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观总义 第二课 中观源流
 
{返回 中观总义讲解·圆春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5660

《中观总义》第二课

益西彭措堪布造    圆春法师讲授

 

顶礼大恩至尊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顶礼本师释迦牟尼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浩瀚前译三根本!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如虚空般无边无尽的众生得到究竟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发起菩提心之后,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接着一起来共同学习堪布益西彭措所讲授的《中观总义》。

在这个《总义》当中,我们正在学习中观源流。对于源流的问题,我们前面提到,他包含两个侧面。一个是“源”,一个是“流”;“源”就是说本源,也就是起源的意思;“流”就是支流,也就是发展的意思,也就是起源和发展。那么,前面我们介绍了龙树菩萨和圣天菩萨,这两位非常不可思议的成就者,他们就是中观的起源和创造者。

今天我们所学习的内容当中,就是在中观发展过程当中的一些传承源流。这个传承的过程,是一个非常让人震撼的过程。因为这些传承者,他们就是诸佛菩萨的示现;尤其从文殊法脉上面看,几乎都是文殊菩萨的化现,或者文殊菩萨摄受加持的大成就者,由他们来传扬中观。而且,传扬的时候,由于众生的根基千差万别,那么针对不同的根基,通过着重某个侧面的方式去强调,引导相应根基的修行者;这样子,使无数的中观行者都能够有缘修学自己有缘的法门,使这一个法门从发展上面变得无比壮大。每个支流都是在无限壮大,无限发展。而这个传承,前面讲到,是由大势菩萨等伟大的成就者,他们所传扬的,不可思议的智者他们所开演的。所以这个法脉在传承发展的过程当中,是一个让我们佛教徒非常感动的,非常有信心的一种弘扬。

那么我们了解一下这个发展或者说这些支流是怎么去弘扬的?通过哪些大德?哪些智者成就者去传持?论文当中这样子说:

再往后,秉持龙树传承的佛护论师创中观应成派,清辨论师创中观自续派,

这两位大成就者就是发展中观的过程当中两大传承的开创者。首先佛护论师他开创中观应成派,然后清辨论师又开创了中观自续派。

佛护论师他开创的中观应成派是从最了义开显龙树菩萨《中观根本慧论》,或者简称《中论》当中的中观义理,是从最了义的角度去开显的。也就是说《中论》当中本身包含了两个层次的见解,包含了义的,也包含不了义的;而应成派的祖师佛护菩萨,或者又叫佛护论师,他在传承龙树菩萨的“中论义理”的时候,他着重从应成派,或者了义中观上面去开显它。

这个佛护论师,他本身是一个了不起的成就者。他在一生当中修学显密佛法,可以说是如海浩瀚佛法的持有者,对于显宗的修学是不可思议的,密宗的修学也是不可思议的。尤其他在一生当中,得到文殊菩萨的摄受加持。所以他的很多法义,是直接在文殊菩萨指点之下而得以开显的。那么,我们学习他的这个应成派的教法,会看到,其实他本身就是文殊菩萨摄受加持。月称菩萨、寂天菩萨等等的这些大势菩萨,我们都看到是文殊菩萨摄受加持。所以,整个法脉就是文殊法脉,或者智慧法脉。佛护论师他从最了义的见解,一法不立的方式,遣荡一切,而无有丝毫残存分别垢染的方式,来以直接开显龙树菩萨最究竟中观心要的方式,弘扬了龙树菩萨的究竟密意。这一点,是有善根、有福报者可以得受的。

但是善根福报不够的人,也许听到这样子的法脉就会震惊、会恐怖。在金刚经当中也提到过,如果谁能够闻四章句,不惊、不怖、不畏,当知是人,不于一佛、二佛、三佛、四五佛而种善根,是以无量诸佛面前种植了殊胜善根,才能对于《金刚经》的义理生起不恐、不怖。对于了义的中观,虽然是非常的殊胜,是众生最圆满的见地;但是,由于福报、善根、因缘不够,有些行者会由此而掉落了解脱的因缘,甚至升起恐怖以后,诽谤这个法,容易造下谤法的恶业。

看到这种情形,又有一位菩萨他示现了,叫做清辨论师,他是须菩提尊者的化身。须菩提尊者是佛陀的十大弟子当中解空第一的大成就者,所以,他在空性的解知上面,是佛陀弟子当中最突出的一位。清辩论师作为须菩提尊者的化身,他来给我们解中观空性,应该来说可以方方面面、彻了无余地给我们开显。但是,就像前面所提到的,有一部分根基者,对于最了义、遣荡一切的空性,他无法接受。假如给他讲说极乐世界也是空性的,然后一切因果都是空性的,一切显现都是空性的,这个时候就会从内心当中生起恐怖。完了!完了!这一切都是没有的,或者这一切都是不存在的,那这样一方面理解上面有错误,容易引成断灭空;一方面又会从内心当中生起恐惧,引出了谤法恶业。所以,为了救度众生学般若的因缘,能够让所有根基者都能够得受般若法乳的滋养,清辨论师用他雄辩的力量,来开显了龙树菩萨的《中论》当中不了义的一部分,也就是以自续的理论,开创了中观自续派。这个法义在《中论》当中本身是有的,应成派的法义也是在《中论》当中有的。但是,佛护论师是从一个侧面去着重弘扬,清辨论师又从另外一个侧面着重弘扬。甚至他们两位都做注释来注解《中论》。佛护论师就写了一部论叫《中论释》,这一部对《中论》的注释月称菩萨尤为赞叹,说是一切佛幢上面顶严的摩尼宝一般的论点。但是,就是对于这样子的论点,有些行人无法接受。清辨论师他以须菩提长者的化身,来示现一个成就者,来辨析这些义理是不是对的?在他的论点当中,他又做了一个论典,叫做《般若灯论》,也就是中论的注释《般若灯论》,他注《释中论》的时候,他就给佛护论师发种种的过失。说这有断灭因果的过失,或者这有毁坏名言的过失等等的一切,给佛护论师发出了种种过失。在清辩论师出世以后,很多的修行者,由于无法得受应成派了义的中观见地,得到清辨论师的引导以后,纷纷入于他的宗门之下。因为清辨论师当时他出世,他是一个很不可思议的成就者;很多的大寺庙,周围很大的地方,可以说整个印度当时广泛传扬他的名声,广泛都是得到了他的教授,对他普遍生起信心;所以,当时自续派的弘扬,是一个很壮大的弘扬。然后,这两个宗派开创了之后,又有不断不断其他的佛菩萨又站出来,各自去着重的弘扬传持,或者是中观应成派的宗派,或者是中观自续派的宗派,这样着重的在某一个宗派去弘扬,就开展了非常壮大的发展。     

首先看:自续派的传持者,有智藏、静命、莲花戒,及其追随者的诸多印藏智者、成就者,自续派的传承和受持者有哪些呢?有智藏论师,智藏论师是直接传承清辨论师的观点的,然后静命论师,静命论师又叫做寂护论师,或者又叫做菩提萨埵。这就是我们经常看到藏传佛教画莲花生大师的时候,会经常看到,有一边是菩提萨埵,或者又叫做寂护,或者又叫做静命菩萨;然后,另外一边是赤松德赞,这三尊作为西藏最初前译期的三大友伴。因为静命菩萨,或者菩提萨埵,他也是一个文殊菩萨的化身,曾经在全知麦彭仁波切的《中观庄严论释》当中提到过,他是一个文殊菩萨的化身;所以,我们要去闻思这个《中观庄严论》,你就慢慢会得到文殊菩萨的智慧加持。就像用手靠近火炉,你能够感受到暖气一样的;你接近这个文殊菩萨的论典去学习,你就慢慢地感受到智慧的加持。因为他是文殊菩萨具有加持力量的一个论典;所以《中观庄严论》就有一些通过学习以后开大智慧;然后在学习般若上面形成了广大的智慧。这样子来弘扬自续派。

静命菩萨在弘扬(佛法)的过程当中,他显示了很广大的事业。据说,有些地方说他是一个很自在的成就者,他曾经为了藏地佛法的弘扬(当时他所处的时代是一个边地),他一直在等待因缘,让藏地的佛法兴盛。实际上他当时看到藏地,正要想弘扬的时候,已经六百岁了,他为了要让藏地能够兴盛佛法,他就加持自己的寿命,使自己一直存住于世间。所以他为了藏地,他付出了很多。因为他和莲花生大师、和赤松德赞尊者,他们都是共同发愿过,要在边地去弘扬的。当时西藏正是一个没有佛法光明的、黑暗的一块黑土地。所以,为了让藏地能够兴盛佛法,他加持自己的寿命,在因缘成熟的时候,他来到藏地。那个时候已经几百岁了,但是他的相貌看起来还是年轻的。

他在藏地弘扬的时候,对于藏传佛法,可以说是根本性的建立。因为就是从他来到藏地以后,试选了七位出家人,让他们出家受戒,以他观察这七个人受戒的缘起,也就是他从印度带了十二个戒师过来,传了戒以后,那知道受了戒以后,这七个修行者没多久就修行成就,有很多不可思议的神通变化;最后,他就看这个缘起非常的殊胜;所以,从他开始才建立了真正的藏地的僧团。同时,他一生在行持戒律上面,哪怕是最微小的戒律都没有毁坏过。藏传佛教最初的僧团,和戒律的维护,完全是由他开放起来的。他的行持是非常善妙的,引导了无数的修行人,在修行的过程当中,安住在贤妙的行持当中。同时,中观的法义,最初就是由他所弘扬的。莲花生大师主要是弘扬宁玛派的大圆满法脉,密宗的这个法脉。而显宗的中观,就是靠菩提萨埵,或者静命论师,他来弘扬的。所以,他是整个西藏佛法中观发扬的一个开端、开创者,从他开始才有中观的这个讲说听闻。

在他要离开藏地之前,他曾经预言过,藏地将会遇到违缘,在遇到违缘的时候,千万要让藏王记住,去迎请他的弟子,叫做莲花戒的。

后来,也确实是出了一位我们支那的和尚,也就是从我们汉地所过去的一个禅宗修行者。这一个禅宗修行者,在历史上面也不是很明确。有些地方说,他是真正的禅宗的代表;有些说他不一定能够代表真正的禅宗。他一到西藏以后,就传扬顿悟法门。一传扬顿悟法门,很多的寺庙都已经缺了供养了。因为什么呢?大家都觉得这些上供下施是没有必要的,自然安住心性就可以,黑法、白法都是障碍解脱的,行善断恶这都是障碍解脱的。既然是恶业也障碍解脱,善业也障碍解脱;所以自然安住就是最好的修法。很多的修行者,尤其王宫当中的王妃,她接受这个教法,以她的力量,有很多人来修持这个教法。当时由于众生的根基不相应这样一个法,或者说本身这个法是不是有问题,那么,就使得修行出现了很大的违缘。人们断灭因果,人们没有在取舍因果的上面,真正的如理做到了,所以当时出了很大的违缘。

这个时候,藏王他担忧藏地的佛法,将会发展到什么地步。最后,他想到了菩提萨埵,静命论师的预言授记,就把莲花戒论师请来了。请来之后,藏王他做中间人,让莲花戒论师和这位支那和尚来进行辩论,支那和尚他就引用了很多的经典,来写了很多的论,说睡觉成佛;也就是通过睡觉可以成佛的,而且顿悟成佛,一顿悟就是顿超十地,直至佛果,中间不离阶次,不离次第,以这样子的顿悟法义,想来建立一个特殊的宗派。然后,莲花戒论师就和他进行辩论,就说假如没有次第的方式去走,这是不可能的;因为,就像我们从一个地方到另外一个地方,它是有一个次第到的,不可能我们第一步没有跨出的时候,就能够到了第十步;所以,你要登天,你也是一步一步地登天的,不可能你是一步登天的。这样子用了很多的教,用了很多的理,来和他进行辩论。

这一场辩论有种种说法,在历史的这一些文件当中,也多有不同。有些说,是由于政权的力量,使得摩诃衍尊者他必须得离开藏地。而且,他弘扬的就是真正的禅宗法脉。甚至,在无垢光尊者他的大圆满的一些著述当中,赞叹了摩诃衍尊者这种不思善、不思恶的这种表述方式。但是,这种表述如果说是摩诃衍尊者所讲的,就是大圆满了义心性法门当中的这种义理,那么,这是没有任何问题的。那假如说真正是了义法门,而受持的根基不到,那么他还是不会得受用的。像我们汉地经常所说的,“法无高下,契机则贵。”真正伟大的成就者,不可思议的这些引导上师、善知识,他们共同的伟大之处都是:不是他们知道什么,就说什么,而是众生能够学习什么,他们说什么。这样才让所有根基都能够得到自己相应的法。我们虽然有了义法,但是我们讲什么法,这要看听者,要看听者的根基怎么样;然后按照这种道次第的方式,以次第引导方式,去接引大多数的根基,这是最可靠的;因为,很多人都是这样子的根基。尤其当时在藏地那片土地上面,佛法刚开始启蒙阶段,更需要这种次第的教法。

后来,这个莲花戒论师在有一些的史料当中的确证明;也就是说,确实他通过辩论,从辩论上面就直接赢了,赢了之后,后来摩诃衍尊者他被迫地离开藏地;甚至有一些说,他在藏地留下了一只鞋子,后来有一些就给某些宗派呀,给某些行人发过失,就说这就是摩诃衍尊者对后学者的影响。因为后来他留了一只鞋子在藏地;所以有些人的中观见地后来有问题,发这样一些辩论的、开玩笑的太过。这个莲花戒论师,他在历史上对于藏传佛法,不管这一位摩诃衍尊者他是正确的禅宗也好,不正确的禅宗也好;总而言之,当时藏地最需要的就是自续派的次第的教授;所以,莲花戒论师是挽救整个西藏当时佛法弘扬要走向误区的、一个力挽狂澜的大势菩萨,他对这个法脉的贡献是相当巨大的。

然后,及其追随者的诸多印藏、侍者、成就者,像静命论师、像莲花戒论师,他们既是印度的高僧大德,也是在藏地弘扬佛法的高僧大德。在西藏是不可思议的、具有广大威德摄受力的大成就者;在印度本土,他们也是当地最为神奇、最为稀有的高僧大德。所以,在藏地也好,在印度也好,他们都是有一种广大弘扬的力量。他在西藏有追随者,在印度有追随者,而这些追随者有很多是班智达的大智者,有很多是修持佛法,得到稀有成就的成就者。

然后我们看,【应成派的秉持者有月称、寂天、阿底峡等,

月称论师是对于佛护论师开创的中观应成派,卓有成效地来树立一个完整宗派的、最重要一个弘扬者。也就是佛护论师他开创了这个宗派以后,并没有从广大、系统的方式来建立这个宗派。这个宗派的很多建设,都是有赖于月称菩萨,他来弘扬来建立的。月称菩萨可以说是应成派最卓有成效,或者说最明显的一个代表者;因为,对于应成派的见地,如何去理解,在他对于龙树菩萨的《中论》的两大注释,也就是说从字句上面入于《中论》的《显据论》,从意义入于《中论》的《入中论》;这两大论点的注释,是我们了解中观应成派最可靠的依据。然后,他又对于《中观四百论》做了广大的注疏。所以,对于根本中观的龙树菩萨的和圣天菩萨的著作,他都进行了广大善妙的抉择,使我们学习应成派有了可靠的依据。如果没有月称菩萨的开显,和他的不可思议的这种智慧的妙力显现,那么我们现在也很难学习应成派。所以,我们得感激月称论师或月称菩萨。

月称菩萨也确实是一个很超凡的成就者,他在那烂陀寺,当时很多僧人都对他有意见。为什么呢?他一天到晚除了吃就是睡,几乎什么事情都不干,然后寺庙里面的人就看不惯他,就觉得这个不像修行人,很多人都对他有意见。他的上师叫做月护菩萨,是有神通,是有成就的,他知道月称菩萨是一个很了不起的成就者;所以,要求大家不要诽谤他。但是,也要找一个善巧的方便来让大家知道,月称菩萨确实是有超凡成就的。

后来为了让大家不要诽谤他,看到他的超凡成就,月护尊者就让他去放牧,也就是去给寺庙放牛。他去放牛的时候,示现了稀有相,他让这些牛一直在山上吃,然后晚上把这些牛也赶到住的地方去;每一天这些牛都是上山吃草,根本中间没有间隙;都是晚上休息好好的,白天吃草,然后晚上回去。但是,月称菩萨却给僧众提供了很多的奶汁、很多的奶酪、很多的奶渣。这是怎么回事呢?僧众里面有些人就感觉到有点奇怪,这些牛都在吃草,又没有挤奶,怎么可能呢?有些人就悄悄地去看,月称菩萨是怎么做的,看到月称菩萨是在一块石头上面画了一个奶牛,这个石头上的奶牛就一直挤奶挤奶。挤了很多的奶,放了很多桶,放到旁边,然后,又把这些奶,用来调炼成奶酪,然后做成这个奶渣,然后,给这个寺庙提供,让僧众们欢喜。大家看到了,一传十,十传百,就说这个月称菩萨很了不起,是有“稀有成就”的。然后,月护菩萨就讲到说“月称论师,他是自心得到自在的成就者。既然他自心得到自在的,他在万物上面得到自在,这是自然而然的,所以不用说稀奇。”也就想印证月称论师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成就者。

曾经有土耳其的军队要攻打那烂陀寺这一边,然后僧人们就着急了,要祈祷护法神怎么办。然后护法神旁边就出现了一只鸟,这只鸟就告诉大家,说你们要找这个月称菩萨。大家就找月称菩萨,月称菩萨就说要造一个石狮子,造了石狮子以后,他会来驱赶这个军队,后来石匠在打造这个石狮子的时候,怎么都造不出来。最后就从这个石头当中,蹦出一个人来,他出来,然后来打造这个石狮子。石狮子一造好以后,月称论师就让大家放到离寺庙十五由旬的地方,那个地方放起来。等军队要到的时候,大家就着急了,说这月称论师和一个石狮子在那里,怎么驱赶军队呢?等这个军队要到的时候,大家着急了,然后月称论师就拿着檀香尺子就敲击了一下这个石狮子,石狮子当时就活动起来了,活动起来而且它的脸就变得红红的,愤怒的样子,就冲向这个军队。这些军队一看,这还得了?这么一个很恐怖的景象出现了。最后,整个军队溃不成军给吓回去了。这一点月护论师也说:月称菩萨他已经达到了自心自在,所以他什么稀有的成就显现做不出来呢?就给僧众,有一些没有神通的人,给他们讲:“月称论师是很了不起的成就者。”

还有,月称论师在有一次,他在林间休息安住的时候,当时发生了火灾。很多人就想:啊!这一下子月称菩萨完蛋了。有一些对月称论师有信心的,就想到,他不该出事吧?但是呢,有点关心他。然后呢,对他没信心的就说:“你看我们这一次可以看玩笑了,前面说他是成就者,这一次看可能要把他烧坏了。”然后,等大家去看的时候,整个地方都已经烧的一片干焦,就是月称论师所住的地方,一点都没烧到。中间曾经出现过这一点,据说,有些叫做天女,或者有些传记当中叫做帝释天,当时就告诉大家说:“你们不要担心,月称论师他已经是四大自在的成就者,四大是不会害怕的,你们不用担心。”

所以,后来大家去,见到的时候,月称论师一点都没有受到伤损,他周围都是完好无损的,没有被火烧。然后月称论师他自己就唱诵了一个偈诵,偈诵大概含义就说:“我的上师善知识圣者龙树菩萨,他用无生的智慧火焰,将一切实有的薪柴完全烧尽无余,我的堪布阿阇梨,月护尊者,也是用这种智慧的火焰来把实质的薪柴烧尽的。而我自己也是运用无生的火焰,烧尽了一切实有的薪柴,一切实有的火,岂能将我烧尽呢?”所以他是四大当中的地、水、火、风,任何都无法对他催坏的。因为什么?因为他已经证悟了万法无自性的空性,一切实执完全打破。

所以,我们前面讲,闻思般若的功德很大,你能够让自己打破实执以后,那么一切万物对你来说,是你智慧的游舞。你与万物相随的时候,是与他进行智慧的交流。而不会被万物所役使。在万物围绕你的时候,你是自在的,因为你没有实执了。万物为什么对我们有利有害呢?就是因为我们执著他,我们执著了东西才会对我们造成影响。我们不执著的,我们没有实执的状态,那么一切都没有对我们有利有害,不会对我们产生利益,也不会对我们产生危害。

因为,本来一切万法就是大空性的自性。在大空性当中,或者大虚空当中,我们自己用实执捏造了种种的形形色色的万法。由于我们的捏造是用实执所形成的,所以,我们如果有实执的时候,这些法就起作用了。甚至为什么我们有内在的障碍,有外在的障碍,我们说内在的贪、嗔、痴的障碍很大,业的障碍很大,外在的魔王、魔军、魔眷属的力量很大,让我们内外都受苦,这都是来源于我们有实执。假如我们没有实执以后,一切群魔无法干扰,一切业力将会消尽。在《楞严经》当中讲到过:假如说一个人已经证悟了空性,完全寂灭了一切实执,这个时候,魔王不敢靠近的。就像这一个冰块,他不敢靠近热汤一样,冰块靠近了热汤,只能是让冰块融化,连他自己都会毁灭。所以,证悟空性者,魔王拿你没办法。魔王为什么对我们会有伤害呢?这是他借用我们的实执。所以,我们没有实执的时候,他也没法借用我们的实执来伤害我们。

所以,月称论师就是这样的一个超凡成就者。他用般若空性的这种智慧火焰,烧尽一切实有执著的薪柴,使一切万物无法对他形成伤害。这样的一个伟大成就者,他本身也是文殊菩萨摄受加持,或者也是文殊菩萨的化身。他一生当中示现了在显宗当中稀有的成就和功德,在密宗当中稀有的成就和功德。在佛法传承过程当中,都是一个非常神奇的一生。

然后,寂天论师(寂天菩萨)和月称菩萨的显现有点相似。寂天菩萨当时在那烂陀寺称为是三想者,也就是他一天只会想吃、想睡、想拉撒。所以,他在寺庙中,就有一些没有神通的人,就给他取了个外号,叫“三想者”,也就是一天只想这三件事,其他什么事情都不会想。也没有看到他诵经,也没看到他闻思,就一天吃喝拉撒的,这样子过去;所以有些人不起信心。

后来,有一次,大家就想把他赶出寺庙了,觉得这样的一个人为他好,不要让他在寺庙里空受信施。因为,作为出家人,需要念诵经典呀,需要闻思修行呀这些。他又不做这些,一天到这里,只是虚消信施,对他不好。所以,好像是好心的状态,要想把他赶出寺庙。但是,要赶出寺庙又要找个理由,所以,当时他们就给月称论师出个难题,说要让他到寺庙里面诵经,诵经基本上就是背诵的意思,用背诵的方式。然后,这些刚开始还为了为难他、取笑他,做了一个很高的法座。这个很高的法座又没搭梯子,让他座上去。当时,寂天论师到了现场以后,他一看,哇!这个法座很高。但是,他一点都不犯愁,他用手稍微一按这个法座,他就腾空上去了。坐上去以后,他就问大众说:“你们想听的是听过的呢?还是没听过的?”大家就想取笑他:我们就看一看他能诵过什么没有听过的;然后,让他诵没听过的。

最后,他就诵了他自己造的一部论,叫做《入菩萨行论》。从第一个字开始念起,一直念念念,念到第九品智慧品的颂词“若实无实法,悉不住心前。尔时无余相,无缘最寂灭,”念到这一个偈颂的时候,他就开始腾空了。腾空的这种状态是越来越高、越来越高。在传记当中说,这好像是神通和虚空来赛跑,也就是说虚空是很高的,但是,他的神通,让他比这个虚空看起来还高,最后要超过虚空一样的。最后大家就看到,他在虚空当中消失了。只听到声音,在念念念。然后,大家听的时候,有些人很多是成就者,他们有不忘陀罗尼,就把寂天菩萨传扬的论点,全部记下来。但是记得时候有些人的境界不同,有些记得九品,有些记得是十品。最后,据说寂天论师他在某一个塔子那儿。然后,大家去找到他的时候就取证说:“究竟是有多少颂词?”最后一对,就是十品的颂词是最完整的。大家就受持十品的颂词。

大家就问,有一个叫做《经集论》和《学集论》的,这两部论点在哪里呢?然后,寂天菩萨说:“在我的房梁之上,你们去把它取下来”。大家回到寺院,又把这个取下来了。取下来以后,后来,按照传记当中提到,寂天菩萨他就基本上没有回寺庙,他就是在外面去用神通度化了很多很多的人。

曾经有一次,他要度化一个国王,他就给国王当保镖,他身上就佩戴的是一把木剑;很多的人看到以后,就对他起邪见了,说:“这个人绝对对国王不好,要不是的话,怎么拿一把木剑还能护持国王呢?”然后,就给国王说一些是非,让国王一定要把他给赶走。这个国王就找到他说:“你靠什么来维护我呢?佩戴的是一把木剑,你让我看一看你这个木剑。”寂天菩萨他就说:“你千万不要看,看了这把木剑,你的眼睛受不了。”他就不相信,一定要央求寂天菩萨让他看一眼,在寂天菩萨没办法拒绝之下,他把宝剑抽出来了。刚一抽出来,光焰太强烈了,就把这个国王的眼睛给弄瞎了;后来,国王在他面前忏悔、皈依以后,才得到加持。在传记当中没说他眼睛好了,是不是后来寂天菩萨把他的眼睛加持好了,这一点没有明显地提。他就是以这种方式让整个国家,本来刚开始是学外道的,后来从国王那儿一直到国民那儿,全部都信了佛教。他就是这样子,到一个国家、一个国家,把一个国家、一个国家度化成佛教。

有时候在一些有争执的地方,他就故意闯到里面去,他在里面弄几下,大家就不吵架了,大家就不打架了;所以,圣者的度化众生的事业是我们想不到的。我们也许要找一个人去劝说、说服教育呀这些;但是,他就在这两边当中走过去、走过来的,稍微活动两下,大家就平息了战争了;所以,寂天论师他也是一个非常不可思议的成就者。他用他的菩提心,用他的般若智慧,加持了无量修学者得到超凡的境界;这就是秉持应成派的第二位论师。后面益西上师会讲第九品,让寂天菩萨示现“非空”的颂词;也就智慧品的注释,到时候会给我们讲,讲了以后,我们在网络上进一步的学习。

然后,阿底峡尊者。阿底峡尊者我们大家知道就是道次第的传承者;或者很多人就知道的是:他叫皈依班智达;有些人知道他是菩提心伟大的修行者。我们很少知道,他在应成派学说上的建树。其实他来到藏地以后,看到藏地这块土地,最需要建立的是最初皈依的教法;然后,他着重的去弘扬皈依,弘扬皈依的同时,他又按照道次第的引导,让很多人来传持菩提心的教授,使很多人生起了菩提心;因为这是当时藏地的根基。

实际上,他在戒香寺,本身就是一个班智达。五百世当中都是做班智达的、一个不可思议的成就者;而且,他菩提心的修行,虽然是依靠金州论师;但是,金洲论师在给他传讲道次第论的时候,在讲般若的时候,用的是不了义的见解,也就是随理唯识的不了义的见解。因为金洲论师他的见地,就是以唯识见地作为他的见地。但是阿底峡尊者首先听闻过大般若空性应成派的见解,而且内心了然,无有疑惑地能够了悟这种见地,受持这种见地。当时金洲论师在给他引导菩提心,让他成就的过程当中,在给他弘扬般若的时候,他自己的见地并没有受到影响。没受到影响的时候,金洲论师非常赞叹他,说:“像你这样的大智慧者,真是稀有呀!你受持的是这么了不起的应成派的见解。”金洲论师虽然是受持的是唯识宗不了义的见解;但是,对他非常的赞叹。所以,他的应成派的见解是非常不可思议的。只不过说在他一生的修持当中,他觉得菩提心的生起是依靠金洲论师,所以,他觉得金洲论师对他是不共恩德的。但是他应成派的教法不是从金洲论师这儿得来的,所以他也是应成派一个宗派的弘扬者。

这些大成就者他们的种种功德,我们一个一个的去了解,恐怕要花很多时间。但是,我们一点不了解,我们就会觉得,确实这些成就者,罗列了名单又有什么意义呢?其实,我们看到这每一个名字,都要知道,这当中任何一个大德的名字,拿出来,都是在这个世间上面惊天动地的大成就者。以这些惊天动地的大成就者,浩浩荡荡地来弘扬应成派、浩浩荡荡地来弘扬自续派,使这两大弘扬的宗派都是以持名成就者,以殊胜的伟大佛菩萨来进行弘扬的、无垢的这个宗派。那么,应成派通过这些秉承者来弘扬以后,又像后面说:及雪域藏地出世的诸多智者成就者,依止了阿底峡尊者,就从这儿传承了月称菩萨的见地呀,寂天菩萨的见地呀,这些就受持了应成派。

依靠这些智者成就者所抉择的宗轨,中观的二种传承直到如今都没有中断讲闻,继续安住于世。

就是依靠这些智者超凡的智慧,成就者超凡的成就,他们用这些智慧成就,来抉择了这个宗派的轨范。使中观的两个发展的支流的传承,也就是应成派和自续派的传承,直到现在,都还没有中断过讲授和听闻。通过讲闻的方式继续传承着它,那么,就使它继续安住于世。所以佛法是要通过讲闻来传承的;如果没有讲闻抉择,这个佛法就会断了传承。所以,需要有这个传承。今天上师在讲课的时候也提到了,也就是说,传承是要有这个耳传的。就像我们学《大圆满前行引导文》当中,讲了三种传承,一般补特伽罗凡夫的这种传承就是要通过讲和闻,来现场听闻,这种口耳相传,来使这些佛法得到传承。这两大宗派也是要通过这种讲和闻,来得受传承的。因此,现在这个宗派也仍然在世界上面安住。

下面讲到在藏地的弘扬情况:

在藏地,中观自续派的宗轨,前弘期主要依靠静命菩萨的言教开显;后弘期,自鄂·勒巴协绕、鄂·洛丹协绕,至宗喀巴大师父子期间,曾得以广泛弘扬。

也就是前弘时期和后弘时期,前弘时候就是朗达玛没有灭佛之前,这一些时期。后弘时期,也就是阿底峡尊者来到藏地以后这一时期。前弘时期,我们前面讲到过静命菩萨,或者菩提萨埵,他弘扬的。后弘时期,依靠阿底峡尊者的弟子,鄂.勒巴协绕。

鄂.勒巴协绕又叫做桑朴瓦尊者。这位尊者是在阿底峡的弟子当中,在中观的义理上面是很突出的一个成就者;他在弘扬中观上面,对于阿底峡尊者的教法有一个不共的缘起。这一位成就者,他一生当中非常调柔,性格非常贤善。阿底峡尊者的所有的这些弟子,几乎和他的关系都是非常好的。他和阿底峡尊者的弟子没有哪个关系不好,和哪个弟子的关系都是最好的。所以是被阿底峡尊者非常欢喜摄受的一个弟子。他一生当中得到阿底峡尊者的欢喜摄受,摄受了十多年。然后,他又广泛地去弘扬中观。

在弘扬中观的过程当中,他有个侄儿,也就是后面的这个鄂.洛丹协绕,鄂.洛丹协绕是他的侄儿。他这个侄儿也是一个非常有智慧的成就者,遇到桑朴瓦尊者,也就是鄂.勒巴协绕,他侄子在他面前得受了显密一切经续的传承。后来,看到他侄子智慧很高,就让他侄子去印度。他侄子去印度学习了十七年梵文以后,又回到藏地来,翻译了如海的经典;然后,他侄子又广泛地弘扬中观,经常是在一个地方弘扬,就是一万六、七千人的。所以,他侄子的弟子特别特别多,每到一个道场去,他自己在的地方,弘扬的弟子非常多、非常大的弘扬气象。依靠他们两位来弘扬自续派的这个观点。

后来,宗喀巴大师父子,也就是宗喀巴大师,还有他的亲子,像甲曹杰论师呀,克珠杰论师,这一些来广泛地弘扬。本身宗喀巴大师就是千佛授记的,文殊菩萨的智慧化现。所以,以他的超凡的智慧雄辩来弘扬自续派。然后,将自续派的义理讲闻抉择,然后传承到了克珠杰大师,还有甲曹杰论师,他们再继续地来广范地弘扬。

后面说,其后数百年间,讲闻未见兴盛,

后来,慢慢地,这个弘扬就黯淡下来了,就没有多少这种中观自续派的佛法见地的讲闻。

近代,全知麦彭仁波切撰造《中观庄严论释·文殊上师欢喜教言》,和盘托出自续派宗义,从此宁玛派的众多寺院对这部论的讲闻持续不断。

近现代全知麦彭仁波切,一个生而知之的文殊菩萨,他出兴于世。以他全知的智慧,将《中观庄严论》原本的义理和盘托出,这个《中观庄严论》就是静命菩萨,或者叫菩提萨埵,他所造的自续派的代表性的论典。这部论典当中的义理,是通过离一多因,如幻化般的运用,将诸法的实有打破,建立了中观自续派见地的一个殊胜论点。

在全知麦彭仁波切的上师(也就是蒋扬钦哲旺波)劝请之下,让全知麦彭仁波切要对《中观庄严论》做一个注释;后来,他撰造了这部注释,称为是《文殊上师欢喜教言》;也就是他的上师是文殊上师,他的上师非常欢喜,非常满意的一个教言。通过他的这个全知的智慧,将自续派的宗派义理完全揭露无余,使中观自续派又得以重现于世,让大众能够学修,什么是真正的自续派的见解。

自从《文殊上师欢喜教言》推出来以后,宁玛派的众多寺院就生起强大的反响,也就是引起了很大的影响。大众就非常起信心,来弘扬这一个法门。所以,众多寺院对这一部论点讲闻持续不断。包括于现在,喇荣也经常会讲这个《文殊上师欢喜教言》。因为,这个《文殊上师欢喜教言》当中的,尤其是总义部分,对于整个中观的传承法流,讲的非常仔细;在这当中,把很多关键点,自续派和应成派的差别之处,全部都给展现无余,和盘托出。可以说你能够把这个《中观庄严论释.文殊上师欢喜教言》学好,你就等于同时学得懂自续派,也同时学得懂应成派;因为,在这部论点的注释当中,由全知麦彭仁波切来进行辨析;而这种辨析,很多关键点以前的高僧大德并没有进行明显的辨析的。

学这部论典的道友福报不可思议,因为(论典)本身就像全知麦彭仁波切讲的,这一部论典是由文殊菩萨所造的,也就是文殊菩萨的化身,静命菩萨所造的;而实际上,这一部论典再进一步的开显者,又是文殊菩萨的全知麦彭仁波切来进行开显;所以,文殊菩萨对自己的论典进行开显,这就确实是一个非常精彩的开显。因此我们学习自续派,你要了解什么是自续派,你要找自续派的论点。当自续派的论点找到的时候,你的智慧无法去了解的时候,就需要有可靠的注释;那么,全知麦彭仁波切这一部注释,就是非常可靠的注释。在他这部注释出现于世以后,很多的道场都在对于这当中所讲的义理,来进行讲闻抉择,进行辩论;所以现在仍然持续不断地兴盛这个论典的闻思修。

中观应成派的弘扬,后来有日称大译师翻译了月称菩萨所造的《中论释·显句论》、《四百论广释》、《入中论》偈颂和自释,并且通过讲闻加以抉择。由此,在藏地逐渐盛行应成派的观点,至今仍然持续不衰。

中观应成派的弘扬,在藏地,后来是由日称大译师翻译了月称菩萨的这些代表著作,才得以弘扬;而月称菩萨代表著作,这三部论典,在藏地学习应成派的时候,就是根本的所依论典。现在几乎诸大宗派都是在学习这三个论典的。学中观不学这三个论典,是不可能的。尤其当中的《入中论》和《中观四百论广释》这两部论点的闻思,是非常广泛的。

首先我们(了解)一下,《中论释·显句论》,是通过从字句上面入于《中论》的,也就是入于《中论》的字句;然后,《入中论》是从意义上面入于《中论》。所以,月称论师对于应成派的弘扬的时候,他是以龙树菩萨的中论来作为依据,做依据的时候,他就开显它,用应成派的见地去开显。开显的过程当中,他开出了两大论典,一部论典通过以字句的方式入于《中论》;一部论典是通过意义的方式入于《中论》。字句的方式,或者意义的方式,这是从侧重点的角度来讲的。也就是侧重你的字句入,意义不入,那叫做什么论典,其实字句和意义都是应当包含的,但是,侧重在字句的显明上面,所以叫做从字句入;然后《入中论》,它也是对《中论》的字句来进行解释,或者描述的,只不过说他侧重在开显中观,或者《中论》的这个义理,应成派的义理见地,所以,它主要是从意义上面,字句对于《中论》的意义。

对于《中论》的字句都有了应成派的所依论典,那么我们学习中论的时候,用应成派的观点去看中论,那你就有了一个完善的所依论典了。然后,《四百论广释》,《四百论》也是根本中观的论典。所以,《四百论》和中观都是中观论师共同公认的,自续派的论师也都公认,这都是我们的所依论典,应成派的论师也公认这都是我们的所依论典,上面是没有辩论的。

辩论的开端就是从佛护论师造了应成派的论典,然后清辩论师又用他的雄辩,又来辩驳佛护论师的观点。这样子,从他们两个作为开端以后,才产生了不断的辨析,对方就不承认对方的这个论典是合理的依靠,或者根本的论据。那么,这都是大德之间的游舞。

那么《入中论》,月称论师造出来后,他又有原颂,也就偈颂部分,然后又给自己的长行文写了自释。现在我们一般在学院要闻思的时候,主要就是要闻思这个《入中论》,有时候要闻思《中观四百论》的广释,尤其对于这个《入中论》的自释上面去学习,这是在学院,或者在整个藏地雪域,来闻思中观的时候,几乎都是要学习的。你不学《入中论》自释、不学《入中论》的偈颂是不可能的。所以,假如以后我们般若班学习的时候,学到后面的时候,我们绝对会要来学这个《入中论》的。

并且通过讲闻加以抉择。也就是日称大译师翻译出来之后,那么,这些月称菩萨的论典已经有了可靠的译本,这个译本必须要通过讲、或听闻,然后,去进行辨析抉择,才能传扬这样一个宗派的法流。由此,通过这种讲闻抉择以后,藏地就逐渐逐渐兴盛了应成派的观点,至今仍然持续不衰。也就是在藏地早期的时候,主要是静命菩萨,他用他自己的智慧、言教,来弘扬自续派。所以,前弘期应成派的这个弘扬,不是那么广泛的。前弘期主要是在中观的弘扬,显宗上面,就是靠菩提萨埵。然后,很多根基比较高的,就直接受用的是莲花生大师的、了义的密宗法门。所以,当时是以这种方式弘扬的。显宗应成派的论典并没有怎么弘扬,就是从日称大译师翻译出来以后,才开始发展出来的。这个是中观的传承源流。

中观分类

其实,中观抉择的最终的密意是没有任何的分类的,最终都是离四句,绝百非的,遣荡一切实执的。所以,中观究竟的意趣是没有分类的,但是,着重从哪个侧面去弘扬它?以什么样的方式去弘扬它?在弘扬的方式方法上面就形成了不共特色,所以,形成了种种角度。

总的来说,可以从不同角度对中观进行分类,此处略说五类。

广说有很多分类,所以这个地方五类仅仅是一个略说,

一、由分别解释第二转*轮和第三转*轮的密意,分为自空中观与他空中观。

那么,在解释佛陀的*轮当中,讲般若的时候,介绍般若中观是怎么去解释呢?有些就单纯的站在二转无相法门上去解释。由于这个二转*轮,就是一切诸法自体本空,介绍一切万法无有任何实有,打破一切实执状态,遣荡一切戏论分别,以这种强大的正理,来进行抉择的时候,那么,他就是以自空的方式来建立。这个时候,并没有给我们在抉择的过程当中安立一法可有。最终,佛陀在第二转*轮当中,都是让我们要打破一切颠倒的执著,把一切颠倒梦想完全要让我们放下。所以,在二转*轮当中,就是般若自空的法门;或者,又叫无相法门。就像《金刚经》一样,遣一切相。把一切相离开了以后,才能够让自心的般若智慧心光,能够展现无余。而这一种抉择的方式,就是自空中观所开显的侧重面。这些密意,是由自空中观所开显的。

然后第三转*轮就是介绍了人人自具如来智慧德相,人人都有心性的一段光明,这一段光明,是大无为法的般若妙心,涅槃妙性。而这种妙明真心,是如何开显的呢?佛陀让我们要放下一切尘劳妄想,要把一切客尘遮破,不要在客尘上面耽着。然后将一切的分别放下的时候,活脱脱、活泼泼地这个如来藏心,应当要承认它;否则万法就是一个断灭,最后我们成佛以后,也没有智慧了,成佛以后也就是什么都没有了。这样的话,谁敢成佛呢?成佛以后也没智慧了,也没辩才了,成佛以后就是一个虚空,一个死寂的一个状态;所以,这样的一种见地是错误的。

在第三转*轮当中,给我们介绍了如来藏心,或者他空。他空,也就是他自体不空;也就如来藏不空,如来藏是以客尘而空;所以说客尘是空的,而如来藏是如实不空的。介绍了如实空和如实不空,这样子善巧地辨别客尘和如来藏不同,要扫绝一切客尘,放下一切妄想,然后要建立妙心,建立真心如来藏境界,这样子来善巧辨别,所以第三转*轮叫他空中观。也就是如来藏他自体不空,而以他法的客尘而空,这样子来进行辨别。这种辨别是以名言理论去进行辨别的,所以,第三转*轮又叫做善辨*轮。也就是善巧通过名言理论、名言净见量,去善巧地辨析,什么是有的,什么是无的。就像我们学《辩中边论》,就要辨别,什么是边?什么是中?这样子来善巧地来进行辨别。所以,第三转*轮,他也叫中观,只不过说他是以他空的方式抉择的中观。

我们借用禅宗的一个话,就像禅宗经常说:有杀人刀,有活人剑。就像这个杀人刀,就是佛来佛斩,魔来魔斩,什么都不给你建立。你只要起一个念,只要有一法可立,全部都要给你扫荡,这就叫做自空中观。万法无有一法可得,乃至你说有佛,这都堕入到尊贵堕当中去了。“金屑虽贵,入眼成翳。”也就是黄金中的这种碎屑虽然是非常贵重的,放在眼睛里还是渣滓,还要破你的眼睛的,毁坏你的眼睛的;所以,你眼睛里不能放任何一个东西。所以,以这一种比喻,即使佛的三十二相、八十随好、乃至极乐世界的妙好庄严、无边自在,这一切如果你执为实有,这个时候说,那么,还是会把你的智慧眼给弄瞎的。既然要把你的智慧眼给弄瞎,最后给你遣荡无余,这些完全要打破,把这一切的执著要打破,这样子才让我们的智慧眼清明无翳、无有垢染,这样子一个活泼泼的智慧能够生起来。那么,这就是一种自空的方式,要让我们遣荡一切的相。而且,我们在后面会讲到自空中观和他空中观的时候,分类具体讲的时候会提到,最初的时候,我们就是要去学自空中观。

就像禅宗说的:“打得念头死,许汝法身活。”你首先念头打不死,这一个是最麻烦的。“一念偷心,万劫缠绕。”只要你在内心有一法可得,有一相可取,这样你的心还会缘着这个相去起念分别;一旦起念分别的时候,我们的妙明真心就被分别念偷了,偷成了分别取相的境界;所以,我们内心就无法开发真正的觉悟智慧。所以,要让我们觉悟,而且,要到真实彻底的觉悟,就要让我们放下对任何一个法的执著。所以,自空中观在介绍的时候,假如你说如来藏空不空呢?也给你说全是空的,然后说,佛陀的境界空不空?也给你说全是空的。假如你说有哪一法不空,我绝对会给你发一个过失--不可能。所以,最后没有任何一个法,乃至于空性,都是空的;这样子,诸法自空。

然后,第三转*轮就像活人剑。也就是说,前面全部给你把一切攀缘扫尽无余;后面给你说有一个如来藏心,人人自具如来智慧德相,妙明真心就在我们日用云为当中,起心动念里面,这里面已经蕴藏着如来藏的恒沙妙德,只因妄想执著而不能证得,若离妄想则一切智、自然智、无碍智则得现前。这个时候,是一个自然显发的、我们心性光明。这种抉择方式,上根利器者可以顿时受用,次第根基者可以通过学自空中观,再来学他空中观,这样子,学他空中观就能够得到很巨大受用。

上根利器者直接就可以学他空中观,所以,他空种观的功德,像多洛瓦尊者,他们描述他空中观时候,讲功德无比巨大。本身这一个他空中观,几乎就和禅宗、密宗就有很多的联系。所以,后面上师会提到,这已经开始形成了显密的桥梁的作用了,他是连接显密的。如果你拔高了呢,就是密法;放低了,就是显宗。所以是密法,还是显宗?这就要看你是怎么诠释的。因为他的这个义理,很容易就在我们的自心的心性上面去直指,而这种直指的方法,就是大圆满,或者密法当中的开显。而禅宗也是在这个直指心性上面,用的非常直接的。所以,如果我们有因缘、有福报,把自空中观学好之后,再学他空中观的如来藏的教法,这个福报就太不可思议了。所以,我们最好就是能够把自空中观和他空中观都有一个善根,能够去品味整体的中观,完整的般若的义理。

二、由是否承认胜义光明和名言唯识分为内的细中观和外的粗中观。

这里面也就讲到,胜义是讲心性光明的,名言是讲我们这种唯心唯识的境界。名言是三界唯识,万法唯心。然后,这个心呢,讲的是虚妄分别,虚妄分别是我们这个名言境界。而把虚妄分别一打破,识的境界转识为智,这一个智慧显发的时候,他不是一个断灭法,就是我们人人自具的心性光明。所以,在胜义当中有一个无法催破的大无为法的光明,这个光明是像金刚一般,不随一切因缘,不随一切万法,不随一切无常,不被这一切显现所侵坏,自自然然,常时安住,从我们轮回之初就已经带来了;带来以后,他不会受我们的业和烦恼的种种影响,也不受外在的四大,地、水、火、风的灾难,而让他受到丝毫的损害;所以这是一个大无为法的光明。乃至于我们成佛以后来看,其实,我们没成佛的时候和成佛的时候,这一段的光明都是一样的。只是现在我们被妄心缠缚,被妄想境界所缠缚了,没把光明所开显出来。

内的细中观,就是让我们首先在名言当中要认识到三界唯识,万法唯心,放下对外在的法的追逐。我们内心就是这样子的,由于对外在的法很贪求,就心心念念向外奔求,就使我们内心摇动着,一直捕捉着这个外境,使这种心处在一种苦态当中,一直追逐着虚妄的、外在的法。然后,通过唯识的抉择,我们就看到,没有一切外在的法,都是我们内心的显现,没有一法超出心的显现。所以,这样子,就会让我们的心开始回收,回收,内观回收,放下一切外在的执著,而让心光回收,回收的时候呢,就开始朝向于内在的心,自心的这个境界这时候,假如你执著它是实有,那么,就永远还是虚妄分别,是分别心。最后要把这一层境界打破以后,就能显发我们的如来藏心了。所以,这是我们修行上面最殊胜的一个教法,就是在内心起心动念来启用教法,启用中观,启用般若。所以,胜义是心,名言也是心,只不过名言是心的世俗的实相,而胜义是心的胜义的实相。一个是名言的实相,一个是胜义的实相。名言的实相是在心上去抉择的,胜义的实相也是在心上抉择的,所以称为是内在的中观。也就是从我们内在的心和心的本性上去抉择的,叫做内的中观,而面对着内的中观,我们去学修的时候,它才具有一种非常殊胜的一种意义,所以叫做细中观。

这个粗和细、内和外,主要针对我们的实修来说的;不是说自空中观不承认名言唯识呀,或者不承认胜义光明的中观,它的见地不了义,不是说它的见解上面不了义,而是面对实修的时候,我们需要从我们的内心上面去抉择,去串习,去安住,去修习,去这样子做,对我们的实修,才是最直接的教法。所以,其他的是外的中观,外的中观最主要是从所知法上面去抉择,不是从我们的内心上面去抉择的。然后,称为粗中观,就是我们在外法上面去抉择一万个外法,你不如抉择一个内的心法,这是从我们的实修境界上面来讲的,也就你朝外,不管做了多少事情,你都是朝外的,你不如朝内修,自己对自己的内心做一点事情,他是真正有效的。所以,面对实修的时候,那么其他的中观,就叫做外的粗中观,而介绍心和心的名言或心的胜义,这就是内的细中观。

三、对于胜义空性是否秉持某一方的宗派,分为根本中观和随持中观。

根本中观就是龙树菩萨和圣天菩萨两位前期根本中观的父子,他们所抉择的观点;因为他们的观点里面没有偏向于应成派,也没有偏向于自续派;或者说他没有偏向了义的空性,也没有偏向于不了义的空性;而是了义或不了义在他们的论点当中都有。就像佛陀讲三藏十二部的时候,三藏十二部都有从一转、二转、三转,了义和不了义的;后来的论师再解释佛陀密意的时候,就从各自强调、着重的地方去传持佛陀的观点,秉持某一方,这样子形成各大宗派的。同样的,中观也是这样子的,就像这里面第一句话说:如对胜义空性,根本中观有不了义的、或者了义的,这两个都有;所以没有偏向于了义的抉择和不了义的抉择。

随持中观,也就是随顺受持,有些随顺不了义的去受持,就形成了自续派;有些随顺了义的胜义空性而受持中观,这就是应成派;所以就看随顺什么层次的空性的来受持就形成了随持中观。假如说就根本不着重从哪一方去随顺受持,只是一味的整体的去学习它,那么这就是一个根本中观。所以,这里面所讲的根本中观就是龙树菩萨和圣天菩萨的论点,就是根本中观;随持中观就是自续派和应成派后来发展的支流。

四、由名言谛分别承许经部行、瑜伽行及世间共称行,分为经部行中观、瑜伽行中观和世间共称行中观。

前面第三是在胜义上面去分的,胜义的随顺受持是你在那个方面去受持,形成了两个中观的分类;而我们第四个分类完全是从名言谛上面,名言谛上面的受持是按照那个去受持,就看你是那个中观。所以前面第三点,不管你的名言是怎么抉择的,只要你的胜义是抉择秉承某一方的宗派,那么你就是随持中观;如果你不是秉持某一方,而是全盘抉择,那么就是根本中观,不管你的名言是怎么抉择的。

第四点我们也可以说,不管你的胜义是怎么抉择的,只要你的名言是随顺于经部行的,那么你就叫做经部行中观;只要你的名言随顺瑜伽行的,你就叫瑜伽行中观;只要你的名言随顺世间共称行,那么你就叫做世间共称行中观。不管你的胜义是怎么抉择的,最主要是从名言上面去分析的。

经部也就是小乘的随理经部,小乘的随理经部抉择的观点。我们在学因明的时候都会了解到的,经部是小乘的观点当中对名言谛的抉择是比较高的一个宗派。像清辩论师的论点当中就是随顺于经部的见解去抉择名言谛的,但是这种随顺,不是说完全把经部宗的所有观点都拿来做它的名言谛;也就是说它只是随顺于经部中所认识世俗显现怎么建立,是由微尘吗?还是由什么来建立的?他就用这一点。而如果你要说这个微尘或刹那是实有,这些观点他是不会接受的,所以,他不是把经部的所有的观点都拿来;名言的、胜义的这些都拿来用,而只是拿一部分,也就是拿他建设万法的显现的依据;包括瑜伽行中观,这些都是这样子的。

瑜伽行中观也就是随顺唯识瑜伽,假如说唯识是实有的,中观是不可能承认的;所以只是用他从显现的侧面去抉择的时候,不涉及到实有不实有的时候,那么不用胜义理论观察的侧面建立名言谛。

世间共称行中观,也就是世间无患根识,大家共同承许的,这样子称为世间共称,那么像《入中论》这些就是世间共称行中观,还有寂天菩萨,他也是世间共称行中观。

五、由是否着重抉择真实胜义,分为自续派中观与应成派中观。

你看,这个“着重”是很重要,自续派的论典当中他偶尔也会出现真实胜义的抉择,但是他毕竟是很少很少的一部分,就像一部论典当中就是那么一个偈颂,他出现了应成派的观点;而整体论典的颂词几乎都是在抉择自续派的观点,所以他着重点是不一样的。应成派的中观也是看他的着重点在哪里?所以由于着重点是抉择真实胜义就是应成派中观;由于着重点不是抉择真实胜义,而是抉择相似胜义是自续派中观。

这一些具体分类,在下一堂课继续学习,今天我们就学到这儿。



{返回 中观总义讲解·圆春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中观总义 第三课 中观分类
下一篇:中观总义 第一课 中观总义
 中观总义 第一课 中观总义
 中观总义 第六课 自续派中观与应成派中观 中观释词 中观所破
 中观总义 第二课 中观源流
 中观总义 第十四课 运用能破
 中观总义 第七课 认定理所破
 中观总义 第十一课 破有无生因及破四句生因
 中观总义 第十课 破斥不合理的诤辩 能破正理
 中观总义 第五课 内外中观及其他两种分类
 中观总义 第九课 略说自续派与应成派的所破差别 下
 中观总义 第十六课 应成派不共四大应成因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佛说无量寿经白话浅释 十二 法藏成佛[栏目:陈义孝居士]
 14 一休晒藏经[栏目:石头路滑]
 保富法 上篇[栏目:保富法]
 吃素与放生的关系怎样?[栏目:希阿荣博堪布问答]
 唯说念佛 正讲 第十五条「具足三心」之文[栏目:净宗法师]
 如何处理心灵问题[栏目:佛网文摘]
 初期大乘佛教之起源与开展 第二章 佛陀遗体‧遗物‧遗迹之崇敬[栏目:印顺法师]
 Buddhists dont believe in a god, how do you know r..[栏目:Good Questions, Good Answers on Buddhism]
 Bodhinyana[栏目:Ajahn Chah]
 杜甫~望牛头寺[栏目:禅诗三百首]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