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论唐密的即身成佛思想
 
{返回 吕建福教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689

论唐密的即身成佛思想

吕建福[1]

即身成佛作为密教的一个重要理论,在近代佛教复兴运动中曾引起显密之间的争论,王弘愿以此作为密教殊胜於显教的一个主要论据,太虚将其作为日本东密的理论加以批判,并重加定义;满智又据大勇之说反驳太虚。近代佛教史上的这一论争无论孰是孰非,都与对即身成佛的思想渊源及其内涵的认识产生歧义有一定关系,故此有必要加以厘清。

近代的显密论争中,王弘愿提出密教十殊胜,其中第七个殊胜即密教教义殊胜。认为显教诸宗的教义最高者,无非说一切众生皆有佛性,是心是佛,即心即佛而已,只有佛的名字,曾不须即身即佛;只有佛的性理,曾不显即佛形相。而密教则秘密加持,印明坛法具足,即父母所生肉身,即能证得本觉昆卢遮那全体,如《发菩提心论》所说,惟真言法中即身成佛,诸教中则缺而不书[2]。太虚作《论即身成佛》一文批评密教即身成佛,同时也批评禅宗的立地成佛。认为以此五蕴之身成佛者,是异生不了此假名言句,失却诸佛菩萨说法之方便意。认为以五蕴身修定,起神通即可现出种种异相,如佛相、菩萨相乃至天魔鬼神相等,而密教以传说日本空海曾现昆卢佛相而执其为即身成佛,按此以肉身能现佛相为即身成佛,则诸精灵妖怪亦能变现种种神异,天魔等亦能现佛菩萨相,所谓成佛岂不是成天魔鬼神?所雕所画佛像之泥土木石纸张岂不成佛?密教有以咒语分布身分,三密加持,以成金刚佛体,视同法界者,即为即身成佛,无异於外道幻术。东密以众生身与佛身同为六大所造,以为即身成佛即成六大身,则无异於说牛身等亦成六大佛身,故此即身成佛者是不了六大之为粗相。太虚对即身成佛提出自己的解释,并总结说,本具诸法实相身曰即身成佛,依诸法实相身而大彻大悟曰即身成佛,悟诸法实相而观行相应曰即身成佛,观诸法实相而现获成效曰即身成佛。

但太虚对即身成佛的批判,其弟子满智不以为然,作《略论即身成佛与立地成佛》,引据大勇对即身成佛的解释,提出五点质疑,太虚也一一作评答。其中满智曾就密宗即身成佛与禅宗立地成佛问及大勇,大勇回答说:密宗之即身成佛,系以证到言,禅宗之立地成佛,系以悟到言,故二者绝异。又问密宗修行咒印,是否意味着以肉身成佛?大勇说:在密宗到三密相应时,念若干咒印而身肉坏,再念若干咒印而骨节坏,以仗咒印加持之力,即身变有漏为无漏,是密宗之所以殊胜也。满智又问,按密宗教义,一切法皆为六大绿起,则众生身与佛身俱以六大为体无碍,何以肉身骨节坏已方云成佛?大勇回答:所谓肉身变坏,就转变有漏为无漏身而言,如众生为五蕴和合假者,而佛为无漏五蕴和合假者,其无漏与有漏之名虽别,然仍不失同为五蕴和合之假身耳,并说此意见诸《大日经》、《金刚顶经》及密教规范等俱有明文。

满智以此质疑其师太虚,其一说,密宗即身成佛系指相应义而言,所谓三密相应,当下与大日无二。昔释尊成道菩提树下,一念顿悟,神通变化,现万亿金身为四十二位法身大土说法,其变化之本体亦不离乎变相之肉身。如非即身成佛,岂不是否定释迦成道故事?他认为破执可以,若语以全无其事,恐碍初学精进。有密宗为大日如来所说,大日如来即遍一切处之昆卢遮那法性身佛,是法性所显之理体,密宗以大日禹本,其所谓即身成佛亦系成法性身佛,正合其即身成佛,而非即生成佛。太虚对此评答说:释尊乃因圆果满来应世者,何得引为相比?肉身能变相,亦为相似即佛以上之成佛义。但不能执定肉身能变相为成佛,以魔等亦能变相故。以昆卢大日为法身,以卢舍那为报身,此乃古来相承之谬解。古译华严曰卢舍那,唐译曰昆卢遮那,仅译者不同,皆译光明遍照。日人译为大日,就三身言,非指法性身,正应指自受用身。据实密教亦为他受用身佛说,或变化身佛说。言法性身,退功归本,则莫非法性身耳。

其三说,诸佛为无漏和合假者,显教之说。密宗以六大、三密为立宗主脑,更以之而权衡一切,故一一法不离六大。而欲证一一法之究竟,又不离乎三密,故佛身之六大,系由三密相应所证得。而凡夫之五蕴和合假身,以识为主持,故凡六大为身,再假以三密相应,而证得诸佛之清净六大。故谓人佛之身,同为六大。即身成佛,抑奚待破?

其五说,显密二教,在龙树後已成双峰。显教虽由至高之教义,而密教亦有无上之价值。而即身成佛尤为密宗之殊胜点。故破者只能破其执,不可非其事,以密宗之本身无过,而过在承受密教之人耳。又说以即身成佛而言,在显教上《法华》之龙女、《华严》之善财,是其明证,何啻将密教根本推翻?

太虚总评说,就六大清净法身言即身成佛,理即佛。所言就相应以言即身成佛,即观行以上之即身成佛。大勇所谓悟到以言之即身成佛,即名字以上之即佛,大勇所说证到而言之即身成佛,即相似以上之即佛。又说,六大外公了,大小同说,即身成佛(法性身佛),亦大乘通义。标胜兴诤,皆出束密空海,华藏印密,原无是说,去东密之谬,犹去明人谈唯识之谬[3]。

空海虽作《即身成佛义》,并以此构建东密教义,但即身成佛的概念及其思想则是唐代密宗的理论,是不空提出的密教理论。不空在《金刚顶瑜伽发菩提心论》中明确说:“唯真言法中,即身成佛故”。”《金刚顶瑜伽发菩提心论》,全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亦名《瑜伽总持教门说菩提心观行修持义》,一卷,题龙树菩萨造,《续开元录》、《贞元录》着录,亦见录於空海《请来录》、圆仁《新求录》、圆珍《青龙寺录》、宗教《禅林录外》等。《至元录》勘与蕃本(藏译)同,但今藏文大藏经中并未见本。按《续开元录》,该论出於大历六年(771年)十月以後,属於不空晚年着述。

即身成佛的基本内涵,不空在同《论》中所作的“赞菩提心”偈解释说:“若人求佛慧,通达菩提心,父母所生身,速证大觉位。”[5]又设问答解释说:“问:‘前言二乘之人有法执故,不得成佛。今复令修菩提心三摩地者,云何差别?’答:‘二乘之人,有法执故,久久证理,沈空滞寂,限以劫数。然发大心,又乘散善门中,经无数劫,是故足可厌离,不可依止。今真言行人,既破人法二执,虽能正见真实之智,或为无始间隔,未能证於如来一切智智。欲求妙道,修持次第,从凡人佛位者,即此三摩地者,能达诸佛自性,悟诸佛法身,证法界体性智,成大昆卢遮那佛自性身、受用身、变化身、等流身’。”[6]另在《大乐理趣释》中解释自性清净说:“清净者,表离垢清净,由瑜伽法,一念净心相应,便证真如实际。不舍大悲,於净秽土受用身、变化身成佛。”[7]

按此解释,所谓即身成佛,即身,是就父母所生之身而言,现身、现世即可成佛。如後来顺晓编的《佛顶尊胜心三种悉地真言仪轨》所阐释:“若有最上根人,常日夜三时持念,若时时克克(刻刻)忆念,定此人不舍父母所生身,现身当得不思议难得佛身。”[8]成佛者,就佛性而言,即达诸佛自性清净;就佛智而言,破除人法二执,自证法界体性智;就佛理而言,证真如实际;就佛身而言,成就诸佛法身,於净秽土以受用身、变化身成佛。

即身成佛的要领,就是通达菩提心,亦即发菩提心、修菩提行、知菩提相、证菩提义。如《论》所说:“此菩提心,能包藏一切诸佛功德法故。若修证出现,则为一切导师;若归本,则是密严国土,不起於座,能成一切事。”[9]

即身成佛的时间和速度,不受劫敷限制,不暇劫难苦行,速成速觉,一念顷即可相应成佛。《总释陀罗尼义赞》中说:“於大乘修菩萨道二种修行,证无上菩提道。所谓依诸波罗蜜修行成佛,依真言陀罗尼三密门修行成佛。”[10]但陀罗尼、真言、密言、明义,“复於显教修多罗中称说,或於真言密教中说。如是四称,或有一字真言,乃至二字、三字,乃至百字、千字、万字,复过此数,乃至无量无边,皆名陀罗尼、真言、密言、明言。若与三密门相应,不暇多劫难行、苦行,能转定业,速疾易成;安乐成佛,速疾之道。”””不空认为显密之间在成佛论上的一个根本区别,在於显教历经劫数,多世多身修行,久久成佛,甚或不得成佛。而密教则现身现世成佛,无须经历三世劫数。

即身成佛的途径,则为瑜伽三密之道。如本论所说:“欲求妙道,修持次第,从凡人佛位者,即此三摩地者”。三摩地,有广狭二义,广义指三密修法,狭义指三密之意密或心密,亦即瑜伽观想法。在此则就广义而言,也包括身密和语密,只是瑜伽密教更注重心密观想,自称瑜伽教法,实则结印、诵咒必不可少,故不空强调与三密门相应,称三摩地者犹说修瑜伽教法。

即身成佛的概念,早见於显教经典,如姚秦时竺佛念译《菩萨从兜率天降神母胎说广普经》提到男女正邪四种人可舍身受身,即身成佛,并说梵天不舍受身而现身得成佛道故事。[12]《法华经》有龙女即身成佛的故事,《观世音授记经》也提到大势至菩萨即身成佛故事。[13]显教之即身成佛,与现身成佛、一生成佛寓意大同,湛然《法华文句记》即称龙女之即身成佛为现身成佛[14],智俨《华严经内章门等杂孔目章》、法藏《华严经问答》等解释《华严经》五种成佛时,称现身成佛为一生成佛或一身成佛[15]。但显教之即身成佛实际上还是现身成佛、一生成佛、一身成佛,须经历劫数修得或有特殊因缘,总之都有殊胜的修行基础和因缘关系。密教的成佛论,以其修行方法的特殊性,强调无须经历累世修行而现身成佛。一行《大日经疏》就说:真言行人“若以净菩提心为出世间心,即是超越三劫瑜只行”。“若一生度此三妄执。则一生成佛,何论时分耶!”[16]又说:若真言行人与昆卢遮那秘密加持之胎藏界三重曼茶罗五位三昧相应,“皆可一生成佛。何浅深之殊!”[17]一行认为显教中勤修十地,越度三劫,或能成佛,或不得成佛。而密教则以三密方便,一生满足十地,超越三劫,一生便可成佛。不空的即身成佛论,应该说受到了显密经疏中即身成佛、现身成佛、一生成佛诸说的启发,尤其受到一行的一生成佛论的影响。

当然,不空的即身成佛论是建立在瑜伽密教成佛论的理论基础上,尤其现证菩提和五相成佛观是其即身成佛论的直接思想来源。按瑜伽密教的理论,即身成佛是现证菩提的另一种说法,现证菩提是《金刚顶经》类的基本理论,《金刚顶经》初会的全称,不空就译为《金刚顶一切如来真实摄大乘现证大教王经》,金刚智译《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解释说:“论曰:‘我是金刚身、三摩耶身、摩诃三摩耶身’。一切如来现证菩提,为金刚身。”[18]宋代翻译的瑜伽密教经轨中,专设现证菩提分[19]。因而金刚乘的教法也往往称为大乘现证法,不空《金刚顶一字顶轮王瑜伽一切时处念诵成佛仪轨》说:“稽首礼普贤,诸佛转轮王,现证大菩提,受名金刚界。”[20]即使後来施护译的《佛说秘密相经》也以之概括说:“所有诸佛秘密门,大乘现证法皆摄。”[21]现证菩提是在瑜伽观想中完成的,所谓现证,质言之,不过是三昧、三摩地、瑜伽、相应现前的另一种说法而已。《大乐理趣释》解释说:“现证者,瑜伽师所证三摩地境也。”[22]瑜伽密教所谓现证菩提、现成正觉、现身成佛,往往就三摩地境界而言,就瑜伽中相应成就本尊身而言,是三摩地中现证本尊身。如《金刚顶瑜伽菩提心论》所说:“凡今之人,若心决定,如教修行,不起於座,三摩地现前,应是成就本尊之身。”[23]所谓三摩地现前,就是现证,指现前见证本尊身。

在三摩地中见证本尊现前的修法,瑜伽密教称为五相成身观。不空在《金刚顶发菩提心论》中解释说:“五相成身者,一是通达心,二是菩提心,三是金刚心,四是金刚身,五是证无上菩提,获金刚坚固身也。然此五相具备,方成本尊身也。”[24]通达心、菩提心、金刚心、金刚身、证无上菩提,是五相成身的略称。《金刚顶经瑜伽十八会指归》中说:该经初会“於初品中有六曼茶罗,所谓金刚界大曼荼罗,并说昆卢遮那佛受用身,以五相现成等正觉”。其中解释五相说:“五相者,所谓通达本心,修菩提心,成金刚心,证金刚身,佛身圆满,此则五智通达。”[25]其中通达本心,即通达菩提心行相,知行者本具净菩提心,自心即是佛心,万法本自不生,即观自心如月轮。修菩提心,发菩提心,修菩提行,断除所观清净月轮染污之烦恼垢尘。金刚心,即观菩提心种子,转金刚莲花三昧耶形。证金刚身,观菩提心三昧耶形转为本尊羯磨身。《金刚顶略出念诵经》说:“一切如来现证菩提,为金刚身。”[26]《大乐理趣释》解释说:“金刚者,证得佛地一切法自在,得证身口意三密金刚。於藏识中,修道烦恼习气,坚若金刚难摧,用以大空金刚智三摩地,证得法身光明遍照昆卢遮那如来也。”[27]佛身圆满,观菩提心月轮清净圆明,自身与本尊涉人相应,自心与佛心合为一体,成就圆满佛身。《金刚顶发菩提心论》就五相成身的结果说:“其圆明则普贤身也,亦是普贤心也。……凡人心如合莲华,佛心如满月。此观若成,十方国土,若净若秽,六道含识,三乘行位,及三世国土成坏,众生业差别,菩萨因地行相,三世诸佛,悉於中现证本尊身,满足普贤一切行愿故。”[28]可知五相成身观是即身成佛论的基础理论,但不空将其发展为密教的一般成佛论,具有更重要的理论意义。

[1]吕建福,陕西师范大学宗教研究所所长、教授、

[2]王弘愿《解行精舍特刊序》,《解行精舍第一次特刊》,1932年。

[3]满智《略论即身成佛与立地成佛》,《密宗思想论集》,《现代佛教学术丛刊》第73册,第162页

[4](唐)不空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2

卷,第572页下,

[5](唐)不空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

卷,第574页下。

[6](唐)不空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2卷,第574页中下。

[7](唐)不空撰《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大正藏》第19卷,第608页中:

[8](唐)顺晓撰《佛顶尊胜心破地狱转业障出三界秘密三身佛果三种悉地真言仪轨》,《大正藏》第18卷,第914页上。

[9](唐)不空撰《盒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2卷,第574页下,

[10](唐)不空撰《总释陀罗尼义赞》,《大正藏》第18卷,第898页上。

[11](唐)不空撰《总释陀罗尼义赞》,《大正藏》第18卷,第898页中、

[12](後秦)竺佛念译《菩萨从兜术天降神母胎说广普经》卷4,《大正藏》第12卷,第1034页下—1035页上。

[13]转见窥基《大乘法苑义林章》卷?,《大正藏》第45卷,第364页下—365页上。

[14](唐)湛然撰《法华文句记》卷8,《大正藏》第3斗卷,第314页中下。

[15](唐)智俨撰《华严经内章门等杂孔目章》卷4,《大正藏》第45卷,第585页下。《华严经问答》卷2,《大正藏》第45卷,第612页下。

[16](唐)一行撰《大昆卢遮那成佛经疏》卷2,《大正藏》第39卷,第600页下。

[17](唐)一行撰《大昆卢遮那成佛经疏》卷7,《大正藏》第39卷,第649页上:

[18](唐)金刚智译《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卷2,《大正藏》第18卷,第237页下。

[19]如施护译《佛说一切如来全刚三业最上秘密大敬王经》等,《大正藏》第18卷,第499页下等:

[20](唐)不空译《金刚顶一宇顶轮王瑜伽一切时处念诵成佛仪轨》,《大正藏》第19卷,第320页中,

[21](宋)施护译《佛说秘密相经》卷1,《大正藏》第18卷,第465页上。

[22](唐)不空撰《大乐盒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卷上,《大正藏》第19卷,第609页中。

[23](唐)下空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2卷,第574页下。

[24](唐)不空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2卷,第574页中。

[25](唐)不空撰《金刚顶经瑜伽十八会指归》,《大正藏》第18卷,第284页下;

[26](唐)金刚智译《金刚顶瑜伽中略出念诵经》卷2,《大正藏》第18卷,第237页下。

[27](唐)不空撰《大乐金刚不空真实三昧耶经般若波罗蜜多理趣释》卷上,《大正藏》第19卷,第607页中。

[28](唐)不空撰《金刚顶瑜伽中发阿耨多罗三藐三菩提心论》,《大正藏》第32卷,第574页中:


{返回 吕建福教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论不空的政教思想
下一篇:略论当代禅之开展
 俗讲:中国佛教的俗文学
 复兴近代佛教之先行者——杨仁山居士佛学思想研究
 佛教是觉悟之教
 《三主要道》研究
 论不空的政教思想
 杨仁山与金陵刻经处
 佛教之“现代说法”——佛教现代化的一个实证
 关于中国汉传密教研究中的几个问题
 如来密因 修证了义——圆瑛法师之《大佛顶首楞严经讲义》
 大乘人间佛教与经典文化教育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略谈“神通”(延德)[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大乘起信论讲记 第三二卷[栏目:净界法师]
 预知时至要往生,叫来佛友助念,但几次都没走,是不是这里面有偏差呢?[栏目:大安法师·开示问答]
 时光幻化,一睡十年[栏目:心念与命运·第2册]
 一苇过江 附录:十年学佛出家的心路历程[栏目:果煜法师]
 供护法的供品在供过之后该如何处理?[栏目:达真堪布·学修问答]
 故道白云 73.隐藏的饭团[栏目:故道白云]
 相应33经 非你们的经[栏目:相应部 22.蕴相应]
 五、皈依的正行 二、听闻正法[栏目:皈依修学手册]
 淡中有味[栏目:生活的情趣·迷悟之间]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