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幢 沙弥)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06
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

◎释亲幢 沙弥

皈命尽虚空、遍法界十方三世常住三宝!

皈命本师释迦牟尼佛!

皈命西天东土历代祖师!

 

皈命上妙下祥恩师!

诸位比丘师父,比丘尼师父,沙弥尼师,各位居士。

阿弥陀佛!

经历了十五天的野外生活,本次的学习二时头陀活动圆满结束。回来后师父让大家根据自己对行脚的体会写一份行脚体会报告。通知下来后,只写了一两篇就写不下去了,一来是不知该怎么写,第二也没有兴趣写,所以一拖再拖。师父一看我们这么能拖,也看不下去了,把我们教育了一番,我也不敢再拖了。不过被师父说了以后倒来了灵感。孔夫子说:“不愤不启,不悱不发。”说的正是此意吧!

终于重新动笔开工,把自己在行脚途中的所见所闻及一些感受记录下来。也不知道写的如何,算不算体会,不过我倒不在意文章的好坏,写文章有自己的风格,我认为只要所写的是自己的真实感受就可以了。自知文笔不佳,写不出什么好的文章供养大众,实在惭愧,但还是尽力而写吧!如写的不好,还望大众谅解。文中如有不当之处,请恩师慈悲,众位师父慈悲,现前大众慈悲,愿不吝指教,予以更正。阿弥陀佛!

现以日记形式记录如下:

行脚第一天

二〇〇八年八月二十一,今天是个晴朗的好天气,大悲寺每年秋季举行的学习二时头陀活动也在今天正式开始。未出家前看过师父们以前行脚的一些照片,心中很是向往,总盼望着有一天自己也加入到这个队伍中来,跟着师父去行脚乞食,续佛慧命,去吸收大自然的灵气。在我出家八个月后的今天,终于如愿以偿,参加了本次的行脚。这也得感谢师父慈悲,给了我这个机会。

早上,下完早殿后,师父在法堂做了行脚前的简单开示。主要讲了在乞食时要注意的一些事项和行走时要注重威仪,并诵楞严咒来收摄六根等。在集体外出时要有集体观念,不可擅自行动,依教奉行。并确定了行脚人员与留守人员。这一次行脚是到目前为止参加人数最多的一次,共二十位僧人及五位护持的男居士。

开示后,参加行脚的人员开始准备行脚时所带的东西。其实背包早在几天前就发下来了,大部分东西早已装好,现在简单整理一下就可以了。整理好背包,看见有的人把背包称了称,心中也动了称包的念头,虽然尽力克制自己,但还是定力不足没忍住,在好奇心的驱使下称了一下背包——四十斤,这才算安心。

中午过完斋休息,闲来无事,便在屋内看书,突然听到外面,师父在喊:“集合啦!集合啦!”我连忙整理好桌面和床铺,向来动作慢的我此时已是手忙脚乱。看到大家已陆陆续续地走出寮房,到外面的广场上集合了,我来不及穿上大褂就背起背包往外走,可惜还是晚到了。出门时看了一眼走廊里的电子钟,才十二点多。心里犯嘀咕:刚才明明说是一点多钟走的,现在车还没来,怎么就集合了呢?有些想不通。后来才知道这是行脚前的一次紧急集合的演习。

师父说:“行脚途中,早上起来时只给几分钟收拾包的时间,动作一定要快,像这个速度是不行的。”我就有一个毛病,就是动作慢。看来师父正是给我一个锻炼的好机会。头陀行即可以给众生种福田,又可以改掉我们自身的一些毛病习气,真是自他两利的好事情。

演习结束剩下的时间就是等待。抬首仰望,湛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耀眼的太阳毫无保留地把它的光与热洒向大地,带给众生光明与温暖,空中阵阵吹来的微风带给人凉爽的感觉,心想如此好的天气也预示头陀行的圆满吧!

大约一点二十分,我们坐上了接我们的大客车,驶离寺院。没上车之前心里还很兴奋,想象着在野外行走时、乞食时、住宿时、过斋时等等,这该是怎样的一种心境呢?心中充满了好奇与期待。但当汽车驶出寺院时,心中的那种兴奋一下子全没了,变得不安起来,还有点烦躁,想回去。这也许是对寺院的一种眷恋吧!平时总呆在寺院里没什么感觉,但当一离了寺院时,才发现原来那个地方是那么亲切,让我不想离开。我刚来大悲寺发心出家时也有过这种感觉。

往往最珍贵的东西并不是你得不到或已经失去的,而是当下你所拥有的。亲幢今生有幸听闻佛法,并能出家,实属宿世的善根福德,才有此殊胜的因缘。正如赞僧诗上说的“莫道出家容易做,皆因屡世种菩提。”现在既已出家了,就要把握好机会,不要让它失去了。

想睡一觉,会好些却又睡不着,只好闭目养神。过了一段时间,我睁眼一看两点了,此时心中的烦躁与不安已经消失了,很平静。看来人的感觉只是一时的,并不是长久的、可靠的。晚上八点多钟,车行高速上,此时已是万家灯火,透过车窗有时可以看到繁华的城市,都市里各种各样的霓虹灯把城市上空照得灯火通明。

看着看着,想起以前在家里,这个时候我正在温暖的家中看书或看电视呢。而如今我却要去一个陌生的地方走一段不同寻常的路,这和在家时的生活正完全相反,可以说是天差地别,此时心潮起伏,妄想纷飞。回收眼根,不再看外面的景色,心态逐渐平和。这一晚上在车上度过。

八月二十二

凌晨两点多,经过十四个小时的颠簸,终于到达了本次行脚的起点——丰宁县撒二营镇,走的是112国道。大众师下车背好包,亲虚师和亲悲师拿方便铲走在后面。恩师宣布本次头陀行正式开始,要求行走时按《经行》中所写的行走方式,并诵楞严咒来摄心。刚走时我连一遍都诵不完,诵着诵着就被妄想给打没了,只好从头再来。走了一段时间,思想总算定下来,把精神集中到诵咒上,终于可以完整地诵完一遍了。从不远处时不时地传来一两声狗吠,不知是在欢迎我们还是给主人报信?

天渐渐地亮了,可以看清远处的景物,马路上的车也渐渐多起来。这时师父带领我们下了公路,在一处田地边休息,大家写日记。这时马路上有人围观,我听见其中有个人在说:“这些是犯人。”我听后感觉心里很不舒服,虽然说出家人要修忍辱,但我还是没忍住,同时也为他们的无知感到悲哀。仔细想想,其实这也不能怪他,他可能长这么大第一次看到僧人,也不知道这些人是干什么的,剃了光头穿着异服,还背个大包,所以他会这么说。

从这里也可以看出这个地方的佛法还是很稀少的,没有人告诉他这个世界上还有个佛教,还有僧人的存在。众生因迷而流转生死,因贪嗔痴而造下杀盗淫等种种的恶业,长久地在六道轮回中受苦。唯有佛法才能让众生脱离苦海,登上解脱的彼岸,而头陀行正是使他们认识佛教,种下解脱种子的一个好机会。

正如《解脱之路》主题歌中所唱的:“把慈悲与愿力洒向流转于生死苦海的众生。”师父在行脚结束时曾这样说过:“头陀行,它播下了很深很重要的种子,将来会有一天成熟的,因为这个种子它是不灭的。它会让所有的众生——见到我们的,闻到我们的,诽谤我们的,嘲笑我们的,将来都会在龙华会上授记成佛的。”

行脚第一天就有人这么说我们,不知以后还会有什么评论呢?

中午十点多,我们找到了一块收割过的玉米地,我们在这里过斋。乞食时每三人一组,我和亲洞师父、亲戒师一组,三人搭好衣、挎好钵,跟队伍向村内走去。边走边打妄想:今天能乞到什么呢?不一会儿来到一家门前,亲洞师父上前敲门,喊了几声阿弥陀佛后,女主人从窗户探出头来,很凶地对我们说:“还不快走,再不走放狗咬你们!”第一家就先来给我们过了个境界。头陀行有几种利益,第六利:为行破骄慢法。

我们只好离开了这家。第二家、第三家无人,至第四家,出来一位老婆婆说:“我家就我一个人,没什么吃的东西,你们还是换一家吧。”意已明确,又向下一家走去,边走边想:“今天该不会空钵吧,我可不想第一天乞食就空钵。”

来到第五家,几声佛号后,出来一位拄着拐杖的男子,问明情况后,要给钱。亲洞师父说:“出家人不要钱。”他又说家里也没有饭了,看样子我们要空钵而回了。巧合的是,这时从后面走上来一位抱着小孩的男人,跟那个人认识,得知我们只乞点食物,是素的就可以。他说:“我给他们找点吧。”于是回到家中拿了四个花卷布施。亲洞师父为他作了回向,他显得很高兴。

看看时间不早了,亲洞师父决定不乞了,往回走。回到过斋地点开始过斋。因有路人围观,不方便休息,师父决定马上走,找一个安静的地方再休息。中午的阳光不是很强烈,使人感到舒适,马路上的车不多,显得很安静。低头默诵着楞严咒,师父要求每人至少要诵十遍,但我很少能完成任务。由于眼根的放逸时不时就抬头瞅一瞅周围的景色,再不就打着乱七八糟的妄想,总不能把心专注在诵咒上,只有在最后几天才能每天诵完十遍。

看来要想使这颗活跃已久的心安静下来,得需要一段时间的摩擦,这是个理性与欲望的斗争过程。你想不看但它却偏偏要看,这种拉锯似的过程真让人难受。当你不顺着它的习惯走时,它就会变得非常不满,开始挣扎,因为它感到了拘束与压迫。这时痛苦对我们来说就显而易见了,但你必须战胜它,否则你就体会不到平静所带来的快乐,其实头陀行也是让我们训练心的一个方式。

临近傍晚,五点多钟,找到一座桥洞,我们今晚就在这里休息。地面上全是石头,坑洼不平,师父叫了四位沙弥师用方便铲平一平地。铺好睡袋开始打坐诵咒,把白天没有诵完的补上。此时外面正下着雨,形成一道雨帘,看不清远处的群山。空中刮来阵阵的微风让人感到清凉,远离了喧嚣的城市走进山中,吸收大自然的灵气,给人一种人在画中游的感觉。

八月二十三

早上迷迷糊糊地听见有人喊:“起来了!”我连忙翻了个身坐起来。睁开朦胧的双眼,看了一下表,3:40。见其他人都在收拾包了,我也收拾好背包。结果忙中出错,发现大褂居然没从包中拿出来,只好又把装好的东西重新拿出来,把压在底层的大褂给“解救”出来。等我再装好时,队伍已经出发了。迅速跟上队伍,在茫茫的夜色中前进。

因昨夜刚下过一场雨,早上有点凉,走着走着就热了。空气中充满了泥土的清新气味,让人心情舒畅。由于肩膀被背包压得很痛,所以总盼望着师父能停下来休息休息。在马路边休息一会儿,又开始行走,这次轮到我和亲通师拿方便铲。

方便铲是禅宗常用的一种法器,不论有没有众生需要掩埋,只要修禅定时就必须带着它。等坐的时候,把这铲杖往前一立,立在人前面。当你昏沉的时候,正念提不起来的时候,这个铲杖就能提醒你。我们不但要掩埋众生,还要提正念,这是一举两得。说起方便铲还有很多功德,因我行脚时间短,所以对方便铲的真正内涵还不了解,写的这些也是师父在以前行脚前的开示中提到的。

我们边走边扫视着路面。这一路上虫子很多,我看着亲通师在后面不停地捡。我感到奇怪,我走在前面看看地上并没有看到什么虫子,而等亲通师父从后面追上来时,就从周围的地上捡起东西来。结果这一路上我走的是很轻松,只捡了几个大虫子,给亲通师父在后面好一阵忙活。结束时,他说:“这也挺有意思,都出汗了。”

我怎么就看不见呢?我想可能是我的慈悲心不够吧。在寺院时有时走路也不低头看路,无意间踩死了不少的小生命。而我看亲通师走路很小心的,生怕伤到地上的虫子。每次关门时,如果发现门上有虫子他就会用扫帚扫一扫,怕关门时把它们挤死。而我很少这样做过,自愧不如,在以后我要更多地培养慈悲心。

佛说:“慈悲即如来。”可见慈悲是很重要的。行脚是我们培养慈悲心的一个好方法,在行走时用方便铲来掩埋众生可以增加我们的慈悲心。虽然掩埋众生是一件简单的小事情,不过是挖个坑把尸体放进去,再埋上几铲土诵几遍咒,但它的意义是很深的。久而久之,积少成多,必然会使我们达到真正的慈悲,即“无缘大慈,同体大悲”的境界。高山不弃于微尘而能成其高大,大海不拒众流而能成其深广。所以方便铲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一件法器,它的功德是很殊胜的。

今天中午在一处空地上过斋,由于村子小,只有八九户人家,师父就叫了两组去乞食,其他人在原地休息。不久两组回来,都乞到了。斋后休息时,大家写日记或晾东西。因下过雨后睡袋、塑料袋等都潮乎乎的,如果不晒一下的话,第二天晚上再用时,那滋味可不好受。休息了一会儿继续前行,今天的天气比较凉爽,空中的微风吹到人身上,让人觉得很舒服。集中注意力把心思用在诵咒上,不要执著于身体的感觉。

休息时找到一块空地,是一个风口,风很大把我冻得好冷。看到不远处,路边的一块牌子上写着“邓栅子国家林区”,怪不得这一道走来,路两旁的山上都栽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一个个长得笔直。无意间,我脱下袜子发现脚趾上长了一个小水泡,就用手把它抠掉了。结果这下可坏了,本来没去注意它之前,走路还不疼,这一下把它抠掉了,走起路来就一瘸一拐的了。真后悔!不该去管它,这也是自作自受吧,只有忍耐吧!

突然想起在家时,去饭店吃饭,大鱼大肉吃得津津有味。那时也想不到它们的痛苦,只管自己高兴就行。现在我的脚只是起了个小水泡,破了点皮就如此疼痛,更何况它们被杀时要千刀万剐,还要下油锅,现在想来真是恐怖。

有时听到一些人,别人劝他学佛时,告诉他因果的可怕,地狱的恐怖,希望他们能改恶向善,不再造那么多的恶业。但他们总说:“地狱我没看见,不相信。”不知道他们看没看过动物被杀的场面,那惊天动地的哀号,那无助的眼神。虽求命心切但终究难逃一死,这不就是活生生的地狱吗?

地狱离我们并不远,这个世界就是一个人间地狱。现在世界上暴乱不断,各处都有大大小小的战争,究其原因皆因杀生所感。而我们生在其中,却不知道所谓“久在鲍鱼之肆,而不闻其臭也。”

看过一篇报道,上面提出的问题值得人们深思:美味的鱼翅是人们所喜爱的食品,鱼翅是鲨鱼背上的鳍做的,这么大一个庞然大物,只用它那么一点的东西。人们只知道鲨鱼会吃人的,但孰不知人类每天为了做鱼翅而杀死的鲨鱼,那是上百上千,远比被咬到的人多。试问那些自以为聪明的人们,这到底是鲨鱼吃人还是人吃鲨鱼?

而且动物在被杀时因恐惧,心中的怨恨无处发泄,其体内分泌物会增加,会变成毒素存在体内。动物体内的脏东西可以用水洗掉,但附在肉上的毒素却无法去除,所以吃肉等于在吃慢性毒药一样。久了毒素慢慢堆积,就会引发种种疾病,如禽流感、疯牛病等。古人说“病从口入”,真是一点不假。

在放生仪轨中看到几首戒杀放生诗,现摘录如下:

宋·陆游:血肉淋漓味足珍,一般痛苦怨难伸,

设身处地扪心想,谁肯将刀割自身。

明·陶望龄:物我同来本一珍,幻形分处不分神,

如何共嚼娘生肉,大地哀号惨煞人。

愿云禅师:千百年来碗里羹,冤深似海恨难平,

欲知世上刀兵劫,但听屠门半夜声。

希望那些贪图口腹之欲的人好好想一想,如果执迷不悟,不肯改恶向善的话,其后果是非常可怕的。自己只有用功修行,才能超度那被杀的众生。

休息了一会儿继续行走,刚起步时,脚接触地面很疼,忍着走了一段时间就不那么疼了。有时候痛苦也是我们修道的助缘,可以让我们体会到生死无常,帮助我们成就道业。晚上在一座小桥上露宿,在小路尽头有一垂直陡峭的悬崖,想起一句话:壁立千仞,无欲则刚!周围有树林,小桥流水,好一副山水画,又像一座天然的别墅。在这么幽静的地方露宿真是一种享受。

其实行脚时的每一次野外露宿都是一种享受,躺在地上以天为被,以地为床,这种逍遥自在是住楼房时所感受不到的。露地住也是十二头陀支中的一支,《十二头陀经》云:“露地者,着脱衣裳,随意快乐。月光遍照,令心明利,易入空定,是故应受露地坐法。”

 

八月二十四

早上起来感觉外面很冷,把我冻得直哆嗦,手都不听使唤了。收拾好了背包,戴上观音斗,准备出发。看一下表,4:10。走在路上,周围一片寂静,只有我们沙沙的脚步声和汽车发动机的马达声。走在静悄悄的路上,有种特别的感觉,想就这样一直走下去该多好,但又一想不可住在这里面。师父开示:修行不可以住在任何境界上,如果你一住就走不动了,要应无所住而生其心,这是很重要的。

我们这几天走的都是盘山路,公路蜿蜒而上像一条银龙,望不到头。我们在一处靠近路边的沙石地上休息,周围的山上栽满了郁郁葱葱的树木,旁边还有一块玉米地。空中的喜鹊在欢快地叫着,像是在欢迎我们。太阳从云端露出了笑脸,将柔和的阳光洒向大地,树叶在阳光下呈金黄色,照在身上觉得暖洋洋的。一切都是那么平静、那么和谐,我也沉浸其中,感受着这周围的一切。

因走的都是盘山道,大部分都在爬坡,累得我实在是不想走了。此时的休息正可以缓解一下身体的疲劳。稍作休息,又出发了,背上背包拿起方便铲,走在队伍后面。这一路上虫子不多,所以比较轻松。

中午找到路边的一处空地,空地上有一石头堆正好可以挡风,我们就在此席地过斋,因正好走在山中没有人家,所以中午没有乞食。斋后休息时,来了一辆越野车,下来四人,一男三女都拿着照相机对着我们一阵狂拍,虽再三劝告亦是不听,还是边走边拍实在是不尊重人。或许是好奇心,也可能是想拍下来留作纪念,但也不能这样做。

后来负责拍照的刘居士也拿起相机和他们对拍,他们也不好意思,也不想让人拍,这才走了。之后我们又启程了。今天是剃头的日子,下午在一所村庄附近找到一条小河,师父决定在此剃头。剃头时有很多路人来围观,议论纷纷。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也不想听,守住耳根专心剃头。头发是烦恼的象征,所以出家人要把头发剃掉,表示要断烦恼出三界。有首偈说得不错,偈曰:福德刀断烦恼发,智慧剑斩情爱丝,从今跳出轮回网,直趣无上大菩提。

由于不会用刀,所以自己剃出了很多口子,亲无师看到了就接过刀帮我剃。剃完头立即上路。临走时突然发现我的刀架不见了,回到河边找一找,一时又找不到,师父也在那边催。亲行师父过来,让我先回去,他帮我找,不一会儿找到了,但却不是我那把,原来还有人丢刀架呀!我接过刀架追上队伍。在中途休息时问是谁丢的,原来是另外一位沙弥师兄的。可等我把刀架拿出来一看,头没了只剩一根棍了,可能刚才走路时头松了,掉了吧。因缘如此,我也没办法。

晚上在一条小河边上过夜,河对岸有马和驴在悠闲地吃着草。晚上听着潺潺的流水声入睡,仰望夜空繁星点点,像无数的珍珠落在银盘里,这在城市中可是很少见到的。风轻轻地吹着,让人身心愉悦,能在此露地一宿感到满足,此时的心情与感受不知该用什么词来形容,有机会自己去体会吧!

八月二十五

早上起来天空下起了小雨,等我们准备好了,它又停了。我们走了一会儿,又开始下雨,正好前面有个桥洞,我们就到那里避雨。这两天不知怎么搞的,总落下东西。昨天剃头时把刀架忘在了河边,今天早上又把肥皂落在了住宿地点。午前行至新营子村,乞食时依旧是我和亲洞师父、亲戒师一组。

进入村内第一家,不给。后面几家无人,我们就顺着一条小路绕到村子的另一头乞了两家,一家布施了一个馒头,另一家说听不懂。看看时间快到了,返回过斋地点。想乞到食物也不是件容易事。

过完斋后,继续前行,走到一个镇子叫白草镇,周围店铺林立,人很多,低头紧跟着队伍。听见旁边有人在指指点点,有人说是拍电影的,有的说是少林寺的……最让我感到欣慰的是,居然有人知道我手中拿的是方便铲,真是出乎意料之外。这个镇子很大,走了很长时间才穿过去,可算走出来了,这一路低头低得我脖子都疼了。走到一个岔路口,也怪摄心不坚,抬头瞅瞅,发现路边的一块牌子上写“赤城66km 宣化145km”。

走啊走,只感到身上的背包压得肩膀像针扎一样疼,时不时得抖一抖肩膀来缓解一下压力。宣化上人说:“吃苦是了苦。”这也是消业的过程。况且我们这点疼痛比世间那些干力工、背水泥、背麻袋的人强多了。虽同样是背东西,但我们所背的是无价的法宝,所行的是三世诸佛传给我们的解脱大道,与世间之人为了金钱而去背水泥背麻袋,其出发点与结果是完全不同的。

现在行走的依旧是112国道,控制不住那好奇的妄想心,时不时用眼角的余光扫一扫路边的里程碑,看看又去了几公里。在寺院时,因环境关系,每天都是一个样,没什么太大变化,所以有时还能管得住这双眼睛。但当出来了,周围都是新的景物,这眼睛就控制不住了。等看完了才反应过来,啊,我又看了,这个眼睛真是太不听话了。

有时状态好还可以做到一点“眼观卧牛之地”,要是状态不好心很散乱时,就不管三七二十一我先看够了再说。久远劫来,我们的眼睛已经养成了坚固的妄想,一时无法克服,只有多多忏悔,祈求诸佛菩萨加被,让我早日观自在吧!

傍晚四、五点钟,走到一处河滩上,准备在此休息。地上全是石头,师父叫了几个沙弥师来平一平地。铺好绳床,拿出大氅和雨披。晚上天气不是很冷,我准备坐着睡,刚坐下不久就下起一小雨。亲行师父走过来告诉,把塑料布拿出来,并教我们怎么整理好东西。钻进了塑料布,半夜醒来,发现塑料布里面全是水。此时雨已经停了,看见旁边的几位沙弥师已经在叠塑料布,想了想也把塑料布叠起来,这样早上可省事多了。醒后就不想睡了,靠着背包坐到天亮。

八月二十六

早上走过一个镇子叫张万口,这个镇子好长啊!休息时听说大约走了八里路,果然是张万口,说不定真有一万口人。过了镇子后,在路边休息。前方是一片草地,草地的边缘栽着一排排的树林,在阳光下显得生机勃勃,金色的阳光透过树林照到我们身上,给清晨的寒风带来了温暖。佛法就像那太阳带给人们光明与希望。

中午在一条岔道上过斋。今天乞食我打头阵,开始几家无人,又往前走至一家门前,先敲三下无人应答,次敲五下,出来一位中年妇女。我说:“我们是过路的出家人,乞点食物。”她问什么食物?我说:“只要是素的,能吃的就可以。”她给我们拿了两块月饼。问她:“有没有鸡蛋?”答:“没有。”又问:“是不是素油做的?”她说:“是。”在确定可以接受后,亲洞师父让她把一个月饼放到我钵里,亲洞师父和亲戒师父一人一半,给她回向,祝她全家吉祥,她听后很高兴。

还有一家给生米,但乞食时给生米是不能要的,因恐俗人讥嫌故。于是对她说生的不要,要熟的。她听后又回去盛了一碗米饭,让她帮我们分成三份,但她手里没有工具,于是亲洞师父让她把米饭都倒在了我的钵里,为她回向,祝她吉祥。又走了几家,都没有人。看看时间已不早,今天乞食到此结束,回到过斋地点开始过斋。

斋后背上大包,在师父的带领下回到公路上,我们又要走盘山公路了。山中空气清新,周围的山上栽满了青翠的松柏,道路两旁开着五颜六色的小花,碧蓝的天空中飘着几朵白云,像大海里的浪花。远处山峦起伏、云雾缭绕像仙境一般,天空与大地在远处成了一个平面。和爽的秋风迎面吹来,走在路上感到放松与自在,有一首偈颂正好可以形容此刻的意境:“一钵千家饭,孤身万里游,青目睹人少,问路白云头。”

走在中途,来了一辆白色的轿车,上面下来四五个人,其中几个拿着照相机要拍照。亲行师父说:“不准拍照!”其他人都听话不拍了,但有一个固执的,不听劝告还是要拍,居然还笑嘻嘻地冲我来了,下意识地用手中的方便铲斜在胸前,以便挡一挡脸,不过后来想起:挡的时候没挡住脸,正好斜在胸前,这不是在摆造型让他拍吗?这可能也是习气的自然显现吧!有时候习气会在不经意间显现出来,令你防不胜防,当时还不知道,等过后才反应过来,刚才又犯错误了。

恩师曾经开示:“修行就是去除毛病习气。”无始劫来我们具有佛性,只是因为毛病习气多了,遮盖了佛性成为众生,如果我们去掉毛病习气就是现成的佛了。所谓“除一分习气证一分法身”。成实论云:“戒如捉贼,定缚慧杀。”要想去除我们的毛病习气,就要靠戒律来约束我们的身心,不随着它跑,然后因戒生定,由定发慧,有了智慧就可以破无明,证法身。

行脚的队伍继续前行,不愉快的事情已经过去,忘掉了它,不然只会是徒增烦恼。傍晚我们在马路旁的一处沟内过夜。师父告诉我们:睡觉时用塑料布把睡袋套上,这样很暖和。大众依教奉行。

八月二十七

昨天晚上的天气可真冷,虽然套上了塑料袋,还是把我冻醒了两次。早上起来收拾东西时,冻得我直哆嗦,手都不听使唤了。行脚真不容易,得有些忍耐力,有时热得冒汗,有时冻得哆嗦,特别是乞食时有时还要被人骂,途中遭受路人的非议,这一切的一切都要忍受。师父说:行脚是我们降伏慢心的一个很好的修行方式。中午在一处干涸的河道旁边过斋。今天乞食一共乞了五家,两家无人,后面的三家都做了布施。

休息时来一个人,后来听说他是这个地方派出所的所长,以前在网上见过师父,现在来请教一些问题。师父让居士拿了一些书和碟给那个所长,在他请法时又有一些好奇的村民前来围观,借此机会亲行师父又从车里拿了很多书和光盘结缘给这些村民,他们都很高兴,争着要书或经像等。衷心的祝愿他们借着这个机会种下成佛的种子。

下午四点多,在马路边休息时,天津王居士等,特地来看望师父,向师父请法。傍晚时分,途经一座小镇,马路两旁放着广播,声很大。不想去听它,集中精力诵咒,试图抵挡住那强大的冲击力,但是却没能成功,耳朵就像一扇敞开的窗户,广播里的声音强向耳朵里灌,诵咒诵了没几句就断了。眼睛有时候还能做到只看前方这一块地方,但耳朵可不行。

《楞严经》云:“如耳周听,十方无遗”。可见耳朵的功用之大。又云:“此方真教体,清净在音闻。”“反闻闻自性,性成无上道。”可惜自己定力不足,没能力让他反闻。功德虽大,却无力回收,反而总是被外面的声音所转。惭愧!

晚上在一处空地上住宿,有一个警察送来了开水和几个手电,原来他就是中午来的那个派出所所长。僧警无言,但此时无声的行为胜过有声的语言,在无声的行动中恭敬之心表露无遗,愿这位所长早成佛道!

八月二十八

凌晨三点多听见师父喊:“准备走了。”起身收拾好东西背包上路,脚下走的依然是112国道。快接近乞食的时间了,在马路边上找到了过斋地点,是一大片收割后的田地,前面还有树丛挡着。分班乞食,一比丘带两沙弥,从一岔路口进入村内。本天的乞食没有记录,只能隐约回忆起有一家布施了四棒玉米。其余的已想不起来了。

今天乞食的这家女主人有点意思。乞食时,我们三人轮流乞,一人一家,这次轮到我了。在敲了几下门后,只见女主人从屋内走出来,嘴里还嗑着瓜子,来到门口,面无表情地看着我们,眼神中有着几分怀疑的样子。也没有说话,你不开口我就开口吧,“阿弥陀佛!出家人路过,乞点食物,只要素的能吃的就可以。”她听后还是面无表情地看着,一句话也没说转身走了。

我心想这个人真奇怪啊,这么多天第一次碰到这样的人,一句话也不说就回去了。又想到她这个样子,不知道是布施还是不布施,回头看看后面的亲戒师和亲洞师父,见他俩人没有反应,那还是等着吧!低头垂目,在一旁静静地等候。

不一会儿,只见那女主人从屋内出来了,手里三个碗,碗里装着四棒金灿灿的玉米来至门前。此时再看她的表情却是满脸笑容,没有了刚才的那种神情。让她把玉米放到三人的钵内,最后一棒亲洞师父让给了我。伸钵接过热乎乎的玉米,心中欢喜,给她回向,祝她吉祥。她显得更加的高兴,临走时问了一句:“你们是从哪来的?”答:“辽宁海城。”

在往回走的路上,我一直想一个问题:是什么使这位女主人从刚开始的面无表情,转变成布施时的满心欢喜呢?是圆顶方袍的僧相,还是肃恭斋法的威仪?不论什么原因,通过乞食已使她对僧宝生起了欢喜心与恭敬心,以此善根必将会使她得到解脱的。通过此事,头陀行有缘无缘皆普度的力量得以体现。

过完斋,走了一段路在一条沟内休息,这时他们赶上来请法,师父为他们做了开示。晚上在112国道上的一个岔道口上过,这是一个不用的机动车道,很少有车经过。听说前方不远处有一条隧道,明天早上要穿过去。师父指挥大众师父们排好位置,让我们坐着睡,万一有车经过,好马上离开。

刚铺好坐垫,看到那头来了四辆警车,下来二十几个警察,一看这么多警察到访,看来不知又要有什么事发生,会不会是赶我们走?但愿不会出什么事。我们依然在干我们的工作,铺绳床、拿大氅、拿雨披。师父和亲融师父还有几个居士去应付他们。不久,师父回来了,说没事,只是过来看看,不知我们是干什么的,了解一下情况,让我们安心地在这里住。这么客气,真有素质,靠着背包坐着,不知不觉沉睡过去,再睁眼时已是新的一天了。

八月二十九

凌晨,穿越剪子岭隧道。全长九二〇米,隧道内空气混浊,充满了汽车尾气的味道。虽然有鼻炎但也把我熏的够呛,师父也加快了脚步,带领我们迅速走出隧道,出来后真有一种重见天日的感觉。

中午乞食乞了四家,乞到了两家,一家布施了方便面,另一家布施了饼子。还有一家要给钱的,而出家人是不允许摸钱的,乞食时但乞饮食不乞金钱。佛陀曾言:若言是我弟子者,见其手持金钱,当知非我弟子也。可见金钱戒的重要性,是衡量我们是不是一个出家佛子的标准。今天是诵戒的日子,佛制规定,僧众每半月诵戒,诵戒即是见佛,所以诵戒是很殊胜的。

下午找诵戒的地点,走到龙关镇时,有一位男子跟在队伍旁边走,边走边跟我身旁的亲行师父谈话。从他们的交流中,得知他也是信佛的,去过几个寺院,今天看见师父们行脚,从来没有见过,不知是干什么,从哪来的,问问。亲行师父解答了他的疑惑。他听后很高兴,一伸手从裤兜里掏出许多钱,也不知是多少,就往亲行师父手里塞。亲行师父赶忙说:“出家人不要钱。”他一听不要钱,又说:“我家就在前面,先到我家吃顿饭再走。”亲行师父解释:“出家人日中一食,中午就吃一顿饭,之后就不再吃东西了。”他听后又跑到前面去了,边走还边打手机,不知干什么。

当我们的行脚队伍默默地走过一段路后,他又从后面追上来,手里还拎着一袋水果要供养,因日中一食,过斋后就不再接受食物的供养,最终还是没收。心想:这人也太虔诚了吧,从刚开始给钱不要,又请吃饭不去,又买东西还不收。虽然再三布施都没接受,也不放弃还要接着供养。这也就是行脚带给众生的感召力吧?头陀行令未信者信、已信者令增长的功德从此事得到了体现。

他一看水果不要,又跑去买一箱矿泉水分给大众。我开始没要,因我看前面的沙弥师没要,我也不知师父他们接没接受,所以没敢要。后来听亲行师父说:“供养水是可以要。”师父还叫亲行师父结缘了几张碟和书给他,他欢喜离去。

过了龙关镇,在路旁边的田间小路上休息。休息时,不远处的公路上来了一车小学生,可能是附近学校的小学生放学了吧。我看到后,跟身旁的亲行师父说:“把他们都拉回去剃度得了。”亲行师父说:“那你管啊,一个亲幢都管不了,还管那么多人。”我说:“我管就我管,我管小孩子都是很听话的,我怎么不听话了?”亲般师父说:“这下师父可不用睡觉了。”我说:“那我领他们都找师父玩去,让师父越来越年轻。”这件有趣的事,下午路上我都在打这个妄想,不知什么时候能变成现实呢?

傍晚,在一块收割后的玉米地上休息,这也是我们诵戒的地方。迅速搭好衣,拿上戒本和手电,戴上观音斗。大戒师在原地诵,沙弥师去不远处的一个空地上诵戒。诵戒时感到冷,披上了观音斗。天逐渐地黑了,看不清戒本上的字,于是打开手电照着诵,照了一会儿,发现手电变得很暗快没电了,索性关了手电背诵。闭上眼睛是很容易昏沉的,不一会儿就睡着了,旁边的亲愿师提醒我,我连忙振作精神。诵戒时怎么可以睡觉呢?

天气也好像在帮我似的,呼呼的冷风吹得亲幢直哆嗦,顿时困意全无,终于诵戒完毕。大戒师那头还没诵完,我们就在原地等候。过了许久,不远处一道电光照亮夜空。啊!这是信号,我们可以过去了。晚上休息时每人发一个热水袋,听说这是师父让发的,真感谢师父,天冷了怕冻着我们,真像母亲一样。

九月初一

早上八点多穿越锁阳关,隧道全长1920米,这比昨天那条长了六百多米,长度是长了不少,但感到时间却跟昨天一样。今天速度也很快,师父带着我们大步流星地冲出隧道口。不过今天我一直低头往前走没乱看,所以感觉很快就出来了。昨天心里总想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啊,这么长!时不时抬头看看前面,因此感觉花了很长时间才走出来。这也证明心念的集中,感觉不出时间的长。这在寺院结夏安居时的念佛七中也有过几次相同的感受,有几次领念时很专心地念佛号,不知不觉一个小时就过去了,而我感觉像才过了十几分钟一样。

今天乞食重新分组,我和亲融师父、亲通师父分到了一组。搭好衣、挎上钵列队向村内走去,来到一家门前。亲融师父先开口跟那家的女主人说明情况后,那位女主人从屋内拿出一袋柿子让她的小女儿分给我们。小孩子很天真的样子,很认真的一个一个的把柿子捡进我们的钵里,看她才不过四五岁的样子。布施的过程,小女孩沉静而乖巧,施出的不单单是一个个鲜红色的柿子,其中还包含着一份纯真的童心。布施结束,亲融师父为她回向:“祝你早成佛道。”

次第乞食,接下来几家无人,至最后一家。说明来意后,主人要给钱,我们拒绝。亲融师父说:“出家人不要钱,只要点能吃的,是素的、不是荤油做的就可以。”于是他又回去拿了三袋方便面,放进我们三人的钵里,为他回向。今天的乞食圆满结束。

返回过斋地点,见其它组也都陆续回来了,问问大家都乞到了。斋后上路。下午海城周居士等带了几个信众过来看望师父,并请师父题字留念,稍作休息继续行走。

走了大约两公里,大众师在路旁的一处小树林内休息。休息时,居士们发现了一条小白狗,身上长了好几个疮,毛都掉了,趴在马路边上。看样子是一条被主人抛弃的流浪狗,居士们把他抱了回来。师父见它很可怜,决定把它带回寺院,这样我们的行脚队伍中又加入了一位新成员。为这只小白狗起个名字吧,按习惯应叫他小白,可有人却总叫它小黑。

难道是想破除我们对外面色相的执著,以为黑就黑,白就白。因为恩师曾经开示,我们眼睛所看到的白天黑夜,日月星辰,山河大地都是虚幻的、不真实的,他也许是因为这个原因而这么说的吧。晚上这只小黑总汪汪的叫,不论有没有人都叫,不知是不是与它的名字有关?

行脚走至赵穿镇,晚上五点多,在距离公路不远的一块空地上休息。按理说白天走了一天的路,到晚上应该困了,可我却一点困意也没有。坐在那里看着天上的星星。突发奇想,我让身边的一位沙弥师给我讲故事,他也欣然同意。不过他可能不会讲佛教里的故事,给我讲起了圣斗士的故事。

这是一部日本的动画片,写五个圣斗士为了他们的女神雅典娜而战的故事,里面都是宣传修罗的思想。在流行时不知毒害了多少纯洁的心灵,故事里情节都是千篇一律,除了打斗还是打斗,很少有和平的时光。刚开始还听得津津有味,因我没怎么看过嘛。到了后来越听越没意思,我都能猜出来一二了。不过我倒是佩服这位作者的想像力,不知他是怎么想的,这么能写。听说都写了好几年了,可能还没写完。只可惜这么好的头脑却没用在正地方,如果他要来行脚,写个十几万字的行脚报告应该不成问题。

不由地感叹世人的妄想打得是太快了!现在科学研究说光速跑的最快,一秒钟可以跑三十万公里,不过这和我们的念头比起来可差远了,我们的一个妄想可以从这个星球一下子跑到那个星球上去。还有那个证果的圣人可以在一念之间周游十方世界,这要让光跑不知要到何年何月呢?现在科学发达有一日千里之趋势,世界上各种新产品不断出现,这都是人的妄想打的太快了。

现在各国都在搞军备竞赛,各种新式武器一个比一个厉害,随时都可以毁灭地球无数次。孰不知妄想打得越快,世界毁灭得越快。修行就是要返朴归真,达到一念不生,我们要反其道而行之。恩师曾经开示:“虽然我们行脚在表面上看似很慢,没有汽车、飞机跑得快,但在法界中,我们是最快的。”

讲了几天,我有所觉悟。我不听了,太没意思了,还是诵咒、写日记吧!

九月初二

行走在公路上,看了看路旁矗立的牌子,得知快接近宣化城区了。第一次看到宣化这个地名,不由地就想起了宣化上人来,和前面沙弥师开玩笑说:上宣化古城找宣化上人去。这名字起得不错。宣化:宣扬佛法,化导群迷。

走在路上,听着路人对我们的评论,说什么的都有。一会儿成了大名鼎鼎的少林武僧,一会儿又成了拍电影的摄制组,再一会儿又成了沿途化缘的和尚,要不就成了跑江湖卖艺的了,如此种种不一而足。《金刚经》云:“一切有为法,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应作如是观。”

人生就是一部电影,每个人都是演员:有的人演豪门贵族,一生享尽荣华富贵;有的人演街头乞丐,一生贫穷下贱;再有的人贪着五欲而糊涂终生;还有的人为明白真理而遁入空门,出家修道。头陀之行亦如一部活动的电影,演示着三宝慈悲度世的精神,观众们则是芸芸众生,希望他们能从中受到心灵的启迪。

走了一天,晚上在路边的小树林内休息。白天,师父说:如果今天晚上走通宵,可以穿过宣化城区。一直期待着想:走通宵是什么感觉?真想走一把试一试。可是却未能实现,心中失望也没办法,一切听安排。晚上马路上的汽车时不时的呼啸而过,困意袭来,昏沉过去。

九月初三

早上起来天气不是很冷,有些凉爽,背包和雨衣上没有霜,可能是有树林遮挡的缘故吧。今天上午穿越宣化古城,逐渐进入城区,马路上的车与行人也多起来。周围楼房林立,空气也变得混浊,让人难受。想起前几天山中的清新空气,让人怀念。

走在闹市区,周围的喧嚣打破了内心的宁静。此时的耳朵就像一个敞开的大门,什么车声、路人的说话声、小摊小贩的叫卖声、音乐声,反正只要是能听到的声音我一概接受。街道两旁烧烤店的香味悄悄钻进了鼻子里,令人起心动念。眼睛也不时地用余光扫一扫周围的景物,心中烦躁。低头紧跟着前面人的脚步,

这时才体会到出家人以山野为家,远离红尘的好处。感到在寺院里清净的修行真好,想当初一听要行脚好高兴,终于可以出去看看,放松一下,这回来到热闹的地方又觉得还是安静的环境好。人都是很奇怪的,热闹久了想躲清净,等到了清净的环境又想热闹;可等真热闹了,又受不了,还想回到清静的环境。就这样折腾。

此时的咒已经是断断续续,前后连不上了。市区的街道纵横交错,分不清东西南北,绕来绕去迷路了,只好向路边过往的行人打听怎么走。经过几番周折,终于出了城区外围的阳河大桥收费站。感受“道在脚下,路在嘴上”。出来后顿感清凉,非常喜悦,心想:可终于走出来了!远离了那繁华嘈杂的城市,让人心情一下子变得舒畅。

中午在一个工厂的围墙外过斋,因已接近日中,加上附近没有村子,所以今天中午没有进行乞食。道路两旁的行人都过来围观,很好奇地看着我们。马居士在穿白大褂、戴帽子,准备行堂时,有人还以为是看病的呢。我搭好衣把钵摆好,我刚把钵放在钵座上,有一个中年男子就把我的钵给捧了起来,一边看一边说:“这东西好。”速度太快,令我来不及反应,等我反应过来,连忙把钵给抢下来。后边的亲般师父说:“请你离远点,不要随便碰这些东西。”

后来我心想,《十诵律》云:“钵乃恒沙诸佛标志。”他既然对钵如此喜爱,他将来会出家的吧!过斋后,因围观群众太多不方便休息,师父决定找到合适的地方再刷钵、刷牙。背上包走上公路,在一处玉米地旁找到了休息地点。晚上在一条小路上过夜。

九月初四

停停走走,走走停停,走了一上午。中午在山享村镇石墙子村乞食。我们先后乞了五六家,一共乞到了三袋方便面,四个馒头。中午过斋吃的好饱,这可得感谢行堂居士的周到护持。给我印象最深的是小马居士,有时候在我要过食物后,把钵收回来了,不想要了,这位小马居士又抄起饭勺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咚”的一下又打进我的钵里。

看着这勺饭,心里谢谢小马居士生怕我饿着,不过我倒是不太配合他,吃得慢了点。未经我允许就强行打进的饭,心中起了两个念头,开始有些不满,但又一想他是好意,是不是怕我饿着走不动呀。以至于第一天过斋时就剩了小半钵的饭,看来以后速度要加快,要不白费了他一番好意。行堂的居士准备食物,起早贪黑,一大早就去一个僻静的地方做饭,早晨的寒冷冻得人直哆嗦。

过完斋,本来师父不想在此休息,准备马上走,但因缘所致,一群居士的突然到来改变了师父的计划。师父只好去解答那些居士的问题,我们就在一旁休息。休息时来了五六个小孩子,大的十七岁,小的才上小学三四年级,他们在我们过斋时就好奇地过来围观,看我们过斋。结缘了念珠,护身符和书等物品,他们欢天喜地的,每个人都争着要,像宝贝似的,看见他们这么天真活泼,我也好高兴。

《三字经》开篇明义地说:“人之初,性本善。性相近,习相远。苟不教,性乃迁。”每个人最初的时候本性都是善良的,因为本性和善相近,所以说“性相近”;渐渐长大,被环境所熏陶,被习气染污,所谓“染于苍则苍,染于黄则黄”,于是性情和善就渐渐离远了,所以说“习相远”。在这个时期如果不好好教育,把旧习气改掉,回到本来的善性上,那他的性情就会变迁了。

时间不等人,十七年的光阴转瞬即逝,庆幸自己找到了回归的路,不再随波逐流。师父开示:人生在这个世界上就是来修道的,不是成家立业的。所以我要抓住时机,努力修道,也希望他们早日找到回归的路。

下午正走在公路上,突然前面的队伍停下了,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抬头一望,只见一辆微型面包车上下来两个人,拿着钱要供养,不要就硬塞。经过师父反复解释出家人有戒律,不允许摸钱,他们才放弃,开车走了。听师父说:“他们是看到我们行脚队伍走过去,特意从后面追上来供养的,其布施之物虽不可取,但其虔诚之心可以收下。”

现在世风日下,金钱万能,世间的生活是纸醉金迷,为了钱而疲于奔命而无法摆脱欲望的束缚,成为它的奴隶。佛制此不许捉持金钱戒,犹如清凉的甘露滋润世人疲惫的身心,犹如海中的航标给人们光明的方向,又如晴空霹雳警醒世人。

现在回想起来,我能走完全程不得不感谢恩师的加持,及众位师兄弟的帮助、鼓励。在行脚途中,每个人都互帮互助,为了大众的利益而舍掉了自己的利益,发生了很多感人的事情,而我就是其中的受益者。在行脚时,我的脚走出了水泡,很疼。亲空师知道了,拿来药品帮我治疗,晚上还端来药水让我泡脚。对每位有伤的僧人都是如此,而他自己的脚也起了水泡,却不怎么去管,忍着疼先为别人服务,完了再处理自己的事,真是舍己为人的菩萨精神。

还有恩师他老人家脚上有旧伤,每年行脚似乎都会复发,一发作走道都困难,虽然如此还坚持带领我们走。在行脚途中,还要为找过斋的地点和晚上住宿的地方而操心,有时还要解答居士的问题。晚上住宿安排地方,师父总是把我安排在平坦的地方,师父他睡在靠外边的一侧,真是“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

还有亲义师父,他天生一副菩萨心肠,喜欢助人为乐,是我们大家公认的“活菩萨”。在寺院如此,行脚时也不例外,经常帮助别人背东西、整理背包等。他也帮过我一次,有一次铺绳床,因我动作慢,半天没铺好,师父也在那边催,亲义师父见了就跑过来要帮我铺,旁边的人说:“这得消多大福报啊。”我一听赶紧说“不用你铺,不用你铺。”后来没让他动手。

最后要特别感谢一位比丘师父,是他的一句话策励着我在行脚途中克服了散漫的习惯而没有掉队,他就是担任僧职的亲行师父。因为动作慢,他经常对我说:“快点,慢了装车啊!”我听了此话赶紧加快速度,因为不想坐车。不过自我肯定意识的强烈不愿意让别人说,故虽是好意心中也不舒服,现在想来真是不对,在这里向亲行师父忏悔。

过了几天我忍不住对亲行师父说:“装车就装车,来车我就上。”只见亲行师父顿时无语,看着他的表情,心中得意,猜想他可能没想到这个倔强的小沙弥敢对他这么说。行脚快结束时,他对我说:“快点,慢了不给你装车上。”这回轮到我无语,总不能说“不装就不装吧!”我还没这个勇气,还有许多事情在此不一一列举。通过行脚可以帮助我们破掉我执达到无我,这亦是行脚的一个殊胜之处。

人被金钱所掩盖的心灵,而出家人少欲知足更把金钱视为毒蛇,故佛言:捉金钱,非我弟子也。但愿他们通过此事对出家人有新的定义,对供养僧众有新的认识。因下午时间休息长,所以走到很晚才休息,以完成每天规定的里数。今天没有找到水源,因而没有剃头,晚上在一条小路上露宿。

九月初五

昨夜的露水很大,早上醒来时背包和雨衣都是湿漉漉的。这几天我的脚走的好疼啊,可能是在穿越宣化城区时走的太急了。过了宣化以后这脚走路时就一瘸一拐的了,只有坚持着走,心想只剩最后几天了怎么也得坚持到底,我可不想拄拐杖或坐车。行脚队伍中的亲无师是所有人中年龄最大的一位,今年五十八,而且在行脚的头几天脚就走伤了,起了好几个大泡,走路都拄拐棍,虽然如此还坚持走。一看到他我也有劲了,想想亲无师都这么大年纪了,还是老当益壮、不甘示弱坚持走,更何况我这个小沙弥,更要有“有志不在年高”的精神啦。所谓坚持就是胜利,果然我顺利的走完了全程。

中午乞食附近人家不多,所以只去了三组,今天有居士供斋。斋后师父给居士们开示,让亲行师父带领我们先走去一里外一个沟内休息。走到一个地方,像个大山谷,周围山势很陡,中央一块洼地。但亲虚师说不像是师父说的地方,于是亲行师父带了两位沙弥师组成了三人小组,上前面看看还有没有别的休息地点,其余人在原地等候。

就在他们走后不久,发生了一起飞车事件。我正在打坐,就听山口那里传来“砰砰”几声闷响,把大家都吓了一跳,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有人说:“听声音像是车翻下来了,过去看看。”我开始不大相信,心里合计:不能吧,车怎么会冲出跑道呢?这司机也太差劲了吧!

过去一看,果然是一辆轿车趴在石头堆上不动弹了,看样子它也累了,该休息休息了。车里的东西洒了一地,幸运的是那个司机跑了出来没受什么大伤,只破了点皮,此时正在收拾地上的东西呢。想想也够悬的,从公路到山底少说也有十米,而且坡上全是巨石,这车在上面翻了几个跟头还没有爆炸真是幸运。感谢佛菩萨的加持,令危险化为平安。晚上在一处河滩上过夜。

九月初六

昨夜因为有风,所以今天早上没下露水。雨衣和背包都是干的,白天不用晒了,这可省了不少麻烦。公路两旁栽着一排排的小树,树上的叶子是火红色的,果实也是红色的。刚开始以为是枫树,但仔细观察却不知是何品种。行走时没能专心诵咒,到处东瞅西看。这个眼睛到处乱看,把功德都看没了。所以说它和耳鼻舌身意是六贼,伙同外面的六尘来打家劫舍,把智慧宝贝都抢走了,让我们变得愚痴而不能跳出轮回。

所以《楞严经》中佛告阿难:使你流转生死,因无明而起惑造业,生死的根源不能解脱,这都是你的六根,别无他物。又告诉阿难:使你登上无上觉位,速证常乐我净、无余涅槃果位的亦是你的六根,别无他物。从中可以知道回收六根是多么重要。所谓摄心为戒,如果利用好了六根,不让它跟着六尘跑,它就会帮你成无上道的;但你老放逸,它就会拖着你,令你不得解脱。头陀行正是让我们回收六根的一种修行方式,它的功德是很殊胜的,意义是很深远的。

在二〇〇四年行脚的开示时,师父说:“人必须长期行脚才能不断总结经验,才能体会到它的真正含义。因为我们出家就是为了了脱生死这个大事情,所以说一切都离不开这个大事情。行脚就是了生脱死的一个捷径,此中的功德以及这里需要做的事情那是很多很多。我们应该知道什么事情都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必须亲自尝试,才知道行脚对我们有什么好处。但说是说,做起来却要下一番功夫才行。

行至中午,大众在一处田边空地上过斋。刚过完斋就下起了小雨,我们迅速收拾好背包离开。一路上,鞋都湿了,找到一个桥洞避雨。休息一会儿,看雨停了又继续走,刚走没多久又下起雨来。《经行》中云:风雨雪闹增定力。这说不定是来考验我们的定力如何吧?在雨中行走别有感受。走了大约四里路,在一高速桥下休息,决定此地作为今天晚上的住宿地点。天气很冷,大家早早就铺好坐垫在打坐或写日记,不久天色渐暗,夜幕降临。

九月初七

早上醒来,发现天空中还在下着小雨。从昨天下午开始天就一直阴着,下着小雨,太阳也不知躲到哪里去了。师父让我们在原地打坐,等雨停了再走。坐在那里感觉很冷,不知不觉就睡着了。过了许久,朦胧之中听到移动坐垫的声音,睁眼一看,原来雨被风吹了进来,把坐垫和大氅都打湿了。这桥下四周没有挡的东西,就头顶上一个盖,还刮着风把雨都吹进来了,也想让我们清凉一下吧!师父让把雨衣披上,大家往一起聚了聚,我躲在一根柱子后面。

大约七点多,雨停了,我们又走了一会儿,找到一个桥洞。恩师决定在此休息,等过完斋再走,此时才八点半。离过斋时间还早,大众集体诵楞严咒五遍,这也是从行脚开始到现在第一次在野外集体诵咒。坐在那里,呼呼的寒风吹得我直哆嗦,虽然如此,也抵挡不住那咄咄逼人的困意,不一会儿就睡着了。

财色名食睡是五种盖障,障住了我们的智慧,使之不能显现。出家后从事相上远离了财色名,还有食与睡,这也是最难克服的;但难也得去做,因这五样哪一个不破都不能了脱生死,所以要难行能行。不知不觉口水流下来,我才醒过来,打起精神与寒冷作战,九点多诵咒结束。

因此地离人家远,所以中午没有进行乞食,直接过斋。过完斋,休息了一会儿。天气太冷了,坐在那还不如走着暖和,又上路了,这么多天走的都是一条路,不知什么时候才能走到头?恐怕是要尽未来际吧!晚上在一桥洞下过夜,地很平坦,是沙石。师父把我安排在中间,说年纪小要照顾。又说:越小,其实越老,都得照顾。他说得我真不好意思。

依我的年龄来说,说大不大,说小不小。在佛法里来讲,出家之人已舍弃世间的一切而出家,所以不提以前的种种包括姓名和年龄,所以说出家人不问年龄。但在佛教中也是有年龄排列的,受大戒以后每结一个夏算增长一岁,叫夏腊或夏岁,而沙弥未受具戒未入僧数,所以也没有岁数,可以说还没有满月吧!说小不小,在世间十八以后应属成人,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要有一个正确的方向。出家后虽小,但有正确方向,则应做人天师表。师父有时像慈母一样无微不至地照顾我们,有时又像严父苦口婆心教导我们。

九月初八

今天是行脚最后一天,下午就要返回寺院了。现在回顾前面经过的十五天,感觉太快了,像刚发生一样,不知不觉行脚就结束了。想想下午就要回去了,还真有点留恋呢!再走几天多好。十五天里虽然经受了骄阳、寒冷还有疼痛等种种考验,但经历过后又有一番新的感受,“不经一番寒彻苦,哪得梅花扑鼻香”,忍受过后才知道其中的好处。头陀行是锻炼我们身心的一个机会,也是检验我们定力的时候。出门在外什么事都有可能发生,只有忍耐,所谓“一切是考验,看尔怎么办;睹面若不识,须再从头炼。”

下午剃完头,坐上了来接我们的大客车返回寺院。坐在车上想起十五天走的路,坐车这几个小时就跑完了,真有些不甘心。一旁的亲虚师安慰我说:“这是让我们空掉我们的功德。”想想也有道理,读书时对于时间的态度就像看河水一样,从不懂得去珍惜它,看着它哗哗地流逝也无动于衷。出家后才知道以前做错了,不好好念书尽贪玩,浪费了那么多宝贵的时间,十分后悔。

又经过这次行脚,却更感觉到时间的无情,生命的短暂,所谓:时光减处命光微。我有一个妄想,希望时间能停住该多好。以前看动画片里,有一种让时间停止的机器,好想要一个。不过妄想终归是妄想,不能变成现实,只有抓住剩下时间不让它浪费。“悟以往之谏,知来者之可追,实迷途其未远,觉今是而昨非”,悔悟以前种种是不对的,而今出家是正确的,应当改掉以前的坏习惯,而寄望于将来,应知来者可追,如能“觉今是而昨非”,则我们迷失的并不算太远。

路上透过车窗,看着外面的花花世界,也不知自己在打什么妄想。汽车穿过宣大高速进入京张高速,驶入北京外六环道,结果走错了,车跑到八达岭长城的方向,载着我们在城区转了一圈,看了看长城。小时候就想去北京玩玩,看看那些古建筑。今天巧合让我看到了长城,不过看完了也没什么特别的。

很多时候看东西都只是为了过把眼瘾,因没看过而想看,但看完了其实也没什么意思。虽然知道这个理论,但还是想看,这就是习性。以前比丘果成师父经常对我说:“心随物转,久习成性。”刚开始不明白什么意思,心说:你说什么呢?我听不懂几句。通过行脚途中眼根的放逸,经过反思,渐渐明白了这句话的意义。

上学时有个愿望,其中一个就是要周游全世界,把所有好玩的都玩一遍。小孩子嘛,都爱玩。所以我第一次看到师父行脚就想跟着去,其实是想去玩。当时思想单纯可没想那么多,还要诵咒,还要摄心多麻烦,就是想玩。出家后,此思想才渐渐转变,知道要诵经、坐禅、营三宝事,不然虚沾信施,否则披毛戴角还;但没完全转变。因此本次行脚途中眼根的放逸,一个跟我的定力不足有关,另一方面也跟此愿望有关吧!又经过几个转圈,终于出了迷宫,跑上了开往六环方向的路上。期间没什么事情,从六环驶向沈大高速开往大连。此时夜幕降临,我也困了,休息休息。

九月初九

经过一夜的飞驰,于次日清晨六点多钟在女寮门口停下,大家下车排好班走回寺院。刚一下车,就听到宏大的钟声从远处传来。啊!这是来迎接我们了,好久没看到他们了。队伍慢慢地向前走,不远处,路两旁跪着迎请的居士,有的手中拿着鲜花,有的口诵佛号,还有的早已泣不成声。这是如来清净戒律的感召,才有如此的场面。从而更验证了师父说的话:末法时期的众生更需要戒律,而佛法更要头陀行。

实在不忍多看,回到大殿,师父作了总结:这次行脚很成功,我们又有新的体会。通过行脚,僧团的和合得到了巩固。在行脚途中,每个人都互帮互助,都无私奉献,为了大众的利益而牺牲自己的利益。

就拿我来说,我能走完本次行脚,除了自己的毅力外还有师父的加持,大众师父对我的鼓励,才使我走完了全程。

世尊曾言:“若此头陀行住世者,我法亦当久住于世。”因而头陀行是正法住世的象征。因此佛陀亦亲率诸大弟子践行头陀,并分半座与头陀第一的迦叶尊者,以显头陀行之重要性。佛教自从传入中国以后,头陀行一直在延续。从汉明帝时,大法西来,然后唐宋元明清直至如今,历朝历代的祖师大德们都在以身示法,践行头陀,为后人做出了榜样。

作为一名佛子,我们有责任继承此法,把头陀行延续下去,以令正法久住于世,这也是僧人的本色。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二〇〇七年二时头陀行脚乞食体会(释亲洞 比丘)
下一篇:离好行——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比丘)
 二〇〇七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释亲指 沙弥)
 读《口业之过》有感(释传本 沙弥尼)
 二〇〇五年戒七总结(释亲昌 比丘)
 星火燎原——二○○八年行脚乞食感记(释传净 式叉尼)
 二〇〇九年受戒报告(释亲悲 比丘)
 兴道相师(第六篇)——二○○八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释亲融 比丘)..
 任重道远——二〇〇八年学习二时头陀体会(释传信 沙弥尼)
 传统——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行比丘)
 戒场亲历记——受戒体会报告(释亲空 比丘)
 下院道源寺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报告(释亲辉 比丘尼)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增支部1集69经[栏目:增支部1集]
 净土大经解演义 第十六集[栏目:净土大经解演义·净空法师]
 离好行——二〇〇八年行脚体会报告(释亲古比丘)[栏目: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即心即佛的意思是心佛无别吗?[栏目:观清法师]
 圣赞智泉法师会议报告系列之三 大力宣扬国学文化 促进精神文明建设 树立优秀企业文化[栏目:智泉法师]
 六 三宝经[栏目:小诵经]
 请问如果他们没有迷信的信仰呢?如何引导。[栏目:宗萨钦哲仁波切微访谈问答]
 第六十一回 第四个梦[栏目:自然的代价]
 我们发愿替众生承受各种灾难和痛苦,这样会不会有效果呢?是否要请上师三宝加持我们做到?[栏目:阿宗白洛仁波切·学修释疑]
 Things as They Are - Every Grain of Sand[栏目:Maha Boowa]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