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报告(释亲指 沙弥)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1445
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报告

◎释亲指 沙弥

顶礼十方常住三宝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上妙下祥恩师

今年的行脚是从农历八月二十二日开始。九月八日结束,共计十六天。在上妙下祥恩师的亲自率领下,有七位比丘师父,十二位沙弥师父总共二十位僧人参加了本次行脚,另有五位居士随行护持。行脚的起始地点是河北省承德市丰宁县,终点在河北省张家口市阳原县井儿沟乡附近,总行程约600华里左右。

下面沙弥亲指以标题的形式,将有关本次行脚的一些见闻及感受向恩师及各位比丘师父、比丘尼师父、式叉摩那师、沙弥师、沙弥尼师父及诸位居士,作一个简略的汇报。沙弥亲指自知障深慧浅,不善言辞文笔,所谈体会不深刻不透彻,倍感惭愧。若有不如法之处,亲指向恩师及大众忏悔。

第一个标题:诸法无常

农历二○○八年八月二十一日(下面所提日期皆为农历),下早殿后,早晨六点多钟,师父在三楼法堂作了行脚前的开示,主要讲了行脚的意义、重要性,行脚期间应注意的一些问题,以及人员安排等。最后师父要求参加行脚的僧人,抓紧时间,收拾好行装,三衣钵,滤水囊等行头陀时必备的十八种物,都要带好,今天下午二点到三点之间出发。

师父开示完已是早上七点多了,回到寮房,我正准备再收拾一下需要带的东西,亲无师来找我,说临走前要把僧寮大门的沙网门做好。昨天晚上,亲昌师父、亲无师父、亲空师我们几个人已把僧寮大门周围的沙网做得差不多了,只差沙网门还没有做,临过斋前沙网门做好了。过完斋,刚刚洗漱完毕,接到通知,诸沙弥等到文殊阁前,把升降机搬回文殊阁里。升降机很沉,而且不好抬,进文殊阁要上台阶,过高门坎,大家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这大家伙请进了文殊阁。

回到寮房,坐在床上,想先休息休息再收拾行装,可是不一会儿就听走廊里有人喊:“集合啦!背上包到僧寮门口集合!”我看了一下表,才上午十一点多一点,师父不是说下午两三点之间出发吗?我疑惑地打开寮房门,来到走廊,想看个究竟。这时见楼边里已有人背着包往外走。我回到寮房顾不上想太多了,赶紧收拾行包,幸亏前两天已将大部分行脚用品装进了背包里,如果现收拾那肯定来不及了。我快速地将三衣包、钵、缦衣等向背包里装着,这时亲行师父进来说,这是演习,快点先背上包出去站排,演习完之后再收拾。同寮房的师兄弟已经背着包出去了,我也急忙穿好大褂,背上背包来到僧寮大门外。参加行脚的僧人,绝大多数已背着背包站成一列横排,师父站在前边,人都到齐后,师父讲了一些事情,然后命令大家将背包和大褂放在僧寮楼前排成一排,不许向包里添东西,也不许往外拿东西,人先回寮房休息,等候出发通知。

这哪是演习,分明是实战,而且是突然袭击。本来从早晨师父讲完开示到出发前,有很多时间可以用来收拾行装,可是现在看来,这些时间都是靠不住的,已经都不属于我的了。所幸的是该带的物品我都带上了,假如我若完全依靠这些时间来收拾行装的话,假如我若把它当作演习的话,那可就麻烦了。佛说诸法无常,此时此刻给我的感觉是那样的真实,那样的深刻。

在本次行脚途中遇到的另一件事也是令人难忘的,那是在行脚的第十三天,地点是张家口市宣化县深井镇。行脚队伍穿过深井镇,然后在前方离国道不远处的一个村庄乞食。乞食后在路边一片空地上过斋,这时见有一些居士来向师父请法,看车牌号是北京的。过完斋洗漱完毕后,师父让大家背上包,沿着公路往前走,说前方不太远处有一个地方适合休息,师父留下来要给众居士做开示。师父中午又不能休息了。

亲行师父带领大家沿着公路大约走了有一里地左右,见路边有一较大的深谷,深谷地形较复杂,最深处谷底距公路有30-40米深,没有适合休息的地方,师父指的地方大概就是这里吧。亲行师父带领大家沿着小道往深谷下面走,来到一处比较平缓的地方,再往下走已经没有路了,可是这里也没有遮荫处,阳光很足,休息不好。看来这里不像是师父所指的地方。亲行师父让大家先在这休息,他带两个沙弥到前面探路,大家放下背包就地休息。

刚休息一会儿,就听到附近传来嘭、嘭、嘭……几次较大的响声。这里公路上很少过车,离村庄又很远,周围环境比较幽静,所以声音感到格外清晰,不知发生了什么事。大家循声而去,转过一个弯发现一辆桑塔纳轿车从上边公路掉到了谷里。公路紧挨着深谷,没有护栏,这里又是公路转弯处,原来那几声嘭嘭的响声是汽车在陡峭的崖壁上,翻了几个跟头掉下来所发出的声音。

车掉在距公路大约有十几米深的一处乱石堆里,车的尾部卡在凹形的崖壁里,很幸运的是车落地后正面朝上。我们过去时,一个中年男子已从车里出来了,车上只有他一个人,看样子没受伤,假如受伤需要救护的话我们会全力以赴。在师父给僧众写的《头陀行脚应知》里,第14条写到:道行时见病人无人帮助,应及时全力帮助,尽力安排好,不可不顾而去。第16条写道到:道行路上见有各类众生需要救护,应及时救护,宁可无吃无宿。就是不吃饭、不睡觉也要全力救护众生。所谓“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那男子要打电话,可是手机不知摔到哪里去了,他向我们要借手机用,可是我们这些出家人哪里会有手机呢?恰巧随行护持的马居士开着车过来了,亲行师父让马居士把手机借给那男子,马居士拨打那男子的手机号,找到了那男子的手机。

这里已不需要我们的帮助,我们排着队又上路了,眼前发生的这一切,不禁又使我想到了“无常”二字。但念无常,慎勿放逸。

 

第二个标题:日落西山

行脚第九天的傍晚,队伍沿着国道向西行走着,我偶然抬头时看见在公路的正前方,遥远的山脉上方,一轮夕阳正放着霞光,缓缓下落。在我的印象中,像今天这样的日落景观并不多见,我一直望着那硕大的,火红的太阳,直到它完全落到山后面。从太阳接触山顶,到全部落下,是眼看着太阳在移动,而且整个过程只有很短的时间。观日落使我直接感受到时光的流逝是那样的快,难怪古人感慨:光阴快似箭,日月如穿梭。一寸光阴,一寸命光。警示世人要珍惜时间。

每次半月半月诵戒时,师父都要对我们念诵:诸沙弥等谛听,人身难得,戒法难闻,时光易度,道业难成,汝等自净身口意,勤学经律论,谨慎莫放逸。

可是回顾自己,每天却浪费了很多宝贵的时光,尤其是在行脚的期间,用功的时候少,放逸的时候多,感到惭愧,在此向师父忏悔。

 

第三个标题:受惊的骡马

记得在以前的僧人行脚报告中,好像有人提到过骡子、马遇到行脚队伍受惊的事。但是这次却是亲眼所见,而且本次行脚途中,这样的事情一共发生了四次,给我留下深刻的印象。

第一次,行脚队伍沿着国道边正行进着,前面不远处突然传来马的惊叫声,我抬头向前方望去,只见迎面而来的一辆马车。在走近行脚队伍时马发现了行脚队伍,惊叫着,不敢向前走了,掉转头,拉着马车要往回跑,赶车人急忙拉紧车闸,马车停了下来。行脚队伍缓慢地走了过去,只见那匹拉车的大马背对着行脚队伍,不敢正眼往这边看,看样子是吓得够戗。

第二次是从对面来的一辆骡子车,见到行脚队伍后,受惊地向公路旁边回避行脚队伍,一只车轮在公路上,另一只车轮陷在路边的沟里,车走不动了,也可能是赶车人拉闸了。幸亏路边的沟不深,车只是倾斜在路边。

第三次最惊险,队伍走在一段带护栏的路段上,因为路两边都比较陡,为了来往行人、车辆的安全,路两边都有水泥护栏。这段路大约有100多米长。正走着,我偶然抬头向前方望了一眼,发现前面有一个人牵着一匹大骡子迎面走了过来。前两次都是骡子、马已经受惊了,我才发现的,这一次我要好好看看,到底是怎么回事。

我目不转睛地紧盯着那匹大骡子,一切都很正常,骡子悠闲自在地跟在主人后面走着,当走到离行脚队伍大约有20米左右距离的时候,骡子突然发现了前面行脚队伍,猛然地四蹄站住,如同被钉住一般,头高高地昂起,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两眼瞪得溜圆,紧紧地盯着行脚队伍,愣了有几秒钟,扭头转过身就往回跑,主人急忙用力拉住缰绳,将骡子拉住。他瞅了瞅行脚队伍,又瞅了瞅骡子,不明白骡子为什么会受惊?他开始用力地拉缰绳,要继续向前走,骡子被主人用力地拉着,被迫转过身来。可是骡子看到前边的行脚队伍,不敢往前走,而是拼命地向后挣。师父站住了,行脚队伍停了下来。可是骡子尽管被主人用力的向前拽,仍然不敢往前走,而是掉转头往回奔跑起来。主人紧紧抓着缰绳,可是却拉不住,被骡子拽着,被迫跟着骡子一起往回狂奔,当时情况非常惊险,如果主人被狂奔的骡子拽倒,或有汽车路过,那可就危险了。主人拼命地向后拽缰绳,跑了有二十来米远,才好不容易将骡子拽住了。主人再也不敢拉骡子往前走了,只好牵着骡子原路返回。师父带领行脚队伍又开始向前走了,那牵骡子的人在走出有护栏的路段后,牵着骡子拐下公路,从下面过去了。

我开始打起了妄想。我想那牵骡子的人怎么也搞不明白,“今天这是怎么啦?我的骡子也不是没见过世面哪,对了,像这样的出家人的确是没见过,今天算是见识了。唉!惹不起,我躲着点还不行!上面大道由你走,下面小路任我行。”妄想不能打太多,打住。

第四次,也是一辆骡子车,从对面走来,骡子见到行脚队伍惊了起来,不敢向前走了,赶车人快速地跳下来,将骡子缰绳拽住,那骡子仍惊得厉害,师父站住了,行脚队伍停了下来。师父对赶车人说道:“我们先停下,你先走。”那赶车人紧紧地拉住缰绳,怕怕的过去了。

 

第四个标题:乞食

本次行脚从八月二十二日开始至九月八日结束,共计十六天,有三天因地点或天气原因不方便乞食,由随行居士供斋。其余十三天都进行了乞食生活,下面简略地汇报其中9天的乞食情况。

八月二十二日,行脚第一天,乞食时间到了,通常乞食时间都在上午9:30-10:30之间。师父带领大家选择一处适合过斋的地方,放下背包搭衣持钵,然后师父给大家分组,分组的原则是:每一组由一位有乞食经验的比丘师父带二位沙弥师,我们这一组由亲古师父带亲愿师和我去乞食。

师父带领大家列队进入村庄,然后各组分头去乞食。我们乞了几家都没有人,因时间比较紧,亲古师父带我们俩返回了过斋地点。今天空钵了,行脚第一天乞食就空钵了,心里总是不太好受。

师父在行脚前的开示中曾讲过:乞到食物,乞不到食物,给和不给,给好给坏都不起分别心,用我们的清净心来度化众生。所谓的度化就是去掉我们心中的贪、嗔、痴。与师父的要求相差太远,亲指感到惭愧。

八月二十三日,行脚第二天,今天走盘山公路,这一带山势险峻,人烟稀少。上午九点半左右,路过一个小山村,只有八户人家,师父派了两个组去乞食,他们都乞到了食物。

八月二十四日,行脚第三天,今天仍在山里行走,这一带无人烟,无法乞食,由随行居士供斋。我们这个乞食小组,相当于连续三天没有乞到食物。

八月二十五日,行脚第四天,乞食时间到了,刚好路边一个村庄,师父带领我们来到路边一处空地,开始准备乞食。分组未变,仍和亲古师父、亲愿师一组,师父带领大家搭衣持钵,排队向紧靠着国道边的村庄走去,距离不远,很快就到了。各组分头进村乞食,亲古师父带亲愿师和我来到路边一户人家,院门开着,我们排着队来到院里。亲古师父念了几声佛号,不一会儿,从旁边一间房子里走出一个女人,没有说话,只见她走到另一间房子的侧面去了,那里好像有人正在干活。那女人又回到屋里去了,我们等待着,时间不长,一个中年男子从房子侧面走过来了,问道:“干什么?”亲古师父说:“出家人,乞点食物,看看方便不方便。”男主人说:“还没有做饭,剩的饭都凉了。”还没等我们说话,他转身向屋里走去,从屋里出来时,手里拿着一张钱币,是10元的。来到我们跟前,没有说什么,把钱递了过来,亲古师父说:“我们不要钱。”男主人听了之后不知如何是好了,可能是太出乎他的意料之外,一下子反应不过来了。我对他说:“我们出家人不允许摸钱,只乞食物。”男主人脸上露出了笑容,和刚才一副紧绷的表情形式成了鲜明的对比。

男主人又回到屋里,出来时手里拎着一个塑料袋,里面装着几块月饼,向我们递了过来。亲古师父问清是素的之后,请他给我们分成三份,并打开了钵盖。男主人说:“我手不干净。”亲古师父说:“没关系。”男主人很细心,并没有用手直接拿月饼,而是双手捧着塑料袋,往亲古师父的钵里倒进了一块月饼,给我的钵里倒进了两块月饼,最后一块月饼倒进了亲愿师父的钵里。我们为他做了回向之后走出了院子,男主人一直送到了门外,态度很客气。因为时间关系我们只乞了这一家,亲古师父带我俩人返回了过斋地点。

八月二十六日。行脚第五天,在张家口市赤诚县白草镇巴图营村乞食。仍按原来的分组。巴图营村紧靠国道边,各组进村后分头乞食。我们组今天共乞了六七家,没有应答及锁门的人家除外,其中有二户人家布施了食物。

第一户亲古师父在前面乞食,女主人拿出钱来布施,亲古师父说我们出家人不要钱,女主人回到屋里取出了一块月饼,布施给我们。亲古师父问清楚是纯素的之后,请女主人将月饼分成了三份,分别放进了我们的钵里。亲古师父为女主人做了回向之后,我们离开。

来到下一家,亲古师父示意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三个人排着队走进院子,站稳后,我冲着屋里念了两声佛号,很快从屋里走出了男女老少四个人。年轻男主人约30多岁,见到我们站在院中,面带笑容地说了声:“你好。”我说:“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年轻男主人很痛快地说:“有,有月饼。”我问清月饼是纯素的之后,年老女主人进屋取出三块月饼布施给我们。我说:“请给我们分成三份吧!”年老女主人将月饼从塑料袋内取出分别放进我们的钵里。年轻男主人说:“再给你们摘点大枣吧?”院子里有一棵大枣树,上面结了很多大枣,有绿色的,有红色的,见他热情诚恳的样子,我说:“好吧。”

枣树并不很高,但覆盖的面积挺大。年轻男主人上到树叉上开始给我们摘枣,年轻女主人也主动到树下来帮着摘。我们的钵里都装了不少枣了,我感觉该往回返了,便对年轻男主人说:“不要再摘了。”男主人坚持再摘一些,并说:“出家人不容易,多拿点路上吃。”我问他:“你了解佛法吗?”他说:“一知半解。”我没有再说什么,最后我坚持不要再摘了,他才从树上下来。我们准备走了,我为他们做回向:所谓布施者,必获其利益,若为乐故施,后必得安乐。他们听完后,年老女主人说听不懂,我又说:“祝你们吉祥如意。”老少四人都露出了笑容,看来这回听懂了,我们转向离开返回过斋地点。

八月二十八日,行脚第七天,今天乞食仍和亲古师父、亲愿师父一组,有两户人家布施了食物。第一家亲古师父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走进院子,亲古师父念了几声佛号,一位大约五十多岁的女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问干什么。亲古师父说:“出家人行脚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女主人没有说什么,回到屋里,取出三个馒头布施。亲古师父为女主人做了回向。

另一户由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走进院子后,只见在院子的另一边,男主人和女主人正忙着什么活。我大声地说道:“阿弥陀佛!出家人乞点食物。”无人应声,我又念了一声:“阿弥陀佛!”仍无人应声,我再次念:“阿弥陀佛!”男主人答话了:“别着急,等盖好菜窖的。”时间不长,男主人干完活后,走进了屋子,出来时,手里抓着一把硬币,说:“家里没有吃的,给你们点钱,你们自己去买吧!”我回答说:“我们不要钱,出家人不允许摸钱。”男主人说:“家里只有一点剩饭。”我说:“没有关系,一点也行。”男主人想了想又说道:“我有冻馒头,给你们冻馒头行不行?”我心里想着:冻馒头怎么吃呀?不知该乞不该乞,我回头看了看亲古师父,亲古师父对我说:“只要是素的,能吃的就行。”一句话点醒了我,是呀,冻馒头符合这两个条件呀,素的也能吃,难道冻的就不能吃了吗?几十年来从未吃过冻馒头,吃的都是软馒头,已经养成了习惯,形成了知见,认为冻馒头不能吃,看来我的分别心太重了,也太愚痴了,感到惭愧。

我对男主人说:“可以。”男主人回到屋里,取出了三个冻馒头,分别放进了我们的钵里。男主人又说道:“冻的没法吃,我给你们热一热吧!”接着又说:“你们等一会儿,我给你们做点菜,你们吃完再走。”我说不用了,谢谢,做完回向后离开了。

来到下一家,亲古师父让亲愿师在前边乞食。院门关着,亲愿师父敲了三下门,喊了几声:“阿弥陀佛!”不一会儿门开了,是一位老年女主人,站在院门口。亲愿师对老年女主人说:“出家人行脚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道方便不方便。”那老人说听不清。亲愿师是湖北人,地方口音比较浓重,也难怪老人听不清。亲愿师见老人听不清便简单地说:“要点吃的。”老人说:“有没有鸡?有。”亲愿师又说:“要点饭。”老人说:“要鸡蛋?”亲愿师着急地说:“不要鸡蛋,有没有馒头、米饭?”那老人摇头说听不懂,亲古师父有个特点,别人在前边乞食的时候,他轻易不插话,双目下垂威仪地站在后面。他在前边乞食的时候,他也不愿意让别人插言,可以想象,如果你一句,他一句,都争着说,那么对方的感受会如何呢?

但是这次却不同,亲古师父用标准的普通话清晰、缓慢地对老人说:“出家人乞一点素的,能吃的东西。”老人听明白了,回答道:“没有什么吃的,给你们拿一点山药蛋行不行?”亲古师父说:“只要是素的,能吃的东西就行。”老人返回屋里,出来时,左手拿着小块馅饼,右手拿着二个生土豆,来到我们跟前布施。亲古师父问:“馅饼是不是素的?”老人说:“是。”问:“有没有蒜?”答:“没有。”又问:“有没有葱?”答:“有。”亲古师父说:“有葱出家人不能吃。”老人又将右手里的二个生土豆递了过来。问:“土豆是生是熟的?”答:“生的。”亲古师父说:“生的我们不能要。”老人说:“没有别的吃的了。”我们为老人做了回向就离开了。

八月二十九日,行脚第八天,乞食时间到了,亲愿师父腿疼,跟着师父在近处乞食。亲古师父和我向村子里走去,走了几户,不是没人应答就是锁着门。只有两户有人,第一户亲古师父在前边乞食,见男主人在院门口干活,亲古师父走上前对男主人说:“出家人行脚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男主人说:“我听不懂你说什么。”亲古师父说:“出家人要点吃的。”男主人听懂了,说没有。我们离开来到下一家,院门开着,亲古师父示意我上前乞食,我们走进院子,院子里只有一个两三岁的小孩,直愣愣地看着我们。屋里有电视的声音,我大声念了几声佛号,一位年轻女主人从屋子里走了出来,问干什么?我说:“出家人乞点食物。”女主人说:“没有现成的。”然后从兜里拿出一张纸币说:“给你们一块钱,自己买吧!”我说:“我们不要钱,只乞食物。”女主人说:“要不我给你们买个馒头吧?”我说:“可以。”女主人却又将钱递过来,说:“给你们,你们自己买吧!”我说:“出家人不允许摸钱,我们有戒律。”女主人说:“好吧,我去买。”我问:“离的远吗?”女主人说:“不远。”我和亲古师父一前一后站在原地等着。

事后,亲古师父回忆说:女主人出去后,对站在院外的人说出家人不要钱,她要去给买馒头等。而我则听清了屋子里传来的电视声,正在播放电视剧“济公传”主题歌:鞋儿破,帽儿破,身上的袈裟破……不一会儿,女主人买回两个大馒头布施,回向后返回过斋地点。

9月2日,行脚第十天,昨天师父重新分配了乞食小组。亲义师父、亲律师父和我一组。乞食时间到了,师父带领大家排队去乞食。进村后,各组分散开来,我们三人来到一家门前,亲义师父在前边乞食,女主人给了一些大枣。下一家我在前边乞食,男主人要给钱,得知不要钱后,说:“有凉米饭。”我说:“可以。”男主人回屋端出一碗米饭,我请他分成三份,他说:“不好分。”我说:“你看着办吧。”我们打开钵盖,男主人端着碗向我的钵里倒饭,他本想在我的钵里倒出一部分米饭,可是没倒好,一下子全倒进我的钵里。男主人说:“我再去取一碗。”不一会儿,男主人又端出一碗米饭,并带来一把小勺,将米饭分给了亲义师父和亲律师。我们为男主人做了回向后,继续往前乞食。

我们三人轮流乞了几家都未乞到食物,前面又来到一家,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走进院子站住,亲义师父和亲律师站在我后面不远处。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这时才发现在我左侧几米远的地方,有一个十八九岁的女孩站在那里,我赶紧收回目光。不一会儿,从屋里走出中年女主人,问干什么,我说:“出家人乞点食物,不知道方便不方便。”女主人说:“没有,到别人家看看吧。”这时只见那个女孩向中年女主人低声说了几句什么,中年女主人从兜里掏出一张纸币说:“给你们一块钱,自己买吧!”我说:“我们不要钱,只乞食物,出家人不允许摸钱。”听说不要钱,只要食物,女主人和女孩都进屋开始找食物。过了一会儿,女主人出来说:“只有半碗剩的米饭。”我说没关系,有一点也行。女主人回屋取出半碗米饭,来到我的面前。我说:“请给我们分成三份吧!”女主人看了看碗中的饭,又看了看我们三个人,自言自语道:“怎么分呢?”我说:“用勺分。”女孩取来小勺,女主人将半碗米饭分到我们三个人的钵里。我注意到:女主人的态度开始是拒绝布施,现在是欢喜地布施,发生了很大的转变。我们为她们做了回向之后离开了。

九月四日,行脚第十二天,今天乞食仍和亲义师父、亲律师一组。第一家,亲义师父在前边乞食,主人说没有。这时路上有一位三十多岁的妇女主动过来布施给我们十几个大枣,分到我们三个人的钵里。我们为她做了回向。

下一家,我在前边乞食,院门开着,我们走进院子,我念了一声:“阿弥陀佛!”只见从房前一堆好像是收割的庄稼后面站起一个人来,是一位三十多岁的女主人,正在干活。我说:“出家人路过这里,乞点食物,不知方便不方便。”说完双目下垂站在那里,足足过了十几分钟之后,女主人才用浓重的地方口音说了一句什么,我没有听清楚,也不便问,当时给我的感觉女主人好像是问我要什么,于是我答道:“只要是素的能吃的就可以。”这句话还是我从亲古师父那现学的,现在用上了。女主人说:“啊,要吃的。”看来女主人会讲普通话,只是略带地方口音。从女主人的话里我听出来了,原来我最开始对她讲的话她没有听明白,现在明白了。

女主人走进屋里,屋里还有两个女人说话声,不一会儿,女主人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张纸币,向我们走了过来,并说道:“家里没有什么吃的,给你们点钱,自己买吧!”我回答说:“我们不要钱,出家人不要钱。”女主人听完之后,愣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又回到了屋里,过了一会儿,女主人又从屋里走了出来,手里拿着一个塑料袋向我们走了过来,来到我们面前,女主人对我说道:“还没有做饭,只有这一点吃的东西。”我看了一眼,原来塑料袋里面装着一个馒头,还有一块蛋糕。我问道:“蛋糕里面有没有鸡蛋?”女主人说:“哎呀,有。”我说:“有鸡蛋我们不能要。女主人将馒头向我递了过来。我说:“这个可以,请给我们分三份吧。”女主人说:“刚才干活,手太脏。”说完回屋去了,出来时,仍拎着塑料袋里装着已经掰成三半的馒头。女主人将馒头分到了我们的钵里,然后歉意地说:“不好意思,太少了。”我说:“没有关系,祝你吉祥如意。”我们离开这里返回过斋地点,乞食情况就汇报到这里。

 

第五个标题:度化众生

行脚期间,师父随缘度化众生。也有不少居士从各地赶来,向师父求法,师父不辞劳苦,解答众疑,慈悲开示,宣讲修行法要,令闻者皆法喜充满。

行脚期间,师父度化一位派出所所长的事,给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那是八月二十七日行脚第六天,乞完食后,在远离公路和村庄的一个干涸的河滩上过斋。过完斋,师父令大家就地休息,并让大家晒一晒晚上被露水打湿了的卧具。

我拿着睡袋等物到前边去晒,这时来了一辆小面包车,在前边不远的通往村庄的土路上停了下来,从车上下来三个男子,从着装上无法分辨出他们的职业。他们下车后向我们休息的地方走了过来,因为我在最前边,走到我跟前的时候,他们站住了,其中一个人对我说:“我是当地派出所的所长,你们的负责人在哪?”我见他说话语气平和,我向大家休息的地方指了指说:“就在那边。”他们向后边走去。

亲无师坐的位置与师父很近,中间只隔着亲古师父,后来从亲无师那儿了解到,另外两个人一位是镇副书记,另一位是副镇长。亲无师说:“他们三人来到师父面前,派出所所长见到师父后,双手合十。”对师父说:“师父,我认识您,半年前我在网上看到过有关你的文章和照片。我们是接到有人举报,过来了解。”交谈间,所长问师父:“你们这么走是为了啥呀?”师父回答说:“是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佛教,认识佛教,特别现在出现不少假的,冒充的和尚行骗。”师父还为他们讲解佛法,他们听了频频点头,师父讲了挺长时间,又给他们结缘了经书等法宝,他们向师父请教了读经的方法等问题之后,告辞离去。

休息过后,师父带领队伍走上国道,继续向前行进。走了一段时间后,只见一辆轿车在队伍旁边停下,原来是那位派出所所长前来供养很多月饼和矿泉水。因为已经过完斋了,不能再接受食物供养,所以月饼未收,矿泉水收下了。

行脚队伍继续沿着112国道向张家口方向行进,每走一段路程之后,要在路边休息休息。 一次休息时,那位派出所所长开着轿车又来了,到师父面前供养一个防潮旅行床垫后离去。

晚上队伍走下国道,在一处空地准备宿营,那位派出所所长又开着轿车来到我们宿营的地方,供养了几暖瓶开水,还有手电筒等物品之后离开了。

这位派出所所长是因为有人举报前来了解情况,受到师父的度化后,从他一次又一次地前来供养,看来他对师父,对佛法可能已生起了信心。

八月二十七日下午,行脚队伍正在国道休息时,王国成等十余位居士分乘几辆轿车,赶来向师父请求开示。第二天,众居士准备了斋饭供养僧众。临过斋前,河北某县的公安局长,去年行脚队伍走到承德附近时,在王国成居士的引见下,曾来亲近过师父,今天过斋前又赶来看望师父,并请求与师父合影,后因有事又匆匆离去。

过完斋,师父带领行脚队伍及众居士来到一个干涸的河床上休息,是我们休息,师父并未得到休息,而是利用休息时间为众位居士开示及解答他们所提出的众多问题。下午继续行脚,傍晚时师父又为他们做了开示,之后众居士拜别师父,乘车离去。

九月一日,第九天,中午休息时,海城周居士带几位居士从海城开车赶来拜见师父,师父为他们做了开示,之后几位居士又拿出宣纸和笔墨,向师父请求墨宝。师父为他们写了“一念不生,万法庄严”、“无求”等字幅。众居士非常欢喜,满意而归。

九月三日,行脚第十一天,下午在国道旁边的小路上休息时,四位青年男女向师父请法,后来听说,他们几位是从涿州开车赶来的。师父为他们做了很长时间的开示,并结缘给他们一些法宝。

九月四日,行脚第十二天,刚过完斋,见有七八位不知从什么地方赶来的,好像是居士,他们来供养僧众,并请求师父为他们做了长时间的开示。

九月五日,行脚第十三天,临过斋前,前天来向师父请法的涿州居士又来了,并带来了几位居士向师父请法。过完斋后,师父为他们做了长时间的开示。

几乎每次师父做开示都是在过完斋之后不久就开始,而此时正是烈日当头,气温最高的一段时间。师父在炎炎的烈日下,放弃休息,孜孜不倦,几乎每次都要开示很长时间。

师父事无巨细,每天都有很多事情需要师父来操心,师父每天还要关心下院尼众的行脚情况,还要关心寺院的工程建设情况。师父鞠躬尽瘁,呕心沥血,不畏艰难。行脚的后几天,队伍的行进速度越来越慢了,师父的脚旧伤又复发了。到行脚的最后一天的时候,师父只能缓慢地,步履艰难的向前走。

不仅这一次,每一次行脚,师父的脚都会旧伤复发,严重时,脚痛得不敢接触地面。那天我问师父:“如果行脚后期慢点走的话,师父的脚是否能避免受伤?”师父说:“慢也不行,它是时候一到,疲劳到一定程度就会旧病复发,不是慢一点,小心一点就能避免的。”

师父的脚一旦旧伤复发,需要很长时间才能好转。明知要受伤,明知要吃苦,为了度化众生,师父无所畏惧,仍坚持按着佛所制定的戒律去行持。师父在以前的行脚开示中讲过:“行脚要有一个度众生的心,是度己的同时度众生,要给佛教增光,要行出出家人的本份来。所以说要有决心,不管多困难,我都能坚持到底,就是爬我也能爬去,我也能爬回来,得有这决心。”师父是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所谓“不为自己求安乐,但愿众生得离苦。”

十几天的行脚是短暂的,可是它带来的影响却是长远的。正如师父在开示中所讲:“(行脚)能度无量无边的众生。有情的和无情的都能度;能见到我们的与我们能说上话的;当你乞食的时候,看到你见到你;布施你饭和不布施你饭的;称赞你的,或批评你的,或诽谤你的,最后都会成佛的。通过我们的行走,同时闻到我们名的,他也会成佛的。所以它的功德是难以思议的,难说难尽的,十方如来都会护持和赞叹。”

最后祝愿:常行头陀,正法久住,法界有情,同登彼岸。

惭愧沙弥释亲指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离好行——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比丘)
下一篇:二〇〇八年行脚心得体会报告(释果成 比丘)
 二〇〇六年行脚日记体会(释亲昌比丘)
 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无 沙弥)
 回归之路(释传界 式叉尼)
 如何提高僧人的素质(释传弘 式叉尼)
 二〇〇七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 比丘)
 二〇〇七年行脚乞食报告(释传弘 式叉尼)
 二〇〇八年行脚心得体会报告(释果成 比丘)
 二〇〇四年行脚日记(释亲昌 比丘)
 二〇〇八年戒七体会(释传弘 式叉尼)
 喜降甘露--二〇〇四年结夏安居戒七略记(释普果 比丘)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茫茫九派释中华[栏目:印良法师]
 佛塔的功德[栏目:传喜法师]
 净化生命基因(证严)[栏目:佛教期刊文章选摘]
 爱护妻与子[栏目:清净法师·都市茅棚]
 楞严经白话解卷第二 第三章 破谬——七破妄心之三[栏目:楞严经白话解]
 瑜伽师地论讲记 卷第三十七 (2)[栏目:瑜伽师地论讲记·妙境长老]
 续高僧传卷第十六[栏目:续高僧传]
 印光大师说故事 17、诚心戒杀 自有感应[栏目:灵岩故事]
 与祖师同行 柒 遍界真实义[栏目:与祖师同行·明一法师说公案]
 饥来吃饭困来眠[栏目:公案100]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