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5经 无秽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699
汉译经文中部5经/无秽经(根本法门品[1])(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在那里,尊者舍利弗召唤比丘们:「比丘学友们!」
  「学友!」那些比丘回答尊者舍利弗。
  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学友们!现在世间中存在这四种人,哪四种呢?
  学友们!这里,某些人存在污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又,学友们!这里,某些人存在污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学友们!这里,某些人存在无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又,学友们!这里,某些人存在无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学友们!在那里,那种存在污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的人,被说是这二种污秽人中的下劣人,学友们!在那里,那种存在污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的人,被说是这二种污秽人中的上等人,学友们!在那里,那种存在无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的人,被说是这二种无秽人中的下劣人,学友们!在那里,那种存在无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的人,被说是这二种无秽人中的上等人。」
  当这么说时,尊者大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舍利弗学友!什么因、什么缘这二种污秽人中一被说为下劣人,一被说为上等人呢?舍利弗学友!什么因、什么缘这二种无秽人中一被说为下劣人,一被说为上等人呢?」
  「学友!在那里,当人存在污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不产生欲、将不努力、将不发出活力舍断那污秽,他将有贪、有瞋、有痴、污秽、心被污染而死。学友!犹如被尘与垢覆盖的铜钵被从店里或锻工家带来,如果主人既不使用也不清洁它,而置它于尘埃角落,学友!这样,那铜钵过些时候会更污染、卡垢吗?」
  「是的,学友!」
  「同样的,学友!当人存在污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不产生欲、将不努力、将不发出活力舍断那污秽,他将有贪、有瞋、有痴、污秽、心被污染而死。
  学友!在那里,当人存在污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产生欲、将努力、将发出活力舍断那污秽,他将无贪、无瞋、无痴、无秽、心不被污染而死。学友!犹如被尘与垢覆盖的铜钵被从店里或锻工家带来,如果主人使用并清洁它,而不置它于尘埃角落,学友!这样,那铜钵过些时候会更干净、皎洁吗?」
  「是的,学友!」
  同样的,学友!当人存在污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产生欲、将努力、将发出活力舍断那污秽,他将无贪、无瞋、无痴、无秽、心不被污染而死。
  学友!在那里,当人存在无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作意净相,以净相的作意,贪将使心堕落,他将有贪、有瞋、有痴、污秽、心被污染而死。学友!犹如干净、皎洁的铜钵被从店里或锻工家带来,如果主人既不使用也不清洁它,而置它于尘埃角落,学友!这样,那铜钵过些时候会更污染、卡垢吗?」
  「是的,学友!」
  同样的,学友!当人存在无秽而不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作意净相,以净相的作意,贪将使心堕落,他将有贪、有瞋、有痴、污秽、心被污染而死。
  学友!在那里,当人存在无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不作意净相,以净相的不作意,贪将不使心堕落,他将无贪、无瞋、无痴、无秽、心不被污染而死。学友!犹如干净、皎洁的铜钵被从店里或锻工家带来,如果主人使用并清洁它,而不置它于尘埃角落,学友!这样,那铜钵过些时候会更干净、皎洁吗?」
  「是的,学友!」
  同样的,学友!当人存在无秽而如实了知:『我的内在没有污秽。』时,这应该可以被预期:他将不作意净相,以净相的不作意,贪将不使心堕落,他将无贪、无瞋、无痴、无秽、心不被污染而死。
  目犍连学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二种污秽人中一被说为下劣人,一被说为上等人,目犍连学友!这是因、这是缘,依此而这二种无秽人中一被说为下劣人,一被说为上等人。」
  「学友!被称为『污秽,污秽』,学友!污秽,这是什么的同义语呢?」
  「学友!污秽,这是恶不善欲行的同义语。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如果犯了过失,愿比丘们不知道我犯了过失。』而,学友!这是可能的:比丘们会知道那位比丘犯了过失,『比丘们知道我犯了过失。』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如果犯了过失,比丘们应该私下呵叱我,而非在僧团中。』而,学友!这是可能的:比丘们会在僧团中呵叱那位比丘,而非私下地。『比丘们在僧团中呵叱那位比丘,非私下地。』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如果犯了过失,同辈应该呵叱我,而不是非同辈。』而,学友!这是可能的:非同辈会呵叱那位比丘,而不是同辈。『非同辈呵叱我,而不是同辈。』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比丘们安排我在最前面,然后为食物进入村落,愿比丘们不安排其他比丘在最前面,然后为食物进入村落。』而,学友!这是可能的:比丘们会安排其他比丘在最前面,然后为食物进入村落,比丘们不会安排那位比丘在最前面,然后为食物进入村落。『比丘们安排其他比丘在最前面,然后为食物进入村落,比丘们不安排我在最前面,然后为食物进入村落。』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在食堂中得到第一个位子、第一个用水、第一个供食,非其他比丘在食堂中得到第一个位子、第一个用水、第一个供食。』而,学友!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会在食堂中得到第一个位子、第一个用水、第一个供食,非那位比丘会在食堂中得到第一个位子、第一个用水、第一个供食。『其他比丘在食堂中得到第一个位子、第一个用水、第一个供食,非我在食堂中得到第一个位子、第一个用水、第一个供食。』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在食堂中食后祝福,非其他比丘在食堂中食后祝福。』而,学友!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会在食堂中食后祝福,非那位比丘会在食堂中食后祝福,『其他比丘在食堂中食后祝福,非我在食堂中食后祝福。』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教导到僧园的比丘们法,非其他比丘教导到僧园的比丘们法。』而,学友!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会教导到僧园的比丘们法,非那位比丘会教导到僧园的比丘们法。『其他比丘会教导到僧园的比丘们法,非我会教导到僧园的比丘们法。』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教导到僧园的比丘尼们法,……(中略)愿我教导优婆塞们法……(中略)愿我教导优婆夷们法,非其他比丘教导到僧园的优婆夷们法。』而,学友!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会教导到僧园的优婆夷们法,非那位比丘会教导到僧园的优婆夷们法。『其他比丘会教导到僧园的优婆夷们法,非我会教导到僧园的优婆夷们法。』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比丘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非比丘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而,学友!这是可能的:比丘们会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比丘们会恭敬、尊重、尊敬、崇敬那位比丘。『比丘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比丘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比丘尼们……(中略)愿优婆塞们……(中略)愿优婆夷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非优婆夷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而,学友!这是可能的:优婆夷会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优婆夷们会恭敬、尊重、尊敬、崇敬那位比丘。『优婆夷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其他比丘,非优婆夷们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我。』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是胜妙衣服的利得者,非其他比丘是胜妙衣服的利得者。』而,学友!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是胜妙衣服的利得者,非那位比丘会是胜妙衣服的利得者。『其他比丘是胜妙衣服的利得者,非我是胜妙衣服的利得者。』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这是可能的:这里,某比丘会生起这样的欲求:『啊!愿我是胜妙食物的利得者,……(中略)胜妙住所……(中略)胜妙之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非其他比丘是胜妙之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而,学友!这是可能的:其他比丘会是胜妙之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非那位比丘会是胜妙之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其他比丘是胜妙之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非我是胜妙之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的利得者。』像这样,他被激怒、不满。学友!凡愤怒与不满,这两者都是污秽。
  学友!污秽,这是这些恶不善欲行的同义语。
  学友!凡比丘的任何这些恶不善欲行境未舍断被看见、被听闻,则即使他是住林野者、住边地者、食施食者、次第乞食者、穿粪扫衣者、穿粗衣者,同梵行者仍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敬他,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那位尊者的那些恶不善欲行境未舍断被看见、被听闻。学友,犹如干净、皎洁的铜钵被从店里或锻工家带来,如果主人以它装死蛇或死狗或死人后,盖上另一个铜钵,走到市场,人们看见他后会说:『先生!这被[你]携带,如珍宝的是什么呢?』他会站起来,打开检视,一看,会起不可意性,会起厌逆性,会起嫌恶性,饥饿者也会没食欲,何况吃饱者。同样的,学友!凡比丘的任何这些恶不善欲行境未舍断被看见、被听闻,则即使他是住林野者、住边地者、食施食者、次第乞食者、穿粪扫衣者、穿粗衣者,同梵行者仍不恭敬、不尊重、不尊敬、不崇敬他,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那位尊者的那些恶不善欲行境未舍断被看见、被听闻。
  学友!凡比丘的任何这些恶不善欲行已舍断被看见、被听闻,则即使他是住村落边界者、受请食者、穿屋主给的衣服者,同梵行者仍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那位尊者的那些恶不善欲行已舍断被看见、被听闻。学友,犹如干净、皎洁的铜钵被从店里或锻工家带来,如果主人以它装粳米饭、黑粒已除去的白米饭、各种汤、各种咖哩饭菜后,盖上另一个铜钵,走到市场,人们看见他后会说:『先生!这被[你]携带,如珍宝的是什么呢?』他会站起来,打开检视,一看,会起可意性,会起不厌逆性,会起不嫌恶性,吃饱者也会有食欲,何况饥饿者。同样的,学友!凡比丘的任何这些恶不善欲行已舍断被看见、被听闻,则即使他是住村落边界者、受请食者、穿屋主给的衣服者,同梵行者仍恭敬、尊重、尊敬、崇敬他,那是什么原因呢?因为,那位尊者的那些恶不善欲行已舍断被看见、被听闻。」
  当这么说时,尊者大目犍连对尊者舍利弗这么说:
  「舍利弗学友!有个譬喻出现在我的心中。」
  「目犍连学友!请你说出来。」
  「学友!有一次,我住在王舍城的山围域。学友!那时,我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王舍城。当时,造车师之子瑟密低在刨车辋,而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车师之子站在他旁边。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车师之子心中生起了这样的深思:『啊!这位造车师之子瑟密低会在这车辋刨这个弯、这个曲、这个缺点,这样,这个辋会离弯、离曲、离缺点,纯住立于心材。』学友!造车师之子瑟密低就如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车师之子心的深思那样在那车辋刨这个弯、这个曲、这个缺点。学友!那时,悦意的邪命外道玻度之子,前造车师之子说悦意之语:『我想,他以心知[我]心地刨。』
  同样的,学友!那些无信、为了生活而不是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狡诈、伪善、毛躁、自大、轻浮、饶舌、言语散乱、不守护根门、饮食不知适量、不专修清醒、不珍惜沙门身分、不强烈地尊重所学、奢侈、散漫而率先堕落、轻忽独居的责任、懈怠、缺乏活力、念已忘失、不正知、不得定、心散乱、劣慧、愚蠢的人,我想,尊者舍利弗以心知[我]心地以这法门刨他们。
  但,那些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不狡诈、不伪善、不毛躁、不自大、不轻浮、不饶舌、言语不散乱、守护根门、饮食知适量、已专修清醒、珍惜沙门身分、强烈地尊重所学、不奢侈、不散漫而率先堕落、不轻忽独居的责任、活力已被发动、自我努力、念已现前、正知、得定而心一境、有慧、不愚蠢的善男子,他们听闻尊者舍利弗的这法门后,我想,以语与意喝饮、吃食:『确实好!先生!他使同梵行者从不善中出来,建立于善中。』学友!犹如年轻而喜欢装饰的女子或男子,头已洗,得到青莲花环、大茉莉花环、善思花环,以两手领受后,会戴在头顶上。同样的,学友!那些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不狡诈、不伪善、不毛躁、不自大、不轻浮、不饶舌、言语不散乱、守护根门、饮食知适量、已专修清醒、珍惜沙门身分、强烈地尊重所学、不奢侈、不散漫而率先堕落、不轻忽独居的责任、活力已被发动、自我努力、念已现前、正知、得定而心一境、有慧、不愚蠢的善男子,他们听闻尊者舍利弗的这法门后,我想,以语与意喝饮、吃食:『确实好!先生!他使同梵行者从不善中出来,建立于善中。』」
  像这样,那两大龙互相善说、感到喜悦。
  无秽经第五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饶尘处(MA.87)」,南传作「于尘埃角落」(rajāpathe,逐字直译为「在尘道处」),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尘埃角落」(dusty corner)。
  「过失」(āpattiñca,另译为「罪;罪过;犯戒」),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犯罪」(an offence)。
  「屏处」,南传作「私下」(anuraho,另译为「秘密地;暗中」),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私下」(in private)。
  「欲行的」(icchāvacarānaṃ;另译为「欲求行境;欲求界地」),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愿望」(wishes)。
  「珍宝」(jaññajaññaṃ,逐字直译为「高贵的+高贵的;美的+美的」),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珍宝」(a treasure)。
  「善思花环」(atimuttakamāl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玫瑰花环」(a garland of roses)。按:「善思花」(atimuttaka),另作「风车藤」,植物名或花名。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6经 希望经
下一篇:中部4经 恐怖与恐惧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七(一○二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六二二)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四(六一六)
 付嘱后记第十章(优婆塞卢荣章译)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一(一一三一)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一(八六八)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七(一○四九)
 佛性论 遣破执著
 百喻经 53 师患脚付二弟子喻
 杂宝藏经白话 婆罗门妇欲害姑缘第百十九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二九七 爱欲悲叹本生谭[栏目:第三篇]
 不肯去观世音[栏目:人生的阶梯·星云大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