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僧宝论11、以清净行依止恩师 (第二章 如法依止师僧 之四)
 
{返回 僧宝论·明贤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658
僧宝论11、以清净行依止恩师 (第二章 如法依止师僧 之四)
 
  在以如上虔敬的信心依止师僧善知识之后,应于恩师处殷切祈请,求示法要,从闻而思,精勤修学。诸供养中,法供养最胜。亲近依止师僧的根本意义,是为依照正法修行,直至解脱。所以,欲报恩师无边的胜德,应以如法精进修行为最上。
 
  殷重求法
 
  向善知识求法应当挚诚殷重。昔常啼菩萨,因奇穷,乃卖身以供养其恩师,求闻般若。自谓色身易得,佛法难闻。中国禅宗二祖慧可禅师于达摩祖师座下求法时,恭敬虔诚、朝夕承事。而达摩祖师面壁打坐,不理不睬,更无教诲。二祖每日从朝至暮,一直殷切恳请。冬日,寒风刺骨,大雪纷飞,雪没过膝,禅师仍旧不退愿行。达摩祖师终于回头,问道:“汝久立雪中,当求何事?”慧可禅师流泪答道:“惟愿和尚慈悲,开甘露门,广度群品。”达摩祖师道:“诸佛无上妙道,旷劫精勤,难行能行,非忍而忍。岂以小德小智,轻心慢心,欲冀真乘,徒劳勤苦?”慧可禅师福至心田,毅然断其左臂以诚求法,达摩祖师为其求法之殷重所感,知其堪为法器,云:“诸佛最初求道,为法忘形,汝今断臂吾前,求亦可在。”遂为说法,慧可禅师在达摩祖师的指示下当即大悟。后又从师学习大乘空宗要义,接续法脉,成为禅宗二祖。
 
  宋朝浮山法远禅师,殷重求法之精神亦堪称后世楷模。禅师历参诸方,闻归省禅师之高风,于是与天衣义怀禅师率众,前去参拜。时值天降大雪,非常寒冷,归省禅师一见到他们来,便呵骂驱逐,并且将水泼到衣垫上,其他僧人都气愤地离去。唯有法远禅师和义怀禅师整衣敷具,复坐如前。省禅师见后又骂:“尔等还不离去,是否等我打?”法远禅师上前说:“我二人从数千里外来此特为参悟和尚之禅,岂可被一瓢水泼走?”省禅师笑云:“两位果然是来参禅,速去挂单。”如是法远禅师即作典座(管理大众饮食)。一次,省禅师出门,法远禅师为僧众取油面作五味粥,粥方熟,省禅师忽归,说他盗用常住,令其估算衣钵偿还常住,又责打三十杖,将其逐出院门。诸道友皆来劝请,和尚仍未答应。道友言:“若不开许彼回来,唯求让其随众听法。”和尚仍然未允。一日,省禅师上街,见法远在旅舍前站立,便言:“此是院门走廊,为何站于此处?”又命人追算店钱。至此法远禅师仍无难色,持钵于城中化缘付清店钱。省禅师回来后对大众说:“法远真是参禅之法器。”遂令他回来,上堂于大众前付衣嗣法。
 
  如上所说,是历代祖师中依师求法的典范。最初进入佛门的佛子,起先还用不上什么功夫,于自性的清净功德也没有任何证悟时,即便不能像祖师们那样舍命求法,但仍可以学习他们的殷重之心,尽己所能对师僧三宝虔诚供养,可以种下无量善根。
 
  《根本说一切有部毗奈耶药事》中,记载了这样一则公案:
 
  有一天,佛陀走出王舍城,到多根树村。村中有一位妇人名叫藏喜,她见佛陀远远走来,身影中焕发出如同太阳般的光芒,相貌庄严,无比美妙,藏喜心想,世尊以前贵为王子,舍王宫的荣华富贵而出家学道,如今以乞食维持生活,如若他来向我乞食,我应该将面茶供养他。
 
  佛陀知道藏喜的心思,便走过去向藏喜说道:“你可以施舍一钵面茶给我吗?”藏喜感觉佛陀知道自己的心念,更是喜出望外,恭恭敬敬地供养满钵面茶给佛陀。
 
  佛陀接受了藏喜的面茶,微笑了起来,便从眉间射出一道光芒。阿难尊者看见了,就问佛陀:“世尊,从古以来,诸佛微笑必有因缘,可以请世尊为我们说明这次微笑的因缘吗?”
 
  佛说:“你说得对啊!阿难,诸佛如来微笑必定是有因缘的。我今天就为你说这段因缘吧!刚刚你看到一位妇人供养我面茶吗?“是的。这位妇人因为这个善根,将于往后十三劫中不堕恶道,这段期间会在人道或天道轮回,最后一生转生为人,自己悟道证得辟支佛果,名号叫做善愿。”
 
  藏喜的丈夫名叫如优,他从树林中砍柴回家的途中,听说自己的妻子只因为供养佛陀面茶,佛陀就授记她在十三劫后,可以证得辟支佛果。如优觉得佛陀是胡言乱语,心中很气愤,就去找佛陀。
 
  如优见到佛陀后,用质询的语气对佛陀说:“听说你今天到我家去了?”“是的。”“听说我妻子供养你面茶,你就授记我妻子将来可以成为辟支佛?”“是的,我的确说过这样的话。”“你乔达摩,从转轮王种族舍弃富贵出家,今天竟然为了乞得一点面茶,说出这么大的谎话。谁会相信这么小的因,会得到那么大的果报?”“如优啊!今天由于这样的因缘,我们就来随意谈一谈好了。现在我问你一些问题,你随意回答就好。你曾看过你觉得很稀有的事情吗?”
 
  “有啊!别的不说,就说我们村子名叫多根,这村名的由来很特别,因为在我们村里的东边有一棵很大的曲坨树,长得很茂盛,每天大概四五百辆牛车停在树下歇息,因为村里有这么大一棵树,所以大家将这个村庄称为多根树村。”
 
  “如优啊!你看到这棵树这么大,你知道当初用了多大的种子去种它吗?可能要像一亩田那么大,也可能要几辆牛车才能播种得下去吧!否则怎么能长出这么大的树呢?”
 
  “不,不!它的种子只有小小的一颗,大概是一颗芥子的四分之一那么大而已。’佛陀说:”你这么说谁会相信?小小一颗种子,居然可以长出这么大的树?”
 
  “不管你信不信,这是我亲眼所见的事实。而且那片土地虽然被种下了树的种子,但毫无损伤。种子虽然小,只要土地肥沃,将它埋入土中,给它充分的水,种子就会发芽长大。”
 
  “如优啊!一颗小种子变成大树是你亲眼所见,你的妻子因为供养我种下了小善根,将来证得辟支佛的胜果,也是我亲眼所见啊!为何你不相信呢?”
 
  佛陀说完,便示现出广长舌的庄严相给如优看,并说道:“我从来没有说过谎话啊!所以今生能得此好相。你该相信我所说的话真实不虚。”
 
  如优听了佛陀的话,又亲眼看见庄严的广长舌相,生起大欢喜心。佛陀进一步为他说四圣谛法,如优听后,证得了初果,欢喜地说道:“从今以后,我愿皈依三宝,遵守五戒,成为佛陀的弟子。’顶礼佛陀后,欢欢喜喜地回家去了。”
 
  由这则公案我们可知,在师僧三宝前,即使虔诚供养非常微薄之物,也会种下无量善根,乃至后世成就佛果。所以我们可于师僧处,舍难舍之物,忍难忍之行,放下自我执着,虔诚供事以全求法之殷诚。
 
  身语意承事
 
  身语意承事,是指在生活中,忍耐一切劳苦,尽己所能承事师僧。古人从师为法,誓死为期,终生不退。我辈后学,应效法古人,尽形竭力,三门事师,以悟为期。
 
  《摩诃止观》有云:
 
  于所闻三昧处,如视世尊,不嫌不恚,不见短长。当割肌肉,供养师,况复余耶?承事师,如仆奉大家。若于师生恶,求是三昧终难得。须外护,如母养子。须同行,如共涉险。
 
  憨山大师的弟子中,有一位宗侍者,从很小的时候,便挑起了承事师僧的重担,负米采薪,履水踏雪,百务惟先,日夜无隙。憨山大师时奉旨,为求皇储,建大会于台山,命宗侍者独任点茶汤。宗侍者白天依师吩咐,照顾、服务好每一人,晚上则以余力课诵。憨山大师生病期间,百务惟勤,凡操食时,必侍立辍餐而后已,察意之可否,以为忧喜。大师偶尔不欲饮食,宗侍者则涕泗交颐,亦终日不食,如此久之如一日。后憨山大师东蹈海上,于牢山深处那罗窟而居之,人迹罕至。此间,大师披荆榛,卧草莽,犯风涛,涉险阻,艰难辛苦,不可殚述。人不堪其忧,而宗侍者无丝毫怨言,甘心承事。后来,憨山大师奉旨建立丛林,经营事务,无论巨细,一切皆委任于宗侍者。宗侍者亦事无巨细,认真料理。大师后蒙法难,被遣雷阳,临出长安时,与宗侍者告别,谓之曰:“丈夫处世,固不恋恋为儿女态,况吾释子,学出情法者乎?第尔从老人几二十年矣,老人固未尝以一语佛法累汝,不知汝于何处见老人乎?”宗侍者稽首曰:“宗自事师以来,自知愚钝,不敢外求,上不见有佛祖,下不见有禅道,唯知作务供众生,于动静闲忙疾病祸患死生之际,止此一念,直观师心而已。是故师生则生,师死则死。”大师曰:“我心无相,你怎么观?”宗侍者曰:“师心若有相,弟子则无今日也。”宗侍者依止恩师,孝诚心切,勤苦事师,不退初心,实乃汉地佛子依师典范。
 
  藏地的阿秋喇嘛也同宗侍者一样,对上师外护同行,如母护子般地至诚保护恩师。他与恩师相依为命、生死与共,终于与师相应,成为当代佛教修行者中的大成就者。阿秋喇嘛原来只是名很普通的出家人,在寺院里只负责打水、做饭。后来,他的上师准备进山专修,阿秋喇嘛怀着一颗虔诚之心,毅然随师入山。每当冬季,为了给上师煮茶吃饭,阿秋喇嘛要经常扒开深深的积雪,从雪下找到一缕缕的枯草,仔细地用刀割下来,带回师父的山洞,给上师煮茶喝。在侍奉上师的三十年中,由于居住地气候寒冷,阿秋喇嘛浑身上下都被冻伤,脸上和手上的皮肤多因冻伤和紫外线照射而变了形,面部肌肉很难活动,皮肤也变得紫黑难看。
 
  他上师的双腿不能自由活动,阿秋喇嘛便走到哪里就背恩师到哪里,精心照料,从不懈怠。有人用皮鞭和棍子抽打恩师时,阿秋喇嘛便用身体进行保护,不让皮鞭抽到恩师的身上,别人拉他,他也不动,只是拼命地保护。有人忍不住问阿秋喇嘛为什么这样做,他回答说:“这是我的老父亲,我不想让他受苦。”由于生活贫苦,为了供养上师,阿秋喇嘛经常跑到很远的地方去乞食,每当讨到一点酥油,他一口也不吃,好好收起来留给恩师。由于阿秋喇嘛的至诚,他终于完全与上师相应了。如同一个瓶里的水倒向另一个瓶子,他完完全全地接受了上师智慧:原来不懂的道理,现在全懂了;原来没有的证境,现在明明朗朗地安处其中;阿秋喇嘛得到了殊胜的大成就。
 
  出家弟子若有条件亲近师僧,或为师僧做侍者,应像宗侍者和阿秋喇嘛一样,忠诚、竭尽全力地承事师尊。在家弟子虽然没有多少机会在生活中亲侍师尊,然而随力护持佛教,辅助师僧印经修寺,也都是事师护法的如理之行。
 
  在完成师僧交代的任务时,如果弟子认为师僧的要求或教导是非法,则可以委婉拒绝而不应无原则顺从;若认为师僧所为乃不善法,则应即时提醒而遮止其行为,不可因此援生不敬与毁谤。这一点也是在承事过程中应当注意的。
 
  如教修行
 
  如教修行,是依止师僧的核心,也是依师修学的首要任务。经云:“报恩供养者,谓依教奉行。”按照师僧的教导,精进勤勉地修学,是最为重要的依止内容,它直接决定了我们能否获得成就。
 
  师僧对我们的教导和调伏,不见得总是参禅打坐、诵经礼拜,更多的教化其实是在最为平实的生活中完成的。正所谓“搬柴担水是圣法,洒扫应对皆通玄”。师僧往往会在日常生活的点滴细节中,在最普通的事务劳作中,以善巧方便,巧妙地引导我们转凡入圣。所以,在师僧处修学,不要以洒扫应对等普通劳动为圣末边事而轻忽懈怠。其实,这些看似琐碎的任务,都是师僧以悲心调伏我们的重要方法。我们应依师教,无怨无尤地认真完成。
 
  当代大德圣严法师早年师从东初老人参学时,曾经为从师命修补厨房墙壁,而跑遍全城去找三块一模一样的瓷砖,老人每次都以各种理由让圣严法师重新出去找,一开始,圣严法师内心充满了沮丧,甚至动了想要离开师父的念头,直到最后,老人从墙缝里找出三块一模一样的瓷砖,对他说:“哈!哈!你又被骗了。你是一个和尚,怎么可以气恼呢?我逮住你了。真是十分好玩啊!”圣严法师这时内心的沮丧消失了。他终于明白,寻找瓷砖原来是东初老人对他的一种磨练。第二天,东初老人恢复了往常的慈爱,拿出一块很好的布料送给圣严法师说:“圣严,你出家已有一阵子了。我没给你什么,这块布料你就拿去做件长衫吧。”圣严法师深深体会到恩师的关爱,从此再也没有动过离开师父的念头,直到晚年他都一直珍藏着那件衣服。
 
  藏地的密勒日巴尊者是如教修行的最佳典范之一。他的上师曾对他说:“除了究竟成佛之外,任何事都不能算做最上的供养、究竟的报恩和真实的利他事业。”他的上师玛尔巴尊者为了清除米拉日巴的重重罪业,故意以苦行来折磨他,包括要他用石块建半月形的屋子,三角形的屋子,又故意在建得差不多的时候下令拆去再建,稍有不从便报以老拳。虽然被上师无故责打,而密勒日巴尊者心无邪念,具足学道的信心、精进、智慧与慈悲,终于得到玛尔巴尊者的修行法要,并指导他闭关修定,获得那若巴大师的衣钵,在雪山峻岭间修行,最终获证佛果。
 
  师僧交付的任务,经常会看似简单枯燥而又艰巨。如果能像密勒日巴尊者那样耐心而认真地去完成,我们的慢心一定会得到调伏,过去的恶业也会渐渐消除,逐步具足修行办道的基础。
 
  如果老老实实、勤奋踏实地依照师父的教诲去修行,持之以恒,即使很愚钝的人,也会获得超越常人的殊胜成就。
 
  谛闲法师的弟子持律法师,早年愚钝,但诚实老实,经常被人戏弄。有一次,他被人愚弄,将佛前的蜡烛也拿到院子里晒,蜡烛都被晒化了,因此被人称为“晒蜡法师”。后来维那师觉得他太愚痴,就当着大众的面,嘲笑说:“我看你这么大的智能,在这里学参禅太屈材料!现在谛闲老法师在温州头陀寺讲经,专门培养弘法人材,造就法师,既然你有这样大的聪明才智,可以到他那里学法师,将来学成之后,到各地讲经说法,利益人天,宏范三界。那时我去给你当维那,大家都能沾你的光。如果你在这里长久呆下去,把你这分智慧浪费了太可惜!”于是,迁了他的单,把他赶到谛闲长老处学法。持律法师便背起衣单,来到谛闲法师座下。谛闲法师问他:“你想发心学教吗?”“对啦!”持律法师说:“我在金山时,因为晒蜡,他们说我智慧大,在那里参禅屈材,让我到这里来跟你学教当法师;将来宏范三界,利益人天!”谛闲法师看看他这个人,心里早已明白他是一个笨拙的人,受人愚弄;于是对他说:“既然你愿意发心学教,就不要怕吃辛苦;不要怕受罪!首先要在常住行苦行,早晚多在佛前礼拜求智慧。经典要抽空慢慢学,不要着急,久而久之,就自然学成了。”
 
  从那以后,持律法师就在长老处当净头,除粪、挑水、扫地,以后又行堂、擦桌子、洗碗、早晚在佛前礼拜,得工夫就找人教他学功课,一点闲空都不留。长老后来又找人教他背《楞严经》、《法华经》。经过十几年的功夫,他把这些经文全都背熟了,提起某一段来,他都很熟练。以后他不但听得懂佛经,而且还替长老讲经;一切教理文相,像得了语言三昧一样熟悉清楚。原来那位维那师父,以及当时捉弄他的那几位,听说“晒蜡法师”已经能开大座讲经,心中赧然。持律法师临圆寂时,预知时至,种种祥瑞,不可思议。持律法师本是一位极笨拙的人,大众都以“晒蜡法师”称呼他、耍笑他。可是,他却在几十年的光阴里,对学教修行,获得了极大的成功,最终往生西方。这都归因于他谦虚好学,听受师僧教诫,并如教而勤勉修行。
 
  如能像如上的大德一样向师僧殷重求法、于其身语意承事、并依教导如法修行,我们今生一定会取得巨大的成就,这是完全毋庸置疑的。

{返回 僧宝论·明贤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僧宝论12、不拘一格的禅宗师承 (第二章 如法依止师僧 之五)
下一篇:僧宝论10、修信为本 (第二章 如法依止师僧 之三)
 僧宝论56、守培
 僧宝论41、《佛教是生产之原地,护佛教即所以护国护民》 (第六章 守培..
 僧宝论6、皈依僧宝的原因 (第一章 皈依僧宝 之四)
 僧宝论21、诸经律论盛赞僧宝功德 (第四章 出家功德与在家过患 之六)..
 僧宝论27、率真侠肠的紫柏尊者 (第五章 法门龙象 人天师表 之六)..
 僧宝论59、善知识
 僧宝论40、《出家的生活》 (第六章 守培法师论僧宝 之三)
 僧宝论31、矢志不渝的玄奘法师 (第五章 法门龙象 人天师表 之十)..
 僧宝论54、打坐
 僧宝论53、信佛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唯识简介 一[栏目:唯识简介]
 五蕴譬喻[栏目:永海法师]
 心灵的门窗[栏目:度一切苦厄·迷悟之间]
 修心七义教授 第十讲[栏目:修心七义教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