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禅门骊珠集 第四篇 马祖门下 马祖门下其余选例十二则
 
{返回 禅门骊珠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428

第四篇马祖门下 马祖门下其余选例十二则

    马祖门下其余选例十二则

一、抚州石巩慧藏禅师

本以弋猎为务,恶见沙门,因逐羣鹿,从马祖庵前过,祖乃逆之,藏问︰「和尚见鹿过否?」祖卅︰「汝是何人?」卅︰「猎者。」祖卅︰「汝解射否?」卅︰「解射。」祖卅︰「汝一箭射几个?」卅︰「一箭射一个。」祖卅︰「汝不解射。」卅︰「和尚解射否?」祖卅︰「解射。」卅︰「和尚一箭射几个?」祖卅︰「一箭射一羣。」卅︰「彼此是命,何用射他一羣?」祖卅︰「汝既知如是,何不自射?」卅︰「若教某甲自射,即无下手处。」祖卅︰「遮汉旷劫无明烦恼,今日顿息。」藏当时毁弃弓箭,自以刀截发,投祖出家。

一日,在厨中作务次,祖问卅︰「作什麽?」卅︰「牧牛。」祖卅︰「作麽生牧?」卅︰「一回入草去,便把鼻孔拽来。」祖卅︰「子真牧牛。」师便休。

师住後,常以弓箭接机。(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六,《大正藏》五一.二四八页中)

二、虔州西堂智藏禅师(西元七三五─八一四年)

姓廖氏,八岁从师,二十五具戒,往佛迹岩参礼大寂(马祖),与百丈怀海禅师同为入室。

一日,大寂遣师诣长安,奉书于忠国师,国师问卅︰「汝师说什麽法?」师从东过西而立,国师卅︰「只这个,更别有?」师却过东边立。国师卅︰「这个是马师底,仁者作麽生?」师卅︰「早个呈似和尚了。」

僧问马祖︰「请和尚离四句绝百非,直指某甲西来意。」祖云︰「我今日无心情,汝去问取智藏。」其僧乃来问师,师云︰「汝何不问和尚?」僧云︰「和尚令某甲来问上坐。」师以手摩头云︰「今日头疼,汝去问海师兄。」其僧又去问海,海云︰「我到这里却不会。」僧乃举似马祖,祖云︰「藏头白,海头黑。」(中略)

师住西堂,後有一俗士问︰「有天堂地狱否?」师卅︰「有。」卅︰「有佛法僧宝否?」师卅︰「有。」更有多问,尽答言有。卅︰「和尚恁麽道,莫错否?」师卅︰「汝曾见尊宿来耶?」卅︰「某甲曾参径山和尚来。」师卅︰「径山向汝作麽生道?」卅︰「他道一切总无。」师卅︰「汝有妻否?」卅︰「有。」

师卅︰「径山和尚有妻否?」卅︰「无。」师卅︰「径山和尚道无即得。」(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二页上─中)

三、蒲州麻谷山宝彻禅师

一日,随马祖行次,问︰「如何是大涅槃?」祖云︰「急。」师云︰「急个什麽?」祖云︰「看水。」

师与丹霞游山次,见水中鱼,以手指之。丹霞云︰「天然、天然(丹霞之名)。」师至来日,又问丹霞︰「昨日意作麽生?」丹霞乃放身作卧势。师云︰「苍天。」

有僧问云︰「十二分教,某甲不疑。如何是祖师西来意?」师乃起立,以杖绕身一转,翘一足云︰「会麽?」僧无对,师打之。

耽源问︰「十二面观音,是凡是圣?」师云︰「是圣。」耽源乃打师一掴。师云︰「知汝不到这个境界。」(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三页下─二五四页上)

四、杭州盐官镇国海昌院齐安禅师

海门郡人,姓李氏。後闻大寂行化於龚公山,乃振锡而造焉。师有奇相,大寂一见,深器异之,乃命入室,密示正法。

僧问︰「如何是本身卢舍那佛?」师云︰「与我将那个铜缾来。」僧即取净缾来。师云︰「却送本处安置。」其僧送缾本处了,却来再徵前语。「古佛也,过去久矣。」

有讲僧来参,师问云︰「坐主蕴何事业?」对云︰「讲《华严经》。」师云︰「有几种法界?」对云︰「广说则重重无尽,略说有四种法界。」师竖起拂子云︰「这个是第几种法界?」坐主沈吟,徐思其对。师云︰「思而知,虑而解,是鬼家活计,日下孤灯,果然失照。」

僧问大梅︰「如何是西来意?」大梅云︰「西来无意。」师闻乃云︰「一个棺材,两个死屍。」

师一日谓众卅︰「虚空为鼓,须弥为椎,甚麽人打得?」众无对。(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四页上。另可参阅《宋高僧传》卷一一,《大正藏》五○.七七六页「齐安传」)

五、明州大梅山法常禅师

襄阳人也,姓郑氏。初参大寂,问︰「如何是佛?」大寂云︰「即心即佛。」师即大悟。

大寂闻师住山,乃令一僧到问云︰「和尚见马师,得个什麽,便住此山?」师云︰「马师向我道︰『即心即佛』。我便向这里住。」僧云︰「马师近日佛法又别。」师云︰「作麽生别?」僧云︰「近日又道︰『非心非佛』。」师云︰「这老汉惑乱人,未有了日。任汝非心非佛,我只管即心即佛。」其僧回举似马祖,祖云︰「大众,梅子熟也。」

僧问︰「如何是佛法大意?」师云︰「蒲华、柳絮,竹鍼、麻线。」(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四页下。另可参阅《宋高僧传》卷一一,《大正藏》五○.七七六页「法常传」)

六、京兆兴善寺惟宽禅师

衢州信安人也,姓祝氏。初习毘尼,修止观,後参大寂,乃得心要。

僧问︰「如何是道?」师云︰「大好山。」僧云︰「学人问道,师何言好山?」师云︰「汝只识好山,何曾达道。」

问︰「狗子还有佛性否?」师云︰「有。」僧云︰「和尚还有否?」师云︰「我无。」僧云︰「一切众生皆有佛性,和尚因何独无?」师云︰「我非一切众生。」僧云︰「既非众生,是佛否?」师云︰「不是佛。」僧云︰「究竟是何物?」师云︰「亦不是物。」僧云︰「可见可思否?」师云︰「思之不及,议之不得,故云不可思议。」(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五页上。另可参阅《宋高僧传》卷一○,《大正藏》五一.七六八页「惟宽传」)

七、湖南东寺如会禅师

始兴曲江人也。初谒径山,後参大寂。自大寂去世,师常患门徒以「即心即佛」之谭,诵忆不已,且谓︰佛於何住而卅即心,心如画师而云即佛。遂示众卅︰「心不是佛,智不是道。剑去远矣,尔方刻舟。」

(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五页中。另可参阅《宋高僧传》卷一一,《大正藏》五○.七七三页「如会传」)

八、庐山归宗寺智常禅师

僧问︰「如何是玄旨?」师云︰「无人能会。」僧云︰「向者如何?」师云︰「有向即乖。」僧云︰「不向者如何?」师云︰「谁求玄旨?」又云︰「去无汝用心处。」僧云︰「岂无方便,令学人得入?」师云︰「观音妙智力,能救世间苦。」僧云︰「如何是观音妙智力?」师敲鼎盖三下云︰「子还闻否?」僧云︰「闻。」师云︰「我何不闻?」僧无语。师以棒赶下。

师入园取菜次,师画圆相,围却一株,语众云︰「辄不得动着这个。」众不敢动。少顷,师复来,见菜犹在,便以棒赶众僧云︰「这一队汉,无一个有智慧底。」

师问新到僧︰「甚麽处来?」僧云︰「凤翔来。」师云︰「还将得那个来否?」僧云︰「将得来。」师云︰「在什麽处?」僧以手从顶擎捧呈之,师即举手作接势,抛向背後。僧无语。师云︰「这野狐儿。」

师剗草次,有讲僧来参,忽有一蛇过,师以锄断之,僧云︰「久响归宗,原来是个麤行沙门。」师云︰「坐主归茶堂内吃茶去。」

云岩来参,师作挽弓势,岩良久,作拔剑势。师卅︰「来太迟生。」

江州刺史李渤问师卅︰「教中所言须弥纳芥子,渤即不疑,芥子纳须弥,莫是妄谭否?」师卅︰「人传使君读万卷书籍,还是否?」李卅︰「然。」师卅︰「摩顶至踵如椰子大,万卷书向何处着?」李俛首而已。(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七,《大正藏》五一.二五六页上─中)

九、五台山隐峯禅师

福建邵武人也,姓邓氏,幼若不慧,父母听其出家。

初游马祖之门,而未能覩奥。复来往石头,虽两番不捷。而後於马祖言下契会。

师在石头时,问云︰「如何得合道去?」石头云︰「我亦不合道。」师云︰「毕竟如何?」石头云︰「汝被这个得多少时耶?」

一日,石头和尚剗草次,师在左侧叉手而立,石头飞剗子,向师面前剗一株草,师云︰「和尚只剗得这个,不剗得那个。」石头提起剗子,师接得剗子,乃作剗势。石头云︰「汝只剗得那个,不解剗得这个。」师无对。

师一日,推土车次,马大师展脚在路上坐。师云︰「请师收足。」大师云︰「已展不收。」师云︰「已进不退。」乃推车碾过,大师脚损,归法堂,执斧子云︰「适来碾老僧脚底出来。」师便出,於大师前引颈。大师乃置斧。

师到南泉,覩众僧参次,南泉指净缾云︰「铜缾是境,缾中有水,不得动着境,与老僧将水来。」师便拈净缾,向南泉面前泻。南泉便休。

师後到沩山,於上座头,解放衣鉢,沩山闻师叔到,先具威仪下堂内,师见来,便倒作睡势,沩山便归方丈,师乃发去。少间沩山问侍者︰「师叔在否?」对云︰「已去也。」沩山云︰「去时有甚麽言语?」对云︰「无言语。」沩山云︰「莫道无言语,其声如雷。」

唐元和(西元八○六─八一九年)中,荐登五台,路出淮西,属吴元济阻兵,违拒王命,官军与贼交锋未决胜负。师卅︰「吾当去解其患。」乃掷锡空中,飞身而过。两军将士仰观,事符预梦,斗心顿息。师既显神异,虑成惑众,遂入五台,於金刚窟前示灭。(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八,《大正藏》五一.二五九页中─下)

一○、古寺和尚

丹霞参师,经宿至明,旦煮粥熟,行者只盛一鉢与师,又盛一鉢自吃,殊不顾丹霞。丹霞即自盛粥吃。行者云︰「五更侵早起,更有夜行人。」丹霞问师︰「何不教训行者,怎麽得无礼?」师云︰「净地上不要点污人家男女。」丹霞云︰「几不问过这老汉。」(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八,《大正藏》五一.二六二页上)

一一、洪州水老和尚

初问马祖︰「如何是西来的的意?」祖乃当胸蹋倒,师大悟。起来抚掌,呵呵大笑云︰「大奇,百千三昧,无量妙义,只向一毛头上,便识得根源去。」便礼拜而退。

师住後,告众云︰「自从一吃马师蹋,直至如今笑不休。」

有僧作一圆相,以手撮向师身上,师乃三拨,亦作一圆相,却指其僧,僧便礼拜。师打云︰「遮虚头汉。」(以上录自《景德传灯录》卷八,《大正藏》五一.二六二页下)

一二、潭州龙山和尚

洞山良价和尚行脚时,迷路到山,因参礼次。师问︰「此山无路,闍梨向甚麽处来?」洞山云︰「无路且置,和尚从何而入?」师云︰「我不曾云水。」洞山云︰「和尚住此山多少时耶?」师云︰「春秋不涉。」洞山云︰「此山先住,和尚先住?」师云︰「不知。」洞山云︰「为什麽不知?」师云︰「我不为人天来。」

洞山却问︰「如何是宾中主?」师云︰「长年不出户。」洞山云︰「如何是主中宾?」师云︰「青天覆白云。」洞山云︰「宾主相去几何?」师云︰「长江水上波。」洞山云︰「宾主相见有何言说?」师云︰「清风拂白月。」

洞山又问︰「和尚见个什麽道理,便住此山?」师云︰「我见两个泥牛斗入海,直至如今无消息。」

(以上录自《景德灯传录》卷八,《大正藏》五一.二六三页上)


{返回 禅门骊珠集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禅门骊珠集 第五篇 百丈、南泉及沩山门下 沩山灵佑
下一篇:禅门骊珠集 第四篇 马祖门下 庞蕴居士
 禅门骊珠集 第一篇 禅宗以外的禅师 僧稠禅师
 禅门骊珠集 第八篇 临济至杨岐的禅师 汾阳善昭
 禅门骊珠集 第九篇 克勤圜悟至中明本的禅师 中峯明本
 本书所集诸师传承系统表
 禅门骊珠集 第五篇 百丈、南泉及沩山门下 黄檗希运
 禅门骊珠集 第六篇 石头至曹洞的禅师 大颠宝通
 禅门骊珠集 第二篇 到曹溪时代的禅师 牛头法融
 禅门骊珠集 第二篇 到曹溪时代的禅师 幽栖智威
 禅门骊珠集 第九篇 克勤圜悟至中明本的禅师 铁牛持定
 禅门骊珠集 第十篇 明末以来的禅师 云栖袾宏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认识戒律 目录[栏目:认识戒律]
 阿难陀(多闻第一) 涅槃床前问遗教[栏目:佛陀十大弟子传·星云大师著]
 比丘九德[栏目:永海法师]
 说不如行[栏目:修持]
 人类觉醒的新契机[栏目:黄国达居士]
 人们一听到吃素,就会投来不解的目光,怎样才能处之泰然呢?[栏目:济群法师新浪微访谈问答]
 调伏人生二十难·第十三难:不轻未学[栏目:证严法师]
 与生命相约 跋地罗帝偈在原始佛教中的地位[栏目:一行禅师]
 《杂阿含经选集》讲记 第55集[栏目:杂阿含经选集·讲记]
 The Art of Living[栏目:S.N. Goenka]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