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86经 鸯掘摩罗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179
汉译经文中部86经/鸯掘摩罗经(王品[9])(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当时,在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的领土中,有位名叫鸯掘摩罗的盗贼,是凶暴者、血手者、执意杀害者、对活的生物不同情者,由于他,村非村;城镇非城镇;地方非地方,人们一个个被他杀了后,他戴上以[他们]手指作的项链。
  那时,世尊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舍卫城。
  在舍卫城为了托钵而行后,食毕,从施食处返回,收拾好住所,取钵与僧衣,走上前往盗贼鸯掘摩罗的路上。
  牧牛人、牧家畜人、农夫、路人看见世尊走上前往盗贼鸯掘摩罗的路上。看见后,对世尊这么说:
  「沙门!不要前往这条路,沙门!这条路上有位名叫鸯掘摩罗的盗贼,是凶暴者、血手者、执意杀害者、对活的生物不同情者,由于他,村非村;城镇非城镇;地方非地方,人们一个个被他杀了后,他戴上以[他们]手指作的项链。沙门!十人、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成群前往这条路,他们仍栽在盗贼鸯掘摩罗的手上。」
  当这么说时,世尊仍沈默而行。
  第二次,牧牛人、……(中略)第三次,牧牛人、牧家畜人、农夫、路人对世尊这么说:
  「沙门!不要前往这条路,沙门!这条路上有位名叫鸯掘摩罗的盗贼,是凶暴者、血手者、执意杀害者、对活的生物不同情者,由于他,村非村;城镇非城镇;地方非地方,人们一个个被他杀了后,他戴上以[他们]手指作的项链。沙门!十人、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成群前往这条路,他们仍栽在盗贼鸯掘摩罗的手上。」
  那时,世尊沈默而行。
  盗贼鸯掘摩罗看见世尊远远地走来。看见后,他这么想:
  「实在不可思议啊,先生!实在未曾有啊,先生!十人、二十人、三十人、四十人、五十人成群前往这条路,他们仍栽在我的手上,但这位沙门却独自无伴,想强行走来,就让我夺取这位沙门的命吧!」
  那时,盗贼鸯掘摩罗拿起刀与盾,背起弓与箭袋,然后从后面紧追世尊。
  那时,世尊作出像那样的神通作为,使尽全力行走中的盗贼鸯掘摩罗不能追到自然行走中的世尊。
  那时,盗贼鸯掘摩罗这么想:
  「实在不可思议啊,先生!实在未曾有啊,先生!以前,我能追到奔跑中的象,然后抓住;能追到奔跑中的马,然后抓住;能追到奔跑中的车,然后抓住;能追到奔跑中的鹿,然后抓住,但这位自然行走中的沙门,我尽全力行走却不能追到。」
  他停下来,对世尊这么说:
  「停止!停止!沙门!」
  「鸯掘摩罗!我已停下来了,你也要停止。」
  那时,盗贼鸯掘摩罗这么想:
  「这些属于释迦人之子的沙门是实语者、自称真实者,但这位沙门在行走中却说:『鸯掘摩罗!我已停下来了,你也要停止。』我应该质问这位沙门。」
  那时,盗贼鸯掘摩罗以偈颂对世尊说:
  「沙门!你在行走中,却说已停下来,
   但我已停止,你说我未停。
   沙门!我问你这道理:
   为何你已停止而我未停?」
  「鸯掘摩罗!我已于一切时停止:
   对一切生存类放下了棍棒。
   你对生物类无节制,
   因此,我已停止而你未停。」
  「已被长久尊敬的大仙,
   实语者为我来到大森林。
   听闻如此相应于法的偈颂,
   我必将行舍断此恶。」
  像这样,盗贼将刀与武器抛到深峻的悬崖地狱中。
  盗贼礼拜善逝的足,就在那里乞求出家。
  悲愍的佛陀、大仙、世间与包括天的那位大师,
  那个时候说:「来!比丘!」就这样,他成为比丘状态。
  那时,世尊以尊者鸯掘摩罗为随从沙门,前往舍卫城游行。
  次第进行游行,来到舍卫城,在那里,世尊住在舍卫城祇树林给孤独园。
  当时,在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的内宫门前有群众聚集,大声吵杂:
  「陛下!在你的领土内有位名叫鸯掘摩罗的盗贼,是凶暴者、血手者、执意杀害者、对活的生物不同情者,由于他,村非村;城镇非城镇;地方非地方,人们一个个被他杀了后,他戴上以[他们]手指作的项链,请陛下制止他。」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以五百马骑中午从舍卫城出发,进入园林,以车辆一直到车辆能通行之处,然后下车步行,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世尊对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这么说:
  「大王!怎么了?摩揭陀国斯尼耶频毗沙罗王,或毗舍离的离车人,或其它敌王激怒你了吗?」
  「大德!摩揭陀国斯尼耶频毗沙罗王,或毗舍离的离车人,或其它敌王没激怒我,大德!在我的领土内有位名叫鸯掘摩罗的盗贼,是凶暴者、血手者、执意杀害者、对活的生物不同情者,由于他,村非村;城镇非城镇;地方非地方,人们一个个被他杀了后,他戴上以[他们]手指作的项链,大德!我要制止他。」
  「大王!如果你看见鸯掘摩罗剃除发须后,裹上袈裟衣,然后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是离杀生、离未给予而取、离妄语、一日一食者,梵行者、持戒者、善法者,你会怎么做?」
  「大德!我们会问讯,或会起立以座位迎接,或会邀请,或会招待他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或会如法地安排守护、防护、保护,但,大德!由于什么理由,破戒、恶法者将会有这样的持戒与自制呢?」
  当时,尊者鸯掘摩罗坐在世尊不远处。
  那时,世尊伸出右手后,对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这么说:
  「大王!那位是鸯掘摩罗。」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变得害怕、僵硬、身毛竖立。
  那时,世尊知道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恐惧、惊慌、身毛竖立后,对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这么说:
  「大王!不要恐惧,对你,这里没有恐怖。」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的害怕、僵硬、身毛竖立平静下来。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尊者鸯掘摩罗。抵达后,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对尊者鸯掘摩罗这么说:
  「大德!圣者是鸯掘摩罗吗?」
  「是的,大王!」
  「大德!圣者的父亲姓什么、母亲姓什么呢?」
  「大王!父亲姓迦迦、母亲姓曼陀尼。」
  「大德!愿圣迦迦、曼陀尼之子欢喜,我将会热心提供圣迦迦、曼陀尼之子的衣服、施食、住处、病人的需要物、医药必需品。」
  当时,尊者鸯掘摩罗是住林野者、食施食者、穿粪扫衣者、持三衣者。
  那时,尊者鸯掘摩罗对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这么说:
  「够了,大王!我的衣服已完备。」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对世尊这么说:
  「实在不可思议啊,大德!实在未曾有啊,大德!
  大德!到此,世尊使没有调御的调御、未被平息的平息、未般涅槃的般涅槃,大德!我们不能以棍棒、刀,使之调御,但世尊以无棍棒、无刀调御他。
  好了,大德!现在我们要走了,我们很忙,有很多该做的事。」
  「大王!现在,你考量适当的时间吧。」
  那时,憍萨罗国波斯匿王起座向世尊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离开。
  那时,尊者鸯掘摩罗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舍卫城。
  当尊者鸯掘摩罗在舍卫城为了托钵次第而行时,看到某位分娩困难、分娩痛苦的妇人,看见后,他这么想:
  「先生!众生确实受苦啊!先生!众生确实受苦啊!」
  那时,尊者鸯掘摩罗在舍卫城为了托钵而行后,食毕,从施食处返回,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鸯掘摩罗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里,我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舍卫城,当我在舍卫城为了托钵次第而行时,看到某位分娩困难、分娩痛苦的妇人,看见后,我这么想:『先生!众生确实受苦啊!先生!众生确实受苦啊!』」
  「那样的话,鸯掘摩罗!去见那位妇人。抵达后,你对那位妇人这么说:『姊妹!从我出生后,我证知无故意夺取生物生命,以这真实,你会平安!胎儿会平安!』」
  「大德!对我来说,那不是故意说妄语吗?大德!因为我故意夺取了许多生物生命。」
  「那样的话,鸯掘摩罗!去见那位妇人。抵达后,你对那位妇人这么说:『姊妹!从我以圣者之生而生后,我证知无故意夺取生物生命,以这真实,你会平安!胎儿会平安!』」
  「是的,大德!」尊者鸯掘摩罗回答世尊后,就去见那位妇人。抵达后,对那位妇人这么说:
  「姊妹!从我以圣者之生而生后,我证知无故意夺取生物生命,以这真实,你会平安!胎儿会平安!」
  那时,那位妇人确实变为平安,胎儿变为平安。
  那时,当尊者鸯掘摩罗住于独处、隐退、不放逸、热心、自我努力时,不久,以证智自作证后,在当生中进入后住于那善男子之所以从在家而正确地出家,成为非家生活的梵行无上目标,他证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
  尊者鸯掘摩罗成为众阿罗汉之一。
  那时,尊者鸯掘摩罗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为了托钵进入舍卫城。
  当时,有人丢土块打在尊者鸯掘摩罗的身体上;有人丢棍棒打在尊者鸯掘摩罗的身体上;有人丢小石头打在尊者鸯掘摩罗的身体上,那时,尊者鸯掘摩罗头破血流、钵破大衣裂去见世尊。
  世尊看见尊者鸯掘摩罗头破血流、钵破大衣裂后,对尊者鸯掘摩罗这么说:
  「你要忍耐!婆罗门!你要忍耐!婆罗门!
  婆罗门!你应该在地狱被折磨好几年、好几百年、好几千年业的果报,婆罗门!你当生感受了。」
  那时,尊者鸯掘摩罗独自静坐禅修时,感受了解脱乐,那时,他自说这优陀那:
  「他以前放逸,之后不放逸,
   他使这个世间明亮,如月脱离云。
   他作的恶业被善覆盖,
   他使这个世间明亮,如月脱离云。
   年轻比丘确实在佛陀的教说上努力,
   他使这个世间明亮,如月脱离云。
   请我的敌人听闻说法,
   请我的敌人在佛陀的教说上努力。
   请我的敌人侍奉那些,
   使他们接受法的人。
   请我的敌人时常听闻与遵奉,
   说忍耐、赞赏不敌对者的法。
   愿他确实不伤害我,或任何其他者,
   获得最高的寂静后,能守护懦弱者与坚强者。
   治水者引导水,作箭者矫直箭,
   木匠矫直木材,贤智者调御自己。
   一些以棍棒、带钩棍子、鞭子使之调御,
   我被像这样无棍无刀者调御。
   我的名字是『无害者』,但过去我是杀害者,
   现在我真实如名字,不伤害任何人。
   过去我是盗贼,有名的『以手指作项链者』,
   被大洪水飘流着,而归依了佛陀。
   过去我是血手者,有名的『以手指作项链者』,
   看!我的归依,有之管道被根绝了。
   作了像那样导向许多恶趣的业后,
   被业的果报接触后,我不负债地吃食物。
   他们从事放逸:缺乏智慧的愚痴人们,
   有智慧者保护最上财产的不放逸。
   请你们不要从事放逸,不要亲近欲与乐,
   不放逸地修禅,以获得广大的安乐。
   欢迎我的这不错考量,不离去,
   在被分类的诸法中,我已到达那最上的。
   欢迎我的这不错考量,不离去,
   已得到三明,佛陀的教说都已作。」
  鸯掘摩罗经第六终了。
 
  附注:依菩提比丘长老在注解中的解说,鸯掘摩罗是波斯匿王的祭司(a chaplain)婆罗门Bhaggava之子;Takkasiā的得意门生,因受同门嫉妒,造谣他与师母通奸,他的老师因此想毁了他,命令他带一千人的右手手指作为束修(an honorarium,酬金)。他就住在Jālinī林中,攻击过往旅人,剁下每一个人的一只右手手指,如花环般(as a garland)串起来戴在脖子上,经文一开头就是在他只差一位就达杀千人的时候,并且已决定杀下一位来的人。佛陀看见鸯掘摩罗的母亲已经在去见他的路上,并且知道鸯掘摩罗有成为阿罗汉果的条件,于是,赶在他母亲到前阻止他。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宿责食已食(SA.1077)」,南传作「我不负债地吃食物」(aṇaṇo bhuñjāmi bhojanaṃ, aṇaṇo疑为anaṇo之误),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并且我免于负债而吃」(And so I eat free from debt),并引注释书的解说,有四类型使用日常必需品者:1.盗取受用(theyyaparibhoga):这是指道德堕落的比丘。2.负债受用(iṇaparibhoga):这是指有德的比丘。3.继承人受用(dāyajjaparibhoga):这是指七类有学人。4.主人受用(sāmiparibhoga):这是指阿罗汉(SN.16.11)。
  「十力」,唯佛有十力,故以此指佛陀,参看《杂阿含348经》、《杂阿含684经》。
  「想强行走来」(pasayha maññe āgacchat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就像被命运驱使」(as if driven by fate)。
  「恶法者」(pāpadhammassa),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恶性者;邪恶品德者」(one of evil character)。
  「分娩困难」(mūḷhagabbhaṃ,另译为「异常妊娠;难产的」),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分娩困难」(in difficult labour),并引注释书的解说,这是胎儿横位,出口被阻住。
  「受苦」(kilissant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被折磨」(are afflicted)。按:「受苦」(kilissanti),原意为「污染;沾染,弄湿」。
  「我证知无...;我不证知」(nābhijānām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我不记得」(I do not recall)。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87经 从可爱者所生经
下一篇:中部85经 菩提王子经
 杂阿含经卷第十六(四一六)
 唐高僧传 题解
 杂阿含经卷第七(一七九)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五(九八六)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八(一○六七)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一三二九)
 杂阿含经卷第八(二二二)
 杂阿含经卷第三(六○)
 佛教逻辑与佛教伦理初探
 佛说大乘庄严宝王经(卷二) The Mahayana Sublime ..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极乐愿文》讲记(一)[栏目:极乐愿文讲记·达真堪布]
 佛经祖语·泰国南藏佛陀语录 09.杂 品[栏目:第二卷]
 藏传因明学 因明学启蒙 卷一[栏目:汉土论著]
 施主的文章[栏目:小和尚的白粥馆·释戒嗔]
 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 第一八二八卷[栏目:大方广佛华严经讲记·第十九集]
 学佛必须忍辱(昌臻法师)[栏目:忍辱]
 佛说阿弥陀经讲记 第十六卷[栏目:净空法师]
 阿弥陀经疏钞演义 第一三0集[栏目:阿弥陀经疏钞讲记·净空法师]
 开启智慧˙解脱自在(二)[栏目:空海(惟传)法师]
 米商[栏目:佛教故事选萃]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