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量香光 · 显密文库 · 手机站]
fowap.goodweb.net.cn
{返回首页}


阿含经菁华节录·参、护心
佛陀教育基金会整理
{返回 阿含经菁华节录 文集}
{返回网页版}
点击:4380

参、护心 [1]

一、不调御 [2]六根[3],不密守护[4]而不修者,必受苦报。(中·一五三须闲经)

[1]护心:为菩萨修行五十二阶位中,最初应修的十种心之一。梵网经、仁王经作‘护心'菩萨璎珞本愿经、楞严经则作‘护法心',意指防护己心,不起烦恼。

[2]调御:调伏控制。

[3]六根:眼、耳、鼻、舌、身、意根。详见第24页根门条。

[4]守护:即防护之意。

二、弊魔波旬 [1],恒在汝后,求其方便,坏败善根[2]:化极妙奇异色、声、香、味、细滑(触)之法,欲迷乱(汝)。(增·四三)

[1]波旬:六欲天魔王的名字,波旬是佛典内,专门和修行者作对的魔王。详见第15页魔条

[2]善根:好的根性。

三、凡夫 [1]之人,若眼见色,便起染著之心,不能舍离;彼已见色,极起爱著[2],流转生死,无有解时;六情[3]亦复如是。世尊贤圣弟子,眼见色已,不起染著,无有污心,即能分别此眼是无常之法,苦、空、非身之法;六情亦复如是。(增·三四四)

[1]凡夫:迷惑事理和流转生死的平常人。

[2]极起爱著:产生极大的贪爱染著。

[3]六情:(名数)旧译经论多谓六根曰六情,以根有情识故也。

四、宁常眠床,不于觉寤 [1]之中思惟乱想;宁以烧铁烙[2]眼,不以视色兴起乱想;宁以锥刺坏耳,不以听声兴起乱想;宁以热钳[3]坏鼻,不以闻香兴起乱想;宁以利剑截舌[4],不以恶言粗(粗)语堕三恶趣。


是故,当将护六情,无令漏失。(增·四五九)

[1]觉寤:清醒的状态。寤,睡醒,音物。

[2]烙:烧灼。烙,音劳(四声)。

[3]钳:夹东西的用具。通‘钳'。

[4]截舌:割断舌头。

※不起乱想,不实的想像,自编自导。

五、守诸根,常念闭塞,念欲明达,守护念 [1]心,而得成就,恒欲起意:


若眼见色 [2],然不受相[3],亦不味色[4],守护眼根,心中不生贪伺、忧戚、恶不善法[5],趣向彼故,守护眼根;如是,耳、鼻、舌、身、意。


行住坐卧,眠寤语默 [6],皆正知[7]之。(中·一八七说智经)

[1]护念:保护和忆念。

[2]色:指一切有形象和占有空间的物质。详见第24页色条。

[3]不受相:不受外相的染著。

[4]味色 :品味、咀嚼、滋味、回味。

[5]恶不善法:厌恶排斥各种不好的外境。

[6]眠寤语默:指睡眠、醒觉、说话、沉默不语等各种状态。

[7]正知:即真正普遍知道一切之法,是佛十号之一。

六、若专念分别六入 [1],终不堕恶道[2]。眼观此色,见好则喜,见恶不喜,耳、鼻、舌、身、意亦复如是。


犹如狗、狐、猴、鱼、蛇、鸟六种之虫,性行各异,所行不同。设复有人取此六种之虫,系著一处,而不得东、西、南、北。是时,六种之虫虽复转动,亦不离故处。是故,当念专精,意不错乱。是时,弊魔波旬,终不得其便,诸善功德皆悉成就。(增·三四0)

[1]六入:眼入色、耳入声、鼻入香、舌入味、身入触、意入法。六入是六根的别名,入是涉入之义,谓根境互相涉入。

[2]恶道:顺著恶行而趣向的道途,如地狱、饿鬼、畜生等三恶道是。‘恶业'是恶劣的行为或作业。‘恶趣'是种恶因得恶果所趣向之处,与恶道同义。‘恶缘'是引诱人们做坏事的外界事物。

※心念专注分明,意不错乱,好比将狗、狐、猴、鱼、蛇、鸟(比喻六根)等,六种不同习性之动物,同系于安全处,(即:专一不乱的心意),任它们怎么动,也不会走失受伤。

七、郁多罗白佛言:我师波罗奢那说,眼不见色,耳不听声,是名修根。


佛告郁多罗:若如汝波罗奢那说,盲者是修根不?所以者何?如唯盲者,眼不见色。


眼、色缘 [1],生眼识:可意[2]、不可意、可不可意,欲修如来厌[3]、不厌俱离[4],舍心住[5],正念[6]、正智[7]。


是名贤圣法律无上修根。(杂·二八一)

[1]缘:1.事物的相涉关系,如因缘。2.攀附的意思,如攀缘。

[2]可意:(杂语)适意也。

[3]厌:是与贪爱之好乐狂喜相反之情绪,用以对峙贪喜的爱乐。‘厌世'是厌恶世间而求出离。‘厌求'是厌苦求乐。

[4]不厌俱离:不起厌恶之低潮,也不起不厌恶之爱喜,两种心情皆远离。

[5]舍心住:舍离种种贪取、攀缘、爱见附著住在心中。

[6]正念:正确的念头,亦即时常忆念正道,不使思想行为有错误,是八正道之一。

[7]正智:又名正知,即真正普遍知道一切之法,

※舍离执著贪爱,正念正智,方名‘修根'。

八、缘眼、色,眼识生,三事和合触 [1],缘触生受—若苦、若乐、不苦不乐。若于此受集、受灭、受味、受患、受离不如实知[2]者,种贪欲身触、种嗔恚身触、种戒取[3]身触、种我见[4]身触;亦种殖增长诸恶不善法。如是,纯大苦聚,皆从集生。


如是,耳、鼻、舌、身、意、法,缘生意识,三事和合触,广如上说。(杂·二一五)

[1]和合触:六根、六识、六境因缘聚合就是‘触'。

[2]如实知:如实知是指所知极符合真如实相。参见第30页如实知条。

[3]戒取:同‘戒禁取见',(术语)如确取牛戒狗戒等非理之戒法,而思为生天之因,解脱之道。迷取非理戒禁之邪见也:或行邪戒却以为是正戒。

[4]我见:又名我执,一切众生的肉体和精神,都是因缘所生法,本无我的实体存在,但吾人都在此非我法上,妄执为我,叫做我见。

※对合己意的,警惕于贪爱(修习厌离)。不合己意的,警惕于嗔恚(修习不厌离)。

九、有六触入处:眼触入处、耳、鼻、舌、身、意触入处。


于此六触入处集、灭、味、患、离不如实知,当知去我法、律远,如虚空与地。


于此眼、耳、鼻、舌、身、意触入处,非我、非异我、不相在,作如是如实知见者,不起诸漏,心不染著,心得解脱。是名六触入处,已断已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 [1]头,于未来世,欲不复生。(杂·二一一)

[1]多罗树:树名。译曰岸树,高竦树。此树干中断,则不再生芽。

十、若眼见色,不取色相,不取随形好。若诸眼根增不律仪,无明闇障 [1],世间贪爱(忧)恶不善法,不漏其心,生诸律仪,防护[2]于眼、耳、鼻、舌、身、意根,生诸律仪,是名关闭根门。


于食系数,不自高,不放逸 [3],不著色[4],不著庄严,支身而已。任其所得,为止饥渴,修梵行故;故起苦觉令息灭,未起苦觉令不起故;成其崇向故;气力安乐,无闻(间)独住故。如人乘车,涂以膏油,不为自高,乃至庄严,为载运故。又如涂疮,不贪其味,为息苦[5]故,是名知量而食。(杂·二七四)

[1]闇障:无明的障碍。

[2]防护:守护六根使它不受外境的污染。

[3]放逸:放纵心思,任性妄为。

[4]著色:执著于外相。

[5]息苦:止息痛苦。

十一、云何诸根寂静?眼见色(耳闻声、鼻嗅香、舌知味、身知细滑、意知法),不起想著 [1],无有识念[2],于眼(耳、鼻、舌、身、意)根而得清净。。因彼求于解脱,恒护眼(耳、鼻、舌、身、意)根。


云何饮食知节?思惟饮食所从来处,不求肥白,趣欲支形 [3],得全四大[4]。我今当除故痛,使新者不生,令身有力,得修行道,使梵行不绝。犹如脂膏涂疮[5],欲使时愈[6]故;重载之车,所以膏毂者[7],欲致重有所至。


云何不失经行 [8]?昼日、初夜、后夜,若行若坐,思惟妙法,除去阴[9]盖。中夜右胁[10]而卧,思惟系意在明。


若诸根寂静、饮食知节、不失经行,常念系意在道品 [11]之中,便成二果[12],于现法中得阿那含[13]。(增·一八0)

[1]想著:妄想贪著。

[2]识念:指分别心而言。

[3]趣欲支形:目的是为了维持身体的基本需求。

[4]得全四大:使身体的四大能获得调和与保全。‘四大'是地大、水大、火大、风大。地以坚硬为性,水以潮湿为性,火以温暖为性,风以流动为性。世间的一切有形物质,都是由四大所造,如人体的毛发爪牙,皮骨筋肉等是坚硬性的地大;唾涕脓血,痰泪便利等是潮湿性的水大;温度暖气是温暖性的火大;一呼一吸是流动性的风大。‘四大种'四大是指地水火风,因它们周遍于一切色法,所以叫做大,又能生出一切的色法,所以叫做种。

[5]脂膏涂疮:用膏药涂抹伤口。疮,音窗。

[6]时愈:及时痊愈。愈,病好,音欲。

[7]‘重载之车 所以膏毂者':载重物的车辆,用膏油来涂抹轮轴。毂,车辆中心点可以穿轴的圆圈,车轮中心的圆木,音股。

[8]经行:在一定的地方兜圈子,其目的在于避免坐禅时发生昏沉或睡眠。

[9]阴盖:(术语)谓色声等之有为法也。其解释诸师各异。天台谓阴有二义:一阴者荫覆之义,谓色声等之有为法荫覆真理也。二积聚之义,谓色声等之有为法积聚生死之苦果也。

[10]胁:胸部两侧,由腋下至肋骨尽处的部位。亦指肋骨。

[11]道品:道法的品类。佛典内常提到‘三十七道品',又名三十七菩提分法,即四念处、四正勤、四如意足、五根、五力、七菩提分、八正道分,其数共三十七品,为修道的重要资粮,故名三十七道品。

[12]二果:声闻乘的果位名,梵语叫做斯陀含,华译为一来,意思是修到了此果位的人,死后生到天上去做一世天人,再生到我们这个世界来一次,就不再来欲界受生死了。

[13]阿那含:声闻乘四果中的第三果名,华译为不还,或是不来,是断尽欲界的烦恼的圣人的通称。凡是修到此果位的圣人,未来当生于色界无色界,不再来欲界受生死,所以叫做不还。

※‘关闭根门'义含关闭贪爱的好恶著染,好比涂疮,不贪享好味,可息灭苦故。

‘诸根寂静'义含不起攀缘、想著,得到生命的清净、无扰和宁定。

十二、舍利弗白佛言:世尊!我今于林中,入空三昧 [1]禅住。


佛告舍利弗:善哉善哉!汝今入上座 [2]禅住,而坐禅[3]。若欲入上座禅者,当如是学:若入城时,若行乞食[4]时,若出城时,当作是思惟:我今眼见色,颇起欲、恩爱、爱念、著不[5]?作如是观时,若眼识于色有爱、念、染著者,为断恶不善故,当勤欲方便堪能,系念修学。譬如有人,火烧头、衣,为尽灭故,当起增上方便,勤教令灭。


若观察时,若于道路,若聚落中行乞食,若出聚落,于其中间,眼识于色,无有爱、念、染著者,彼愿以此喜乐善根,日夜精勤,系念修习。是名于行、住、坐、卧,净除乞食。


是故,此经名清净乞食住。(杂·二三八)

[1]空三昧:(术语)三三昧之一。智度论五曰:‘观五蕴无我无我所,是名为空,知一切诸法实相。所谓毕竟空,是名空,是名空三昧。复次十八空,是名空三昧。'就因而言,则为三三昧。就果而言,则为三解脱。‘三三昧'是三种的三昧、即空三昧、无相三昧、无愿三昧。三昧是定的意思。空三昧是观察世间的一切法都是缘生的,也都是虚妄不实的;无相三昧是观察世间的一切形相都是虚妄假有;无愿三昧又名无作三昧,即观一切法幻有,而无所愿求。

[2]上座:僧寺的职位名,位在住持之下,除了住持以外,更无人高出其上,故名为上座。或称首座、上首,意指禅林中,法腊高而位居最上位者。‘上座禅住'在此处有称赞舍利弗得上品禅定之意。

[3]坐禅:静坐修禅。禅者,梵语禅那的简称,华译为静虑,即止息妄念以便明心见性的行法。‘坐禅十种行'是坐禅的十种行法,即一、命观处明净;二、跃起观诸根;三、晓了于相;四、制令心调;五、折伏懈怠;六、心无味著;七、心欢喜;八、心定成舍;九、近学定人;十、乐著安定。

[4]乞食:比丘为了资养色身,而向人乞食。

[5]‘颇起欲、恩爱、爱念、著不?':是否生起些微的贪欲、恩爱、爱念的执著呢?

※修行,应随时随地,反省观察心中是否起了贪欲爱念执著?察觉到有,应该设法平息。

十三、此心 [1]不可降伏,难得时宜[2],受诸苦报。


是故,当分别 [3]心,当思惟心,善念诸善本。(增·七七)

[1]心:指无形的精神作用,也就是佛教所说的八个识:眼识、耳识、鼻识、舌识、身识、意识、末那识、阿赖耶识。‘心王'指万法都是从心中生出来的,心就是万法之王,故称心王。‘心地'心为万法之本,能生一切诸法,故曰心地。或指修行人依心而起行,故曰心地。

[2]时宜:当时的需要。

[3]分别:思量识别一切事理。‘分别识'即第六意识,因第六意识常随著六尘的种种境界而起分别。‘分别智'是分别有为事相的智,在佛为后得之权智,在凡夫则是虚妄之计度,凡夫若能离此虚妄之计度,而与真理冥合,则名为无分别智,亦即佛之根本实智。‘分别起'指一切惑障有分别起与俱生起二种,分别起是由邪师邪教邪思惟等后天环境所养成的障惑,俱生起则是与前六识或七识俱起,而为先天所本有的障惑。分别起就是见惑,易断,俱生起就是思惑,难断。

十四、当修行一法,所谓无放逸行。


云何为无放逸行?所谓护心也。


云何护心?常守护心有漏 [1]、有漏法。(增·六三)

[1]有漏:漏是烦恼的别名,有漏就是有烦恼。漏含有漏泄和漏落二义:贪嗔等烦恼,日夜由六根门头漏泄流注而不止,叫做漏;又烦恼能使人漏落于三恶道,也叫做漏,所以有烦恼之法就叫做有漏法,而世间的一切有为法,都是有烦恼的有漏法。‘有漏因'指招感三界果报的业因,包括五逆十恶五戒十善等是。‘有漏果'是有漏业因所招感的果报,如人间天上乃至于地狱等是。‘有漏禅'是指有漏的禅定,也就是不究竟的禅定,如四禅、四无色定、四梵行等是。‘有漏断'是以有漏的道法去断除烦恼,如凡夫修行有漏的六行观以断除七十二品之修惑是。‘有漏智'又名世俗智,即带有烦恼的智慧。‘有漏善法'是带有烦恼的善法,如五戒十善是。

十五、心将(随)世间去,心为染著,心起自在。


多闻圣弟子非心将去,非心染著,非心自在,不随心自在,而心随多闻圣弟子。(中·一七二)(心经)

※体察自己心里想些什么?做些什么?随时克制约束自己的心力。

十六、当善思惟,观察于心。所以者何?长夜心为贪欲所染,嗔恚、愚痴所染故。心恼,故众生恼;心净,故众生净。


譬如画师,善治素地 [1],具众彩色,随意图画种种像类[2]。(杂·四四)

[1]善治素地:善于处理洁白素净的画面。

[2]像类:各类图像。

十七、心、意、识,日夜时刻,须臾转变,异生 [1]异灭。


犹如狝猴游林树间,须臾 [2]处处,攀捉枝条,放一取一。(杂·三二七)

[1]异生:凡夫的别名,因凡夫轮回六道,受种种别异的果报而生。‘异生性'是凡夫之性,系指见惑的烦恼种子而言。俱舍论说:‘云何异生性,谓不获圣法。'

[2]须臾:片刻、暂时。

十八、不见一法疾于心 [1]者,无譬可喻[2],犹如狝猴,舍一取一。


心不专定,前想、后想,所不同者以方便法不可摸则(测)。心回转疾 [3],凡夫之人,不能观察心意。


是故,常当降伏心意,令趣(向)善道,亦当作是学。(增·五五)

[1]疾心:指心念散乱,转变快速。

[2]无譬可喻:没有别的譬喻可加以说明。

[3]心回转疾:心念的回转变换相当快速。

※凡夫的心思东想西想难以专注,像是攀枝树林的猴子,必须努力训练自己,让心思安静下来。

十九、种子者,譬取阴俱识 [1]。


地界者,譬四识住 [2]。


水界者,譬贪喜四取攀缘识住 [3]。何等为四?于色、受、想、行中识住,攀缘色、受、想、行,贪喜润泽[4],生长增广。识于中若来、若去、若住、若没、若生长增广。


色、受、想、行界离贪,离贪已,于色、受、想、行封滞 [5],意生缚断[6],攀缘断,彼识无所住,不复生长增广。(杂·八五)

[1]识:心对于境而了别,叫做识。参见第10页识条。

[2]四识住:色识住、受识住、想识住、行识住。因上述四蕴为识所依所住,故名为识住。

[3]攀缘识住:‘攀缘'是心随外境而转的意思。‘识住'是识所安住或爱著的境界。见四识住条。

[4]润泽:沾溉、使滋润。

[5]封滞:封闭阻滞。滞,音治。

[6]缚断:束缚断除。

※‘识'如种子,处于色、受、想、行等四蕴(地界)中,受到贪水(水界)的滋润,就能生长。

二十、愚痴无闻 [1]凡夫,生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多闻[2]圣[3]弟子,亦生苦受、乐受、不苦不乐受。凡夫、圣人有何差别?愚痴无闻凡夫,身触生诸受,增诸苦痛,愁忧称怨[4],心生狂乱。当于尔时,增长二受:若身受,若心受。


譬如士夫,身被双毒箭,极生苦痛。所以者何?于诸五欲 [5],生乐受触,受五欲乐,为贪使所使[6];苦受触故,则生嗔恚,为嗔恚所使[7];于此二受,若集、若灭、若味,若患、若离不如实知故,生不苦不乐受,为痴使所使[8]。为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所系,终不离。云何系?谓为贪、恚、痴所系,为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所系。


多闻圣弟子,身触生苦受,不起忧悲称怨、心乱发狂。当于尔时,唯生一受:所谓身受,不生心受。


譬如士夫,被一毒箭,不被第二毒箭:为乐受触,不染欲乐故,于彼乐受,贪使不使 [9];于苦触受,不生嗔恚故,恚使不使;于彼二使,集、灭、味、患、离如实知故,不苦不乐受,痴使不使。于彼乐受、苦受、不苦不乐受解脱不系。于何不系?谓为贪、恚、痴不系,生、老、病、死、忧、悲、恼苦不系。(杂·四六九)

[1]无闻:未曾听闻佛法,不明真理。

[2]多闻:学识广博之意。

[3]圣:正的意思,证正道,名为圣。参见第34页圣条。

[4]愁忧称怨:指烦恼、抱怨之意。

[5]五欲:参见第9页贪爱条。

[6]贪‘使'所‘使':前面‘使'字是烦恼的异名,后面‘使'字是役使的意思。此句指被贪的烦恼所驱使、控制。

[7]嗔恚所使:被嗔恨的烦恼所役使。恚,音会。

[8]痴使所使:被愚痴的烦恼所役使。

[9]贪使不使:指不受贪的烦恼所驱使、控制。

※圣弟子身受苦、乐,其心不起贪著(贪使不使),不为贪爱驱使,不起嗔愤(恚使不使),不为嗔恚所驱使,并如实了知苦,乐受(集、灭、味、患、离)的真谛,不起愚痴(痴使不使),是贪、恚、痴不系,不中第二支毒(使)箭。

二十一、尊者阿那律语诸比丘言:住四念处 [1],我于所起身诸苦痛,能自安忍[2],正念、正知。(杂·五三九)

[1]四念处:又名四念住,即身念处、受念处、心念处、法念处。身念处是观身不净;受念处是观受是苦;心念处是观心无常;法念处是观法无我。此四念处的四种观法都是以智慧为体,以慧观的力量,把心安住在道法上,使之正而不邪。

[2]‘安忍':(术语)安心忍耐也。止观七之四曰:‘安忍者,能忍成道事。'三藏法数三十七曰:‘安即不动,忍即忍耐。'

二十二、若眼识色,可爱、乐、念,可意,长养于欲,彼见已,喜乐、赞叹、系著住 [1],心转欢喜,深乐,贪爱,阨碍。


欢喜、深乐、贪爱、阨碍 [2]者,是名第二住。耳、鼻、舌、身、意亦如是说。(杂·二八七)

[1]系著住:被捆绑束缚。

[2]阨碍:阻碍。阨,困阻之意,音恶。

※心转欢喜、深乐、贪爱,阨碍是中第二支毒箭的情形。

二十三、凡愚众生,不如实知色、色集、色灭、色味、色患、色离。


于色不如实知故,乐著于色;乐著色故,复生未来诸色。如是,受、想、行、识。


当生未来色、受、想、行、识故,于色、受、想、行、识不解脱,我说彼不解脱生老病死、忧悲恼苦。(杂·四四)

※明白苦、集、灭、道、味、患,离,是有机会脱离生老病死忧悲苦恼的。

二十四、缘色生喜乐,是名色味。


若色无常、苦、变易法,是名色患。


若于色,调伏欲贪、断欲贪、越欲贪,是名色离。(杂·一0四)

二十五、欲味 [1]:于此五欲之中,起苦、乐心,是谓欲味。


欲过 [2]:辛苦而获财业,是为欲为大过。现世苦恼,由此恩爱,皆由贪欲:作此勤劳,不获财宝,便怀愁忧苦恼;获财货,恐后亡失;费散财货,心意错乱;共相攻伐,死者众多。缘此欲本,不至无为。


复次,欲者亦无有常,此欲变易无常者,此谓欲为大患。


舍 [3]欲:审知欲为大患,能舍离欲,己身作证,是谓舍欲。


色味:见女姿色端正,起喜乐想,是谓色味。


色过:若后见彼女(老、病、死、尸、腐、骸 [4]),本有妙色,今致此变,于中起苦、乐想,是谓色为大患。


复次,此色无常、变易,不得久停,无有牢强,是谓色为大患。


舍色:除诸乱想,于色不著色,深知为大患,能知舍离,己身作证,是谓舍离于色。痛味:得乐痛、苦痛、不苦不乐痛时,便知我得乐痛、苦痛、不苦不乐痛。


痛过:痛者无常、变易之法,是谓痛为大患。


舍痛:除诸乱想,于痛不著痛,如实知其为大患,能知舍离,是谓舍离于痛。(增·一八三)

[1]味:起咀嚼苦乐的滋味。

[2]过:所跟著的‘过患'。

[3]舍:深知大患而舍离。

[4]骸:尸骨,音孩。

二十六、世尊告诸比丘:我昔于色味、色患、色离有求有行。


若于色味、色患、色离随顺觉 [1],则于色味、色患、色离,以智慧如实见[2]。如是,受、想、行、识。(杂·一四)

[1]随顺:随之顺之的意思。‘觉'是觉察或觉悟的意思。参见第34页觉条。

[2]如实见:如实知见,符合真理的知见。参见第30页如实知条。

二十七、贪欲永尽,嗔恚永尽,愚痴永尽,一切诸烦恼永尽,是名涅槃。

二十八、于一切见,一切受,一切生,一切我、我所见,我慢,系著,使,断灭、寂静、清凉、真实,如是等解脱,生者不然,不生亦不然。


犹如有人于汝前然火,薪草因缘故然。若不增薪,火则永灭,不复更起,东方、南方、西方、北方去者,是则不然。


色、受、想、行、识,已断,已知。断其根本,如截多罗树头,无复生分,于未来世永不复起。若至东方、南方、西方、北方,是则不然,甚深广大,无量无数,永灭。(杂·九五四)。

二十九、譬如燃灯,因油因炷 [1]。彼若无人更增益油,亦不续炷,是为前已灭讫[2],后不相续,无所复受,是谓第一正慧[3],成就第一真谛[4]处。(中·一六二)(分别六界经)

[1]炷:油灯的灯心,音住。

[2]讫:完结、终了,音器。

[3]正慧:(术语)真正之慧心也。

[4]真谛:(术语)二谛之一。真谓真实无妄。谛犹义也。对俗谛言,如谓世间法为俗谛。出世间法为真谛是也。

三十、若彼因、彼缘、彼行,无余 [1]行灭、永灭已,如来于彼,有所记说,言:有后死,无后死,有无后死,非有非无后死耶?(杂·九五一)

[1]无余:无有残余。

三十一、诸慢断故,身坏命终,更不相续。如是弟子,我不说彼舍此阴 [1]已,生彼彼处。所以者何?无因缘[2]可记说故。欲令我记说者,当记说:彼断诸爱欲,永离有结[3],正意解脱[4],究竟苦边。(杂·一0七)

[1]阴:1.荫覆之义,指色声等之有为法荫覆真理。2.积聚之义,谓色声等之有为法积聚生死之苦果。‘阴界'是五阴与十八界。‘阴入界'是五阴、十二入、十八界。‘十二入'是即六根与六尘。同十二处,处是出生之义,即由六根六尘出生六识。则六根、六尘、六识便合成十八果。‘阴魔'指五阴能毒害众生的佛性,故喻之为魔。

[2]因缘:凡一事一物之生,本身的因素叫做因,旁助的因缘叫做缘。例如稻谷,种子为因,泥土、雨露、空气、阳光、肥料、农作等为缘,由此种种因缘的和合而生长谷子。

[3]结:系缚的意思,是烦恼的别名,因烦恼能系缚众生的身心,使不能解脱,永沦生死。‘结使'是结与使。结与使都是烦恼的别名,烦恼能系缚身心,结成苦果,故称为结,能使众生沉溺于生死苦海,故又名为使。。‘结贼'结是烦恼的别名,因为烦恼能为害智慧,故喻之为贼。‘结解'是结与解。结是烦恼所缚;解是证悟真理而得自在。‘结漏'是结与漏。结与漏都是烦恼的别名。‘结缚'是烦恼的别名,因烦恼能系缚吾人的心身使不得解脱出离生死。‘九结'是九种的烦恼。因烦恼能使众生结缚于生死。九结就是爱结(贪爱)、恚结(嗔恚)、慢结(骄慢)、痴结(愚痴)、疑结(疑正法)、见结(身见边见邪见等)、取结(见取见及戒禁取戒)、悭结(悭惜财物)、嫉结(嫉妒他人)。

[4]解脱:脱离束缚而得自在的意思,亦即涅槃的别名。

三十二、若有比丘,彼七识住 [1]及二处知如真,心不染著,得解脱者,是谓比丘阿罗诃(汉),名慧解脱。


若有比丘,彼七识住及二处知如真,心不染著,得解脱,及此八解脱 [2],顺逆身作证[3]成就游,亦慧观诸漏尽者,是谓比丘阿罗诃,名俱解脱。(中·九七)(大因经)

[1]七识住:(名数)于三界五趣,长养其识,欲识自住,差别所乐,而立七识住。‘末那识'是八识中之第七识;华译思量,又译作意,它恒常在审察,恒常在思量,在审察思量中,念念不忘第八阿赖耶识为我,因为有四个根本烦恼(我痴、我见、我爱、我慢)跟著它,故我执的成见很深,许多烦恼便是这末那识的执著而生起的。

[2]八解脱:又名八背舍,即八种背弃舍除三界烦恼的系缚的禅定。一、内有色想观外色解脱,谓心中若有色(物质)的想念,就会引起贪心来,应该观想到外面种种的不清净,以使贪心无从生起,故叫解脱。二、内无色想观外色解脱,即心中虽然没有想念色的贪心,但是要使不起贪心的想念更加坚定,就还要观想外面种种的不清净,以使贪心永远无从生起,所以叫解脱。三、净解脱身作证具足住,一心观想光明、清净、奇妙、珍宝的色,叫净解脱,观想这种净色的时候,能够不起贪心,则可以证明其心性,已是解脱,所以叫身作证,又他的观想,已经完全圆满,能够安住于定之中了,所以叫具足住。四、空无边处解脱。五、识无边处解脱。六、无所有处解脱。七、非想非非想处解脱。(这四五六七的四种解脱,都是无色界的修定人,各在其修定的时候,观想苦、空、无常、无我,使心愿意舍弃一切,所以叫解脱。)八、灭受想定身作证具足住,灭受想定又名灭尽定,谓人若有眼耳鼻舌身之五根,就会领受色声香味触之五尘,领受五尘,就会生出种种的妄想来,若有灭除受想的定功,则一切皆可灭除,所以叫灭尽定。

[3]身作证:亲身证悟。

三十三、何等为须陀洹果?谓三结断。


何等为斯陀含果?谓三结 [1]断,贪、恚、痴薄。


何等为阿那含果?谓五下分结尽。


何等为阿罗汉果?谓贪、恚、痴永尽,一切烦恼永尽。(杂·八0九)

[1]结:.参见第85页结条。

※‘四果'是1.指声闻乘的四种果位,即须陀洹果、斯陀含果、阿那含果、阿罗汉果。初果须陀洹,华译为入流,意即初入圣人之流;二果斯陀含,华译为一来,意即修到此果位者,死后生到天上去做一世天人,再生到我们此世界一次,便不再来欲界受生死了;三果阿那含,华译为无还,意即修到此果位者,不再生于欲界;四果阿罗汉,华译为无生,意即修到此果位者,解脱生死,不受后有,为声闻乘的最高果位。2.指阿罗汉。

三十四、身邪结:计身有我,生吾我之想,有众生想,有命、有寿、有人、有士夫、有缘、有著。


疑结:所谓有我?无我?有生?无生?有我人寿命?有父母?有今世?后世?有沙门?婆罗门?有阿罗汉?有得证者?


戒盗结:我当以此戒,生大姓家、长者家、婆罗门家,若生天上及诸神中。


有此三结 [1],系缚众生,不能从此岸至彼岸。犹如两牛,同一轭,终不相离。(增·二一三)

[1]三结,是指身见、戒取、疑。五下分结,是指三结加贪欲、嗔恚。参见第85页结条。

三十五、如芬陀利 [1]生,虽生于水中,而未曾著水,我虽生世间,不为世间著。(杂·一一六0)

[1]分陀利:(植物),又作芬陀利,分陀利迦,分荼利迦,分荼利华,奔荼利迦。正开敷之白色莲华也。

三十六、犹如青、红、赤、白莲花,水生水长,出水上,不著水。


如是,如来世间生、世间长,出世间行,不著世间法。(中·九二)(青白莲华喻经)

三十七、如来出现世间,又于世界成佛道,然不著世间八法,犹与周旋,犹如淤泥出生莲华,极为鲜洁,不著尘水,诸天所爱敬,见者心欢。(增·三八八)

※世间八法,就是利、衰、毁、誉、称、讥、苦、乐。

三十八、然,优陀夷!有二受:欲受、离欲受。云何欲受?五欲功德因缘生受,是名欲受。云何离欲受?谓比丘离欲、恶不善法,有觉有观,离生喜乐,初禅具足住,是名离欲受。若有异学出家作是说言:‘沙门释种子唯说想受灭,名为至乐。'此所不应。所以者何?应当语言:‘此非世尊所说受乐数,世尊说受乐数者,如说。'


优陀夷!有四种乐。何等为四?谓离欲乐、远离乐、寂灭乐、菩提 [1]乐。(杂·四八四(四八五))

[1]菩提:华译为觉,是指能觉法性的智慧说的,也就是漏尽人的智慧。‘菩提心'是求取正觉成佛的心。

三十九、 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我今当说法镜经,谛听!善思!当为汝说。何等为法镜经?谓圣弟子于佛不坏净,于法、僧不坏净,圣戒成就,是名法镜经。(杂·八六三(八五一))

四十、复次,圣弟子自念净戒 [1]│不坏戒、不缺戒、不污戒、不杂戒、不他取戒、善护戒、明者称誉戒、智者不厌戒。圣弟子如是念戒时,不起贪欲、嗔恚、愚痴,…乃至念戒所熏,升进涅槃。(杂·九二三(九三一))

[1]净戒:清净的戒行。

四十一、尔时,世尊告诸比丘:诸比丘!何等为学戒随福利?谓大师为诸声闻制戒,所谓摄僧,极摄僧,不信者信,信者增其信,调伏恶人,惭愧者得乐住,现法防护有漏,未来得正对治,令梵行久住。(杂·八三八(八二六))

四十二、尔时,世尊告诸比丘:有十事功德,如来与诸比丘说禁戒。云何为十?所谓承事圣众;和合将顺;安隐圣众;降伏恶人;使诸惭愧比丘不令有恼;不信之人使立信根;已有信者倍令增益;于现法中得尽有漏,亦令后世诸漏之病皆悉除尽;复令正法得久住世;常念思惟当何方便正法久存·是谓,比丘!十法功德,如来与诸比丘而说禁戒。(增·四Ο八)

四十三、郁低迦白佛:‘我今云何净其初业 [1],修习梵行?'佛告郁低迦:‘汝当先净其戒,直其见,具足三业,然后修四念处。'(杂·六三八(六二四))

[1]净业:1.清净的善业。2.修往生净土的事业。‘净业正因'指观无量寿经说修净业正主的因有三种,第一种是孝养父母、奉事师长、慈心不杀、修十善业;第二种是受持三归、具足众戒、不犯威仪;第三种是发菩提心、深信因果、读诵大乘、劝进行者。

四十四、尔时,波斯匿王独静思惟,作如是念:云何自护?云何不自护?复作是念…佛告大王:‘如是,大王!如是,大王!若有行身恶行、行口恶行、行意恶行者,当知斯等为不自护,而彼自谓能自防护。象军、马军、车军、步军以自防护,虽谓自护,实非自护。所以者何?虽护于外,不护于内。是故,大王!名不自护。大王!若复有行身善行、行口善行、行意善行者,当知斯等则为自护。彼虽不以象、马、车、步四军自防,而实自护。所以者何?护其内者,名善自护,非谓防外。'尔时,世尊复说偈言:


善护于身口、及意一切业;惭愧 [1]而自防,是名善守护。


时,波斯匿王闻佛所说,欢喜随喜,作礼而去。(杂·一一一六(一二二九))

[1]惭愧:惭与愧。惭是心所名,即自己反省,羞耻自己罪过的精神作用,并对自己德学浅陋,常怀惭念而生善;愧是怕自己作恶受人讥评,生愧心而止恶。

 


{返回 阿含经菁华节录 文集}
{返回网页版}
{返回首页}

上一篇:阿含经菁华节录·肆、慈善不放逸
下一篇:阿含经菁华节录·贰、无常
 杂宝藏经白话 罗睺罗因缘第百十七
 贤愚经白话 勒那阇耶缘品第四十五
 杂阿含经卷第三十三(九三四)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三(一一六七)
 中部16经 心荒芜经
 摄大乘论 增上慧学分第九
 杂阿含经卷第二十二(五七九)
 杂阿含经卷第四十九(一三一八)
 四十二章经(三)
 胜鬘师子吼一乘大方便方广经 三愿章第三
全文 标题
 
【佛教文章随机阅读】
 直指大印 第四章 问 答(一)[栏目:直贡法王澈赞仁波切]
 与自我作战[栏目:正见·宗萨蒋扬钦哲仁波切]
 阿毗达摩 第三十讲 十八种无因心 五十四种欲界心[栏目:阿毗达摩讲记]
 轮回路太险 放下才安然——对一位老居士舍报事件的观察与思考(能印)[栏目:不退念佛·往生纪事]
 请问,藏传佛教怎么看待妇女呢?[栏目:索达吉堪布·问答释疑]
 果报分明 毫不含糊 (清 仙严寺僧)[栏目:释门法戒录]


{返回首页}

△TOP

- 手机版 -
[无量香光·显密文库·佛教文集]
教育、非赢利、公益性的佛教文化传播
白玛若拙佛教文化传播工作室制作
www.goodweb.net.cn Copyrights reserved
(2003-2015)
站长信箱:yjp990@163.com