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长部12经 罗希者经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长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146
汉译经文长部12经/罗希者经(戒蕴品[第一])(庄春江译)
罗希者婆罗门的事
  我听到这样:
  有一次,世尊与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在憍萨罗国进行游行,抵达沙勒哇低葛。
  当时,罗希者婆罗门住在沙勒哇低葛,[该地]人口增盛繁荣,有草、薪木与水,有谷物,适合国王使用,是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施与他的、王室礼物的、净施的[地方]。
  当时,沙勒哇低葛的婆罗门们有这样邪恶的恶见生起:
  「这里,如果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证得善法后,他不应该告知其他人,因为,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犹如切断旧的系缚后,想要作另一个新的系缚,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
  罗希者婆罗门们听闻:
  「先生!释迦人之子、从释迦族出家的沙门乔达摩,与五百位比丘的大比丘僧团一起在憍萨罗国游行,已到达沙勒哇低葛,住在一奢能伽罗的一奢能伽罗丛林中,又,那位乔达摩尊师有这样的好名声被传播着:『像这样,那世尊是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他以证智自作证后,为这天、魔、梵的世界;沙门、婆罗门的世代;诸天、人宣说,他教导开头是善、中间是善、终结是善;意义正确、辞句正确的法,他说明唯独圆满、遍清净的梵行,见到像那样的阿罗汉,那就好了!」
  那时,罗希者婆罗门召唤澡堂师傅柔西葛:
  「来!亲爱的柔西葛!你去见沙门乔达摩,抵达后,请你以我的名义向沙门乔达摩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说]:『乔达摩先生!罗希者婆罗门向乔达摩尊师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且请你这么说:『请乔达摩尊师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明天罗希者婆罗门的饮食[供养]。』」
  「是的,先生!」澡堂师傅柔西葛回答罗希者婆罗门后,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澡堂师傅柔西葛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罗希者婆罗门向世尊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且这么说:『大德!请世尊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明天罗希者婆罗门的饮食[供养]。』」
  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时,澡堂师傅柔西葛知道世尊同意了后,起座向世尊问讯,然后作右绕,接着去见罗希者婆罗门,抵达后,对罗希者婆罗门这么说:
  「我们以尊师的名义向那世尊说:『大德!罗希者婆罗门向世尊询问[是否]无病、健康、轻快、有力、乐住,而且这么说:「大德!请世尊与比丘僧团一起同意明天罗希者婆罗门的饮食[供养]。」』世尊以沈默同意了。」
  那时,那夜过后,罗希者婆罗门在自己的住处准备胜妙的硬食与软食后,召唤澡堂师傅柔西葛:
  「来!亲爱的柔西葛!你去见沙门乔达摩,抵达后,请你通知沙门乔达摩时候已到:『乔达摩先生!时候已到,饮食已[准备]完成。』」
  「是的,先生!」澡堂师傅柔西葛回答罗希者婆罗门后,去见世尊。抵达后,向世尊问讯,接着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澡堂师傅柔西葛时候到时通知世尊:
  「大德!时候已到,饮食已[准备]完成。」
  那时,世尊在午前时穿好衣服后,取钵与僧衣,与比丘僧团一起去沙勒哇低葛。当时,澡堂师傅柔西葛紧随在世尊后。那时,澡堂师傅柔西葛对世尊这么说:
  「大德!罗希者婆罗门有这样邪恶的恶见生起:『这里,如果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证得善法后,他不应该告知其他人,因为,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犹如切断旧的系缚后,想要作另一个新的系缚,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请世尊使罗希者婆罗门远离这邪恶的恶见,那就好了!」
  「柔西葛!或许会吧,柔西葛!或许会吧。」
  那时,世尊去罗希者婆罗门的住处。抵达后,在设置好的座位坐下。
  那时,罗希者婆罗门亲手以胜妙的硬食与软食款待与满足以佛陀为上首的比丘僧团。
罗希者婆罗门的实行
  那时,世尊食用完毕手离钵时,罗希者婆罗门取某个低矮坐具后,在一旁坐下。在一旁坐好后,世尊对罗希者婆罗门这么说:
  「是真的吗?罗希者!你有这样邪恶的恶见生起:『这里,如果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证得善法后,他不应该告知其他人,因为,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犹如切断旧的系缚后,想要作另一个新的系缚,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
  「是的,大德!」
  「罗希者!你怎么想:你是否住在沙勒哇低葛呢?」
  「是的,大德!」
  「罗希者!凡如果这么说:『罗希者婆罗门住在沙勒哇低葛,凡沙勒哇低葛的生起生产,罗希者婆罗门应该单独受用,不应该给与其他人。』这么说者,凡那些依你生活者,那对他们有障碍,或者没有呢?」
  「有障碍,乔达摩先生!」
  「当有障碍时,对他们是怜愍者或不怜愍者呢?」
  「是不怜愍者,乔达摩先生!」
  「当是不怜愍者时,有关于他们的慈心或害[心]现起呢?」
  「有害[心],乔达摩先生!」
  「当害心现起时,有邪见或正见呢?」
  「有邪见,乔达摩先生!」
  「罗希者!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罗希者!你怎么想:憍萨罗国波斯匿王是否住在迦尸与憍萨罗呢?」
  「是的,大德!」
  「罗希者!凡如果这么说:『憍萨罗国波斯匿王住在迦尸与憍萨罗国,凡迦尸与憍萨罗国的生起生产,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应该单独受用,不应该给与其他人。』这么说者,凡依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生活的你们与其他人,那对他们有障碍,或者没有呢?」
  「有障碍,乔达摩先生!」
  「当有障碍时,对他们是怜愍者或不怜愍者呢?」
  「是不怜愍者,乔达摩先生!」
  「当是不怜愍者时,有关于他们的慈心或害[心]现起呢?」
  「有害[心],乔达摩先生!」
  「当害心现起时,有邪见或正见呢?」
  「有邪见,乔达摩先生!」
  「罗希者!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罗希者!像这样,凡如果这么说:『罗希者婆罗门住在沙勒哇低葛,凡沙勒哇低葛的生起生产,罗希者婆罗门应该单独受用,不应该给与其他人。』这么说者,凡那些依你生活者,那对他们有障碍,当有障碍时,对他们是不怜愍者,当是不怜愍者时,有关于他们的害心现起,当害心现起时,有邪见,同样的,罗希者!凡如果这么说:『这里,如果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证得善法后,他不应该告知其他人,因为,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犹如切断旧的系缚后,想要作另一个新的系缚,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这么说者,凡那些善男子们来如来教导的法、律,像这样他们证得上妙特质:作证入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者,以及凡这些使天界胎遍熟而天界存在的能再生者,对他们有障碍,当有障碍时,对他们是不怜愍者,当是不怜愍者时,有关于他们的害心现起,当害心现起时,有邪见,罗希者!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罗希者!像这样,凡如果这么说:『憍萨罗国波斯匿王住在迦尸与憍萨罗国,凡迦尸与憍萨罗国的生起生产,憍萨罗国波斯匿王应该单独受用,不应该给与其他人。』这么说者,凡依憍萨罗国波斯匿王生活的你们与其他人,那对他们有障碍,当有障碍时,对他们是不怜愍者,当是不怜愍者时,有关于他们的害心现起,当害心现起时,有邪见,同样的,罗希者!凡如果这么说:『这里,如果沙门或婆罗门证得善法,证得善法后,他不应该告知其他人,因为,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犹如切断旧的系缚后,想要作另一个新的系缚,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这么说者,凡那些善男子们来如来教导的法、律,像这样他们证得上妙特质:作证入流果、一来果、不还果、阿罗汉果者,以及凡这些使天界胎遍熟而天界存在的能再生者,对他们有障碍,当有障碍时,对他们是不怜愍者,当是不怜愍者时,有关于他们的害心现起,当害心现起时,有邪见,罗希者!对邪见者来说,我说,只有两趣之一趣:地狱或畜生。」
三种适合呵责者
  「罗希者!有这三种大师,在世间中是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真实的、如实的、如法的、无过失的,哪三种呢?罗希者!这里,某位大师是为了[沙门的]目标而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者,他的那沙门目标没被达到,他没达到那沙门目标后,对弟子们教导法[而说]:『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是为了你们的安乐。』他的弟子对它不欲听闻、不倾耳、不备有了知心,脱离正轨后从大师的教说转离,他应该这么被呵责:『尊者为了[沙门的]目标而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者,你的那沙门目标没被达到,你没达到那沙门的目标后,对弟子们教导法[而说]:「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是为了你们的安乐。」你的弟子们对它不欲听闻、不倾耳、不备有了知心,脱离正轨后从大师的教说转离,犹如追求倒退[的拒绝]者或抱拥脸转开[的拒绝]者,同样的,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罗希者!这是第一种大师,在世间中是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真实的、如实的、如法的、无过失的。
  再者,罗希者!这里,某位大师是为了[沙门的]目标而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者,他的那沙门目标没被达到,他没达到那沙门目标后,对弟子们教导法[而说]:『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是为了你们的安乐。』他的弟子对它欲听闻、倾耳、备有了知心,且不脱离正轨后从大师的教说转离,他应该这么被呵责:『尊者为了[沙门的]目标而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者,你的那沙门目标没被达到,你没达到那沙门的目标后,对弟子们教导法[而说]:「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是为了你们的安乐。」你的弟子们对它欲听闻、倾耳、备有了知心,且不脱离正轨后从大师的教说转离,犹如舍去自己的田后,他想应该割他人田的草,同样的,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罗希者!这是第二种大师,在世间中是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真实的、如实的、如法的、无过失的。
  再者,罗希者!这里,某位大师是为了[沙门的]目标而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者,他的那沙门目标被达到了,他达到那沙门目标后,对弟子们教导法[而说]:『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是为了你们的安乐。』他的弟子对它不欲听闻、不倾耳、不备有了知心,脱离正轨后从大师的教说转离,他应该这么被呵责:『尊者为了[沙门的]目标而从在家出家,成为非家生活者,你的那沙门目标被达到了,你达到那沙门的目标后,对弟子们教导法[而说]:「这是为了你的利益;这是为了你们的安乐。」你的弟子们对它不欲听闻、不倾耳、不备有了知心,脱离正轨后从大师的教说转离,犹如切断旧的系缚后,想要作另一个新的系缚,同样的,我说,这样是这邪恶贪法的成就,其他人将[能]对[另外的]其他人作什么呢?』罗希者!这是第三种大师,在世间中是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真实的、如实的、如法的、无过失的
  罗希者!这些是三种大师,在世间中是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真实的、如实的、如法的、无过失的。
不适合呵责的大师
  当这么说时,罗希者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但,有任何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吗?」
  「罗希者!有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
  「乔达摩先生!哪位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呢?」
  「罗希者!这理,如来、阿罗汉、遍正觉者、明与行具足者、善逝、世间知者、被调伏人的无上调御者、人天之师、佛陀、世尊出现于世间,……(中略)(在简略中应该如同190-212[译者按:此指DN.2「更胜妙的沙门果」段落]使之详细)罗希者!这样,比丘是戒具足者。……(中略)进入后住于初禅……罗希者!凡在大师处,像这样弟子证得上妙特质,罗希者!这是位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非真实的、不如实的、不如法的、有过失的。……(中略)第二禅……(中略)第三禅……(中略)进入后住于第四禅……(中略)罗希者!凡在大师处,像这样弟子证得上妙特质,罗希者!这是位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非真实的、不如实的、不如法的、有过失的。……他使心转向智与见,罗希者!凡在大师处,像这样弟子证得上妙特质,罗希者!这是位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非真实的、不如实的、不如法的、有过失的。……他了知:『出生已尽,梵行已完成,应该作的已作,不再有这样[轮回]的状态了。罗希者!这是位大师,在世间中是不适合呵责的,凡呵责像这样的大师者,他的呵责是非真实的、不如实的、不如法的、有过失的。」
  当这么说时,罗希者婆罗门对世尊这么说:
  「乔达摩先生!犹如男子抓住正掉落地狱断崖的[另一位]男子的头发后,拉起来到陆地而能住立,同样的,我正掉落地狱断崖,被乔达摩尊师拉起到陆地住立。
  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太伟大了,乔达摩先生!乔达摩先生!犹如能扶正颠倒的,能显现被隐藏的,能告知迷途者的路,能在黑暗中持灯火:『有眼者看得见诸色』。同样的,法被乔达摩先生以种种法门说明。我归依乔达摩尊师、法、比丘僧团,请乔达摩尊师记得我为优婆塞,从今天起终生归依。」
  罗希者经第十二终了。
 
汉巴经文比对(庄春江作):
「如是我闻(SA/DA);我闻如是(MA);闻如是(AA)」,南传作「我听到这样」(Evaṃ me sutaṃ,直译为「这样被我听闻」),菩提比丘长老英译为「我听到这样」(Thus have I heard)。 「如是我闻……欢喜奉行。」的经文格式,依印顺法师的考定,这样的格式,应该是在《增一阿含》或《增支部》成立的时代才形成的(参看《原始佛教圣典之集成》p.9),南传《相应部》多数经只简略地指出发生地点,应该是比较早期的风貌。

{返回 南传经典·汉译四部·长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长部13经 三明经
下一篇:长部11经 给哇得经
 百喻经 66 口诵乘船法而不解用喻
 华严原人论 附录(二)
 大乘大义章 10 第十四章问实法有并答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一(八九六)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二(一一五四)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二(五八四)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一(八八七)
 杂阿含经卷第一(二一)
 《杂阿含经选集》讲记 第4集
 杂阿含经卷第十二(二八三)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十四、活佛行道佛国[栏目:金山活佛神异录]
 If the Buddha is not a god, then why do people wor..[栏目:Good Questions, Good Answers on Buddhism]
 禅修法概说(缅甸本雅难陀尊者)[栏目:[南传]其它法师]
 如何化解冤亲债主[栏目:净空法师]
 梦中的感觉不是太好,这是否有什么预示?[栏目:宽见法师·心灵答疑解惑]
 《大藏经》的奇迹给佛弟子什么启示?[栏目:净土念佛·净空法师问答]
 无量寿经 第二十二课[栏目:无量寿经广释]
 华严札记(二)[栏目:学修笔记·学诚法师]
 华严金狮子章讲记 十三 学佛人的四个标准[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
 葛因卡的内观体系与师父讲的解脱道修法有何异同,可否兼修?[栏目:空海(惟传)法师·答疑录]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