Judaism,Christianism,Islamism and Buddhaism. Two of them are only intended for certain people. Judaism,the religion of my mother's is intended only for Jews. Hinduism is also intended for Hindus,if your parents are not Hindus,you could not become an Hinduist. The other three religions,Christianism,Islamism and Buddhaism are universal religions. That means that they are addressed every human being,but Buddhaism,has a special charactristic. According to Christianity and Islam,everyone must be a Christian or a Moslem. A Chistian says everyone, you must be a Christian. Everyone must be a Christian, the world is not good until everyone is Christian. The Moslem says that you must be Moslem, the world is not good until everyone is Moslem. And that is different of Buddhaism. Buddhaist is addressed everyone,is a universal religion. But it does not say that everyone must be a Buddhist. That is why you should be proud to be a Buddhaist,because it is only really proud religion.

佛教是全世界、全人类的。全世界有五大宗教:佛教、基督教、伊斯兰教、犹太教、印度教。印度教只对印度教徒,犹太教也只对犹太人,伊斯兰教、基督教和佛教是全人类的宗教,也就是说可以摄受整个人类。但是佛教有它自身非常独特的特性,并不要求每一个人都要成为佛教徒,这是它的独特的特性。所以大家应该对能够信仰佛教感到非常的荣幸、殊胜和骄傲。

Please allow me to add one thing. If anyone ever asks you why you are a Buddhist,you can ask them why they are not Buddhists? People tell me that being a Buddhist is very difficult. They say that is very complicated. But I tell them that when they are not Buddhaists,they are doing something much much more difficult,much much more complicated,because Buddhaism is the esay way to live.

请允许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件事情。如果有人问“你为什么要成为一个佛教徒”,那你就回答他“为什么不能?”有人对我说做佛教徒很难,他们认为学佛非常复杂。其实他们做了太多太多困难得多、复杂得多的事情,因为佛教是很轻松的生活之道。

明奘法师:我们请弹琴的法师独唱一曲。

(西酉法师唱《点灯》)

明奘法师:你们除了鼓掌,还想问她问题吗?

西酉法师:我可以用边唱边回答,请大家提问吧!

营员十(女):阿弥陀佛,师父,我请问你,为什么你生的如此庄严,让我看了很欢喜。

西酉法师:(用歌声)谢谢你,我受宠若惊。谢谢你!不过我也不知道,这要问我妈妈,要谢谢我妈妈。

明奘法师:我们来共同唱一首《生活禅曲》结束今天晚上的夜话:春有百花秋有月,夏有凉风冬有雪。若无闲事挂心头,便是人间好时节。 (众唱《生活禅曲》)


{返回 生活禅夏令营演讲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十八届:分组茶会——柏林夜话
下一篇:十八届:佛法,就是一种生命的活法(楼宇烈)
 二届:佛法与生活——六波罗蜜(宗麟法师)
 十四届:开营式上的讲话(潘宗光)
 十四届:普茶之二——观音殿前普茶
 十三届:企业家的生活禅(杨钊)
 九届:净慧大和尚在开营式上的讲话(净慧法师)
 八届:吴立民忆朴老(吴立民)
 三届:净慧老和尚无门之门——禅堂开示(净慧法师)
 首届:从生活禅谈起(于晓非)
 十届:柏林夜话
 十七届:在传灯法会上的开示(明海法师)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佛诞开示[栏目:宣化上人]
 大宝积经卷第五十八·文殊师利授记会第十五之一[栏目:所依经典·显]
 80 每天吃什么?[栏目:没时间老]
 上坐要想什主题?[栏目:海云继梦·禅修释疑]
 格萨尔王传 第8回 随觉如珠牡不变心骗宝驹晁通未得逞[栏目:格萨尔王]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九(一○八四)[栏目:杂阿含经]
 相应156经 雨云经第一[栏目:相应部 45.道相应]
 法苑珠林(卷六)白话 (唐西明寺沙门释道世撰)[栏目:因果原理]
 垢经[栏目:巴利语佛经选译]
 第十一册 佛光学 第十八课 佛光人间事[栏目:佛光教科书 第十一册]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