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二〇〇九年受戒报告(释亲悲 比丘)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022
二〇〇九年受戒报告

◎释亲悲比丘

顶礼大乘常住三宝!

顶礼得戒坛上十师!

顶礼上妙下祥恩师!

各位善知识:

阿弥陀佛!

今年闰五月至六月间,山西五台山碧山十方广济茅棚举办第六次传戒法会。常住慈悲,恩师慈悲,安排六位沙弥前往求受大戒,并有两位居士随同护持。回来以后,亲悲将求戒期间所写的日记做了整理,作为这一次的受戒报告,由于水平有限,报告有些啰哩叭嗦,恳请大众慈悲见谅。

五月初八出发

已经确定下来今天就要出发了,上午我们六人去向恩师顶礼辞行。恩师慈悲嘱咐,到了戒场要谨慎,并再一次给我们开示:受戒是为了佛法的住世,而不是为了自己。居士的护持是护持佛法、护持戒律、护持僧团、护持常住,我们应该生惭愧心。恩师告诫我们要像在寺院一样,2点钟就起来,起来就打坐。严持戒律,同时也要修定力,只持戒不修定是不行的,而只修定不持戒根本也就错了。我们不是为了弘扬哪个法门,我们就是修行佛法。

恩师的开示还有很多,亲悲惭愧,只记下这一点点。顶礼恩师后,我们去向客堂告假,接着顶礼各位执事师父。亲藏师父说:“如果有人想要了解寺院的情况,可以给他们客堂电话,让常住、让客堂来处理这些事情。”亲昌师父说:“希望你们发上品心、受上品戒。”亲融师父交待了一下临登坛前要注意的事,并表示对于我们这次受戒还是比较放心的。

过斋后,我们准备出发。当家师父事务繁忙,直到这时,我们才有机会向当家师父顶礼。接着到客堂顶礼祖师,临行前最后一次向师父顶礼后,汽车就驶出了寺院,没过多久就上了京沈高速公路。一不小心,眼神溜出窗外,看到路边一个指示牌——万佛什么什么的,赶紧把眼根收回。然而没多久,眼根再次放逸,又一次溜到窗外,看到一个广告牌——义县奉国寺。这时候感觉心里头热乎乎的,虽然两次的放逸,但所看到的,结果都能让人提起正念,我想这真是佛菩萨的加持。

这次受戒随同护持的两位居士:一位是张居士,他是大悲寺的老居士了;另一位是马居士,去年行脚时他也随同护持。有一次,他可能觉得护持不到位,我看见他好像哭着向师父顶礼忏悔。

五月初九碧山寺第一天

早晨3点,我们到了碧山寺山门,寺门没开。五点半进了寺里,进去没多久,就听人们纷纷在说:“大悲寺的。”我们也没贴标签,不知道他们怎么会知道的,难道仅仅是因为我们穿着百衲衣?因为是早粥时间,我们决定等一会儿再到客堂。

早粥时间后,我们穿上海青,搭好缦衣,排班到了客堂。进客堂前,我们将背包整齐地放在门口。进了客堂,看见正中央是观音菩萨,我们一字排开,向观音菩萨顶礼三拜。然后我们向知客师父顶礼。知客师父说:“一拜!”我们依教奉行,亲空师代表我们向知客师父说:“大悲寺六沙弥来常住求忏悔。”并递上材料。知客师父将材料交给客堂一位师父登记,告诉我们以后就随众不要搭衣了,并给我们安排了寮房。

另外,还安排我们过二堂,告诉我们这里的过午时间是12点26分。登记时,有客堂师父检查了我们的包。登记时间较长,等待时,我听见知客师父对一人说:“出去,出去,咱不来这套。”后来得知那人想送红包,所以被撵走了。登记还没完,知客师父招呼我们到戒坛殿前面去。戒子们早已集合,知客师父通知大家:从1号到6号这几天考功课,不熟悉的可以晚点去。我一听,心里踏实一些了,我功课不熟,现在看来,还有一点时间可以熟悉熟悉。

解散后,照客师父带我们到了寮房,安排好铺位,又拿来暖壶和盆。休息了一会儿,张居士过来,客堂安排他们进了斋堂,也分配了住处。亲空师和师父取得联系,师父让张居士到隔壁律院问一问这里的过午时间,我们在这里的过午时间就依律院的。师父让我们这几天好好的熟悉功课。马居士发心买来几双拖鞋。11点左右,照客师父过来带我们到五观堂等候过二堂,告诉典座师父我们几个是大悲寺的。

过斋后,我们正在洗钵,突然发现好多人一箱一箱的往寺里搬东西,大家就停止洗钵,过去一看,原来是搬大藏经。大家马上帮忙,直到把所有的藏经堆放整齐,负责的师父表示可以离开了,我们才回去。马居士过来说,想给大家准备几个洗钵盆,亲空师告诉他不需要了。我们发现这里的出家人在外面都是穿着大褂,我们的百衲衣太显眼,决定随顺常住,出门就穿大褂。

下午,我们把马居士拿过来的拖鞋送到厕所门口给大家公用。照客师父过来招呼我们,问我们怎么没上殿,我们十分吃惊,这实在是我们的疏忽,没有事先将上课时间打听清楚,打板也没注意到。下了殿,我们大家都到客堂忏悔。

五月初十碧山寺第二天

早上2点左右醒来,3点多穿好海青去排班。早殿有普佛,上课时感觉南方调儿重,拐弯的地方不像北方调儿直来直去。下了殿,有人在发什么东西,亲通师提醒我:“把持金钱戒的卡片准备好。”我想:不需要那么紧张吧,也许是发什么资料吧。谁知道是发钱,没有要就过去了,有些后悔没听亲通师的话。

在来碧山寺之前,我们每人准备了一张卡片,上面写着“不要钱”。师父知道后说:“你写‘不要钱’有什么意思呢?应该写‘持不捉金钱戒’,让大家都明白这条戒律,这才是应该的。”之后,我们按师父的意思,重新更换了卡片。但这张卡片只是在这样的场合才适合拿出来,失去了这个机会有些可惜。我的意思是如果有人看到它,或许这张卡片就将成为他的解脱之因。当然,起作用的并不是这张卡片,而是“不捉金钱戒”这条出家人的佛制戒律。

今天过斋后,斋堂有师父过来,关心地询问我们过斋过得如何,是否能吃饱等等。还问对于日中一食的人,如何行堂比较合适。亲空师只好简单介绍了一下我们寺院行堂的特点。对于常住、对于斋堂给予我们的照顾,我心生感激,有些激动,突然想到:他们恭敬的是法,是日中一食,是佛制戒律。我们应该随喜他们对法、对戒律的恭敬,对于自己则应深感惭愧。这样子一想,情绪就平复了。

中午打了妄想,封坛以后,可能我们就必须过头堂了,不禁担心起来。后来又想起宣化上人说过的一句话,立刻放松,心中一喜,那话冲口而出:“everything is ok(一切事都没有问题)。”亲空师说:“ok个啥呀?功课还没考呢!”一叫功课,我立马就老实了。

闰五月十一碧山寺第三天

早上上早殿,绕佛归位时,看着戒子们从我面前一一经过,突然打妄想:他们都是前生的父母,未来的诸佛啊。自然而然低下了头,生起一种恭敬心来。未来,他们将分布十方去教化众生,无量的众生将闻佛法,蒙获法益,无量的众生善根得以增长。想着想着,眼泪不由自主就流了下来,以至双手掩面,泪如泉涌。后来一想:这还是在上早课呢,还是不要哭了吧。然后就不哭了,就想到刚才的妄想是从哪里来的,又到哪里去了,怎么也找不到,心里就平静了。

下午,同寮的戒子们被招呼去考试,我们则被留了下来。在寮房熟悉功课时,忽然听到屋外好像有戒子说:“没有舍去生命的决心,得不了清净戒。”我吃了一惊,想要继续听,可接下来怎么也听不清了。没多久,又从隔壁传来师父的声音:“成就最快的也是戒律,除了戒律还是戒律。”原来隔壁有戒子在看师父讲法的光盘,后来他还过来跟我们要了寺院的电话号码。

闰五月十二碧山寺第四天

上午到五观堂摆桌子,亲空师说:“今天有木耳,张居士仔细检查过,没虫子。请示过师父,师父说可以吃。”

中午斋饭有点烫,舌头烫得有些木了,基本上也吃不出啥味道来。记得刚剃度的时候,有一次听亲义师父说,他为了对治自己对饮食的贪恋,在过斋之前故意把舌头烫木。当时听了很佩服,想效仿,但一直没有勇气,想不到这次满愿了,可惜是被逼的,始终不如自己主动去做更能破除对身体的贪恋,对饮食的执着。

房间里又加了张床,来求忏悔受戒的人是越来越多了。

闰五月十三碧山寺第五天

上午,知客师父陪同一位大和尚来检查寮房,知客师父跟他说我们几个是大悲寺的,日中一食。这位大和尚点点头说:“可以安排和老戒师父们过二堂。”临走前,又跟我们说:“来受戒,最重要是要有惭愧心、虔诚心、恭敬心,要好好努力。”我们几个赶紧顶礼,后来才知道,他就是这次戒期的开堂和尚。

下午上课时,知客师父通知我们到念佛堂验手续,考功课。大家都顺利通过,终于松了一口气。

闰五月十四碧山寺第六天

今天普化寺有千僧斋,亲空师请示了客堂,我们不去,过二堂,以后也过二堂。

上午刚准备剃头,客堂通知出坡挂横幅。知客师父带着亲空师、亲通师、亲悲到各寮口贴对联,后来知客师父有事,就叫我们自己到禅堂,文殊殿那边去。我有些发懵,我们不知道禅堂、文殊殿在哪儿,知客师父有些无奈,最后由衣钵师父领着我们干。

亲绪师父过来,他供养戒常住一车菜。我们和亲绪师父一起过二堂,过完斋,又到亲绪师父休息的房间去,亲绪师父反复告诉我们要留在大悲寺,不要离开师父。

中午,有人供养洗衣粉,说不要可以送卫生间。有人要供养衣服,也有人供养牙膏、卫生纸,我们没收。

同屋有人说要背《楞严经》,第一卷已经差不多了,随喜赞叹!

闰五月十五碧山寺第七天

上午发了海青,长衫。亲空师到客堂去,回来说得统一。昨晚发了新戒必读和上供仪轨,今早投单挂号,挂单后,听知客师父训话。

上供时,前面的人到五观堂上供,后面的人在大殿前听不到。僧值师父教我们结定印,并说:“没事的时候,眼观鼻,鼻观心,把心定下来,不要让自己的面目像狂马一样飞奔。平时都是散乱的,随着境界转,只有把心定下来,你才能知道世间的法相。”

中午过斋前,我说穿海青会凉快些:“过斋可以穿以前的海青,以免把新发的海青弄脏了。”旁边师兄弟说我不实在。我听了惭愧得很。他说得一点也不错,其实我想的是穿以前的海青,心里想一套,嘴上说一套,虚伪得很,幸亏有他说我,感谢善知识无处不在。

下午净坛结界,诵大悲咒时,开始刮风下雨。渐渐雨小了些,等再次诵大悲咒时,身边有戒子说:“一诵大悲咒就下雨。”他的话刚说完,雨就又下大了。

傍晚,我们六人到车上诵戒。晚上布萨。开堂和尚说:“布萨就是忏悔,忏悔得清净、忏悔得安乐、忏悔增长善法。”然后教唱念,教唱之前,开堂和尚勉励我们要珍惜这次难得的受戒因缘。

闰五月十六碧山寺第八天

早上下雨,上早殿,一部分戒子在殿檐下上课。我面前有几盆花,我弯下腰,想看看是真花还是假花,亲空师扒拉我一下,我才反应过来,我这是在干嘛呢?这不是在上课吗?一不小心就不知道自己在干啥了。

中午排班过斋时,看见一位师父威仪相好,目不斜视,丝毫不理会道路上的水坑,积水,就这么笔直地走过去,口中佛号不断,不由地让人生出恭敬之心。

下午编班,开堂和尚慈悲,把我们六人单独抽出来,加上云居山来的两人和典座师父组成一班,典座师父是班长。我们是4班。

晚上开堂和尚说:“以前受戒时,规矩严得很,都是不倒单,两人背靠背,手里抱着鞋,鞋一掉就要挨打。”我心想:我坐着睡还行,要抱着鞋就不行了。要抱着鞋的话,这一晚上香板肯定噼里啪啦响个不停。

闰五月十七碧山寺第九天

早殿回来,师兄弟告诉我,我头老转,老爱东瞅西看。并且说:“我看你还能接受,我才跟你说。”有些惭愧,有些安慰,好歹他认为我还有救,要是认为我没救了,就不跟我说了,那我就完了。

上午换房间,请引礼,转来转去,我们六人还是在老地方,一点没动。

中午过斋后又发钱,我赶紧把“持不捉金钱戒”的卡片掏出来,终于使用了一次。

下午宣堂规,交香板,教进出堂,每人挨了两香板。大和尚是山西人,讲话听不懂,感觉很亲切。

闰五月十八碧山寺第十天

上午发五衣,教穿袍搭衣。中午过斋有木耳,张居士过来说检查过了。

闰五月十九碧山寺第十一天

早上我们把缦衣作法舍了,把多余的五衣、七衣、祖衣、具、海青、大褂等交给张居士。我发现自己对那些个衣物有点舍不得,尤其是那件旧大褂。

上午考毗尼,亲空师、亲指师获得一等奖。亲通师、亲无师获二等奖,奖品是黄袍和小褂。

过斋前,张居士拿来一些药,亲空师给每人发了一些清咽的药,因为拜忏时间长,怕大家嗓子受不了。

闰五月二十碧山寺第十二天

上午引礼师过来收手机,从侧门买东西也被禁止了,规矩越来越严。对我们来说则有些平平淡淡,因为我们没有手机,出家时就没有了。而且我们也不可能从侧门买东西,因为我们持不捉金钱戒。

晚上拜完忏回来,有戒子说越拜越精神。我想我怎么是越拜越迷糊?自己的心还没发出来,要生惭愧心啊!

闰五月二十一碧山寺第十三天

上午教吃钵饭,我们没有碗,通过引礼师父临时借了六个碗,六双筷子。中午可能统一过斋,无法使用我们自己的钵,我有些担心,不知到时怎么办。后来还是由亲空师去请示客堂,客堂慈悲,允许我们继续过二堂。我还打算要么不吃饭,要么就吃点干饭。整个过程中旁边的师兄弟很镇定,好像一点不受影响。我心想:还是人家有定力。

下午验衣钵,亲空师建议带我们自己的铁钵,用瓦钵感觉心不真。既然平时一直使用自己的钵,为什么验衣钵时不把它拿出来?况且我们的钵本身就是如法钵。虽然与常住不太统一,但是为了真实,我们没有用常住发的钵,而是带上了自己的钵。当教授阿阇黎问:“铁钵?瓦钵?”别人答:“阿弥陀佛,瓦钵。”我们则答:“阿弥陀佛,铁钵。”既没有刻意去大点声,也没刻意小点声,一切是自然的,真实的。我们需要的是真实的心。

闰五月二十二碧山寺第十四天

今天授幽冥戒,发了红、黄牌。我想:写什么呢?想了想,就在红牌上写上:该来的来。在黄牌上写:该去的去。写完后心情愉快。听说黄牌要收钱,亲空师把红黄牌拿到客堂,客堂也没说什么。

晚上传幽冥戒,停电。

闰五月二十三碧山寺第十五

今天剃头沐浴,感觉离上次沐浴还没半个月,我就没洗。

晚上拜忏,中途喝豆浆,我们没去,10点30分左右就结束了。

闰五月二十四碧山寺第十六天

上午下雨,今天受沙弥戒,听说可以开缘用自己的三衣,我心动了。

闰五月二十五碧山寺第十七天

早上下殿后,我们换回自备的三衣,之前极想换回自己的三衣,可当换回以后,心中又有些失落。这都是无常的,都会变坏的,这都是无常的生灭心在搞鬼,每次随它转,到头来就是这样,贪欲一旦满足就是失落,然后新的贪欲又再升起。以前听人讲:“最无聊的就是得到。”这话一点也不错。师父说:“得于无所得时方为道。”我们要修道。

闰五月二十六碧山寺第十八天

今天讲沙弥律仪,法师告诉我们戒律是保护我们的,不是约束我们的,应当用戒律来指导自己的生活,而不是用来看别人的过失。

今天上供时,和平常一样唱:“三德六味,供佛及僧。”我就打妄想:天天唱三德六味,供佛及僧,我也不知道什么是三德六味。想要查资料,现在也没这个条件,但是知道三聚净戒与六度波罗蜜,那这么着吧,以后唱三德六味,我就想三聚六度好了,这样就不会每天唱到这里我就茫然不知所措了。

闰五月二十七碧山寺第十九天

今天请十师斋,又发了红、黄牌。心想:这次写什么呢?如果要写,就是认识的,认识的可以写,不认识的怎么办呢?于是就写上:有缘无缘,悉皆离苦。没有写离苦得乐,只写了离苦。因为剃度时恩师曾经开示:“你这段过去享乐的那个乐根不去拔掉,不可能与道相应。乐根实际上里面就是苦。”

晚上放焰口,有一段时间要去五观堂,人多,和亲通师、亲无师分开了,等再见到他们时,亲通师满脸笑容,好像很高兴,而我却一点感觉也没有,忽然地想:为什么笑?为什么哭?离别时为什么悲伤?重聚时为什么欢乐?分分合合又能如何?为什么要让一切无常的境界转动我们的心?

闰五月二十八碧山寺第二十天

上午打千僧斋,从普寿寺来的二僧规矩非常好,让人赞叹。过斋前我们向僧值师父说明情况,仍然像平常一样过二堂。

闰五月二十九碧山寺第二十一天

上午迎请《佛像典藏》,当一幅幅精美的佛像往藏经楼送时,我忽然想起来碧山寺那天,在路上看到的万佛,心想:难道这是万佛?后来居士介绍有九九八十一卷,一万尊佛像。中午我们在车上诵戒。下午感冒了,亲指师等也都有感冒,我以为自己能躲掉,看来也躲不掉。

六月初一碧山寺第二十二天

今天正式受比丘戒,上供回来以后,12点10分左右了,今天过斋是赶不上了,想不到会和亲义师父他们一样,登坛的当天会舍一顿,这样也好——清净。

下午登坛前,看见张居士在远处正看着我们。登上戒坛,有点紧张,作三番羯磨时,本来法师要求作功德云什么的观想,我也弄不来,想要不打妄想,结果也打了妄想,想起师父说的:“行道以无念为宗,慈悲为本,无所求为持戒,无所得为目的。”又想起:众生无有穷尽,我的愿亦无有穷尽。好像还有四种决定清净明诲。妄想打得还真不少!

晚上拜忏回来,我们大家互相受了三衣、具、钵。

六月初二碧山寺第二十三天

早上起来感觉和平常一样,一切正常,不禁十分高兴,心想:啊,饿一天也不过如此,很正常嘛,也没感觉饿。谁知打了这么个妄想,心一动就吃了个大苦头。

早课时,不知不觉开始恶心,浑身乏力,站也站不住,合个掌都乱七八糟,似乎随时随地都会“扑通”一下倒下去。几乎使出浑身的力量才坚持到绕佛的时间,跟引礼师父请了假,回到寮房。早课结束,亲无师问我怎么了,亲空师过来摸摸我的头,说有点低烧,给我拿了一点药。我想起今早所打的妄想,心想:这真是活该,谁叫你乱打妄想来着,这下吃苦头了吧,长教训了吧。

六月初三碧山寺第二十四天

今天亲空师跟我们讲解了关于比丘护衣的问题。下午出比丘坛,比丘戒结束。

六月初四碧山寺第二十五天

早课时拍集体照,亲无师和我刚好站在开堂和尚后面,这个因缘真是难得。早上从西观堂经过,看到很多人在做塔香,听大家说就要燃顶了。

六月初五碧山寺第二十六天

晚课后,大家准备换回自己的大褂和海青,最后还是听从亲无师的建议,没有换,保证和戒场的统一。

六月初六碧山寺第二十七天

早上大家将长衣说净,亲空师前两天就受了百一法,亲无师和亲指师也受了百一法。所谓百一法是指生活需要物品,同样东西只蓄用一件或一个。

下午开堂和尚把我们训了一顿,因为昨天晚上拜忏,有部分戒子偷懒,跑到厕所那边躲起来,且人数不少,被开堂和尚抓住了,所以今天下午又重新整顿了一次纪律。晚上普佛,下殿后,有居士在殿门口发钱,僧值师父告诉他我们是大悲寺的,不要钱。

六月初七碧山寺第二十八天

晚课后去打水,拎着水壶打妄想:天天喝水不打水可不行,只喝水不打水那就欠人债了。发现自己动的这么个念头,感觉很是没劲,心想:怎么这么自私,连打个水都这样?打水就打水,打完就完事了,这是你应该做的,不要什么事都只想着自己。

六月初八碧山寺第二十九

明日受菩萨戒,今日剃头。上供前,云居山来的那位戒兄来找我,让我给他剃头,剃头时,他跟我说“大乘菩萨心地戒法”。我说:“我也不明白呀。”他说:“就是起心动念都是为众生,不是为自己。”

六月初九碧山寺第三十天

上午受菩萨戒,结束时快12点了。张居士和客堂联系后让我们过头堂,这也是在碧山寺期间唯一一次过头堂。

六月初十碧山寺第三十一天

六月十一碧山寺第三十二天

晚上讲《佛遗教经》,迎请法师前,课堂里有些乱糟糟。僧值师父有些生气,把我们训了一顿,并说:“管住你们的嘴。口业是最损福报的,施主一粒米,大如须弥山,今生不了道,披毛戴角还。不生惭愧心,如何能消信施。因果真实不虚,不要知因果而错因果,否则那就真是自己找地狱钻。一定要好好持戒,现在这个时代,你不自己努力,靠别人都靠不住。”僧值师父的话,字字句句,刺人心肺,发人警醒。

六月十二碧山寺第三十三天

六月十三碧山寺第三十四天

六月十四碧山寺第三十五天

下午扫塔,没拿伞。张居士说:“怎么没拿伞呢?肯定得下雨。”果然,半路上就开始下雨,到了塔林,雨就停了。队伍比较长,前面的人已经到了,后面的人还没到。我看到有些塔没有塔铭,说:“怎么没有塔铭呢?不知道谁啊。”有戒子回答:“不都是佛吗?”我一听这话,服了。后来看见亲空师正在绕塔,于是也跟上去,亲空师说:“右绕于塔,当愿众生……”我接着说:“所行无逆,成一切智。南无三满多,没驮喃,唵,杜波杜波,娑婆诃。”

过了一段时间,人都到齐了,开堂和尚主法,大家在一起礼塔,上供。

等回到碧山寺,身上都湿透了;身上湿透了,心里十分清凉。

六月十五日戒期圆满,离开碧山寺

上午发牒出堂,这是整个戒期中最后一项。发完戒牒后,开堂和尚将进堂、出堂名单交与知客师父,知客师父做了最后一次训话,戒期就结束了,戒子们开始离开,返回各自的常住。我们六人也准备到客堂告假,张居士提议照几张相作为一个记录,于是我们六人和两位护持居士在戒坛殿前照了合影。

到客堂向知客师父告完假,我们离开了碧山寺,出山门后,我们又转过身来,展具顶礼戒常住三拜,坐上车,就正式开始回程了。

中午,我们在公路边过斋,整个过程就像行脚时一样。

下午,车停在一服务区,我们六人准备诵戒,这也是受完戒后第一次诵戒。亲空师已事先和寺院联系过,整个诵戒程序也已清楚了。诵完戒,重新开始上路。我心想:我们就要回到大悲寺了。这时候,很奇怪的,虽然想到要回,却没有一个回的概念。我的意思是一个月以前,我们从大悲寺来到碧山寺,虽然眼前的一切不断地变过来又变过去,只不过像一台电视机换了一个频道,又换了一个频道,感觉一切都是如此平淡,一切都是如此平淡。

六月十六日回到大悲寺

回到大悲寺,天正下着小雨,我们将五衣、七衣、祖衣全部搭好,背上钵,亲惟师父领我们拜师父,我们展大具,顶礼恩师九拜。恩师为我们作了开示。接着,亲惟师父领我们去大殿拜佛菩萨,回来以后,亲空师跟知客师父销假,本次受戒至此就算圆满了。

最后回向:

戒如大明灯能消长夜暗戒如真宝镜

照法尽无遗戒如摩尼珠雨物济贫穷

离世速成佛惟此法为最

《佛遗教经》中佛言:汝等比丘,于我灭后,当尊重珍敬波罗提木叉,如暗遇明,贫人得宝,当知此则是汝等大师,若我住世,无异此也。

普愿天下僧人严持戒律,正法永住,*轮常转。并以此次受戒功德回向法界众生,同得解脱,共证真常!

阿弥陀佛!


{返回 大悲寺妙祥僧团·心得体会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二〇〇七年受戒体会(释亲惟 比丘)
下一篇:戒场亲历记——受戒体会报告(释亲空 比丘)
 二〇〇九年行脚报告(释亲悲 比丘)
 星火燎原——二○○八年行脚乞食感记(释传净 式叉尼)
 二〇〇九年受戒报告(释亲悲 比丘)
 二〇〇七年戒七体会(释亲船 比丘尼)
 二〇〇七年学习二时头陀行脚体会(释亲指 沙弥)
 传统——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行比丘)
 二〇〇八年戒七体会(释传弘 式叉尼)
 下院道源寺二〇〇八年行脚乞食报告(释传古 式叉尼)
 二〇〇八年二时头陀行脚乞食体会报告(释亲洞 比丘)
 二〇〇七年求戒影录略述(释果成 比丘)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四十华严 第五卷 第72讲[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四十华严]
 The Discourse on the Snake Simile:Alagaddupama Sut..[栏目:Nyanaponika Thera]
 菩提道次第广论讲记——道前基础(新广论讲记1)[栏目:益西彭措堪布]
 祥和洒脱之路 序跋篇[栏目:林克智居士]
 中国佛教史略—西晋佛教[栏目:黄忏华居士]
 菩提道次第广论 奢摩他 第51讲[栏目:菩提道次第广论·奢摩他]
 入中论自释讲记 第四十六课[栏目:入中论自释讲记·益西彭措堪布]
 你一定要卯尽全力,把妄想心制伏[栏目:海云继梦法师文集·禅法]
 摄大乘论(无著菩萨造 真谛三藏译)[栏目:论]
 相应1经 雪山经[栏目:相应部 46.觉支相应]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