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智缘师父的木窗
 
{返回 小和尚的白粥馆·释戒嗔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473

智缘师父的木窗

    智缘师父住的房间在寺院后面,是很久以前盖的,偶尔修葺一下。不过老房间总是有些破旧,特别是那扇窗户,不知道有多少年的历史了,上面尽是虫蛀的洞,木头上曾经的棱角也快磨平了。

    我想当年削平它的巧匠一定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风大点的时候,总能听见木窗“嘎嘎”的响动声。曾经建议过智缘师父几次,让他换个新的窗户,他总是不听,觉得木窗既然没有坏,那么还是可以用的。

    一夜风雨过后,木窗终于被吹断了。早晨经过,正看见它掉在走道中间,智缘师父看着它叹气说,看来只得换个新的了。

    淼镇的木匠很多,听说智缘师父要换窗子,都争着要给师父做。并不是从掌声与赞叹中走过的人才可得到人们的认同,小事情一样可见人心。

    最后接下了活的是周木匠。周木匠在淼镇上的木匠中年纪最大,他既然开了口,别的木匠自然不好说什么。

    周木匠拿着工具在师父的窗户上量了很久,他先让我们用厚纸糊上窗户,暂且挡住风尘,就下山去了。

    过了好几天,始终不见周木匠上山来,想下山去找他问问,师父阻住了我,他说,也许周木匠事情多,窗户已经被纸糊上了,又不碍什么事,何必去催促他。

    再过几天,周木匠上了山来,把做好的新木窗安在师父的窗上。没有上过色的木窗,薄薄的刷着一层清漆,凑上前看,木窗雕刻得极其精细,窗格中间雕刻的菩萨,眉目清晰,神态各异。原来周木匠用了那么长时间,是因为费了不少功夫在雕刻上,想到戒嗔前几天还误解过他怠工实在是惭愧。诚心地赞叹周木匠的手艺,他咧着嘴笑,神情得意,付他工钱的时候,他推托了半天,最后只拿了很少的材料费便下山了。

    天明寺的面积挺小的,所以经常有香客到后院,智缘师父的窗户在一排旧窗户中总是显得特别突出,常有香客凑在窗前啧啧赞叹木窗的手工。

    当然不是所有人都称赞的,有天有位大城市来的施主,可能是周木匠的同行,也可能是经营相关商品的,他站在窗前许久,撇嘴笑着,一点点的向他同行的人评价着这扇木窗,戒嗔虽然不清楚他说的那些术语,但是我也知道他的意思是说周木匠的作品虽属于上品,但也有不少瑕疵之处。

    那位施主下山的时候,戒嗔忽然想到我们寺里其实也有一个和这位施主有同样观点的人,那就是小师弟戒痴,他那天在窗下曾经说过,都说好看吗?为什么我不觉得呢?

    是与非,对与错,都是一个结论而已,即使得出了相同的结论的人,其实水平也可能是天差地别,当我们评价一件事物好坏之时,是不是应该考虑一下,自己是属于哪类人呢?是城里来的那位专家还是戒痴呢?


{返回 小和尚的白粥馆·释戒嗔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胖大婶的苦恼
下一篇:坏掉的西瓜
 戒忧师兄所中的彩票
 另一扇门
 解开心结的人
 郑施主的主见
 厌恶洗碗的李施主
 施主的文章
 一点坚持
 商标下的疤痕
 目光的所在
 桌子上的掌印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一三七 猫本生谭[栏目:第一篇]
 Desolate and Bleak[栏目:Khenpo Sodargye Rinpoche]
 佛法与婚姻 前言 目录[栏目:佛法与婚姻]
 《法华经‧方便品》选[栏目:香港佛教联合会·佛学课本]
 最初的佛法——四圣谛[栏目:其它善知识]
 自在观音[栏目:圣凯法师散文随笔]
 往生咒的功德[栏目:海涛法师弘法讲义-2009年]
 净心与净土(净界法师)[栏目:净土宗文集]
 The Craft of the Heart - On The Rewards of the Fou..[栏目:Ajahn Lee Dhammadharo]
 修行的真谛(法王顶果钦哲)[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