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喜佛所喜 乐佛所乐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594
喜佛所喜 乐佛所乐
 
 
时间:2006年4月9日公益讲座
地点:台北科技大学综合科馆
纪录:蔡素钰
整理:周雅容、汪义丽、汪满妹
 
虽然题目是「喜佛所喜、乐佛所乐」,整个内容其实应该还要包含「行佛所行、愿佛所愿」。
 
若对佛性有所体悟,你就是佛
 
要讲这个题目有一个最重要的前提──佛是什么?这是今天首先要交代清楚的。
 
大家如果看了佛经,就会知道:佛者,觉也。「佛」的意思就是觉悟,也可以说就是觉性、觉者。所以,觉悟的人就是佛。那么要怎么样觉悟呢?禅宗的说法,就是「悟本来面目」。何谓「悟本来面目」?真实的状况要怎么做呢?这就要自己真的有所体悟,才能够把握这个含意。我们也可以说:人人都有佛性,如果你对佛性有所体悟,让你的佛性醒过来了,那么你就是佛!
 
随顺佛菩萨的本性去做事就是「率萨埵性」而行
 
我们如果能够「率佛性」来做事,就是「喜佛所喜、乐佛所乐、行佛所行、愿佛所愿」。《中庸》也有「率性而为」;而用佛法的话来讲,就是「率萨埵性而行」。「萨埵性」就是佛性、就是菩萨的本性;随顺佛、菩萨的本性去做任何事情,就是「率萨埵性」而行,也就是《中庸》里面所讲的「率性而为」。这个地方真正的困难点是,何谓率萨埵性?何谓率性?如果定义不清楚,就可能是率自己的欲望而行,而不是率佛性而行了。悟了本来面目,或者是如《金刚经》所说的离相,做到了「明心见性」的话,就可以真正的界定清楚。当然我们不是一定要界定清楚以后,才能做这个事情,我们还有别的方法可以让你在还没有悟本来面目之前,就能做到「喜佛所喜、乐佛所乐」。
 
※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
 
《金刚经》里面有一句话:「若菩萨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即非菩萨。」这句话就可以帮助我们在还没有悟本来面目的时候,就可以实践「喜佛所喜,乐佛所乐」。经中说:佛菩萨如果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的话就不是菩萨,意思是如果能够离开这四个相就是菩萨了。所以,我们只要离开这四相就可以了。
 
本来面目或佛性是无形的、是不能被看见,很难被我们讲清楚,是要自己体悟才能知道的。可是「相」是一个很清楚的、可以被我们知道、被我们看见、被我们了解的对象。我们要离开这个可以被我们知道的对象,能够离开被我们知道的四相就是菩萨,也可以说就是佛。这样的话,在还没有悟本来面目、还没有体会佛性的时候,我们就有办法采取行动,所以「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相,对我们来讲就很有帮助、很重要了。
 
四相的含意
 
首先我们就来介绍这四相到底在讲什么?
 

四相座标图
 
我用两套解释来讲这四相,一套是「自性深度的四相」,另外一套是「法性广度的四相」。这四相有两个不同的定义,把它分成平面的两个轴,在Y轴的「自性深度的四相」是《圆觉经》所定义的;X轴这个「法性广度的四相」在佛经里头是没有的,目前除了《圆觉经》对四相有比较清楚的定义外,其他的经典还找不到第二个定义。法性广度的四相,顾名思义是从名称所做的定义,也是最简单的解释,是根据「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这四个名称把它扩大,把它详细化、延伸化,是新发展出来的现代定义。在佛经里面没有这么详细的定义,但是经中既然提出了这个名称,那么这个定义的轮廓早就已经出来了。
 
大家会想:有了《圆觉经》的定义不就好了吗?为什么要「顾名思义」建立另外一个定义,而且这两个定义又完全不一样?因为这四相在其他经文的应用,其实都是顾名思义的定义,而不是《圆觉经》的定义。《圆觉经》的定义很特别,一般经中所指的「我相」就是我的立场,「人相」就是别人,「众生相」就是很多人和动物,「寿者相」就是寿命很长。这样的定义,我们会想:说的应该是指很多人啊!但是按照《圆觉经》的定义,这四相从头到尾都是自己一个人,没有第二个人。《圆觉经》对四相的定义,跟以名称来定义并不一致,与在经典里面的应用也不一致;因此我才会要详细地去发展「顾名思义」的定义,把它深化、详细解释。
 
自性深度的四相
 
我们先来看这个自性深度的四相定义,也就是《圆觉经》的四相定义。《圆觉经》的四相定义是很清楚的。我相是什么?「我相」就是指我们的身体,这也是一般人都会接受的定义。「人相」是什么?我们现在就做一件事情:我们先把眼睛闭上,并且暂时停止去使用身体,这个时候你会很清楚的感觉到你有个肉体,也可以说你的身体是被「你」知道的。「你」是谁?「你」不是这个身体!你眼睛一闭,整个肉体被「你」知道,被谁知?当然是被另外一个人,因为这个身体叫做「我」嘛!我们已经定义了肉体是「我」,因此就是这个肉体的「我」被另外一个「人」知道了,那就是「人相」!所以在《圆觉经》里,称为「彼人」,也就是另外一个人。所谓「另外一个」还是自己啊!所以,身体的我相是被自己的「心」──「识心」知道了。
 
知道这「另外一个」就是识心,表示这个「另外一个」现在又被我们知道了,被谁知道?被「众生相」知道。刚刚在这样谈论,这些事情都已经发生了,当我们知道还有一个「众生相」出现,那众生相又被知道了。是被谁知道?被「寿命相」知道。所以,不管是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通通是我自己──是越来越深入的自己,越来越真实的自己,一层一层深进去而已,根本没有别人,从头到尾都是自己。像《圆觉经》讲到这里还清楚,大家还可以看得懂经文在讲什么,讲到「寿命相」就不知所云了,大家一定看不懂。那个经文很难懂的,原因是翻译经文的人自己不懂意思,勉强照经文直接翻译过来,所以一般人很难明白。不过当你体悟了以后,对这件事情你真的是了解了,不是从经文学来的,那是你自己本来就了解的,即使看那模糊的经文,还是晓得它在说什么,因此这个地方我就把它弄清楚了。
 
十二因缘与自性深度的四相
 
 

十二因缘与能知被知的关系图
 
我们看这个表──「十二因缘」。所谓「本来面目」,就是这里写的「本明」,「无明」缘「行」、「行」缘「识」、「识」缘「名色」,这些都是心灵;「六入」就是六根,从这里开始,「六入」、「触」、「受」、「爱」、「取」就是身体;「有」是物质世界;「生」、「老」、「死」是生物世界。
 
「我相」是什么?身体就是我相。我们透过眼睛看到外面的形形色色,这个「有」就是色、声、香、味、触、法这六尘。六根观察六尘的时候,就是用身体这个工具来看的,我们平时就是这个状况。我刚才请大家把眼睛闭起来,就是不用眼根来看这外面的世界,可是我们还是可以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身体,这个感觉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就是从「名色」以上的心灵来感觉的。严格来讲,「名色」和「识」唯识学统称为「识」,能意识、感觉到这个身体的「名色」、「识」就是「人相」,而「我相」就是「六入」到「取」。
 
人相是什么?就是识心,也就是想东想西的心。更重要的是你知道你在「想东想西」,谁在知道?被「行」知道,所以「行」就是所谓的「众生相」;而现在「众生相」,又被另一个知道了。被谁知道?被「无明」知道,这「无明」就是「寿命相」。然后「寿命相」又会被「本明」知道。到了「本明」就没有相了,因为这里已经没有被知的成分,这里全部只有「能知」,所以就已经离四相了。整个次序就是这样,但是要怎么样才能够做到?
 
要感觉我相是很容易的,大家只要把眼睛一闭起来,这个我相(肉体)被知道了,很容易就做到啦!「名色、识」能知道「六入」以下的一切,能知和被知的界线很容易的划分在「名色」与「六入」中间;我们也不太难的可以做到另外一件事:能察觉那个「想东想西」的识心,亦即能知与被知的界线能够画在「行」与「识」中间。人相是被知的,我相也是被知的,当我们的定力能够定到这个地方时,行、无明、本明是能知,识、名色、六入一直到下面,全部被知,能知与被知的界线划在「行」与「识」中间。大部分的人做到这里没有问题。接着下去要有定力,也就是能知与被知的界线要能划到「无明」与「行」中间,使「行」──众生相变成被知的。这个时候定力要够,定力不够这个「行」是不会被知的,当然能知与被知的界线也就没有办法划在这个地方了。所以,我们修行就要能够入定,定得越深,能知与被知的界线就会越往上移。如果你的能知与被知的界线只能画在「行」和「识」中间,意识心是被知的,但是无法知觉「行」这样的抽象的、形而上的意识,那就无法知道「众生相」。这部分在心理学称为潜意识。平时你是不会知道的,因为定力不够;当我们能够定到「无明」与「行」中间,「行」就能被观察、就能清楚明白了,也就是你定力够深,「众生相」才能够被知。
 
如果我们要知道「无明」,定力要深到「本明」,因此从「无明」以下全是被知,能知和被知的界线画在「本明」和「无明」之间。「无明」是更深的潜意识,没有办法被知道,一般人就是看不清楚。除非你的定力能够深到本明,能够做到这样,无明壳要打破。你的定力可以安住在「本明」这里,这个「无明」才变成被知的,已经被你知道了,它就不再是无明,就变成清清楚楚了。「无明」是对一般人来讲的,对于能够破无明壳的人,那个「无明」是清清楚楚的,这个地方完全靠定力。
 
纯粹的真正的自己是无分别的、无相的、同体的、平等的
 
这四相如果用《圆觉经》的定义来看的话,四相一直到离四相,从头到尾就是你自己一个人,没有别人。依《圆觉经》的定义,自性深度的四相都很清楚,即使到了寿命相,只要有相的部分一定有分别、一定还有被知。我们如果能够达到离四相的阶段,就进入纯粹的能知能觉,没有被知的成分。这个时候才是纯粹的真正的自己。一旦能离四相,就显现一个性质,那是无分别的、无相的、同体的、平等的。
 
法性广度的四相
 
法性广度的四相与自性深度的四相是很不一样的,我这样来定义:
我相:以「我」的立场为基础,所看见的一切相。
人相:以「别人」的立场为基础,所看到的一切相。
众生相:以「团体组织」的立场为基础,所看到的一切相。
寿者相:以「一切生命」或「时间」的立场为基础,所看到的一切相。
 
离四相是超越以上四相,但是重点不是消灭、毁坏这些相,而是不受制于四相。这是四相文字上的定义,光是靠这样的定义,其实不容易了解的。事实上一般人在用四相名称的时候,都是偏向法性广度的四相定义。我现在把它做成这样的定义,只是严谨一点,与大家在用的时候是相近的。
 
佛法讲「无我」,就是无我相。一般的解说总是认为把我相摧毁、舍弃掉,就能达到「无我」,这个观点与我的想法不同。我的观点是我们不可以摧毁、舍弃我们的我相。那要怎么做?我们只能超越。要先让我相健全、成熟,然后才能超越我相;如果你的我相不健全、不成熟,是没有办法超越的,这是我的观点。我相信我们真正去实践的时候,会发现我这样的观点才可行,要不然会很痛苦的。
 
「我相」要健全成熟,就要了解自己,并勇敢接受自己
 
我相是什么?虽然我文字这样的定义,我想大家还是不够清楚。我们要了解我相,也就是要了解自己,对自己越了解就是对我相越清楚。我们通常会认为:「我对自己会不了解吗?」事实上我们对自己是很不了解的,自己到底有什么优缺点并不清楚。前一阵子,我本来认为我已经很了解自己了,因为我在这个地方下过功夫;但是我看了一本书《发现我的天才》,是美国盖洛普公司做的测验,可以发现自己有什么特质、有什么特长,我就拿来做一做。我先对自己做估计,譬如说:我很会思考……,结果有几个特征都测出来了,但是另外还测出一个东西来,是什么呢?是战略家!奇怪,我怎么是战略家?而且还摆在第一个。我自认为对自己很了解了,怎么会是这样子?后来深入下去,发现我认为自己很会思考,其实我的思考都是战略式的。看到这个测验以后,才恍然大悟:我是战略家。原来我以为自己很了解自己,结果是还不太了解。
 
那本书提到各式各样人的特质,很有趣。最平常的有35~36种特质,当中有一种特质是会取悦别人、讨人欢喜。他举了一个实例,有一位女士具有非常突出的这种特质,这种特征强到她每次搭计程车时,计程车司机都会向她求婚,她一跟人家接触,人家就会喜欢她,就有这种特质的人。我是战略家,什么事情一来,一个战略、计谋就出来了。我以为我很会思考,其实都是战略性的思考。
 
「我相」要健全、成熟,第一个就是对「我相」要有深刻的了解。我们修行要「明心」之后才能「现性」,「明心」的过程就是要了解自己的心、了解自己的的习性。很多人还没有了解自己的时候还很安心,后来一了解了,发觉自己这么坏:心好狠,藏在里面的一点都不善良,贪、嗔、慢、妒……一堆,把自己吓到了,就不敢面对,这样不行。要对自己了解得清清楚楚,并且勇敢的接受。如果不肯接受自己的话,这个「我相」就不可能健全、也不会成熟。要让自己的「我相」健全成熟,第一步就是要了解自己,然后接受自己,之后再去改善。「我相」包含了我执、自己的欲望、愿望……种种一切,所以是非常复杂的。很像是一座城堡、一个小世界,里面什么东西都有,麻雀虽小,五脏俱全。你要知道你的习性、你的业障、你的恐惧,你担心、害怕什么?你喜欢什么?你有什么特殊的才能?特别擅长什么?你都要知道。
 
彼得杜拉克的书里讲满多这些东西的,他说:每个人应该发展自己的优点,而不是想要把自己的缺点改好、变成优点。只要好好发挥优点,让缺点不作用就好,不是要把缺点变成一个优点,那是徒劳无功的。他说:你很努力的要把一个只有二三十分的,变成六十分及格,不如把你本来就有八九十分的变成一百分,这样容易有成果,也才会胜任愉快。
 
健全的我相是能独立自主,并勇于承担
 
认识「我相」中有一个很重要的一点,这个「我相」要怎么样站得起来。「我相」要站得起来,就要独立自主,要能够承担自己所作所为的一切后果。自己所做的事情,一切后果都要能够承担,那样才算是一个顶天立地的人,才算是一个站得起来的「我相」。如果遇到事情就乱做,做出来的后果又要逃避、推卸责任,认为责任都是别人的、不是我的,这就不是一个独立自主的「我相」。一个不能独立自主的「我相」,不能算是健全的。健全的我相有一个条件,就是要独立自主。所谓独立自主,就是任何自己所作所为的后果,都要勇于承担。当然好的成果要承担,坏的也要承担,不能只捡好的,坏的推给别人,那样的「我相」就不健全,也不成熟。
 
要独立自主,最重要的就是掌握主动权
 
要做到独立自主,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掌握主动权。自己的所作所为,要能够自己做决定,不能变成傀儡,受人指使。如果失去自我,所做的事情都是替别人做的,或者是别人命令你做的,那就是奴才,不是一个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当然不是一个健全成熟的我相。
 
要掌握自己的主动权,对别人的主动权也要尊重
 
主动权的掌握非常重要,不能掌握主动权,我相就不健全。我们要了解健全的「我相」,知道要掌握自己的主动权,对别人的主动权也要尊重;如果你不能掌握自己的主动权,对别人的主动权也不会尊重。有朝一日你掌握大权时,就会欺负别人的主动权,侵犯别人。看一个人能不能够尊重别人的主动权,就可以了解他是不是掌握了主动权,也可以观察出他的「我相」是不是健全、成熟。
 
我们的社会,并不是陌生人之间才有这个问题,就是亲子之间都有这个问题!我们常常听到,有些父母要小孩好好读书,用语是:「你给我把书读好!」这个话一说出来,就知道他没有尊重孩子的主动权,他的「我相」不够健全。这样弄下去,小孩也会不健全。
 
很多年前有一个妈妈告诉我,她们有好几个妈妈组成一团,互相照顾彼此的小孩,有一个朋友的小孩数学考了一百分,她看到他就很高兴地说:「你数学考了一百分,高不高兴?」小孩的反应是:「我不高兴。」「为什么不高兴?」那小孩说:「我妈妈高兴。」很多小孩子不但在小的时候、甚至到长大都一直在执行父母的意志、父母的人生目标,而不是自己的。譬如在台湾就有这种现象,父母亲希望儿女去当医生,其实儿女不见得喜欢,可是还是听话的去做。这是很痛苦的,而且一生都很痛苦!因为你根本不是在做自己的事情,而是在执行别人要你做的啊!这样「我相」就没有被尊重、也不独立自主,当然就无法健全。所以要把我相健全、成熟,我们一定要独立自主、掌握主动权、对自己要了解。当我相健全成熟,我们才能够超越我相、进入人相。
 
人相就是别人的我相
 
人相是什么?人相就是别人的我相。你要能够了解别人,从别人的立场去看事情、去想事情。要进入人相,就是要进入别人的我相。那不是变成有他心通了吗?人家想什么你都知道。要能够这样做,有一个很重要的先决条件,你要对自己够了解;若连自己都搞不清楚,自己都不够健全、成熟,哪有办法到别人的我相里面去?自己一个我相已经就够复杂了,而每一个别人的我相又都不一样,你还要能够了解他在想什么?他为什么这样想?这些都一清二楚才算进入人相。要做到这样,第一步当然我相要健全成熟;唯有我相健全成熟了,才有能力超越我相,进入人相。
 
如何进入人相
 
要怎么进去?最好的进法,从「十二因缘」来讲,用纯粹的本明,进到别人的无明的层次,去了解他的「行」、「识」、「名色」是什么,这样才不会带有自己的偏见;不然,是不可能清楚的了解别人的。要做到那么好,当然很不容易,也不需要做到那么好。知道会有这种问题的时候,节制一下自己,还是可以进入别人的心里,超越我相进入人相。这个时候还要把人相健全成熟,要熟练。因为人相很多,你周围那么多人,每一个人都要能进去,而且能够很容易、不费脑筋、直觉的就进去,这就是所谓的他心通。如果做到这样,你对别人的了解可能超过他自己。他心想什么,你一下子就知道。你有这样的能力,当然很容易让别人喜欢你,做一个小头目应该是没问题的。周围的人都会来跟着你,这样这个人的能力就会强大多了,不再只是一个人而已。
 
超越我相进入人相,这个关卡相当重要,也相当困难。有很多人本来我相很大,经过努力终于能成功。有一位我认识的女士,她一向是大女人,在家里先生、儿女每一个都听她的话,她要东就东,要西就西。她听我讲了这个道理,知道自己这样不好,我相太大;她希望能入人相,所以就开始努力的做了一年,得到一个很重要的心得:不要有自己的意见。譬如我们去做慈善事业,对人很关怀、很慈悲,结果那个人不领情。这时候我们常常就会生气了,「我对你这么好,你却这样对我,你是什么意思?」──这就是没有跨出我相!因为你所谓的对人好,是自以为的,是用我相的观点来看的。所以她学会了:尽管你对人家好,也要对方说你好,你才是好;对方说你很慈悲,你才是很慈悲。要用别人的观点来看自己是最难跨越的一点。要进入人相,就要能做到这一点,做到这一点才叫超越我相进入人相。进入人相后,要让人相健全成熟,之后再超越人相进入众生相。
 
※众生相是以「团体组织」的立场创造一切
 
众生相是什么?众生相是以「团体组织」的立场创造一切。一般对「众生」的解释,以为就是很多人;但是很多人还不叫众生相,还在人相层次。我相和人相都是一个个的个人,众生相指的是超越了个人的团体。当然任何一个团体组织都是由个人组成的,但是把这些个人加起来并不等于团体组织;而是把个人除外,还有多出来的东西才是众生相。以前我就了解到这里,但是不了解多出来的东西是什么。
 
透过「连结」,众多个人才会形成众生相
 
最近这两个礼拜才懂多出来的那个东西是什么?之前我一直很想知道,却没办法了解。我曾经一度把它看成是权力,后来觉得好像又不是。在两个多礼拜以前,我才了解那个东西就是「连结」!也就是说如果这些个人放在一起,中间没有连结的话,只是光溜溜的一些个人聚在一起,那只是我相、人相而已。要变成众生相,必须是这些人之间有很多连结。所以连结才是重点,透过连结,这些个人才会变成一个整体,所形成的这个整体才是众生相。
 
众生相连结的内容
 
众生相连结的内容是什么?众生相的内容本身就是连结,连结有很多层次:有心灵的、愿望的、智慧的、理智的、感情的、物质的、金钱的、利益的、财富的、欲望的,还有一些技术性、事务性关系的连结,以及权力层次的连结等等。连结本身就很复杂,有具体的、有抽象的,各式各样的连结都有。在这么多连结里面,有一个连结是最重要的,就是「信任」;如果人与人之间没有了信任,其他的连结都无法建立。
 
我是怎么了解这个的?因为我遇到一件很特殊的事情。十几年前有人建议我们应该成立个什么企业,我听了觉得很好,所以就赞成了。企业成立以后,我只不过是赞成,不知道怎么搞的,整件事就成了我的事。既然是我的事,我也没有去推辞,就勉为其难的接受。可是我什么也不懂,也就什么事情都不管,就让愿意做的人做下去。几年后,这个企业是每况愈下,到第十年差不多就要结束、关闭了。那时我心里想:到底怎么回事,怎么会这样?我就真的跳进去管事。以前什么都没有管,人家怎么说,我就随便人家怎么做,从来没有真的负责这件事。开始管事大概用了三个月的时间,就把这企业救活了。我又观察了三个月,应该不会死了。因为这不是我做的事业,所以我又把它交给别人。交给别人以后,不到两个月又要死了。「唉哟!这怎么回事?」所以我又进去,一个月又活了。我真的不了解怎么回事?我实在很纳闷:为什么我什么事都没有做,只是一个礼拜去两次……怎么会这样?
 
※为人正直诚恳、平等尊重,就能照顾好企业的连结
 
当然后来有很多解释,但我最近才弄清楚,为什么我去就会活,我一离开就会死,真正的原因是我是一个会照顾这些连结的人,而且是无意识的、自动就会照顾这些连结──只要做事正直、待人诚恳,而且对人平等、尊重,连结就恢复了。这个连结一恢复,公司就有效率。别人去做时,看不见这个连结;我其实也看不见,我根本是无意识的。他们无意识的反而去破坏连结,一破坏就完蛋了。经营管理的连结,用企业的话来讲就是「流程」。企业要经营管理好,要能照顾那个连结──「流程」;但是,如果没有「信任」,想要把这个连结建立起来是不可能的。「信任」本身就是连结,又是其它连结的基础,是非常重要的。
 
看懂这个事情以后,我才晓得人与人之间要形成团体组织,要给它机会,要让他们之间的连结建立起来。连结是自然生长出来的,不是可以硬建起来的。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一个人以后,他说:「啊!我有一件事情一直想不通,现在终于了解了。公司每次举办到国外的旅游,回来之后绩效都会特别好,效率特别高。我一直奇怪不知道是什么原因,现在知道了。只要出去玩一玩,大家一起生活几天,员工与员工之间的连结就建立了,变成了好朋友。建立了连结,所有的事情都好办,效率自然就出来了。」
 
连结到最极致,就是要达到同体、无分别
 
连结怎么构成?由我跟别人建立关联,别人跟别人、跟所有的别人建立起整个立体的网络。连结就是人与人之间的关系,是这么的复杂;当人与人关系变好,就是连结变好。人与人之外,还有人与天地之间、人与事物之间,用电脑的系统来看,就是所谓电脑的interface,这个interface建立好,连结才建得起来,才有所谓连结。如果没有好的interface,这些连结就连不起来。整个企业要掌握事情,就是在掌握这个连结。连结到最好、最极致,就是要达到同体、无分别──个体与个体之间,个体与天地万物之间,如果达到最好的连结,就是同体、无分别。
 
商鞅的众生相
 
举个历史上的实例,战国初期,商鞅刚上任秦国宰相时,做了一件事:他在南城门旁立了一根柱子,宣布说:「谁把柱子搬到北门,赏百两黄金。」哇!天下哪有这样好的事情,一根柱子搬过去就可以有百两黄金!柱子摆在那里,经过好长一段时间,没有人理、没有人搬。后来有一个楞小子,真的把柱子搬到北门,商鞅立刻赏他百两黄金。这一下子轰动了整个秦国,人们都知道商鞅说话算话。他用百两黄金,买到人们对国家的信任、对他的信任。商鞅能治理秦国,使秦国成为最强的国家,就是因为他说话算话,产生了信任。如果说话不算话,那就不会有信任,所有的连结统统断掉,这个团体组织就崩溃了。你不要小看百两黄金,看起来好像很蠢,但是这样就建立了信任的连结啊!类似这样的事情,有某公司产品被下毒,那个公司马上把产品全部收回来销毁,亏了很多钱,可是买到了信任──公司与消费者、顾客间强烈的连结。这个连结一建立,后面就财源滚滚而来。
 
※弦高的众生相
 
另一个例子,春秋战国有一位爱国商人弦高,他带着货物到了郑国边界,发现秦国的军队来偷袭郑国。他马上派人通知郑王,同时自己假扮成郑王的使者,送了十几头牛去慰劳秦国的军队,秦将以为事迹败露就退兵了。这个故事我们都读过,我们只读到一件事──弦高是爱国商人,足智多谋。如果这样看,我们只看到弦高的我相,并没有看到他背后的众生相,也就是没有看到他背后的连结。真正发生作用的,不是这个我相,他能够做这件事情,必须背后有一个很好的众生相,也就是一个很好的连结。这个连结是什么?他只是一个商人,不是一个官员。任何一个国家,人民假冒国王派遣的使者,这是要砍头的,但是他没有这个顾虑,不担心、不害怕。在当下他立刻可以用国王的角度来看这件事情,用国王的角度做了决策──「派我这个弦高做使者」,他的角色一下子可以变成国王。你看!他跟国王之间的连结,多么的同体、无分别。这之间的信任,达到什么程度!没有这个做基础,弦高再聪明也不敢这样做。当他能这样做,我们从这个故事背后,看到有一个众生相的连结网络在那里。郑国的君臣跟人民之间,他们的连结网络是这么紧密、这么一体,这个网络发挥了多大的威力?我们用企业的观点来看,他的投资报酬率多大?我们的企业能够做到这样吗?一个企业的前线营业员,第一线的基层员工遇到状况时,他敢一下子就变成总经理,做出决策吗?我相信有些公司是可以的,能够做到的话,它的连结就是做到了最好、做到了极致。没有这样的连结,就不可能发挥这样的力量。
 
卫青的众生相
 
我们再看西汉卫青有一个故事,这是我在「汉武大帝」的连续剧看到的。有一次卫青得到一个情报,说有匈奴五千骑兵来偷袭,要刺杀汉武帝。事情非常紧急,他的军队来不及调过去,他就与李广二人赶过去汉武帝的营区,深夜赶过去也无法向汉武帝报告,他就拿出太后给的信物,调动汉武帝的亲信部队去防卫。那个部队别人是不能调动的,随意调动是要杀头的。他带着武帝的亲信部队等在一个路口,对偷袭的匈奴兵说:「我等你多时,别来无恙?」敌方领头的人发现事迹败露,就赶快撤退。部队要追击,他说:「不行!这些都是皇帝的亲兵,我只是临时调过来吓唬敌人的,万一他们受伤或死亡,我可担当不起。」于是把军队带回去,然后向汉武帝报告。他冒了生命的危险去救汉武帝,照说汉武帝应该非常感激,结果不是!皇帝怒说:「你瞎掰,哪里有匈奴军队偷袭?什么事都没有。你是不是想篡位?」还怀疑他居心不良。历史上所见,汉武帝是一个很不错、具雄才大略的帝王,如果这个时候他能感激卫青、奖赏他,以后那些军队对汉武帝会更尽心效命。他现在一怀疑,就把其间忠诚的连结切断了,这里就显得他不够好。
如果是一个懂连结的,就会照顾这个连结。如果你只看到我相,看不到这个连结,那当然也没办法。
 
※《从AA+》的第五级领导人
 
我看过一本经营管理的书《从A到A+》,书中研究美国特别突出的十几家企业,发现了一个共同点,成功的公司里面有一类领导人,书中称之为第五级领导人。有这样一个人,公司才会从A到A+。这样的领导人有一个共同的特征,就是我们讲的「无我」。一个公司做得那么好,当有人去访问领导人时,问到如何把公司经营得那么好,他们的共同反应都是,「嗳!这是前任的董事长、或现任的某某的功劳,他们做得太好了,所以公司才会那么好。」通常都是这样的反应,如果找不到这样的人来说明时,他们共同的说法就是:「哎呀!这是运气好啦……」绝不会说是自己英明才把公司经营好,没有一个归功于自己。观察到他们有这样的特征,作者就想要知道如何去找到这样的领导人,怎么培养出这样的第五级领导人,他的结论是:没有办法!
 
他指出,如果有一个公司、或公司里的某一个部门,做出了一个奇迹式的成绩,而这个公司或部门又没有一个人邀功说:「这是我做的!」那么这个公司或部门里,一定藏有一个第五级的领导人──书中只有这样的提示,至于如何事先看出某人会是第五级领导人,或者去发掘一个人可能有这样的潜力,将他培养成第五级领导人,则没有答案。
 
现在,我觉得我能够一眼就看出第五级领导人,那他为什么会看不到?因为他们看事情的时候,都是从我相的角度在看,当然看不出众生相层次的人。众生相层次的人,我相都不突出,不显得优秀,当然你看不见他。我们不要从我相的角度看,不要从人相的角度看,只看这个人对连结的部分是不是擅长?是不是会去照顾?如果是,他就是第五级领导人!我相越强的人反而是专门破坏连结的。
 
如何使众生相健全成熟
 
接着我们要如何使众生相健全成熟?建立连结后,要能够繁殖下去,也就是说,有新的成员加入这个团体时,能让新成员很快的进入、参与这个连结网络,能够继续改进、加强这个连结网络。能达到这个程度,就代表这个众生相有了生命,可以繁衍下去。当这个众生相能够健全成熟,又能繁衍下去的时候,就代表超越了众生相,进入寿命相。
 
一入寿命相,想事情都是永续经营
 
一进入寿命相,想事情都是长长久久的,永续经营,不会做短线的。只顾着我们这一代日子好过,丝毫不想我们的下一代,那就是短命相,不是寿命相。能够进入寿命相,考虑事情必然是长久的,佛法呈现的就是这样。你看佛经,这些菩萨问释迦牟尼佛问题时,考虑的都是未来世、末法众生如何学佛?不会只是考虑当代,后面的死活都不管。
 
修「自性深度」到最后是要「离四相」;而修「法性广度」到最后不是离四相,是要进「入四相」。
 
修行座标图
 
我们有一个修行座标图,也可以把它叫做四相座标图。因为我们有两套四相,第一套是自性深度的四相,是垂直的Y轴。什么是我相?这个肉体就是我相,从我相一直到离四相,就进入本明、自性──真正的自我那里去了,到那里就完全没有相了。所有的相都是可以被你知道、被你觉察的;到离四相,被你觉察的东西没有了,就进入空无,这就是离四相。佛法,像《金刚经》要我们达到是名状态,那就是要离四相,到达本明、自性这里。
 
第二套是法性广度的四相,是水平的X轴。也有我相、人相、众生相、寿者相,到最后入四相。这是入四相,并不是离四相。为什么呢?因为法性广度的四相一直都有相。我们要特别说明,这是入世间来修行的。
 
这样的修行,跟菩萨要离四相的修行,互相之间有关连、有相通吗?这就是我以下要作的说明。
 
正反合就是《金刚经》的有相部分
 
事实上,法性广度的四相还比较好用,做的时候不是离相的《金刚经》,而是入相的《金刚经》。入相的《金刚经》是什么呢?就是正反合辩证法。辩证法的合是有相的,《金刚经》讲的是离相的;但是入到世间是无法离相的,你如果离相,也就离开了世间,不在这个世间了。所以你还在这个世间的话,那是有相的,一直都有相。正反合就是《金刚经》的有相部分,就在法性广度的四相这里,因为在世间从头到尾一直都是有相的。
 
进入「寿命相」的时候,就是进入一切生命的基础;进到那个基础,让一切生命都健全成熟,然后再超越,这样的超越就是「入四相」。超越以后不是没有相,这中间的每一个超越都是把相的范围扩大;当涵盖的范围愈来愈大,最后是把一切的相都含摄了,而不是没有相。所以达到「入四相」的时候,是把所有一切相全部都包含了,不会局限在「我相」的小范围。这样愈到后面,尤其到「入四相」的时候,那个相也变得非常的广大,不着边际。跟无相有一点接近,但它还是有相,并不是没有相。所以《金刚经》的是名状态有两个部分,有一部分是离相的,还一部份是有相的。
 
运用正反合来达到入四相的例子
 
怎么运用正反合来达到入四相?怎么一步一步做?举个例子,譬如在「我相」这个地方,有两兄弟,他们本来是没问题的,可是长大了父亲过世后,他们为了争财产吵了起来。他们一争吵就变成对立、有矛盾了,当然两兄弟就变成一正一反了。后来他们把问题解决了,那就是「合」起来。怎么合呢?我这是纯粹举例,他们觉得不能让老母亲伤心,对母亲要孝顺,要以母亲的幸福为他们的目标,所以他们就以孝顺把冲突化掉了,合成孝顺。那个孝顺就是把他们的冲突、正反合起来的地方。考虑到母亲,对他们来讲,就是以别人的立场来考虑事情;所以他们就从「我相」超越了,进入「人相」。这是一个正反合的过程。
 
再来我们还是可以用这样的例子。假如这两兄弟已经不是个人了,而是有儿子、孙子、媳妇等等,已经各有一大家族了。他们为了遗产的事情争吵了起来。这个时候他们这一群人,我们不能说它是我相,就算是人相了。这两组人相现在起冲突了、争执不休,有一种调解的方式,就是:「我们自己的这些冲突要放下,要以整个家族的利益为依归。」他们接受了,就不争了。以整个家族的利益为依归,就又统一、又合起来了。这一合就合到「众生相」了。
 
合到众生相以后,我们来看看,这个众生相又会是什么状况?国家里每一个不同的派系、不同的党派都是众生相,都是一个个的众生相;我们常常会说:「国无敌国外患者,国恒亡。」当国家里面有很多不同的党派,就会在那里斗争──那就是两个正反在矛盾、冲突不休。这个时候外面有敌人的军队攻打过来了,他们就会放下争执,团结起来共同对外。这个团结恐怕不能这样讲,我们这么说还太小了,这样弄来弄去,还是众生相又上一层而已。
 
我把这个问题扩大一点:我们人类在地球上争来争去、打来打去。现在发现有外星机器人要来进攻地球了,于是地球上的人类就会团结一致,来抵抗外星机器人,本来是在那里斗来斗去的,这时就会进到更高一层的「合」,共同抵御外星机器人的侵犯。这样我们就进入寿命相。──整个过程可以说就是正反合的运用。
 
在我们这个世间很多人这样在用;但是在法性广度的四相里面,这样用正反合,最后达到入四相,是很危险的。虽然很有效,从刚才所举的例子就可以知道很有效。在我们人类生活的状况里面都是很有效、很有用的。这个方法可以解决冲突,但是它有问题。所以到最后,我们又要再来一次《金刚经》──「离四相即入四相,是名离四相」,这样就万事OK了。
 
如果做到这样的话,就做到了把自性的四相与法性的四相全部都整合为「是名」状态。这样的话,这个菩萨的修行可以算是功德圆满,这样的《金刚经》也就是功德圆满了。如果只做自性深度的离四相是不够的,只做法性广度的入四相又很危险;如果能够把这两个都做──当然,如果要讲先后次序的话,应该是要先做自性深度的离四相,之后才能够做法性广度的入四相;这样当你做到入四相的时候,你才有能力做「离四相即入四相,是名离四相」。这个时候的「是名离四相」,应该是说《金刚经》的功德已经圆满了。
 
佛喜欢做的事、乐于做的事就是离四相、是名离四相。祂们是怎么做的?就是这两套做法:就是有了自性深度离四相的基础后,再出菩堤路入四相,以相为工具度化众生。如此,自性深度的离四相与法性广度的入四相交互为用、相互含摄,达到是名离四相的圆满境界。
 
 
【现场问答】
 
问:佛法不讲第一因,是否与老师讲的「本明」有冲突?第一因到底可不可以被理解,如果不可被理解,佛法之用是否有问题?
 
答:没有问题。第一因就是纯粹的能知能觉,是不可被知的,也不可被讲。我们拿出来讲的「本明」,只要我们讲了就不是真的,真的不能被讲,也不能被思维,所以也不可以被理解的。那能不能用呢?当然能够用。因为祂能知,祂是不能被知的,但能知就能用。
 
问:宗教讲的「不落两边」,与哲学讲的「正反合」,意思是否相通?与「一体两面」是否相通?如果两边连结圆满,是不是佛性终极境界?
 
答:这里说的「不落两边」有两种,一种是两边都有的状况,在此就不说明了;一种是两边都没有的状况,这跟哲学所讲的「正反合」是有出入的。「一体两面」是想要用一个比喻来解答问题,至于是不是能够相通?要看你是不是觉得这个比喻够好;因为它是个比喻,不能完全相等。
 
如果两边连结到最圆满的情况,就是没有了两边,两边就不成为两边──达到同体就没有所谓的两边,但这还是有相的。佛性的终极完成,光是走法性广度的离四相还不够,还要自性深度的离四相也要做到,两个同时要做到才算,所以这也不算终极境界。
 
 
问:《金刚经》的四句偈「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做如是观。」把「如」解释成一切有为法(一切被知现象),他的本质如梦幻泡影,或朝露闪电也是一样的,也就是佛法讲的「一如」……以上所述跟老师所讲的四相连结,是否相通?
 
答:以上是如果要连结当然就连结。不过我讲的四相连结,是特别指我相、人相一层一层的,然后到众生相。到众生相是每个个人跟其他人连结,其他人又跟其他人连结;然后这所有的人又跟天地、万物也连结,又跟时间作连结,这样的连结。大家不要想象只是牵一根线──这可以没有线,可以就是一种同体,就是与天地同在。像基督教是「与上帝同在」,这是一种与神的连结,连结的含意要更有弹性一点。
 
问:佛学、哲学、科学连结极致后,世界才可能和平,您以为如何?
 
答:我想不是,世界要和平,大家不要战争嘛!靠佛学、哲学、科学这样连结还不够的。
 
问:请问「信任」与「信用」有分别吗?
 
答:当然有啊!信用好像是一个可量化、可计算的东西。「信任」则是一种连结。「信用」是把它量化,拿来用的,当然它们之间还是有关系的。
 
问:有什么方法可以练习放下「我执」?并不是知觉有「我执」,而是脱离我执?
答:没什么方法,唯有修行。
 
问:三心(过去、现在、未来)与四相有什么连结?
 
答:四相里面的寿者相就是三心: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所谓的时间相,就是三心,因此寿者相就是时间相。
 
 
问:入四相前,是否必须先离四相?不能同时做吗?
 
答:不是不能,而是我不建议这样。我的建议是先离四相,再做入四相。当然我们要入人相、入众生相、入寿者相,我们可以入,其实我们已经在做了啊!但是我还是希望,能够把离四相这个部分做好,再去做,这样比较安全。我是从安全的角度来给大家建议,并不是说可以或者不可以。没有人规定你一定要那样子,别人也没有办法说不可以;只是就我的建议而言,我是这样建议的。
 
 
问:自性深度和法性广度的整合,方是完整的修行;如此是不是也和十二因缘、太极图一样都是圆球型的?
 
答:没错,是圆球型的;不但是圆球型的,而且还是活的。
 
问:这样的修行才是大圆满的佛法,是吗?
 
答:对。
 
 
问:请问梁老师,用正反合有何危险?
 
答:哦,非常危险!但是因为它很有效、很有用,所以很多人喜欢用。因为用起来很锋利,尤其在做政治的权力斗争的时候,这个东西是非常厉害的,用起来就是,应该说是「杀无赦」,太厉害了。但是这个产生的后果是会造业的!表面上是赚到了,但是造了那个业,以后是要还的,那就太恐怖了。
 
开头的时候,你只看到好有用、好有效,威风得不得了;但是你根本都没有考虑到造业的后果,那个后果是非常悲惨的,危险就在这里啊!一般人目光短浅,只看到它很好用、很有效,用起来就很爽;可是爽几下以后就不爽了,下一辈子就不爽了,不必等到下辈子!
 
 
问:当我们为他人调解纠纷时,常常就是用梁教授说的正反合;那危险指的是什么?该如何避免?
 
答:没错,我今天讲的正反合都是拿来调解纠纷的。那是因为我知道它很危险,只有这样子用是不危险的。但是这个方法不是说只是用在这里,它也可以用来制造纠纷,或打击异己,很厉害的。那就不好了,它的危险是在那里。我讲的时候,当然不会把那个正反合的危险,那个用法展示给你,那不是害你们吗?我展示的是解决纠纷的,没错,那样子用是没有问题的。我为什么会那样子用,因为我知道它有危险啊!离四相这个部分我做到了,我才会看得出来,如果没有做到的人是看不出来的。

{返回 梁乃崇教授·智崇上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理性、感性与愿性
下一篇:细胞心灵说
 《圆觉经》讲座 二
 佛教的财富观
 《华严经》〈世主妙严品第一〉之一
 智崇居士学佛因缘——兼谈圆觉宗的修行与历史以及佛法传承的困难
 独立自主,许下承诺
 理性与感性
 《圆觉经》讲座 七
 菩萨道的修行(1)
 关於「四相」之04:独立自主,许下承诺
 如何正思维以入佛智慧——兼谈器官移植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