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21经 锯子譬喻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081
汉译经文3.譬喻品
中部21经/锯子譬喻经(譬喻品[3])(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给孤独园。
  当时,尊者摩利亚帕辜那住于过度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尊者摩利亚帕辜那这么住于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如果任何比丘在摩利亚帕辜那面前贬损那些比丘尼,尊者摩利亚帕辜那因此而被激怒,不悦意地作诤论;而如果任何比丘在那些比丘尼面前贬损尊者摩利亚帕辜那,那些比丘尼因此而被激怒,不悦意地作诤论,尊者摩利亚帕辜那这么住于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
  那时,某位比丘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位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尊者摩利亚帕辜那住于过度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大德!尊者摩利亚帕辜那这么住于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如果任何比丘在摩利亚帕辜那面前贬损那些比丘尼,尊者摩利亚帕辜那因此而被激怒,不悦意地作诤论;而如果任何比丘在那些比丘尼面前贬损尊者摩利亚帕辜那,那些比丘尼因此而被激怒,不悦意地作诤论,大德!尊者摩利亚帕辜那这么住于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
  那时,世尊召唤某位比丘:
  「来!比丘!你以我的名义召唤摩利亚帕辜那比丘:『帕辜那学友!大师召唤你。』」
  「是的,大德!」那位比丘回答世尊后,就去见尊者摩利亚帕辜那。抵达后,对尊者摩利亚帕辜那这么说:
  「帕辜那学友!大师召唤你。」
  「是的,学友!」尊者摩利亚帕辜那回答那位比丘后,就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世尊对尊者摩利亚帕辜那这么说:
  「是真的吗?帕辜那!你住于过度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吗?帕辜那!你这么住于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如果任何比丘在你面前贬损那些比丘尼,你因此而被激怒,不悦意地作诤论;而如果任何比丘在那些比丘尼面前贬损你,那些比丘尼因此而被激怒,不悦意地作诤论,帕辜那!你这么住于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吗。」
  「是的,大德!」
  「帕辜那!你不是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的善男子吗?」
  「是的,大德!」
  「帕辜那!如果你住于过度与比丘尼一起交际接触,这对由于信,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善男子的你是不适当的。帕辜那!因此,在这里,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贬损那些比丘尼,帕辜那!在那里,凡依存于家的欲、依存于家的寻,你应该舍断它们,帕辜那!在这里,你应该这么学:『我的心将不变易,我将不说恶语,我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帕辜那!你应该这么学。
  帕辜那!因此,在这里,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以拳头、土块、棒杖、刀剑打击那些比丘尼,帕辜那!在这里,你该这么学:『我的心将不变易,我将不说恶语,我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帕辜那!你应该这么学。
  帕辜那!因此,在这里,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贬损你,帕辜那!在那里,凡依存于家的欲、依存于家的寻,你应该舍断它们,帕辜那!在这里,你应该这么学:『我的心将不变易,我将不说恶语,我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帕辜那!你应该这么学。
  帕辜那!因此,在这里,如果任何人在你面前以拳头、土块、棒杖、刀剑打击你,帕辜那!在这里,你该这么学:『我的心将不变易,我将不说恶语,我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帕辜那!你应该这么学。」
  那时,世尊召唤比丘们:
  「比丘们!有一次,比丘们使我的心欢喜。比丘们!这里,我召唤比丘们:『比丘们!我一坐食而食,比丘们!当一坐食而食时,我觉知少病、少恼、起居轻快、有力气、乐住,比丘们!来!请你们也一坐食而食,比丘们!当一坐食而食时,你们将觉知少病、少恼、起居轻快、有力气、乐住。』比丘们!我不须在那些比丘上多作教诫,比丘们!我只须在那些比丘上作正念的生起。比丘们!犹如在平整地面的十字路口如果有轭着骏马的车辆住立,鞭子已放置,熟练的训练师、马的调御者登上后,他以左手握持缰绳,右手握持鞭子,能来去任何想要到的地方。同样的,比丘们!我不须在那些比丘上多作教诫,比丘们!我只须在那些比丘上作正念的生起。比丘们!因此,你们应该舍断不善的,你们要在善法上作努力,这样,你们在这法、律中将来到成长、增长、扩展。比丘们!犹如在村落或离村落不远处有大沙罗树林,被蓖麻覆盖,如果有任何男子走来,对它乐于利益、有利、离轭安稳,他切断那些会夺取营养的弯曲小沙罗树后,会丢到外面,他会彻底清干净树林内部,凡那些善生长的直小沙罗树会持续正直,比丘们!这样,这沙罗树林过些时候会来到成长、增长、扩展。同样的,比丘们!你们应该舍断不善的,你们要在善法上作努力,这样,你们在这法、律中将来到成长、增长、扩展。
  比丘们!从前,就在这舍卫城中有位屋主之妇名叫伟蝶希葛,关于屋主之妇伟蝶希葛有这样的好名声被传播着:『屋主之妇伟蝶希葛柔和,屋主之妇伟蝶希葛谦逊,屋主之妇伟蝶希葛寂静。』又,比丘们!屋主之妇伟蝶希葛的女仆名叫黑,她伶俐、不懒惰、工作俐落。那时,女仆黑这么想:『关于我的女主人有这样的好名声被传播着:「屋主之妇伟蝶希葛柔和,屋主之妇伟蝶希葛谦逊,屋主之妇伟蝶希葛寂静。」如何?我的女主人存在内在的愤怒而不显露?或者[真的]不存在?或者[由于]我的工作俐落,因此我的女主人存在内在的愤怒而不显露,非不存在?让我观察女主人。』比丘们!那时,女仆黑天亮时才起来。比丘们!那时,屋主之妇伟蝶希葛对女仆黑这么说:『喂!黑!』『什么事?女主人!』『喂!为何天亮时才起来?』『没事,女主人!』『没事?不象话!恶女仆,天亮时才起来。』她愤怒、不满、皱眉头。比丘们!那时,女仆黑这么想:『我的女主人存在内在的愤怒而不显露,非不存在,[由于]我的工作俐落,因此我的女主人存在内在的愤怒而不显露,非不存在,让我观察女主人更多些。』比丘们!那时,女仆黑比天亮更晚时才起来。比丘们!那时,屋主妇伟蝶希葛对女仆黑这么说:『喂!黑!』『什么事?女主人!』『喂!为何比天亮更晚时才起来?』『没事,女主人!』『没事?不象话!恶女仆,比天亮更晚时才起来。』她愤怒、不满、说不满的话。比丘们!那时,女仆黑这么想:『我的女主人存在内在的愤怒而不显露,非不存在,[由于]我的工作俐落,因此我的女主人存在内在的愤怒而不显露,非不存在,让我观察女主人更多些。』比丘们!那时,女仆黑[仍]比天亮更晚时才起来。比丘们!那时,屋主之妇伟蝶希葛对女仆黑这么说:『喂!黑!』『什么事?女主人!』『喂!为何比天亮[更晚]时才起来?』『没事,女主人!』『没事?不象话!恶女仆,比天亮[更晚]时才起来。』她愤怒、不满,拿起缝针后,打击头部,打破头。比丘们!那时,女仆黑头破血流地向邻居诉苦:『请你们看!柔和的人做的事!请你们看!谦逊的人做的事!请你们看!寂静的人做的事!为何一个女仆天亮时起来就愤怒、不满,拿起缝针后,打击头部,打破头呢?』比丘们!那时,关于屋主之妇伟蝶希葛,过些时候有这样的恶名声被传播着:『屋主之妇伟蝶希葛凶恶,屋主之妇伟蝶希葛不谦逊,屋主之妇伟蝶希葛不寂静。』
  同样的,比丘们!这里,某位比丘极柔和、极谦逊、极寂静,只要不合意的语法没触及他。比丘们!但,当不合意的语法触及[那位]比丘,那时,比丘[是否]『柔和』、『谦逊』、『寂静』[才]能被知道。比丘们!我不以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之因而他成为易被说服的,来到柔和,就说:『比丘是易被说服的。』那是什么原因呢?比丘们!因为,当那位比丘得不到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时,他不是易被说服的,不来到柔和。但,比丘们!当比丘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敬重法时,他成为易被说服的,来到柔和,我说:『他是易被说服的。』比丘们!因此,在这里,『我们将以恭敬、尊重、尊敬、崇敬、敬重法而成为易被说服的,来到柔和。』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有这五种语法,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以这五种语法]说:以适当时机或以不适当时机、以真实的或以不真实的、以柔和的或以粗暴的、以伴随利益的或以不伴随利益的、以慈心的或以内瞋的。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适当时机或不适当时机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真实或不真实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柔和或粗暴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伴随利益或不伴随利益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慈心或内瞋地说。比丘们!在那里,你们应该这样学:『我们的心将不变易,我们将不说恶语,我们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我们将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那个人后而住,且以他为所缘,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拿了锄头与篮子走来,如果他这么说:『我将使这大地成为非地。』他会到处挖、到处离散、到处吐口水、到处小便[而说]:『成为非地,成为非地。』比丘们!你们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使这大地成为非地呢?」
  「不,大德!那是什么原因呢?大德!因为这大地深不可量,不容易使它成为非地,这位男子只会有疲劳与恼害的分。」
  「同样的,比丘们!有这五种语法,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以这五种语法]说:以适当时机或以不适当时机、以真实的或以不真实的、以柔和的或以粗暴的、以伴随利益的或以不伴随利益的、以慈心的或以内瞋的。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适当时机或不适当时机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真实或不真实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柔和或粗暴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伴随利益或不伴随利益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慈心或内瞋地说。比丘们!在那里,你们应该这样学:『我们的心将不变易,我们将不说恶语,我们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我们将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那个人后而住,且以他为所缘,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拿了胭脂红、郁金黄、靛蓝、深红走来,如果他这么说:『我将在这虚空中刻画形相、使形相出现。』比丘们!你们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能在这虚空中刻画形相、使形相出现呢?」
  「不,大德!那是什么原因呢?大德!因为这虚空非色、不可见,在那里,不容易刻画形相、使形相出现,这位男子只会有疲劳与恼害的分。」
  「同样的,比丘们!有这五种语法,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以这五种语法]说:以适当时机或以不适当时机、……(中略)『我们的心将不变易,……且以他为所缘,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犹如男子如果拿了炽燃的草炬走来,如果他这么说:『我将以这炽燃的草炬烧干恒河。』比丘们!你们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以这炽燃的草炬烧干恒河呢?」
  「不,大德!那是什么原因呢?大德!因为恒河深不可量,不容易以这炽燃的草炬烧干它,这位男子只会有疲劳与恼害的分。」
  「同样的,比丘们!有这五种语法,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以这五种语法]说:以适当时机或以不适当时机、……(中略)『我们的心将不变易,……且以他为所缘,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犹如有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彻底搓揉过、柔软、滑溜、断除沙沙声、断除啪啦啪啦声的猫皮袋,那时,如果男子拿了木棒或石头走来,如果他这么说:『我将以木棒或石头使这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彻底搓揉过、柔软、滑溜、断除沙沙声、断除啪啦啪啦声的猫皮袋沙沙作响、啪啦啪啦作响。』比丘们!你们怎么想:那位男子是否能以木棒或石头使那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彻底搓揉过、柔软、滑溜、断除沙沙声、断除啪啦啪啦声的猫皮袋沙沙作响、啪啦啪啦作响呢?」
  「不,大德!那是什么原因呢?大德!因为那猫皮袋已被搓揉、被善搓揉、被彻底搓揉过,柔软、滑溜、断除沙沙声、断除啪啦啪啦声,不容易以木棒或石头使它沙沙作响、啪啦啪啦作响,这位男子只会有疲劳与恼害的分。」
  「同样的,比丘们!有这五种语法,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以这五种语法]说:以适当时机或以不适当时机、以真实的或以不真实的、以柔和的或以粗暴的、以伴随利益的或以不伴随利益的、以慈心的或以内瞋的。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适当时机或不适当时机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真实或不真实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柔和或粗暴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伴随利益或不伴随利益地说;比丘们!当他人对你说时,他会慈心或内瞋地说。比丘们!在那里,你们应该这样学:『我们的心将不变易,我们将不说恶语,我们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我们将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那个人后而住,且以他为所缘,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即使盗贼、调查员以两边都有木把的锯子一个肢体、一个肢体地切开,在那里会使心惹恼,那样也非我的教导。比丘们!在那里,你们应该这样学:『我们的心将不变易,我们将不说恶语,我们将住于为[他人]利益的同情,慈心而不内瞋,我们将以与慈俱行之心遍满那个人后而住,且以他为所缘,以与慈俱行之心,以广大、以出众、以无量、以无怨恨、以无恶意之心遍满全部世间后而住。』比丘们!你们应该这样学。
  比丘们!如果你们经常作意这个锯子譬喻的教诫,比丘们!你们会看见那细或粗的语法你们不能忍的吗?」
  「不,大德!」
  「比丘们!因此,在这里,你们要经常作意这个锯子譬喻的教诫,你们将有长久的利益与安乐。」
  这就是世尊所说,悦意的那些比丘欢喜世尊所说。
  锯子譬喻经第一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道说(MA.193);称讥、毁呰(AA)」,南传作「贬损」(avaṇṇaṃ bhāsati,直译为「说不名誉过;说不称赞」),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说毁谤;说谴责」(spoke dispraise)。
  「有念依家(MA.193)」,南传作「依存于家的寻」(gehasitā vitakkā),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基于屋主生活的想法」(thoughts based on the household life)。
  「一坐食」(ekāsanabhojan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在单一期间吃」(eat at a single session),并解说这是指「日中一食」(eating a single meal in the forenoon only),而这只是建议,并非强制(but not required),因为根据「波罗提木叉」(pātimokkha),比丘只在午后到隔日黎明前被禁止进食。按:《中阿含194经》称「一坐食戒」,《中部65经》称此为「学处」(sikkhāpade),可见有一个时期的「波罗提木叉」应该定有此条,应有强制效力,现存的「波罗提木叉」没有此条,应该是佛陀立了后又开(解除或修订)了吧。
  「可于我心(MA.193)」,南传作「使我的心欢喜」(ārādhayiṃsu vata me…cittaṃ,另译为「使我的心适意」),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使我的心欢喜」(satisfied my mind)。
  「善语恭顺(MA.193)」,南传作「易被说服的」(suvacoti,另译为「善语;从顺的」),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容易告诫」(easy to admonish)。
  「言道(MA.193)」,南传作「语法」(vacanapathā,另译为「语路」),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说话的过程」(courses of speech),或「字眼」(words,MN.2),或「说话的方式」(ways of speech, AN.6.58)。
  「缘彼(MA.193)」,南传作「且以他为所缘」(tadārammaṇañca),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从他开始」(and starting with him)。
  「非地」(apathavi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没有地;地之外」(without earth)。
  「内瞋」(dosantaroti,另译为「瞋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内在的恨」(inner hate)。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22经 蛇譬喻经
下一篇:中部20经 寻之止息经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八六○)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九(八○三)
 杂阿含经卷第二(四三)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六(一○○二)
 贤愚经白话 二梵志受斋缘品第三
 那先比丘经 第五十三问 佛所作所知甚难甚妙吗?
 法句经 20 爱身品
 因明讲记十六
 编序
 杂阿含经卷第十四(三五七)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清净道论·序品[栏目:阿含研究]
 环境是所有众生生存和福祉的基础[栏目:慧语禅心]
 负债的人可以出家吗[栏目:道坚法师]
 僧制今论[栏目:太虚法师]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一七七集[栏目:净土大经解演义·净空法师]
 悲伤靠真情融化,幸福靠自己寻找[栏目:放下就是快乐]
 第十五则:神明记识的亲证[栏目:广化律师弘法故事集]
 幸福就是一碗水[栏目:看开]
 莲花心之庄严 金刚祈请文之释意[栏目:敦珠法王]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