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耳闻声心中无声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506
耳闻声心中无声
 
梁乃崇教授
 
日期:91年12月23日
地点:厦门精舍
纪录:邱慧玲
整理:王圣宗、汪满妹
 
问:老师您上星期提到:自性并不是远在天边,得去挖的宝藏;它是作用在我们身上的。老师还举一个例子说,它是具有主权的,当我们在做决定时,「选择」这个动作,其实也是它的一个作用,不管是接受或是拒绝,都是它的作用。我的问题是:我们的识心也会作用,譬如有一个女孩去相亲,她的直觉说该选择这个,可是她的识心作用以后,却选了另一个——如此当真心的作用被识心扭曲后所做的决定,也算是具有主权吗?
 
答:你是说,当我们直觉选择答,而我们的识心却从中七搞八搞,最后选择了B,那我们是不是还有主权?
 
问:感觉好像被识心篡位了。
答:那个时候主权还是在,只是已经不发挥作用了,虽然识心选择了B,那还是主权允许它这样做,它才能这样做,就是你的自性还是允许它这样做,因为你的自性相信你的识心做得比较对。
 
问:可是结果是糟糕的、错误的选择呢?
答:即使是糟糕的,也是它所允许的,只好认了。即使识心作了选择,而这个选择并不好,但也是你的自性主权允许的;如果你的真心或本来面目,不允许识心作这个决定,那么它就没有办法这么做。所以即使他乱搞,也是你的主权所允许的。
 
问:那反省就是要观察自己的行为、言语、思维、念头,那观察者就是……
答:就是本来面目。
 
问:我们练习回头,问是谁去做那个动作,问的那个也是他?
答:就是他在问。
 
问:就是那么近?
答:对,就是这么近。
 
 
问:上次老师提到当局者与旁观者,我回去想了想,是不是当局者分两种,一种是自己知道自己是演员;另一种是自己不知道自己是演员,我的意思是说……
答:知道(或不知道)自己有主权?
 
问:我的意思是说,那种迷糊的,会有这两种情形?
答:对,会的。
 
问:然后旁观者也是这样子?
答:对。就是有清楚与不清楚。
 
 
问:我们无心的时候是最真心的,是不是这样?
答:那要看你对无心的定义如何了。
 
问:那反闻闻自性的时候,为什么我们要用我们的听觉去攀缘?比如说去听我们的能知,能知是不能被听的,那为什么要用我们的听觉去听?
答:就是用我们的能听去体悟。
 
问:为什么要用能听去体悟?
答:不是为什么,因为能听有这个习惯功能嘛!
 
问:用能听去听声音的习惯?
答:我们一直在想听东西,我们有这个习惯嘛!
 
问:可是有时也是从识心上去听的,是不是?
答:这个识心一定要和本明合在一起时,才能作用的,单独的识心是不能作用的。
 
问:那我们一直用耳朵去听,是不是比较难发现我们的本来面目?
答:用你的耳朵去听,怎么听都听不到本来面目。
 
问:怎么听都听不到,为什么我们要一直在那个动作上?
答:我们就是告诉你听不到,你去这样听,你一定听不到;一听不到,你就会放弃听,这时就体悟了。
 
问:那就直接放弃听好了,为什么要去听了再放弃?
答:如果你能放弃听就对了,巧妙就在这里,如果你放弃不了,你就没有办法。
 
问:是不是不要听就好了?
答:不要听,不行,巧妙不会产生。
 
问:那我们要听的那个动作就是找到本来面目,是不是?
答:我们要听的时候,是向外驰求的,是追求那个被听的东西,这样子是不对的,这样子就是颠倒;那我们现在要听,但又听不到东西,要听的功能又在,但是没有东西被听到,这就对了。
 
问:那入定就是这样子吗?
答:对,就这样。不是说我们不听,我们是要听,但没有被听到的东西。你能做到这样,你就会听到一个空空荡荡,没有东西,但你的「能听」还在,但被听就是没有了。这时,如果你一旦跨过去,巧妙就发生了,你就听到所有一切的声音等于没有声音。
 
问:声音是指所有的东西吗?
答:对,是被听的东西,所有被听的声音都会被你听到,但是又没有声音。
 
问:您指的是神通吗?
答:那不是神通,那就是跨越过去,当你做到的话,就能像观音菩萨那样可以听到所有求救的声音。不然的话,如果你要听,只能听到局部的,不可能听到所有的,是要透过「不听」,但是能听还是在,如果说你的能听也不要了,那怎么会听到所有的声音呢?
 
问:法本上说:「明了因果顺法性」,那「法性」是「空性」吗?
答:因果也是法性之一,「空性」是「法性」之一。
 
问:「罪性本空」为什么会这样?
答:什么叫「罪性本空」?我听不懂。
 
问:那我再查查看。
答:你在别地方查来的,我可不管。
 
问:六祖坛经讲「心平何劳持戒」,意思叫我们不要持戒,那为什么又叫我们持戒?
答:因为你心还不平!心平就不用持戒了。
 
问:请问「听而不闻」是不是就是「能听」?
答:差不多。
 
问:在「能听」的状态下,整个脉都是开的吗?
答:对的。
 
问:你跟它在一起,但它不驻留?
答:对的,这样就不执着啦。
 
问:法本中提到本尊时,都有千叶莲花宝座。观想时,没有莲花宝座,有没有关系?
答:没有关系。
 
问:请教老师,为什么我很难以观想?
答:如不容易观想,就不观想,没有关系,持咒也可以。
 
问:为什么我会没办法做?是不是别人都可以做?
答:每个人都不同的。
 
问:是不是我比较迟钝?
答:你只是比较不会观想。
 
问:老师说超越就是指最后「无明」的部分?
答:对的。
 
问:有时我会觉得那个「无明」是一个我。
答:也可以。
 
问:那个「我」就是一切因果业力的源头?
答:也可以。
 
问:那超越还有很长的距离?
答:超越,跟什么地方还有很长的距离?
 
问:离那个,就是老师刚才说的超越之后的那个。
答:超越之后怎么样?
 
问:从那边到超越还有很长的距离?
答:从那边到那边?
 
问:超越需要能量的累积吗?
答:这当然是要下工夫的。我不知能量代表什么,可以累积的是功德。功德可以累积,智慧也会增长,定力也会增长,但我就不知道什么是能量。很多人把功德、智慧、定力,类比成能量,如果是这样,这个能量的意思我还可以懂;如果这个能量是物理定义的能量,我就搞不清楚在讲什么了。
 
问:请问「返闻闻自性」或「返观观自性」,最后那个「观」都要拿掉?都要放下?
答:对,你观成功了,就没观了,没有所谓观不观。
 
问:那我们一直坚持那个「观」?
答:你现在还有观,就要坚持,一直坚持下去,以后就破掉,连观也没有。
 
问:所谓「修福修慧」,假设我学了很多英日语或电脑,这算不算是「修慧」的一部分?
答:我们常讲「智慧」,但是「智」与「慧」是不同的。「智」主要讲的是明白、理解、了解;「慧」指的是有一个困难或事情,我有一个很巧妙的方法可以把它解掉。
 
问:我是问专业知识的累积,是不是可算「慧」的一部分?
答:可以算。专业知识就是解问题的能力,可以算。事情怎么去解、怎么去做,有些人不会,有些人就会,会的人就是有「慧」。
 
问:现在有很多上瘾症,如嗑药、吸毒,或有一些轻的,比如有一些坏习惯,会重复去做,改不过来,以佛法来讲,这是属于那种状况?
答:执着。
 
问:如果他又放不下这些东西,要如何以佛法来帮助自己也帮助别人?
答:这就要看清楚那都是被知的。
 
问:如果不修佛法的话,要如何帮助他们?
答:不修佛,就教他修佛。
 
问:像嗑药的那种……
答:嗑药的就是要他不要嗑药,问题是他听不进去,怎么办?听不进去,我们也没办法,因为他是独立自主的。
 
问:有些人不是听不进去,他是听不懂。
答:听不懂,就想办法让他听懂。
 
问:对我们学佛的修行人来讲,就要清楚那是被知的?
答:我们很清楚那是被知的,被知就不是真正的自己呀!被知就好像衣服一样,我要换件衣服,就脱掉。通常人都会把那个执着,那个瘾,认为是他自己,所以他就放不掉,因为他不晓得那是被知的,不是他自己。有人有烟瘾,十几二十年的烟瘾,他自己曾经要戒烟,但怎么戒都戒不掉。后来学佛了以后,很清楚知道这个「瘾」是被知的东西,一秒钟就戒掉了。
 
问:老师您说那个「瘾」不是我?
答:那是一个被我知的东西。
 
问:那不是我的意思,就是进入一个真我的时候,就能把那个假我分开?
答:对。一秒钟就放开,而且人家在旁怎么抽,对他都没影响。
 
问:就是你在剎那间,进入了能知的状态?
答:对。
 
问:老师常讲说:被知的不是我,能知才是真正的我。我一直还不能理解后面那一句。在那时候,能知就是一个观察者了,他不是一个被知的状态。
 
答:对。他是一个当事者。他有主权,他决定不要这个瘾,就不要这个瘾了;他要丢掉,就丢掉了。
 
问:会再复发吗?
答:他没有再复发过。如果他再复发的话,表示它不能在觉察的状态。
 
问:如何保持在觉察的状态?
答:那就有待修炼了,没别的办法。
 
问:修炼是照着法本修?还是24小时提醒?
答:一旦做到了,就不需要提醒,他就是这样。
 
问:我觉得不太容易耶。
答:迷的时候,就不容易;悟的时候,就非常容易。这是要下工夫的,当你能做到的时候,就会知道我讲的非常容易,比喝白开水还容易,天下找不到比这个更容易的事了。
 
问:刚才有位师兄问「返闻闻自性」那个能听,那个过程我没有听得很清楚。请问是不是能听的过程里,当我们听到声音是被听?
答:那个声音是被听。
 
问:老师说能听要超越被听。
答:不是超越,是你要放掉这个被听。
 
问:可是他仍然有听到这个声音?
答:没有,先要做到没有听。
 
问:完全听不到声音?
答:就是完全不注意去听那个声音。
 
问:可是还是有声音吗?
答:声音还在那里,可是你听而不闻呀!
 
问:然后再下去就是……
答:再进一步,那就要等了,那讲不出来,没有任何理由,就要等了,等到一瞬间或一超越,你会听到所有的声音,这宇宙里所有的声音你都可听到,但等于没有声音。
 
问:都清楚吗?
答:你想要它多清楚就多清楚。你不要听它就没有,是有自主权的。所以观音菩萨要到达这个状况下,才能听所有众生向祂求救的声音,那个时候听到跟没有听到是一样的。
 
问:那分辨得出来是怎样的状况吗?
答:可以呀!不然祂怎么马上去救?你也可以说祂没有听到,祂那个听,就好像自动反应一样,因为那个不是祂的识心在作用;当识心作用了,才会知道有听到这个、没有听到那个,好像很清楚。观音菩萨已经不在识心层次了,很多人求观音菩萨救我,一求祂就来了,你去问观音菩萨,祂也不知道,但祂的不知道,就是知道。
 
问:一个修炼成功的人,可以马上进入那个状况吗?
答:不是马上,他根本就在那个状况。那个状况不是识心的状况,大家看到的、认知的都是识心的状况,因为那个状况是不能说的,所以不能讲。
 
问:有一次我坐在沙发上听轻音乐,坐不久,我就把眼睛闭起来,那时我没学打坐,不久我就想象我自己坐在云上,那时我就没有听到音乐了,我发现我身体都没有感觉,那一剎那我想找我自己的身体,可是我觉得很舒服,我就没有找,结果我看到白天的太阳,有很温暖的阳光从后面照着我。
答:你这种感觉很好,那是一种境界。
 
问:我是很自然的情况下进去的,不是刻意的,你一直要听、要听,可是你还在这里,那种感觉是进不去的。
答:没错,有的人做做就会进去。
 
问:有时我试着回到以前那个状况,可是不能进去了,不能回到那个感觉了。
答:因为你没好好练习呀!
 
问:可是那时我也不懂什么禅坐,什么都不知道。
答:那是误打误撞。
 
问:对,我现在是不能进去了。我在这里一直要听,会不会反而是一种阻碍?
答:不会,做成了,你才能要进去就进去。
 
问:我那个情景是用识心在看吗?那个光是本明吗?
答:那还不到本明,是层次比较高的识心,这还在识心的层次,所以你们就晓得,要超越识心有多难。
 
 
大家有没有看有线电视上日本的摔角节目?打来打去,好残忍的打法,打得也满精彩的。你们看两个对打的主角,这两个人是不是就是一个「我相」?就像这样打,或两个篮球队在竞赛,所有这一类的活动,那个擂台、球场,就像一个舞台,让他们在那里表演、竞赛,这时我们的注意力都在舞台上的主角,那些主角都是我相;还有一些隐藏的、没有呈现出来的,没有被我们注意的:比如说,举办擂台赛幕后的老板,他们要找比赛的人、找裁判,又要卖门票,要有好多观众来看,他们就在那里收钱,这些人都没在舞台上出现。你再看那些观众、竞赛者、裁判、那个场地,是不是已经形成了一个系统?这个幕后老板,是不是掌握了这个系统?但这样的人,都没有出现,没被人看到、注意到,但他们一定在那里,他们才是真正的主角。这样层次的人,就不在「我相」,他们在「众生相」。但我们都很喜欢跳出来,作竞赛的主角,大家都喜欢站在台上,成为明星、主角,我们人就是有这种特性,喜欢出头,争作主角。这样看,你就会发觉,连总统都是那些主角而已,他们不是真正幕后的大老板。
 
问:我不明白,如何定义这些大老板是众生相,那些打擂台的是我相?
 
答:我定义众生相,是他掌握了一个系统;如只掌握一个人,那就是我相,我们的目光,都只看到我相。换句话说,如用「穷爸爸、富爸爸」那本书的分类,他把人分成E、S、B、I这四种——E是受雇的;S是专业的,独立工作的人,比如说会计师、律师,自己独立,做自己的老板,那些明星也是;B是做企业的经理人;I是投资者。所以擂台上的主角都是S,B就是幕后老板,这样就比较容易懂了。他们这样定义B,我觉得不够好,我要重新定义——S重新定义是什么呢?用自己的专业、知识、能力做事的就是S;B是运用权力,让一个组织做事,就是让别人去做事,让一群有组织的人去做事,他有这个本事。能够这样运用权力,然后让组织中的人去完成任务,有这样的能力,必须要达到众生相。
 
我们现在的教育教出来的人,会成为好的S、好的专业人士;但我们的教育没有人教导B的人才,教你运用权力,让一个组织的人去完成任务。可能军校里有教领导统御,其他大概都没有教。要达到好的领导统御,就要做到众生相。
 
这方面有一本书可以看,就是「孙子兵法」。若没有达到众生相的境界,「孙子兵法」是根本看不懂的,如果你只在我相阶段,就根本看不到精髓。「孙子兵法」一开始就在讲五个东西:「道、将、天、地、法」,其中最难懂的就是「道」。「将」就是领导者;「天」就是讲时机,要掌握时机;「地」就是掌握空间地势;「法」就是讲制度方法,这些都不难,最难的是「道」。我们圆觉宗讲的都是「道」,其他没有在讲。我今天就讲到这里,谢谢各位!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活在当下
下一篇:学习即修心
 三省吾身的实践
 理性与感性
 细胞心灵说
 关於「四相」之04:独立自主,许下承诺
 活出生命的光彩与价值
 众生相
 抚慰南亚海啸受创的心灵
 学习即修心
 《金刚般若波罗蜜经》之四
 从亚洲金融风暴谈返璞归真的生活方式(上)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体光老和尚 开示四十七[栏目:体光法师]
 世界是怎么来的?是由谁创造的?[栏目:索达吉堪布·问答释疑]
 从征万里走风沙,南北东西总是家;落得胸中空索索,凝然心是白莲花。[栏目:千江映月·星云说偈]
 为何无法从烦恼迷惑中解脱出来[栏目:净慧禅语]
 《入行论讲记》第七册 第八品 静虑 第一百三十二节课[栏目:入行论学习]
 山水重庆[栏目:延参法师文集]
 从违缘障碍中磨练心态[栏目:达真堪布·微教言·2012年]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七(七一三)[栏目:杂阿含经]
 学佛必读经典[栏目:佛网文摘]
 没有灌顶,可以看密法的书吗?[栏目:佛海启航·达真堪布]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