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大庄严论经卷第七
马鸣菩萨造
{返回 马鸣菩萨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2309

大庄严论经卷第七

(四一)

  复次利养乱于行道。若断利养善观察嗔。我昔曾闻。有一比丘在一园中。城邑聚落竞共供养。同出家者憎嫉诽谤。比丘弟子闻是诽谤。白其师言。某甲比丘诽谤和上。时彼和上闻是语已。即唤谤者善言慰喻。以衣与之。诸弟子等白其师言彼诽谤人是我之怨。云何和上慰喻与衣。师答之言。彼诽谤者于我有恩应当供养。即说偈言。

   如雹害禾谷  有人能遮断
   田主甚欢喜  报之以财帛
   彼谤是亲厚  不名为怨家
   遮我利养雹  我应报其恩
   雹害及一世  利养害多身
   雹唯害于财  利养毁修道
   为雹所害田  必有少遗余
   利养之所害  功德都消尽
   如彼提婆达  利养雹所害
   由彼贪着故  善法无毫厘
   众恶极炽盛  死则堕恶道
   利养剧猛火  亦过于恶毒
   师子及虎狼  智者观察已
   宁为彼所伤  不为利养害
   愚者贪利养  不见其过恶
   利养远圣道  善行灭不生
   佛已断诸结  三有结都解
   功德已具满  犹尚避利养
   众中师子吼  而唱如是言
   利养莫近我  我亦远于彼
   有心明智人  谁当贪利养
   利养乱定心  为害剧于怨
   如以毛绳戮  皮断肉骨坏
   髓断尔乃止  利养过毛绳
   绝于持戒皮  能破禅定肉
   折于智慧骨  灭妙善心髓
   譬如婴孩者  捉火欲食之
   如鱼吞钩饵  如鸟网所覆
   诸兽坠阱陷  皆由贪味故
   比丘贪利养  与彼亦无异
   其味极鲜少  为患甚深重
   诈为谄佞者  止住利养中
   亲近愦闹乱  妨患之种子
   如似疥搔疮  搔之痒转增
   矜高放逸欲  皆因利养生
   此人为我等  遮于利养怨
   我以是义故  应尽心供养
   如是善知识  云何名为怨
   由贪利养故  不乐闲静处
   心常缘利养  昼夜不休息
   彼处有衣食  某是我亲厚
   必来请命我  心意多攀缘
   败坏寂静心  不乐空闲处
   常乐在人间  田利毁败故
   不乐寂定法  以舍寂定故
   不名为比丘  亦不名白衣

(四二)

  复次俱得漏尽教学差别。我昔曾闻。尊者目连教二弟子。精专学禅而无所证。时尊者舍利弗问目连言。彼二弟子得胜法不。目连答言。未得。舍利弗又问言。汝教何法。目连答言。一教不净。二教数息。然其心意。滞而不悟。时舍利弗问目连言。彼二弟子从何种姓而来出家。答言。一是浣衣。二是锻金师。时舍利弗语目连言。金师子者应授安般。浣衣人者宜教不净。目连如法以教弟子。弟子寻即精勤修习得罗汉果。既成罗汉欢喜踊跃。即便说偈赞舍利弗。

   第二转*轮  佛法之大将
   于诸声闻中  得于最上智
   有胜觉慧力  呜呼舍利弗
   指导示解脱  随顺本所习
   指导开悟我  二俱速解脱
   行自境界中  获得所应得
   行他境界者  如鱼堕陆地
   我常在河侧  习浣衣白净
   安心于白骨  相类易开解
   不大加功力  速疾入我意
   金师常吹[橐-石+非]  出入气是风
   易乐入安般  众生所玩习
   各自有胜力  今者舍利弗
   佛法之鞅鞙  佛说舍利弗
   第二转*轮  真实是所应
   心得自在者  能使我二人
   善知禅径路  我如不调象
   法中之大将  言教调顺我
   使到安隐处  故我大欢喜

(四三)

  复次善根熟者虽复逃避如来大悲终不放舍。我昔曾闻。如来无上良厚福田。行来进止常为福利。非如世间所有田也。欲示行福田异于世间田。行福田者往至檀越下种人所入舍卫城分卫。乃至为菩萨时入王舍城乞食。城中老少男女大小。见其容仪心皆爱敬。余如佛本行中说。昔佛在时众生厌恶。善根种子极易生芽。佛所应化为度人故入城乞食。即说偈言。

   若以深信心  礼敬佛足者
   是人于生死  便为不久住
   能行善福田  供养作因缘
   必获大果报  能以信敬心
   以土著佛钵  终不无果报

  如来入城现神足时。一切人民各各相语。佛来入城。余如诸经中。佛来入城时所有严丽种种具足。男女大小闻佛入城一切扰动。犹如大海风鼓涛波出大音声。阎浮提界亦未曾有如是形相。尔时城中除粪秽人名曰尼提。发长蓬乱垢腻不净。所著衣裳悉皆弊坏。若于道中得弊纳者。便用补衣。欲示宿世不善业故。背负粪瓨。欲远弃去。于路见佛瞻仰尊颜。如睹大海。圆光一寻以庄严身。如真金聚无诸垢秽。所著袈裟如赤栴檀。亦如宝楼观之无厌。即说偈言。

   金色如华敷  衣如赤栴檀
   衣服仪齐整  清净如铜镜
   如似秋月时  日处虚空中
   世尊处大众  严净如秋月

  尔时众生见佛世尊生大欢喜。畜生见佛。眼根悦乐况复人也。即说偈言。

   见色无比类  深心极爱敬
   堪为禅定器  威光倍赫奕
   邪见毒恶心  睹佛犹悦豫
   观其诸形体  触目视无厌
   睹见心悦豫  身体悉照曜
   瞻之转炽盛  形体圆满足
   无可嫌呵处  种姓可叹美
   无能讥论者  明智善丈夫
   相续出是种  世人宝严饰
   以助形容好  佛身相好具
   不假外庄严  相好众爱乐
   显好常随身  世人自璎珞
   不得常为好  莲华悉开敷
   阿输伽敷荣  严饰于大地
   显好不如佛  净目众相好
   炽然庄严身  喻如摩尼铠
   众宝而校饰  亦犹池水中
   众华以庄严  如是等比类
   不及如来身  善逝之形体
   相好炳然着  犹如虚空中
   净无云翳时  众星庄严月
   善行美妙器  瞻仰无厌足
   如饮甘露味  犹如净满月
   为人所爱乐  妙相以庄严
   善调伏威德  众德备足者
   谁能具称叹  诸过恶已坏
   譬如生死中  众伎变现形
   永无能变现  仿佛似佛者
   虽作众妙像  不及佛仪相
   佛之妙容相  天人中无比

  又复世尊不齐相好殊妙可叹。众行皆备功德悉具。说偈赞言。

   如来所言说  智者所钦仰
   威仪及举止  终无有过失
   牟尼中最胜  触事未曾有
   觉慧无动摇  赞毁意不异
   以有十力故  摽相极寂静
   满足而正直  功德利益聚
   行步甚详雅  为人所爱乐
   言说义深广  视瞻极审谛
   详雅有次叙  一切皆舍离
   食饮无贪着  举要而言之
   无有不可爱

  尔时尼提见无上调御诸根寂定。及比丘等根不散乱围绕侍从。心倍爱敬。复说偈言。

   诸根悉寂静  调根者围绕
   着于新色衣  前后随导从
   众释中胜导  金色不动摇
   四众常围绕  如赤云绕日

  尔时尼提既见佛已。自鄙臭秽。背负粪瓨。云何见佛。回趣异道以不见佛。心怀愁恼。我于先世不造福业。为恶所牵今受此苦。我今不愁斯下贱业。众人皆得到于佛前。我今见臭秽故不得往。以是之故懊恼燋心。即说偈言。

   佛出世甚难  难可得值遇
   人天阿修罗  八部咸围绕
   我虽今遭值  臭秽不得近
   明了有恶业  罪报舍弃我

  思惟是已。更从异巷舍而远避。然佛世尊大慈平等随逐不舍。即现彼巷尼提前立。尼提见已复生惊怖。我向避佛今复睹见。当何处避。惊怖忧恼而自责言。我甚薄福诸佛香洁。我当云何以此极秽逼近于佛。若当逼近罪益深重。先世恶业使我乃尔。即说偈言。

   天以栴檀香  上妙曼陀花
   种种众供具  持来奉世尊
   佛来入城时  香水以洒地
   人天皆供养  真是应供者
   云何执粪瓶  而在于佛前

  复自念言。当设何方念而得合所。又更舍佛入于异巷。如来如前复在彼巷。尼提见已倍复怪恼。而说偈言。

   圆光周一寻  色炎若干种
   城中诸人等  合掌而围绕
   帝释执持拂  人天皆供养
   我向避异巷  复从此道来

  作此偈已复自念言。今者世尊人天中上。我之鄙秽众生中下。我今云何以此臭秽而近世尊。即便回避入于异巷。尔时世尊先在彼立。既睹佛已惭耻却行。粪瓶撞壁寻即碎坏。粪汁流灌浇污衣服。自见秽污惭愧懊恼。颜色变异。而自念言。先虽臭秽尚有瓶遮。今瓶破坏。秽恶露现。甚可惭耻。甚自鄙责。而说偈言。

   叹言咄怪哉  我今如趣死
   臭秽遍身体  云何当自处
   三界最胜尊  而来趣近我
   塞遮我前路  遂无逃避处
   怪哉极可恶  内外皆不净
   惭耻大苦恼  如似衰老至

  尔时大众咸见世尊随尼提后。时彼众中有一比丘。作是念言。如来入城不于豪贵并卑贱家而从乞食。但随尼提。何故如是。此必有缘。复自念言。此事可解。即说偈言。

   此必功德器  为佛所追随
   如珠落粪秽  挠搅而觅取
   如来录其心  不择贵与贱
   不求种姓真  妙胜作是说
   譬如医占病  看病腹鞕软
   随患投下药  亦不观种族
   如来以平等  观察心坚软
   亦不择种姓  与药下烦恼

  尔时尼提于隘巷中遇值世尊。惭愧踡缩无藏避处。合掌向地作如是言。汝今能持一切众生。愿开少处容受我身。即说偈言。

   如来于今者  转来逼近我
   我身甚臭秽  不得近世尊
   善哉开少分  愿容受我身

  尔时如来大悲熏心。安乐利益一切众生。和颜悦色到尼提边。世尊以柔软雷音而安慰之。令彼身心怡悦快乐。佛命尼提。尼提闻已周慞四顾。如佛所命三界至尊岂可唤我鄙贱之人。将无有人与我同字唤于彼耶。佛心平等断于爱憎。世尊举手向彼尼提。其指纤长爪如赤铜。指间网缦以覆其上。掌如莲花。柔软净洁相轮之手。欲使尼提生勇悍心。即与尼提而说偈言。

   汝有善根缘  故我至汝所
   我今既来至  汝何故逃避
   应当住于此  汝今身虽秽
   心有上善法  殊胜之妙香
   今在汝身外  不宜自鄙贱

  于时尼提闻佛唤已。举目睹佛其心勇悍。合掌向佛而作是言。无归依者为作归依。于诸众生无有因缘而生子想。其心平等实是真济。今佛世尊与我共语。如以甘露洒我身心。即说偈言。

   假使大梵王  与我共谈议
   天帝之尊重  屈临见携抱
   转轮大圣王  同坐一器食
   不如三界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