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中观总义 第十四课 运用能破
 
{返回 中观总义讲解·圆春法师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3721

《中观总义》第十四课

益西彭措堪布造  圆春法师讲授

 

顶礼大恩至尊根本上师法王如意宝晋美彭措!

顶礼本师释迦牟佛!

顶礼文殊智慧勇士!

顶礼浩瀚前译三根本!

 

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

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

为度化如虚空般无边无尽的众生得到究竟无上正等正觉的佛果,请大家发起无上殊胜的菩提心!发起菩提心之后,在菩提心的摄持之下,我们今天接着一起来共同学习堪布益西彭措所讲授的《中观总义》。

在这个《总义》当中,我们现在开始学习“运用能破”的这个内容, 这个内容主要是将万法归摄为心。我们在心里面,去认识万法的般若中观妙义,从内心开显般若的实相,现证般若的胜道,然后圆满般若的果位,这都是在内心当中获得的。这一切的修行,我们看到,佛法有一个心要,也就是像《楞伽经》当中所说的:“佛以心为宗,无门为法门。”佛陀所讲的一切语言教化,他都是以内心作为宗旨。我们佛陀的语言,不外乎就是要让我们认识心的本性,使人人一念悟自心,开佛之知见,念念悟自心,念念开佛之知见,这样子能够开示、悟入佛之知见,就在内心里面才能实现。而其他的修法,在心外寻求,这并非是佛法的宗旨。所以,经常听到说:“心外求法,即名外道”。 我们所有修行的心要,就是在内心里面去完成。所以,《本生心地观经》里就讲到:“若能观心,究竟成佛,若不能观心,究竟沉沦。” 我们能够观心的,就能够得到究竟的佛陀的成就;假如说我们不能够观心,就永远彻彻底底地在轮回当中轮转不休。所以,一切的语言入到佛语当中,绝对是以心作为修行的一个宗旨;或者是说,作为主要的完成的修行任务。那么,这一个佛语让我们开示悟入佛之知见,怎么去悟明自心,在心当中圆满佛法呢?《楞伽经》当中讲到说:“无门为法门”。 其实,我们总想有一个门径、有个方便、有个攀缘, 这是我们内心习惯了分别、执著。这种妄想分别,它就是拥有一个法在对境上面,不把这些对境打破,不把我们觉得真有一个实法可得的这种妄心,将它止歇下来、歇却狂心,那么,我们这颗心,它还是会狂躁不已。所以就叫无门为法门,以无门而得入,也就是要认识心本来是了不可得的,这样的一种无生空性。所以,我们运用能破的时候,内心当中来抉择“无门为法门”的这样一个殊胜的般若。

我们来看,论文当中说:

以下运用共同五大因抉择心的本性。

前面说共同五大因,自续派、应成派都在运用,这个理论是攻破实执的、威力无比的武器。这个武器会让我们能够打破内心的实有,建立般若的契证。这种运用,主要在观心上面去完成。所以,下面的内涵上面,虽然没有超出前面的五大因的介绍,但是它运用的对境上面,直接锁定我们的内心,所以,这是具有实修窍诀引导的关要。所以,我们对这一块内容,如果有心者,可以经常对这个内容去观心、去修行,会实现般若的现证,或者说,能够感受般若的妙味,有所体验。这都是可以通过下面的这些观心去完成的。假如说我们的操作,或者说我们的一种实行,它是很复杂的,那么你完成起来很困难。但是这个操作就在你的起心动念上面,所以,你一天到晚走到哪儿都是在起心动念,就在这个起心动念当中去观,用这五大因去观你的心,你走到哪里都可以运用。如果把这段内容纯熟的话,那你随时随处都能够安立般若的修行。在观心当中时时品味一个学佛者的快乐、一个学佛者的法喜,在活在般若的生命当中的一种喜悦会由内心透发出来的。

那我们来一个一个地看:

一、运用观察因的金刚屑因与观察果的破有无生因 抉择心无来处(破四句生因含在金刚屑因中)

 我们前面在归摄五大因的时候说,其中两个会归为一类。在因的侧面上面着重观察,那么,其实金刚屑因和破四句生因前面曾经归摄过,破四句生因曾经归摄到金刚屑因,前面曾经给我们介绍。那我们来一个一个内容来进行分析,看一看我们的心念是如何无生的。论文当中说:

譬如一念嗔心生起 如果有生,必定只有四种生的方式,

前面我们讲到,生的方式数量决定只有四种,已经通过道理来进行抉择。我们的内心是万法之一,它也是只有这四种生的情况,我们把这四种生的情况打破以后,就无法有一个真正的内心的生起。那么,如果没有四种生,就绝对是无生。我们继续看:

如果是自生,说明已经成立,既已成立,有什么必要再生呢?这种生成了无意义。

我们论文当中讲到,假如是自生,说明已经成就和安立了,既然已经成就和安立,有什么必要再生呢?再生,就毫无意义了。在我们下面讨论的时候有道友曾经这样说:怎么没有意义呢?假如就像一个好人,他出现了以后,我们再给他一个好人,就像假如世界上有一个释迦牟尼佛,再生一个释迦牟尼佛,生无量个释迦牟尼佛,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这怎么会无意义呢?或者就像我们的内心,生起一个善心,再生善心,再生善心,不断地生出善心,这不是很好的事情吗?无穷生怎么会有无意义的过失呢?

其实这是一种错觉。为什么呢?我们去看,不管你是内心的心念也好,还是外在的一个法、一个人也好,假如是两个,他就不是那一个自生了。就像假如说,你要出生一个孔子,你觉得孔子在人类文化当中有所奉献,现在出生更多的孔子,那该多好呢!但是,一个孔子和另外的孔子,必定是他相续,两个相续是两个人,他不是一个人,所以这不是自己生自己。自己生自己是什么样一种情况呢?就是孔子出生出来还是原来那个孔子,没增加一个孔子,这才叫做自己生自己。所以,他不可能达到这么多的孔子出现,那样子的话那就不叫做一个孔子,他就不是自己了,所以,如果出生的还是原来的那个法,就毫无意义;同样的,出生一个善心,还是原来那一念善心,就毫无意义。

又应成无穷生的过失,因为:生不必要观待任何他缘,可以自己生自己,生而再生,辗转无穷。所以,一念嗔心起,不是以自己生自己。

下面就继续讲这个“无穷生”的过失。因为是自生,所以他自己出现的时候,不需要观待其他的因缘,这样就话因上面已经完全具足、圆满了。它不需要聚集因缘,只需要自己,就能够生自己。这样随时都有自己,随时都有生。随时都有生,就是生而再生。生而再生,没有办法控制,那就是辗转无穷。这样子就形成:一念嗔心起来以后就是辗转无穷地形成一种生的状态,这种生的状态无法控制,但这是无法形成的。哪会有什么东西在那一直生、生、生,没有个穷尽地生呢?所以,就会有这种无穷生与现量相违的。我们说“一念嗔心起”,他就只是生一次,没有说是他在无穷地生这一念嗔心,不断不断地生这种嗔心,没有这种无穷生的真实的显现。所以,这是和现量相违的。

由于有“无义生”和“无穷生”的过失,所以,一念嗔心的生起,绝对不能以自生而出现它自己。

所以,一念嗔心起,不是以自己生自己。

自己生自己由于有之前的过失,所以他无法生起。

如果嗔心是以他法为因而产生,嗔和这个法是接触生,还是不接触生。下面是说他生的观察,如果接触生,必须两个法同时存在,但嗔心之因和嗔同时存在,嗔已经存在,何用再生呢?

假如说这个嗔心,和生他的一个因,这两者是他体的关系,这两个在进行接触的过程当中,形成这个因果关系,可不可以呢?两个法已经同时存在了,就像一个儿女和他的母亲同时来到这个世界,最后说由于一个人生了另外一个人,你说这个可不可能呢?因为,他们两个都是同时来的,你有的时候,他已经有了,他的有不需要你去对他做什么。所以,你对他的有根本没有帮助,无法提供帮助。因为,他存在的时候,不是由你提供的,是和你一起在这个世界上的,他已经有了,你何必再去生他呢?生出来的还是这个人,所以不用再生。所以,接触了,就说明两者是同存的,同存的话,就不可能有这种生。

如果不接触,因和果的嗔心从未接触,就像东山和西山,在东山中播种,岂能在西山开花?因为二者毫无关联,不可能发生作用,怎么能以他法之因产生嗔心呢?

假如两念心没有接触,这一个果法的嗔心,和另外的一个因法,并没有接触,这样就会形成:就像两座山一样,两座山之间互相没有作用,因为他们没有碰到,形不成这种作用。你在东山上面播种的时候,它只能在东山上面开花,它不可能在西山上面开花,在东山上面播种,就是在东山上面起的一个作用,这个作用和西山是没有关系的。所以,两个法就会形成这样子的。因和果,假如是互相他体的,没有接触的,那么,你的因的作用怎么会对果形成影响呢?不可能的,不可能发生因对果的作用。所以,后面就下结论说,以他法之因也无法产生嗔心。

如果嗔心是由自他共同引生,那就同时有自生和他生的过失。

前面讲了自生的过失,无穷生,无义生。他生有接触和不接触都不能够出生,都不能形成这种因果关系。所以,自他共同引生,这就同时具有了自生的过失和他生的过失。由于具有过失的缘故,不可能是由他而出生的,也就是说不可能有共生。这一点,我们前面也讲过,外在的法是这样,我们内心的念头也同样有这样一种性质。然后下面:

如果嗔心不依任何因缘,无因而生,那就应成石头等也有心,不需要因缘故。

无因生因是一个最捣蛋的一个观点,这个观点里面就会形成很多很多的过失。假如是“无因”能出生, 不依靠什么因缘,那就是到处都有心,石头上面也有心。所以,你指着石头说:“这石头有点丑”,这石头马上就不高兴了。然后,你说:“哎呀!这石头长得挺好看的!”这石头马上就高兴得不得了,不可能这样的。然后,假如不需要因缘也有心的话,虚空也应该有心。你走路的时候看着虚空的这个眼神不大对劲的时候、不大恭敬的时候,这个虚空就生气了;然后你看着一个虚空的时候,觉得:“哎呀!这个景色没有遮挡,这中间有个空间很开阔。”你看着心里面很高兴的时候,这虚空也会觉得自己很了不起,在那儿高兴得不得了。会不会这样呢?不可能。我们说虚空当中,你拿刀怎么砍它都没意见的;你用巴掌怎么去扇石头,只要你不怕手痛,石头对你没有任何意见的。所以,这上面没有心。但是,假如是无因生的话,上面应当有这些状态出现,而这又和现量相违,所以这是不可能的。所以,后面说:

由此,一切时处的事物等都应当有嗔心。

要是说无因能生嗔心的话,到处都有嗔心,我们就觉得这个世界上面没有一片安宁,处处都是争论不休,石头和草开始争起来了,石头和猫争起来了,虚空和大地打架了,哪有这种事情呢?

然而现量见到,只在嗔境、嗔种子、非理作意三缘和合时,才生起嗔心;三缘不聚,也无法生嗔。

这里讲的因缘和合有三个侧面:嗔境,也就是嗔恨心的对境;嗔心的种子,是我们内心的一个种子,我们以前在内心当中种下了一个嗔心的种子。它一旦碰到了外境,哪一个你看起来就扎心的一个人,看到以后,由于你内心当中又没有佛法的修行,这个时候就形成非理作意,强化这种嗔心的力量,最后能够在内心里生起嗔心。这是由于三个因缘聚合在一起了,一旦聚合,他就不得不生;但是,假如不聚合,他也无法生嗔。所以,他不是无因无缘而出生的,是需要这三种因缘的,这就是按照《俱舍论》当中讲到生烦恼的三种因缘。在其他地方,曾经讲到六种因缘,但是以这三种因缘作为主要。所以,它是需要依因缘得以生起的。     

总之,一念心生起,不是从自己来,不是从他来,不是从自、他共同来,不是无因来,本来无来处。

这一句话让我们看到,“一切心念”是从哪里来的呢?无有来处啊!从哪里生的呢?无有生处!一念心即是无生,无生之心啊!这才是真相,才是我们每一个念头它处在的一种真实的相状。它本来就是这样一种无生的本性。念念这样观,念念去体会无生,所以,你生一个很强烈的烦恼,你就去观察。你生起贪心时,你去观察这个心是怎么出生的呢?它自己生自己呢?还是其他的心念生自己呢?还是说是共生呢?还是无因生呢?这些都不可能。啊!这一念心真的是怎么回事呢?绝对就是一种缘起生。缘起生是什么呢?缘起生就是无生的本性,所以它是一种缘起生,根本没有一种自性生。甚至在密宗当中,有时候就特意地把自己的念头强化起来,让自己的念头形成一种高峰状态。也就是说贪嗔痴生起来时,强化这种念头,然后,观察这种明显的念头,这样去修行,我们确实就很快乐了。不是没有办法修行,而是处处都能修行,甚至能够把巨大的烦恼作为修行的材料来进行观察,在观察当中解放我们自心,在观察当中发现心的真理。这就是在你的念头上面修。今天我念头起来了,我观这个念头。不是说压制不准念头起来,而是在念头起来的时候,观它无生的本性。用这种金刚屑因,观察四种生不可能的这种方式,去观察无生的本性。每一个念头起来你都观察,每一个念头,如果你觉得这个念头模糊,那你就强烈地生起一个要么是贪心,要么是嗔心,你就来观这种贪嗔之心,哦,他是怎么出生的呢?这样子,你看修行多舒服啊!多直接啊!就在自己的起心动念上面。这个窍诀如果把握的话,我们就会在日常当中不怕念头起,只怕不起观察,一旦起观察,修行就在其中了。

破四句生:一因生一心,多因生多心,多因生一心,一因生多心。

1、破一因生一心:(包括由一个色法生一心;由一个心法生一心。)

如果以色法生心,这个色法或者是外境的土石等,或者内在诸根所依的身。

如果是色法而出现我们的心念,那这一个色法,它就包含了两种情况,一种是外境,一种是我们内在身体上面的眼耳鼻舌身这些根(这些色根)生起的,就只有这两种色法——身外之境或者是内身之根,就这两种色法。那我们去看,外境能不能够生出我们的这种心念呢?

比如,以石头生起嗔,应成石头是有心的法,但把石头碎为微尘进行观察,也不见有丝毫许的心识。

假如石头能够生心,生嗔心,也就是说外境能够生嗔心的话,石头它就能够生嗔心了。石头能不能有办法生嗔心呢?如果石头会生嗔心,那么就麻烦了!很多的石匠,他不敢去砸这个石头。一砸石头,完了!得罪了一块。然后,再继续砸他,再砸下,那么都在生嗔心了。所以,每一块石头都对自己生嗔恨心,哪有这种呢?即使你把它砸碎了,砸成微尘,它也一点不会有任何的心念。所以,找不到有丝毫许的心识在石头上存在,所以,“外境生心”这是不可能的。

如果只凭一个身体就能够生嗔,应成无心的尸体也能嗔怒,不必要观待他缘故。

假如单靠身体就能生起嗔心,那么,无有心识的尸体,他也会生起嗔恨心,愤怒起来。那这样的话,一个人死了,没有心识了,那么天葬师怎么敢去割他的身体呢?一割他,他的痛苦可不是一般的啊!他生起了嗔恨心,马上就跳起来了。如果这样的话,天葬师都已经吓破胆了。所以,这是无法生嗔心的。我们这些唯物主义者,或者说我们一般对这种观念比较强的人,就觉得,一个念头只是物质的一种反应。但实际上,单靠这些物质、用这个身体,这些物质存在,但它为什么没有生起贪心、嗔心呢?所以,它是需要观待其他因缘的。你有一个身体,还必须要有你这种命根,有这些因缘,你才能起心动念。所以,它单靠色法无法生心。

以一个心法生一心。下面就是以心法生嗔心,可不可能呢?以心法生心,这也是不可能的。

譬如一念信心,要么从同类的一个信心产生,要么从不同类的其它心产生。如果不必依靠其它条件,就能从一个信心产生一个信心,应成永远是信心,因为,因具足又不必观待其它缘,应当无障碍地产生,

如果说,信心自己能够产生自己同类的信心,那么,它就不需要依靠其他的条件,信心起来了,接下来的就是自己生自己,这样的话实际上就是自生了,永远相续不断。一念信心起来以后,它就是不必观待其他因缘,而无有障碍的一念一念的信心出现,是不是这样子的呢?

这样,上一刹那信心生下一刹那信心,辗转相续,连绵不断。然而,现量见到,生起信心又产生了其它种类的心识。

我们现量当中有没有这种现象呢?一念信心起来以后永远都不会变的。我们还不用说,一念信心起来永远都不变,这一念信心的状态刚起来一会儿,就邪知邪见;或者一会,这信心已经堕到一个无记当中去了,再没有一个念头想到,要对谁起信心了;或者三天有信心,过了之后,就开始没信心了;或者前面信心大,后面信心小;前面是信心的状态,后面就是庸俗的其他念头。你有没有一天24小时,每一刹那都处在对上师三宝的某一个信心上面呢?没有吧!你生了信心,一出门一看,哦!今天天气不错啊!然后你的心又变成什么心去了,看这个天气。然后看到,哦!这些人来啦!然后又起一个世俗的人际交往的念头。所以,并不是一念信心起以后永远不断。如果是这样,那就太好了,对上师三宝的信心,念念都是加持。那我们要成佛,是迅速完成、无碍成就的。只要信心不间断,一直产生这种信心,那么加持是日日夜夜、分分秒秒都在形成,那这个人不成就才怪。所以,这是不可能的,和现量相违。

如果以异类的一个嗔心产生信心,因为不必要借助他缘,单凭一个嗔念就能生信心,这样应成嗔心没有相续的机会,事实上,嗔心可以在一段时间内相续。

如果是他法而产生,也就是他生,他生如果能够形成,那就永远没有相续,只有一个念头转换,马上就要转换另外一个念头,一个念头刚起来,马上必须转换。因为,它不能够自己生自己,或者同类心产生同类心,只能是信心生起来,马上转为嗔心,或者转成其它的心;转成嗔心以后,马上又必须生成其它的心,它不能够相续,哪怕是两秒钟、两个刹那都无法。但是,我们会看到,有一些道友,生起嗔恨心以后,在一段时间之内一直都放不下,甚至大家在旁边劝的时候,他还是一直都放不下。这种嗔心是在这种相续的过程当中,有一种力量在不断地延续。所以,假如要是业力出生,那就不可能有一个相续的心念,如嗔心、信心等等,这又和事实相违。所以,这两种情况都不行。然后下面看:

2、破多因生多心:由多因才产生多心,可见每个因独自没有能力生果。每个因既无力生果,多个因聚合也没有利益。譬如,每个盲人都不见色法,聚集在一起,仍然见不了色法。

如果是多因产生多心,那么我们就看到,每一个因,它独立完成的能力是不存在的。它必须与其它的因协作来共同完成,才能够去有这种生的能力。它单个单干,是没办法的。所以,对每个因都是单干没办法,单个因上面都没有能力,那每一个因都是一个无力的因,无能的因,那么每个因都很无能。这样子的话,多个因聚合再来在一起的话,都是无能的,都没有能力生果。比喻就像每一个盲人,他并没有力量,没有能力见到色法,那么没办法见。那我去叫两个来,再叫两个来,或者我去把天下所有的盲人,把他们都聚合起来,我就不信三个臭皮匠,比不上一个诸葛亮,他们难道不能聚合起来看到色法吗?聚合起来也是瞎忙。因为他们每一个这种能力没有,加起来,0加0还是等于0,仍然见不了色法。所以,有这样的过失,我们就看到多因生多心,是没办法的。然后下面:

3、破多因生一心:分两种情况遮破:

(1)以多因同时产生一心:果是独一,因和果接触,只能成立某一因和该果接触。而其它因不接触,就不能对此果发生作用,应成非因。

假如是多因同时产生一念心,那这个心是一个果法,这个心是一个心,它是独一的、不可分割的。那么,假如说,很多因同时和这个果进行接触,可不可能呢?不可能的。只可能成立其中的一个因和这个果接触。因为这个因是独一的,它的作用才能够独一。假如说是多个因来接触果,那么多接触就有多作用,就形成各自的果。各自侧面影响出来的果,就有不同,不同就不是独一,那就会有很多果、很多侧面,就不形成果的独一状态。所以,它只能是和一个因接触。如果和其他的同时接触,那就同时很多作用,很多作用由于是“不是一个因”,所以,这些作用是不同的,作用不同形成的果,是状态不一样的,结果不一样的。所以,怎么可能是独一之果呢?所以,只能是一个因产生接触,而其他的因,由于不接触,所以的话,没有形成接触,就会形成是非因了。而其他的因就不叫做因了,那就说是多因,讲这句话是不是多余的,所以,这样也不能生。然后下面:

(2)以多因次第产生一心:前因生此心,后因应成无用;前因不生此心,前因应成非因;前后二因共生此心,前生果,后也生果,果应成多个。

假如是多因次第前后地产生这一念心,那么,是两者共同产生呢?还是别别的产生呢?

假如说单独的产生,前面的因产生这一念的心,后面的这一个因就没有什么用了,因为前面的因已经完成了生这一念心的作用,后面的因拿出来毫无用途。然后,假如说前面的因没有生这一念的心,而是由后面的一个因来生这一念心的,那等于是前一个因就成了毫无作用的一个非因,它就不是一个因。假如是两者同时生,同时生就和前面“两者就共同生”,就和我们前面说的共同接触,它所形成的就有果的侧面不同,因为“因”不同,形成的“果”的作用不同,产生的“果”的结果是不一样的。那如果说是两个因都在产生果,那么就会形成多个或者两个果,这样就不是说多因生一心了,那就是多因生多心了。所以,这也不行,多因生一心也不行。

4、一因生多心:如果由一因产生多个心,一因生多果故,多心应成无因,由此应成恒有或恒无。

这是什么意思呢?假如是由一个因产生多个心的,由于这一个因生多个果的缘故,这果法的心是很多个。那我们去看,这很多个心,它有没有真正的因呢?其实没办法。假如我们选一个果,一个果拿出来就是一念心,这一念心他有没有因呢?哦!有因,就是有这个因,这个因已经被它形成了因生果的作用,对它形成了作用以后,再不可能说,再对着另外的果产生作用了。所以假如说,要是有因,除了一个分别念之外的话,其它的分别念都成了无因生了。而且我们去看的话,不要说是这样子,就说是它有没有因呢?假如有因,那么就必须偏袒,因为“因”只有一个,它对谁起了作用,它就偏属于它。如果某一念心有因,这个因就完全偏属于它了,它就不属于其它。这样它就完全只属于这个果法。所以它只能是无因,全部的这个果法都只能是无因。因为只要是有因,那么就必须是偏属于某一个果,所以,这么多心念就成了无因生了。无因生会有什么过失呢?要么就是不讲因缘,恒时有,无条件的,随时随处都有;要么就是无条件的,随时随处都没有;它的出现、它的不出现都是无条件的,所以,就会有恒有恒无的这种情况,但是这是与现量相违的。

此外,从时分和方分分析,毕竟没有独一的因和心,由此可破四句生。

这就是按照《入智者门》论当中的这种分析方法就像我们前面所说的,其实是用离一多因去分析,有没有独一的法,这样就能够破四句生因。

破有无生因:果的一念心生起,或者已有重复生,或者前无而新生,已有不必要再生,因为已经存在了;前无也不可能生,因为这一念心没有体,再怎么积聚因缘,也不能对它发生作用。

这下面观察的道理是比较简单的,我们前面对于有无生因已经介绍了,只是把它用到心里面来观察而已,对境上面直接指定内心,道友们应该好理解的。最主要是我们怎么去把它用得很纯熟,拿到内心里面来观照心的真相。所以,我们简单解释,不用具体的、很复杂的或者说很细致的去详细解释。就是说,这果的一念心生起来,它要么是有了而生,要么是没有而生,有了就会有再生的过失,已经存在了,就不需要再生,这和我们前面所说的自生,其实是一个理解。也就是说,生出来还是它,不是说另外增加了很多个它,而是说就是它本身,就是它这一念心,再没有出现其它念头,出来还是它这一念,没有增加念头。这样的话,没有必要。然后,假如说,前面没有,由于前面的这一念心,它是一个无的本体,由于是一个无的本体,你怎么积聚因缘,也不会对他发生作用,它不会由无而变成有,而且客观存在也是一个无法接触,或者说无法对它产生作用的一个对境,所以不会对它发生作用,它也无法生。

因此,一念心的产生,不是已有而来,也不是无有而来,根本没有来处。

从三时观察:如果生心,所生只可能是过去心,现在心或未来心。过去心已灭,没有办法生,现在心已经成立,不必要生;未来心没有体,如石女儿,也不可能生。

就是三心上面去观察: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过去的心已经灭了,是一个已灭的灭法,已经灭尽了,灭尽的一种无的状态,你无法出生。现在心已经出现了,还有什么必要再让它出现呢?已经出现了,再让它出现也是现在这种状态,所以根本没有必要。未来的心,就像石女儿一样,是一个无的本体,所以也不可能出生。它没有本体的缘故,怎么让这种无体,成为一个显现的有体呢?所以无不能变成有。

由此可知:当心正显现时找不到一个来处,心的本性就是无相解脱。

在我们观心、正在显现这个念头的时候,就像你说,我的心是嗔心,这个嗔心,它能不能够出生呢?通过前面金刚屑因、破四句生因的分析,这些都无法出生。所以,它根本无法出生的,或者有也不能生,无也不能生,或者过去心,现在心,未来心,都无法生。所以,这个心,它本来就是我们虚妄的执著,这种虚妄分别才觉得他存在。而实际上呢,它根本无从而来。无从而来又显现,你就应当知道,这只是你的执著而已。一旦你知道“这完全是我的执著,根本没有一念心可得”,这样,就会把心的这种执著之相打破、放下,这样入到无相解脱当中,一旦认识心的无生本性的时候,当下自心解脱。

(二)以观察体的离一多因,直指心无住处

我们现在心正在起心动念,就在这个念头上面,我们去看,这个心住在什么地方呢?它有没有一个住的地方呢?下面就给我们直指,没有一个住处。

先抉择所住,再抉择能住:

“能住”就是我们的心,“所住”就是它是在什么处所上面安住。那么抉择的次第我们从外而内。

心如果有实体,应当有住处,所住是外境的色法,或者内的身体。

首先由外去看,也就是说心外去看,心之外的住处,要么是外境的色法,要么是我们内在的身体。

如果心安住在外境的色法上,应当能在上面找到,但对色法再怎么分析,一直分到无分微尘,也不见心的踪影。

我们在前面已经讲到过,石头上面你能不能找到心呢?你对石头怎么粉碎,那上面也找不到心的影子,连影子都找不到,怎么会有这个心念存在呢?所以,如果有的话,可以找到他的踪影。但是,找不到。找到的永远都是这个色法的微尘,外境上面石头这些色法的微尘,而没找到一个心。

如果心安住于内的身体,心和身要么一体而住,要么他体而住。如果是前者,应当有身时决定有心,这样尸体也成了有心。

    我们的身体里面安住了心,是不是这样子,以身体作为心的住处呢?假如身体就是心的住处,那么它和身体是一体的吗?还是他体的?如果是一体的,身体有的时候就有心,因为是同一体的缘故,心就是身,身就是心。那么,尸体也能够有身,有身的话,那它也应当有心,是不是这样呢?没有。

如果心以他体的方式安住在身上,要么遍满全身而住,要么住在身体的某个部位。如果遍身安住,应成全身的一切处都有心,砍断一节手指,应当砍断了心的一分;如果心住在身体的一方,比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