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部133经 摩诃迦旃延贤善一夜者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765
汉译经文中部133经/摩诃迦旃延贤善一夜者经(分别品[14])(庄春江译)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住在王舍城温泉园。
  那时,尊者三弥提在破晓时起来后,前往温泉洗澡。在温泉洗澡后起来,然后着单衣站着弄干身体。那时,当夜已深时,容色绝佳的某位天神使整个温泉园发光后,去见尊者三弥提。抵达后,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后,那位天神对尊者三弥提这么说:
  「比丘!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吗?」
  「朋友!我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但,朋友!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吗?」
  「比丘!我也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但,比丘!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吗?」
  「朋友!我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但,朋友!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吗?」
  「比丘!我也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但,比丘!请你学习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比丘!请你学得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比丘!请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比丘!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是具有利益的,是梵行的基础。」
  这就是那位天神所说,说了这个后,就在那里消失了。
  那时,那夜过后,尊者三弥提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尊者三弥提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这里,我在破晓时起来后,前往温泉洗澡。在温泉洗澡后起来,然后着单衣站着弄干身体。那时,当夜已深时,容色绝佳的某位天神使整个温泉园发光后,来见我。抵达后,在一旁站立。在一旁站好后,那位天神对我这么说:『比丘!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吗?』大德!当这么说时,我对那位天神这么说:『朋友!我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但,朋友!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吗?』『比丘!我也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但,比丘!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吗?』『朋友!我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但,朋友!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吗?』『比丘!我也不忆持贤善一夜者的偈颂,但,比丘!请你学习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比丘!请你学得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比丘!请你忆持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比丘!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是具有利益的,是梵行的基础。』大德!这就是那位天神所说,说了这个后,就在那里消失了。大德!请世尊教导我贤善一夜者的总说与分别,那就好了!」
  「那样的话,比丘!你要听!你要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大德!」尊者三弥提回答世尊。
  世尊这么说:
  「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应该不期待未来的,
   凡过去的已被舍,未来的未到达。
   凡现在已生起的法,处处洞察,
   愿他知道并增强它,不被征服、不被动摇地。
   只有今天应该作的热心,谁能知明天[是否]死亡?
   因为与死神大军,确实没有契约。
   这样热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
   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
  这就是世尊所说,说了这个后,善逝就起座进入住处。
  那时,世尊离去不久,那些比丘这么想:
  「学友们!这里,世尊为我们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应该不期待未来的,凡过去的已被舍,未来的未到达。凡现在已生起的法,处处洞察,愿他知道并增强它,不被征服、不被动摇地。只有今天应该作的热心,谁能知明天[是否]死亡?因为与死神大军,确实没有契约。这样热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谁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呢?」
  那时,那些比丘这么想:
  「这位尊者摩诃迦旃延,为大师所称赞,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诃迦旃延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让我们去见尊者摩诃迦旃延。抵达后,问尊者摩诃迦旃延这个义理。」
  那时,那些比丘去见尊者摩诃迦旃延。抵达后,与尊者摩诃迦旃延相互欢迎。欢迎与寒暄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些比丘对尊者摩诃迦旃延这么说:
  「迦旃延学友!这里,世尊为我们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应该不期待未来的,凡过去的已被舍,未来的未到达。凡现在已生起的法,处处洞察,愿他知道并增强它,不被征服、不被动摇地。只有今天应该作的热心,谁能知明天[是否]死亡?因为与死神大军,确实没有契约。这样热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迦旃延学友!世尊离去不久,我们这么想:『学友们!这里,世尊为我们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中略)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谁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呢?』迦旃延学友!我们这么想:『这位尊者摩诃迦旃延为大师所称赞,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诃迦旃延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让我们去见尊者摩诃迦旃延。抵达后,问尊者摩诃迦旃延这个义理。』愿尊者摩诃迦旃延解说吧!」
  「学友们!犹如男子欲求心材,找寻心材,遍求心材,当走到有心材住立的大树时,就越过根,越过树干后,想在枝叶中遍求心材,尊者们就像这样,在大师面前略过世尊后,你们想应该在我这里问这个义理。因为,学友们!那有知的世尊知,有见的他看见;已成眼、已成智、已成法、已成梵者;为解说者、推动者、义理的阐示者、不死的施与者、法王、如来。而那正是你们应该对世尊问这个义理的时机,你们应该依世尊的解说忆持。」
  「确实,迦旃延学友!那有知的世尊知,有见的他看见;已成眼、已成智、已成法、已成梵者;为解说者、推动者、义理的阐示者、不死的施与者、法王、如来,而那正是我们应该对世尊问这个义理的时机,我们应该依世尊的解说忆持。但,尊者摩诃迦旃延为大师所称赞,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诃迦旃延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愿尊者摩诃迦旃延不辞麻烦地解说吧!」
  「那样的话,学友们!请你们听!请你们好好作意!我要说了。」
  「是的,学友!」那些比丘们回答尊者摩诃迦旃延。
  尊者摩诃迦旃延这么说:
  「学友们!世尊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中略)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学友们!我详细了知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
  学友们!怎样是『随过去的而行』呢?『我的眼过去时是像那样的,色是像那样的。』在那里,识被欲贪束缚;当识被欲贪束缚时,则欢喜它;当欢喜它时,则随过去的而行。『我的耳过去时是像那样的,声音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鼻过去时是像那样的,气味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舌过去时是像那样的,味道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身过去时是像那样的,所触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意过去时是像那样的,法是像那样的。』在那里,识被欲贪束缚;当识被欲贪束缚时,则欢喜它;当欢喜它时,则随过去的而行。
  学友们!怎样是『不随过去的而行』呢?『我的眼过去时是像那样的,色是像那样的。』在那里,识不被欲贪束缚;当识不被欲贪束缚时,则不欢喜它;当不欢喜它时,则不随过去的而行。『我的耳过去时是像那样的,声音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鼻过去时是像那样的,气味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舌过去时是像那样的,味道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身过去时是像那样的,所触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意过去时是像那样的,法是像那样的。』在那里,识不被欲贪束缚;当识不被欲贪束缚时,则不欢喜它;当不欢喜它时,则不随过去的而行。
  学友们!怎样是『期待未来的』呢?『我的眼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色会是像那样的。』设定心在未获得的获得上,缘于心的设定,则欢喜它;当欢喜它时,则期待未来的。『我的耳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声音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鼻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气味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舌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味道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身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所触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意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法会是像那样的。』设定心在未获得的获得上,缘于心的设定,则欢喜它;当欢喜它时,则期待未来的。
  学友们!怎样是『不期待未来的』呢?『我的眼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色会是像那样的。』不设定心在未获得的获得上,缘于心的无设定,则不欢喜它;当不欢喜它时,则不期待未来的。『我的耳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声音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鼻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气味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舌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味道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身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所触会是像那样的。』……(中略)『我的意未来时会是像那样的,法会是像那样的。』不设定心在未获得的获得上,缘于心的无设定,则不欢喜它;当不欢喜它时,则不期待未来的。
  学友们!怎样是『在现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呢?学友们!凡现在已生起的眼与色这两者,识在那现在已生起的上被欲贪束缚;当识被欲贪束缚时,则欢喜它;当欢喜它时,则在现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凡耳与声音……(中略)凡鼻与气味……(中略)凡舌与味道……(中略)凡身与所触……(中略)凡现在已生起的意与法这两者,识在那现在已生起的上被欲贪束缚;当识被欲贪束缚时,则欢喜它;当欢喜它时,则在现在已生起的法上被征服。
  学友们!怎样是『在现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呢?学友们!凡现在已生起的眼与色这两者,识在那现在已生起的上不被欲贪束缚;当识不被欲贪束缚时,则不欢喜它;当不欢喜它时,则在现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凡耳与声音……(中略)凡鼻与气味……(中略)凡舌与味道……(中略)凡身与所触……(中略)凡现在已生起的意与法这两者,识在那现在已生起的上不被欲贪束缚;当不识被欲贪束缚时,则不欢喜它;当不欢喜它时,则在现在已生起的法上不被征服。
  学友们!世尊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中略)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我这样详细了知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而,尊者们!如果你们希望,请你们去见世尊。抵达后,可以问这个义理,你们应该依据世尊的解说忆持。」
  那时,那些比丘欢喜、随喜尊者摩诃迦旃延所说后,起座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那些比丘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世尊为我们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中略)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大德!世尊离去不久,我们这么想:『学友们!这里,世尊为我们简要地诵说这总说,未解析义理后,就起座进入住处:「应该不随过去的而行,应该不期待未来的,凡过去的已被舍,未来的未到达。凡现在已生起的法,处处洞察,愿他知道并增强它,不被征服、不被动摇地。只有今天应该作的热心,谁能知明天[是否]死亡?因为与死神大军,确实没有契约。这样热心的住者,日夜不懈怠地,寂静的牟尼说:他确实是『贤善一夜者』。」谁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呢?』大德!我们这么想:『这位尊者摩诃迦旃延为大师所称赞,同梵行智者所尊重,尊者摩诃迦旃延能详细解说这世尊简要诵说的总说;未解析的义理,让我们去见尊者摩诃迦旃延。抵达后,问尊者摩诃迦旃延这个义理。』大德!那时,我们去见尊者摩诃迦旃延。抵达后,问尊者摩诃迦旃延这个义理。大德!尊者摩诃迦旃延以这些理由、这些语词、这些文句为我们解说这个义理。」
  「比丘们!摩诃迦旃延是贤智者;比丘们!摩诃迦旃延是大慧者。比丘们!如果你们问我这个义理,我也会如摩诃迦旃延这样的解说来解说,这就是这个义理,你们应该这样忆持它。」
  这就是世尊所说,那些悦意的比丘欢喜世尊所说。
  摩诃迦旃延贤善一夜者经第三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跋地罗帝偈(MA.165)」,南传作「贤善一夜者」(bhaddekarattassa),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曾有单一个优秀夜者」(One Who Has Had a Single Excellent Night)。
  「识欲染着(MA.165)」,南传作「识被欲贪束缚」(chandarāgappaṭibaddhaṃ hoti viññāṇ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一个人的识成为与想要与欲望有密切关连」(One's consciousness becomes bound up with desire and lust)。
  「请你学得」(pariyāpuṇāhi),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精通」(master)。
  「增强」(manubrūhaye),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确定」(be sure of)。
  「只有今天应该作的热心」(Ajjeva kiccamātappaṃ),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今天,努力必须被作;今天必须努力」(Today the effort must be made)。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中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部134经 罗么色耿其雅贤善一夜者经
下一篇:中部132经 阿难贤善一夜者经
 《杂阿含经选集》讲记 第24集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一(一一三九)
 菩萨本行经白话 公案(五)
 妙法莲华经 譬喻品第三
 杂阿含经卷第五十(一三二六)
 贤愚经白话 五百盲儿往返逐佛缘品第二十八
 解脱道论·因缘品第一
 维摩诘经 菩萨行品第十一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九(一三一八)
 胜鬘经 1 如来真实义功德章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愠怒犯上,药石难治[栏目:心念与命运·第2册]
 南传法句经 第廿一:杂品[栏目:南传法句经[白话版]]
 无量寿经讲记 法会圣众 第一[栏目:净空法师]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